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贝,是不是快到了|闺蜜用嘴让我欲仙欲死

更新时间:2020-10-20 13:58:20

 宋也面无表情,“预备铃已经打了,她还回来了吗?”
  许铁缩起脖子,“没有。”他见宋也起身要去找文艺委员,忙诶了声拉住他,“别生气啊,她就拿走玩一会儿而已,人家还是女生。”
  
  宋也烦躁,“那他妈是我的,我允许了吗?”
  他烦别人动他的东西,女生也不行。
  
  “是扶老师的啊。”许铁小声嘟囔,“我去拿!我去拿。”
  宋也甩开许铁的手,黑着脸去第一排座了,看见荷包蛋在文艺委员的手里,揉捏着跟同桌说话。
  
  “拿来。”

 文学

  
  文艺委员抬起脸,茫然地啊了声,“什么?”
  宋也是真凶,皱起眉,“枕头。”
  老师还没来,班里挺吵,四周的人都看向他们,宋也耐心到极限,“快点。”
  文艺委员没面子,而且宋也太凶了,跟他平时一起玩的男生都不一样,把荷包蛋递过去,“许铁说这是扶老师的……”
  
  宋也瞥了她一眼,拿了她同桌的黑色水笔,微微弯腰,在荷包蛋的标签上大大地写下宋也两个字,把笔还回去走了。
  周围的同学笑起来,文艺委员属于娇气敏感的女孩,又委屈又气,红了眼睛,趴在桌子上哭。
  不就是一个破枕头,她拿来玩玩怎么了?
  
  许铁看出来宋也真生气了,不敢瞎闹,闭上嘴老老实实转过去等着上课了,但心里还是忍不住臭骂宋也,什么臭直男!就宋也这样的,能早恋?娶媳妇都是个问题。
  因为已经上课了,所以这事也没起哄多久,等老师来了后,见到文艺委员趴在桌子上,问了句,她同桌说她不舒服,趴一会儿就好,老师点了点头就没再管。
  
  排名今天下午就能出来,宋也中午拿到了所有试卷,历史那张上写着九十,他把卷子叠了叠,去找扶栀。
  
  办公室里没人,何姐在看排名,问他,“你找扶老师干什么?”
  宋也弹了弹裤兜里的卷子,“有题不会。”
  何姐知道他俩好,这种不是在学校里发展出的关系她一般不管,而且都是男的,不用注意,头也不抬摆了摆手,“跟体育老师出去了,帮忙清点器材。”
  “你这回考得不错啊。”
  
  宋也推开门出去,不着调地回了句,“谢谢何姐,我下回继续努力。”
  何姐笑骂,“当我面还敢叫何姐,我看你找打。”
  
  器材室在综合楼后面,靠近操场,宋也走过去,看见在操场上摆垫子的体育老师了,他走进器材室,“扶老师。”
  最里面,正在把篮球一个个放到铁箱子的扶栀听见他的声音瞬间呆住,不知所措地抱着篮球,他下意识往后退,直接坐到了地上。
  
  宋也表情危险,挑眉呲牙,“跑啊。”
  “老师,你现在还能跑去哪里?”
  
  扶栀磕绊,脖子憋得通红,他现在都怕被宋也堵在狭小的空间了,“我、我没跑。”
  宋也拿走扶栀的篮球,扔进箱子里,“说你两句就跑?说不得?”
  他今天非把扶栀这个毛病治了。
  
  外面铁门被风吹着,徐徐关上了,钥匙在外面,器材室里只剩他们两个,私密的吓人。
  扶栀眼睫抖着,一时又红了眼,上周五的事,给他冲击太大了,让他惊慌。
  宋也坐到垫子上,轻佻地玩起扶栀的眼镜,“我们被关在器材室了。”
  
  “熟悉吗?我记得有本小H文,就是写器材室的。”
  扶栀脖颈上的红攀上了脸,他又不会反抗宋也,一脸可怜的柔弱。
  宋也刮了下扶栀微红的下巴尖儿,“不能开这种玩笑?”
  
  扶栀眼镜斜斜地挂在脸上,两手蜷缩着垂在冰凉的地板上,低着头,“你……你不要总是看那些,不好。”
  “而且我是你老师,你不能当着我的面……”
  
  宋也把扶栀的手按到垫子上,让他接触小H文里的作案工具,恶劣的可怕,“嗯?”
  扶栀手发烫,连宋也都能感觉到,“以后还跑吗?”
  “能逗了吗?”
  “还能不能说两句了?”
  
  扶栀羞的神志不清,几乎带出不稳的哭腔,“能,能的。”
  
  宋也在体育老师回来开门前,恶狠狠地给扶栀上了一课,让他记住教训。  体育老师抱着垫子回来,看见门关了,他敲了敲门,“扶老师你还在里面吗?没事吧。”
  扶栀忙扬声回道:“风吹关上了,我没事。”
  体育老师打开门,看见拿着张试卷大剌剌坐在垫子上的宋也,惊讶,“你怎么进来的?”
  
  宋也意思意思地又把卷子塞回了裤兜,“门关上前进来的,找扶老师。”
  体育老师哦了声,又抱了七八张垫子,“来都来了,那帮帮忙吧。”
  宋也起身,“我帮扶老师清点数目,你自己加油搬垫子。”
  
  体育老师嘿呦,“你行啊。”
  体育老师这回在门边放了块砖,也不知道哪来的,反正器材室里什么都有,等他走了,器材室里又安静了,只不过扶栀这回没再局促紧张,他还偷偷地开心。
  宋也竟然会主动来找他,他这几天一边躲,一边又想。宋也主动了,是不是说明他们现在关系不一样。
  
  宋也没再逗扶栀,在本子上记着数,沉默了一会儿,扶栀轻声开口,“荷包蛋的事……我听说了。”
  宋也挑了下眉,“谁说的?”
  扶栀:“吃饭的时候老师说的,他下课后几个男生告诉他的。”
  宋也心情好,挑眉,“然后呢?”
  
  扶栀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卑鄙的,他在心里窃喜,可他又为自己羞耻,竟然跟一个十六岁的女生争风吃醋、比较,低声,“其实玩一会儿也没事的,你把她弄哭了,她以后就会讨厌你了。”
  宋也浑不在意,“我跟她又不熟,而且我就拿回个我的东西,她自己哭了,我难道真的去哄吗?”
  扶栀观察着宋也的表情,试探,“你不喜欢看别人哭?”
  
  宋也把数好的毽子一一摆回去,居高临下看扶栀的眼睛,到嘴边的话拐了个弯,勾唇,“那倒也不是。”
  扶栀被这视线看的脸颊燥热起来,宋也的意思太明显不过,但他不敢多想,只当做是宋也想看他哭,想看他这个大人没有尊严的样子。
  他继续软声教育,“要对女生体贴点。”
  
  宋也不喜欢扶栀跟他说这个,他用本子的一角顶在扶栀的脑袋上,“这个年纪的男生能有什么体贴,我不招惹她们,不跟她们玩,要是在校外看见她们被欺负了,我会上去救她们,老师,你还有什么要我体贴的。”
  扶栀羞愧地脸红,他又做错了,他都自以为是地“教”了宋也什么?
  宋也比他还要强大。扶栀猛然记起,那次在商店出车祸,第一个赶来的是宋也。
  
  他太不了解宋也了,妄想用一些年龄上的并不存在的优势,似是而非的“教导”宋也,他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他不是个真正的大人,而宋也是个比他成熟许多的成年人。
  扶栀攥紧手指,“对不起,我……我不了解你,错怪你了。”
  
  因为尴尬羞愧,他心慌的四肢发麻,宋也把本子拿走,转而挑起他的眼镜,“老师?”
  宋也很有兴趣地蹲了下来,“你这个反应,我骂你了?”
  扶栀抿紧唇,说不出话来。
  
  宋也不知道扶栀的心里想法,只是现在独处一室,没有监控,没有人打扰,宋也看着扶栀解开了两粒扣子的衬衣领口,用本子拨弄,咧了咧唇,“我很久前就想说了。”
  扶栀不敢动作,直直坐着让宋也用本子拨开他的衣领。
  
  “果然。”
  身为老师,平时害臊了不好意思了,脸上没表现出来,但其实衣领下的锁骨,肩膀,再往下胸口都红了,证实了这点,宋也更好奇了,“那你在我面前,脖子那么红的时候,胸口是不是更红?脸红的时候呢?”
  扶栀红红地捂住了自己的衣领,“我不红。”
  
  宋也差点乐出声,站起身,“行,快点清点完吧,我赶着回去趴会儿。”
  扶栀忍了又忍,还是忍下了那句你先回去吧,一是他现在羞耻地开不了口,二是他也想跟宋也多相处一会儿。
  他们好几天没这样了。
  
  但要清点的东西太多,他们忙完已经午休下课了,宋也也没管,照去办公室,呆到上课才走。临走时听见麦老师让她班里的那个男生去外面做蹲起,不做够一百个不许回班。
  何姐按了按男生的肩膀,笑呵呵,“犯了什么错啊?”
  何姐不喜欢得罪人,所以就算不赞同麦老师这种做法,也是笑着说。
  
  麦老师甩着手把头发扎起来,“不做作业,上课开小差,一圈的人他都能说个遍!多大个人了,不知道羞!我看你以后就是下厂打工的命。”
  何姐诶了声,“不能这么说,那谁都是打工的命啊。”
  这男生何姐认识,高一她教的,叫林正鹏,在同学里性格挺调皮的小男生,个子很矮,发育不正常的矮,才一米五多点,但在老师面前他很胆小唯诺,何姐拍了下林正鹏的背,“做二十个得了,赶紧回班上课。”
  
  麦老师大声,“那是我班里的学生,你别替我管教!”
  何姐下不来台,“小麦啊,你最近脾气也太大了,这学生是教育的,不是体罚的。”
  办公室的还没去上课的老师都跟着劝了几句,小周更是说:“体罚学生,让家长闹到学校可不好看啊。”
  麦老师脸色铁青,抓起铁尺拍了下办公桌,“滚回去上课!下次再上课说话我把你嘴粘起来。”
  
  何姐得去上课,扶栀过去把林正鹏带回了班,这男生太矮了,还瘦,看着营养不良,怯生生地对扶栀弯腰,“谢谢老师,我回去上课了。”
  扶栀点头,想了想又拉住他,温声,“如果麦老师再做过分的事情,你可以跟学校申请调班,不要怕,跟你家长说说。”
  
  林正鹏视线飘忽不定,胡乱地嗯了声就跑进了班。

 一紧张害怕就跑是什么毛病,宋也啧了声,周五那天不是放过他了吗?要是这样早知道就不良心发现让他走了,欺负到他过|瘾了再说。
  他这几天不爽,身上气压低,脸凶巴巴的。
  
  许铁纳罕,“谁欠你钱了?”
  宋也张嘴,“转过去。”
  
  许铁摸着自己的脸转回去了,“我这英俊的脸让你自卑了,我懂。”
  宋也忽然注意到什么,踢了脚许铁的椅腿,“我荷包蛋呢?”
  说到这个,许铁瞬间支吾,“在……在文艺委员那儿,她说这荷包蛋好好看,我说是扶老师的,然后她说她玩一会儿,上课了就还回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