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翁熄系列乱吃奶_大学每周出去开一次房

更新时间:2020-10-20 13:57:14

轮胎摩擦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声音,车身也在蹭刮着旁边阻挡的墙壁,合在一起的声音,属实不好听。
  
  一时间陈宇希仿佛找到了当初的感觉,比孟夏快零点几秒冲过了终点线,及时踩下刹车。
  

 文学

孟夏连连摇头:“啧啧,马上就能赢你了,大意了,应该过了障碍后直接撞你一下,然后快点出现在那小弯道里。”
  
  陈宇希夹着头盔往场外走:“是你技术不过关,你撞我也改变不了我比你快点事实。”
   孟夏假装思考了一下:“嘶,确实,男人太快也不好,所以我还是选择慢一点吧,毕竟这样不会被嫌弃。”

  
  陈宇希用胳膊肘轻捶了他一下:“找抽吧你。”
  
  孟夏往后缩了缩肚子,立马满脸堆笑:“再等我偷偷背着你来练几次,赢你绝对不在话下。”
  
  陈宇希很不上心的点头:“那你再接再厉,不过还是希望你不要抱太大希望,因为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发生的几率比较小。”
  
  “你大爷的!”孟夏笑骂了一句:“走,饿死了,快请老子吃饭,你在这待了这么久,有没有发现这周围有什么好吃的吗。”
  
  “有。”陈宇希如实回答:“不过我不想带你去。”
  那是程老师和他的秘密小基地。
  
  “…….”孟夏的脏话憋在嘴边:“一个破吃的有什么好瞒的,还是不是能在一起愉快玩耍的小伙伴了。” 
  
  两人最后还是没有去那家粥店,但是看在是给孟夏延迟接风的份上,还是选择了家颇为高档的餐厅。
  
  虽然最后有极大的可能性依旧不是陈宇希付钱。
  
  “请问您几位?”门口的服务员便迎上来贴心的询问:“是要上二楼吗?请问您有会员卡吗?”
  
  孟夏点点头,从怀里拿出钱包:“有。”
  
  “不用了。”陈宇希出声打断:“我们坐一楼。”
  
  孟夏抽出半截的卡又重新塞了回去:“干什么你,这里这么吵,坐这里我们怎么放开聊,我可有太多话跟你说了。”
  
  陈宇希没有接话,而是径直走向里面,然后在靠窗的一桌旁边并排的餐桌坐下来。
  
  孟夏满脸的小问号:“陈宇希,你干嘛!这里我怎么大声喧哗,怎么肆无忌惮的畅谈人生理想吹爆牛皮!”
  
  陈宇希依旧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头看向一旁餐桌上的人,微笑着出声:“程老师好,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程释扫了他一眼,注意到旁边抬起一只手已经定在那里的孟夏,然后才点头:“不介意。”
  
  “这就是那程老师!”
  “这就是你说那小狼狗!”
  两个局外人一同出声。
  
  程释轻咳了一声,看了一眼面前的郭岘,郭岘立马会意:“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热爱学习,不惜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学课外知识的学生吧。”
  
  还不如不解释。
  
  陈宇希倒是很开心,他的程老师和别人提起他了!程老师对朋友知道他!说不定在背地里也暗戳戳的想过自己呢!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于是被幸福充斥着的陈宇希,整顿饭下来,一直时不时的打量着程释。
  
  于是间接被注意到的郭岘一时间尴尬的都不知道该看哪里,该不该继续原来的话题问程释对陈宇希那若有若无的感觉。
  
  孟夏这种直男都看不下去了,小声提醒:“别看了。”
  
  偏偏陈宇希还不自知:“怎么了。”
  
  孟夏眼神示意了一下丝毫没受影响的程释和略显尴尬的郭岘:“你还不如刚开始直接坐过去呢。”
  
  这种事情,往往电灯泡们更觉得不知所措。
  
  陈宇希听完孟夏说完,仔细思考了一下刚刚并不算真心提议的可行度,时机成熟终于轮到他上场了:“程老师不喜欢吃黄豆。”
  
  郭岘用勺子装着的黄豆一时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最后还是收回手放进来自己都盘子里:“你观察的挺仔细的啊,我都没注意到他不喜欢吃。”
  
  孟夏抬头看来一眼这诡异的气氛,终于忍不住,飞快的扒了两口饭,难的聪明一回:“到点了,我得回家了,你慢慢吃,程老师,麻烦你待会儿帮我送他回学校。”
  
  程释看了一眼支着头看着自己笑的陈宇希,不好意思拒绝:“嗯,好。”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事,最后陈宇希还是成功的插足程释和郭岘,坐在了程释旁边。
  
  陈宇希:感谢这位友人,我终于能心安理得的坐在程老师旁边了。
  郭岘:现在就是挺后悔的,应该刚刚跟着那位小朋友一起走,好过在这里做电灯泡发电机强。
  
  气氛很诡异,程老师内心很平静。
  
  饭店门口总是会停着很多出租车,陈宇希选择对他们而不见,径直走向程释的车,乖乖站在副驾驶旁边的位置上。
  
  郭岘和程释走在后面:“你这桃花还真不错。”
  
  程释看着站在车门外朝自己笑的人:“不是桃花。”
  
  郭岘露出一个‘你不用解释,我很懂得’的表情:“我有酒店VIP卡,你俩去试试?提供道具哦,说不定一晚上下来,你就更加清楚他的好了。”
  
  程释扭头就走:“先走了,设计图你先拿回去看吧,有什么地方不满意我们再商议。”
  
  郭岘早知道会是这样,也没继续那个话题:“你画的我能有什么不满意,天气这么冷快去给你的小狼狗开车门吧,路上注意安全。”
  
  路旁的霓虹灯透过车窗,陈宇希看着程释的眉头皱了舒展,舒展又皱起来:“程老师是不是有话想问我?”
  
  程释点点头:“嗯。”
  但却没了下文。
  
  陈宇希很清楚他心里的想法:“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不喜欢黄豆?”
  
  程释语气很平淡:“挺细节的。”
  
  陈宇希盯着程释的侧脸:“你说呢,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十秒里有八秒的目光都在你身上,这些小细节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光如此,我还知道你不喜欢吃太咸的,不喜欢吃太腻的,喜欢吃鱼但是却不喜欢挑刺,因为你每次挑刺眉头都会皱的更狠,喜欢在饭前喝一杯温水,当然泡了枸杞更好…….”
  
  程释就静静的听着,开始有些好奇,明明是连盆多肉都养不活的人,怎么能细心到注意这些。
  
  陈宇希说了一会儿后开口询问:“怎么样,我说的对不对?”
  
  程释转过头,和他对视了一眼:“说的很对。”
  
  陈宇希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般:“但是程老师,我有一件事情不清楚,你喜不喜欢我送的白玫瑰。”
  
  陈宇希等了很久,在他快要放弃知道这个答案的时候,程释开了口:“我没丢掉它,所以应该是喜欢的。”
  
  “我猜也是,我送的程老师一定喜欢。”陈宇希很满足:“所以像我这样的男朋友你上哪里找,你可得把握好时机了。”
  
  程释低声用只能自己一个人听到的声音重复了一遍:“是不好找……”
  
  陈宇希心情大好的回到宿舍,翻箱倒柜的也没有找到一根红绳,最后用红笔在花盆底部悄悄花了条红线,线头连接处又各自画了半颗小爱心。
  
  陈宇希把他们重新摆在一起:小爸爸马上就把你们爸爸追到手了,是不是特别厉害 即使已经十二月中旬,南方的天气依旧比不上北方的那般寒冷,中午依旧泛着暖意,纪舒穿着一件宽松的长袖,敲开了陈宇希宿舍的门。
  
  “下周一院部要举办冬季运动会了,你们要不要报名?”
  纪舒的眼睛盯着陈宇希,意味可想而知。
  
  陈宇希正拿着手机发信息,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报名表给我一张。”
  
  纪舒抽出一张递给他:“据我了解,五千米整个院部基本上没几个人报名,如果你去,那第一肯定是稳坐。”
  
  陈宇希点点头:“等我再想想,确定了就明天填好了给你。”
  
  纪舒也不急着催促:“行,多报几项也可以,毕竟那么多项目。”
  
  纪舒说完又抬起头看着里面的两人:“你们要不要报名?名额还多着呢。”
  
  杨淇扫了一眼刚刚一唱一和的两人:“报吧,陈宇希都去了,我还能不去?再一个要是名额没满,肯定还得强制性让去,到时候万一分到我不擅长的地方,得了倒数,多丢脸。”
  
  纪舒三两步走过去,把报名表拍在桌子上:“就喜欢你这样主动的,还多着呢,好好选,选中了就在后面那一栏打对勾就行。”
  
  “明天尽量交给我,还要统计,看看差多少人,我也好再去找人,如果接力这种团体项目人多了,也好及时挑人。”
  
  杨淇比了个“OK”的手势:“一展辉煌的时候到了,看我们宿舍如何赢第一回来。”
  
  纪舒身为体委,竞赛精神很足,拍了拍他的肩膀:“大一第一次班级比赛,肯定要拿第一。”
  
  “你呢。”纪舒注意到从头到尾都在抱着手机的于帆:“不打算报一个?”
  
  于帆示意了一下自己都手机界面:“要是去比赛打游戏,我肯定冲的比谁都快,跑步这种费体力的活动,不适合我。”
  
  纪舒拿着手里的报名表:“也有不累的,跳高跳远之类的,都算一项,还能加平时分。”
  
  于帆摇摇头:“算了算了,运动和我无缘。”
  
  纪舒还想说点什么,就被杨淇打断:“每个宿舍是还要分配参赛项目的名额吗。”
  
  纪舒有些疑惑:“没有强制要求,不过还是多多益善嘛。”
  
  “我说呢,如果分配几个的话,我就和陈宇希多报几个,把于帆那份给分摊了。”杨淇笑着冲纪舒眨了一下眼:“既然没有强势要求,那不想参加就算了吧。”
  
  纪舒看着杨淇猛抬了一下眉,感觉他话里有话,尽管还是很疑惑,但倒也没有继续再说下去:“是是是,那你们先看看吧,尽快填完表拿给我,我还要去下一个宿舍问问。”
  
  陈宇希拿着那张报名表扫了一眼又放下,拿出手机,聊天界面上还是他一个小时以前发的信息:
  [程老师吃饭了吗?]
  
  杨淇拿着报名表:“我觉得这短跑不错,也就那一会儿的事,比那五千米好多了。”
  
  陈宇希只当没听见他这指表格说陈宇希的话,低头继续打字:
  [程老师最近真的好忙啊啊啊]
  最后又觉得不过瘾,补了更长的一串啊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杨淇拿着笔转了一圈:“陈宇希你真要报五千?你上次那腿伤好了吗,不会旧疾复发,彻底瘸了吧。”
  
  陈宇希往后靠了靠,扭头看着他:“要不要我先把你打瘸,再看看我会不会有事。”
  
  杨淇憨笑两声:“我看这五千米和接力赛都在十七号下午,你肯定是没办法参加了,于帆也没办法去,要不然4X100,怎么说也是咱们宿舍拿下的项目。”
  
  杨淇说完,还特别振奋的给握着拳头给自己加了个油:“看来只能我自己一个人代表咱们宿舍去奋战了!”
  
  然后握着黑笔,在男子4X100一栏后面,狠狠画上了一个超大号“√”。
  
  于帆手机屏幕上的游戏界面已经卡了很久,但依旧保持着打游戏的姿势,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程释的信息直到傍晚才回。
  [最近忙着修改稿图的细节。]
  [你有什么事吗。]
  
  陈宇希放下手里的筷子拿起手边的手机:
  [也没什么事,就是很长时间没和你好好聊过天了。]
  [你下周还忙吗?]
  
  未来男朋友:
  [嗯,可能会忙到月底。]
  
  陈宇希打上字删除,删除又重新输入,最后发了句:
  [那你注意身体,多休息。]
  [有空我去看你,没空我就去偷偷看你。]
  
  程释盯着信息,眉宇间的疲倦逐渐染上笑意:
  [好好复习,考完试再说。]
  
  陈宇希看着宿舍看着桌子上的报名表,最后只在“男子5000m”后年打了对勾。
  
  程老师没空来,自己又不能反悔说不去,还是轻松一点只报一项算了。
  
  树枝上已经找不到一片树叶,风吹在脸上夹杂着冷意有些微疼,冬季运动会选在这个时间,真是符合冬季两个字。
  
  杨淇和陈宇希并排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杨淇回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观众席:“哎,哪个是你女朋友?”
  
  陈宇希眯着眼睛看着八点多钟并不算刺眼的太阳:“太忙了,没空来。”
  
  杨淇一脸嫌弃:“撒个娇让她来呗,这么冷的天还得去比赛,有女朋友还不能求温暖,你可真可怜。”
  
  陈宇希淡淡瞥了他一眼:“那你女朋友呢。”
  
  杨淇一脸骄傲,指了指右前方的位置:“在那呢,二百米是第一场,那地方是终点还暖和,我让她在那里等我了。”
  
  徐晓琳隔着半个操场,看着杨淇抬手的模样,连忙笑着挥手,扬了扬手里的热水杯。
  
  杨淇立马得瑟起来了:“看到没有,我女朋友好吧,刚刚你没来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是她,现在换成了你,心里的落差直接从天上落到地上。”
  
  陈宇希抿着嘴猛的起身,杨淇连忙往后撤了撤:“你想干嘛!”
  
  陈宇希扭头:“回宿舍穿件衣服。”
  
  杨淇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嘟囔:“单身狗没有人给予温暖,冷的恼羞成怒了吧。”
  
  过了十一点,寒冷中已经逐渐包裹上暖意,陈宇希早早的吃完饭躺在宿舍休息,拿着手机想发信息,最后还是黑了屏幕望着天花板发呆。
  
  最后他实在忍不住,在床上猛的滚了几下:“没空就没空吧,少见一面又没什么,别人都有热水喝我没有又不会被冻死。”
  
  五千米定在下午一点半,需要提起五分钟登记名字入场,陈宇希穿着休闲装,脱了外套站在那里,引得不少人侧目看去。
  
  “哎,你说我现在冲下去给他个暖暖的拥抱,他会不会瞬间喜欢上我?”
  “别想了,他这种人,要找女朋友最差也是班花,和我们这种平民扯不上关系,别想了。”
  “那我就是班花!”
  “……”
  
  纪舒作为体委,有必要巡视一圈看一看参加运动会的同学:“别人我都说勇争前三,你就算了,勇争第一。”
  
  陈宇希侧头看了一眼拍在自己肩头的手:“尽力而为。”
  
  纪舒看着他:“别谦虚,这可不跟上次的马拉松一样,我们学院的比赛,没有一个体育生。”
  
  陈宇希活动了两下手臂和脚踝:“说不准。”
  
  纪舒听着入场哨吹响,拍了拍他的背,看着他的背影:“那这样,保第二,争第一总没问题吧,待会儿还有人在主席台念加油词呢,我亲自写的。”
  
  陈宇希抬起一只手摆了摆,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一次的终点处不会有程老师了。
  即使迎着暖阳也感觉心里是冰凉凉的。
  
  陈宇希听着枪声响起,依旧选择最保险的跑法,保持着中间的位置,尽量不浪费过多的体力,由于是长跑,所以一圈下来,所有人的差距都并不算大。
  
  快跑到主席台时,林予拿着话筒站在那里,看着手里的加油词,整个人从头发丝尴尬到脚趾头,上午念的时候已经很尴尬了,没想到下午更是打破了他对尴尬的理解。
  
  林予看着陈宇希马上就要跑过主席台,虽然尴尬,但还是要加油的,于是,整个S大便有了一段流传许久的演讲词:
  
  “宇希宇希,勇争第一,宇希宇希,一大帅比,你看啊,他奔跑在跑道上的身影,你看啊,他挥洒汗水时的模样,多么的朝气蓬勃,多么的有魅力!宇希宇希,快跑快跑!第一非你莫属,我们都看好你!”
  
  陈宇希咬着牙,挤出两个字:“傻逼。”
  
  观众席静默了两秒,随即发出一片哗然大笑:“卧槽,这谁写的词,前面还押韵呢。”
  “真有才真有才,上午听见的那个,也是他们班的吧,怎么他们班实行的是笑死对手的策略吗。”
  “我开始期待他们班下一次的加油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不知是谁开始的,观众席竟然直接出现了成片的呼喊:“宇希宇希,勇争第一,宇希宇希,一大帅比。”
  “宇希宇希,勇争第一,宇希宇希,一大帅比。”
  “……”
  
  一声比一声高,因为操场是凹陷的状态,所以传出去的声音也会响一些,程释原本是来学校交卷子的,录入完成绩走在陈宇希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大路上,听到右侧传来的声音。
  
  传入耳朵的名字很熟悉,他只听了两句,就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