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网恋见面要了我的第一次: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更新时间:2020-10-19 11:59:57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文学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很快张大奎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心情激动的同时也忍不住腹诽,这女人也太浪荡了吧,上来就想要。


不过眼下他却是不能主动,必须要让文若娴把控着节奏,这样才不会被她发现自己伪装傻子的事情。


听着隔壁老公在上课的声音,文若娴心里还有些忐忑,万一待会自己的声音太大让他听到该怎么办。


可没想到的是周一蒙竟然这么配合,直接带领全班学生朗读起课文来。


他朗诵一句,下面的学生就跟着朗诵一句。


就在学生们齐声朗诵课文时,文若娴也就趁机和张大奎开始最后一步的动作,而她也不由自主发出了痛苦的轻语声。


她的声音很大,要不是隔壁正在朗读课文,她的声音肯定能被隔壁听到!


张大奎心知肚明是自己太厉害了,但他却故意装傻道:“文老师,你怎么了,为什么你的声音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啊?”


不过这会文若娴实在没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太疼了。


“没……没事的,这是给你治病的正常反应。”文若娴强忍着疼痛勉强笑道。


张大奎点点头,傻傻道:“不过真像文老师你说的,我现在可舒服了,就是感觉有点不适应,文老师你平时给人治病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文若娴瞥了他一眼,心里却是忍不住苦笑,眼前这个傻子当真什么都不懂吗?


不过她还是强忍着笑道:“这个是……正常的,你不要说话,让文老师给你治病就行。”


说完她就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给张大奎治疗起来,只不过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她用最擅长的方式还是觉得落了下风,更关键根本压抑不住自己想要喊出来的欲望。


隔壁的朗读还在持续着,她老公周一蒙朗读一句,下面的学生跟着朗读一句。


每当学生们齐声朗读时,文若娴就趁这个机会发出声音一次。而当到了周一蒙朗读时,她就咬紧牙关不吭声。


看着文若娴的样子,张大奎舒服的同时也忍不住想笑,周一蒙要是知道他老婆就在隔壁教室干这事,而且还是和他眼中的傻子一起,估计恐怕得直接哭晕在教室吧!


隔壁的周一蒙也觉得有些奇怪,每当学生们朗读时,他总是隐隐约约听到妻子文若娴的声音,似乎还是那种轻轻的喊声。


不过因为学生声音太大,所以他分辨不出来。这时他直接对学生喊道:“大伙先不要朗读,阅读课文一分钟!”


话音刚落,隔壁刚想叫出来的文若娴赶忙捂住小嘴,这才没叫出声来。


她吓得额头都渗出汗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吓得还是因为刚才做了这么激烈的运动。


张大奎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隔壁朗读到一半突然就停止了。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文若娴紧紧捂着小嘴巴,一动也不敢动。她倒不是真的不敢动,只不过她怕动一下的话自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周一蒙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却再也听不到文若娴的声音了。他以为自己刚才是听错了,也就没在意,只是心里却是想赶紧放学见到老婆。


下午两节语文课都是他的,上完这节课他还得再上一节课。而之后文若娴又要上课了,所以两人只有等放学后才能见面。


不过他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他老婆文若娴其实就在隔壁,距离他的距离甚至还不到两米!


“好了!大伙继续朗读吧,跟着我一起朗诵!”周一蒙喊道。


随后他们就恢复了之前的朗读,而文若娴也终于松了口气,双手勾着张大奎的脖子继续为他“治疗”。


张大奎觉得舒服死了,这种感觉简直没法想象,从生理到心理都是那么的舒服。最舒服的还是那种报复性的快意感!


他犯傻的这几年里,虽然人傻,但是记忆却保留下来。在这个学校里大多数人都看不起他,李德柱、周一蒙包括文若娴他们都看不起自己,认为自己只是张傻子。


这种记忆让张大奎觉得非常压抑,但是现在他体验到了报复性的舒服感。你们这些人平日里自诩高高在上看不起我,可是没想到吧,老子现在却以这种方式玩弄着文若娴。


她老公周一蒙就在隔壁,但是她却在给老子服务,而且绝对比给周一蒙和李德柱服务时要卖力的多!


一想到这里,张大奎觉得更加舒服了。为了进一步加强报复,他还故意对文若娴说:“文老师,我看你现在好累啊,要不……咱俩换一换,你坐着我站着?”


两人进行到最后一步也有十几分钟了,文若娴还真是有些疲累。


她看了张大奎一眼,看到对方脸上满是“真诚”,心里竟还有些小感动,没想到这张傻子还挺懂得疼惜女人的。


可惜了,他是个傻子,如果他是正常人的话。就凭这么有料的本钱,肯定会有不少女人喜欢他。


文若娴甚至愿意和周一蒙离婚,然后嫁给张大奎,哪怕以后她工作养着张大奎都没问题,她心甘情愿这么做!


“没事的张大奎,我还能撑得住。”文若娴说着还擦了擦额头的汗。


不过张大奎却主动抱着她站了起来,在她惊讶的眼神中把她放到椅子上坐下,神色认真:“文老师你给我治病我已经很感激你了,不能再把你累着!”


文若娴惊讶过后不禁苦笑,就算是想让她休息下也没必要把她放椅子上吧?


“大奎,你要是想让文老师休息会呢,那咱们就换个地方,看到那边的垫子吗?待会文老师躺在上面,然后你趴在文老师身上,这样好不好?”文若娴谆谆诱导。


张大奎瞥了一眼,她说的垫子就是体育课上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用的垫子。


“没问题没问题!”张大奎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在想着,以前都是老子拿垫子让别人在上面做运动,现在终于轮到老子做运动了,还是跟全校最美的女老师文若娴一块做运动。


见张大奎这么快就领会自己的意思,文若娴很高兴,她步履蹒跚着走到垫子旁,一屁股坐到上面,随后缓缓躺下,再次撩起了自己的裙子

张大奎快步走来,正要趴到她身上时,文若娴却突然想到一件事,要是自己待会忍不住发出声来该怎么办?


正当她想阻止张大奎时,突然隔壁再次响起郎朗的读书声。


原来周一蒙觉得领读太累了,干脆直接让学生们大声读书,他自己则是坐在讲台上看他们读书。


这下文若娴也就不再阻止张大奎了:“张大奎,你跟着文老师的行动来,文老师待会对你的所有动作,你不要有抵触。”


得到张大奎肯定的回复后,没过多久文若娴就开始叫了一声。这会隔壁都在大声朗读,她的声音根本听不到。


张大奎也意识到这点,所以干脆正儿八经和文若娴战斗起来,而文若娴的轻语声也一直持续不断。


“慢点,慢点,张大奎,慢点”文若娴眉头紧皱痛苦道,张大奎主导自然比她来主导更好一些。


张大奎并没有理会文若娴的诉求,反而傻呵呵的说着:“文老师,我感觉这样可以更快治疗呢!”


见对方这么说,文若娴也就只好尽量咬紧牙关不叫出声来。可是等两人战斗到最后阶段时,她还是忍不住了,声音简直划破天际。


庆幸的是,这会隔壁班里还在大声朗读。周一蒙万万想不到,正是由于他这个错误的举动,才使得他不明不白又被戴了顶绿油油的帽子。


事毕,张大奎从文若娴身上起来,语气里带着惊喜:“文老师,真治疗好了哎!”


此时文若娴哪还有力气回答他,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但是她眼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从出生到现在,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跟这次相比,以前的经历简直什么都不是!


良久,等文若娴休息好,站起来整理好衣服。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媚意,眼前这个男人真是块宝啊。


她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和周一蒙离婚了,哪怕眼前这男人有点傻,可是却能让自己舒服,让自己体验什么是真正的女人。


不过她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两人保持现在的关系就不错,而且瞒着自己老公和张大奎这样,她自己也觉得非常刺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