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乖,把腿抬高点,一进一出,感受到了吗它想要你

更新时间:2020-10-17 11:18:50

看着周美萱美目紧闭,泪流满面,衣服彻底放弃挣扎的模样,老刘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焰,直接将周美萱的黑色底裤连同肉色丝袜一起脱掉,随后虎吼一声就扑了上去……

“等一下!”

 

 

眼看着老刘已经迫不及待的做好了准备,周美萱忽然奋力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激动的反抗着,轻喊了一声!

 

 

老刘正激动着,没防备的身子被带的一个趔趄,险些直接被周美萱踹下床去!

 

 

 文学

被这么一吓,老刘的兄弟差点儿直接熄火,他一阵怒火往上翻涌,抬起一只手死死的扣住了周美萱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则重重的捂在周美萱的嘴巴上,防止她再叫出声。

 

 

“喊什么喊!是不是想让你老公亲眼看到现场直播!”

 

 

周美萱面色通红,眨巴着无辜的双眼,顿时滑下了几滴滚烫的热泪,她仍然不住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嘴里面‘呜呜’乱叫,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对老刘说。

 

 

“你最好别再起什么幺蛾子,要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把那段录像交给你的老公看。”

 

 

老刘嘿嘿狞笑,恶狠狠的威胁着,周美萱哪里还敢反抗,只能屈辱的一边流着泪,一边眨了眨眼睛,算是答应了。

 

 

“你想干什么?”

 

 

饶是老刘的渴望此时已经被冲破,可若是周美萱还不肯乖乖的配合,反倒是一件麻烦事儿,还不如听一听她到底想要干什么,满足她,只要她肯乖乖听自己的话就行了。

 

 

“梳……梳妆镜的抽屉里面,有……有措施,你要带上,要不然……我不会让你碰我的。”

 

 

周美萱咬着粉嫩的嘴唇,绝望的说完之后,死死的闭上了眼睛。

 

 

她自然不希望这个恶心的老男人,把东西留在自己的身体里,那种感觉,简直会让她生不如死!

 

 

老刘听后,恍然一笑,不过就是措施嘛,这有什么难的?

 

 

今天只要她乖乖的服从自己,让他好好的舒服舒服,这种小要求,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周美萱这番话,倒是提醒了他,若是真的留在里面……岂不是更舒服更刺激!?

 

 

周美萱实在是天真啊,若是他半路偷偷的摘掉,或许等到她把孩子生出来的那一刻,都不知道孩子不是他老公的!

 

 

想到这,老刘兴奋的都流出了鼻血!急忙扯过床头柜上几张面巾纸,胡乱的擦了擦。

 

 

“嘿嘿嘿,小周啊,乖乖摆好姿势,叔去去就回。”

 

 

老刘说完,美滋滋的转身,准备过去拿东西,隔壁的书房,却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周美萱心头一紧,急忙将衣服穿好,担心老公从书房出来,瞧见这一幕。

 

 

“你干什么?打算溜走?你可以试一试,不过……要好好的想一想后果是什么。”

 

 

老刘回头,将周美萱套在身上的裤子扯住,不让她穿好。

 

 

“我……我不跑,我怕一会儿他看到,没法解释!若是被发现了,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周美萱又气又急,鼓起勇气威胁了一句。

 

 

虽说周美萱话说的不太好听,但毕竟是事实。现在好歹也是在人家家里,韩晓光年轻气盛,即便她的老婆真给他带了帽子,估计他收拾周美萱的时候,也会顺道把他一起给治了。

 

 

饶是老刘再不肯服老,那身份证上的年纪也是骗不了人的。他一把五十多岁的老骨头,如何能打得过韩晓光?

 

 

“萱萱!”

 

 

书房之内,忽然传来韩晓光焦急的声音。

 

 

周美萱心头一紧,急忙打开老刘的手,迅速穿戴整齐。

 

 

到嘴的鸭子飞了,心中即便再不满,老刘也只能放弃,不过还是将目光落在周美萱的身上,解馋一般狠狠的剜上几眼。

 

 

周美萱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走进了韩晓光的书房。老刘眯着眼睛跟了出来,瞧见书房紧闭的房门,悄悄的贴过去,准备听墙角。

 

 

“今天穿白色的衣服,就配深蓝色的领带吧!显得帅气又精神!”

 

 

周美萱软糯的声音传来,即便是隔着一扇门,老刘都能想象得到,周美萱正扬着娇羞红润的脸蛋儿,粉嫩的樱唇一张一合,说着勾人的情话。

 

 

“萱萱,还是你对我最好。”

 

 

韩晓光宠溺的说。

 

 

“当然,你是我最爱的老公,我对你当然最好了!”

 

 

周美萱的语气娇柔,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些和枕边人说的私密情话,都被老刘听的一字不差。

 

 

“哼,在果然是骚狐狸一只,在老公这边装的小鸟依人,我见犹怜的,刚才和别人偷晴的时候,倒是风尘浪荡的很!”

 

 

老刘鼻子里哼了哼,心中想要得到周美萱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有的时候,表面上的清纯和骨子里的风骚,这种反差越是大的女人,就越是勾的人心中痒痒!

 

 

不知不觉的,老刘的欲火,又肆无忌惮的膨胀了起来。听着屋子里两个人的情话,老刘将自己幻想成了韩晓光,享受的听着周美萱的柔弱娇语。

 

 

“一会儿公司聚餐,老板特意说了可以带家属,萱萱,你陪我一起去吧,正好我要和我的同事们炫耀一下,我的妻子是多么美丽,温柔。”

 

 

韩晓光的语气,满是幸福。

 

 

呵呵,你美丽温柔的妻子,已经给你扣上了一顶巨大无比的绿帽子了!还炫耀,别是丢人现眼去了。老刘忍不住在心中想道。

 

 

老刘很希望周美萱可以识相一些,拒绝韩晓光。这样的话,她留在家里,自己可就是大满足了。

 

 

“啊?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周美萱的声音很急切,韩晓光宠溺的笑着说:

 

 

“这么迫不及待呀?”

 

 

哪里是迫不及待,她分明是要赶快逃离老刘的魔爪!

 

 

老刘心中冷笑,转身,慢悠悠走回了餐桌前,准备等周美萱出来之后,给自己一个交代。

 

 

大概过了五分钟,‘啪嗒’一声,书房的门开了。周美萱一脸潮红的跟着韩晓光走了出来,不敢和老刘对视,生怕他质问自己。

 

 

“刘叔,实在是不好意思,一会儿我要和萱萱去参加一个聚会,就陪不了您了。”

 

 

韩晓光揽着周美萱的腰,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落入老刘的眼中,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儿。

 

 

他现在还记得周美萱腰间的那柔软纤细的触感,可韩晓光丝毫不知道,他身边那个最爱的妻子,已经被自己摸遍了全身!

 

 

“没事儿,没事儿,年轻人嘛,工作要紧!”

 

 

老刘打着哈哈,一副和蔼慈祥的表情,面上装的倒是很像隔壁和蔼可亲的大爷。

 

 

可只有周美萱知道,他才是妥妥的一个人面兽心的老色胚!

 

 

“晓光,时间不早了,我们快走吧。”

 

 

周美萱低声催促着,想要快些离开。老刘却在心中冷哼。

 

 

你跑的了这一时,难道还能跑一辈子?我就不信,你们两个出去这一趟,还能一辈子不回家?

 

 

“那你们忙去吧,我就先走了。”

 

 

老刘说着,已经出了门儿,韩晓光带着周美萱送老刘到门口,满怀歉意的说:

 

 

“刘叔,实在是抱歉,改天我让萱萱做顿好菜招待您,算是对今天招待不周的补偿。”

 

 

一番话,听得老刘的心中美滋滋,却让周美萱如同五雷轰顶!

 

 

改天……还招待……?

 

 

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叮铃铃”

 

 

裤兜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了起来,老刘暗道扫兴,只得笑着挥手,离开接电话。

 

 

“喂?老刘啊!我是冯阳!”

 

 

熟悉的声音入耳,老刘征愣了片刻,这才想起来电话里面的人是谁。

 

 

“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家伙!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冯阳是老刘儿时的玩伴,两个人几乎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朋友,从小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关系比铁还要硬,俗称老铁。

 

 

“我这不是想你了嘛。”

 

 

冯阳贱兮兮的笑着,听得老刘嫌弃一笑。

 

 

“我还不了解你?一定是有事儿要求我,说吧!”

 

 

老刘这个人呢,虽然好色,可是对待朋友,那可是没的说,要说上刀山下火海,那还差一点儿,不过尽自己所能做到的,他还是不会犹豫的。

 

 

“我未来的准儿媳,她今天去海州市出差,要在那边小住几个月,她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小冯担心她,我这不是想着你也在海州市嘛,而且你住的地方和她的工作单位很近,所以麻烦你帮我照顾照顾她。”

 

 

“行,这算啥啊。她什么时候到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可以过去接她。”

 

 

“哎呀!这不就快到了嘛!在海州火车站,老刘啊,还得辛苦你,麻烦你替我跑一趟啦。等有时间我去找你,好好陪你喝一顿!”

 

 

问到了儿媳的电话号码之后,老刘便挂断了电话,穿戴整齐坐车出了门儿。家门口到火车站有一趟直达公交车,大概四十分钟就到了地方。

 

 

“叮铃铃”

 

 

老刘摸出手机,忙不迭的接了起来,紧忙‘喂’了一声。

 

 

“您好,请问您是刘叔吗?我是冯健南的未婚妻孙骁骁。”

 

 

好听的声音入耳,听得老刘有些激动。单听声音,就知道肯定是一个妥妥的大美女。

 

 

听说孙骁骁就站在出站口的公交站牌下面,老刘急匆匆的赶了过去。远远的,就看到了一道曼妙的身影,亭亭玉立。

 

 

女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头及腰的卷发,衬托的小脸白皙动人,五官精致的就像瓷娃娃一样,上身穿着一个白色的无袖衬衫,下身是百褶短裙,可谓是魔鬼身材。

 

 

“你就是孙骁骁吗?”

 

 

女人惊讶的回神,看到眼前的老刘,眼睛笑的完成了一对儿月牙,点头温柔的说:

 

 

“您就是刘叔吧!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又精神又健朗!”

 

 

被美女这么一夸,老刘的心中美滋滋,主动请缨拿起孙骁骁的行李,带着她坐上了车,准备回家。

 

 

呈上几乎没什么人,老刘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之后,和孙骁骁并排坐下。

 

 

想着坐了一整天的火车了,孙骁骁一定还没有吃饭,老刘别过头,笑着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