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办公室撞击着旗袍美妇的肉体 我的校园性奴后宫

更新时间:2020-10-20 11:57:09

林君然下了床斜斜站在一边,掀着眼皮默默看陆烽收拾了会儿桌子,然后突然问一句:“晚上你打算回去还是留在这儿?”
  
  陆烽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他抬眸看了林君然一眼,见他面色淡淡,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快,说话的语气也自然无比,仿佛只是随口问一声。
  
  可这只是具有欺骗性的表象,陆烽深知。
  
  已经在这种事情惹林君然生过太多次气,陆烽这次学乖了很多,只想了一秒,就立即回答:“我留在这儿。”
  
  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林君然唇角明显翘起一个弧度,陆烽看见了,一直惴惴的心终于放下,便转过身继续擦桌子,然后捧着碗筷去了卫生间,洗手池边上放着干净的抹布和洗涤剂。
  
  当他洗完碗出去,林君然已经坐在了床边,翻看张妈给他带来的换洗衣物,陆烽走过去时,他手上正拿着条宽松的七分睡裤,眼睛抬也不抬地道:“你是不是没衣服换?”
  

 文学

  陆烽轻轻“嗯”了一声。
  
  下一刻,林君然就抬起手将那条睡裤递了过去:“睡衣没有,睡裤倒是多了一条,喏,给你。”
  
  陆烽瞅了一眼,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穿进去,便接过来:“好……”
  
  “内裤呢?”林君然突然又问了句。
  
  陆烽愣住。
  
  “你没带内裤吧,医院超市倒是有得卖,但新买的毕竟不干净,你打算怎么办?”
  
  病房内一时无言,陆烽站在床边,沉默了近半分钟,终于出声问:“有吹风机吗?”
  
  林君然眉眼一挑,明白过来:“你要用吹风机把内裤吹干?”
  
  陆烽尴尬地点头。
  
  林君然便哼笑道:“这倒也是个办法,卫生间里有吹风机,你不怕麻烦就吹呗,总不能让你光屁股上我的床。”
  
  “……”
  
  “哦对,就算不穿内裤,外面还有一层睡裤罩着,你也不用紧张担心什么擦枪走火。”
  
  林君然言语间毫不遮掩避讳,陆烽听完,耳根子已经烧了起来,而林君然依然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陆烽克制了又克制,才勉强镇静下来,避开林君然调笑的视线,转移话题道:“时间晚了,你要不要去洗洗?”
  
  “才七点,晚什么晚?”林君然一点儿不配合。
  
  陆烽于是没辙了,只能拿着林君然刚刚递给他的睡裤,留下一句“那我先去洗”,便匆匆转身进了卫生间。
  
  很快,哗啦啦的水声便从里面隔间传了出来,林君然眯着眼坐在床边听了会儿,然后从枕头下面找出手机看了两眼,他受伤住院,受此影响最大的其实还是臻越,手机上除去宋潜、林景然和白露发过来的问候消息,找他找得最多的就是谢黎。
  
  上午的时候,林君然已经跟谢黎通过气儿,让他这两天辛苦一些多看着点儿公司的事,臻越目前刚步上正轨,公司里的那些新人基本都替他们妥善地安排好了后续的发展计划。
  
  但目前而言,公司最要紧的项目还是跟嘉恒合作的那个选秀节目,前期的造势是必然,谢黎已经着手联系人在网上进行宣发,臻越参加节目的几个新人已经渐渐有了些热度,与此同时,其他公司的竞争对手也纷纷行动起来,网上宣发造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用些恶意拉踩抹黑的手段。
  
  谢黎在这方面经验多,此时就派上了用场,他很懂得适可而止,前期造完一波势之后就立刻收手,以免营销多度引起大众反感,而一旦有竞争对手瞄准臻越曝些莫须有的黑料,官方会第一时间出来辟谣,表现出对旗下新人的重视。
  
  只是以上这些都只能算公司为新人创造的外部条件,如果他们本身能力不够硬,就算营销再多,等上了节目比起真刀实枪,谁丑谁尴尬,毕竟观众都不傻,所以谢黎还制定了严苛的作息时间,要求所有新人严格遵守规定的时间练习声乐舞蹈。
  
  谢黎在微信上跟林君然说了说接下来的计划,林君然认真看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便同意了。
  
  回复完谢黎,再看了眼其他消息,没过多久,隔间里的水流声停了,又过了会儿,响起了吹风机的嗡嗡声。
  
  听着这闹哄哄的声音,林君然几乎是刹那间就脑补出了陆烽赤|裸着身体,低着头满脸认真,一手拿着湿漉漉的内裤,一手握着吹风机对着内裤吹的画面。
  
  林君然眯了眯眼。
  
  这阵闹哄哄的声音持续的时间有些长,大大约过了十几二十分钟,卫生间里的噪音终于结束,不多时,门响了,林君然靠在床头,眼睛斜睨过去,看见裸着上身的男人站在卫生间门口,头发微湿。
  
  目光下移,林君然先是看到自己那条蓝色的睡裤,他穿着时还能到小腿那边,陆烽一穿直接露出了膝盖。
  
  最终,他将视线停在某个部位,毫不掩饰,目光大胆肆意地围绕着这个部位打量了一圈儿,挑着眉笑问:“干了?”
  
  陆烽面色尴尬:“嗯……”
  
  林君然哼笑:“你怎么不把上衣也洗了再吹干?”
  
  这次陆烽没有吭声,直接走近床边,商量着:“晚上我还是睡陪护床吧。”
  
  刚说完,便成功换来林君然的一瞪,陆烽也就不敢再开口。
  
  林君然拿了换洗衣物,坐到床沿,扫了眼床底下的棉拖,他抬起脚丫踢了踢陆烽结实的小腿:“拖鞋给我。”
  
  陆烽脚上穿的是病房里唯一的凉拖,他赶紧将脚伸出来,林君然再将自己的脚伸进去,接着站起身,趿拉着拖鞋走了。
  
  都已经走到了卫生间门口,陆烽突然想起什么,叮嘱道:“别洗头,伤口还不能沾水。”
  
  林君然头也不回地回一句:“我知道。”
  
  可是淋浴的时候还是发生了意外,大概是因为水温过高,狭小的淋浴室内充满了缭绕的雾气,林君然正拿着花洒冲洗上身,忽然感觉脑内一阵眩晕,紧接着便涌入密密麻麻的疼痛,他感觉自己仿佛快要喘不过气。
  
  半睁着眼勉强关掉了花洒,手一松,莲蓬头连着软管蓦地垂落,碰到坚硬的瓷砖地面发出一声刺耳的“咚”响,而林君然忍受着一阵疼过一阵的痛,慢慢弯下腰,本想蹲下缓缓,却一个没站稳,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摔倒在地。
  
  从卫生间里接连传出两道声响,且动静不小,守在床上的陆烽心头一跳,迅速下了床,鞋也不穿光着脚跑到隔间门口。
  
  “君然!”
  
  陆烽焦急喊了两声,在没得到任何回应后,想也不想就扭开了门,进去里面一看,林君然已经面色苍白地倒在地上。
  
  陆烽已经来不及多想什么,迅速将人抱出去放回床上,又摁了摁床铃,告诉值班人员林君然昏倒的事,让医生赶紧过来。
  
  趁着医生过来之前,陆烽手上动作飞快,替林君然穿好衣服,就在他刚扣好睡衣的最后一粒扣子,林君然忽然幽幽睁开了眼,看到陆烽的那一瞬,他的表情明显怔了怔,陆烽没注意到,只是轻声道:“先忍忍,医生马上过来。”
  
  林君然没什么力气,气息微弱地“嗯”了声。
  
  医生很快赶了过来,先听了听林君然的心跳:“心率比早上快了些,在可以控制调节的范围内。”
  
  在问清楚林君然昏倒的经过后,又问:“身上有哪里不舒服吗?”
  
  林君然没什么精神地回:“头疼。”
  
  “很疼吗?”
  
  “比晕倒之前的那一阵好了很多……”
  
  医生点点头:“这次突发性头疼应该是洗澡时水温太高引起的,你头部两次受伤,前一次受伤还造成记忆丢失的病症,现在你的脑内神经正是处在最为脆弱的时候,任何一点环境变化都有可能引发神经疼痛。”
  
  陆烽听着,眉心越拧越紧,问:“问题很严重吗?”
  
  “严不严重还是要看之后的调养情况,如果好好休息,不过多用脑,最多半年,神经也就能恢复正常,但一旦头部再受到伤害,问题就大了。”
  
  “我知道了。”
  
  “昨天我开的药你待会儿再吃一片,吃完就赶紧睡觉。”医生对林君然说完,又去叮嘱陆烽,“夜里如果有什么异常就赶紧通知我,明早最好再做个检查。”
  
  陆烽应下。
  
  医生走后,病房内又陷入一片寂静,相比于半个小时前稍有些旖旎暧昧的气氛,此时,林君然闭着眼躺在床上,脸色苍白,陆烽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想到那时在隔间看到的情形,心脏一阵揪紧。
  
  想到医生走前说的话,陆烽从床头柜上取过林君然的杯子去饮水机前倒满温水,返回坐到床边,轻轻喊了声:“君然,先吃药。”
  
  林君然缓缓睁眼,眼睫轻颤,瞥了眼陆烽手上的水杯和药,还是稍微坐起了些将药吃了,吃完就躺下,闭眼休息,顺便等着陆烽熄灯上床。
  
  只是躺了许久都听不见任何动静,林君然没忍住又睁了眼,却看见陆烽正一动不动地站床前,盯着自己出神,于是眼眸一瞪:“上来。”
  
  陆烽这才回神,连忙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上了床,手伸到床头将灯关了躺下。
  
  刚一躺好,林君然便摸索着便他这边靠了靠,脑袋自发寻到那处宽阔的肩窝,蹭了蹭,整个人靠在了陆烽怀里。
  
  陆烽搂住他,望着室内的一片漆黑,轻声道:“睡吧。” 或许是受药物影响,关灯之后林君然便靠在陆烽怀里很快睡着,而陆烽望着满室沉寂,听着耳边传来的温热绵长的呼吸声,直至深夜时分才得以入眠,却又因为担心林君然,睡得很浅,几乎隔上半个小时就会惊醒一回,见怀里的人还在沉睡,没有任何异状,一颗心才放下,继续闭上眼,周而复始。
  
  当黑夜退场,沉沉的天幕中出现第一缕光线,陆烽睁开眼,从破晓一直等到太阳隐隐挂在东方,沉寂了一夜的医院中渐渐有了细碎的人声,一方世界终于醒来。
  
  陆烽靠近林君然耳边,放轻了声音道:“君然,该醒了。”
  
  熟睡中的人听见叫声,不耐烦地皱了皱那双细长好看的眉,不肯醒来,陆烽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喊:“君然,起来,我们去做检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