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村长搂着我吃我奶_护士病房奶水乳汁揉捏

更新时间:2020-10-19 14:05:19

当张成林走近的时候老刘才发现这小犊子喝酒了,估摸着也就他喝了点酒才敢这么胆大妄为。



可是老刘不算忍着他了,这一次,张成林彻底让老刘生气了。



村里人几乎都不知道老刘有一层背景,那就是他早些年给一个老爷子治过病,算是把那个老爷子的几十年的老病彻底给治好了。



 文学

而那个老爷子的儿子正好是现在镇上的镇长,老刘一直没有动用这层关系。



本来他不是一个喜欢依附别人的人,再加上他确实没什么需要别人办的事情,也就让对方一直欠着这个人情。



那镇长也是念旧情,这些年一直偷偷摸摸给老刘送点东西,看着他单身一个人,怪可怜的。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他拿自己工资给老刘买的,有些老刘收了,有些贵重的老刘就没收过。



本来老刘是不打算跟这些人有啥交际的,但是他没想到这人确实是个好人,知道给老百姓谋福利,老刘这才认可了他。



可是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被张成林知道了,所以才会有点害怕老刘。



以前他做什么事情,都会避着老刘,老刘也懒得管他。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



可是现在老刘忍不下去了,张成林现在做事是越来越过分,偶尔捞点酒钱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准备做这种强迫民女的事情。



如果这种事他都能忍,那还了得?



“刘叔,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一时头脑犯浑吗。”说着,张成林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用黑色袋子抱住的东西递给老刘,说:“刘叔这是一点孝敬您的东西,您别生气,可别惊动了上面。”



老刘看着张成林的模样,只觉得心头一阵恶心,这人不要脸到了一定境界,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什么?”不过老刘是个精明人,他做事情向来考虑的周到的很。



接过张成林递过来的黑色袋子中的东西,老刘直接当着众人面给打开了。



“大伙快来看啊,这张成林想给我塞钱。”说着老刘直接把黑色袋子里露出来的RMB高举起来,然后大声喊道。



听到这声音,顿时在附近观望的村民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纷纷过来围观。



这张成林平日里在村里可没少欺负人,很多人都是不给好处不办事,尤其是喜欢欺负穷人,有些穷的生活都有点过不去的人家他都欺负。



尤其是这两年来越来越过分,听说是认识了什么厉害的人。



至于是什么人,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自然是没法知道的;反正他们都知道这张成林惹不起。



以前村里有个想办个补助的人,结果没给好处,张成林没给办。



为此那人还去找人告状,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人给打了一顿。



明面上没人说是谁干的,但是村里人可都觉得是张成林干的,所以从那以后他们对这个村里恶霸全都是敬而远之。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村里这个老医生竟然敢当出头鸟,这顿时让他们兴奋了起来。



虽然他们不敢把张成林怎么样,但是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就觉得高兴。



“刘叔你……你这是做什么?”张成林顿时就慌了起来,赶紧两步上前抓住老刘的手,说:“刘叔你快收起来,这是孝敬您的,让人看见不好。”



老刘一听,火气更旺了起来,甩手就给了张成林一嘴巴子。



“你还真是有脸啊,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老刘骂骂咧咧的把钱直接扔给张成林,说:“谁在乎这几个臭钱?而且这些钱是你的吗?这可都是乡亲们的血汗钱!”



老刘说的慷慨激昂,完全没有注意到张成林铁青的脸色。



“我今天就告诉你,这件事我管定了,连一对无依无靠的母女你都欺负,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张秀琴男人在世的时候可没少帮你吧。”



老刘越说越气,整个人感觉血压都上去了。



“姓刘的,你别给脸不要脸!”



被老刘这么一说,张成林顿时老羞成怒起来,咬牙切齿的对老刘说。



“张成林你还要脸不?”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在外面捏着嗓子喊了一句。



这没人开头就算了,老金开了个头,刚才还有人冒着得罪张成林的危险也喊了一句,顿时把愤怒的群众心里的怨气给激发了起来。



“就是啊,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当个村长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臭不要脸。”



这些跟风骂人的有男人,也有女人,反正他们现在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义愤填膺。



而这也正是老刘的目的,他不知道张成林这逼崽子带这么多人过来是为了干什么,但只要等到派出所的人来了就好了。



跟在张成林身后的那十来个壮汉这时候面色也都不好看,在外面喊着骂张成林的人里面还有他们媳妇。



被平日里对他尊敬无比的人讽刺如麻,张成林也怒了,冲老金大喊一声:“去你的老东西!”

被张成林骂了一句,老刘冷笑起来。



他的目的达到了,只要让张成林生气,那他就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老刘冷笑着说:“小子,你还想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动我一下,后果自负。”



他也是硬气,即便是张成林带着十几个村民过来,都不为所动。



“好好好,老刘,枉我一直对你挺尊重的,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那我们走着瞧!”张成林虽然害怕老刘,但被老刘这么说,他一直都是备受别人尊敬的,哪里受得了这种威胁?



“来人给我把张秀琴跟芳芳这个不守妇道的臭女人带走。”



老刘他不敢招惹,但是张秀琴跟芳芳这两个孤儿寡母他还是敢欺负的。



只是他不知道老刘为什么这么生气,要不是因为他想欺负芳芳,老刘即便是生气,也不会动用他跟镇长的关系。



“村长你过分了。”



“一直以来以为张成林只是贪财,没想到这么不要脸。”



“就是就是,你看他……”



一时间周围围观的群众都开始斥责张成林这种做法,这时候甚至还有好几个平常被张成林欺负的村民站了出来。



要是之前,他们可能还会忌惮张成林是村长,但是现在在老刘的感召下,他们也都良心发现。



“你们如果跟张成林一样,想做他的帮凶的话,那就尽管动手好了,不过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



有人支持了,老刘心里有些感动,这些人他平常也多有关照。



听到老刘说他已经报警了,那些个村民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他们显然是没想到老刘会这么大胆,不仅不给张成林一点面子,还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呵呵,你以为报警有用?我告诉你,我远方亲戚是镇上的小队长,即便是你报警又能怎么样?”张成林听到老刘报警了,先是一愣,随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是,对老刘说。



一听到张成林有亲戚在镇上当队长,刚准备站在老刘身边的几个村民都露出惧怕之色。



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可都是听说这张成林是有点靠山的,现在要是得罪了张成林,那以后的日子可都难过了。



说起来让人觉得可悲的一点是这种大山里的村民一个个法律意识都有点薄弱,被简直跟恶霸一样的村长欺负了,也不敢说什么。



关键是他们怕张成林报复,他们都是世世代代在这村子里的,如果被报复了,那还了得?



可是老刘并不怕他,反正他是靠手艺吃饭的,现在张成林自己作死,想欺负老刘看上的芳芳,老刘那怎么忍?



“你以为一个队长就能包庇你的罪行?我告诉你,我不仅报警了,还跟镇上反应了你的所作所为。”老刘丝毫没有被他当众说出来的靠山所以影响,因为他的靠山更强!



当老刘说他跟镇上反应了这里的情况,张成林顿时就慌了。



他确实有个远方亲戚,但那也是他花了很多钱才强行盘上去的亲戚,他也知道自己今天做的事情有点严重,如果只是民警来的话,他说不定还能摆平,但如果连镇上的那些个都知道了的话,估计他的乌纱帽都保不住了。



“刘叔,刘叔,我错了,求求你绕了我这一次吧,我家里还有老母亲呢。”



张成林忽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拉着老刘的手求情,说道。



可是老刘怎么会放过他?芳芳可是他的心头肉,你要是欺负别人就算了,现在都欺负到芳芳头上了。



更何况这件事这么严重,他怎么都不能视而不管的。



“别说这么多,你做的事情可不少,我一直都以为你自己会悔改,结果你是越来越膨胀。”老刘慢慢平复了心情,说道。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知道了张成林背后的靠山丝毫谁了,心里也就有底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警报声由远及近传来。



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有这种警报声,还是头一次,即便是前面还没听说今天这件事情的村民这个时候听到这种声音,也都跑过来看热闹。



“我倒要看看这天下是不是还有王法,今天谁敢保你。”老刘目光炯炯的看着远处那辆开过来的警察,跟后面跟着的一辆大众车,心里顿时底气十足。。



其实刚才他也是有点怕的,如果这张成林丧心病狂,打他一顿的话,他可是顶不住十几个大汉。



不过现在好了,那辆到后面的大众车老刘可是认识,几年了,镇长都开的是那辆车。



说话间,两辆车就并排停在了老刘的诊所外面。



“老刘!”从大众车上走下来一个鬓角花白的中年人,什么都不看,看着老刘就喊道。



“吴镇长,你今天可要替我们村民做主啊。”老刘给鬓角花白的男人试了试眼色,说道。



这男人真是镇上的镇长,叫吴朝阳,可是这青山镇上出了名的清官。



他可是相当的聪明,看到老刘这眼色,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你就是村长?”吴朝阳看着张成林说道。



他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看着都感觉气势十足,更何况现在他心头还带着些许怒气。



来的路上他听李峰大概说了下这里的事情,他实在没想到一个村子的“父母官”能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现在他要做的事情不只是纠察这一件事情,他还要彻底清查这张成林的所作所为,在他管制的范围里有这样的蛀虫,他根本就忍不了。



“吴镇长怎么把你给惊动了?我听说只是一件简单的村民之间的争斗啊,我们来解决就好了,您先休息吧。”



就在吴朝阳要质问张成林的时候,从警车上下来的一个警察一脸谄媚的看着吴朝阳,说道。



老刘注意到这人贼眉鼠眼的模样,而且他在跟吴朝阳说话的时候不时看向张成林,大概猜到了这可能就是张成林那个靠山了。



“也好,你们先看看是怎么个情况,正好让我检验一下你们执法的效果。”



吴朝阳今天早上刚从县城赶回镇上,听到是老刘找他,又一路奔波就来了,现在听到有人管这件事,觉得也有道理。



可就在这时,忽然有人说道:“等等!”

说话的正是老刘,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队长模样的人应该是想着先支开吴朝阳,然后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老刘心里想着这人既然跟张成林这样的蛀虫搅和在一起,那应该也知道村里人都忌惮畏惧张成林,即便是他把事情说出一朵花来,也不敢有多少人出来指证吧。



但老刘可是个人精,他看到清清楚楚这两人眉来眼去的样子,所以开口说了。



“怎么了刘叔?有什么问题吗?”吴朝阳狐疑的看着老刘,问道。



“吴镇长,这好像是我们村子里第一次出这样的事情,我们也都不知道到底是个怎么决断法,要不你在这看着,大家伙心里也放心,而且刚才我们村长可是蛮横的很啊。”老刘不咸不淡的说着。



他今天既然招来了吴朝阳,那肯定是要替村里把张成林这个祸害给彻底拔掉,怎么能让那种不确定因素出现呢。



“也好,我最近太忙了,一直没顾上来基层看看,现在正好是个机会。”吴朝阳若有所思的看着老刘,说道。



“芳芳,你出来吧,有人给你做主了。”老刘满意的冲吴朝阳点点头,然后对诊所里的芳芳喊道。



咯吱一声,老刘的诊所里顿时走出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正是芳芳。



他今天穿着的碎花裙子,把她几乎完美的身段给勾勒出来,脚上穿着一双小凉鞋,那一对玲珑小巧的小脚丫就那么露在外面,怎么看都觉得好看。



老刘一时间竟然看痴了,想起昨天晚上差一点跟芳芳就做成的事情,心头恨得痒痒的,要不是昨儿晚上自己太磨叽了,现在说不定都已经占有她了。



“咳咳,刘叔啊,这就是当事人吗?”吴朝阳看着楚楚可怜的芳芳,心里头也是觉得惊艳无比,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赶紧对老刘说道。



“嗯,她是受害人之一。”老刘也觉得有点尴尬,,当着这么多人,差一点就出丑了。



“那受害人先说说事情的经过吧。”吴朝阳听到老刘的话,觉得有点奇怪,这受害人难道还不止这个小姑娘?



芳芳却生生的看着老刘,这时候她发现这老刘实在是太好了,不仅平常对他们照顾,在这种关键时候还敢为她们娘俩出头,心头顿时被一种奇怪的情绪包围住了。



但是她也不忘了正事,看到老刘从她点点头,没有犹豫,她就把早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芳芳一直红着脸,那娇羞的模样,看的老刘心里好像是被虫子咬一样,痒痒的。



“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你这个村长可真厉害!”吴朝阳听完芳芳话的话,顿时气的连说三个好。



看到吴朝阳这幅反应,那个队长知道完了,他肯定没法再跟张成林混在一起了,赶紧说道:“还真是个人渣,来人,给我拷起来。”



那个队长刚说完,张成林顿时就慌了起来。



“镇长,饶了我,饶了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啊,求求你绕了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张成林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



可是这时候谁敢帮他?他的“靠山”一个屁都不说。



看到吴朝阳面色铁青,不搭理他,张成林顿时抱着那个队长的腿,哭着说:“哥,哥救救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啊,你可没少收我的好处啊,你怎么能不管我呢?”



这话一说出口,那个队长跟吴朝阳的面色都变了!



“什么?你竟然还勾结这样的蛀虫?”吴朝阳气的要跳脚了,这果然是蛇鼠一窝,要不是老刘,他还真的不知道。



老刘看着张成林,觉得这人实在是太搞笑了,当着吴朝阳的面说出来这种事情,看来他是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送啊。



“吴镇长你别听他胡说,他就是一条疯狗,我根本不认识他啊。”那个队长慌了神,赶紧说。



可是张成林都那么说了,吴朝阳会相信他的话?



“都带走,回去一查什么都清楚了。”吴朝阳真的被这些人气的不行,直接对另外两个警察说。



“刘叔啊,这次可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这些害群之马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揪出来。”说着,吴朝阳上来握住老刘的手,感激的说着。



那两个警察神色有点怪异的看了看老刘,然后把张成林跟那个队长都给拷了起来。



“大爷,这当事人也要带回去录笔供的,如果有证人的话,还请你也找出来,让一起去录个口供吧。”



“刘叔,你去吗?我怕……”这时候芳芳却生生的拉着老刘的胳膊说道。



“也好,正好把你妈送到镇上的医院检查下,我估计脑震荡了。”老刘琢磨了下,这可是好机会,让芳芳依赖自己,那之后要是想再接触一番芳芳,岂不是更简单了?



然后老刘把张秀琴受伤的事情跟吴朝阳说了一遍,吴朝阳赶紧让人在老刘的指示下把张秀琴抬上了车。



一路风驰电掣,村里的路本来就不好走,再加上开的很快,所以车子一直晃的不行。



虽说车子晃,但是老刘心里却晃的更厉害。



芳芳就坐在他身边,随着车子晃动,他可是能看到芳芳那宽大的领口里白花花的一片……



这让他心头火热,心里开始盘算怎么才能再有机会跟着小妮子接触一番。



就在这时,忽然车子打了个急转弯,一下子把芳芳甩到了老刘怀里!



老刘刚想伸手去扶芳芳,可他没想到入手柔软的触感,直接让他有了反应!



只见他这时候手上刚还按在芳芳胸前两团鼓起上!



老刘从那触感上发现这妮子今天竟然没有传罩罩……这让他忍不住手上一用劲,揉捏了一下。



“啊,刘叔你……”芳芳被这老刘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尖叫一声。



“刘叔怎么了?”这时候吴朝阳听到芳芳的声音,出声问道。



“没事没事,刚才车子颠簸了一下,吓到了芳芳。”老刘随口胡诌道。



这时候他有点恋恋不舍的松开芳芳胸口的柔软,脸上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看到老刘这样子,芳芳心突突直跳,一想到老刘对她们娘俩这么照顾,顿时心里做了个决定!



“刘叔,我……我想报答你。”

芳芳的话听得老刘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但有了上次的事情,他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而且现在吴朝阳还在前面坐着,他更不可能对芳芳做什么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