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一对情侣躲疫情三天40次*学霸给学渣一边讲题一边做

更新时间:2020-10-19 13:39:33

夏洁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贴在徐强身上不断扭动摩擦着。



徐强没想到洁嫂竟然会这么强烈。



 文学

感觉到徐强的手后,夏洁的身体猛烈的打了个颤,嘴里发出几声陶醉的声音,哼哼唧唧的说道:“强子,好强子,快救救我吧……求你了……”



徐强刚刚躺在床上的那时候,就在渴望着能够有个女人让自己释放一下,此刻竟然是洁嫂主动送上门来,哪里还能受得了这样,呼吸急促的说道:“好,我给你,我现在就给你!”



一边说着,徐强想要抱起洁嫂回自己房间,但是手却被洁嫂按住,幽怨的看了徐强一眼:“咱们就在这里!”



“在……在这?”徐强惊愕的看着洁嫂,“徐平哥就在隔壁睡觉呢!这要是被他发现了咱俩这样,那就麻烦了!”徐强对下午在厨房的事情依旧心有余悸。



“他睡熟了,这次绝对不会醒的!”夏洁搂住徐强的脖子,轻轻在徐强的唇边拨撩了一下,挑衅的问,“难道你怕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徐强哪里能认怂,并且,徐强一想到徐平就在隔壁,自己却跟洁嫂这样,心里没来由的兴奋到了极点。



一低头,将嘴巴印了上去,呜呜的说着:“你都不怕,我怕啥!”



洁嫂感觉到徐强的热烈,眼神变得迷离起来,两手一带,将徐强按倒在沙发上,上身压在徐强的胸膛上呢喃道:“强子,快点……”



徐强不顾墙那边徐平的阵阵鼾声,两只手抱住了洁嫂纤细的蛮腰:“咱们一定别弄出太大的声响了!”



夏洁迷离的眼中尽是贪婪的光彩,而且老公徐平就在隔壁,这感觉,几乎让夏洁快要疯狂,贴着徐强的耳朵轻声说道:“强子,你的本钱太足,我要是实在没忍住叫出来的话,你可要赶快捂住我的嘴……”

说话间,夏洁感受着从徐强年轻精壮的胸膛,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男人的气息。

多少年来,她终于感受到了,一个健壮的男人的身体,是个什么滋味。

徐强就好像触电了一样,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

尽管洁嫂很肯定的说徐平不会醒过来,然而,当洁嫂趴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刻,徐强还是紧张的心脏狂跳。

但是,对洁嫂身体的渴望和期待,却远远超过了心中的恐惧,徐强有些僵硬的手,顺着洁嫂的腰肢,朝下缓缓滑动。

虽然徐强不是雏儿。

但是,也只跟林雪胆战心惊的弄过几回而已。

在跟林雪做的时候,林雪半推半就的并不是很配合,无法让徐强尽兴。

再说林雪也不让徐强乱摸,所以,徐强对女人的身体有着极大的好奇心和探索浴!

如今遇到了这样好的机会,徐强自然不肯错过!

夏洁的眼神迷离,这一刻,她只想酣畅淋漓的品味人与人之间的快乐之本。

因为徐强的家伙异常雄伟的缘故,夏洁此刻甚至比洞房的时候都要期待。

夏洁的那里,只有浅浅的地方是被徐平光顾过的,她期待,以徐强的强壮,能够抵达她的深处。

接着,两个人,再也忍不住了,开始疯狂了起来。

此刻,隔壁的鼾声依旧,徐强直到徐平依旧熟睡着,心里也没了顾虑,享受着夏洁带来的快乐。

“哎呦!……”

就在夏洁拿出来套,准备要大战一场时,隔壁的卧室里传来徐平的惊呼。

徐平突然的声音,吓得夏洁和徐强同时慌神。

夏洁更是两腿一颤,坐在了徐强的肚皮上,这一下坐的实在,疼得徐强也是哎呦一声大叫。

夏洁连忙捂住了徐强的嘴,徐强知道情况紧急,也只好忍着不敢发出声音。

侧耳倾听卧室里徐平的动静。

睡梦正酣的徐平随手一抓,摸到了砸在脸上的手机,一把丢在一边。

徐平揉了揉胖脸本来想继续睡的,却听到门外有男人也叫了一声。

加上觉得有些尿急,缓缓睁开了眼睛,打算起身出来看看,顺便放放水。

微眯着眼睛用脚划拉到拖鞋之后,徐平慢吞吞的起身朝房门走来。

听到了徐平懒散的脚步声,徐强顿时觉得手脚一凉。

“咋办?”徐强拉开洁嫂的手,一脸焦急。

“赶紧把我抱到你房间去,我现在两条腿有些发软!”夏洁也有些慌神。

她怎么也不明白,一向睡觉很沉的徐平怎么就突然醒了。

徐强也不敢犹豫,抱起夏洁就朝自己房间跑。

这下可把夏洁给舒服坏了,两条腿盘在徐强的腰上,跟徐强不断的接触。

让夏洁忍不住的想要大叫,不得已之下,一口咬在了徐强的肩膀上,才没有叫出声音来。

徐强一阵吃疼,却不敢吭声,三步并作两步,进了自己的房间,轻轻把房门反锁上。

徐强来到房间,把洁嫂放在床上立刻进入战斗,却被洁嫂死死的抱住脖子,洁嫂的身体微微泛红,呼吸急促,竟然在刚刚的刺.激下,达到了巅峰。

“强子,别动,就这么抱着我!”夏洁声音柔弱,带着央求。

徐强也是想要的厉害,可是心里担心徐平会过来听到声音,又加上洁嫂的央求,只能怜香惜玉的没有强行来。

双手托住了洁嫂丰腴弹滑的臀,让洁嫂依偎在自己的肩膀上回味美好……

“强子,睡觉了吗?”没多久,放完水的徐平敲响了徐强的房门。

徐强低头看了看夏洁,夏洁朝徐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徐强不要回答,徐强点点头。

几秒钟之后,门外传来徐平离开的懒散脚步声,隐约还能听到徐平嘟囔着“真是怪事了……”之类的话。

听到徐平关门的声音,夏洁抿嘴一笑,在徐强耳边呢喃着称赞:“强子,你真是个好男人!”

“还好呢,我的心都快蹦出嗓子来了!”徐强庆幸自己忍住了心中的渴望。

“我都感觉到了!”夏洁软绵绵的手指在徐强的胸膛上划了一下,“它就在这使劲儿的跳呢,放我下来吧,你身上都累出汗了。”

“洁嫂,平哥看你不在房间,一定会找你的吧?”徐强试探着问。

言外之意是想知道今天还能不能跟洁嫂那个一下了?一边等着洁嫂的回答,一边轻轻的把洁嫂放在了床上。

夏洁惋惜的点点头,有些失落的说道:“真是好事多磨啊,强子,你是个宝,能让女人幸福死的宝,等徐平出差了,我一定要好好的稀罕稀罕你!”

夏洁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徐强,眼神中是无尽的柔情惬意,配上那刚刚达到而显得格外红润的脸颊,真是美到让人窒息。

徐强距离洁嫂很近,但是已经得到了洁嫂的回答,知道今天跟洁嫂的好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好在洁嫂的话,让徐强吃了一颗定心丸,知道洁嫂对他是非常满意的。

“我随时恭候。”徐强低下头,在夏洁潮红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你想好怎么跟平哥解释了?”

夏洁低头沉思片刻,然后仰头,说道:“没啥好解释的,谁让他自己不行事儿呢?”

说完,将脸贴在徐强的胸口沉默了几分钟,然后起身整理好衣服,蹑手蹑脚的离开。

徐强从洁嫂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悲凉感觉,心想,难道男人那方面不行,会让女人这么伤心么?

还是因为洁嫂本身的需求太大,才会衍变成这样的结果?

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徐强来说过于复杂,又不能求助于别人,想的头疼,索性也就不去想了。

反正洁嫂是被自己征服了,只要等着徐平出差,就能……

徐强的嘴角高高扬起,美滋滋的将套子取下,装进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丢进垃圾桶,倒在床上睡觉了。

夏洁离开徐强的房间,先是到浴室清洗了一下,然后才回了房间。

徐平没见到夏洁,自然没有立刻睡觉,躺在床上摆弄手机。

见到夏洁归来,皱了下眉头,问道:“大晚上的,你去哪了?打你电话也不接。”

夏洁拿出手机,假装惊讶的说道:“哎呀,我手机静音了,老公,你怎么醒了呢?”

“睡觉的时候被手机砸醒了,你别转移话题,我把家里都找遍了,你刚才去哪了?”徐平看了夏洁一眼。

显然是对夏洁突然转移话题有些不满。

“我还能去哪?去外面的走廊‘吹风’了呗!”

夏洁微微低头,一副害羞表情:“本来还想跟你再来一次的,你倒在床上就睡了,我怕影响到你休息,在家里又怕被强子看到,只能到外面走廊里了。”

夏洁嘴里说的“吹风”,其实是跟徐平的暗号,意思是自己去外面走廊里自我解决需求了。

徐平瞥了瞥嘴:“一猜你就是去干那事了,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再去走廊里那样了么?万一被邻居或者其他人看到怎么办?”

“大家都乘电梯的,大半夜的,谁会没事到步行梯的走廊里呢?再说我很小心,听到一点声音,就会躲起来的。”

夏洁早就想好了用这个借口搪塞徐平,说完之后,娇滴滴的说道:

“老公,我是不是那方面的需求太大了啊?我以后会克制一下自己的。”

“算了,这也不能都怪你,谁让我没办法满足你呢,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以后想的话,就在卧室就行了,我睡觉不怕吵的。”

徐平没有过于追究,微微叹了口气,将夏洁揽入怀中。

说话的时候,徐平嘴角无自觉的向上扬了扬,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夏洁,说道:

“老婆,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女人需求大,但是,我不在家的这几天,你可得自己把握好分寸,想的话,自己晚上解决一下就行!”

夏洁睁眼看着徐平,委屈的说道:“老公,你说什么呢?我知道你担心我让你头顶添色,不过你放心,我绝对的下班就回家,家里有强子盯着我,你总该放心了吧!”

徐平笑了笑,在夏洁的脸上亲了一口:“我当然相信我老婆了,只是你这么漂亮,我总担心你在外边被坏人骗了。”

夏洁嗤笑一声:“得了吧,你就是最会骗我的坏人,赶紧睡觉吧,明早还上班呢。”

说完,夏洁翻身转到另一侧,关掉床头灯,微笑着闭上了眼。

夏洁的脑海中,都是跟徐强在一起的紧张又赤鸡的画面。

直到此刻,夏洁才真正的意识到,那些姐妹们整天说的姓乃快乐之本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早,徐平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

徐平懒洋洋的接了电话,听到电话里面的声音之后,整个人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坐了起来。

朝着电话那头非常谨慎的说道:“好,好,我马上就来,马上!”

徐平的举动把还在熟睡的夏洁吵醒,询问徐平,徐平只说是公司有急事,然后穿了衣服就匆匆离开了。

徐平出门之后,夏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再也睡不着,心念一动,起身悄悄来到了徐强的房间。

此刻的徐强正摆成了个“太”字睡得正香,身上的被子也被提到了一边。

因为一柱冲天的原因,“太”字的那一点,格外的明显。

夏洁目光锁定在了徐强那突兀的位置,喉咙不由得动了一下。

脸上露出贪婪的笑容,朝徐强的床上慢慢爬了上去,她听别人说过,男人清早一柱的时候,会比平时更厉害!

昨天晚上只是跟徐强摩擦了几下,都能够上天,夏洁心想,如果趁着这时候来一次的话,那还不得飞上九重天啊?

夏洁因为家庭和工作的原因,往日里接触的男人并不多,更别说是像徐强这么帅气健壮的小鲜肉了。

所谓秀色可餐,这个成语不光适用于男人看女人,也同样适合女人看男人。

缓缓爬上徐强的床,盯着徐强欣赏了一阵,看得夏洁浑身燥热起来。

撩开徐强的被子,将一条修长白嫩的大腿搭在了徐强的身上,轻轻摩擦着。

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将夏洁抱住。

“洁嫂,这天还没亮透呢,你就忍不住了?”

其实徐强早在夏洁爬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就发觉了,当睡眼惺忪中见到是洁嫂,也就继续装睡。

想要看看洁嫂是不是又忍不住想要跟自己那个了,结果不出所料。

“哎呀,强子,你醒了怎么不早说,吓了我一跳!”夏洁被徐强突然抱住,吓得花容失色。

快要摸到徐强那里的手,也吓得缩了回来。

徐强笑了笑,说道:“洁嫂你大早上偷跑到我床上都不怕被徐平哥发现,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别胡说,我可不是偷跑过来的,徐平一大早就去公司了,所以,我可是正大光明过来的!”夏洁皱了下鼻子。

刚刚真的是被徐强吓到了,伸手在徐强的大腿根拧了一下,顺带着也摸了一把徐强傲人的资本。

“哎呦,洁嫂,我错了!求饶过!”徐强怪叫着,心中可是一阵欢喜,被洁嫂那细嫩温软的小手摸着,别提有多舒坦了。

“光嘴上说可不行,错了就要受惩罚,想要免去皮肉之苦倒也不难……”夏洁娇媚的卖着关子,竟然焕发出少女情怀。

学起了宫廷剧里娘娘的腔调:“不过,你得将功补过,伺候好本宫……”

徐强嘿嘿一笑,很是配合的说道:“小的知错,愿意将功补过!”

说着,徐强翻身,将洁嫂压在下面,就想开弄。

只不过刚开始主动的夏洁,此刻手机却是响了,接听了之后,夏洁就是推开了徐强:

“看你猴急的,现在我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等徐平出差之后,咱俩再好好玩玩,你再睡了回笼觉吧,我去上班了。”

徐强虽说有些失落,但是想着,下面还有机会,也就同意了。

夏洁离开徐强的房间,到浴室冲洗了一下,然后精心的捯饬了一番,换了衣服上班去了。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夏洁出门的时候,不自觉的哼起了小曲儿……

然而,就在夏洁进入电梯不久,徐平那发福的身影,却出现在步行楼梯的转角处!

他眯缝着那双小眼睛,手上拿着手机,朝家门走去。

此刻的徐强依旧躺在床上,听见房门有声音,连忙坐起来探头看向门口。

见到进来的人竟然是徐平,心中不由得一阵心虚。

“平……平哥,你不是一大早就去公司了么?”

“哎呦,强子,你这连被窝都没出,家里事儿就全都知道,看来夏洁还真是汇报及时啊!”

徐平一样怪气的说了一句,脸色一沉,迈步朝屋内走。

见到徐平如此反应,徐强才发觉过来是自己说漏了嘴!

夏洁天刚蒙蒙亮就跑来徐强房间了,那就证明,徐平天不亮就出门了。

那个时间段,徐强还躺在床上睡觉,当然不可能知道徐平离开的事情的。

可是人家徐平出门的时候,明显的徐强是不知道的,所以,徐强一句话,立刻暴露了自己早上跟夏洁说过话!

徐强不禁一阵脊背发寒,连忙解释道:“那个……平哥,是洁嫂上班的时候,在我门口……”

“哼……强子,你也不用演戏了,我老婆的服务还不错吧?”徐平来到徐强身边,打断徐强的解释,阴森森的笑着说道。

“呃……”徐强一阵语塞,心想人徐平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那就是证明徐平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不然的话,没必要一大早上的就来自己房间,还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平哥……你……我……”

徐强的脸色有些发白,已经感觉到额头已经微微有汗珠渗出。

他心想,难道真的被徐平发现了自己跟夏洁的事情了?如果真的被发现了,自己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什么你呀,我的?”徐平一把将手上的手机丢在徐强面前,“自己看开欣赏一下吧,免得觉得我这人无中生有!”

徐平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徐强下意识的看向徐平的手机,当徐强看清屏幕上的画面之后,脸色顿时变得如同白蜡烛一样!

屏幕里面是个播放器,视频是暂停的,定格的画面中,是光着身体的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夏洁!

因为图像清晰,能够清楚的看到夏洁那一脸陶醉的模样。

图像的背景,正是徐强的房间墙壁,因为角度问题,画面中并没有看到徐强的脸。

然而,对于徐强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

夏洁的这个表情,徐强自然是印象深的,根据拍摄的角度,徐强立刻抬头去看棚顶。

就在卧室氛围灯的旁边,有一个极难察觉的红点在有节奏的忽闪着。

“你有远程监控?”徐强一脸惊愕,他没想到,徐平竟然在自己的房间里也安装了监控。

而且是如此隐秘的可以远程操控的袖珍监控!

“这个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是每天晚上都通过监控偷看我跟夏洁么?难道你就没想到,你自己的房间也有监控?我房间里面的监控可是关闭着的,所以,每次你远程启动,我就能发现,而且,我的云盘里也有监控备份!”平语气中带着戏谑。

徐强没想到,自己用偷看徐平和洁嫂的事情,竟然被发现了。

顿时,脸色由白变红,盯着手机屏幕,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徐平见到徐强脸色变化,额头出汗的模样,很是满意的冷哼一声:“别愣着啊,点开看看,效果很不错,我都克制不住的看了两遍呢!”

“平哥……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鬼迷心窍了!”徐强拿着手机,一边说着,一边想着要把视频删除,来个毁灭证据。

徐平却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模样,扬着嘴角,看着徐强的动作:

“如果你现在把我手机里面的视频删掉的话,我保证你,下一刻林雪就会收到一份同样的视频文件!”

“强子,你以为我上学上的少,对这些高科技就不懂是么?不瞒你说,我来临江市,最开始就是在电子城发传单拉顾客糊口的。”

“后来又跟着装监控的老板干工程,干了十几年,才混到了现在这样的境地,电脑方面的能耐我可能不如你全面,但是,只要是跟监控沾边的,恐怕十个现在的你,也不如我呢!”

徐强拿着手机,手指哆嗦了几下,然后将手机老老实实的还给徐平,心里那叫一个惶恐不安。

“平哥,我真的错了,只要你肯原谅我这一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千万别把这种事情告诉林雪,更不能让我爸妈知道,不然,我这以后真的没法做人了!”

徐强急得眼圈通红,老家农村人的思想还是相当守旧落后的,如果这种事情传回老家那边,爹妈那还不被气死了?徐强想想都害怕!

更何况,自己住在人家徐平家白吃白住,这些事情家里父母和徐平的爹妈都是知道的。

自己现在还跟洁嫂勾搭,那不是白眼狼么?

此刻的徐强,心中真是悔恨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哪还有脸看徐平?

将头深深的低下,嘴里不断的跟徐平道歉,骂自己不是东西,猪狗不如。

见到徐强如此心虚,徐平眯了眯眼睛,知道徐强是真的害怕了,这正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看着徐强自我忏悔了片刻,徐平惆怅的叹了口气,说道:

“强子,我一直把你当我亲弟弟对待,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对你的厉害,哎……算了,那当哥的就求你帮个忙,只要你答应我,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徐强就好像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刻抬头看向徐平,眼中放着光彩:

“答应,平哥,别说是一件事情,就是十件事情,只要我徐强能办得到,一定不含糊!”

“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并不难,既然你答应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徐平顿了顿,继续说道:“趁着我出差这段时间,你要让夏洁怀上孩子!”

徐强难以置信的看着徐平,瞳孔渐渐放大。

而徐平,脸上的愤懑却渐渐舒缓,露出平静切认真的神色。

“平哥……你……你别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要不,我现在就收拾行李,卷铺盖滚蛋!”

徐强觉得自己的后背冒凉风,他觉得徐平是被气疯了,如果不赶快让徐平恢复正常的话,这件事情,肯定是要闹大的。

“强子,你这是干啥啊,你这个年纪,犯错误也是难免的,谁年轻的时候不走些弯路呢?”

“再说了,你是我弟弟,俗话说,兄弟如手足,我总不能因为这事儿,就跟你断了感情吧?”徐平说着,坐在了徐强的床上,语气平淡。

徐强心里打鼓,这种事情,咋还能是小事呢?

如果是发生在老家,都有可能闹出人命的,怎么可能像徐平说的这样。

别说只是发小,就算是亲兄弟,小叔子勾搭嫂子,那也得闹掰!

徐平显然看出了徐强的心思,伸手拍了拍徐强的肩膀,语气诚恳的说道:

“强子,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觉得我受了打击脑子不清楚,但是,我跟你保证,我现在清楚的很。”

“这么跟你说吧,从发现你偷偷操控我房间的监控摄像头,我就已经想到了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那个时候,我就有了让你帮我生个娃的打算!”

徐强皱了皱眉头,怔怔的看着徐平,依旧是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

徐平笑了笑:“强子,你是聪明人,你想想,如果我真想把你咋地,早就在你偷看我给你洁嫂那个的时候就跟你闹翻了,夏洁晚上自己弄的那些事情哪能给别的男人看呢?你说是不是?”

徐强点点头,徐平这话说的确实没错,洁嫂自娱自乐的场面,真的是太火爆了。

而且正对着摄像头的下面,那画面被看到,跟被别的男人给那个了还真没啥却别,甚至还要更耻辱。

脑子里想到了洁嫂自己弄的场面,徐强脸上又是一热,跟觉得心中愧疚,将头低下,说道:“平哥……我对不起你!”

“哎,这个没啥对得起对不起的,事情发展到这样田地,我也脱不了责任,你应该也知道了,我那方面不行,夏洁根本得不到满足,她没出去给我乱搞,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但是,你洁嫂长得漂亮,给我戴绿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啊,强子,哥不怨你,我只怪自己身体不行!”

“平哥……你……你真这么想的?”徐强听了徐平说了这么多,心里已然有几分信了。

“不然呢?”徐平笑了笑。

“那……你说让我帮你的忙?也是认真的?”

“嗯!”徐平点点头,“强子,你也知道的,我跟夏洁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但是还没有孩子,我爸妈整天催我,可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你想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总得让老两口活着的时候抱上孙子不是?”

徐强觉着徐平这话说的有道理,但是,让他帮忙播种,这种事情,这是太难为情了。

帮着出主意说道:“平哥,现在医学发达,你可以去医院做人工受孕啊,这样岂不是更好一些?”

“这个办法我早就想过了,但是,我去医院检查过,我的种儿成活率太低,根本不行,就算做,也要用别人的。”

“这事我一直瞒着夏洁,她只知道我身体不好,但是并不知道我不能生,强子,男人都要个面子,所以,这件事情,我想来想去,只能求你帮忙了。”

徐平讲述自己情况的时候,脸上尽是痛苦,让徐强不禁心中为难。

“强子,我知道突然跟你说这个,你肯定一时间无法接受,可你得替哥哥想想是不,况且你洁嫂也挺喜欢你的,你不是也想跟她那个么?”

“以前你肯定会担心我发现,现在我都表态了,你们完全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一起,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只要你做的时候,别采取什么措施就行啦,是不是很简单?”

“可是……平哥,我总感觉怪怪的,毕竟洁嫂是你老婆,我……我实在是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儿!”

徐强听了徐平的诉求,不免新生恻隐,态度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强子,我能理解,但是,就算我不让你帮忙,等我明天一走,你跟夏洁还不是要搞在一起?”

“你也不用有心里负担,就当是做好事了,现在城里代孕都成了一种职业了,你也要开放一下思维才行。”徐平诱导之后话锋一转。

“我可是有言在先的,你帮我这个忙,我才不追究你们勾搭的事情,你想想,万一你和夏洁的事情传回老家那里,会是啥后果?”

“我大不了把我爹妈接来城里,你爹妈咋办呢?你总不想咱俩就此闹翻吧?”

徐平的旁敲侧击果然奏效,徐强立刻又心虚起来,心中的天平再次有了一些倾斜。

徐强眼神的变化,立刻被徐平抓住,继续说道:“这样吧,强子,我也不让你白帮忙,只要你帮我这个忙,事成之后,我就给你两万块的辛苦费。”

“我这样,也算是对你够义气了,一边是拿着钱继续跟我做兄弟,一边是一分钱拿不到,跟我闹掰灰溜溜的回老家,怎么选择,就看你了!”

两万块,对于徐强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数目。

当然,如果仅仅是因为钱,徐强会果断拒绝,但是,现在被徐平抓了把柄,徐强思来想去,最后选择了妥协。

“那……那我就试试看……不过,平哥,咱们有言在先,我愿意帮你这个忙,但是,如果洁嫂她不同意,那我就没办法了,你可不能怪我!”

“放心吧,你们俩就水到渠成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她怎么会不同意呢?”

“当然,你可不能把咱俩这个约定告诉夏洁,不然她一定得跟我翻脸,只要记住,做的时候,别采取措施就行!”

徐强想了想:“还有……如果真成了,我不要两万,我就要三千块,够我出去租个房子就行!”

徐强坚定的看着徐平:“还有,你要当着我的面,把刚才视频的所有备份都彻底销毁!”

“行,只要你帮了哥哥这个大忙,其他的,哥都听你的!”徐平拍了拍徐强的肩膀,继续说道:

“那我一会就收拾行李,今晚就不回来了,你可千万别放不开,一定把你洁嫂给弄舒服了,也让她尝尝男人啥滋味!”

“好啦,强子,时间不早了,我单位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好好准备准备吧,我们再联系!”

说完之后,徐平起身离开,走出房门的时候,脸上露出莫名的得意表情。

徐强呆呆的坐在床上,有一种像是做梦的感觉,直到徐平将他的房门关上,他脸上依旧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方夜谭一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