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探探上很多大学生买第一次|一炕四女

更新时间:2020-10-16 11:02:00

当老张问起这个的时候,李琳脸上再度泛现起赧然的色彩。


“老师,对不起啊,我怕你憋的难受所以才帮你找了个小姐。”


“既然、既然你不愿意找小姐的话,那我帮你好了。”

 文学


“不过你放心,我没有任何图谋的,而且我也不会用身子帮你。”


“我都想好了,我不可以对不起恩师的,我以后再也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说这些的时候,李琳俏脸通红,看得出内心中是真的很羞涩。


难怪老张之前就见到李琳满脸绯霞,他原本以为那是李琳的情绪到位了,现在才明白其实不是的,那只是李琳心里羞的厉害,所以脸上才会密布绯霞。


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李琳已经坐在老张身旁,并且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瞬,老张就感觉到了裤腰的被撑开,更是有只温润小手在羞赧的轻轻抚弄着。


“老、老师,我用手帮你。”


这都不用李琳说,老张已经感受的很详尽了,那种温润的撩弄,让他刚才白冲凉水澡了。


只是这个时候的老张心里却很纠结,倒是不必担心李琳觊觎那研究成果了,可是被亡妻曾经的学生用小手帮自己做那种事情,总是不合适的吧?况且……


“李琳,李琳你听我说,我自己能忍住,不用的。”


“而且我年纪大你那么多,你也喊我一声老师,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在老张说着这些的时候,李琳羞红着脸蛋儿说道:“这件事情我开车来的路上已经想过了,虽然于情有些不合适,可于理的话我是医学工作者,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憋出问题来。”


“而且我想如果恩师在天有灵知道这件事的话,她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老张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当他透过宽松胸口看到李琳雪纺衫内的娇媚豪景时,顿时受不了了,脑海中关于揉弄亲吻李琳胸前的回忆,全部都汹涌而出,一幕接一幕的冲击着老张的灵魂。


尤其是眼下李琳没有穿胸杯,那两蓬傲人的娇媚彻底展现在他视线中,更是让他口干舌燥。


而老张下意识吞咽唾沫的动作,也被李琳给错误的解读了。


顺着老张的目光发现瞄向自己身前后,李琳面色微红,随即将手掌从老张裤子里拿出。


在脱掉身上的雪纺衫后,她又躺在沙发上,羞赧的美眸紧闭,“老师,来吧,我知道你想吃。”


老张是真想吃,尤其是现在李琳胸前娇媚彻底暴露出来后,老张就更想了。


本还在有犹豫着些什么,可这会儿被李琳胸前的妩媚豪景给诱惑到后,他彻底失去了思维,所剩下的只有在欲望灼烧下本能的行径,就如同现在这样,直接趴到了李琳的胸前。


双手死命的亵玩着、爱抚着,嘴巴里更是说着情动的话。


“李琳,我早就想玩你这俩大X子了,好馋人,真的馋死我了!”


李琳大羞,远没有想到自己对老张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诱惑力。


不过在羞赧之余,也让她心中充满了爱的旖旎,胸前豪景在老张的撩弄下,更是暴躁到失去理智,只想凭借所有的欲望本能做事,“老师,吃吧,今晚它们是属于你的,我管饱……”

李琳的这一句管饱,可是让她歇斯底里的,差点被老张给折腾秃噜皮。


老张是真的稀罕那两蓬媚人的娇媚,怎么玩也玩不够。


尤其是身下还有李琳的小手在‘热情如火’的帮助着,更是让他激情澎湃。


只不过他是玩欢了,李琳却是被搞惨了。


毕竟老张被玩的是泄火处,而她被折腾的却是上火处,娇躯里的欲焰噌噌暴涨。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各种磨蹭,只为能够稍稍缓解那种销魂蚀骨般的渴望。


只是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除了让她随后升腾起更大的欲望,并没别的效用。


关键是,随后还得清洗那条肉色真丝底裤,已经湿润到没法继续穿了……


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老张依旧在继续,而李琳却是不行了。


除了娇躯最深处的那种渴望,更多的是一种震撼,老张带给她的强烈震撼。


要知道她用的可是小手,速度可要比真正那样儿的时候快多了。


可即便是如此,老张依旧没有任何发泄出来的迹象,这让她在震撼之余斥满艳羡。


如果、如果老张是她的丈夫,那该有多好,她一定会很快活的。


甚至跟闺蜜在一起的时候,也可以炫耀她的老公到底有多么的棒。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闺蜜夸赞老公能做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候,她只能强挤出笑容,谎称半个小时。


这种艳羡的念想在脑海中泛起后,李琳下一瞬就给强行扑灭了。


她不敢这么想,因为老张是她恩师的丈夫,是标准的‘师母’,自己竟然幻想跟‘师母’做那种事情,是内心深处的良善跟道德束缚绝对不允许的。


之前因为追逐于欲望而痴迷,已经做错过了,眼下她就更不允许自己犯那种错。


所以在半个小时后用小手帮老张解决完,李琳就娇赧着面容,赶紧穿好衣服准备走人。


不过这次她没有忘记穿上她的黑色胸杯,倒不是怕凸起来被别人看到,毕竟是大晚上的想看也看不清楚,主要是她两蓬娇媚上有东西,刚刚用她小手帮老张解决出来的东西。


哪怕纸巾擦过了,她也想要用胸杯藏起来,掩耳盗铃似的让自己不那么娇羞。


老张可算是爽了,如果要是能弄进李琳娇躯最深处那就更爽了,不过终究没有那样做。


他知道,如果自己强迫的话,李琳事后也不会报警,更不会再利用这点胁迫自己什么。


他只觉得已经很愧疚很对不起亡妻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年轻人每次撸完了都要当圣人懊悔一次似的,懊悔刚才没有压制住冲动。


不过老张的懊悔有点更严重,毕竟他不仅对亡妻有愧疚感,对李琳也有。


这是他亡妻的学生,怎么可以吃人家那里,还让人家帮他弄出来,人家李琳也是有丈夫的……


心里怀着愧疚,老张将穿好衣服绯红着脸蛋儿起身准备出门的李琳给喊停了。


“李琳,那份研究成果如果给你的话,你能不辜负你老师的心血吗?”


当老张问起这个的时候,李琳那双裹在高跟鞋里的玉足停下了脚步。


她明白老张的意思,是指点那份研究成果的署名权和所有权等其他权利。


老张可以不在乎钱,但是却绝对不能不在乎亡妻一辈子的心血跟付出。


所以李琳赧然的摇摇头,“对、对不起老师。”


话说完,李琳轻咬着下唇,迈步离开了老张的住处。


她没有资金投入后续研究,也没有实力将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药物。


她什么都没有,最大的能力可能也仅是依靠自己从恩师那学的东西,继续深化研究成果,可这并不足以让她为恩师拥有所有应得的权利,毕竟她没有恩师在医学界的地位。


在李琳离开后,老张也犯了难,想帮李琳拥有幸福的生活,也想帮亡妻得到应有的权利。


可是眼下看来,似乎很困难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有家药品生物科技公司,已经瞄上了他亡妻留下的研究成果……

第二天早上睡醒后,老张就开上车子,前往郊区找他的好友老韩。


老韩的情况跟老张差不多,老张膝下无子女是因为亡妻有点问题,老韩倒不是,老韩是儿子跟儿媳出了意外,老伴病逝,如今就他跟孙女两个人生活。


同为光棍,所以两个人的来往比较密切,关系较好。


来到郊区老韩的平房大院门前后,老张停下车子,下车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老韩,我听说你有个亲戚是干医药生物的,你给我介绍一下吧!”


走进大院后,老张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他今天来意很明确,就是为了让老韩帮忙联系下,看看能否继续研发成果并冠注亡妻的名字。


毕竟是亡妻的心血,如果不能继续下去,他觉得将会是种很大的遗憾。


只不过在老张扯着嗓子喊完后,并没有得到了老韩的回馈,反倒有个女声回道:“老张,我爷爷不在家,出门办事情去了,你先坐会儿吧,估计也快要回来了。”


这声音很甜很清脆,像是鸟儿在歌唱一般。


随着老张进入大院,也看到了此刻站在院子角落里正洗头的韩蕊。


韩蕊是老韩的孙女,自己父母意外去世后就一直跟老韩生活在一起,如今正在读大一,也是医学院的学生,之前曾多次跟着老韩到老张家去玩过,是个很活泼灵动的丫头。


而且用老韩的话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也不喊个张爷爷,开口闭口就是老张。


不过对于此老张却是不介意,称呼而已,只要不是王八蛋之类的带有恶意,都无所谓。


况且漂亮的女孩总是拥有特权的,尤其是像韩蕊这么漂亮的女孩。


她的美,她的青春烂漫,就好像阳光一样,每次见面都温润着老张的心田。


只是今天老张却没有这种感觉,主要是这时候韩蕊撅腚洗头的姿势,实在太销魂了。


白色的蕾丝纱裙下,一双白皙而又修长的玉腿笔挺,因为尽力弯腰低头的缘故,导致翘臀紧紧挺起,将那种丰挺的轮廓撑起。有风起的时候,更是撩动裙摆,隐隐都能看到粉色的小裤。


这种旖旎的诱惑,让昨晚刚刚经受了李琳极尽撩弄的老张,心里忍不住的有些躁动。


不过他终究也没有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毕竟那可是老韩的孙女。


赶紧将目光收回后,老张来到了韩蕊的身前,帮她把倒在地上的洗发膏给扶起。


“蕊蕊,你爷爷去哪了,他一天到晚不就爱摆弄这点菜园子么?”


韩蕊这时候能把满头长发泡在水盆里,边湿润着边对老张回道:“这哪知道,他就跟我说出去下过会儿就回,别的什么都没说。我估摸着……上哪找老太太去了吧?”


老张笑着摇摇头,“你这孩子……”


老韩对老太太没啥兴趣,以老张几十年的相处,他觉得老韩就只对鼓捣土感兴趣。


原本城里有楼不去,非得回郊区住这大院,为的就是院里有土供他栽种东西。


跟韩蕊闲聊了几句后,老张就坐在院子躺椅上准备抽支烟。


可就在这时候,韩蕊却突然‘哎呀’一声,随即赶紧拿水冲洗眼睛。


眼睛里不小心弄上洗发膏的泡沫了,这让韩蕊感觉挺疼的,可她显然忘记了盆里的水也有洗发膏泡沫,所以冲洗的时候让她痛到更厉害了,于是赶紧向老张求救。


“老张,我被泡沫弄疼眼睛了,你快打点清水帮我弄弄!”


老张掏出烟来都还没来得及点上的,就听到了韩蕊的求救,于是赶紧去打水。


只是端着清水来到韩蕊身前时他却愣住了,因为这时候韩蕊已经紧闭着双眼站起身来,湿漉漉的长发上有水珠滴落,打湿了身前的白色T恤。


夏天T恤本就薄透,这会儿被打湿了更是紧紧贴在韩蕊胸前。


而那种凸起的轮廓已经充分证明,她T恤里面啥也没穿,就这样真空上阵。


眼下被打湿的T恤紧贴在身上,甚至隐隐都能看到其内的白皙迷人娇挺。


真想上手揉搓一顿啊!

想是这么想,但老张真不好下手,且不说这是老韩的孙女,单就年龄来说也不合适。


人家小姑娘才刚19岁,那真是嫩的掐一把都出水的好年纪,自己怎么能祸害人家。


所以老张赶紧收敛心思,端着水盆上前,准备撩出清水来给韩蕊冲眼睛。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韩蕊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本没啥大问题,但老张端着水那问题就出来了。


被韩蕊把水盆一撞,哗的一下子,倒了半盆水在她胸前。


原本只是头发上滴滴答答的水,T恤湿润的还不算严重。


现在可倒好,彻底浇了个透,以至于里面不光白皙看得到,就连白皙顶端的粉嫩都看得到。


这下子可把老张给刺激坏了,脑子都不转了,那只魔爪全凭本能触碰上了韩蕊的胸前。


下一瞬,他就触摸到了那娇嫩迷人的顶端。


而这时候的韩蕊正在惊愕哪来的那么多水,都还没回过味儿来呢,胸前感觉就跟触电似的麻了一下子。那一激灵,直让她感觉下面那地方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反应来,好想干点什么。


随后更是有娇媚的嘤咛声,从她那张猩红的迷人小嘴儿中发出。


韩蕊都羞坏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眼睛好痛。


此时的老张也在碰触到韩蕊胸前的瞬间回过神来,暗骂自己混蛋,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


只是这事做都已经做了,承认是万万不能的。


于是老张赶紧说道:“蕊蕊,我刚端着水过来,你干嘛突然往前走一步啊!”


韩蕊这才意识到,水是老张端来给她冲眼睛的,自己不小心撞上的。


这让她长长松了口气,刚才那撩人的一下子,她还以为是老张对她那样儿呢……


意识到整件事情都是刚才自己错误导致的意外后,韩蕊也就不再惦记了。


赶紧用盆里剩下的清水,在那冲洗着眼睛。


而旁边的老张则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得亏韩蕊没接触过男人,所以没有感受出来刚才他是用手碰的。同时老张也在心里劝诫着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再做这种事情。


当韩蕊冲洗完眼睛后,本想对老张道谢,但是看到自己身前几乎等同于没穿衣服后,顿时大羞不已,红着脸赶紧拿双手捂住,羞到不行不行的。


对于此,老张展开了适当的劝慰,“没什么的,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


“在我眼里,你现在跟三两岁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都是小孩子。”


老张倒是没见过韩蕊三两岁的时候,但是韩蕊能够明白老张的意思,在老张眼里,她永远都是个孩子。想想倒也有道理,之前爷爷在家时她也是这么穿衣服的,不也没什么吗?


想到这些,韩蕊心里的羞意才缓释了许多。


不过当然不能再这么透着,所以她赶紧糊弄着冲洗完头发后,就急匆匆的转身往屋子走去。


可因为地上刚才倒了水的缘故,韩蕊脚下顿时一滑,整个人都朝着老张扑了过去。


老张倒是有心扶她,可根本来不及,于是第一时间就被韩蕊给扑倒在地上。


而且特别尴尬的是,韩蕊胸前的其中一蓬娇媚还刚好怼在他身下。


那种温热那种饱满,顿时深深刺激到了老张。


以至于让他情不自禁的,身体就生出了暴躁的反应。


而这种暴躁的反应,直让韩蕊感觉到诧异——


“老张,你裤兜里塞着啥呢,好硬,戳的我怪难受的……”


老张好尴尬,他怎么跟韩蕊说呢?


韩蕊似乎也没想让他回答,自己能做到的事,不求别人,所以她伸出白皙小手摸了过去。

老张当时就急眼了,这哪能摸,这玩意儿就跟电棍是一样的,不能摸,一摸要出事情的!


于是老张赶紧对韩蕊说道:“没什么,就是根伸缩棍,你赶紧起来吧,万一你爷爷这会儿回来看到,咱俩这像什么样子,他非得误会不可。”


韩蕊这才想起自己趴在老张身上,似乎确实不太合适,于是赶紧起身,并且伸手把老张给拉起来,“老张,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老张摆摆手,这能有什么事情,有也只是下半身的事。


与此同时,韩蕊也注意到了老张的身下,伸缩棍怎么还撅着呢?


微愣过后回过神来,韩蕊俏脸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是没跟男人接触过那方面的事情,可她还没上过初中生物课吗?


男男女女的生理结构,她在生物课上都学过的。


况且如今她还是医学院的学生,身体构造更是基础课程,她怎么可能不清楚。


所以回过味来知道什么是收缩棍的她,赶紧羞涩的跑回了屋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