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挑开她的内裤:将手指放在 宝贝儿别?了

更新时间:2020-10-20 11:59:17

 他慢慢坐起来,嗓音中带着睡醒时的沙哑:“怎么不睡?”
  
  听到声音时,陆烽的背明显怔了下,林君然笑问:“发什么呆呢?”
  
  陆烽转过身,看了眼林君然后,起身倒了杯温水回来:“不困。”
  
  林君然喝水的时候,陆烽又去洗水果,洗好红提,又拿着特意带来的水果刀切好哈密瓜和火龙果,分别摆在盘子里给林君然端了过去,同时还不忘提醒一句:“别吃太多……”
  
  “那你还都给切了。”林君然一边哼笑,一边捻着颗红提吃了,吃时,林君然也没只顾着自己,吃了块哈密瓜后就叉了一块递到陆烽嘴边,“吃。”

 文学

  
  垂眼看着那块泛着蜜色的瓜瓤,陆烽眼中闪过幽光,低头含下。
  
  而下一刻,林君然看着他,笑吟吟地问:“甜吗?”
  
  几乎是刹那间,陆烽的思绪一下回到那个炎热的午后,那天眼前的人也是像这样在他吃下那块红艳艳的果肉后,言笑晏晏地问了一声:“甜吗?”
  
  而那时,陆烽眼中只有和林君然那张和瓜瓤一样嫣红的唇,却因为说不出口的原因硬是压下内心的渴望,可现在,情况较之那时已有很多不同。
  
  喉结滚动,陆烽眸色一深,不再隐忍,头一低,却是含住了那张同果肉一般甜的唇。
  
  ……
  
  一下午平安无事地过去,四五点钟,陆烽去医生那里拿林君然的头部检查报告,被告知检查结果没有出现异常症状,日后仔细调养即可,陆烽特意询问了一下林君然的记忆问题,丢失的那五年记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医生只说林君然的脑内神经还处在恢复的状态,能否记起以前的事目前还不能确定。
  
  吃过晚饭,陆烽带着林君然出了医院大楼,去后面一块景色秀丽的地方走了走,走了半个小时消食,二人又在长椅上坐下,到了晚上,这片地方人很多,多是出来散心的病人及其家属,陆烽和林君然坐着的那条长椅前是块草坪,一群孩子在上面跑来跑去,给沉闷的医院带来了不少欢笑。
  
  坐够了,二人回到病房,起初气氛很好,林君然坐着看手机,陆烽在一旁做自己的事,直到林君然处理好公司的一些事,放下手机提出要去冲澡,陆烽猛地抬起头,抬完才发觉自己太过紧张了,于是放轻了声音说:“今天还是别洗了。”
  
  林君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就说:“昨晚是因为我把水温调得太高,加上拉上了淋浴间的门,才一时出了意外,今晚我不关门,把水温也调低一些就可以了。”
  
  陆烽还是压着唇线,默不作声。
  
  林君然挑着嘴角笑:“要不我冲澡时你就站在外面看?一发现我不行了就赶紧喊医生。”
  
  他一副不让我冲澡是不可能的态度,陆烽到底还是妥协了,自己先去淋浴间调好水温,确认水温处在不冷不热的状态后,才肯让林君然进去。
  
  卫生间跟淋浴间的交界处有个推拉门,装着磨砂玻璃,林君然进了里面,当真没拉上门,陆烽还在卫生间站着,他就开始当着陆烽的面脱起了睡衣,没有半点儿避讳。
  
  而陆烽刚刚不过是看着别处愣了会儿神,当听到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意识回拢,头一抬便不期然撞见林君然脱完了上衣,正半|裸着身体微微弯下腰脱睡裤的情景。
  
  狭小的淋浴室内,昏黄的灯光打在头顶,一束束光线聚拢在青年身上,照得那副年轻的身体莹白一片,骨架匀称,身体修长,紧实的肌理又带着他独有的纤细感,线条流畅的背部微微屈起,亮得发光,那是独属于林君然的美。
  
  陆烽眯了眯眼。
  
  仿佛觉察到那道从侧面看过来的视线,林君然毫不遮掩地转过头,勾起唇角朝陆烽笑:“好看吗?”
  
  大约是光线模糊了双眼,那道笑容落在陆烽眼中,显得尤为魅惑人心……如果不是林君然的身体此时还在恢复之中,陆烽不能保证自己还能不能把持得住。
  
  好在理智及时阻止了他,喉结滚了滚,他沉默着收回视线,刻意避开里面那具晃眼的白皙身体,低沉着声音道:“我去外面等你……小心不要让水冲到头上,要是感觉哪里难受,一定要喊我。”
  
  在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中,在林君然看不到的角度,陆烽右手紧握成拳,步履稍显慌乱地离开了卫生间。
  
  林君然最后还是顺顺利利地冲完了澡,他没洗多久,头不能碰水,于是只简单冲了冲身体,就换上睡衣从里面出来了,出来后,陆烽立刻往他头上裹着纱布的部位仔细看了几眼,见没有被弄湿,才彻底松了口气。
  
  林君然轻笑:“我不就洗个澡,怎么弄得比逼你去杀人还为难?”
  
  陆烽没吭声,但林君然知道他心里面肯定是这么认为的。
  
  没再继续戏弄陆烽,林君然直接上了床。冲了个澡,这会儿他只觉得浑身轻松,原本还想在床上跟谢黎讨论些公司的事,结果人一沾枕头,没几分钟便昏昏欲睡起来,听着从淋浴间传出来的哗哗声,林君然渐渐闭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朦胧间,林君然似乎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再接着,眼前一暗,外面的世界陷入漆黑之中,林君然又等了等,却迟迟等不到男人上床,等不到那个炙热的胸膛,正疑惑着,又听见细微的说话声……再后来,意识逐渐模糊……
  
  陆烽接完电话,在黑暗中站了片刻,然后走到床边,透过手机屏幕上微弱的光亮看了眼已陷入沉睡的林君然,动作小心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又站了会儿,陆烽离开床边走到房门口,轻轻打开门离了病房。
  
  ……
  
  夜里十点半,赵天河从新苑小区开着车晃晃悠悠地出来,小区里住着赵天河的一个情妇,跟着他好些年了,三十多岁的女人韵味十足,迷得赵天河花了大把的钱在她身上,可赵天河最不缺的就是钱,也乐意给她花钱,闲来无事时就爱到这儿待着,一待就是待到深夜,却鲜少会留下来过夜,因为还要出来再寻场子继续作乐。
  
  下午过来这儿时赵天河心情很郁闷,只因这两天倒了大霉,底下的生意都无缘无故地被人抢了,按理说,他身后有那几个靠山,不该有人敢抢他的生意,谁知道他去找那些靠山,却没一个愿意帮忙,一个两个推三阻四地说他得罪了人,这个忙他们帮不了,妈的,当初收钱时可没一个这么说。
  
  在情妇这儿喝了点儿酒,又被甜言蜜语哄了哄,赵天河心情又好了,在接到个狐朋狗友的电话后,立刻离开了情妇那儿,打算去见识见识朋友口中的美少年。
  
  出了小区,刚驶到一个黑漆漆的路口,忽然不远处出现个黑影,赵天河连忙一踩刹车,车子“呲溜”在地上划过,发出刺耳的声音,与此同时,赵天河没系安全带的身体往前倾去,脑门“砰”地撞上方向盘。
  
  “咚咚咚!”车窗被敲响。
  
  赵天河酒一下子醒了,眯着眼转过头,看见有人拿着手机往车里面照,于是摇下车窗,下一刻,他听见一道青涩腼腆的声音:“叔叔,能不能带一下我,这里打不到车,我家就在前面一公里远的地方。”
  
  赵天河眯着眼仔细打量了眼那人,发现是个长得挺好看的少年,高中生模样,心里一动,说:“行啊,上来。”
  
  少年却为难地道:“叔叔,我脚不小心崴了,你能不能下车扶一下我?”
  
  赵天河再乐意不过了,想也不想就打开了车门,谁知他人刚一下车,脚还没站稳,眼前那个腼腆的少年忽然变了个模样似的,手一下捂住了他的嘴,口中恶狠狠地骂:“妈的,总算把你给弄下车了!”
  
  几乎是刹那间,赵天河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人下了套,于是立刻挣扎起来,却不妨还有个人站在背后,腰上冷不丁就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这一拳头立刻叫赵天河泄了气,没了力气叫嚷。
  
  少年将赵天河拖到个没人经过的阴暗处,给赵天河蒙上眼塞上嘴,又看了眼站在边上浑身散发出冷冽气息的高大身影,轻声道:“哥,动手吧。”
  
  远处的路中央偶然驶过一辆车,灯光扫到这边,照出陆烽冷硬的面庞。 周初阳不是没见过陆烽打人,却鲜少见他有出手这么狠的时候,虽是避开了要害处,但这一拳一拳打下来,这姓赵的事后不躺上半个月绝对下不来床。
  
  赵天河倒在地上,眼前一片漆黑,只感觉落在身上的拳头有如暴雨般猛烈,砸得他浑身疼得快要撕裂开来,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而黑暗中这种疼痛无形中还被放大了十倍百倍,起初,他还会用被堵的嘴发出“呜呜呜”的哭泣讨饶,到最后只敢蜷缩着身体用手紧紧护住脑袋。
  
  十来分钟后,陆烽终于停了手,赵天河此时已经如死狗一般瘫软着身体一动不动,周初阳将人拖到马路边上,打开之前从赵天河身上摸出的手机,给他拍了张照,再将这张血肉模糊的照片发给了赵天河在新苑小区的情妇——那个无论如何都不希望赵天河死,否则自己将拿不到一分钱的女人,周初阳把地址也发给了她,让她过来接赵天河,并警告她不许报警。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有辆红色的车开过来迅速接走了赵天河。
  
  周初阳从角落里走出来:“哥,以后不用盯着他了吧。”
  
  陆烽仍是一身冷冽地站在黑暗中,过了很久,周初阳终于感觉那冷冽的气息收敛了些,随之便听陆烽道:“不用了。”
  
  想起什么,陆烽又开口:“你的脸被赵天河看见了,以后小心点。”
  
  周初阳笑笑:“没事,我化过妆了,脸一洗,以后走在大街上,姓赵的绝对认不出我来,妈的,要不是为了骗赵天河下车,老子才不想把这女人用的玩意儿往脸上抹。”
  
  二人没再说太多,就此分开,陆烽沿着这条路往前,一直走到有路灯的地方,路上时有汽车呼啸而过,在漫天散射的光线中,陆烽看见了自己沾着血的双手,以及身上被血溅到的黑色T恤。
  
  直接把手放在上衣上擦了擦,然后在路边拦了辆车。
  
  在车上,陆烽一直将车窗开着,饶是这样被风吹了一路,到了医院时,他依旧能闻见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血腥味,原本人已经站在了病房门口,余光瞥到上衣上的暗色斑点,不由皱了皱眉,脚步一顿,又坐电梯下了楼,去医院小超市里买了件背心,接着转头去了公共卫生间。
  
  已经快到凌晨,这个点儿卫生间的人不多,陆烽进去后不久,最后一人也赶紧解决了生理问题离开了。
  
  陆烽在隔间里换上背心,然后拿着那件带血的黑T走到洗手台前,洗手台上摆着一瓶洗手液,陆烽看了眼,默默挤了点儿洗手液在黑T上,然后搓洗起来。
  
  几分钟后,陆烽重又回到病房门口,闻着自黑T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紧皱的眉这才舒展开来,他动作小心地扭开门,等双眼适应了室内的黑暗,走进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的林君然后进了卫生间……
  
  ……
  
  林君然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他已经和陆烽在一起四五年,这几年来陆烽对他几乎是百依百顺,就是偶尔的不识情趣会让他三不五时地堵一下心,除此之外,再没别的不好。
  
  时间慢慢悠悠地过去,日子如梦如雾,蜜一样的感觉几乎让人溺毙其中,却有一天,梦里的他忽然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