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生说想吃你的大白兔*自由落体1v1曲亿行

更新时间:2020-10-20 12:01:54

 在确认陆烽和自己的关系以后,林君然已经很少再梦起以前,当病房内传来外窗户外枝头小鸟的叽叽喳喳,林君然缓缓睁开眼,只是眼中虚无一片,仿佛依然留在那个梦里。
  
  林君然一醒,陆烽很快也跟着醒了,二人的眸子对上,从蒙眬茫然渐渐变得清亮黑沉。
  
  “早。”仿佛已经说过无数遍,林君然的语气无比熟练自然。
  
  陆烽唇角动了动,跟着说出一声:“早。”
  
  互相问早后,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彼此保持着沉默继续在被子里躺了会儿,谁也没有起床的意思,直到病房外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陆烽才动了动被林君然抱住的身体,林君然却没有任何松手的意思,依旧抱得紧紧的,他只好无奈出声:“我先起来。”
  
  “再躺会儿,还早。”刚睡醒的声音还带着懒意。
  
  陆烽眼中微动,过了两秒还是道:“医生过会儿就要过来给你检查身体,早饭也还没买……”

 文学

  
  林君然这才不情不愿地松了手。
  
  陆烽下了床,先去刷牙洗脸,从卫生间里出来后见林君然还躺在床上,说:“我去买早饭,马上就回来。”
  
  林君然眯着眼,几不可察地点了下头。
  
  陆烽走后,果然没过多久医生就来了,照例测了下心率等项目,然后告知林君然他的身体正在逐渐恢复当中,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买完早饭回来的陆烽在病房门口和医生相遇,错过了检查过程的他立刻向医生询问林君然今日的情况,医生于是不得不又费了点儿时间再给了讲了一遍,讲完又说:“今天可以适当吃些补身体的食物,只要不过油即可。”
  
  陆烽人应下。
  
  “买了什么?”陆烽人还没进病房,手上拎着的食物的香味早已飘了进去。
  
  “锅贴、茶叶蛋和粥。”
  
  林君然慢腾腾坐直了身体:“锅贴什么馅儿的?”
  
  “玉米虾仁和香菇牛肉。”
  
  林君然掀开被子下床,趿拉着棉拖进了洗手间,刷牙的时候他看到挂在窗台的黑T和背心,眼睛眯了眯。
  
  当他刷好牙出去,陆烽已经将锅贴、粥和茶叶蛋都摆好,林君然走过去,先是尝了尝锅贴,金黄的皮上沾着芝麻粒,里面的馅儿不咸不淡,味道正好,吃完两个锅贴,又喝了口粥,林君然才不紧不慢地问:“窗台上挂着的那个背心是你的?”
  
  正给林君然剥着茶叶蛋的陆烽闻言愣了愣,随即点头。
  
  “你昨天从家里带来的衣物我都看过了,没有这件背心。”林君然看着他直接说,“而且这背心是医院超市卖的吧,我见医院里不少人穿过,你那件还挺新的。”
  
  陆烽默默将茶叶蛋剥好,放在林君然旁边的空碗里,又给林君然夹了两个牛肉香菇馅儿的锅贴,做完这些他才说:“昨晚你睡着后我去超市买的。”
  
  看着陆烽不显任何心虚紧张的脸,再想起睡梦中隐约觉得有些空的枕边,林君然意味不明地冷哼一声,却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
  
  林君然在医院又住了两个晚上,这期间都是陆烽一直陪着他,晚上也是两个人一起挤在林君然的病床上,身心紧紧相贴,不远处的那张陪护床仿佛只是个摆设,空荡荡地沾满了冷气,第三天上午,医生告诉林君然之后来拆纱布的时间,便通知他可以出院了。
  
  来接林君然出院的不是林景然,而是宋潜,在外面躲了两天,宋潜还是被林景然一通电话召了过来,电话里,林景然说:“陆烽也在那儿,我去接人的话他们都会不自在,所以还是辛苦你。”
  
  病房里林君然的东西不多,除了些衣物,其余都没有收拾的必要,但陆烽还是将一些锅碗瓢盆,包括张妈上次带来的保温桶等一一归整好,放在了宋潜车上。
  
  等东西都收拾好塞进了后备箱,宋潜坐上驾驶座,然后就等着林君然上车,只是过了一分多钟,迟迟不见副驾驶座上有人,他正疑惑着,忽然听见后面传来一声:“怎么不走?”
  
  一回头,才发现林君然已经上了车,和陆烽一块儿坐在了后座上,扯了下嘴角,宋潜没再说一句废话,油门一踩,驶离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林君然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养神,陆烽的视线一直放在他身上,宋潜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说:“那天晚上在酒吧里打伤你的男人,君然你住院后都没有关注过吧?”
  
  宋潜是个话唠,哪怕别人一声不吭,他也能自己一个人说得眉飞色舞,所以尽管林君然没回应,他还是继续说:“那狗东西叫赵天河,他可算真的完了,秦家那边一直明着暗着给他使绊子,砸了他大半的生意,那几个收了赵天河不少好处的人这下也不敢再帮他了,你哥前段时间在外省没时间处理他,昨天刚腾出空想找人打他一顿,这才发现赵天河已经躺在了医院,浑身肿得跟头猪似的,也不知道是谁下手这么快,反正肯定不是秦家那边的。”
  
  林君然原本还眯着眼在小憩,听到最后两句,不知想到了什么,蓦地睁了眼,轻飘飘地往身旁的男人脸上瞥去一眼。
  
  陆烽垂着眼睑,轻声问:“怎么了?”
  
  见他还揣着明白装糊涂,林君然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长本事了?还知道买件背心遮掩遮掩?”
  
  陆烽便抿着唇不吭声了。
  
  不过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林家门口,宋潜停好车,林君然和陆烽从里面下来,陆烽在外面迟疑了一下,听见林君然对他说了声“进来”,他才从宋潜车上将带回来的东西搬进了林家。
  
  林君然进门后直接上了楼,上楼前留下一句:“你们等会儿。”
  
  陆烽站在客厅里,宋潜径自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两瓶水过来,一瓶递给陆烽后,他问:“君然这都出院了,你也要回去了吧?”
  
  “嗯。”
  
  “你怎么回去?要不我送你?”
  
  宋潜自觉上次在烤鱼店吃了陆烽一顿饭有些亏欠,又觉得很难有机会把那顿饭钱还回去,于是想着再当回司机得了。
  
  陆烽拒绝了他:“我打车就行。”
  
  宋潜也就不再坚持。
  
  没多久,林君然从楼上下来,手里拎了个不小的袋子,等他走到客厅,陆烽看着他,迟疑了下道:“我走了……”
  
  林君然在看手上的袋子,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这几天你好好待在家里休息,不要洗头,也不要让水沾到伤处……药也要记得吃……一个星期后拆纱布,不要忘了。”
  
  陆烽断断续续说了许多,林君然依然低着头,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最后,陆烽抿了抿唇,道:“要是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这时,林君然才抬起头,他看了陆烽一眼,然后向外走去:“走吧。”
  
  陆烽愣在原地。
  
  林君然回过头,挑起眉:“我想让我自己照顾自己?”宋潜到底还是再当了回司机。
  
  驾驶座上,他从后视镜里看到林君然虚虚靠着陆烽的肩,脸上虽没什么表情,但明显能看得出那张向来冷淡的面容柔和了许多,陆烽坐得又直,宽阔的肩正好撑住了林君然的脸。
  
  宋潜快酸掉了牙,没忍住说:“你要是直接说要去陆烽家住,衣物我不就直接给你带医院来?哪里还用得着回去一趟?而且陆烽家就没你衣服吗?”
  
  他嘴快,一溜话没经脑子就出了口,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最后说了什么,又看了后视镜一眼,那俩人脸上都没什么异色,过了会儿,宋潜看见林君然用手肘轻轻碰了碰陆烽,哼笑着问:“问你呢,你家有没有我衣服?”
  
  陆烽摇头:“那次你要去住酒店,收拾了不少衣物带走,后来路上出了车祸,车上的东西都没了。”
  
  话说到这里,林君然已经明白了,之前一直困扰着他的一个问题也有了答案:“所以上次我在你家时你才拿了你的睡衣给我穿?”
  
  “嗯……”
  
  “车行里的那套是我的?”
  
  “你常在车行睡,所以备了不少东西在那儿。”
  
  林君然便想到那天他在车行二楼小房间里看到的那个柜子,里面确实摆了不少衣物和生活用品。
  
  宋潜听着二人旁若无人地说起了过往的事,一路强忍着牙酸终于将人送到了陆烽家,下车时,陆烽开口让宋潜留下来吃午饭,宋潜起初有些犹豫,直到林君然站在一边淡淡说了句“让你来你就来”,他这才答应了。
  
  跟着二人一块儿上楼,宋潜稍稍落在后面,走着走着,忽然想到什么,他一把将林君然拉住,等陆烽已经离他们几步远了,他才小声道:“这不对呀,这不是陆烽家嘛,怎么已经一副你做主的模样了?”
  
  林君然奇怪地瞥他一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