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楼梯间_爸爸写作业的时候弄我

更新时间:2020-10-19 13:55:02

梅悠雪在一边看着,膛目结舌,她怎么也想像不出来,先前还摆架子的死胖子,怎么一眨眼,就跟阳顶天这么亲热了,那模样,简直就像两个一起偷了鸡的死党嘛,而且笑得那么猥亵,她觉得后背心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跟他说什么了?”


到了外面,梅悠雪忍不住问道。


虎鞭酒当然不能跟梅悠雪说,但扯谎话阳顶天太拿手了,眼晴都不要眨的,不过跟梅悠雪,可以用另外的方式扯。


“我跟他说啊。”阳顶天笑。


说到这里他不说了,梅悠雪急了:“你跟他说什么啊。”


“我跟他说啊。”


说到这里,阳顶天又停了。

 文学


梅悠雪急得要掐他,阳顶天这才笑着道:“这个话,女孩子听不得,你确定要听。”


梅悠雪果然就不听了,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们没什么好话。”


阳顶天哈哈笑,见梅悠雪有点儿生气的样子,便说道:“说真的,这次很顺利,两万一,我拿一万一,你一万,可不可以。”


“我不要。”梅悠雪连忙摇头。


“你怎么能不要呢。”阳顶天道:“我们一起来的,算是合伙人了呢。”


“没有这样的。”梅悠雪还是摇头:“蘑菇是你收的,也是你卖出去的,我就跟着跑一趟,我绝对不能要的。”


看她一脸坚决,阳顶天想了一下,道:“那我给你买个礼物,你要收下,否则这钱我宁可不要了。”


他这么一说,梅悠雪才勉强点头:“那你不能买太贵的。”


“好。”


她一点头,阳顶天立刻高兴了,道:“我昨天就看好了的。”


带梅悠雪到对街不远的一家珠宝行,他昨天确实进来逛了一下,没买,到金银首饰柜台,挑了一条鸡心的金项链,三千多块钱。


梅悠雪试着戴了一下,果然很喜欢,但她有些犹豫:“是不是太贵了?”


“你要是不收,我就把钱全扔江里去,反正也是白捡的。”


见他发急,梅悠雪这才收下了。



两人出来,看到一家小影院的广告,阳顶天道:“要不我们看场电影吧,反正还早,看了电影出来吃饭,然后回去。”


梅悠雪犹豫了一下,见阳顶天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她也就同意了。


阳顶天大喜,单独跟梅悠雪看电影,这种美事,他做梦都没想过呢,立刻就去买了票。


电影已经开始放了,关了灯,只有莹幕的光。


“小心,我牵你吧。”


阳顶天顺手就牵着了梅悠雪的手。


梅悠雪稍微有点儿近视,不过平时不戴眼镜,阳顶天手牵上来,她没有拒绝。


阳顶天找了条长沙发坐下,到座位上,梅悠雪手轻轻挣了一下,阳顶天也就放开了。


梅悠雪能让他牵手,祖上就烧高香了,可没敢想要一直牵着。


这是一部欧美片,放了几分钟,里面就有了接吻的镜头,而且一吻起来就没完没了,阳顶天偷眼看梅悠雪,梅悠雪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眼晴却一直盯着镜头。


这时前面好像有了奇怪的响动,阳顶天听了一下,声音不太对,他探头一看,眼珠子顿时瞪圆了。


前面也是一条双人沙发,是一对小青年,那女孩子竟然蹲在那男孩子前面。


这可比电影里火辣多了。


如果梅悠雪没在,阳顶天一定看好戏,梅悠雪在,他倒是不好意思多看了,回头看一眼梅悠雪。


梅悠雪注意到了他的眼光,眼中有问询的意思。


阳顶天突然心念一动,不说话,只用手指了一下。


梅悠雪果然就好奇心起,也探头看了一下。


这一看,刹时间满脸通红,身子急往后靠,慌张之下靠得急了,竟一下撞到了阳顶天怀里。


阳顶天先前确实是起了个坏心思,但如果梅悠雪不撞到他怀里来,他胆子还不大,梅悠雪这么一撞,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抱住了梅悠雪,伸嘴就往她唇上吻去。


梅悠雪挣扎了一下,但阳顶天紧抱着不放,他们一帮子青工在一起,也经常交流泡妞经验的,虽然是各种吹嘘,但也有一些实际的经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下手要快,动作要猛,而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抱住了,就千万不要放手。


果然,他不肯放,又一直亲,梅悠雪身子就软了,不再挣扎。


阳顶天惊喜交集,整个人几乎都要炸了,也什么都不顾了……

不过当他手往梅悠雪裙子里伸时,梅悠雪就坚决不肯了。


阳顶天也就没有勉强,能吻到梅悠雪,这已经是超级意外了呢。


后面的电影,也不知怎么看完的,阳顶天抱着梅悠雪不放手,让他直接坐到自己怀里,梅悠雪也没有坚决反对,只是把脑袋埋在他胸前,也不知她看电影呢还是没看电影。


而只要电影里面出现接吻的镜头,阳顶天就去亲梅悠雪。


先两次梅悠雪还微有些躲,到第三次,就不躲了,后来再亲,她甚至勾着了阳顶天脖子。


看了电影出来,梅悠雪脸红红的,整理了一下裙子,看阳顶天笑嘻嘻的,她娇嗔:“你是个坏人。”


阳顶天笑傻了,道:“我们去吃好吃的东西。”


伸手牵梅悠雪的手,梅悠雪挣了一下,没挣脱,也就任他牵着了。


找了家酒楼,要了个包厢,阳顶天还想搂着梅悠雪亲,梅悠雪却不肯了,坐到对面,看着阳顶天道:“你不许乱来,否则我生气了。”


阳顶天立刻举手保证:“我一定不乱来,向党中央保证。”


听到这话,梅悠雪嗔他一眼,却又扑哧一笑。


不过阳顶天也确实不敢乱来了,都吻到了梅悠雪,还想要怎么样?


吃了东西,阳顶天道:“悠雪,你裙子有些皱了,再去买两条吧。”


“都怪你。”梅悠雪娇嗔一声,却没有拒绝阳顶天的提议,然后买衣服的时候,阳顶天付款,她也没有反对。


吻了跟没吻,果然还是不同的。


不过她买了条裙子一副太阳镜,就不买了,阳顶天说还要帮她买东西,她就嘟嘴了:“你现在就不听我的了。”


这是女朋友的语气啊,阳顶天一时间骨头都轻了三两,连声叫:“听你的,全听你的,这次向基督保证。”


梅悠雪咯的一声笑,如花枝乱颤。


随后开车回去,到昨夜车坏的地方,阳顶天笑道:“昨天我们就停在这里。”


梅悠雪便也笑。


看她笑得娇美,阳顶天心中又冲动了,对梅悠雪道:“悠雪,你知不知道,我今早上特后悔,没有亲你。”


梅悠雪咯咯笑,一耸小鼻子:“坏人,尽打坏主意。”


她这耸鼻子的动作太娇了,阳顶天再也忍不住,猛然一脚刹车,身子就靠过去,搂着了梅悠雪,道:“悠雪,让我再亲一次。”


“你不许乱来。”梅悠雪手推着他胸,但没用什么力,阳顶天嘴凑过去,她眼晴也就闭上了,然后,她手伸上来,环着了阳顶天脖子。


这一个,算是真正交心的吻,唇分,梅悠雪红着脸道:“好好开车,不许再乱想了。”


“哎。”


阳顶天应得脆快,这一次,是真的美到了。


车快进厂区的时候,阳顶天想到一件事,道:“悠雪,我这两天挣了有三万多呢,给你收着。”


梅悠雪脸一红,摇头:“我才不要。”


但随即又轻声道:“你自己收着,别乱花了。”


“哎。”阳顶天连忙点头:“一定不乱花,向老婆大人保证。”


“谁是你老婆了。”梅悠雪轻啐一声,俏脸发红。


进了厂区,梅悠雪提前就下了车,阳顶天知道,她是害羞,不想给人知道,也就没拦着。


开进厂里,阳顶天中途买了一条烟,到杨大海那里,把烟递上去,还压了两百块钱,道:“杨哥,谢你了。”


杨大海看了一眼,眉眼就松动了,道:“你算是给他们赖上了,不过没亏就不错。”


“没亏,还赚了点。”阳顶天点头:“明天只怕还有一天。”


“没事。”阳顶天上道,加上平时关系也好,杨大海表现得豪气:“反正这段时间厂里也没用车,你开着就是。”


“好咧。”阳顶天要的就是他这句话:“明天要是能赚到钱,给海哥你搞瓶好酒来。”

回到家,又给了他老妈三千块,他妈马翠花是个泼辣的,道:“我听说他们赖上你了,今儿个在厂区骂了一天。”


说着,美滋滋把钱收了起来。


剩下的钱,阳顶天自己悄悄藏起来,也没存银行。


“悠雪的嘴可真甜。”


回味了一会儿,便上了山。


他答应了陈胖子的虎鞭酒呢,虎鞭自然是没有的,但他脑子里有个方子,需要烈阳草。


这种草,恰如其名,最是兴阳,不过生的地方比较险,也比较少见,所以没有人知道。


阳顶天发现,他的桃花眼,进山看得最远,哪怕是隔着一座山,都知道对面山上长的什么,就仿佛能透视一样,可他先前试过好几次,并不能透视,梅悠雪薄薄的一层衣服都看不透。


“我这眼,好像只能看山里的草木,另外,对动物好像也有效果,对人不行,看屋子也不行,不能穿墙。”


阳顶天总结了一下,找到了烈阳草,拨了一把,回到家里,把草捣碎了,买了一瓶红星二锅头,二两那种小瓶装的,把药泡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看那酒,已经变成了深红色。


“到底行不行啊?”阳顶天又有些怀疑了,没忍住,自己喝了一口,收拾了刚要出门,发现不对,小腹里面像有火烧一样。


“我就靠了。”


他这下惊到了:“比印象中还要厉害啊。”


带上酒,到收货点。


这天送蘑菇的就少多了,而且蘑菇品相也不好,都开了伞了。


阳顶天就故意发牢骚:“今天最后一天了啊,以后也别想赖我,还不知道梅技肯不肯帮忙呢,这蘑菇品相也不好,没人要了。”


发着牢骚,远远的看到梅悠雪过来了,下面一条红裙子,上面是一件白色的纱衣,这一身让阳顶天喜出望外,昨天穿的连衣裙,很不好下手,穿衣服就方便多了。


他连忙迎上去:“梅技,我正要去请你呢,今天这蘑菇品相太差了,没你帮忙,肯定要烂在手里。”


说着,趁没人注意,对梅悠雪眨了下眼晴。


梅悠雪俏脸微微一红,故意走过去看了一下蘑菇,也皱起了眉头:“这些蘑菇,怕没多少人要了。”


那些妇人也知道今天的蘑菇不太行,也没纠缠,只要了四块一斤,但开伞后的蘑菇大,打秤,却收了足有五百斤。


看着那些妇人离开,梅悠雪有些发愁道:“还送江城大酒店啊,这样的品相,他们只怕不要。”


“没事,我洒点水。”


阳顶天找了两瓶水洒下,暗中念叼:“把伞都收了,变小一点。”


他心念这么一动,那些蘑菇居然好像活了一般,真的都把伞叶收了回去,这么一来,看相就好多了。


不过阳顶天发现,他这桃花眼的念力,只对草木有用,对其它的就没用了,例如电工刀啊,镜子啊,他想半天,一点反应没有。


梅悠雪先坐到了驾驶室里,没注意,阳顶天洒了水,就开车出去了。

到前天夜宿的地方,阳顶天突然又停住了车子,对梅悠雪道:“这是我们的纪念地,我们来纪念一个。”


搂着梅悠雪就亲。


梅悠雪红着脸,看马路上没人,也没车子,就没有拒绝他。


“换了衣服,方便多了。”


阳顶天心满意足,这才放手。


“你坏死了,上次裙子都给你揉皱了。”梅悠雪掐了他一把,整理好衣服:“好好开车,不许胡思乱想了。”


“谨遵老婆大人之令。”


阳顶天抱拳脆应。


“油嘴滑舌的。”梅悠雪嗔了一声,随又笑了。


女孩子就是这样了,一旦放开一点,就会步步开放。


车到江城大酒店,阳顶天对梅悠雪道:“我一个人进去,你在车里吧,我讨厌那死胖子盯着你看。”


“嗯。”梅悠雪乖乖点头,阳顶天凑过嘴,她也主动吻了阳顶天一下。


这次朱保安不当班,不过阳顶天熟门熟路,自己就进去了,到后勤部,陈胖子在里面,一看到阳顶天,他眼光一下亮了。


阳顶天扬了扬手中的瓶子,凑过去,低声道:“陈经理,我给你搞了瓶大些的,话不多说,你先试一下,有人没有。”


“怎么会没人。”


陈胖子接过瓶子,看了一眼,道:“你坐一下。”


拿了瓶子就出去了,阳顶天忙在后面补一句:“一口就好,最多两口啊,我在外面等你。”


出来,到车上,梅悠雪道:“是不是酒店不要。”


“那不可能。”阳顶天嘿嘿笑,看对面一家冷饮店,道:“悠雪,我们先去吃冷饮,好不好?”


女孩子都爱吃冷饮,梅悠雪点头,任由他牵着手,到店里,吃了两客冷饮,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才看到陈胖子出来,在那里张头张脑的。


阳顶天道:“行了。”


梅悠雪不明白:“什么行了?”


阳顶天神秘的一笑:“回去的时候我告诉你。”


过马路,阿胖子已经回后勤室了,阳顶天进去。


“怎么样陈经理。”


陈胖子一翘大拇指:“没说的,你货有多少,我全收了,不过以后这酒—。”


“这酒有点难。”阳顶天故意皱眉:“我那老表也是每次偷偷的倒半瓶,不过放心,陈经理你要的,我怎么着也要给你搞过来,最少两月给你搞一瓶来。”


“够意思。”陈胖子笑得见眉不见眼,在阳顶天肩头重重一拍:“以后有什么新鲜的山货,只管送来。”


“好咧。”阳顶天脆应:“多谢陈经理。”


“那么见外做什么。”阳顶天手中有好东西,陈胖子立刻就好说话了:“以后就叫陈哥。”


“好咧陈哥。”


阳顶天也不客气。


看了货,还是按一级品算了,足足给了阳顶天三万六。


“老婆,我们发财了。”


拿着厚厚一叠钞票,阳顶天很有些兴奋:“走,我们去逛街,想买什么买什么。”


梅悠雪也有些兴奋,红星厂效益不好,多也就是两三千一月,少的时候,甚至只有千儿八百的,阳顶天手里这一叠,她一年未必拿得到。


但她是个持家的女子,道:“钱别乱花,去银行存起来吧。”


“我们存三万,下次来把家里的三万也存上,好不好。”


阳顶天一脸讨好,带着梅悠雪到附近的银行,存了钱,拿了卡,却交到梅悠雪手里:“老婆,你帮我管着。”


“你自己管着就好。”梅悠雪说是说,却接了卡过去。

“我怕我管不住,随手乱花。”


“你敢。”梅悠雪娇嗔,顺手就把卡收进了自己包里。


阳顶天嘿嘿笑,从银行出来,逛了一会儿,天有些热,看到一家影院,阳顶天道:“老婆,我们看电影吧。”


梅悠雪脸红:“你又想打坏主意。”


“我绝对不打坏主意。”阳顶天举手保证:“向上帝保证。”


梅悠雪也就答应了。


进了影院,阳顶天直接就让梅悠雪坐他腿上,又是一部欧美片,然后,必然会有接吻的镜头。


阳顶天先还老实,这镜头一出来,阳顶天就不客气了,搂着梅悠雪就吻。


后来他又有些不满足,凑到梅悠雪耳朵道:“老婆,还记得昨天不,前面那两个人,他们在做什么?”


梅悠雪一下子明白了,狠狠的掐他:“坏蛋,流氓,你休想—。”


阳顶天最终没能如愿,倒是给掐了几下好的,不过他心中YY:“终有一天,嘿嘿。”


看了电影出来,去吃了中饭,然后陪着梅悠雪逛街,梅悠雪其实也是个爱买东西的,只是以前没什么钱,然后跟阳顶天的关系没确定,不愿花他的钱,这会儿,给他占了很多便宜,自然也就不客气了,剩下的六千块,给她花了五千多。


有钱花的女人,特别美丽,她眉眼飞扬的样子,让阳顶天都看醉了,忍不住叫:“老婆,我以后多多的赚钱,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你不嫌我是败家婆娘啊。”


阳顶天一时嘴快,道:“这样的败家婆娘,可以多讨几个。”


于是,悲剧降临,给梅悠雪掐得做鬼叫。


回去,到夜宿那地段,阳顶天又一脚刹车,他也不动,就看着梅悠雪。


梅悠雪脸红红的:“讨厌,你。”


却主动送上红唇,让阳顶天亲了个饱,阳顶天顺手放倒了座椅,梅悠雪也由得他了,反正有些便宜也给他占过了。


不过到最关健的地方,她却死也不肯了,她没阳顶天力大,眼见撑不住,哭了起来。


阳顶天本来脑子发热,她这一哭,阳顶天吓到了,慌忙哄她:“对不起,老婆,我再也不敢了。”


“你欺负我。”梅悠雪抽抽咽咽的。


“对不起,我该死。”阳顶天慌了手脚:“你抽我吧,是我昏了头。”


拿着梅悠雪的小手就抽自己脸。


看他慌慌张张的样子,梅悠雪倒又扑哧一笑。


笑了就好,阳顶天忙陪笑讨好:“老婆,是我该死,你太美了,我忍不住。”


梅悠雪抹着眼泪:“要是订了亲,我就随便你,只怕我妈妈不会同意。”


说到梅悠雪的妈妈胡珊珊,阳顶天也有些发怵,梅悠雪这朵鲜花,红星厂无数人想摘,还有厂外的人,但胡珊珊却如看花的女武士,把所有人挡在了门外,过不了她那一关,谁也摘不到梅悠雪这朵鲜花。


“我—。”


阳顶天我了一下,还是发虚,自己真不敢上门,想了一下,道:“我回去让我妈请孙媒婆去你家提亲,好不好?”


“嗯。”梅悠雪轻轻点了一下头。


她点了头,阳顶天顿时就高兴了,讨好的叫:“老婆,你真好。”

“你真坏。”梅悠雪却嗔他一眼,随又笑了,转过身,娇声道:“帮我把扣子扣好。”


“得令。”


这样的任务,实在是太幸福了啊,阳顶天喜爆了心,手忙脚乱的,居然半天扣不好,让梅悠雪嗔他:“笨死了你。”


阳顶天便嘿嘿的,一张脸,笑得象马路上摔烂了的稀牛屎。


开进厂区,梅悠雪还是先下了车,阳顶天回去,跟他妈说了。


马翠花一听,有些讶异的看着他:“梅悠雪?你没做梦吧?”


正常情况下,确实是做梦,而且是白日梦,不过阳顶天这会儿偷了鸡,道:“你去罗,让孙媒婆帮着说说好话。”


马翠花虽然疑惑,实在是不知道阳顶天哪来的自信啊,不过还是去请了孙媒婆。


孙媒婆一去不回,晚上的时候,梅悠雪妈妈胡珊珊却来了家里。


胡珊珊年轻时也是个美人,这时虽然将近五十了,但丰韵犹存,稍稍打扮一下,说她四十岁,没人会怀疑。


胡珊珊亲自上门,阳顶天心虚得,仿佛水缸漏了底,手都没地方放了。


马翠花倒是不怵,招呼胡珊珊坐下,又要泡茶,端水果。


“马姐你不要忙了。”胡珊珊脸上没什么笑意,她手中拿了个塑料袋子,这时放到桌上,看着阳顶天道:“小阳,这是你送悠雪的衣服吧,还有一条金项链,我都给你拿回来了。”


仿佛一盆冷水从头顶上浇下来,阳顶天看着胡珊珊,脸都白了。


马翠花硬气些,道:“怎么,看不上我家顶天啊。”


“那也不是。”胡珊珊倒也知道马翠花的泼辣,不说硬话,只是冷冷的道:“马姐你应该也听说了,就今年过年,先是那个张处长请人来提亲,虽然是二婚,也不过三十多岁,现在据说要提副厅了,他答应婚后把悠雪调进市电视台。”


说到这里,她下巴稍稍抬了一下:“还有一个,江口码头的井家,开砂石公司的,他二小子只见了悠雪一面,就要死要活的,井老板亲自来了一趟,市里一套门面房,一台车,外加一百万礼金。”


“井家二小子吸毒的吧。”马翠花回了一句。


“谣言而已,别人妒忌。”


胡珊珊说着,起了身,斜一眼阳顶天,道:


“小阳,你是个好青年,不过呢,我不想悠雪跟我一样受穷,爱情浪漫得一天一月,浪漫不得一世,我应你一句话,就这两条,你有本事,把悠雪调到市里去,或者,两百万现款,不是我要钱,我过几年退休了,我两口子都有退休工资,我只不想悠雪过穷日子,你能满足这两条中的任何一条,你来家里,我欢迎,否则,就不要靠近悠雪。”


她说完,转身走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马翠花输人不输阵:“那什么张处长,快四十了,还是个二婚,井家那个,就是个溜冰鬼,哼,真要嫁过去,我才看见了呢。”


不听她啰嗦,阳顶天闷头闷脑回自己房里,睡了一觉,晚饭也没吃,清早爬起来,下了个大决心:“官是当不了了,但我一定要发财,发大财。”


这财要怎么发,一时找不到路子,这几天卖蘑菇得了六万多,但连出了几天太阳,蘑菇也没得收了,再找什么路子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