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字母圈s给m定的规矩&啃咬揉捏她的饱满乳尖

更新时间:2020-10-16 16:32:15

我虽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内面什么都没有穿,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让我瞬间热沸腾了起来。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啪了我一下。


这一次,我的兄弟不听控制地揭竿而起了!


“啪——”


 文学

第三次被拍,我的兄弟已经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


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劲,浑然不觉她屁股下的我的兄弟已经剑指苍穹了。


“混蛋,竟敢袭我们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将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


“啪——”


随着楚雪湘的屁股狠狠地拍下,我顿时沦陷在一片温柔之中,我的兄弟全军覆没,被她彻底吞没了……

那种被紧紧地包裹住的滋味实在太爽了,让我浑身一颤。


楚雪湘也是浑身一颤,瞬间就懵逼了。


……


一旁的灵琴清见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动不动了,她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不打了?”


“呀——”楚雪湘回过神来,尖叫一声,如坐针毡般从在我身上弹了起来。


“啵!”一声犹如拔红酒塞子的声响响了起来。


“痛死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着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动。


“雪湘,你怎么了?”灵琴清惊讶地问道。


“那混蛋居然捅进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说。


“……”灵琴清顿时也是懵逼了。


我没想到,刚才杀将进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


楚雪湘愤怒之极,又朝我扑下来,不停地用拳头打我的脸,一边打,一边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


刚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击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


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个翻滚,将她压在了身体之下。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软,压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开!”楚雪湘涨红了脸,想推开我。


但是,被我压在身下,岂能说走开就走开的?我紧紧抓住她两只手让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顶着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动弹。


“琴清,快把他拉开!”楚雪湘气急败坏地大叫。


灵琴清赶忙来拉我,但拉了好几下,我纹丝不动,反而将楚雪湘压得更紧了。


“打他的头啊!”楚雪湘叫道。


灵琴清果然拿起枕头朝我的头打来。


为了不让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将嘴对着她的嘴唇贴了上去。


“呜——”楚雪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真他妈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


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楚雪湘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两只脚也不断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动,下面顶在了在她的双腿间。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腾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双腿间不断施压。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声,两颊绯红,犹若桃花。


“砰砰砰!”


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敲门声。


我一愣,敲门声是从灵琴清与楚雪湘房间外传来的。


灵琴清与楚雪湘显然也跳了一跳,两人都停了下来,我们相互盯着对方看了两秒,时间仿佛停止了。


灵琴清面红耳赤,颤声问:“谁啊?”


“你俩够了,森伟刚走,你俩就在里面疯狂,是想气死我吗?”门外传来洪满光极为不满的声音。


灵琴清与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头,灵琴清说:“我们知道了。不吵了,睡觉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声道:“还不放开我?”


我依依不舍地放开楚雪湘。灵琴清与楚雪湘从床上走了下来,各自弄着自己散乱的头发。


“还不回去?”楚雪湘继续拿眼瞪我。


我感觉胯下粘粘地,刚才,一时兴奋,受不了楚雪湘的玉体诱惑,尽然谢了!


男人一谢静如佛,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再在这房间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间里。


去洗了个澡,换了一条内裤,感觉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尽是那旖旎香艳的画面。


“那个章小贝,太可恶了!”听到楚雪湘说道,“竟然当着你的面想搞我!”


“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吗?如愿以偿了吧。”灵琴清幸灾乐祸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给我破处,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气道,“现在以来,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是不是你说他是废物,他才搞你的?”灵琴清问。


“谁知道他呢。搞得我都湿了。”楚雪湘话中满是抱怨。


“湿了?不会吧?”灵琴清十分惊讶,“那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反应?痛不痛?”


“他没进来,怎么会痛啊?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楚雪湘愤愤地道,“那浑蛋,竟然捅我屁股,实在变态!”


我不想再听下去,要是听着听着身体又来了反应,那团火恐怕不好灭。


第二天,才刚朦朦亮,我们就被洪满光叫醒了,催促我们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没起来,我和灵琴清各挑着几个蛇皮袋子极不情愿地朝洪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这么早来收玉米!”灵琴清边走边抱怨,还不时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稳。


“你怎么了?”我问。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吗?现在还疼。”灵琴清秀眉紧蹙。


我朝她浑圆的后臀看了看,很惊讶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疯闹时怎么一点也不喊疼。


“对了,昨晚为什么要偷看我们?”灵琴清生气地问。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凶了吗?我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俩竟然……”


“哼!”灵琴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将我甩在了后头。


到了玉米地后,我们便提着蛇皮袋去瓣玉米。灵琴清才瓣了一点点,将蛇紧袋一扔说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阵后,发现灵琴清一直没有回来,好奇过去一看,好浑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着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侧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丰满的胸部现出两处雪白来,像是两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衬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还能看见粉比色内内裤头。


最是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这时候还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没有起来,如果我跟灵琴清在这儿来一发,不会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灵琴清走去。


谁知刚到她面前,她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偷懒了?”我怔了怔,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