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赵和林清清 小妍的身体开发

更新时间:2020-10-19 13:57:52

不过一会儿,黄诗雅就再一次扭着腰到了。

身下的少妇这样火辣而诱惑,刘海超更是大受鼓舞一般,狠狠弄了几下,最终爆发在少妇的身体里。

保持这个姿势许久,刘海超和黄诗雅都是呼吸急促。

黄诗雅往常明亮的杏眼微微眯上了,眼神也没有了焦距,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一头长卷发披散在汗湿的前胸,俏脸烧红,脸上的泪痕都还没干。

 文学

许久之后,刘海超才满满退了出来。最后的一瞬间,黄诗雅下意识喘了一声。

整个过程不超过十五分钟,原本刘海超不止这个水平,只是太久没开荤加上这个少妇太过性感迷人,这才让他没能坚持太久。

刘海超的手恋恋不舍的在少妇诱惑的身体上流连,不断揉搓着黄诗雅身上每一个有感觉的地方,每弄一下,黄诗雅的身子就抖一下。

感受着手上绝妙的手感,刘海超的手法逐渐变得温柔。

实际上,如果不是少妇拼命反抗,他是不会这样暴力对待床伴的。

自己的身体竟然感受到难以言喻的兴奋!这个感觉让黄诗雅羞耻无比,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这个外卖员无礼的骚扰。

欲望满足之后,刘海超的理智跟着逐渐回笼。

看着少妇充满各种痕迹的身体,刘海超掏出手机,对着眼前的少妇拍了几张照片,尤其是那上下两个对男人来说充满诱惑的地方,更是给了各个角度的巨大特写。

黄诗雅原本以为刚才那些事做完,噩梦就已经结束,可是当她发现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还在举着手机拍摄自己,一股委屈愤怒烧上了她的神经。

她立马夹紧双腿,两只小手遮掩着自己的两处,哭吼道:“拍什么拍!?已经弄成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照片赶紧给我删了!”

“美女,咱们刚刚才搞过,你这样做给谁看?”刘海超笑着收了手机,少妇这个胸前的两团软肉的尺寸,一只手根本遮不住,指缝之间露出一些粉红。下身倒是遮得严实,可刘海超刚刚才跟她那里亲密接触过,这样的半遮半掩比刚才全露的样子还要撩人。

“不要误会,我也没别的意思,更不会乱传。”

黄诗雅明亮的眼睛狠狠瞪着这个厚颜无耻的外卖员,看样子恨不得扑上来把他生吞了,可是形势比人强,她只能咬牙切齿道:“那你想干嘛!?”

“不想干嘛,我看美女你也是寂寞得狠,刚才咱们弄得也爽,这下你也满足了我也发泄了,不是挺好嘛。”

“这样吧,咱们以后每周搞个几次,你要是配合我,这照片自然就在这里,只有你我能看到……但要是你不听话,或者把事情闹大,这照片会出现在哪里,我可就不知道咯。”

刘海超说着,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手还不老实地在黄诗雅圆润的臀部上摸了几把。

“你不要脸!”黄诗雅气急了,白着脸咒骂着刘海超。

刘海超耸耸肩,晃了晃手上的手机,转身离开了。

刚出了大门,刚才还表现得很坦然的刘海超忍不住大喘了两口气,心里也跟着打鼓。这次毕竟是真枪实弹的弄了,其实只要黄诗雅表现得强硬一些,哪怕不能让刘海超进去蹲着,起码能吓吓他。

可是黄诗雅表现得这么软弱,刘海超现在很确定这个美少妇不仅不会报警,甚至还会配合自己做一些出格的事……

刘海超走后,黄诗雅缓了好久才慢慢起身,去浴室冲洗着充满暧昧痕迹的身体。

感受着身体散发的痛和爽快,黄诗雅忽然想到自己恐怕需要买避孕药……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呜呜地哭出了声。

这哭声不只是哭自己今晚地遭遇,更是哭自己在那样的情境下还能感觉到爽快的身体。

至于刘海超,则是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躺在自己的那张破床上回忆今天美妙的情形。当天晚上,刘海超就在兴奋中入睡。

次日一早,刘海超就开始了精神满满的接单送货生活,只是他特别注意,接的外卖单几乎全是黄诗雅这个小区的。

正巧,遇到一身职业西装的黄诗雅。

这时候时间还很早,外面也没什么人,主要是黄诗雅想着早上人少,买避孕药也不会太过尴尬,顺便再去上班。

她的职业装是灰色修身款小西装,上身的西服那是相当贴身,完美勾勒了她上围突出的夸张曲线。里面的衬衫似乎是小了一号,一双可观的胸乳几乎要从衬衫里面爆出来了!下身则是普通的包臀裙,只是裙子比较短,而且紧紧包裹着黄诗雅的翘臀,肉感的曲线让人很想捏一捏。

当然,最让刘海超受不了的是,黄诗雅今天穿了一双黑丝。

被丝袜包裹的肉色比全裸刺激太多!刘海超立马回忆起了昨天刺激的场面,下身诚实的有了反应。

也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火辣露骨,黄诗雅下意识跟他对上了视线。

她顿时僵在原地,整个人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僵硬的想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跟这个无礼的外卖员擦肩而过。

“美女,去上班啊?”刘海超看出她的不自在和疏离,但是他根本就不在意,主动打了个招呼。

黄诗雅背后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吞吞吐吐地点头:“额……嗯!我去上班!”

说完这句话,黄诗雅不再看他,快步走出了小区。

人来人往之中,刘海超看着这位美少妇窈窕的背影,想着她昨天迷人的身姿微微一笑,转身上楼送外卖去了。

感受到那道炙热的视线消失,黄诗雅紧绷的脊背终于松快了片刻,只是松快的同时,她的下身又不自觉地泛上一股麻痒……

我在干什么啊!

意识到这一点,黄诗雅整个人都抖了抖,神情紧张地快步离开。

到了公司,黄诗雅趁着旁人不注意把避孕药吃了,打开电脑开始整理自己乱成一团的大脑……这事太过荒唐,她该怎么办?

送了一上午外卖,刘海超感觉有些累了,干脆转身回了不远处低端些的小区,那里是他表弟的家,他在那借住。

因为大城市的房子租金实在太贵,虽然借住的这几个月里弟媳总是很嫌弃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暂时住在这边,尽量不出现在弟媳面前。

刚一进门,一阵激烈的争吵声就传进耳朵里:

“每次就拿这么点钱回来,我嫁你之后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老子把全部工资都拿给你了,一个月零花钱也就300块,你知道我那些兄弟都怎么说我吗!?”

“我管你那么多!?你个月5000你也好意思跟我发火??”

刘海超怔在原地,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

他是知道那个漂亮高傲的弟媳一直嫌弃表弟工资不高,经常念叨,这会儿应该是又吵起来了。

他要是现在进去撞见表弟抬不起头的样子,那可太尴尬了!

转身买了包烟蹲楼下拐角抽了一会儿,不过十分钟就听见“砰”一声摔门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噔噔蹬”的脚步声,表弟沉着脸下楼了。

刘海超站起身,正好跟表弟对上视线。

刘海超看到表弟气闷的表情,也没说话,掏出烟盒给表弟递上一根。

表弟王刚一脸憋屈,也不好朝表哥撒气,勉强笑了笑,接过烟才道:“大哥,我这有点事,恐怕得很晚才回来了……可能之后一段时间也是,要是芳芳有什么事,麻烦你帮着看顾一点。”

“芳芳”就是刘海超的弟媳,王芳。

吵成这样还顾着弟媳,我这表弟也算是可以了。刘海超叼着烟想着,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点点头:“你放心,忙你的去,我肯定看着芳芳。”

见表哥点头,王刚感激地笑了笑,快步离开小区。

“唉,这么个媳妇,也不容易。”刘海超看着表弟的背影,估计表弟是受了气,又去找什么工作兼职去了。

表弟是开出租的,一天到晚坐着也很辛苦,如果晚上再忙,身体也不知道还受不受得住。作为表哥,刘海超一边上楼开门一边想着,心里有点责怪自己这个挑剔的弟媳。

上到三楼,刚拧开大门,卧室里弟媳冷冷的声音就跟着传了过来:

“呵呵,刚刚不是还气冲冲走了?怎么,你倒是走啊?下楼才几步就回来了?一根烟都没抽完吧?”

“当初我嫁给你,那就是瞎了我的眼!你说说你,钱也没有,每次亲热还不如你下楼抽根烟久,我跟你在一起是图个什么?”

“行啊,你挣不到钱也就算了,现在我们老板说要包了我……那可是大老板,只要我跟了他,钱还少得了?这样我不止有了钱,身体也满足了,你要真烦了我啊,咱们就这么办!”

难听的话就跟连珠炮似的蹦出来,弟媳王芳一边说着,一边沉着脸冲了出来。

王芳今年二十四岁,一头清爽的短发扫在脖颈之间,一双狐狸一般微微上挑的凤眼,瓜子脸。更吸睛的是她身材相当火辣,不止上围突出,下围也因为经常去健身房锻炼的原因异常紧实挺翘。

她现在上身着吊带,下身着超短裤,整个人显得清凉又性感。

据说当初的表弟就是被她这个打扮迷得不行,狂追三年,这才结了婚。

王芳原本一脸愤怒,结果出来看到进门的不是老公王刚,而是表哥刘海超的时候,她立马愣住了,脸色也刷一下变得通红。

自己刚才那番话只是气老公才说的,谁知道被这表哥听了去?

“额……表哥。”王芳尴尬地笑了笑,“你别见怪啊,刚才那话我就是气气王刚,我们刚吵了一架,正在气头上呢。”

“没事……没事……”刘海超尴尬得不行,只能挠了挠头,赶紧溜进自己得房间。

这个卧室面积很小,只摆了一张小床和一个衣柜,一看就是临时凑合得。

刚关上房门,刘海超就听到弟媳王芳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话说得跟刚才差不多难听,估计是又给表弟拨了个电话,还在继续争吵。

“也是不容易。”刘海超躺在自己床上玩着手机,迷迷糊糊的想着晚点跟表弟说说这事,逐渐陷入了沉睡。

梦里是少妇黄诗雅美妙的身体,不只是曼妙的曲线,还有那无与伦比的触感,和好听的呻吟……

直到傍晚时分,刘海超才猛地惊醒。

看着自己下半身精神得不能再精神的小兄弟,刘海超无奈起身赶紧进了浴室冲洗起来。

洗到一半的时候听到淋浴间外有一阵洗漱的声音,应该是表弟回来,准备洗漱睡觉。反正玻璃上全是雾气,刘海超也没有在意,继续洗自己的。不过外间的表弟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把整个浴室的灯光关暗了些,这样两兄弟虽然同处一间,也不会直面对方的裸体。

几分钟之后表弟出去,也没有再把灯打开。又是几分钟之后,身后淋浴间的门忽然有了一些细微的响动。

“怎么?有东西没拿?”刘海超以为是表弟要在淋浴间那东西,下意识问。

可是外面的那个人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没有回答。

下一刻,一具温热柔软的身体贴上了他的后背!

两只细嫩的小手立马从他的后背伸了过来,抱住他健壮的身体熟练向下,一把抓住了刘海超的关键部位!

这……怎么会!?

表弟王刚家,除了弟媳王芳,可没有别人!

王芳的手熟练地弄着男人下身的关键部位,柔声道:“老公,你别生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芳今天下午的时候跟老公王刚吵了一架,还意外在表哥面前说了那种没羞没臊的话,这让王芳对老公心存愧疚。

刚才王刚回来,跟她说又找了份夜班的工作,每个月赚的钱差不多能翻一番,这让王芳彻底消了气,同时也对老公更加愧疚。

其实她也不是那种只向钱看的女人,可是日子太紧巴巴,总是烦躁。

她刚才看到王刚进了浴室,还以为是老公王刚在洗澡,这才出于补偿心理,想给老公弄些情趣。

看着浴室里昏暗的灯光和淋浴间里男人若隐若现的背影,王芳觉得气氛正好,微微一笑,一张樱桃小嘴红艳艳的,很是勾人。

王刚也说她浑身上下最迷人的就是这张小嘴儿,愿意专心弄得时候,能要人命。

想着自己跟老公好久没有这种体验,王芳得呼吸也有些沉重。悄悄脱了自己单薄的衣服,贴了上去。

王芳的小手一边握着男人的关键部位弄着,舌头还在脖子上流连几下:“老公你怎么不说话?别生我气了,我真没那意思……你不是说最喜欢我用嘴吗?要不,我现在就给你弄?”

刘海超本来就是欲求不满才来冲澡的,被这么温柔地弄了几下,下身的小兄弟早就抬起了头。

王芳感觉到手上东西不同寻常的尺码,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想:难道是好久没弄了?老公这次的反应很激烈啊!

“老公,你这次好猛噢……老婆那里好痒……你想不想……?”

说着这话,王芳把自己柔软的身体贴近了男人的后背蹭了蹭,心里无比期待今晚的刺激。

小兄弟被柔嫩的小手套着,后背是温热柔软的触感,刘海超感觉到淋浴打在身上的冲击力魂都要飞了。

他简直想将错就错,直接按住身后这个诱惑的女人为所欲为!

可是这是弟媳!

刘海超咬牙,仅存的理智从牙缝里憋出一句:“芳芳,我是表哥,刘海超。”

表哥的声音在耳边炸开,王芳整个人都呆住了。

怎么回事!?

刘海超也想问怎么回事!他垂涎自己的弟媳很久没错,可是现在表弟也在家,随时都会进来,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敢!?

隔了两三秒,王芳整个人就跟被烫到似的一缩,两手遮住自己上下两处的关键部位,欲哭无泪:“这……对不起啊大哥,我以为是李强呢,这我……”

王芳的身材那也是相当火爆,淋浴间又小,刘海超不需要仔细看,那两处神秘地带也是若隐若现,尤其是胸前红艳艳的果实从指缝间露出来一些,让他很有摘取的欲望!

王芳也看着表哥刘海超壮实的身体,尤其是下半身那处的夸张尺寸,悄悄地倒吸一口凉气:那东西,可比自己老公大多了!

感受到表哥火热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来回巡视,王芳视线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里摆,赶紧转身打开淋浴间的大门,拿起自己刚才的吊带和短裤。

可她刚把衣服抱进怀里,浴室的大门就是“咔”的一声……

浴室里的两人同时意识到:王刚回来了!

王芳抱着衣服勉强遮住自己上下的关键部位,尴尬不已,急得快要哭了!若是这副样子和表哥一起被自己老公看到,那自己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啊!

电光火石之间,刘海超一把拉住弟媳的手臂,把她拉进浴室之后往下一按,让她蹲下去,然后带上了淋浴间的大门。

这个淋浴间的大门造型比较奇特,上半是透明玻璃,下半则是磨砂,一个人要是蹲下,外面的人不仔细看的话,倒是不容易发现。

只是这淋浴间着实不大,王芳这么一蹲,一张俏脸正正对着刘海超下身精神的那东西,只差一点就要怼上她性感的小嘴!

她来不及反抗,浴室大门已经被彻底拉开,王刚走了进来:

“哥,你洗完了吗?芳芳在哪?她出去了?”

刘海超的眼神扫着躲在自己下半身的弟媳,尤其是那张诱惑的嘴巴和两团丰满的柔软的软肉,跟自己坚硬的小兄弟形成鲜明对比,这画面,让刘海超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听到老公的声音,王芳急得不行,祈求的眼神看向了站直的表哥,头不断小幅度的摇着。

这么近的距离下,她这顿动作,那张红艳艳的小嘴自然而然地在刘海超的那里擦了几下。羽毛一般的触感让刘海超抖了抖。

“噢,她可能出去了吧?我刚才听到有人关门呢。”装作继续洗澡的样子,刘海超冲外面喊道。

王芳屏住了呼吸,老公还在外面,可表哥下身的那个东西又跟自己那么近……双重紧张让她几乎窒息。

“噢,知道了,哥你快点啊。”

还好王刚并没有在意,应了一声便走了,听声音应该是回了房间。

危机解除,王芳赶紧套上衣服,匆匆出了浴室。

刘海超也是心虚,赶紧停了淋浴,擦干身子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躺在床上,刘海超忍不住回忆刚才的那一幕……性感的弟媳蹲在自己下半身,而表弟就在一墙之隔的外面,问着弟媳的下落。

要是自己刚才是真的是在和弟媳一起做那事……要是能让弟媳张开那张红艳艳的小嘴,那该多刺激啊……

想着这刺激的场面,刘海超握上了自己还没有安静的小兄弟,想象着弟媳的身子,自给自足起来。

这画面是背德的,可这种感觉更让刘海超兴奋。

单身这么久,昨晚才开过昏之后,刘海超很快沉迷在这种快乐里。

发泄结束,刘海超看着外面的夜色,给少妇黄诗雅发了条短信:“妹子,我明天晚上6点在你们小区外面等你,你穿上你的丝袜高跟鞋,咱们出去晚点刺激的。”

发完短信,刘海超握着手机半天没等到回复,琢磨着美少妇的心思,他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墙之隔的那边,王芳则跟老公正在缠缠绵绵。

“嗯……老公……”

王芳趴在床上,老公王刚则在她身后不断动作着。感觉到老公的激情,王芳配合地娇喘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着表哥刘海超健壮的身体,和尺寸惊人的那处……

要是跟那个东西弄在一起,那该有多刺激?

这么想着,王芳的叫喊声比刚才还要热情几分,气氛热烈的程度是结婚这么久以来都少有的。

那个表哥,人长得不怎么样,年纪又大,也没什么文化……就是没想到身体那么壮实,而且那东西那么大……

表弟夫妻俩今晚比较刺激,想着隔壁表哥已经睡了,所以没人去检查房门有没有关紧。刘海超眼睛眯上没一会儿,被一股尿意憋醒了。

他赶紧起身出去,像方便一下。

没想到一开门,就是一声女人的娇喘:

“嗯……老公……你好厉害……”

刘海超整个人都僵在原地,这一声娇喘的声音很熟悉——就是自己那个美貌又高傲的弟媳,王芳发出来的。

没想到外表这么强势,脾气也很暴躁的弟媳,在床上的叫声竟然这么勾人。

刘海超看了眼那道虚掩的房门,鬼使神差的,他偷偷凑了过去。

“老公……啊嗯,我到了,老公!”

靠近之后,弟媳娇喘的声音更加明显,透过门缝,刘海超看到浑身赤裸的弟媳趴在床上,挺翘的臀部高高撅起,形成一个诱惑的曲线。

弟弟王军则在她身后抱住她的臀部狠狠弄着,活动一下,王芳就要娇喘一声。

王芳脸色酡红眼神迷离,表情既是痛苦又是愉悦,看得刘海超下身发胀!

“老公,爱你——快快快,就是那里……啊!”

跪趴在床上的王芳一边叫着,一边扭着她性感的臀部,她这副放纵的样子只要是个男人就恨不得把这个发骚的女人弄死!

在真人现场的刺激之下,刘海超一手握住门把手,一手往自己的下半身伸去,握住了自己精神得不行的小兄弟。

其实原本他对于这个年轻貌美的弟媳一直是有些怕的,可是看到她在男人身子底下放荡的样子,刘海超那点怕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想尝一把这个骚女人的美妙滋味……

可惜没弄几下,王芳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弱,哼哼两声以后有些遗憾和失落地问:“你已经完了?”

“嗯。”

表弟王刚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是觉得没有满足自己这个娇美的妻子,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王芳叹了口气,教育道:“知道你开出租不容易,长期久坐又熬夜影响身体……但你可真得好好养养了,这才二十几岁就这样,过几年我不是得守活寡?”

“唉,听说有些药的效果还不错,要不,我给你弄几颗回来试试?”

王芳说着,好像还认真开始思考了起来。

“行了!我去冲个澡!”表弟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抓了抓头发就准备下床。

刘海超立马屏息,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

重新躺下,刘海超还憋着尿也睡不着,听着外面的动静就开始漫无目的的想着。表弟王刚跟他算是一块儿长大的两兄弟,从小到大吃的玩的也就是大同小异那几样,身体应该是差不多……就是没想到表弟那里竟然不行,看样子久坐还真是害人。

这么年轻就这么快,弟媳又是个极品美女,看着就不安分……表弟恐怕是脱不了绿帽的结局了。

话又说回来,既然一定要戴帽,还不如就戴给自己这个做表哥的。不是有句老话怎么说嘛——肥水不流外人田。

想着弟媳王芳年轻靓丽的身子,又想到少妇黄诗雅,刘海超忍不住在心中把两人稍稍比较,分别打了个分。

弟媳确实是青春活力,上围大概有D,皮肤不是特别白,胜在健康自然。性格稍微强势一些,更能满足男人的征服欲,而且床上也放得开……大概有8分吧。

少妇黄诗雅则是成熟性感挂,上围据他的手实测估计得有E以上,皮肤那是白嫩得不像话手感也跟嫩豆腐似的,一看就花了重金在保养方面。性格相比之下就更加顺从,而且充满了人妻得成熟韵味,这重岁月沉淀的魅力,不是一般年轻女孩能比的。

想着黄诗雅傲人的身姿,刘海超默默给出了9分的高分。

真是个彻底的极品女!刘海超舔了舔嘴唇,眼睛里都是发现猎物的兴奋光芒。

就在这时,旁边的手机亮了,是黄诗雅的回信:“你还想干什么!?我老公明晚就回来了,你死了这条心吧!上次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你要再来纠缠我,大不了我们争个鱼死网破!!”

看到这条信息,刘海超也有些犹豫。

他本意确实就是寻找刺激和快乐,这事如果爆出去,黄诗雅的家得散,自己估计也得留个案底,对大家都没好处……

要是能让这位少妇顺从接受,那这事就好办了——不能逼得太紧,若是既能让她把这事瞒住,又能喜欢上这个欢愉的滋味,两人一起偷腥,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刘海超决定先缓一缓,提起一些比较刺激的话:“美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上次你不是也很爽吗?最后叫得天花板都要塌了,还说你不舒服?”

“你老公回不回来我不知道,反正你明天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你……上次去你卧室的时候,看到你和你老公的婚纱照了,你们还挺般配的。”

“我这次要是去,就把你按在你们的婚纱照面前,不知道你会不会更兴奋?会不会觉得当着自己老公面和别的男人搞,更刺激?”

刘海超发完信息就把手机仍在一旁,幻想着自己描述的那种情景,恨不得现在就按住那个美艳的少妇狠狠玩弄。

上次主要是心虚没经验,弄了一次以后就直接离开了……不然以刘海超的技术,和这些年看岛国小电影的经验,他手上的那些花样应该早就能把这个少妇弄得欲仙欲死,再也离不开他。

这时候还不是很晚,黄诗雅照旧在客厅沙发上窝着看电视,楼上的冯子红也下来找她串门聊天。

两个少妇平日里也没什么其他朋友,生活无聊得很,唯一的乐趣也就是坐在一起聊聊八卦,以及那方面的爽快事了。

当冯子红第N次跟黄诗雅说了半天话,这小妮子不止没反应,还不时看着自己的手机时,黄诗雅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试探地问道:“诗雅,跟谁聊天呢?是不是你老公回来了,小别胜新婚?看你这副春光满面地样子哟,跟发情了似的。”

“是不是太久没有尝过男人味道,忍不住了?唉,别害羞嘛,不瞒你说,我们公司最近来了好几个小伙子,你不知道他们看我身体的那个眼神……我真是腿都软了!”

冯子红是个普通公司的小白领,经常带新人。平日里装得清高,一副教导主任的架势,其实脑子里想得都是怎么和这些个男人滚到床上去的事!

黄诗雅正被刘海超的话搞得心烦意乱,那个送外卖的发来的短信那么露骨,她一边觉得恶心,可是又不由自主的去想象那个画面。如果真的在和老公的结婚照面前,被那个粗鲁的外面员狠狠玩弄……背德的一幕让黄诗雅感觉呼吸困难,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我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屈辱的一幕,我却感觉有点兴奋?

至于冯子红的追问,黄诗雅已经分不出精力去理会,只能胡乱点点头,搪塞道:“不是老公啦,只是跟一个朋友随便聊聊。”

看着黄诗雅羞红的面颊和闪躲的眼神,冯子红的心里早就有了几分数,笑着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对了,我刚才不是带了葡萄来吗?据说好吃的很,要不咱们尝尝?”

说着,冯子红指了指自己带来的那袋子水果,里面的葡萄紫红紫红的,颗颗饱满,一看就特别甜。

黄诗雅原本就心如乱麻,这时候有了脱离这个暧昧话题的契机她怎么会不接?立马起身捧着水果,冲冯子红道:“一看就很好吃,子红姐你先坐,我去洗洗。”

看着黄诗雅纤细高挑的背影进了厨房,冯子红眼中精光一闪,悄悄拿起了黄诗雅的手机。

厨房里正在清洗葡萄的黄诗雅心里烦躁不已,觉得那个送外卖的胆子实在太大了,做的事也太过分。可是现在自己还有把柄在他手上,又不得不听他的……

想到那男人拍的那些一看就是事后的照片,黄诗雅羞愤欲死,她就是死也不愿意自己这样子被公布在大庭广众之下。

要怎么把那些照片删了呢?黄诗雅陷入了沉思。

好一会儿,黄诗雅才把洗好的葡萄端了出来,跟冯子红分食。可是刚刚还说着要尝尝葡萄的红姐没吃几口,就推说自己家里还有事,快步离开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