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朋友的东西太大了 大学第一次基本都没了

更新时间:2020-10-16 11:06:15

老杨的眼神像是牢牢地锁定在李蓉的身上一样,让李蓉也不好意思起来,“让您见笑了王师傅,我在家里都是穿成这样的。”


老杨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冒犯了,收回目光,嘴上道:“我理解,我理解,在家都要穿的凉快一些嘛。”


熟门熟路的把大米扛去厨房放好,转身就被李蓉招呼坐下。


 文学

“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跑一趟,挺不好意思的。我昨天刚买了一盒红茶,泡给你一起尝尝。”


老杨附和道:“红茶养胃,平时喝点挺好的。”不过晚上喝茶不太合适啊!


最后半句,他也不好说出口。


见李蓉拿出茶具,行云流水的开始沏茶。老杨看着,心渐渐的平静下来。


壶托在李蓉的手指间,轻巧得如一张薄纸,她左手中指按住壶钮,水流悠然而下,手腕带动手指,恍如描摹着一幅精致的工笔画。


老杨发现这个角度看李蓉,她前面那浑圆的山峰,深不可测的峡谷,让他瞧了个清楚。


刚刚平静下来的火气,蹭的又冒了出来。


李蓉手上端了一杯茶,婀娜的朝着老杨走来。


走近才发现老杨的异样,裤子那里都有了变化,饶是李蓉的脸都有些红了,老杨的本钱还不小呢,肯定比她卧室里的东西好用多了。


不禁又有些得意,连老杨这样的老好人都把持不住,足以证明她的魅力了。


李蓉装作没看见,把茶递给老杨后,在他的身旁坐下。


老杨吞了吞口水,感觉屋子里越来越热。


其实不是屋子热,而是他的心热起来了。


他愣神的时候不小心将茶杯打翻了,李蓉立刻惊呼一声:“怎么弄撒了,我帮您擦擦。”


她抽起桌上的纸巾,蹲下身帮老杨擦着裤腿儿,她这么一低头,老杨看得更清楚了。


李蓉蹲在他的身前,胸口时不时碰到他的膝盖,让他的心酥酥麻麻的。


见擦好了,李蓉习惯性的伸手,结果发现没搭在茶几上,而是碰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作为一个结过婚的人,她当然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当即小脸羞红起来。


老杨被这么一碰,反应更大了。


仔细一看,李蓉长得也不赖,一张鹅蛋脸美艳动人,杏眸多情,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风韵,无比诱人。


感受到掌心的变化,李蓉连忙站起身来,小脸上带着两抹红润,眼眸亮晶晶的,仿佛带着别样的暗示。


“老杨,擦干净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最后一个字拖长了语调,老杨听着像是某种声音,越发觉得口干舌燥。


“是我不好意思,打翻了水杯。”


李蓉见他难受的模样,转身又去倒了一杯冷水过来。


接水的时候,两人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一起,如同触电一般同时松开手,‘啪’的一声,水杯报销了,不小心溅湿了老杨的裤子中央。


李蓉条件反射的抽出纸巾擦拭,口中道歉:“不好意思,怪我没抓住。”


李蓉看到老杨的强壮时,就起了那个心思。她之前的丈夫太没用了,所以她才离婚的。这段时间也有过一些床伴,但那里都没有他的大。


反正老杨也没有老伴,他们来一次也没关系。如此想着,李蓉的动作开始不安分起来。


老杨吃不消了,这是明晃晃的勾引!


之前在刘寒梦那里没得逞,压下去的火气蹭蹭的全冒了出来。


李蓉感觉两只手都握不住了,抬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老杨,轻佻的说:“这水印擦不干净,不如换下来,我帮你洗洗吧!”


“这不太好吧!哪能麻烦李老板做这个。”嘴上这么说,实则心中暗爽,她果然是在勾引他。


这女人勾引男人,就是隔一层窗户纸,只要男人把纸捅破了,这事儿就有戏。


李蓉娇笑着:“杨哥,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还有,李老板的称呼太见外了,叫我蓉蓉吧!”


李蓉说着把手往顶端一按,老杨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抚摸。


“蓉蓉,你家浴室在哪?”


李蓉站起身贴在他身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杨哥,在这里也是一样的呀!”


李蓉的两团柔软直直地压在了他的胸膛上,把老杨美坏了,他的兄弟已经迫不及待了……

李蓉的两条玉臂紧紧地抱着她,上身也像是黏进了他的胸膛,两团柔软按压着他的胸口,美妙的触感让老杨一阵舒服。


“蓉蓉,你抱得那么紧,哥不太方便,你要不帮个忙?”说着挑眉邪笑起来。


李蓉笑了起来,说:“杨哥,真会玩儿!”


房间安静下来,只听见解皮带的声音。


老杨心中的猛兽已经出闸,他想要粗暴的撕开李蓉身上的睡裙,把她推到在沙发上,狠狠疼爱她。又顾忌到要给李蓉一个好的印象,只好按耐住。


李蓉把裤子拽下,零距离的看到那里,不由看痴了!


这是她梦想中的样子,想着等下它要进来,内心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


见她夹紧了双腿,老杨觉得时机到了。


伸手把她身上的裙子撩起来,见她脸上一片动情的红晕,等着他去征服。


老杨把李蓉推到在沙发上,挺起昂首抬头的兄弟冲了过去……


可就在这紧要关头,该死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杨哥,继续呀~”李蓉见他停住,连忙催促道。


铃声一直在响,老杨开始担心起来。他从李蓉身上下来,捡起地上的裤子穿了起来。


“蓉蓉,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见老杨穿戴好,李蓉赶紧换了一个姿势开口,“杨哥,改天得空了过来,蓉蓉给你做头发哟!”


这明晃晃的暗示,老杨要是听不出来就是傻子!


“行,改天得空过来找你做头发。”老杨笑着回头,又被她故意摆的姿势诱惑了一把。


李蓉撑着脑袋,双腿交叠着,睡裙凌乱的搭在身上,雪白一览无余。


他舔了舔嘴,强迫自己移开目光。


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老杨抬手接通。


“梦梦,摔跤了?好,我马上过去。”


见老杨离开,李蓉气愤的锤了一下沙发,差点就成功了!都怪那个电话,坏了她的好事!


等老杨赶到旅馆,已经是深夜了。


他在店员暧昧的目光中走上楼,刷了房卡进去。


“梦梦,杨叔来了。”


一眼望去没看到刘寒梦,老杨就明白她肯定是摔在浴室了。


刘寒梦听到老杨的声音,松了口气。她清醒后从浴缸出来,结果不小心滑了一下,脚扭到了。


本来想让吴丽过来帮忙,但想起迷迷糊糊地时候、她好像听到了王浩的声音,心里隐约有些不好的猜测。


父母在她成年后,就撒手不管她了,一年也只能见到一两次,她也不可能找他们。


虽然之前她那样缠着杨叔,挺害臊的。但相比起去医院,她更愿意打电话给杨叔求助。


刘寒梦喊道:“杨叔,我不小心脚崴了。”


“别怕,杨叔进来帮你。”老杨拧动门把手,准备进去。


刘寒梦吓得变了脸色,忙阻止道:“别进来!”


她身上穿着白色的吊带长裙,已经被水淋湿了,贴在身上跟透明的没什么区别,她可不敢让老杨看到。之前是不清醒,现在万万不敢。


见刘寒梦如此着急,老杨连忙松手,说:“梦梦,杨叔不进去,那你小心点挪出来。”


刘寒梦动了动腿,发现特别痛,支支吾吾的开口:“杨叔,我衣服都湿了,你能不能拿件衣服给我?”


想到她的穿着,老杨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干巴巴的说:“叔也没有带衣服过来,你看下里面有没有浴巾,取下来挡一下。”


刘寒梦早就看见浴巾了,只是脚实在太疼了,所以不敢起身去取。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只好咬着牙站起来。


砰——


老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闷响,心里着急起来,拧开了门把手,推门而入。


浴室里满是水渍,刘寒梦正躺在地上。


看见老杨突然闯入,刘寒梦赶紧将手护着胸口,后面却被老杨全看了去。


老杨心中暗骂:“真是勾人的小妖精。”


用惊人的毅力移开视线,上前关掉了莲蓬头,然后用浴巾裹住刘寒梦的身子,将她抱了出去。


刘寒梦倒在老杨宽厚的胸膛里,竟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他让她很有安全感,像她心目中的父亲。


把她抱在床上躺着,看着她青肿的脚踝,老杨皱着眉头道:“你伤的蛮严重的,要及时推拿一下。这么晚,诊所都关门了,我带你去医院。”


刘寒梦赶紧摇头:“我不去医院。”


见她那么抗拒,老杨也不好逼她。


“我之前跟老中药学过推拿,以前也帮老伴推拿过,要不给你也按按?”老杨坐在床边,关切的说。


刘寒梦也不想一直疼到天亮,随即同意。


“刚开始可能有点疼,你先忍忍。”


抓着刘寒梦的脚踝,老杨开始轻轻的按摩。


刘寒梦忍不住,红唇微微张开,发出了声音。


这一声,彻底将老杨给点燃了。


“杨叔,很疼,你能轻一点吗?”刘寒梦咬着粉色的嘴唇,问道。


“好,那我力道小一点。”老杨见她疼的把嘴唇都咬白了,心疼起来。


被老杨按了一阵,刘寒梦感觉全身特别舒畅,以至于她慢慢的闭上眼,似睡非睡起来。


此时的老杨早已控制不住!


他左手直接沿着脚丫,一路往上。


小腿酥酥麻麻的,刘寒梦不由睁开眼,见老杨的手放在她大腿上,惊呼出声:“杨叔,你手为什么放在这里?”


老杨见她突然睁眼,吓了一跳,忙撒谎道:“你昨晚被下了药,我担心还有残留,准备帮你检查一下。”


刘寒梦低头道:“下药?我昨晚不是感冒吗?”


“不是,你那状态,是被下了那个药,不然不会那样。”


老杨怕她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接着说:“要不是我昨天过来送货,看到你不对劲跟了过来,你现在估计就被那男的糟蹋了。”


刘寒梦脸刷的白了,她之前一直欺骗自己跟吴丽没关系,现在被老杨亲手打破了。她唯一的朋友,如此害她!


“呜呜……杨叔,你说她为什么要害我?”刘寒梦扑进老杨怀里哭诉。


“不哭哈!她肯定是嫉妒咱家梦梦长得好看,被这么多人追求,咱们以后别跟她一起玩了。”老杨趁机把右手放在她肩上,一边安慰、一边吃豆腐。


哭了一阵,刘寒梦想起老杨之前的话,有些害羞的开口:“杨叔,你再帮我看看、那个有没有残留。”


“好的,你先躺下,我帮你仔细看看。”


老杨心中一喜,他的机会来了!

刘寒梦乖乖躺下,羞怯的望着老杨。


见此,老杨咳了两声,假装正经的说:“就几分钟,你眼睛一闭就过去了。”


“嗯。”刘寒羞红着脸,听话的闭上眼睛。


老杨搓了搓手,笑着朝那个理想之地探去。


随着老杨的手一点点的接近,刘寒梦觉得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出现了,自己也越发没了力气。


“嗯……”


刘寒梦忍不住叫出声,声调婉转动人。


老杨的手在她那处附近游走起来,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她的裙子就已经被掀开,露出了底裤。


睁眼看到这一幕,刘寒梦移动了一下身体,远离了老杨的魔爪,她慌乱的问:“杨叔,别这样……”


被发现了!


一瞬的慌张过后,老杨收回手,摆正脸义正言辞的辩解:“这个是正常步骤,只是刚刚在浴巾里面,杨叔看不见,才不小心碰到了。”


原来是这样,她误会杨叔了,不好意思的说:“那杨叔等下,小心一点。”


潜台词是别再碰到那里,老杨明白,照不照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杨叔会注意的,梦梦放心。”


这回刘寒梦不放心的盯着老杨,他面上维持着严肃的表情,正经无比的在几个敏感部位按了几下。


期间又装作无意的碰到那处,感受到手指触摸到异样,他心中暗爽不已。


老杨抽出手指,面露担忧的说:“梦梦,我刚发现还有点残留,如果不去除,可能会再次发作。”


刘寒梦闻言紧张起来,赶紧问道:“应该怎么做,才可以去除?”


“这个……”老杨有些为难,迟迟没有说下去。


看老杨为难,刘寒梦低下语气乞求:“杨叔,我不想再复发,你就帮帮我吧!”


老杨叹了口气,道:“帮是没问题,只是那个方法,我怕你接受不了啊!”


“我不怕,杨叔你说需要我怎么做?”


她可不想下次再这样,之前缠着杨叔已经让她够难堪了,如果下次发作起来,她身边是别人岂不糟糕了?


在刘寒梦还没有察觉之时,她已经把老杨划归到,比较亲密的人当中了。


“我需要用嘴把它吸出来,才能彻底把它去除掉。”


老杨紧张的看着刘寒梦,生怕她反应过来,以后再也不搭理他了。


刘寒梦闻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咬牙同意了。


老杨激动了差点没跳起来,她同意了!


这足以看出,她家教甚好,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那他可以趁机再做点什么了……


老杨温柔的笑了笑,说:“梦梦,你相信杨叔好了,闭上眼睛等几分钟,等下睁开眼就好了。”


刘寒梦听话的闭上眼,小声说:“那就麻烦杨叔了。”


老杨伸手扯掉浴巾,掀开裙摆,肆无忌惮的在小腹下方游走,在老杨的大手下,刘寒梦浑身就和发烧一样滚烫。


“啊……”


老杨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指伸进了她的底裤里,自己的反应肯定已经被发现了,刘寒梦羞愧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偏偏老杨的速度奇快,在刘寒梦还不知所措的时候,最后的底裤也被脱了下来。


老杨心里早就忍不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这么顺利,这回谁也别想打扰到他了!


兴奋的深吸一口气,老杨俯下头去……


刘寒梦觉得越发难受,唇中溢出娇吟:“嗯……啊……”


她的双腿控制不住的夹紧,爽的老杨又舔了一下,故意朝着她那敏感的部位使坏。


未经开发的身体极其敏感,刘寒梦只觉一道电流从身体划过,丰腴娇美的身体忍不住一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