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老头强奷到爽小说_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更新时间:2020-10-19 13:43:31

小龙额头汗水狂飙,由于刚才一心想教训东霸天,他竟在娜姐的眼皮底下跑出玉米地,娜姐肯定认为,小龙和那些混子是一伙的,也是来欺负“她”的。


现在被她误会,而东霸天也在,他不好解释,更不能听娜姐的话停下奔跑的脚步,否则,东霸天会认他出来,会在瞬间恍然大悟“假戏真唱”悲剧的罪魁祸首。


于是,小龙硬着头皮,装作没听见,跟着一溜烟跑了。


“小龙—!”夏春娜的声音好像都变了,变得嘶声竭底,她对小龙又气又恨。


原先觉得他虽然淘气,但本性不坏,可今天,她算是明白了,这小子一肚子坏水,竟然打起她的注意了。


 文学

夏春娜的误解,让小龙陷入尴尬的境地。


“你没吓着吧,对不起,都是我没用!”东霸天一瘸一拐地走到夏春娜身后,佯装很惭愧的样子说。


夏春娜转身露出一张感激和内疚的尴尬笑容,“你不要这么说,都是因为我你才弄成这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的伤怎么样,走,我骑电动带你去门诊看看吧!”


“没事,还是我自己去吧!”东霸天欲擒故纵。


“哎呀,到这个份上你还客气啥,走吧!”夏春娜伸出手臂搀扶上了东霸天的胳膊,美女的温热香气传来,让东霸天一阵激动。


夏春娜载着东霸天向东风乡镇南街的门诊赶去。


一路上,夏春娜没有说话,并且开电动车的速度极快,打到最快速度。


东霸天倒会察颜悦色,在身后问道:“夏老师,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对对,也难怪,出现这种事情,心情不好我很理解!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对别人说的!”


“你误会了,刘文东,我是在生一个学生的气,今天从玉米地里蹿出来堵截我的那群混子中,竟然有我的学生,我真的很痛心!很生气!”


“你的学生?不可能吧?”东霸天暗中寻思,“你的学生中只有王小涛跟我混,而王小涛还在县医院养伤呢,说实话,老子根本不想让学生跟我混,年龄小,又不敢打,无奈王小涛舍得花钱上供,没办法,看在钱的面子上就收留他啦!”


“是小龙,我看见他了!”夏春娜无意中的说出,却让东霸天彻底醒悟了,“他姥姥的,原来是把王小涛打进医院的那个小龙,妈的,竟是他,这孩子我第次一看见他,就觉得不是省油的灯,果然没猜错!靠,原来假戏真唱的悲剧是他挑起的啊,妈的,他怎么混到我兄弟当中了?靠,等老子伤好后,一定废了他!”


小龙走在去篱笆村的路上猛打喷嚏,“妈了个比的,谁在说我!”


现在遭到娜姐误会,明天上学,她一定会把他叫道办公室批评质问。


娜姐现在被东霸天那个老狐狸迷惑,即使小龙说出真相,恐怕娜姐也不信,怎么办?


小龙走了一段路,觉得太慢,就跑步而行。


身后突然传来刺耳的铃声。


小龙一扭头,看见娜姐骑着电动车跟在身后,一双水灵的眼睛里含着熊熊大火。


把东霸天送到门诊所,夏春娜便心急火燎地往家赶,她必须把小龙的问题搞清楚。


“嘿嘿,娜娜姐好!”小龙知趣地打招呼,“娜姐你累了吧,来,我骑电动车带你一程吧!”


明明想坐别人的电动车,却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夏春娜不禁冷脸骂了一句:“真无赖”


“嘿嘿,娜姐怎么了这是?难道有人欺负你了?”小龙明知故问。


“小龙,我问你,你为什么和那群混子藏在玉米地里堵截我,然后还殴打救我的那个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夏春娜把电动车停下,双脚支地,严厉质问。


“娜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玉米地,什么混子,我都糊涂了!”小龙死不承认,还做迷糊的样子想蒙骗过关!


“你少装蒜!做了为什么不敢承认?你太让我失望了小龙,以后你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你爱干啥坏事干啥坏事,一切统统和我夏春娜无关!我能力有限,管不了你这种学生!”娜姐说这一席话的时候带着生气的情绪,很明显,她到底是很关心小龙的。


“娜姐——!”小龙不管娜姐相信与否,决定要说出东霸天的阴谋。


可就在这时,夏春娜突然愤怒地来了一句中西相结合的话,“以后别再叫我娜姐!”然后,她骑上电动车,绝尘而去!


“娜姐——,你误会我了!”小龙的解释被风吹散,丢在风里!

这天放学,小龙走出学校大门。


他下了油漆马路,走在通往篱笆村的乡间小路上,两边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从里面透着成熟玉米之香和各种草香。


突然,身后有人一脚踹到小龙屁股上,把他踹了个趔趄。


“妈了个比的!”小龙站定,转身,入眼之处是一脸狰狞的东霸天刘文东。


他虽然表情狰狞,但整体看上去白白净净,还带着一副眼镜,俨然像个知识分子。


上次小龙潜入东霸天兄弟内部,教唆大家假戏真唱,对东霸天下狠手,破坏他的计划。


东霸天怀恨在心,但考虑到被兄弟们打得不轻,便调养了几天,身体刚好,他便来找小龙寻仇了!


在身经百战并且是长胜将军的东霸天看来,教训一个中学生,那是绰绰有余,无需带兄弟们过来,免得大动干戈,造成不良的影响。


再说,他目前一心想着把极品美女老师夏春娜泡到手,也收敛了很多,千万不能让她知道他是社会混子,否则,泡她是难上加难,除非是霸王硬上弓。


不过真要这么做,东霸天感觉十分丢人,在他看来,霸王硬上弓的方法是下下策,说明自己没魅力,不讨女人喜欢,那简直太丢人,他才不干!


小龙刚站定,东霸天又忽地奔来,一把抓住小龙的衣领,低声说,“小瘪三,跟我斗,你还嫩呢!”把拳头攥得咯吱响,就要挥拳砸小龙脸面,与此同时,小龙也将毫不示弱地挥拳还击。


千钧一发的时刻,却听见身后传来夏春娜的声音,“小龙,你又想打人了!”


东霸天一听是夏春娜的声音,赶紧松开拳头,正义凛然地道:“你打,小小年纪就喜欢打架,你简直没救了!”


小龙看到东霸天这一副恶心的嘴脸怒火中烧,反正早被娜姐误解了,也不在乎再被她误解一次!


妈了个比的,你东霸天不还手装好人,那么装好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砰——!”小龙一拳砸来,把东霸天砸了一个侧身趔趄,鼻子里鲜血瞬时蜂拥而出。


东霸天心里那个憋屈的呀,几乎是在呐喊,“靠!为了泡妞老子第一次被人打得这么惨,还不能还手!妈的,这个代价老子不能白付出。


看到小龙打人,夏春娜从电动车上下来,停靠在路边,跑上去,看见受伤者是东霸天刘文东,赶紧跑过去搀扶着他,关心地问:“刘文东,你怎么样!小龙这孩子太坏了!”


“夏老师,没事,我没事,你也别太怪他,毕竟是个孩子吗,做为班主任千万别放弃任何一个学生啊!”东霸天假惺惺地为小龙辩解。


夏春娜对他的好感又增添几分,然后赶紧掏出纸巾,亲昵地给他擦鼻血。


而东霸天的目光却不老实起来。


擦拭完后,夏春娜直奔小龙,小龙知道她想干什么,身为嫂子的好姐妹,夏春娜就想替白兰教训这个“败家孩子”。


小龙果然没猜错,她扬起巴掌就恨铁不成钢地要打小龙一耳光,小龙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打来巴掌的手腕。


“怎么,你还想打娜姐吗?放开我!”夏春娜完全是一个家长的身份在教训小龙。


小龙不服,知道怎么解释也没用,她现在被所谓的爱情好感冲昏了头脑,智力下降!


小龙一放开夏春娜,她便插着柳腰,一副非常劲爆泼辣的美女模样教训道:“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还像个学生吗?


小龙知道娜姐是真心为他好,也不反驳,不动声色地问:“你说完了吗,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看到小龙无丝毫悔改之意,夏春娜叫道:“没有,我还没说完呢,今天你打架,又是为什么?人家刘文东和你是有冤呢还是有仇,你就出手这么狠,你知道吗,刚才人家还说不让我怪你呢!小龙,你醒醒好吧?别执迷不悟了!”


东霸天怕小龙说出真相,便灵机一动,走上去,拉着夏春娜的胳膊,“夏老师,算了!咱们走吧!小龙还是个孩子,慢慢来”


“不能这么算了,不让这孩子尝点苦头他是不会知道错的”夏春娜温柔地对刘文东说,潜意识里在关心他。


然后又对着小龙道:“你知道打人的后果吗?如果我现在叫派出所的过来,你有话说吗?过来给刘文东道个歉,这事就算了!”


夏春娜本意是想吓吓小龙,想让他认个错。


但是,小龙听起来就很刺耳,再看看东霸天刘文东一副充好人恶心的嘴脸,小龙火冒三丈,指着东霸天骂道:“妈了个比的,刘文东,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别在我面前一个样,在娜姐面前一个样!”


“小龙,你疯了!”夏春娜气得头都大了,第一次,她遇见一个巨难管的学生!


“小龙,我刘文东也是有尊严的,你打了我,我不怪你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在这里侮辱我的人格!好,好!很好!”


小龙看见他俩彼此心生爱慕和好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压下怒火,也学着东霸天的样子不动声色地一笑而过。


“刘文东,小龙打你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今天我要和他新账旧账一起算!做为他的班主任,我没管理好他,我有责任,但是他现在出手打人,就算我们原谅他,但派出所也不会原谅他!”


夏春娜决定和东霸天去趟派出所报警!


派出所就设在春风乡南街!


农村人大都法律意识淡薄,打架在大家看来是小事,但夏春娜却是师范学院毕业的大学生。


此可她被爱情的好感冲昏头,竟然不知道顾及小龙的前途了。


如果去派出所,留个案底,那么小龙这一生就要毁在夏春娜手里!


小龙不相信娜姐会这么绝情,他还以为她只不过是吓吓他罢了!


下午第一节是历史课。小龙依旧没有感到“危险”的到来。


这时,三二班门口出现两名警察打断历史老师的讲课!

历史老师看到有警察来,停止讲课,上前询问,听这两名警察说,有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拿着把菜刀到处砍人,说要把三中的学生杀光,一三班已经被砍伤两个了,但那傻子尚未被警察缉拿住,目前就藏在学校,让大家注意防范!


说完以后,两名警察继续在学校里巡逻。


历史老师小心地把教室门关上,心跳加速了,但为了不让大家害怕,她不想把这个骇人听闻的坏消息告诉大家,怕引起慌乱,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讲课。


不过,这可害苦了小龙,他还以为警察是来找他的呢!


夏春娜为爱情冲昏头,降低智商,决定和东霸天一起去派出所。


但东霸天死活不去,他已经因为打架去过好几次了,警察都认识他,他去了不就把自己给出卖了。


东霸天费尽口舌劝说夏春娜,还说去报案对小龙以后的影响会有多大。


夏春娜被他说的恍然大悟,如梦初醒,她不肯原谅自己的拍拍额头,“我这真是糊涂了!”


然后她拿好感的目光看着东霸天,心里悸动地想:“他是个不错的人!”也许单身太久,她怦然心动!


小龙担心了半堂课,直到下课时看到两名警察摁住一个拿着菜刀的精神病时,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放学时,小龙步行到学校门时,小龙看见一个帅男,拿着一把小刀,在众目睽睽之下拦截住王雪,“你答应我吗?”


“麻烦你让开好不好?我说过多少次了,不答应,我不答应!”王雪被他五次三番纠缠,现在已经开始烦他了。


王雪话音一落,该男生就拿着小刀在本来就已经血痕斑驳的胳膊上又划出一道重痕。


王雪吓得不敢去看。


“你是铁石心肠吗?你忍心看到我为你受这么多伤吗?”


该帅男忽然话题一转,伤心地笑道,“哦,我知道了,你是喜欢你们三二班的小龙对不对?呵呵”帅男干笑两声,“难道你不知道吗?小龙是你们班主任的小男人,你醒醒吧小雪,你和小龙是不可能的!”


“妈了个比的,竟然侮辱娜姐!”小龙握紧拳头,怒火中烧,挤出人群,“喂,你别他妈乱说,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你别侮辱我们班主任!”


“呀?你在呀,难道不是吗?”该帅男见自己的情敌突然冒了出来,出于嫉妒王雪对他的好,就肆无忌惮起来!


“你再说一句!”小龙一把抓住了该帅男的衣领,险些要把他提起来!


“小龙?”王雪看见小龙,眼睛一亮,眉眼带笑的跑过去,拽拽小龙的胳膊,“好了小龙,你可别再打架了,走吧,我骑车送你回家!”


该帅男看到王雪对小龙亲昵至极的样子,醋意大发,所谓先下手为强,他握紧拳头,不由分说就朝小龙鼻子上砸来!


看到拳头袭来的与此同时,小龙快速侧身,拳头和小龙鼻尖摩擦而过,酸疼酸疼的,想流泪!


小龙懊恼起来,“妈了个比的,本来想饶了你,你却得寸进尺!”想到这里,小龙右臂弯紧紧勒住帅男的脖子,把他放倒在地,然后对着他的屁股一阵猛踢。


踢到帅男疼得忍不住求饶,小龙却依旧不肯放过他。


小龙有个原则,如果是他自己先动手打别人,象征性地打两下也就算了,如果是别人先动手打他,那么对不起,他不报复到爽快是不会罢休的。


所以,帅男尽管苦苦求饶,小龙仿佛没有听见,不停地踹帅男的屁股!


“小龙,别打了!你不累吗?走吧!”王雪担心的不是帅男的伤势,而是怕小龙累着。


于是,小龙就停止脚踢,站在蜷缩在地上抱头呲牙裂嘴的帅男面前,说道:“如果你再乱说话,我见一次打一次!”


然后,小龙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身后传来一阵王雪推着单车追小龙的脚步声,“喂,小龙,等等我啊!”


看到校花地追着小龙倒贴的情景,在场男生无不羡慕嫉妒恨。


甚至这段时间,很多男生纷纷效仿小龙,可惜的是,虽然装酷,却没有校花倒贴,显得索然无味,丢人现眼!


小龙骑单车,王雪坐后,双手环抱着他的虎腰,一路朝篱笆村进发。


到了村头,小龙下车,王雪想跟着小龙去他家里玩一会,小龙不让她去,王雪只好乖乖地骑车回去了!


小龙还没到家里,就连打喷嚏,走进家门时,嗅到土豆炖鸡块的香味,“哇,嫂子,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小龙走到厨房,愣住了。


一个女人系着围裙背对着小龙在炒菜,这个背影不是嫂子的!


对,是娜姐!她怎么来了?还在我家厨房忙碌做饭?嫂子呢?


这时,娜姐转过身来,看见小龙,脸一沉,“你还知道回家啊,快点把鸡蛋给我打喽,我要做番茄炒蛋!”


小龙被弄糊涂了,娜姐怎么跑到他家出厨房做饭?


“等等,娜姐,你怎么——?”小龙话未说完,夏春娜就泼辣地说道:“问那么多干嘛,快点打鸡蛋啊!”


|“哦!”小龙应了一声,不情愿地打起鸡蛋来。


“娜姐,嫂子呢?”小龙问。


“你嫂子在堂屋呢,今天我到你家吃饭,欢迎不!”娜姐心直口快地问。


“嘿嘿,我不敢说不欢迎!”小龙打趣说。


“死小龙!不欢迎也得欢迎!”夏春娜和白兰是很要好的朋友,她们曾经是高中同学。


看着娜姐忙碌的身影,小龙眼神迷离起来,娜姐做饭的样子很迷人,有种说不出的现代女性的风韵。


于是,小龙忍不住说了一句,“娜姐,虽然你很烦,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刘文东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是社会混子,他还结——!”


婚字尚未说出口,夏春娜就停下手中炒菜的铲子,“小龙,不许你胡说八道!刘文东是个很正直的人,你才是个混子呢!你出手伤了人家,人家都不跟你计较,你倒说起人家的坏话了,对了,知道我今天为啥要来这吗?我就是来向你嫂子告状的!”

“娜姐,你真被他骗了,他真是一混子,还是个混子头儿!”小龙多么希望娜姐能听他一句良言。


但夏春娜不但不听,反而把手中炒菜的小铲子放到灶台上,双手叉腰地教训小龙道:“谁是混子,难道我还不知道?你才是混子咧!人家东霸天是本科毕业生,过几天就要去县城上班了!”


小龙发现,娜姐一提起东霸天,双眸中就带着好感和某种期待的憧憬,小龙知道,她喜欢上他了。


小龙心中醋意大发,娜姐是他小龙的,说都不能跟他抢!于是酸溜溜地说,“我是混子,我敢承认,刘文东是混子,他敢承认吗?娜姐,你知道吗?刘文东有个响亮霸道的外号,叫东霸天!可见还是一个大混子啊,娜姐,你醒醒吧!我知道你喜欢他,可是——!”


小龙话音未落,夏春娜就指着小龙叫起来,“出去,你给我出去,明明自己是个小混混,却在这不要脸地诬赖好人!小龙,我真的看错你了!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出去!”


小龙哭笑不得,“娜姐,这是我家哎!”


“现在我是家长,我要你出去!”夏春娜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好比一个母亲看到儿子不争气般的懊恼。


这时,屋里的白兰听见厨房的吵架声,连忙赶出来,“春娜,你们怎么了?又吵架了?”她看看小龙,劝道,“小龙,你怎么又惹你娜姐生气了,还不道歉!”一边说,一边向小龙使眼色。


小龙今天特别固执,因为他有自己的原则,错了就错了,但如果自己没错,就是打死也不会认错!于是,他歪着脑袋,不服气地说,“嫂子,我没错,凭什么跟她道歉!”


“谁稀罕你的道歉,我让你现在出去!”夏春娜双手抱臂,颇有女强人的风范。


“出去就出去!我还不稀罕你做的菜呢,贼难吃!做饭难吃,嫁不出去!”


小龙朝夏春娜做个鬼脸,转身跑出了家门。而他的一句嫁不出去,彻底刺激了夏春娜的自尊。


她最忌讳的就是这个,一下可叫起来,“明天上英语课让你去黑板上背写英语单词儿,专挑最长的!”


小龙听到这句话,猛打一个激灵,他走到田间的落花生地头,刨出花生,洗净,坐在秋千上吃起来!


他一边吃,一边望着对面嫂子和娜姐坐在饭桌旁吃饭。


小龙家没院子,一出门就是庄稼地。


“哇,想不到我炖的鸡块这么香,真好吃啊!”娜姐似乎是故意气小龙!


小龙已经垂涎三尺了。


白兰无心吃饭,不时的朝小龙望去,夏春娜边吃边气小龙,这时,夏出娜放下碗筷,说,“兰姐,我去厨房看看鸡蛋汤好了没!”


夏春娜一走进厨房,白兰就朝小龙摆摆手,小龙心知肚明,兔子一样蹿到饭桌旁,白兰快速地夹起一块又一块的鸡肉就往小龙嘴里塞,瞬间把他的嘴巴塞得满满的,就连嘴唇嘴角都是油。


小龙看到嫂子向他使眼色,赶紧又兔子一般的溜之大吉。


刚坐在秋千上,夏春娜就端着两碗鸡蛋汤走了出来,依旧是气小龙的口气,“哇,真香啊,可惜啊,某人没有口福了!悲哀啊!来,兰姐,你的!”


夏春娜把其中一碗,递给白兰。白兰接过,替小龙求情,“春娜,小龙还是孩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