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相亲第二天把她日了 粗 撑开 灌满 精 后

更新时间:2020-10-20 11:55:45

 入眼的是灰蒙蒙的天空,地上是干裂的黑色土,不远处一棵巨大枯木矗立在地表裂缝上,景色荒芜,让人有种莫名的压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里并非只有她一人,不远处还站着三男一女,其中两名男修她较为熟悉,那颚下蓄须,一脸面无表情的男子乃是厉满的左右臂—余风,另一名大耳方脸的叫孔盛亦是帮中修士。至于另外一男一女则是飞升修士一边的人,男的她不认识,女的她却是记得极牢,当初就是此女不过释放威压便让她口吐鲜血,腿脚发软,差点晕厥去过!
  
  刘素娥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她能修至化神用了不过万年,全靠不断服食灵草仙丹来强行提升。像她这样伪灵根者东极界比比皆是,他们不需要历练,也不用经历天劫,一生只能止步于化神境界,实力是断不能与那些天生拥有灵根,顺应天道而修的正统修士相比,更别说那些历经无数生死劫难方方才飞升的下界修士。
  
  故而她小心避开那一男一女,靠向余风及孔盛,细声细语问道:“两位道友可知这是何处?”
  
  那余风与孔盛亦是刚到,一脸凝重摇摇头,“还不清楚,这里似乎已经不是我等原来所在的山洞,也不知是否还在‘昆仑境’内。”
  
  刘素娥听罢脸色惨白,当初若不是厉满在床上花言巧语并保证此跟着他绝无危险,让她安心看戏,自己方才同意入这“昆仑境”,没想却还是出了意外。
  
  因为没有实力,她心中毫无底气,落入险境便显得有些六神无主,下意识只想赶快离开此处,焦虑之时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一男一女,脑子不由闪过一个想法,不由压低了声音对二人道:“这一切会不会是他们那帮人在作祟?”
  
  说着,她偷偷朝另一边瞥了两眼,余风与孔盛立刻会意,眼神相交了会,便朝着那两人靠了过去。
  
  萧瑶这会心情正差着,来到此处后,她又试着神识传音与豹子,而死豹子依旧不曾理她,此种不悦甚至感染到了离其不远那名男修,尽管两人同为飞升修士,对方却一直犹豫着是否该上前搭话。
  
  就眨眼功夫,余风与孔盛二人已至跟前,口气不善道:“劳烦二位解释一下,此处是什么地方?将我等传送至此又有何目的?!”
  
  萧瑶眉头微皱:都落到这般田地了,这些人怎么还是肝火旺盛,头脑发热?未待她开口,身旁那名男修便抢先一步出声道:“二位是什么意思?先前那山洞可是你们选的,别说得好像是我们害你们一般!”
  
  “哼,”余风冷哼一声,“你就颠倒是非吧!有没有害我们,你们自己心知肚明,我就只知道如今落到此处与你们乃是脱不了干系,快说,你们此行到底什么目的。” 
  
  那男修则怒目而视道:“若是我们真有目的,也断不会将自己人一同算计进来!我还想问你们二人如此咄咄逼人又是何居心!”
  
  见这三人似吃了□□,转瞬间便剑拔弩张,萧瑶顿觉一阵头疼。先前在山洞里吵还不够,如今被传送到这个不知明地方还要再吵,再看两人身后不远处,那名女修一脸掩饰不住的慌张朝这边偷偷关注,更是让人无语,忍不住插话道:“能不能先确定这附近没有危险后,你们再吵?”
  
  她说话声音不大,却是醍醐灌顶,男修与孔盛连忙噤了声,剩下余风还欲再说什么,硬被孔盛给拽住,挣扎了几下,亦安静了下来。
  
  一时,三人都面色凝重,静默着似在思考,片刻后,孔盛略带深意的打量了她几眼,打破沉默道:“不错,还是这位道友想得周到,如今身处何方都弄不清楚,要追究责任还不是时候。”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特别是双方关系还水火不容,更容易头脑发热,见他们终于冷静下来,萧瑶便也不再理会,仔细打量起这片黑土地。
  
  由于天空太灰,看上去一切都灰蒙蒙的,超过百米处景色便会变得模糊不清,神识只可探到万余丈内范围,她又集中注意试着感觉了一下,在感知范围内并无任何异常。
  
  接下来,她走到那颗枯树之下,看着这片黑色土地上唯一的存在,顿时,一行不大不小令人熟悉无比的刻字印入眼帘:紫东到此一游。
  
  同样是在这片黑土地上,某处,让萧瑶徒生烦恼的豹子正呲着牙,弓起背脊,嗜血的双眸死死盯着眼前的男子。
  
  而男子只是从容笑笑,上挑的凤眸异常璀璨,并亲昵的伸出手朝它招了招,“小家伙,和你主人走散了?既然她这么没用将你弄丢,不如就此跟了我如何?”
  
  豹子没有说话,目光专注,忽然一阵风沙吹过,紫东不由眯了眯眼,再开眼时,那团明亮黄色便从地上消失。刹那,尖锐的利爪已至眼前,近在咫尺的兽眸饱含着凶光,战意满满!
  
  却说因骆剑英而被无辜牵扯进来的刘倩碧,此刻也被送到了这片黑土地上,她瞅着灰色的天空,心中不知咒骂了多少遍骆剑英,眼见此处空无一人,便抽出“天痕链”狠狠发泄了一番,将黑色大地击出了好几个深坑,方才泄愤。
  
  所幸眼下终于与那怪人分开,不必再遭受这无妄之灾了,并在心底暗暗发誓,如若下次再遇见此子她定要绕道而行,离得远远!
  
  接下来,她往前飞行了数万里,所到之处除了黑土,别说妖兽活物就连一株草木都不曾看到,脑中亦是堆积了许多疑惑:这里到底是何处?又是谁将他们弄到这里?目的何在?
  
  随着不断前行,渐渐的前方灰蒙的天空下忽然出现了一道模糊的暗影,看轮廓好似一座巍峨高山,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前行,左侧千丈范围内神识忽然探查到有人正在极速接近。
  
  她心下一沉,立刻换上无辜可人的模样,翘首以盼。由于天色灰暗,来者样貌看得不是十分清楚,但对方驾驭的法器还是可以一目了然。
  
  待看清楚那是一把火红色的长剑时,刘倩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强迫自己,这才不至于夺路而逃,心中痛苦无比同时,脸上还不能忘记露出欣喜与甜美的笑容,怯怯出声道:“道友,你终于来了,方才忽然就只剩下我独自一人,实在令人好生害……”
  
  她那个怕字尚未出口,骆剑英便如一阵狂风般卷至她跟前,说道:“快跟我来!”说完也不管她答不答应,直接一把将其扯住,拉上了自己的飞剑。
  
  刘倩碧默然,她觉得自己万分疲惫,既然完全跟不上此子思路,索性便无视,只弱弱的问了句:“道友要带我去哪?”
  
  骆剑英目不斜视看着前方,一字一句道:“我发现了疑似凶手之人,现在带你去认人!”

 文学

刘倩碧木着张脸,她早已无力在此子面前装柔弱,声音更是有些不耐,“不是,此人不是方才欲阻拦我俩休息的修士么?若真是他我早就指出来了。”
  
  “那可不一定,”骆剑英目光一直不离战场,耀目的法光映衬得他星眸生辉,明亮无比,故而并未发觉刘倩碧微妙的转变,只是用很中肯的语气道:“之前问你,你连那人什么摸样,什么身手都含糊不知,对方若是不祭出法宝,以你的脑子认不出也是情有可原,如今你再仔细看看他的法宝及法术,可有一丝眼熟?”
  
  什么叫以你脑子认不出也是情有可原?既然如此那他为何还揪住自己到处认人?这厮故意的吧?!刘倩碧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很不得将其给劈了!压抑下怒火坚决否认道:“不是,此人我从未见过!”
  
  “还好,”骆剑英听罢满意的点点头,“此子虽然不错,但还远不够资格成为我的对手。若真是他,这忙我便不会再帮,杀鸡用牛刀,浪费时间!”
  
  刘倩碧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这次她真的是发自肺腑悲催的望着他:“话说道友已经帮了我这么多,我已经是感激万分,又怎能再浪费道友时间。其实我刚刚仔细看了下方这位道友的实力,隐约想起了一点,那人似乎还没这位道友厉害,却是我们实力不济,才酿成如此悲剧,所以此事便就此罢了吧,待历练结束,我回去会禀明家父,有族中势力介入,相信很快便能查到凶手。”说完她便眼巴巴看着骆剑英,希望这位大爷就此高抬贵手就不要再管闲事了。
  
  谁知骆剑英根本就不看她,盯着战场的双眸充满着渴望,并坚决道:“不行!”
  
  “为什么?!”刘倩碧声音徒然拔高,既然说杀鸡用牛刀浪费时间,让他别管了,却又不乐意,他到底想怎么样?!自己都快被折磨疯了!
  
  “我信不过你的眼光,”骆剑英声音毫无起伏,就像在陈述事实般,“在没亲眼确认过此人是否强者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也就是说接下来此子还得继续再折腾她?!刘倩碧一口淤气怄在胸中,再也冷静不能,直接脱口道:“你不用再找了,其实那些人都是我杀的!我的本命法宝亦是锁链,要打架我奉陪!”
  
  这次骆剑英终于将目光从下方战场挪开,在其身上来回打量了数遍。刘倩碧傲然挺了挺胸,毫不畏惧直视着他,对视良久,只听得对方严肃道:“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随后目光便再度移回战场,继续观战。
  
  百米之外,下方斗得难解难分的乃是汪福与曹桃桃二人,看得出二人已经激战多时,均是脸色苍白,口角处残留着血渍,浑身大汗淋漓,看上去精神体力透支得十分厉害。
  终于在一次法宝激烈碰撞中,两人均被法器碰撞散发出的元力余波震出数十丈,稳住身形后,便形成了微妙的对峙,看得出双方都需要短暂的调整。
  
  “为什么?”汪福手中握着元晶源源不断补充着元气,脸色一片灰白,眸中既有愤怒亦有悲凉,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与自己情同手足的兄弟竟会设局来陷害自己。
  
  “还用问?自是有大利可图,”曹桃桃嘲讽的看着他,同样用元晶补给着,“这么多年来,每天陪着你们玩一些小家子气的情义尊严戏码我已经腻了。看看你和厉满他们斗那么多回,最后又捞到了什么?除了硬了几口气,一点实在的好处都没见着,修为亦是止步不前,我可不想在此跟着你们一起混日子。”
  
  汪福阴沉着脸,眼中是一片痛楚,唇角苦涩道:“是,或许我等为了飞升修士尊严与厉满斗真的很可笑,但若你不愿,大可独自离去,我亦不会强留,但你为何要陷害跟你相处近百年的弟兄们?!”
  
  “哈哈哈!”曹桃桃仰天大笑,“汪福你还真是个固执迂腐之人,不过是借你们两方煞气开启此处的传送阵罢了,又没要人命,最多不过是稍加利用,何来陷害一说?”
  
  “恶意挑拨,让双方激斗,最后两败俱伤,这还不算陷害?”汪福看着他那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是怒火攻心。一想到此人曾经与自己并肩而行,四处闯荡,可谓同甘共苦,甚至还救过自己一命,所以自己真把他当做自己亲生兄弟一般对待,有什么好东西亦共同分享,从不曾怀疑,没想最后却落得一个背叛的结果,自己又怎能不恨,怎能不怨?“说出你的同伙以及将我们弄至此地的目的,然后向大家坦白一切,此事我就既往不咎,之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从此便再无任何瓜葛!”
  
  “为什么要告诉你?”曹桃桃冷笑,“汪福,别以为领着十来个人,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你不是挺聪明吗?既然能够猜到是我做的,那就不妨再猜猜我是何目的!”
  
  话音方落,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汪福这边投掷了一颗拇指般大小的黑色珠子。
  
  汪福下意识祭起法宝横在胸前一挡,没想这黑球“嘭”的一声,不过释放出一阵迷人耳目的烟雾。他连忙暗叫一声“糟糕”,待冲上前,挥散眼前迷雾,附近哪里还有曹桃桃的身影。寻了个大致的方向,人便气急败坏的追了过去。
  
  一直在上方看戏的骆剑英亦扯住在旁早已内伤到出血的刘倩碧道:“我们也走吧,找出路同时,顺便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疑之人。”
  
  却说萧瑶看到了枯树上刻字后,是久久不语,头疼伤神的同时,亦稍许有些宽心,在她看来,紫东设的局,只要不贪,多半是不会有性命之忧,这时候更该提防的乃是被其困在局内的人们,因为他的局总会诱发人内心最深处的欲望扩大,最后再由欲望将一切摧毁殆尽。自己有一种直觉此人只会无风起浪,推波助澜,但却从不会弄脏自己的手。
  
  想着她侧首看向不远处四人,除了那名与自己同为飞升修士的男修目光平静无常,另外两男一女眼中均有着浓浓的不信任与戒备,在紫东的局内,这样队伍无疑是最糟糕的!
  
  由于她沉默了太久,让一直警惕注意着她的余风与孔盛生看出了异样,并亦走到枯树旁,问道:“道友发现了什么?”
  
  萧瑶本就不欲隐瞒,让了让身,示意道:“二位自己看罢。”
  
  “紫东?!”二人看完皆是一惊,不由失声道:“那个被誉为仙灵界第五界主的紫东?!”
  
  他们的惊呼,立刻引得刘倩碧与男修的好奇,便也过来探个究竟。
  
  看了刻字,男修微松了口气道:“原来是这位前辈在戏弄我等,看来先前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
  
  “天真!”余风睨了他眼,冷笑道:“该前辈有四处留字的习惯,此字谁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它只能说明那名神出鬼没的前辈曾经来过这里,但却不能证明我等的事情与前辈有关,别以为胡乱找个人顶罪便可洗脱你们的嫌疑。”
  
  “你!”男修被他一堵,气得有些发抖,再想想的确是有几分道理,只得甩了甩袖子,将脸别过一边,不再理会他。
  
  萧瑶没理会二人置气,她倒是十分赞同男修的推测,遂道:“既然有所怀疑,直接找到他本人问问不就知晓了么?”
  
  余风一脸怪异的看着她:“怎么找?这位前辈行踪诡异,如今生在何处天底下根本无人知晓,再说这般人物又岂是我等化神期修士可以随意攀谈?”
  
  见对方就像在看傻子一般看着自己,萧瑶一时迷惑不已:“方才他不是与我等一同山洞中么,想必也该被传送到了此处,这里虽然神识视线受阻较为严重,找人虽然不易,却也不至于太难吧。”
  
  四人皆愣,余风皱眉道:“道友在说谁呢?”
  
  “自然是紫东。”他们好像从方才起便一直在讨论此人吧?
  
  这会还是孔盛脑子转得快,似想到了什么,恍然道:“道友莫不是将我们这边的紫东当成了那位前辈?”
  
  这回换萧瑶皱眉了,这还用当?明显不就是一个人么?但她还是问道:“怎么,他们不是一个人?”
  
  这下四人全笑了,特别是余风笑得更是夸张,“哈哈哈!道友在说笑么?!这怎么可能!此紫东非彼紫东,我们这边那厮不过是个盗用名号之人,特别是紫东前辈名号,为寻求方便或刺激的盗用者在东极比比皆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