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丝袜旗袍含着我的肉丝袜_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

更新时间:2020-10-17 16:36:55

她水蜜桃上面的两颗水晶葡萄也开始变硬,直勾勾的竖了起来,我用手指对着她的水晶葡萄捏了一下。儿媳妇突然发出了一声娇喘,“啊!”“不要啊!”睡梦中,儿媳妇的娇躯突然抽动了一下,她夹紧了双腿一阵摩擦。


儿媳妇这是发情了吗?儿媳妇年芳27,正值青春年华,儿子常年不在她身边,她肯定很空虚吧!身为公公,儿子不在家,我有义务满足儿媳妇的一切需求,我心里想着胆子越来越大,我干脆张开了嘴吧,把儿媳妇的水蜜桃含在口中吸了起来。


上一次含女人的胸,还是我老伴在世的时候,我老伴本来就长得不好看,胸又干又瘪,和儿媳妇丰满,白嫩的水蜜桃差了十万八千里;能含到儿媳妇这对水蜜桃,老汉我这辈子没白活,我一边含着儿媳妇的水蜜桃,一边对着她的水晶葡萄轻轻的吸允了起来。“啊!”“额!啊!额!”儿媳妇在睡梦中,发出了一阵阵泥泞的娇喘,她夹着大腿摩擦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儿媳妇的脸色也变得潮红了起来。她浑身开始发热,玉体上香汗淋漓,我对着她的水蜜桃嘬了一会儿,就转移了阵地。


 文学

我朝着她的下半身,摸了过去,儿媳妇的内裤已经一片水泽了,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异香。“啊!”“额!啊!啊!”儿媳妇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她两条大腿不停的摩擦,她的内裤已经斜到了一边,大腿根露出来了半边玉唇和一撮弯曲的黑森林。


我用手对着她的玉唇轻轻的戳了一下,“啊!不要!”睡梦中,儿媳妇一声春意盎然的娇喘,差点把人的骨头融化了,我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用手指再次对着儿媳妇的玉唇拨弄了一下。儿媳妇突然用两条大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


“啊!好痒!啊!”“啊!啊!好难受!老公,你终于回来了,人家好想你!”儿媳妇夹着我的胳膊,用她的玉唇,对着我的手臂摩擦了起来,她的玉唇内流出了一股潺潺溪流


涌出来的溪流越来越多,不一会儿,把凉席都弄湿了一片。我用手指沾了一下澄明的溪流,在儿媳妇的水蜜桃上涂抹了起来,没一会儿,儿媳妇的水蜜桃上就被我涂满了,她玉唇内分泌出来的蜜汁。


儿媳妇夹着大腿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人家好想要啊!啊!”儿媳妇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早就硬如顽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儿媳妇的玉穴,老汉我注定要走一遭。我捏着硬的跟铁棍子似的家伙,对着儿媳妇的爱洞,缓缓抵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儿媳妇突然醒了过来。“爸!不要啊!”儿媳妇声音颤抖的喊道

“儿媳妇,儿子不在家,我就是你的男人,你就从了我吧”我嚷嚷着,捏着家伙,朝儿媳妇的爱洞强行捅了过去关键时刻,儿媳妇突然夹紧了双腿,我的家伙一下顶在了她的小腹上。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坚硬如铁的家伙对着儿媳妇的小腹一阵乱捅了起来,“爸!不要啊!”“爸!您快住手啊!”“爸,求求您了,快停下来啊!咱们这是乱伦啊!”儿媳妇痛苦的哭了起来。


我犹如一只禽兽,只顾着发泄内心的兽欲,完全顾不上儿媳妇的死活了,我的家伙,依旧在不停的乱顶,儿媳妇白皙如羊脂玉的小腹,被我顶的上下乱颤。儿媳妇的美目中,尽是惊恐,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和蔼可亲的公公,这么可怕我的家伙硬的跟烧火棍似的,顶在她的小腹上,弄的她很疼。


儿媳妇还发现,我的家伙比儿子厉害太多了,比他的长,比他的粗,比他大了足足好几号,关键是,我的还硬!顶在她小腹上的时候,就像一根大铁棍子撞在身上似的,儿媳妇这才领略到,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爸,你别顶了,我用手给你弄”见我一直乱顶也不是办法,儿媳妇主动给我用手解决出来


我冷静了下来,挺着直勾勾的家伙,朝儿媳妇递了过去。儿媳妇伸出来了纤纤玉手,握住了我的家伙,顿时,一股酥麻传了过来。儿媳妇的玉手实在太舒服了,但,儿媳妇毕竟第一次用手帮男人弄,她的技术很生疏,尤其是我的家伙太大,她一只手都握不住。


她两只手同时握着我的家伙,一不小心力气就用大了,“哎呦!疼!疼!”我呲牙咧嘴的喊了起来“不好意思啊,爸”儿媳妇有些尴尬,她急忙减小了力气,儿媳妇是个很细心的人


她慢慢的就找到了敲门,一双玉手握成了一个卷,套在我的家伙上,帮我来回弄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就越来越舒服了。“儿媳妇,有点干,你吐点唾沫,润滑一下”用手弄毕竟不等于做爱,不一会儿就有点干,我着急的喊道。“唾沫?是不是有些不干净啊?”儿媳妇是个讲卫生的人,听说要把唾沫吐在我的家伙上,她有些抵触。


“啥不卫生啊,儿媳妇,你的唾沫就是香水,比世界上最好的香水都要香,你快点吐啊,公公快要受不了了!”下面越来越热,我有些受不了了“好吧”儿媳妇点了点头,张开了玉唇,一股白色的香液从她的口中缓缓流了出来,浇在了我的家伙上


有了儿媳妇口中的香液做润滑剂,老汉我更舒服了。


“爸,它又变大了!”发现我的家伙,竟然比刚才又硬了不少,儿媳妇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别停,快加大力气啊!快!”我已经到了最舒服的时刻,马上要喷出来了,忍不住催了起来儿媳妇也知道我要出来了,她赶紧用手帮我使劲的弄了起来。


“啊!啊!儿媳妇!我终于得到你了!”一股炙热的岩浆就像滔滔洪水一样破体而出,我像丢了魂一样喊了起来,数不尽的粘液,全都喷在了儿媳妇精致的脸蛋上。看着儿媳妇被喷的白花花的玉脸,我充满了成就感。


“爸,你这是干啥啊”儿媳妇被我喷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一片一片白色的粘液,迷住了她的眼睛,糊在了她整张脸蛋上,她生气的喊了起来,“儿媳妇,你再委屈委屈,用你的身子帮我擦干净了”我笑着,捏着黏糊糊的黑家伙,顶在了儿媳妇丰满的水蜜桃上,使劲的擦了起来。

儿媳妇的水蜜桃,擦在上面又软又舒服,不一会儿,我就把家伙上面的脏东西,全都擦在了儿媳妇的水蜜桃上。


擦干净后,我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


“爸!讨厌死了!”


儿媳妇最爱干净,被我弄了一身的污秽,她气的要死。


家里还没来电,她冲进了浴室,用瓶装水一瓶接一瓶的往身上浇灌着,企图,把我留在她身上的脏东西给冲洗干净。


经历了这一次事件后,我已经无心休息了。


儿媳妇把身上反反复复冲洗了好几遍,然后,就钻进了卧室,再也不愿意出来了。


我独自一人躺在客厅的凉席上,怀念着刚才儿媳妇玉体的温暖,没想到,今天眼看着要进去了,最后还是失败了,儿媳妇始终不愿意跟我,她的爱洞,老汉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去一次呢?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家伙又硬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天气渐渐的凉爽了起来,我缓缓的睡着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终于和儿媳妇融为一体了,我的黑家伙,在儿媳妇的玉洞内不停的进进出出,儿媳妇抱着我的脖子,满脸幸福的被我征服着……可惜梦终究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早上醒来后,我睁开眼睛一看,儿媳妇已经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儿媳妇一直等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回家后,她就钻进了卧室,在刻意躲着我,后面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比以前对我更加疏远了,天刚亮,她就出门,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卧室,几乎不出来,我和儿媳妇之间的距离,直线拉长。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里没有什么人,儿媳妇便喊上我,去给她妹妹搬东西。


我开上了家里的东风面包车,带上了儿媳妇,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妹妹,我就被惊艳了,儿媳妇的妹妹和她同样漂亮,她们都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媳妇的妹妹个头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第一次和我见面,李岚对我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惊艳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脸上很脏吗?”李岚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害怕被李岚看出来了我的窘迫,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行,王叔,今天谢谢你了。”


李岚是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她对我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岚的玉胸比儿媳妇要小一号,但,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儿媳妇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我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李岚同样如此,她的衣服,小饰品,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突然在沙发底下有了新的发现,我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蕾丝做成的丁字裤,上面绣满了精致的花纹,在丁字裤的三角地带,有一抹白渍,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


李岚发现我在拿着她的内裤,立刻花容失色。


她一声尖叫,赶紧把内裤从我的手里抢了过去。


“不好意思,忘了洗了!”


李岚俊俏的脸蛋害羞的通红,她把内裤急忙藏在了身后。


“可以理解。”我笑了一下,继续低着头,帮忙收拾东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李岚的东西都塞进了车内。


儿媳妇坐在了车后排,李岚坐在副驾驶,我开着车,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结果来到了楼下,房东在外面做事,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


天气炎热,坐在车内,不一会儿,就困意来袭,儿媳妇和李岚都不知不觉睡着了。


车内的温度不断上升,不一会儿的时间,李岚和儿媳妇就香汗淋漓了。


李岚岔开了两条玉腿,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她雪白的蜜臀,清晰可见。


我坐在驾驶位上,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儿媳妇已经睡的很香了,我忍不住把她和李岚对比了起来,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儿媳妇显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


李岚的美胸要比儿媳妇小一号,屁股也比儿媳妇要小一点点,除此之外,她们姐妹俩真的没太大区别。


我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我好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


我摸了一下裤裆里已经勃起的黑家伙,心里一阵浮想联翩,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双飞了,我老汉此生无憾!


儿媳妇和李岚睡的越来越香,在睡梦中,李岚的娇躯失去平衡,“噗通”一声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抱住了美人的玉体,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从李岚的玉体上不断传来,没想到儿媳妇妹妹的身子这么软,我心里暗暗惊叹。


倒在我怀里后,李岚依旧没有苏醒,她们年轻人都喜欢熬夜。


昨晚,李岚疯玩了大半夜,现在她睡的很香,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


我抱着她,不由得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我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在她的蜜臀上摸了一把,李岚的蜜臀没有儿媳妇的大,但,手感同样非常的棒。


因为年轻,她蜜臀上的肌肤更加紧致,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


睡梦中,李岚突然冷哼了一下,我以为她醒了,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结果,哼了一声后,李岚仍旧紧闭着双眼,我放心了下来。


我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对着她的蜜臀抚摸了起来,不一会儿,我的手就摸到了她蜜臀中间的缝隙里,她那条小缝,隔着一层薄薄的丁字裤,摸起来软软的,我用手指头在小缝中间轻轻的划动了几下。


李岚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睡梦中,她的脸色也变得愈加潮红,我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


突然,李岚的玉体抽搐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蜜汁,从她的小缝里流了出来,李岚发情了。


我暗暗一喜,好敏感的女孩,才被我摸了这么几下,就受不了。


我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李岚的手机响了,吓得我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喂,您已经回来了,好的,我马上过去”


电话是房东打来的,李岚接通了电话,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


挂掉电话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我的怀里趴着,立刻一阵害羞。


“抱歉啊,王叔,影响你休息了吧”李岚有些神情慌张的从我怀里坐了起来。


“没事的,我反正也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我憨厚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姐姐,房东回来了”李岚摇醒了后排的儿媳妇。我们开始一起帮忙搬东西了,李岚租的房子在6楼,再加上是老式的筒子楼,根本没有电梯,我们帮她搬完东西,都快累死了。


“王叔,姐姐,我请你们吃饭吧!”


一直忙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吃东西,再加上搬家这么累,李岚主动请我们吃饭。


“妹妹,咱们去哪儿吃饭呢?”儿媳妇笑着问道。


“去红磨坊吧,请你们吃西餐”李岚想了一下道。


“哪儿太贵了吧!”红磨坊吃一顿饭随随便便几百块,儿媳妇有些不舍得。


“好不容易请你和王叔吃一次饭,我不能小气了啊!”李岚大方的道。


“我先去洗个澡!”忙活了大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儿媳妇准备先洗个澡,再去吃饭。


“我也去!”儿媳妇钻进浴室后,李岚也跟了进去。


“臭丫头,你跟进来干嘛啊,这里面只有一个喷头!”浴室门很快紧紧的关上了,里面传来了儿媳妇埋怨的声音。


“怕什么啊,咱们从小到大不都是用一个喷头洗澡吗?”李岚不以为然的说着。


“真是拿你没办法”儿媳妇叹了一口气。


接着,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还伴随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浴室是老式玻璃门,隔着玻璃门,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儿媳妇和李岚两个玉体的轮廓。儿媳妇和李岚都是人间极品,她们的身材横看成岭侧成峰,上身的两对玉胸大小略有不同,但都美的让人垂涎三尺。


“姐姐,你的怎么变大了”浴室内,李岚突然发现,儿媳妇的美胸,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好奇的摸了一把。


“臭丫头,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儿媳妇顿时生气了。


她嬉笑着,朝李岚的咯吱窝挠了过去。


“哎呀,姐姐,痒死了,不要啊”


“臭丫头,看你还敢不敢摸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