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在教室里男朋友要了我|地下拍卖调教明星

更新时间:2020-10-19 11:50:43

何玲是个大美女,脸蛋白皙光滑,五官完美精致,身材更是没的说。


偏偏她也是个很悲惨的女人,才二十来来岁,正是味道十足还如狼似虎的小少妇年纪,老公却出了事儿,变成了植物人。


何玲倒是也忠贞,每天都守着自己的老公。


何玲不愿意抛弃老公,更想替他把香火传下去。

 文学


可是,她望着昏迷不醒的老公,不禁幽幽叹息一声,眼神满是哀怨。


“老公,你这样,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想做对不起你的事,可我更想有一个孩子,老公……”


说到动情处,何玲泪眼婆娑的扑倒在老公的身上手指抚摸着自己的下身,呼吸开始微微有些急促。


可没一会,何玲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倒在一边,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心里满满的都是空虚。


这时,门开了。


“玲玲,我有事跟你说。”


何玲吓了一跳,自己正跪在床上,超短的睡裙根本遮盖不住身体,两瓣雪白圆润的丰臀,全都暴露在老谢的眼前。


何玲感到很羞耻,红着脸美目低垂,幽怨的埋怨道:“叔,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同时,何玲的目光不经意的看到了老谢下面。


那一刻,她的身子忽然有些温热酥软,忍不住一阵低吟。


她跟广坤有过几次,可没想到老谢的这么大,竟然比广坤的大得多。


老谢人不错,和善诚实,是她老公谢广坤的表叔,从老家来城里打工,就一直住在他们家,平时也能把给她照顾老公的起居饮食,何玲从心里感激他。


老谢平时很懂得嘘寒问暖,没有广坤陪伴的日子,老谢的出现也让何玲熬过了那段孤独的时光。正是,他们一直没有更深入的接触,毕竟是亲戚,何玲也不可能跟他发生点什么。


“这是咱自己家,有什么好敲门的,难道你还跟广坤做点啥?”


何玲低着头,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也想做点什么,可自己老公……


想到这里,何玲幽怨的叹息着,“叔,以后记得敲门。”


老谢不仅没离开,反而大步的走过来,将手放在她娇嫩雪白的肩膀上,轻轻的拍打着,“玲玲,别怪叔说话难听,你这个年纪正是女人最渴望的时候,我看着也心疼。可你是咱老谢家的媳妇,可不能做对不起广坤的事情啊。”


“叔,瞎说什么呢,我可是广坤的老婆,怎么会?”何玲脸烫红的,满面娇羞,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


她也不是没想过重新找个男人生活,可一想起广坤对她的好,她就不忍心丢下广坤一个人不管。


一日夫妻百日恩,说不定哪天广坤就能醒了呢?


“叔知道,你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我也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懂你的心思。刚才我都看到了,你对广坤做的事。”


何玲心里一紧,低着头,着急地解释:“我,我是在帮广坤洗呢,没有……”


“洗洗?”


老谢似乎有些生气,猛地抓住何玲的手臂将她拽了起来。


何玲一下子没控制好,直接倒在了老谢身上,身体紧紧地贴着老谢的胸前。


“好硬啊……”何玲一刹那有些惊讶,老谢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可身体却很硬朗,胸口的肌肉又硬又结实。给她一种深深的厚实的满足感。


“叔,你干什么?”


何玲一声惊呼,感觉到老谢的手,放在自己的后腰上。


粗糙的大手隔着纤薄的睡裙,几乎碰到了身体,感受着他手掌上的力道和温度,何玲的身体竟有了些许反应。

“叔……不要……”


何玲只觉得脸上发烫,慌忙推开老谢,死死地捂住胸口,“我……我没有……”


“好了,人之常情我也懂,你还这么年轻有需求也很正常,我只是担心你乱了谢家的血脉,对不起广坤。”


老谢一番话合情合理,何玲顿时感觉心酸羞愧。


“叔,我知道谢家三代单传,我要是真想离开广坤,早就走了。”


何玲哽咽道:“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一直守着广坤这么久,我没有做对不起广坤的事。”


“玲玲,你有没有想过,给谢家延续香火的事?”


“我怎么没想过,可是广坤这个情况,我就算有心也无力啊。”


何玲看着老谢目光中含着热泪,这么多年的委屈,在这一刻仿佛决堤的洪水般。


无数个日日夜夜,独自一人面对着昏迷不醒的男人,寂寞难耐时也只能用手排解空虚,反倒让自己更加空虚寂寞。


守活寡的感觉,只有经历的人才能真正懂得。


老谢重重的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她的身旁,大手摸上了她的肩膀。


何玲犹如触电般,娇躯猛地一阵轻颤。


她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老谢给她的感觉有些不同,仿佛带着侵略性,让她心里一阵阵的不安。


“我知道你心里苦,做叔的也没什么大要求,只希望你能给谢家生个一男半女的,要是你能满足叔的心愿,我愿意跟你一起照顾广坤。”


“叔,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也愿意守着广坤,可延续血脉的事我该怎么办?”


老谢大喜过望,“你真的愿意?”


“叔,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何玲扫了一眼广坤,小嘴儿幽幽的吐出一口气。


铁树开花,日出西方,这怎么可能?


何玲做梦也想不到,老谢竟然一把把她抱住,粗糙的大手猛地抓住了她的翘臀,呼吸急促的说:“叔知道你很想要,就让叔来帮你完成这个心愿好不好?”


“叔保证,你怀孕了,叔保证不再碰你。”


“不……不行……”


何玲急切的要推开老谢。


可下一秒,老谢竟然粗暴的将她的睡衣扯下。


何玲身体一凉,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


老谢的呼吸猛地一滞,看向她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渴望。


何玲吓得脸色煞白,贝齿紧咬着下唇,糯糯的说:“叔……不要……不可以……”


她紧张的捂住胸口,慌乱的用另一只手扯着短裙,以免走光。


可身体的反应却很诚实,让她倍感紧张,同时心里竟然有些渴望滋生而出……


可她的胸实在太大,越是用力,越是遮盖不住。


看着老谢不停的舔嘴唇,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何玲下意识的紧闭着双腿,向旁边挪动身体,想要逃出去。

老谢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双腿之间。


何玲虽然夹紧了双腿,但还是挡不住。


此刻,她是无处可逃,只能哀求道:“叔……求你别再看了,我是广坤的媳妇啊,他现在就在旁边,我们不能对不起广坤。”


老谢呼呼的喘着粗气,“玲玲,我只想给谢家传香火,我保证,一次就好。”


何玲现在又羞又恼。


羞的是,自己的身体不仅没有感到抗拒,反倒有了不小的反应。


恼得是,为什么自己年纪轻轻的就要守活寡,为什么广坤不能醒过来满足自己。


如果真的被老谢睡了,真的要对不起老公吗?


该怎么办?


“玲玲,我知道你想要的,很想对不对?不如就让叔来满足你一次,好歹我也姓谢。”


何玲羞耻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哀怨的哭诉着:“叔……不能这样……我们不能对不起广坤……”


可老谢此刻已经顾不得了,猛地抓住何玲的脚踝,顺势把她掀翻在床上,然后往下一压,趴在她的胸口上。


何玲的双腿被举过头顶,整个人折叠起来,姿势让她呼吸有些困难,但更多的是羞耻。


“唔……”


何玲娇躯猛的一阵紧绷,她低头看了一眼,老谢已经将她的胸衣推上去。


酥麻的感觉犹如电击般席卷而来。


何玲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软,她想反抗可诚实的身体,却让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空虚太久的身体,早就渴望着被满足,身子更期待着有人来开发。


老谢刺激的何玲小嘴急促的张合着,气息变得越来越粗重。


“叔,广坤在旁边……我们不可以……不可以……”


“没事,广坤不会怪我们的,我是在给谢家传香火,他就算知道也一定会同意的,”


何玲紧闭着双腿,但身体带来的刺激让她不禁有些松动。


真的要接受老谢吗?


这可是自己老公的亲戚,难道真的要当着老公的面做这些事?


羞愤之余,何玲感觉到两腿之间有什么东西着急想要进去。


她心里一惊,着急的用手捂住那里,不让老谢得逞。


好大!


老谢也空旷了很久,身体猛的一阵紧绷。


“叔……求你了,不要进去好吗……我,我还没准备好……”


何玲为了阻止老谢,只好用手抓住他的那里,。


老谢的家伙比广坤的不知道大了多少。


这要是被他进去,说不定会把下面撕裂了!

何玲猛地一惊,身体更是一阵颤栗。


她见过广坤最大的时候,也尝试过跟他那个的滋味,可是却没法跟老谢比。


她一只手根本抓握不住,必须两只手一起才行。


身为女人,何玲几乎每天都有需要,空旷了这么久的身体,早就期盼着能有男人来填满。


本来反抗强烈的她,摸到老谢的那里,瞬间心脏狂跳,娇躯软如面条。


让她更羞耻的是,她的身体竟然在不停的痉挛。


身体的本能反应最诚实。


何玲轻轻的扭动着臀部,小手无意识的抚摸着老谢的那里。


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还是想躲开,但她的举动,反倒让老谢更加激动。


老谢很是喜出望外。


她的手柔弱无骨,冰凉柔嫩的小手掌,简直不要太刺激。


老谢被她这么握着,差点儿忍不住缴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