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的校园性奴后宫_口述鸭子给我的高潮

更新时间:2020-10-19 13:56:45

林清雪今年虽然已经二十三岁,但她内心却是很单纯。能够闯下这份家业,除了她的天才,其中还有姨父的帮忙。

至于哥哥林南,林南当初就是帮姨父出头杀的人。这也是姨父一直这么照顾她的原因。

林南今年已经有二十八岁,实际上是比陈扬要大四岁的。不过陈扬本事高强,所以林南也就一直叫陈扬大哥。倒不是真的陈扬比林南大。

林清雪上车后,唐青青向陈扬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个流氓,再敢说我胸小,饶不了你。”

陈扬呵呵的笑,说道:“你让我验证验证,我就不说了。”

“你去死。”唐青青骂了一声,也跟着上了车。

星巴克咖啡厅里。

陈扬与林清雪和唐青青相对而坐。

陈扬要了一份精致的牛扒,他倒是不喜欢吃这玩意。

 文学

不过在这里也没办法。

陈扬其实最喜欢的是大块吃肉,大块喝酒。

那牛扒上来后,唐青青不由取笑陈扬,说道:“臭陈扬,你知道怎么吃西餐吗?”

“用嘴吃啊!”陈扬蛮不在乎的说道:“这还要问啊,你真笨。”

唐青青顿时被气的噎住。林清雪不由好笑,说道:“你们两个是天生的欢喜冤家是吧?”

唐青青立刻呸了一声,说道:“鬼才跟他是欢喜冤家呢。”

陈扬说道:“就是,欢喜冤家都是要做夫妻的。我才不要你做我老婆,你胸小。”

唐青青气死了,咬牙切齿的道:“陈扬,你怎么不去死。”

陈扬呵呵的笑。

林清雪无奈的叹了口气,对陈扬说道:“你是个大男人,怎么老跟青青小女生斤斤计较?”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好吧,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她计较了。”

唐青青立刻炸毛,说道:“你才是小人,你全家都是小人。”

林清雪算是彻底无奈了。

偏偏就在这时,陈扬看见外面一辆车里钻出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顿时吸引住了陈扬的目光。

只因为,这个女人的气场太强大了。她就像是一位女王。

这个女人美艳非常,穿着深红色的连衣裙,头发盘起,高贵典雅。

她的胸前饱满,腰身被黑色腰带束着,盈盈可握。

“看什么呢?”唐青青见陈扬这副猪哥样不由来气,也看了过去。等看清楚后,不由轻轻咦了一声,道:“她怎么来了?”

林清雪也看了过去。

陈扬看到这女人身边还有两个男子。这两个男子一身黑色衬衫,并戴了黑色墨镜,非常的冷酷。陈扬也咦了一声,因为他吃惊的发现这两个男子都是暗劲巅峰的高手。

在这个小小的滨海市,同一时间出现两名暗劲巅峰的高手,当真是很稀奇了。

功夫高手,练的就是体内一口气。人在,气在,气一灭,人也就死了。

人活一口气,就是这个道理。

而这口气在高手体内可以化作劲力。

一般的大汉,就算一拳的力气达到五百斤,那也是明劲。

明劲之后就是暗劲。

暗劲可以透过豆腐打碎下面的青砖,可以一拳击毙大象。这暗劲,就是将劲力磨成细小的针,杀伤力惊人。

暗劲高手是很可怕的存在。

“你们认识这女人?”陈扬随意问道。虽然出现了两个高手,但也不关他什么事情,他最感兴趣的是这女人的美貌。这个女人是和苏晴一样的御.姐。不过苏晴是风情十足,而这个女人是强势美艳。都对陈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唐青青说道:“当然认识,在滨海,谁不认识她。”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她很有名气?”

唐青青说道:“她叫做沐静,是做茶叶丝绸的生意。走的是高端路线。她身边的那两个保镖是两兄弟,功夫非常的厉害。在滨海市,没人敢惹她。”

这时候,沐静带着两个保镖走了进来。

陈扬盯着她的胸前白花花的那道沟看了过去,他看的毫不避忌,甚至流出了口水。不自觉的说道:“靠,至少是36C罩杯,不带垫的啊!”

唐青青与林清雪却是吓的不轻,唐青青瞪了眼陈扬,说道:“你还乱说,万一被听到了,是不是不要命了?”

陈扬不在乎的说道:“怕什么呀?女人穿这么漂亮就是给男人看的。她有没有老公啊?”

唐青青没好气的说道:“没有,不过没有又怎样?你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是不是吃醋了?”

唐青青顿时语塞,气的想掀桌。

林清雪只能打圆场,说道:“吃东西吧,真拿你们这两个活宝没办法。”

虽然陈扬挺闹腾的,但是有他在,却无端的添了许多乐趣。也让林清雪和唐青青很有安全感。

吃完东西后,陈扬一行人出了星巴克。

刚一出门,陈扬就瞥到了那一边几个鬼鬼祟祟的小混混。

这几个小混混一直盯着大门处,见到陈扬等人出来,马上迎了过来。

陈扬马上就知道这几个家伙是冲自己来的。

不过……

陈扬瞬间心念电转,自己在里面吃东西,万万不可能惹到这些家伙的。为什么会冲着自己来?

太反常了。

事有反常即为妖!

陈扬马上就意识到了这可能是那独眼在给自己布局。

独眼应该很明白,这几个混混不可能难为到自己。

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派这些人来?

难道是?

陈扬绝顶聪明,脑袋转的非常快,马上就想到了独眼的计划。

而此时,林清雪与唐青青也看到了那几个混混气势汹汹的走过来,来者不善啊!

她们立刻躲在了陈扬的身后。

陈扬却是直接迅速一手一个搂住了林清雪与唐青青的柔软腰肢。不待两女反应,他先低声说道:“跟我走。”

两女这时候也不好挣扎,便只有顺从陈扬。陈扬心里暗爽,哎,左拥右抱的感觉真是爽歪歪啊!

他快步带着两女来到了一辆捷豹车前。

两女立刻有些不理解,因为这捷豹车是沐静的车。又不是她们的宝马车。

陈扬作势要开车门,那一群小混混立刻拦了上来。为首的光头大哥一拍捷豹车的车顶,说道:“小子,你很爽啊,左拥右抱的。害我们在外面等你好久。”

陈扬一愣,随后微微皱眉,说道:“把你的爪子拿开。这是捷豹知道吗?你摸坏了,你丫赔得起吗?”

“我艹!”光头不爽了,骂道:“一辆捷豹车就牛逼了?老子是吓大的?老子就拍了,怎么样?”他说完重重的拍了几下。

几个混混在一边冷笑着,他们好整以暇的看着热闹。

“我靠!”陈扬很不爽的说道:“这特么是捷豹好不好,你以为是夏利啊?你知道这多少钱么?你拍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什么身份。”

光头实在是看不惯陈扬这幅嘴脸,麻痹的,有钱了不起啊!

光头嚣张惯了,本来今天就是收了钱来找陈扬这货的麻烦的。那知道自己还没开始嚣张,陈扬这货就先嚣张了。

光头也是见惯世面的人,他料定陈扬就是个有点小钱的二世祖。他才不怕陈扬,这捷豹也就六七十万的样子。光头砸的好车多了去了,还从没人敢要他赔。

所以这一刻,光头眼中露出寒光,突然抽出钢管,一下将车玻璃砸碎。他冷笑着道:“老子不仅拍了,还砸了,怎么样?”

陈扬变了脸色,威胁道:“特么的,简直是活腻歪了,你有本事再砸一下?”

光头冷喝道:“兄弟们,给我砸!”

众混混得令,立刻钢管齐飞。一群人瞬间就将捷豹砸得面目全非。

路过的人远远的看着,不敢靠近。

光头砸完之后才看向陈扬,狞笑道:“老子就给你砸了,你能将老子怎么样?”

陈扬本来面色很难看,这时候忽然呵呵一笑,说道:“砸了就砸了呗,反正又不是我的车。呵呵呵!”

便也在这时,沐静已经带着两个保镖铁青着脸走上前来。

光头是在道上混的,他那里会不认识沐静这位煞星。这一刻,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顿时额头上汗水涔涔。他脸色煞白,向陈扬结结巴巴的道:“你……?”

“你什么你啊!”陈扬呵呵笑道:“早说了这车很贵的,叫你不要拍,不要砸。哎,拦都拦不住,真是倔啊!现在好了吧,人家车主来找你麻烦了吧?”

“你陷害我。”光头怒道。

陈扬嗤之以鼻,说道:“切,我从来就没说过这车是我的。”

一旁的唐青青和林清雪心中好笑,但都强忍住了笑意。

沐静带着两个保镖来到了车前,她美眸里蕴藏着怒火,先是扫视了车一眼,最后目光到了光头身上。“怎么回事?”

光头正欲说话,陈扬抢先屁颠屁颠的道:“美女姐姐,事情是这样的。是这几个家伙砸了你的车,我都跟他们说了,这种捷豹很贵的,弄坏了,他们赔不起的。可他们就是不听,执意要给你砸了。”

“是这样吗?”沐静却不是傻子,也是个精明人物,而是看向光头,问道。

光头深吸一口气,说道:“沐小姐,是这个家伙陷害我们。我们以为车是他的。”

陈扬嗤之以鼻,他对沐静说道:“美女姐姐,我可没陷害他们。我出来之后刚好经过你的车,他们就拦住了我。我看这家伙拍你的车,就好心提醒他们别乱拍,这车很贵的。但他们不听啊,哎,越拦着,越要砸。”

沐静冷淡的看了陈扬一眼,她随后又对光头说道:“车是你们砸的对不对?”

光头想说什么,但却发现这个事实怎么都绕不过去,只能兢兢战战的点头。

沐静说道:“很好,在滨海市,还从没人敢砸我沐静的车。你是第一个,够种。”

光头恨不得给沐静跪下去,哭丧着脸说道:“这都是误会啊!”沐静不理,说道:“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送两百万到我的茶庄,过时不候。若是你敢放我鸽子,后果自负!”

她说完就带了两名保镖离开。

陈扬马上拦住沐静,笑嘻嘻的喊道:“美女姐姐。”

沐静冷淡的看了眼陈扬,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卖什么小聪明。”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美女姐姐,你别生气。你这不是没车了吗?就先委屈一下,坐我们的车走吧。”他说着就在前带路,来到宝马车前,将车门打开。

“美女姐姐,请!”陈扬这叫一个殷勤啊!弯着腰,跟个奴才似的。

沐静沉吟一瞬,最后还是上了宝马车。

陈扬又将宝马车钥匙给了那两名保镖。

宝马车很快启动,沐静等人扬长而去。

陈扬这才转身对唐青青与林清雪嘿嘿一笑,说道:“咱们走吧。”

“想走?”光头凶光大怒,他带着一众小弟围了上来。

陈扬笑眯眯的看向光头,说道:“我看你还是快点去找你的金主凑钱吧。”

“麻痹的,你给老子赔钱。不然今天弄死你。”光头暴躁的说道。

陈扬说道:“你有病吧,我为什么要给你赔钱?又不是我让你砸的。”

“找死!”光头勃然大怒,突然直接扬起钢管朝陈扬的脑袋当头砸来。

劲风呼呼!

林清雪与唐青青顿时骇然失色。

但在下一瞬,那钢管已经到了陈扬手里。

陈扬抓了钢管在手,跟挽麻花似的,直接将钢管揉成了一团。他冷笑一声,说道:“在我没发火前,赶紧滚蛋。”

这一幕是颇为震撼的。

几个小混混包括光头,全部看的呆若木鸡。

林清雪与唐青青也是傻了一般。

随后,光头心有余悸的看了陈扬一眼,带着众人迅速离开。

陈扬这才打了个哈欠,说道:“真是无聊,咱们回去吧。”

林清雪和唐青青算是真正见识到了陈扬的凶猛。三人随后招了的士回公司,车上,唐青青也不跟陈扬抬杠了,只是忍不住说道:“死陈扬,你怎么那么大的力气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我床上力气更大。”唐青青脸蛋一红,一把揪住陈扬的耳朵,道:“死家伙,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吗?”

陈扬被抓痛了,连忙求饶。他是坐在副驾驶上,这样子还真是有些滑稽和狼狈。

那的士司机都看的目光怪异,想笑却又忍住了。

“好了,你们别闹了。”林清雪正色说道。

唐青青这才放过了陈扬。

林清雪沉吟一瞬,随后才说道:“陈扬,那几个混混是不是跟独眼和齐娇娇有关?”

她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

陈扬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唐青青也是一点就透,不过她有些奇怪,说道:“独眼跟你交过手,他应该知道你的实力。这几个混混明明不是你的对手,他派他们来干什么?”

陈扬嘿嘿一笑,说道:“青青啊,人说胸大无脑,你这么聪明,看来你的胸肯定是垫了的。”

唐青青炸毛道:“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陈扬呵呵一笑,随后才说道:“这几个混混虽然不怎么厉害,不过啊,我要是跟他们交手,打了他们。那估计我就惨了。独眼那边肯定跟派出所那边都勾结好了,到时候,几个混混告我暴力伤人。我就会被抓进去。一旦被关进拘留所里,他们自然有准备好的罪名给我。我如果反抗,那就是通缉犯,如果不反抗,那就要将牢底坐穿。这是借刀杀人计啊!”

唐青青与林清雪听的不由后背发寒,好歹毒的计啊!

不过马上,唐青青就说道:“但你也可以不将他们打伤的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陈扬说道。他顿了顿,道:“不过啊,现在他们砸了沐静的车,自顾不暇了,呵呵。”

林清雪与唐青青想到之前那一幕,也不禁好笑。但同时,林清雪与唐青青还是担忧不已。唐青青说道:“齐娇娇与独眼勾结在一起,只怕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以后的麻烦会是不断啊!”

“怕什么,有哥在呢。”陈扬说道:“天塌下来,哥给你们顶着。”

这话说的两女心中一暖,均是感激。

别看陈扬吊儿郎当的,但关键时刻却绝对是个爷们。

此刻,沐静坐在林清雪的那辆宝马车上。

开车的保镖叫做徐东来,坐在副驾驶上的保镖叫做徐青。

两人是亲兄弟,徐东来是弟弟,徐青是大哥。这两兄弟之前是在东南亚一带打黑拳。后来在黑拳场上打死了一个大宗师的徒弟,惹下了大麻烦。

那个时候,是沐静出手化解了这场恩怨。

从此以后,两兄弟就死心塌地的跟了沐静。两兄弟对沐静爱戴敬畏,绝对的忠心不二。

此刻,大哥徐青忍不住说道:“静姐,今天这事摆明了是那个小子挑起来的。他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您为什么不让我们教训他?”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怕你们教训不了他。”

“啊?”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吃惊。弟弟徐东来道:“难道他还是个功夫好手?可是我们一点都没看出来啊!”

沐静说道:“不止你们没看出来,就连我也看不透。那个家伙,要么就是不会功夫,要么就是绝顶高手。”

徐青说道:“哪有那么多绝顶高手,我看他是压根不会功夫。”

沐静说道:“你错了,阿青。如果他真是个普通人,不会功夫。他焉有胆子将火烧到我身上?而且,这个家伙看我的时候,眼里有种欲望。你们应该知道,到了我这个境界,没几个男人敢对我有亵渎的念头的。他不同,他将我当做了女人。这也说明,他的境界不比我低,甚至有可能要比我高。”

徐青与徐东来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徐青说道:“静姐,您的修为已经是化劲巅峰,再前一步就是陆地真仙。难道他能是陆地真仙不成?”

沐静说道:“陆地真仙应该不至于,不过一切都是我的猜测。这个人很有趣,我们可以多接触接触。”

“是,静姐!”两兄弟立刻恭敬的说道。

回到雅黛公司后,林清雪又给陈扬安排了一台车,是奥迪A6。

“咱们那辆宝马车难道不要了?”唐青青不由问道。

林清雪沉吟着说道:“那沐静是个非常精明的人,这次也是陈扬引火烧到她身上。算了,那辆车就当是给她赔罪了。”

“那怎么行。”陈扬马上不干了,说道:“她的车被砸,干我们屁事。我这就去把车要回来。”

陈扬说干就干,马上就直接出去。

唐青青与林清雪都来不及阻拦。

不过这货出去之后,马上就回来了,探头问道:“那大胸姐姐住在哪里?我要怎么才能找到她?”

唐青青与林清雪不由扶额叹息,这家伙,真是太活宝了。

不过不管怎样,陈扬还是问出了地址,随后就屁颠屁颠的去找沐静了。

独眼那边很快就接到了光头打来的电话,当独眼听到光头错砸了沐静的车,又被要求赔两百万后。他有种想将光头给活剐了的心,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不过,独眼还是真不敢得罪沐静。

沐静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在滨海市是超然的存在。就算是那位地下皇帝龙王爷都要卖沐静的面子。

这样一个女人,独眼那里敢招惹。

两百万对于独眼来说,虽然给得起,但也绝对是能让他肉痛的一个数字。

可不管怎样,独眼都得自认倒霉,还要亲自上门去赔罪。

且不说这些,陈扬很快来到了沐静的茶庄。那茶庄是苏式园林的复古风格,一进去仿佛就到了古代一般。

陈扬在外面就看见了自己的宝马车。不过他还是要跟沐静打个招呼。

进去的时候,有店里的旗袍服务员招待。

这些旗袍服务员气质优雅,身材婀娜多姿,看的陈扬心驰神摇的,恨不得去在人家的臀上摸一把。

陈扬说要找沐静,那服务员很客气的让陈扬在茶厅里入座,并奉上了热茶。随后才表示可以去通传一声。

陈扬也就坐在那儿,翘起二郎腿,从口袋里拿了包瓜子出来磕着吃。

这一幕让那服务员看的颇为无语,觉得这货真是极.品。

不一会后,沐静就带着徐家两兄弟过来了。

沐静换了一身清爽的运动服,头发扎了个马尾。就是这样的装扮,依然显得大气优雅,高贵动人。

陈扬一见到沐静,马上就站了起来,笑嘻嘻的喊道:“美女姐姐。”

沐静淡淡的看了陈扬一眼,正欲说话。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也彻底无语。

因为陈扬很殷勤的抓了一把瓜子,递了过来。“美女姐姐,磕瓜子。”

沐静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轻轻一笑,她接过了瓜子,然后说道:“坐吧!”

两人入座。

沐静还真就磕起瓜子来。别说,这嗑瓜子在这女神的嘴里,都显得格外的高雅。

嘎嘣嘎嘣的,清脆而有韵味。

陈扬忍不住赞叹说道:“美女姐姐,你真漂亮,就连磕瓜子都这么迷人。谁要是能做你老公,那真是神仙也不想做了。”

沐静将手中的瓜子搁到了桌上,随后喝了一口服务员奉上来的香茗,这才正色说道:“好了,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扬微微一呆,随后一笑,说道:“额,美女姐姐,我是来拿我的车的。我这不是将车借给你了吗?我也就不要你去还了,我自己主动来开走就成。”

沐静淡淡说道:“你害得我的车被砸了,你还想把你的车开走?”

陈扬嘻嘻一笑,说道:“美女姐姐,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的车是我一直在保护的,只不过没有保护成功。你要说是我害的,这可就不仗义了啊!”

沐静冷淡说道:“好了,你也别装疯卖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总之,你要把车开走是不可能的。”

陈扬顿时郁闷住了,说道:“美女姐姐,你这不是耍无赖嘛。”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你就当我是在耍无赖好了,你想怎么样?”

陈扬摸了摸鼻子,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美女姐姐,这可是你逼我的。你不把车还给我,我就一直跟着你。你吃饭我跟着你,你上洗手间我跟着你,你睡觉我跟你一起睡。”

沐静不由睁大了美眸看向陈扬,她感觉的出这货还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你就真不怕?”沐静眼中有了一丝冷意。

“怕什么?”陈扬莫名其妙的说道:“美女姐姐你这么漂亮,难道还会吃人不成?”

沐静沉吟一瞬,随后就说道:“反正你随便吧,车你是休想开走。”说完之后,她转身就走。

陈扬立刻就跟了上去。

那徐家两兄弟眼神寒冷,如两堵铁墙挡在了陈扬的面前。

陈扬却是直接朝里面一撞,直接将两人撞开,然后跟了过来。

徐青与徐东来不由失色,原来在陈扬撞来的一刹,两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觉陈扬就如网中之鱼,逃出生天。

徐青与徐东来马上转身,便要攻击陈扬。

沐静淡冷说道:“好了,别动手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徐青与徐东来便也就只能老实的待着。

沐静这一次却是直接去洗手间。

她进了洗手间,然后回头面对陈扬,淡淡说道:“你要进来吗?”

陈扬脸蛋微红,他虽然无赖,但也没无赖到这个地步。所以还是转过身去,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沐静冷冷的关上了门。

陈扬就在外面,他脑海里已经自动浮现出了女神沐静如厕的情景,那肯定是香艳无比的。

不过,陈扬显然要失望。因为这时候里面抽水马桶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到水声没有时,沐静也已经如厕完毕。

邪恶的陈扬依然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让陈扬有些失望。

随后,沐静到茶庄的餐厅用餐,陈扬也一直跟着。

沐静对陈扬还是有些服气,她见过不少高手。那些高手都是有着翩翩的风度,自持身份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像陈扬这么不要脸,厚脸皮的。

沐静吃饭,陈扬也跟着吃。而且还抢沐静碗里的肉吃,嘴里美其名曰是怕美女姐姐长胖。

这顿饭,吃的沐静哭笑不得。但沐静也知道陈扬是个厉害的高手,因为陈扬抢肉的那一筷子,快捷无比,如电如风。就算是自己也很难阻止。

吃过饭后,陈扬又在哪里大言不惭的感慨。“哎,美女姐姐,你真好呀。跟着你,有吃有喝的。还可以天天看着你这么漂亮的人儿。你还是永远不要把车还给我好了,不然我都没理由跟着你了。”

沐静听了这货的话,顿时感到胸闷,可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哎,要脸的人遇到不要脸的人,总是会吃亏一些。

下午五点的时候,沐静主动认输,将宝马车的钥匙还给陈扬,说道:“好,你赢了。”

陈扬呵呵一笑,拿了钥匙就跑。

沐静也不想轻易认输,但她也知道,这家伙就是牛皮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自己还真跟他耗不起。所以,沐静果断的认输。

不过沐静对陈扬则更加好奇了。这个人,身手深不可测,性格却是无赖厚脸皮。但他行事作风又不算下流,有自己的底线。

这个人身上一定有很精彩的故事。

陈扬却不管沐静怎么想,他开了车就去往雅黛集团。

唐青青与林清雪一直在锦湖大楼等待陈扬。

目前她们还不知道独眼会怎么继续报复,所以对陈扬格外的依赖。

陈扬车子开来,两女上车。上车之后,陈扬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唐青青不由惊叹道:“沐静还真把车子还给你了?”

陈扬说道:“那是当然啊。我一去,她对我太客气了。一个劲的拉着我的手表示感谢。”

“感谢你什么?”唐青青没好气的说道:“感谢你把她的车砸了?”

陈扬说道:“当然是感谢我保护她的车啊,最后还硬是要留着我吃了一顿晚餐,推都推不掉啊!”

“你嘴里就从来没一句实话。”唐青青无语的说道。

好在她和林清雪也都有些习惯这家伙的风格了。反正车子回来就好。

陈扬先将两女送回了柳叶别墅,随后,陈扬就屁颠屁颠的打转车头,去接苏晴下班。

苏晴刚出手机店的时候,陈扬就下车招手,咧嘴一笑,喊道:“晴姐。”

苏晴微微一怔,随后讶异道:“你怎么又来了?”

“接你下班呀。”陈扬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苏晴微微迟疑,说道:“可这车是你老板的,你总是来接我,影响不好吧?”

陈扬蛮不在乎的说道:“那有什么不好的,我们老板很器重我的,放心吧,晴姐。”

苏晴见陈扬如此说,她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乖乖的上了车。

陈扬便启动车子,苏晴则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车窗打开,金色的夕阳映照在苏晴的脸蛋上,却是那样的美丽迷人。

晚风吹拂而来,吹乱了她的发丝,却又更添一丝妩媚和凄迷。

陈扬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心里一阵阵沉醉。

随后,两人找了家小餐馆吃了晚餐。苏晴要买单时,老板却告知陈扬已买单。

苏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怎么好这么麻烦你?”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晴姐,你跟我再这么见外,我就要伤心了。”

苏晴看着他真诚的目光,最后什么都不再说了。

回到家后,苏晴下车。陈扬有些依依不舍,但是苏晴不邀请他进屋去坐,他也不太好意思跟着进去。

这货有时候脸皮比城墙还厚,但有时候又挺脸皮薄的。

苏晴跟陈扬挥手道别,说声明天见,便进了自己的出租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