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吃饭还在顶 连在一起|我想要你,我坚持不住了

更新时间:2020-10-20 14:06:23

  也是和平常一样的,我上楼上课。“怦”的一声,“安静,Be quiet!什么意思”“呜呼,好凶”我心里这样想着。突然一个头从办公桌伸出来看向门口:“同学,你找谁呀?”微卷的头发长到肩膀,弯弯的眉毛下是被金丝眼睛框住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撑起眼镜,下面是薄薄的嘴唇。她笑着看我,我低下头耳朵发烫,心脏扑通扑通撞击着胸口。

      “李……李……老师”我说着,低头走进了办公室。

      “哦”,她冲我笑了笑又低下头,继续教训着她的小学生。

        那天的英语课我什么也没听进去,脑子里全是弯弯的眉毛和涂了口红的薄薄嘴唇。我觉得有什么堵在胸口,但是心又跳得很快。我请假出去上了个厕所,路过她的桌前时,我感觉这间办公室里所有的动作都慢了下来,慢下来的时间在她身上更加的明显,似乎她所在的范围内所有的动作都是放慢的,我看了她一眼,上完厕所以后又匆匆回去。

        从那天以后我发现我开始期待上课了,每次路过都重复着时间放慢的感觉。有时她教小朋友读单词,有时她站着在前面的白板写写画画,有时她又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每天入睡的时候我都会在心里祈祷,换个老师换个老师,然后醒来到教室里还是原来的英语老师在等我。我总是期待着什么,我希望她发现我,注意我,或者我可以离她近一点。

 文学

        我不止一次想过和我姐说我想换一个英语老师,但是其实现在教我的老师挺好的,我也实在没法向我姐提出要求。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我发现办公室里的年轻老师们越来越少了。我突然很惶恐,我怕会不会有一天我来到办公室就看不到那弯弯的眉毛了。

        假期一天天的过去,距离开学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有天英语课,我的老师说她家里有事可能会请假几天,让我不要担心会有新的英语老师带我。我心里咯噔一下,然后猛烈的跳着,脑海里闪现过弯弯的眉毛。我不禁感到开心顿时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嘴角上扬以后,被老师发觉我的窃喜。“哎!陈精,我要走了你有这么开心嘛,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对你不好吗……”我的英语老师吧啦吧啦的咒骂着。

        而我什么也听不进去,我打断她:“老师,你们这里有几个英语老师啊?”

        “三个啊,除了我,外面有一个男老师,还有一个黄头发的女老师。哦!忘了,还有前几天刚来的那个新女老师,就是挺好看的那个。”

        她说到了我的弯弯眉毛了,我突然不觉得开心了,万一不是她呢?是其它男老师,或者是另一个黄头发老师。晚上回家我躺在床上,不止一次的向老天,向上帝祈祷,希望是我的那个弯弯眉毛。

                      3.刺客

        那天,我的课被调到了后面,中午的那节。但我还是起了个大早,睁开眼睛就是再祈祷一次。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了,我从没有过这样期待的感觉。熟悉的路标在汽车行驶的过程中快速的闪过,我觉得今天的路好长好长。我在期待的过程中睡去,忽然一阵颠簸,我姐将我从车上扯了下来。“到了,你好好上课啊,我晚上来接你。”说完,她上车走了。剩我一人,我对着外面停着的车窗照了又照,还是上去了。

    每上一层楼梯,我都会心跳加速。期待着弯弯眉毛,又怕不是她。

      到了,她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你就是陈精吧?”她看着我说到,我不敢看她的眼睛,但她抬着头看我,那对弯弯的眉毛就像是会说话。

    我咽了咽口水,“……嗯”

      “行,那你跟我来,我是你的新英语老师,我姓许,你叫我许老师就行”她一边走一边说着,我跟在她的身后,不停的感谢着上帝。

      “坐吧!好,你的李老师家里有事,请假了,所以剩下几天就是我带你,我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你英语好像不是很好……”

      她说着,下垂的浓密睫毛盖住眼睛,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

      “好,那就是这样……让我们开始上课吧”

        那堂英语课我听得很认真,喜欢的老师,喜欢的天气。这种感觉就像是连下了几天的雨,突然天晴了的舒服。

      “喂,陈精,下课啦!不要忘记回去把练习做了,顺便把那个一般将来时的基本结构背了吧。你是想明天来背,还是什么时候?”她问

      “今……今晚”我答

      “今晚,你确定吗?”她又问

    “嗯,是的,我今晚上数学课上完了来找你背。”我说

      “好,风里雨里,我在这里等你”她俏皮地眨眨眼。

      我耳朵一红,低下头“嗯……”快速的收收书包走人了。

        那晚的数学课我没能好好的听,一直在想她睫毛,眉毛和嘴唇。

      “陈精,快把我刚刚讲过的做一下,喂!”我的数学老师吼到。

      “干嘛呀?你们”办公桌伸出一个头,“我来查查岗”她的两只手抓在挡板的两边,歪着脑袋,笑着看我们。

      “行,不打扰你们了。我走了,今天轮到我值日”她说着向门外走去。

 

        外面是她走路打扰卫生的脚步声,细细碎碎的好像踩在了我的心头,将我16岁的青春踩碎了,然后把她自己刻我的生命里。弯弯眉毛,长长睫毛,薄薄嘴唇,她是我青春期里唯一的幻想。但她是老师啊,我怎么可以对我的老师有不一样的情愫呢?我问自己。

        在背书的时候我尽量避免去看她,防止她的身影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还是没忍住,她说:“今天表现勉强可以,你可以回去啦,明天不要迟到啊!”

      “嗯……老师再见”

        我罪恶又欣喜的享受着青春期给我带来的心动,即使对象不是我的同学,而是我的老师。

        又是我最喜欢的英语课,天气很好,我选了一件白色衬衫来搭配我的牛仔裤。镜子里的男孩稚嫩干净,我笑了笑,上了我姐的车。

        她让我拿出昨天的家庭作业,在她的文具袋里翻找着红笔。

      “唉?我的红笔呢?”

      我看向她,又向地面看着帮她找那只红笔。她在桌上翻着,把所有的资料都翻开。还是没找到,她又向那只文具袋翻找着,放在大腿的文具袋滑落。里面七七八八的东西掉落出来,各种各样的笔。还有一些证件,我捡到一本小黑本。翻过来“XX大学,学生证”我心里一惊,看向她。她也瞪大眼睛看着我,迅速夺过学生证。

      “……那个,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啊,说了我们要被扣钱的,一个人1000块”她看着我,弯弯的眉毛下垂。

        “那……你几岁啊?”我问到

        “……你不许和别人说啊”

        “好!”我疯狂点头

      “19,爷今年大一”她说

      “哇,原来你是来做兼职……”我开心的惊呼到

      “喂,你声音小一点……”她急忙过来捂住我的嘴。

      “嘘!!!”她向四周看了看,眼里有点惊恐。

        我张了张嘴,也什么都没说。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根绳子,咻的将我们的距离拉进。感觉我不再是她的学生,她只是大我3岁的姐姐,我的心上人。而我,有追求她的权利。

      接下来的课程都是轻松愉快的,我每天都很享受英语课,也开始期待每个清晨。

      “好,小陈同学,把你的作业拿出来”

      “好,小陈同学,你看一下这个题,有没有时态的标志词”

      “好,小陈同学……”这是她每节课的开场白。

      “好,小陈同学……”我每天夜晚都在重复着她对我说话的语气,软软的喊我的声音。那些声音像一只会跳舞的狗尾草撩拨着我的心弦,酥酥痒痒的让人期待又羞涩,甜甜的感觉充满我的每个夜晚。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开学啊?”她眨巴眨巴眼睛问我。

    “我们早开学了”我答。

      “啊?!那你怎么还在这啊”她瞪大眼睛问,弯弯的眉毛上挑。

      “我姐说了,要让我把所有漏下的课程都补完然后再回学校上课。”我看向她

      “啊?你姐到底怎么想的啊?”她又眨巴眨巴眼睛。

      “我可能31号上完课就不来了”我说着,垂下了头。我在想,是不是结束了我就再也不能看到她了。没有联系方式,不了解她,她就像一个戴着神秘面纱刺客横冲直撞的闯进我的生活,打乱我所有的生活节奏。没有她,我会怎样呢?

      “哦,这样啊,好巧我也31号就走了,我们开学啦”她悄悄的说,眼睛里全是笑意,好像在发着光。

      “你……这么喜欢开学吗?”我问。

      “当然啦”她看着试卷脱口而出

      “是……有什么……想见的人吗?”我支支吾吾的问

    “啊?没有吧,就是开学大家聚在一起很好玩”她说。

        我松了口气,我害怕听见“这样我就可以见到我男朋友啦”的回答。

      “老师……”我低声喊她

      “嗯……”她看着我

      咚咚咚,心跳的越来越快,脸也烫得厉害

      “你……”我不敢问那个一直埋在我心底的问题。

      “嗯?”她看着我

    “你……你……你有男朋友吗?”我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几乎要被我咬碎似的。我不敢看她,不知道她什么反应,但我还是迫切的想知道。

      “不是,你一个小屁孩,你懂什么呀”她皱起了眉头问。

      “那到底有没有啊?”我看着她。

      “唉……你觉得呢?”她反问到

        “我怎么会知道”我假装不在意,手里不停的按着圆珠笔的头来缓解我的紧张。像一个等待着宣布无罪释放的犯人一样希望得到答案。

      “害,没有”她用手撑起头,拿着试卷扇着风,微卷的头发随着扇的节奏一飘一飘的。就像梦里的狗尾草随着微风一飘一飘的。

        得知这个消息的我很开心,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又缩小了,回家的路上我哼起了小调。

      “陈精,我发现你最近好像不大对劲”我姐透过后视镜看我。

      “啊,没有吧,可能是英语进步了”我和我姐胡扯着

    “真的?”她看着问我

    “对啊,嘿嘿”我挠挠头

    “这还差不多,回去给你做好吃的”我姐说

    “好咧!姐!”我大声回答着

      这次我姐直接扭头过来看着我。

      “好好开车,小心点”我说

 

                      4.崩塌

        又是一天清晨,好像今天的天气不太好。我看了看手机,一天的雨。

      我姐走进房间:“阿精,学校那边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上学,可能不能请假了。明天刚好也是你结课的时间,上完课我打算送你去学校”

      我猛地的抬头:“啊?”

      “啊什么啊,你都已经开学一周了”她说

      开学的日子还是来了,也就意味着我的刺客,要走了。

      我上着楼,想到她在等我想要加快脚步,又想怎么跟她说,我要开学了,可能以后都不来了。我又放慢了脚步,难过和不舍像两个枷锁,栓住了我向前进的脚步。

    我上了楼,放好书包。

 

      “唉,明天是我最后一节课了,我要开学了”我趴在桌上说

      “啊?这么快啊,那我也该走了”她擦着桌子。

      都不会舍不得的吗?我疑惑着,也没问出口。

      “好,小陈同学,我们来看一下昨天讲过的内容”

        这节课我没怎么听,我都在看她。写字的样子,问我问题的样子,讲错的题目然后气的拍自己脑袋的样子。我好想留在这里啊,就这样留着,没有开学日期,没有作业只有我漂亮的小刺客。

        一天的时间过得飞快,特别是在她的身上,我好像失去第一次见她时那种时间放慢的特异功能了。我想把时间拉长,拉得很长很长,想要一生那么长。

        又是新的一天,这天清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早上是数学课,我犯了懒不想去,想到湿漉漉的地面和干巴巴的数学课就不想去。

        数学老师发微信过来给我,问我还来不来,如果不来干脆就换成英语课,她下午有事要请假。

        我说会来的,我想我是想早点看见她的。

        “好,快点啊,我今天一定要走的”数学老师的绿色气泡弹出。

        我关了手机,转身对我姐说:        “姐,我肚子不舒服,我想下午再去,去上英语课。”

  “啊,怎么了,你没事吧”我姐走过来。

    我顺势躺下说“没事没事,昨天好吃的吃多了,有点闹肚子。”

      “行,那你躺会儿,不舒服就马上说,我去帮你找药,一会儿我要去上班,我把药放桌上记得吃啊。”我姐说着向门外走去。

        “呼”我松了口气。

        “哎,对了……待会儿要上课的话让你姐夫送送你啊。”我姐补充道。

        “啊,知道了”我应着。

        我躺着躺着,梦见了她。梦见她笑,梦见她哭,梦见她穿着白色婚纱对我说:“小陈同学,你听懂了吗?听懂了我就要走啦”

      心里一揪,睁开眼睛,眼角是湿润的。我擦了擦眼睛,闹钟刚好响起。

      “15:00,天啊!”我惊呼到,快速的穿好鞋袜,把倒在沙发的姐夫拉醒,让他送我。

      “姐夫,你快点啊!要迟到了”我快速的下楼喊到。

        “啊咦,知道了,来了来了,带好你的包!”姐夫应道。

      我匆匆赶来,就像没有准时到达就会看到梦里的她对我说要走了一样。

      我跟楼下的老师问好,一步并作两步的跨着楼梯。

      我喘着气,她放下试卷,嚼着口香糖,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白色的灯光下,她似乎更加的朦胧和美丽,就像梦里穿着婚纱的她。

        她撩撩头发,薄唇轻启“快来,我的高徒!”笑道,眼睛眯成一条弯弯的弧线。

        “咳咳咳……”我喘到,“老师,为了上你的课我看着电视就从沙发上弹气,赶……赶来了”我拿着书,假装不在意的说。

      “哦,是吗?那你学习积极性挺高的嘛”她凑过来。

        我心跳加速,耳朵和脸烫得不行。她马上就撤回身去“好啦,你们数学老师有事,所以都换成英语课啦,四节连上,唉……好多啊”她翻着资料说:

      “今天我打算跟你拉一下初中所有的时态,还有重点单词……”

      我看着她,下垂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像蝴蝶的翅膀一张一合。她把资料放到我面前:“太多了,复印机纸不够了,咱俩凑合凑合着看吧”她靠了过来,头发上有青苹果的味道,手指在资料上指来指去,我耳朵嗡嗡的什么也听不进去。

      “好,你来看一下这个名词所有格,当在两个人名的后面表示非共有,各有各的意思。好,比如说这句话‘Mike's and Mary's mom’它的意思就是迈克的妈妈和玛丽的妈妈,懂了吗?”

        我望着她不说话,“好,就比如说上面的例子换成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就表示我的母亲和你的母亲,没有任何关系的,你是你的我是我的懂了吗?”她提高声音。

        我望着她,“会有关系的”

      “啊?你在说什么啊?”她低下头来问。

      “比如说丈母娘,会……会……会有关系的”我几乎脱口而出,羞赫的不能抬起头,我的脸烫的要命,心跳也咚咚的停不下来。

        “陈精啊,你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说,你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她斜靠在桌上问我

        我急忙否认,“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唉,算了,不扯这些,先往下看,你看啊这个它……”她马上恢复了讲课的状态,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其实我也期待她的反应的,到没想到是如此的平静,心情跌落到谷底。

      “老师,我听不进去了,能不能不连着上,我想晚上再上可以吗?”我趴下看着她说到

        “啊?是我讲的太无聊了吗?”她问

      “不是不是,只是太多了”我答

        其实我是想把时间尽量的拉长,用我微弱的力量留住时间,留住她。

      “哦,好吧那你记得和前台的老师说你要改时间我无所谓的。”她喝了口水。

      “好,那先下课吧!”

        我收着书包:“好!老师再见”

        出了门后我回头看,想再看一眼,不料撞上了她的目光。

      “看什么呀小屁孩?”

        她坐在椅子上头靠着墙说到,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口红恰到好处的衬着肤色,嘴唇微挑。

      “你……你太好看”说完我就跑下了楼,不敢去看她的反应。

                      5.苹果

      下了下午的课,我在自习室里做着数学卷子。从门的一角看到她下楼,打开电脑翻着资料,时不时的和同事说说话,然后开怀大笑,我也跟着开心起来。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我知道我的最后一节英语课到来了。我听到了她上楼的声音

      “哒哒哒”像是提醒我快来,快结束这堂我最舍不得的英语课。

      我把书包拎着上去,肚子一疼,糟了,不会吧。

      我放好书包:“老师我去上个厕所!”

    “好,快去快回,过时不候哦”她歪着头冲我俏皮的眨眨眼。

    “好”我冲向厕所,发现没有带纸,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我不想浪费这堂课的任何时间。我拿了伞向外面冲去。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一家精品店里的漂亮关节戒。它就像她,不是很出众,但却光彩照人。

        我看了看价格,天,是我一个星期的饭钱。我还是咬咬牙买了,把包装扔到垃圾桶里,揣着它上楼。

        步伐更快了,带着雀跃和欣喜。我想我要告诉她,我喜欢她,第一次见面就喜欢。在她之前没有任何人能够让我感到如此奇妙。就像一颗诱人却没有成熟的苹果,吸引着我不停的靠近,等不及它成熟就想品尝它。

        我的心里就像一场海啸袭来,冲刷走了所有的理智,唯一想做的就是告诉她“老师,我喜欢你”

      我终于到了,推开门她双手环绕在胸前站在桌子边,看着手机里放着的视频。我绕道她的身后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

        她吓得一跳“喂,陈精,你干嘛?”扑过来要打我,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

        我笑着躲开了,坐下后。

        她先开口了:“今天最后两节啦,你选吧,想听课还是想听故事。”

      “听故事”我答。

      “好,什么故事啊?”她坐下问到。

      “你的……你的所有故事”我望着她说,目光如水。

      “……我?我有什么好听的”她趴下用笔在纸上画圈圈。

    “嗯……好!让我想想啊”她用手撑起头,歪起脑袋做思考状

        我摸了摸裤兜里的关节戒,手心里都是汗,心跳到了嗓子眼。我想把它拿出来,给她。对她说我再梦里在心里说了很多遍的那几个字——我喜欢你

      她开口了,我放回了关节戒。

        “陈精啊,这辈子你会遇见许多人,他们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一定有出现的理由,但是不能因为其中的任何一个影响到自己的前途啊”她嚼了嚼口香糖,突然坐正对我认真的说:“我知道你说你是18岁是假的,你是个16岁的小弟弟,我也知道你对我有一点点错觉,你还那么年轻。考个好的大学,在大学里谈个甜甜的恋爱,你见过的人太少了,以后你会遇见比我更好的”

      “……”

        我没法开口,就像有人蒙着我的嘴巴,捏着我的喉咙,不准我跨越这条线。即使线的对面有她。关节戒透过裤兜传来冰凉的触感,就像我的此时的心情。

      “那,你们大学里的恋爱是什么样的?我们学校里的男生女生谈恋爱都是散散步走走路,你们呢?你们会怎么样啊?”我抬起头问道。

      “嗯……你太小了,大学里怎么可能只是牵手手说说话啊,大家都是大人了,肯定不止这些……”她扣着手说到:“哎呀,你到那个年纪就会懂了”

      “那,那你……答应我,大学里不要谈恋爱,就算谈恋爱了也不能让别人碰你”我坚定又哀求到,眼睛火辣辣的,身体都很烫,除了裤兜里的关节戒。

      “哎,陈精,你为什么叫陈精啊?”她弯弯眉毛一挑,问到。

      “我爸说,只要有米有青菜就行了”我认真的回答到。

      “啊哈哈哈哈哈,你爸爸真可爱”她的眼睛又弯成一条弧线。

      “还有十分钟,咱们的课就结束啦”她伸了伸懒腰。

      我想要她的微信,想要她的联系方式。但我又不敢,我怕未来的某一天一个陌生的男子回充斥在她的社交软件里,我不敢看。

      “哇哦,下课咯,你可以走啦”她说到,还是那副弯弯眉毛,薄薄嘴唇,第一次见她的那个模样。

      在我收拾书包的时候,她突然起身。

      “啪!”

    房间里全黑了。她过来抱紧我:“作为你的初恋我很开心,为感谢你的喜欢”我也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她,软软的她在我的怀里,头发散发出淡淡的苹果香味。我低下头,深深的闻了她的味道,混着我的心跳宣告着我兵荒马乱的初恋结束了。

      我们分开,起身下楼,我在路口等着我姐接我回家。

      她从我的身边路过,苹果的香味被夜晚的微风吹散了。后来淅淅沥沥的下了雨,打湿了我的青春,也逐渐冲刷着她的模样。她就这样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从我的青春里退场了。

      几年过后,我在大学的篮球场上投进最后一球,进了!队友的庆贺声和观众的欢呼声一起涌在耳边

      “啊啊啊!小陈同学你太棒了!”一个弯弯眉毛的女孩子冲我挥挥手喊到。

      世界都静止了,就好像回到那个湿漉漉的八月和我的情窦初开的年纪。对面是眉毛弯弯的她,一条线在我们之间,谁都不能跨越。她对我挥挥手“小陈同学,懂了吗?懂了我就要走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