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老汉西瓜地里开花苞

更新时间:2020-10-16 10:47:33

老何拿出一副长辈的口吻,看着白玫瑰满脸通红,可能是因为说的话。

“哼,你等着!”曹阳气呼呼的指着白玫瑰,那眼神是愤怒,随手拿起衣服跑了出去,都没有给老何打招呼。

“曹阳……你混蛋……呜呜呜……”白玫瑰气的一跺脚,哭着钻进卧室。

老何想去安慰一番,感觉也是不好意思,人家小两口的事情最好还是私下解决,他自己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呢。

老何深深舒口气去洗漱间,等着洗漱完没有一点睡意,就坐在客厅沙发上。

这个时候,白玫瑰穿着睡衣走了出来,老何见到小脸羞红,似乎在躲避着老何的眼光,小步快跑的走向洗澡间。

“小白……你们怎么了……”白玫瑰不顾老何的询问,直接去了洗澡间把门关好。

一会的功夫,洗澡间就传来哗哗啦啦的流水声,听见这么诱人的声音,老何开始兴奋了,想着白玫瑰娇嫩的身体。

老何完全把王颖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想到白玫瑰白花花的身体,老何就控制不住的又兴奋又激动。

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这具身子了,老何像特么毒贩子一样,那股瘾瞬间腾空而起。

老何悄悄的老到洗澡间门口,本来以为白玫瑰把门关死了,谁知道并没有而是留着一条缝隙,老何心中一动。

透过缝隙往里面一看,只见白玫瑰正在往身上打洗澡液呢,雪白的洗澡液涂抹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她的手游走到哪里老何的眼神就看到哪里……

白玫瑰背对着门口,导致老何只能看到她挺起奥德翘团,哪怕是看到背面也让老何舒服的,并且白玫瑰似乎在小声的抽咽。

 文学

老何一想小两口吵架的事情,可能是曹阳这小子先让白玫瑰做出牺牲,尤其是白玫瑰说他领导那东西小的话。

嘶嘶!

难道她见过曹阳领导的那东西,猛然间老何想起前些天白玫瑰陪曹阳领导吃饭的事情,虽然老何退休,但是,以前在单位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

卧槽!

曹阳的领导要潜规则白玫瑰?

老何这样想着事情,这个时候白玫瑰把身子转了过来,她小脸红扑扑的,整个洗澡间氤氲着水雾气,纵然是这样老何也能看见她眼睛红红的。

白玫瑰又往身上涂抹一些沐浴露,慢慢的白玫瑰往最隐私的部位擦拭过去,不由自主的嗯哼一声,这特么酥酥的生硬太诱人。

这一声叫的老何骨头都酥了,看着她那诱人的举动,瞬间的老何受不了,一下子就点燃老何内心压制已久的欲望。

想到前几次没有和白玫瑰做成好事,现在老何看着白玫瑰的身体,看的眼睛放绿光,发疯似的按下决心,一定要尝尝白玫瑰最诱人的地方,到底有多么舒服。

可是,刚才白玫瑰与曹阳大吵一架,不知道白玫瑰有没有这个心思,不管了,白玫瑰的身子太具有诱惑性了。

老何这样想着推门进去,不管成不成都要试一试,万一成了呢,岂不爽死?

要喷的浴火,让老何精虫上脑,使他的胆子大了起来,推门进去。

“啊……何叔叔……”

白玫瑰一下子惊慌失措,神色变的惊恐起来,一把抓过浴巾,紧紧的包裹着身体,浴巾很明显有点小,根本包裹的不严实。

这个浴巾却把白玫瑰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尤其是她的胸部被挤压的鼓鼓囊囊,这样的画面都堪比她全果的时候还要有人几分。

“小白……我想要你……”听到老何说这话,白玫瑰突然紧皱眉头,慌乱的又裹了裹浴巾,一副像是受惊的小白兔样子。

“何叔叔……不行……”白玫瑰听到老何这话,显然很不情愿,这特么让老何有点纳闷啊,前些天还饥渴的像母狼一样,这会又上演贞洁烈女了?

“为什么,你难道不想吗?”老何说着扑过去,不管白玫瑰愿不愿意直接抱住她的身子,抱住的一瞬间,真是太舒服了。

“小白,何叔叔太喜欢你了,想让我抱抱吧?”抱住白玫瑰之际,老何很明显的感觉她浑身颤抖,胸口都哆嗦。

很是慌乱的反抗着,本来浴室就那么大,没有几下白玫瑰不撕扯了,在老何的怀里她特么的没有退路了。

可是,白玫瑰的眼眶里噙满泪水,恳求的看向老何道:“何叔叔求求你了,你出去好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

白玫瑰声音很小,还特么带着哭腔,看样子很是可怜兮兮,老何那是精虫上脑,哪里会因为她哭泣而放弃啊。

曹阳不在,这是绝佳的机会,老何心里就是想上了白玫瑰,那浑身那么娇嫩,一掐一股水,想着老何的手已经来到白玫瑰的下面。

触碰到最美丽的风景之地,想着曹阳都不行,再加上上一次差点就进去了,老何血脉喷张,那东西胀的要狂暴起来。

“啊……何叔叔……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摸着白玫瑰娇嫩的身子,那种柔软无骨的感觉,尤其是她的下面太爽了。

白玫瑰越说不行,老何就是越想要,根本听不进白玫瑰的警告,一把扯掉白玫瑰的浴巾,瞬间仙女般的女白体啊。

“小白,我真想要你,你给我吧。”哪知道白玫瑰又是一把把浴巾给抢了过去,急忙慌乱的裹住身体。

“何叔叔……不行……你这个禽兽……”听到白玫瑰骂自己禽兽,让老何相当的不爽,顿时愤怒了,道:“小白,难道你不怕我把视频给曹阳看吗?”

“不要……不要……求求你……”白玫瑰挣扎着反抗老何,哭声也大了起来。

卧槽!

老何心里着急啊,白玫瑰越是这样老何越是感觉游戏,越是兴奋,老何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把扯掉浴巾。

下一刻,白玫瑰一丝不挂的身子瞬间展露在老何眼前,白玫瑰被吓住,赶紧用手捂住身子,伸手又想去捡浴巾。

被老何一脚踩在脚下,白玫瑰抱着胸部,哭的更是可怜楚楚道:“你们干嘛都欺负我,曹阳欺负我,你也欺负我,呜呜呜……”

老何特码都精虫上脑了,感觉白玫瑰再给他演戏,不管了,一定要上了她才行!

一定要上了她!

“不要……不要啊……”老何上去抱住白玫瑰,快速的把裤子脱掉,在白玫瑰哀求中把她身子摁在洗漱池边缘。

让她的翘团撅起来,瞬间女人最迷人的地方毫无悬念的冒出来,老何兴奋的要骂娘啊,真是人间最美的肉。

老何哪能受得了这般诱惑,拿起硬如铁热如火的大宝贝,对准,身体一挺!

“啊……何叔叔……不要啊……”

就在老何刚触碰到白玫瑰那里的时候,她突然一扭翘团,老何大宝贝直接顶在她翘团上,虽然没有入洞。

可是,那特么也是到肉啊,老何嘶嘶的牙缝都冒冷飕飕的凉风,是舒服啊。

“小白,告诉你,今晚上如果你不让老子舒服了,我立刻把视频发给曹阳,你信不信?”老何说着把白玫瑰翘团又校对好。

关键是翘团太诱人了,非得进去不可,白玫瑰突然哭了起来。

“何叔叔……你个禽兽……”白玫瑰咬着嘴角,特么的被老何摁在洗漱池上根本没有力气起来,心里相当的恐惧。

让她想起前几天陪着曹阳去吃饭的时候,曹阳的领导要强行进入的情景。

“不听话是不是?”老何又要强行进入,可是,特么的白玫瑰像是会玩把戏似的,翘团扭来扭去,尝试了好几下就是进不去。

因为白玫瑰的身子颤抖的很厉害,随着她的颤抖,不但翘团扭来扭去,那特么白皙的胸也跟着一晃一晃,看的老何眼睛血液沸腾。

直接趴在白玫瑰身上,伸手就去摸白玫瑰的胸,一只手直接伸进她那里。

“啊……何叔叔……不要啊……”

老何都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摸着白玫瑰两处最敏感的地方,那手感又软又湿滑,顿时舒服的老何差点叫出来。

“小白,你就给何叔叔吧,你太性感了,叔叔就要一次好不好?”见白玫瑰死命抵抗,老何只能来软的。

如果来硬的也不是不行,来特么硬的只能图一时之快,说不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不……何叔叔……你放过我吧……”这是时候白玫瑰突然的翻过身来,这特么一翻过身来,胸前一片的雪白,肉浪翻腾。

老何直接压在白玫瑰身体上,压的白玫瑰嗯哼几声,那是舒服的声音,可是,也带着无可奈何的绝望。

“何叔叔……求求你……别强行进去……”白玫瑰像待宰的羔羊一样,居然不反抗了,哭着哀求老何。

老何虽然看着白玫瑰眼里都是泪花,可是,男人的兴奋的尽头上来,哪里还管这哪啊,白玫瑰越是这样楚楚可怜,老何越是兴奋的无以言表。

“小白,如果今晚你不答应,我立马把视频发给曹阳,老子说到做到。”

老何说完,直接在白玫瑰身上乱啃,嘴唇啃到每一处都让老何血脉喷张,下面更是剑拔弩张,硬如铁热如火。

“你发吧,你发吧,你这个禽兽,你和曹阳都一样,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呜呜呜……”白玫瑰大哭起来。

嘶嘶!

我擦,白玫瑰居然不怕把视频发给曹阳了,听到这话让老何猛然抬起来头来,看着白玫瑰泪眼婆娑,全是委屈。

“小白,你怎么了?给何叔叔说说?”老何清醒一些,依然压着白玫瑰呢。

整个身体都压着,那种舒服的感觉太爽了,白玫瑰玲珑柔软的身体像是雕刻在老何胸膛上一样,尤其是她的胸被压成半球形。

“何叔叔……曹阳欺负我……”白玫瑰一下子抱住老何,这特么让老何完全没有想到,双手搂住老何的脖子。

樱桃小嘴口吐芬芳,一股股的香气吹拂着老何的耳廓,让老何更加的难受。

“小白,别害怕,你说说曹阳怎么欺负你了?”老何轻轻的抚摸着白玫瑰。

后背真是太湿滑了,尤其是刚才她打了沐浴露在上面。

“何叔叔,曹阳让我陪他们领导做那种事?”白玫瑰哭哭啼啼,一哭哭啼啼她的胸口就跟着小幅度颤抖。

磨蹭的老何更加的忍受不了,这样一具身体对于他老头子那是极品诱惑。

可是,现在白玫瑰心里有委屈,老何也不能再次的强行进去,虽然大宝贝顶在白玫瑰门口,也特么也得忍着啊。

“什么?曹阳这个混小子居然这样,太不像话了,小白,给何叔叔说说,何叔叔给你做主,你公公不在,我就是你公公。”

老何一本正经的义愤填膺道,其实心里想着白玫瑰赶紧的说完,她说完了,心里痛快了,说不定他自己在安慰一下,就行干那事了呢?

“何叔叔,你还记得前些天曹阳出差回来说他们领导要生他做经理的事情吗?”白玫瑰依然在老何耳廓边说道。

“记得,怎么了?”其实这个时候呢,老何已经猜到了,曹阳的领导一定是贪图白玫瑰的美色,想让曹阳做交易。

果不其然,白玫瑰哭着说道:“他们领导要让我陪睡,如果我不愿意,曹阳的经理位置就得不到,并且他领导还趁我喝多的时候,差点……”

卧槽!

老何完全明白,曹阳这个混蛋为了升职居然要走夫人路线,太不是人了吧。

“小白,那你让他领导得逞了吗?”

“没有,我趁他喝多的时候跑了。”白玫瑰没有说曹阳的领导也像你这样压着,也是就差那么一点就进去了。

白玫瑰不想说,关键是曹阳他们领导的东西太小,根本引不起她的兴趣。

“小白,那就好。”老何说着把白玫瑰松开,并且亲自给她披上浴巾,到现在老何终于清醒了,虽然多少年没有碰过女人,也明白女人这个时候不能强行来的。

“何叔叔,我该怎么办?”

“嗯,我想办法吧,曹阳他们医药公司我还想认识几个人,有时间我找找他们。”老何还真是认识几个人。

“真的吗?”白玫瑰突然破涕为笑,裹在身上的浴巾似乎要解开一样,眼里还特么有泪花居然笑的那么迷人。

“嗯,好了,刚才何叔叔不好意思,只因为你太性感了,之前我们也差点,所以我有点激动了,请你原谅。”

“何叔叔,你现在是不是受不了?”白玫瑰咬着殷红的嘴唇,慢慢的低头下去糯糯的又道:“要不……我给你……”

话音未落,老何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白玫瑰慢慢的蹲下,裹了裹胸口的浴巾,伸出小香舍儿,慢慢的凑上去。

不一会的功夫,老何美的要上天,虽然下面的口暂时进不去,特么的白玫瑰的小嘴也是很带劲的,一股股的炙热。

嘶溜……嘶溜……

这一晚老何睡的很舒服,都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他和白玫瑰巫山云雨。

老何起床的时候,看见白玫瑰围着围裙在厨房做早饭呢,小小的围裙扎在她的蜂腰上,翘团暴露的圆润。

“何叔叔……”曹阳从卧室出来,昨晚他什么时候回来老何不知道。

“曹阳,你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老何赶紧把目光从白玫瑰翘团上移开,真性感啊,给曹阳招招手。

“何叔叔,我让你监视她有什么发现没?”曹阳一脸的渴求看着老何,眼神里不时的朝厨房看,赶紧关上门。

“没有,周大明最近很老实……”老何眨巴下嘴巴,想问问白玫瑰昨晚说的事情呢,感觉不能问啊,一问白玫瑰就暴露了。

曹阳一定会猜到白玫瑰告诉自己了,这样对自己以后不利啊,赶紧闭嘴。

“嗯,何叔叔,谢谢你,继续给我监视着,我可把你当老爸一样看待,你缺不缺钱,我给你转点花花?”

听见老何说的话,曹阳似乎有点满意,但是,还是用钱引诱老何,老何也特么看的明白,你特么的说转钱你倒是转啊,手指头都不动。

“曹阳啊,你们小两口要相敬如宾才行,你看看侄媳妇多贤惠,不要想三想四的,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吗?”

老何这话说的漂亮啊,既让曹阳听不说白玫瑰昨晚说的事情,又让曹阳以为这是他自己关心他们小两口。

“是是是,何叔叔,嘿嘿,我听你的。”曹阳说着,没有在老何这里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扭头转身走出房间对着白玫瑰斥责道:“死女人,早饭好了没?”

三人吃完早饭,等着曹阳出门了,白玫瑰与老何才出门,走出小区的时候,白玫瑰一下子挽住老何的胳膊。

这让老何有些受宠若惊,尤其是白玫瑰还有胸口磨蹭几下老何,那种软软的感觉让老何相当的舒服,虽然都隔着衣服呢。

“何叔叔,你看你现在想不想老牛吃嫩草?”白玫瑰说着又蹭蹭老何,蹭的老何浑身痒痒的,低头一看她的胸口,胸口一片白皙,穿着的蕾丝罩罩都保不住俩白肉团子。

“小白,你这是勾引何叔叔呀。”老何说着瞅瞅四周没人,直接伸进手去,慢悠悠的摸起来,搞得白玫瑰咯咯咯的笑。

“死老头,你摸的好舒服呀,摸的人家都想要了……”听见白玫瑰这样说,老何更加的卖力气,有先前的摸继而变的大胆起来,开始揉搓了……

一路上俩人就是这样来到公司,各自去上班,老何回到办公室,知道一会之后公司的女职工就回来换衣服。

老何早就准备好了,掏出手机兴致勃勃的观看昨天王颖那段视频,看着王颖那娇嫩的身子,尤其是她自我安慰的那段。

看的老何那是热血澎湃,不一会的功夫就听见换衣间里叽叽喳喳的,老何等不及呀,赶紧凑到墙壁小洞洞往里面看。

特么的,真是越看越让老何受不了,这么多的女人都在换衣服,各个的都是极品女人,有的大有的小,有的白嫩,有的还特么下垂呢。

这特么就是活春宫啊,但是,一直没有看到王颖来换衣服,难道今天不上班了,正当老何纳闷的时候。

王颖提着一个包包走进来,老何一看提的包包不是什么名牌,不值钱。

王颖进来之后其他的女人都当她是空气,有人还撇了一眼她的包包随口说道破烂货,接着几个人交头接耳起来。

说的王颖很是不好意思,站在一边等着这些女人换衣服,一副很受气的样子,老何都特么像揍那个说王颖的臭女人。

王颖咬着嘴角,眼神里都是委屈,不过老何发现一点她的渴望,王颖一直在看其他女人的包包,老何明白了,王颖缺钱。

一会的功夫,其他女人都换完衣服走了,王颖糯糯的开始换衣服。

老何看到这里灵机一动,你不是缺钱呀,缺钱的女人最好对付了,看着王颖开始脱衣服,老何受不了。

又鬼使神差的溜进换衣间,看着王颖一件件的脱衣服,老何看的眼睛都直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老何直接上去捂住王颖的嘴巴,王颖被老何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浑身哆嗦,嘴里唔唔唔的叫不出来。

“王颖,你太性感了,让何伯伯摸摸吧。”

“何伯伯……求求你了……我还年轻……我不想被你那样……”

王颖越是求着老何挣扎,老何越是觉得兴奋,吞了吞口水,内心无比的渴求,他太了解像王颖这样从农村来的小姑娘了,最害怕的就是名声。

“王颖,很快的,你让何伯伯舒服舒服,你要乖乖的,要听话。”

“不行,何伯伯!”王颖拼命的摇着头,她这样娇羞的样子,更能刺激老何,老何现在又特么精虫上脑了。

虽然昨晚白玫瑰帮他口了,可是,那特么哪有插进去舒服呀,现在换衣间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在加上王颖是那种很在乎名声的小姑娘。

老何都感觉身体实在受不了,以至于让他此时此刻失去理智了,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一看王颖的身子就想要。

“何伯伯,你放开我……”王颖开始极力的像挣脱老何,别看老何五十岁了,对付一个小姑娘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王颖身上胡乱的摸着,一会使劲揉搓她的胸部,一会又伸进她的下面,那种感觉实在太爽了,搞得王颖气喘吁吁。

“王颖,你不要大喊大叫,你要明白的我老头子不怕被人看见,可是你却不一样,你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你难道不怕失去吗?”

搂抱,揉捏了一会,听见老何这么一说,王颖还真的怕了,找到这个工作的确不容易,如果因为她被猥琐失去工作,她不敢想象以后怎么办。

“那……何伯伯……你想干什么……”听见王颖这么一说,老何顿时爽了,心里明白了,王颖被他吓唬住了。

“王颖,何伯伯也是男人,想和你做点男女之事,”老何慢慢的松开王颖的嘴巴又道:“你别喊,你看看何伯伯的大不大?”

老何挺起那东西给王颖看,王颖哪里见过啊,惊慌失措的都不敢看,心里也是渴望看一眼,也不是小姑娘,对男人的隐私部位她也很渴求呢。

扫了一眼老何那里下了王颖一跳,怎么会这么大,以前偷偷看小片的时候,上面的男主角已经够大了。

可是,没有想到老何的东西比他们还大,昨天根本没有仔细看,这一看之下,让王颖顿时小心脏扑通扑通的挑个不停。

如果塞进去,能不能受的了啊,自己还是处女呢,能不能疼死!

“何伯伯,我能求你件事情吗?”

老何一听这个,再一看王颖眼睛似乎哭过眼眶红红的,低头又说道:“何伯伯,你如果能帮助我件事情,我就让你……”

老何一皱眉头,这是有门呀,不过老何也想不出王颖有什么事情要求他,一个小姑娘家能有什么事情呢?

“王颖,你说吧,只要何伯伯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理。”老何依然摸着她呢。

“何伯伯,你能借我一万块钱吗?”王颖神色有些暗淡,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出来,说话都没有一点底气。

老何顿时吓了一跳,一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一个小姑娘要这么多钱干嘛,看样子不像是敲诈自己呢?

看样子她也不想心机深的女孩子,更不会是讹诈,我靠,不会是拿着这个事情做个交易吧,如果是交易老何还高兴呢。

那样谁也不欠谁的,爽完提上裤子谁也不认识谁更好,老何嘶溜下嘴。

“王颖,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是不是遇上困难的事情了,你把事情告诉何伯伯,何伯伯一定会帮助你的。”

王颖低头犹豫了一会,撅了撅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道:“何伯伯,我就是借你一万块钱,我不想说,你能借给我吗?”

让老何白开心一场,还以为她得把原因说出来呢,一万块钱对于老何来说不算啥,如果不借给王颖,她有可能要走,说不定还要举报自己呢。

但是,老何心里有个想法,借钱可以,但是总要捞点好处吧,不能白借出去。

得让王颖付点利息吧。

“王颖,你如果不说干什么,何伯伯不能借给你这钱,一万块钱不是小数,你得说清楚干嘛用才行,如果你走下坡路,那何伯伯岂不成了千古罪人了。”

王颖一听这样顿时急了,连忙解释道:“何伯伯,不会的,我借你的钱一定会还的,你放心就好,要不我给你打欠条好吗?”

老何听到这样的解释,没有答应,心里一直在想怎么样捞好处呢。

王颖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带着哭腔道:“何伯伯,我不瞒你了,我在网上借了钱,没想到利息那么高,半个月就翻了一倍,如果不还钱,他们就要求我拍……”

听到王颖这话,老何立刻明白了,怪不得昨天的时候王颖在换衣间里面脱衣服拍视频,还自我安慰,原来是这样呢。

“什么?你说说你这孩子,怎么那么虚荣啊,怎么能在网上借钱呢。”老何很不爽现在的网上借款,这些网上的骗子网站真是可恶至极。

“何伯伯,明天就得还上,如果还不上,我就得把拍好的视频给他们。”

王颖低着头,抱着胸口,哭的梨花带雨,一哭一抽动,带的胸口乱颤。

一万块钱对于老何老何来书小菜一碟,问题是这一万块钱不能白借给她,得尝尝王颖的身子才行,要不然那特么太亏了。

想到这,老何看着王颖白皙的胸口道:“这一万块钱,我想帮你还上吧。”

王颖一听这话,顿时眼中充满希望,激动的一把抓住老何的道:“何伯伯,真的吗?”看到她这么兴奋的劲儿。

老何一皱眉头,一本正经的道:“王颖,难道你看着我的眼睛,何伯伯会骗你不成?”

“何伯伯,我相信,我相信,你是最好的伯伯了。”王颖喜极而泣,连连点头,一点头护身颤抖,胸口的俩肉团子又晃悠。

听到王颖这样说,老何心里也是高兴,可是,问题来了,别看刚才她说要报答,如果给她提出来男女之事,她能答应吗?

老何不管了,眼睛看着王颖的胸口还有浑身的白皙,贪婪的吞咽口水道:“王颖,何伯伯都答应借给你钱了,一万块钱不是小数目,何伯伯这么帮你了,因为你是一个好姑娘,有错就改的好姑娘,你能不能答应何伯伯一个要求?”

“何伯伯,什么事情?”王颖咬着嘴角撅了撅,殷红的上下嘴唇真是性感妩媚,她似乎有所觉察一样。

老何更会特么来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相当委屈的道:“王颖呀,你看看何伯伯也是男人,只要是男人都有七情六欲是不是,我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没有上过几个女人,看在我帮你的缘分上,你能不能满足我一次?”说完,看着王颖。

听到老何这样说,王颖泪眼巴巴的,从她眼神里能看的出来是可怜老何,可是,表情上似乎没有答应呢。

“何伯伯……我……”王颖说着抱着胸口慢慢的蹲下,又伤心的哭了,很明显,王颖不愿意答应老何呢。

特么的,老何已经被王颖性感的身子给迷住了,这么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就算和白玫瑰有过肌肤之亲,可是那特么没有进去不是。

看着王颖的样子,老何心想不能这么着急,毕竟人家还是处女呢,得循循善诱才行,想到这里,老何又道:“其实吧,何伯伯蛮喜欢你的,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一万块钱不少了,你就当做梦一场,要不然明天你怎么对付别人的钱?”

王颖蹲在地上,抱着差点被挤爆的胸口,似乎在看着俩个肉团子,又好像在安慰俩个肉团子一样,接着又抬头看看老何。

她不是傻子呀,能听不出老何话来的话呀,如果不答应钱没有办法还,如果不还钱,后果不仅仅是拍视屏那么简单,说不定会被拉出去给轮了。

老何看见王颖又低头,老何老狐狸了,一看这是在思考呢,赶紧再上眼药道:“王颖呀,何伯伯不是坏人,其实我也很同情你,只是我这么多年没有尝过女人了,都忘记女人啥滋味了,你就牺牲一下,就算帮帮我怎么样?”

老何说完,脸色暗淡下来,他完全没有先到特么自己会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一个小姑娘,还是这么样的问题。

“何伯伯,你真的能帮我的话,我就让你摸……摸摸行吗?”王颖纤纤玉手指了指自己胸前的肉团子,说话的声音如同蚊子那么小。

“还有……你不能亲我……我不想做那事……你能答应吗?”王颖抱着肉团子双手死死抓着膝盖,脸色通红。

听到这话,老何心里一下子振奋了,刚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

“王颖,那是当然了,你只管放心,只要你不让做,何伯伯一定不做……”

老何说着,激动的双手抓上王颖的手,王颖浑身一震,脸上娇羞的说不出来,她越是这样娇羞,越是引起老何极大的激动。

一下子把王颖给拉起来,搂在怀里,王颖带着一阵香风嗯嘤着扑鼻而来,搞得老何热血沸腾,知道接下来一定能上了她。

这样光明正大的摸着,揉搓着,起先王颖极其的不愿意,老何才不管呢,再揉搓一会,至于不让亲也不行了。

到时候恐怕你自己就要求老子干你了呢,这可不由得你做主呀。

王颖被老何摸的羞羞的,她这样的遮遮掩掩,更能刺激老何的欲望,老何忍不住加快的速度,揉搓的王颖浑身颤抖。

嘴里开始出现小声的哼哼,听到这样的声音更让老何兽血沸腾,王颖开始的时候还挣扎几下,被老何摸的都不敢挣扎了,似乎很害怕,眼睛闭着的很紧,看来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抗拒,死咬着嘴唇。

老何看到她这样抗拒与害羞,笑着挑逗她,并且揉捏着她肉团子上樱桃小丸子,开始变的很硬起来。

道:“王颖,你不要害怕,就当做了一个梦,对了,我问你一下,你接过吻吗?”

“没有……”王颖脸上羞红,开始张着小嘴喘息了,一听王颖这么说,老何更是来了兴趣,不但是处女还没有接过吻。

这特么老子真是瞎子摸到一个大宝贝啊,道:“那你愿意把你的初吻献给何伯伯吗?”

王颖似乎有些不情愿,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羞羞的点头道:“嗯,我愿意,我有点受不了,何伯伯,你亲吧。”

老何听到这话,如沐春风,感觉特么的他在谈恋爱一样,满脸的坏笑,心里暗想终于可以亲嘴了,刚才那一阵揉捏功夫没有白费呀。

能夺走小姑娘的初吻,真是爽呀,老何抱住王颖软乎乎的身子,手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然后噘嘴,激动的无以言表亲上王颖那樱桃小嘴。

亲到她小嘴的那一瞬间,老何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要飞起来,都多少年没有亲过嘴了,何况还是一个处女的嘴唇。

老何更加忍不住的用手揉捏着樱桃小丸子,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朝着王颖下面伸过去,那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现在都亲嘴了,老何相信王颖一定也会让他抚摸下面的,如果抚摸一会她那里,说不定就能上了,想想激动的要死。

“啊……何伯伯……”王颖浑身一颤,反应相当的强烈,但是,并没有十分的抗拒,从手感来感知,她似乎欲拒还迎。

女人最神秘的地方被摸,那是要打开欲望之门的,老何十几年没有碰过女人,人家王颖可是二十几年没有被摸呢。

那手感简直太美好了,软软的,湿湿的,还有些扎手的触觉,就是处女多毛。

“何伯伯……不可以……我都让你亲了……你不能摸那里……更不能往里面去……”当老何想往里面进的时候王颖使劲抓住老何的手。

“哎呀,你还不相信何伯伯吗?我的人品你不相信吗?我就是试试深浅。”

老何诱导着又道:“乖,把手放开,何伯伯一定会让你舒服的,知道你还是处女,我会慢慢的来,不会让你的……”

老何虽然猴急,但是还得劝导,抱呀亲呀可以,可是,真的伸进神秘地带不容易。

王颖不再说话,手上似乎也有点松动,老何趁机抽开她的手,然后在那里的边缘用手指轻轻的磨蹭着。

王颖浑身如同触电般,身子轻轻一颤,瞬间喉咙中发出一声诱人的嗯哼,一股香甜的芬芳冒出来,听的老何下面胀的十分难受。

诚然王颖从心理上还是有些抵触,甚至眉头紧皱,可是,老何不在乎这些,上下其手在王颖重要部位弄。

弄的王颖满脸通红,并且想推开老何的力气都开始变的小了,口中含糊其辞道:“何伯伯……不要这样……不要太用力……”

王颖断断续续的娇喘还没有说完话呢,老何又加大了一些力道,狠狠的刺激着她,只听得王颖又是一声声娇喘,身子都要彻底软了下来,脸上开始出现享受,娇羞的笑容里都挂着一丝丝的兴奋飘出来。

这让老何看的狂喜起来,果然呢,小姑娘尝到那种欲仙欲死的味道,那就时如同食髓知味,骨头都软化了。

老何又揉搓了一会,看见王颖在她怀里差不多烂泥一堆,并且她的表情已经越来越迷醉,整个身子都软软的靠在老何身上。

似乎耗尽了所有力气一样,看着差不多了,老何嘿嘿一笑道:“宝贝,舒服吗?”

“嗯嗯……舒服……何伯伯你不要这样说好不好……人家很害羞……”王颖说话的语气都不自觉的软绵绵的,像棉花糖一样甜。

那特么娇滴滴的样子,酥酥的话语,如同给了老何信号一样,俩个肉团子和下面湿漉漉的神秘地带就是导火索。

让老何彻底忍受不住,老何彻底把裤子给脱了,王颖顿时啊的一声,被吓得不轻,眼神却是呆呆的盯着老何下面那玩意。

脸蛋上瞬间红的能掐出水来,樱桃小嘴张了张,嗯哼着,怯生生的道:“何伯伯……你……你想干嘛?”

卧槽!

老何都懵逼了,真是一朵金莲花呀,连特么情窦初开都没有呀,那还用说呀,何伯伯当然是想和你做那种事情呀。

不过,老何快速的观察了一下王颖,确定她想要做那种事情了。

“宝贝,何伯伯想和你一起舒服好不好?”老何说完,又赶紧抱住王颖,又是整个香体入怀,怕王颖抵抗,老何使劲抱住又道:“宝贝,小宝贝,你放心,这次你帮了我,我以后绝对会帮助你的。”

“嗯……行……何伯伯……你轻点……”王颖含糊的说着,眼神已经开始迷离,那样子像极了喝醉的白兔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