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友性功能太好舍不得分手_北京50岁退休熟女嗷嗷叫

更新时间:2020-10-17 16:45:03

苏婉晴年龄约莫三十岁,打扮很洋气,身材特丰满,是个十足的风韵小少妇。


老赵每次看到她,总爱多瞅上几眼,然而,仅仅只是过眼瘾,却不敢有非分之想,毕竟,苏婉晴已为人妻,更何况她的丈夫,也不是个善茬。


 文学

这会儿,苏婉晴见老赵从里屋出来,眉眼带笑的上前说道,“赵医生,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来,快收下!”


老赵见苏婉晴递上一只菜篮子,不禁纳闷道,“我刚给人看病,你这是?”


苏婉晴妩媚一笑,拍了拍老赵结实的胸膛,说,“我来感谢你呀,昨天我儿子可多亏了你!这是我专程托人给你带的农家土鸡蛋!”


闻言,老赵恍然大悟,憨厚的笑着摆手道,“不用不用,那是我的本职工作啊。”


就在二人拉扯之际,肖彩霞从里屋出来,打了声招呼,就红着脸先行离去了。


望着那道倩影,老赵连声喊出,“小彩霞,别忘了过来复诊啊!”


“咦?这不是肖彩霞嘛,她怎么又来了?”


再次碰到肖彩霞,苏婉晴好奇的问了句。


老赵挠了挠后脑勺,随意扯了个理由,“哦,她呀,胸背扭伤,我给她做推拿呢。”


“啊?你还会推拿呀?”苏婉晴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趣。


老赵愣了愣,笑着点头道,“略懂略懂。”


不料,苏婉晴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里屋走去。


她一边扭着大蜜臀,一边庆幸的说,“正好这两天我的腰不舒服,你快来帮我看看哟。”

苏婉晴说着,扭着小蛮腰率先一步走进了里屋,老赵在后面看着那曼妙的腰肢,不禁咽下一口口水,伸手调整了一下胯间的家伙,急吼吼的跟了进去。


将手里的菜篮子随意的搁在一旁,老赵示意苏婉晴躺下。


看着病床上杂乱的床单,苏婉晴揉了揉鼻子,有些疑惑的打量着里屋,“这是什么味儿啊?”


老赵心中一慌,掰扯道:“诊所还能有什么味儿?不就是消毒水吗?快躺下,等会儿来了病人我可不管你了!”


苏婉晴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赵,娇嗔似伸手点在老赵的鼻子上,“你个死鬼,这么着急做什么?急着投胎啊!”


调笑一番后,苏婉晴慵懒的躺在了病床上,斜着眼睛看着老赵,见老赵傻楞在原地,微笑着勾了勾手,“来吧!我可是很期待你的手法啊!”


老赵干咽一口唾沫,搓了搓手,慌乱的转移着视线。


“我,我拿个手套吧……”


“不用拿了,推拿还是直接上手好,要不然没什么效果!”


苏婉晴说着,趴在了病床上,背对着老赵,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顿时让老赵欲火横生,刚刚罢工的大家伙再次膨胀了起来。


既然苏婉晴都没有意见,那老赵自然更不会有意见。


伸出手来摸上柔软的腰肢,柔弱无物的手感几乎舒畅得老赵呻吟出声,爽弹的肌肤恨不得让老赵将苏婉晴抱在自己怀里,上下其手。


老赵依照着按摩手法,轻柔着推拿着苏婉晴的腰肢,眼睛一转,提议道:“苏会计啊,要不?我把你衣服撩起来按摩吧?这样效果更好一点,能将力道均匀得传开,让你更舒服!”


苏婉晴早就被老赵细腻温柔的手法按摩得心慌意乱,一汪平静的清泉好似滴入了岩浆,整个人都已经沸腾了起来,此时听到老赵的提议,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


老赵没想到苏婉晴答应得这么干脆,心中暗道有门,兴奋的将苏婉晴的衣服向上撩起,犹如羊脂白玉一样细腻光滑的肌肤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种,老赵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伸出手轻柔的抚摸了上去。


细腻柔滑的触感让老赵浑身过电一般舒畅,他的手好似抚摸着珍贵的艺术品一样轻柔,察觉到苏婉晴的肌肉逐渐放松下来,老赵手上加重了力道,不断在苏婉晴的腰上揉搓,恨不得将苏婉晴的腰肢和自己的手掌彻底融合在一起。


“啊……”


苏婉晴感觉自己疲劳的腰部经过老赵的按摩,又疼又痒,还有种浑身上下放松的感觉,好似身上有千斤重担,终于离自己而去,舒坦得飞向了九霄云外,在圣洁白皙的云端自由徜徉,再也不想理会俗世的万千烦恼。


“苏会计,我的力道怎么样?要是重了,你说话!”


老赵兢兢业业的按摩着,可苏婉晴早已意乱情迷,好好享受还来不及,那还有功夫说话?


“嗯哼……”


一声舒适的颤音在苏婉晴的喉间响起,这一声好似交欢时女人的愉悦声,彻底让老赵控制不住,他的手一抖,左手继续按摩,右手摸着苏婉晴的腰肢,逐渐向上轻抚着移动。


越来越近了,老赵感觉自己脑袋里越来越刺激,好像是攀越圣洁高峰的飞行员,驾驶着飞机于万千高山之中穿行,一不小心可能会粉身粹骨,可一旦成功,那他就能见到圣洁高峰鲜为人知的另外一面!


那是春宵一刻的前夕,也是会当凌绝顶的绝唱。


苏婉晴没有拒绝自己!


老赵意识到这一点,心中狂喜,索性不再纠结,伸手往苏婉晴的衣服里面一捞,将圣洁山峰握在手心里。


“嗯啊……”


随着苏婉晴一声娇喘,技艺高超的驾驶员,终究是征服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圣洁山峰!


老赵狠狠一抓,圣洁雪峰瞬间化为无尽火山,冰凉的温度急速升高。


苏婉晴的鼻息彻底紊乱,她的身子侧躺过来,双眸紧闭,眉头轻颤,眉宇间满含春意,此时无声胜有声,身为老司机的老赵当然知道,苏婉晴已经动情了!


老赵心中得意,但没有急切的“单刀直入”,他知道,一顿饱和顿顿饱的区别,要想让苏婉晴对自己欲罢不能,就得使出点老司机的手段了!


他脱掉鞋爬上了床,从身后将苏婉晴搂在了怀中,感受着怀中的柔软和鼻中的芳香,老赵将双手都深入到了苏婉晴的怀中,左右开弓,不断的揉搓,时而轻柔,时而霸道,几乎让苏婉晴爽到飞起。

老赵手上开工,嘴上也没有闲着,他深知女人的耳垂是必不可少的攻略点,自然不会放过苏婉晴白皙的耳垂。


他凑到苏婉晴的耳畔,先是用炽热的气息告知苏婉晴自己的到来,感受到苏婉晴娇躯的微微一颤,老赵胜券在握的轻咬了上去。


“啊……嗯嗯……好哥哥,你干嘛呀?”


好似洪水决堤,苏婉晴彻底失去了矜持,身子颤抖得犹如一把筛子,将女人的柔弱暴露在了老赵的面前。


老赵没有回话,伸出舌头在苏婉晴的耳垂处不断撩拨,或吸,或舔,或点,或咬,浑身解数都使了出来,得到的是苏婉晴越来越舒畅的娇喘和求饶。


“好,好哥哥,别,别欺负人家了,快给我,快,快给我!”


苏婉晴双眼迷乱,说话都语无伦次,整个人好像落入到了一潭温泉,炽热的气息覆盖了她的全身,她感觉自己就要彻底燃烧了起来!


“给你什么啊?”


老赵嘿嘿一笑,左手霸占着圣洁雪峰不放手,右手搂着苏婉晴的腰肢狠狠往自己怀里一搂,胯下狰狞可怖的炙热家伙与苏婉晴的躯体一接触,舒畅的触感让老赵倒吸一口凉气,也让苏婉晴更加期待了起来。


这么大的玩意儿,享用起来,是何等的极乐?


苏婉晴听到老赵的刻意质问,没好气的白了老赵一眼,伸出白皙的柔荑直接抓了过去,老赵还未出击,就被苏婉晴缴械。


“哦哦……呼……”


老赵瞳孔瞬间缩小,胯间的家伙再次升级一个口径,呼气猛然急促,手上的力道也不由的加重了一些。


苏婉晴不愧是少妇,这等手法也熟记于心,上下套弄着同样让老赵舒畅不已,心中的干柴再次添加了一把烈火。


“我和你老公的谁大啊?”


老赵手里捏着圣洁雪峰,感受着曼妙的触感,心中愈发的嫉妒,这样的尤物居然不是自己一人独有,实在是暴殄天物,让人痛心!


“咯咯……当然是好哥哥你了!”


苏婉晴娇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继而变得炽热,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好像是害怕损坏了心意的胯间的家伙,让这次泥泞的战争不能凯旋而归一样。


“我学了那么多的手法,都没有派上用场,今天算是便宜你了!”


苏婉晴恨恨的嘟囔了一句,转身扭了过来,正面面对着老赵,身子一低,就将老赵的裤子扒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狰狞,苏婉晴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抬眼看向老赵,老赵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接着,在老赵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苏婉晴轻张膻口,将胯间的家伙生吞了下去。


“呼!”老赵深吸一口气。


温热的润滑油先是给胯间的家伙来了个全身养护,温热的环境几乎让胯间的家伙瞬间发射,还有养护兵温柔细腻的呵护,让胯间的家伙得以更加持久的作战。


看着平时高不可攀的少妇给自己胯间的家伙做保养,老赵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这是欺骗肖彩霞远不能得到的舒爽,毕竟一个是未经人事的少女,还需要老赵费尽心力去开发,一个是精于男女的美少妇,老赵拍拍屁股,就知道换个姿势,完全任由老赵放心享用的美味佳肴!


就在老赵比对两女孰优孰劣的时候,胯间的家伙重新暴露在了空气中,而胯间的家伙发射的时机还远远未到。


面对老赵疑惑的眼神,苏婉晴嘶哑的说道:“该我爽了!”


说着,苏婉晴往病床上方爬了爬,将自己的幽暗森林正对着老赵的脑袋,接着紧闭着双眸,不再言语。


“呼……”


充足的前戏能让一个女人更加依赖自己,老赵心中安慰着,将苏婉晴的裤子缓缓褪下,没有理会苏婉晴不断厮磨纠结的大腿,手法轻柔而舒缓。


这种事情,老赵必须占据主导地位,那怕苏婉晴现在巴不得立即吃盛宴,老赵也得把甜点先端上桌子,只有足够的铺垫和期待,才能让一个女人全身心的对自己展开!


紫色纱织内内暴露在了空气中,老赵双手轻抚着浑圆饱满的白皙大腿,在苏婉晴似是催促的娇喘声中,将即将展开激战的战场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望着幽深的泥泞战场,老赵将针对耳垂的手法如法炮制的使了出来,情到深处,苏婉晴甚至紧紧的抱着老赵的脑袋死不撒手,还用她的白皙大腿去夹。


这就让老赵有点受不了,他像是报复一样,轻咬了一下战场的开关,苏婉晴过电似的轻颤,趁此机会,老赵的脑袋脱离了战场。

“你要死啊!”


似是娇嗔,似是抱怨,苏婉晴伸出玉手埋怨着拍在老赵的肩膀上,老赵嘿嘿一笑,将对方的玉手轻轻挽住。


“苏会计?舒服吗?”


面对这个作怪的疑问,几乎羞得苏婉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一看老赵,那眼中狡黠的目光,那还不知道对方是在作弄自己。


“你们这些臭男人就知道欺负女人!”


苏婉晴没好气的赏了个卫生球。


“嘿嘿嘿,接下来我还要得寸进尺,彻底欺负你!”


老赵意有所指的坏笑着,双手再次摸上了圣洁雪峰。


苏婉晴不再言语,轻轻合上了眼眸,任由自己的圣地被外人肆虐攻占,不消片刻,再次发出了让老赵血脉偾张的娇喘声。


眼见时机已到,老赵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趁胜追击的好机会,伸手调整着身位,胯间的家伙早已准备就绪,身子一挺,于黑暗深林之中长驱直入,周遭的伏军从四处冲杀出来,将老赵训练有素的军队迅速包围,但这些并不能阻止老赵直取敌营,反而让这只军队更加勇猛善战。


随着苏婉晴一声吟叫,老赵已经攻占敌营。


苏婉晴伸出玉手搂着老赵的臂膀,双腿夹着老赵的腰肢,好似八爪鱼一样牢牢缠绕在老赵的身上,丝毫不愿松开。


感受到苏婉晴的主动,听到身下女人放肆的呻吟,老赵更加战意高涨,进攻斩敌更加卖力。


这是自上古时代就深埋在人类基因中的力量,它早已流淌在人类的血管中,深入于人类的骨髓里,它让女人放下矜持,让男人充满力量。


但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为之着迷不已,并且乐此不疲的在这条道路上冲锋不止。


原本就欲求不满的苏婉晴好似得到了灵丹妙药,沉睡的灵魂都苏醒了过来,双手牢牢抓住老赵粗壮的臂膀,用力的驱使着老赵更加卖力,口中的言语早已语无伦次,娇喘呻吟声毫无顾忌的发出,只为求老赵给予她更强烈更深沉的快感。


那怕这股快感几乎让她晕厥,失去所有的理智也在所不惜。


此时此刻,什么老公,什么家庭,统统都被苏婉晴抛掷云外,唯有更加强烈的快感,才能满足她此前枉费虚度过的人生,只有此时,她才知道,身为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到底是什么!


“嗯嗯……好哥哥,快,再快点……嗯啊……”


相比起苏婉晴得到的快乐,老赵同样是乐在其中,感受着手中绝妙的触感,听着尤物不停的催促呻吟,将这个尤物彻底的征服,就是老赵此时此刻脑海里的唯一想法。


“叫!叫大声点!我听不见!”


老赵眼中闪着精光,胯间的家伙传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好似连绵不绝的海水拍打过来,将脑子里仅有的理智也给冲刷干净,他大声命令呵斥着,意图让苏婉晴表现出更多臣服的样子。


“好哥哥!嗯嗯……够大声了吗?”


苏婉晴竭力的配合着,绯红色的脸庞上沾满了汗水,高耸的胸膛起起伏伏,双眼迷离的望着老赵,面对着这个给了她快乐的男人,她迷醉了。


“爽吗?舒服吗?”


老赵喘着粗气,右手狠狠的蹂躏着圣洁雪峰,嘴里轻咬着凸起的粉点,他要将这个平时可望而不可即的女人彻底霸占,从里到外都打上他老赵的印记,他要给这个女人以极乐世界的巅峰,让这个女人对他欲罢不能!


“爽!舒……服……”


苏婉晴伸手搂着老赵的脑袋,嘴里喃喃着话语,她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只想在这疯狂的快感中一次次冲击,体验这人类原始基因中的欲望迷离。


“呼呼呼……”


男人的豪迈,女人的柔情,此时此刻毫无遮掩的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随着老赵似是发泄,似是怒吼的声音,夹杂着苏婉晴似是崩溃,似是兴奋的呻吟。


战争结束了。


这场战争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有的只有各取所需,各自满足罢了。


但要是细论起来,那老赵自然是赢家,如果没有高超的技巧,他知道,苏婉晴是绝对不会和他发生什么的。


不过,没有如果,不是吗?


“呼……苏会计,爽吗?”


老赵搂着苏婉晴,将沾满汗水的秀发贴心的撩到对方的耳垂后,似是有意,似是无意的,这缕秀发划过了苏婉晴的耳畔,让刚刚结束的苏婉晴再次有了一丝意动。


“讨厌!叫什么苏会计,叫人家婉晴!”


苏婉晴白了老赵一眼,依靠在老赵的胸膛上,娇嗔的说道。

“哈哈哈,好,婉晴,爽吗?”


老赵激动的笑着,锲而不舍的追问道,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机会,就看苏婉晴的态度了,他可不想这次完事后,没有下次,尤其是品尝过苏婉晴的滋味之后,他更加舍不得了。


苏婉晴本人也知道,意乱情迷之后恢复了理智的她先是犹豫了一下,考虑着得失,终究还是不舍得老赵的大家伙,低声喃喃道:“爽……”


“还想要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