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肚子 被精 灌满 堵住|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更新时间:2020-10-20 14:09:58

高考前母亲居然请假回到家来照顾杨晓宇的起居,脱去了实验室的那些装束,看起来和善了些。杨晓宇写了一整晚的练习题,刚放下笔,拿起鱼食打算去喂鱼。母亲正好端着水果进来,看见杨晓宇就是一顿批评式教育的经典数落:“晓宇呀,你怎么没好好学习呢?别让妈妈操心呀。”永远都是这几句话,耳朵都起茧子了。

 

平常干嘛去了?不就是想督促我好好复习,达到你的要求吗?甩手不管十多年,还不如永远别回来。”杨晓宇怒吼一通,摔上了门,瞬间有种不知名的快感。她自从辞职后确实很反常,杨晓宇注意到母亲离开房间时,弓着背好像在抹泪。“机器似的妈妈也会哭了?以前我哭嚎多少个夜晚你不也无动于衷吗。”杨晓宇感觉有点讽刺。

那次高考,杨晓宇故意少写了一个填空题,总成绩只差5分考入母亲心心念念的M市财经大学。高就业率,世界名校,且离家近,这所大学是母亲的首选。自从2060年,高考已经相较于许多年前有了多次改革,由于科技和医疗水平提升,人口暴增,教育和就业问题严重,我国的高考制度顺应时代发展,改为每个自然人有且仅有一次机会参考和填报志愿,落选者全部按国家调剂入学。

 

杨晓宇取得全校第一,全省状元的优异成绩,所有人都对他赞口不绝,已经是学神级的人物,唯独母亲并不满意。那段时间,家里阴沉沉的。这段时间杨晓宇人生中第一次反抗,“凭什么你们可以做科研工作,我就不行?”后来,杨晓宇去了省外一所科技名校。毕业几年后生物科技领域小有建树,杨晓宇开着车回到M市。这是他高考后第一次回家,由于不敢面对母亲,一直只将生活费打回家里。

 

 文学

这次见面,杨晓宇发现母亲重新戴上了她那厚方框眼镜,只不过那绿灯变成了闪烁的红光,在老太太脸上有点赛博朋克的滑稽感觉。母亲恢复了最初的冷漠和不近人情。在家这几天,母亲好像比以前亲和了血多,可能是人老了,心宽了,不过自己夜里打游戏看剧之类的,还是免不了母亲一顿臭骂。

 

杨晓宇发现家里鱼缸里的鱼儿很活跃,被母亲养得很好,比之前自己在家时还要好。母亲的名字谐音就是鱼,听闻这也是父亲以前对母亲的爱称。所以母亲一向喜欢金鱼,退休后还多养了好几条彩色的。

 

电视上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本市科学家近日取得了重要科研成果,研发出初代重启舱,利用时间裂缝制造异空间,给那些对人生重大选择后悔的人一个重启的机会,在异空间中重新选择,开展余下人生。目前研究已经进入临床阶段,全过程免费,鼓励志愿者踊跃报名。(实验有风险,请谨慎考虑)”母亲幽幽的说:“明天咱们就去。”杨晓宇叹了口气,还是答应了。这次的妥协性质不同于小时候的一味顺从,只是因为杨晓宇那天无意间发现了母亲桌上被书压着的病历单,自2083年查出癌细胞,现在扩散成癌症晚期。母亲此刻的要求,自己岂能拒绝。

 

后来,应该就是被带去做了重启试验。被重启的人记忆本应是清零的,但杨晓宇失去意识前听见机舱警报,或许是由于故障,让他保留了重启前的记忆。

 

(二)

放学后,身体不自觉的往家走。虽然本来就应该回家,但杨晓宇明确知道这不是自己的意愿,而是这身子自动地、机械地、按照一种算法和程序,在做一种匀速的运动而已。杨晓宇全身用力,企图控制自己的意识。慢慢的身体变轻了些,好像管用!杨晓宇奔跑起来,既然重启了,自己就不愿意再被任何东西束缚、控制,哪怕是自己的身体记忆也不行。

 

当杨晓宇开始奔跑,周围的事物就开始出现异常。天上的云完全静止,路上的车流也出现了计算机一样的卡顿,甚至有个老太太弯着腰走路,走着走着,佝偻的身子就跟不上探在前面的头,硬生生的分隔开了。没有想象中那种人体被一切为二的血腥场面,没有肠穿肚烂血液喷溅的情形,身旁其他人,也都像没看见一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一切都显得诡谲,且这些情况不在自己擅长的科技领域,无法解释,杨晓宇只想赶紧回家。回到家里已经临近傍晚了,杨晓宇忍不住向母亲分享了这些奇怪的见闻,母亲耐心的安慰了几句,说:“晓宇可能是学习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再学,劳逸结合就好了。”虽然也是要求自己学习,杨晓宇却总觉得母亲变得近人情了许多,或许是语气的问题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杨晓宇感觉很无聊,就像是回来重新读了个高三罢了。但想到母亲隐瞒着癌症也要带他来参加重启,不过就是希望杨晓宇重读高三,再次高考。杨晓宇叹了口气,好好考一次吧,就当完成母亲的一个心愿。不过这段日子,杨晓宇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母亲白天和黑夜完全像是两个人,夜里冷漠又严苛,但一到白天就像自动重启更新了一样,变得温和又善解人意。

 

某天夜里,杨晓宇做完当天的练习题已经很晚了,听见一些咯吱咯吱的声音,是从母亲房间里传来的。杨晓宇悄悄将门推开一个缝,接下来的场景,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梦魇般的存在。

 

起初母亲背对着门,在整理着什么东西,将那东西迅速塞入了柜子,还加了把锁。杨晓宇看见母亲将身上的物品一件件的取下,这其中顺序是:口罩,眼镜,头发,和头。从取到头发开始,杨晓宇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从没听说母亲戴过假发,而假发之下,露出的是锃亮的银色头骨。杨晓宇认得,这是2083年左右开发的一种新型金属,经过处理能变得柔软有弹性,耗能低无污染,被用于替代橡胶。

 

所以,我的母亲,真的是个机器人。”杨晓宇定定的站着,不知所措。在2083年人工智能达到这种水平不奇怪,但在此之前,并没有开发出这种软金属材料。如何解释母亲从自己童年就一直存在?而且,杨晓宇也不能突然接受这个事实。

 

母亲取下了头,全身时不时地抽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和一切自动化器械老化后的状态一样。肩膀上有个黑幽幽的洞,溢出一股股绿色的油状液体,像是手机充电口氧化的锈水,黑洞里面是些红的绿色线路,杂乱无章。它缓缓将手伸向了桌上的润滑油,刚刚拿起,手部关节处的螺丝钉直接滑出,滑出时裸露的电线被划破,外皮开始剥落,有些小小的火花飞溅,润滑油也泼洒在桌上。

 

唉——”放在床边的那颗银色的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在这寂静的黑夜里,与风略过窗户缝隙的尖锐声音夹杂在一起,像种莫名的呜咽。

 

润滑油向四周扑开、蔓延、滴落。母亲房间里的木桌是父亲生前手工做的,有些倾斜,那颗头沾上了油,骨碌碌的滚下来,被桌角挡住时,正好朝向杨晓宇。杨晓宇怔怔的盯着母亲的头,那眼镜取下的地方只有两个小点,是摄像头,口鼻处空荡荡的,是一套曲面屏的蜂窝状音响和麦克风。

 

杨晓宇有些害怕,颤抖着后退一步。那颗头盯着门口的杨晓宇,太阳穴处的红灯忽闪忽闪的,音响里发出母亲的声音:“晓宇,你怎么又在玩!快去学习!不要让妈妈操心!”

 

然后嘶嘶的一阵故障音后,出现了乱码。“晓宇,妈妈买的练习题做完了吗?”“晓宇,起床了,今天是星期六,咱们要刘老师那里去上钢琴课。”“回来啦。”“好的,谢谢老师,我家晓宇还要麻烦您多照顾了。”

 

晓宇…晓宇….”

 

突然没了声音,房间里恢复寂静,举在半空的手也重重放下。母亲那副厚方框眼镜上的灯不闪了,从持续的绿灯,到闪烁的红灯,到灯灭,原来是电路老化导致电量耗尽,彻底死机了。

 

(三)

桌上的鱼缸里鱼全死了,因为鱼缸已经干得景观石头都发白。杨晓宇缓缓走进房间,踮着脚走过一地狼藉。那个柜子,里面或许还有其他秘密。

 

幸好不是用的密码锁,杨晓宇找了根棍子,将它撬开。刚撬开,就滚出一大块活性炭,看来这就是母亲刚刚放进去的东西。拿出活性炭,闻见有股隐隐的臭味,柜子里有一大块被保鲜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

 

很重,至少得有四十多公斤。杨晓宇吃力地将它拖出柜子,用小刀划开,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恶臭,还有些黄绿色的油水流出来。克制住自己的恶心,把口子撕得更大些,定睛一看,是一段腐烂的人手臂,手腕上有划痕,表皮已经开始脱落,露出白骨,上面还爬着一些蛆虫。

 

杨晓宇作为生物科研者,本不该对死尸有如此大的反应,但是,这条人手臂上上还未彻底掉落的皮肉上,那块烫伤的痕迹,是自己小时候独自在家烧开水时烫到的。

 

所以,这里面,是自己的尸体。杨晓宇没敢全部撕开,谁敢直面自己的死状呢?但通过伤口推测,是被人放干了血后,密封在这里的,藏尸处定期更换活性炭,能减少尸体腐烂的臭味。杨晓宇对眼前这一切感到头疼,先是机器人母亲,然后是自己血肉模糊的尸体,这世界疯了。

 

(四)

杨晓宇站在原地,愣了半刻,退出了母亲的房间。刚回头,天上的月亮晃动了一下,被风掀起一个角,缓缓地飘落下来,明晃晃的,居然像纸片一样是个二维图像。

 

一切变得越来越奇怪了,杨晓宇打算去科研所问个明白,母亲曾经就职的单位,也是研发重启舱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在重启后的异空间里,是否还存在这个科研所。正当这么想着,身体已经自动行走起来了,自从杨晓宇掌握了自己身体的意志,就能够利用其原本的算法,发出行动指令,就像自动导航一样,事半功倍。

 

一路向科研所走,重启后,杨晓宇还从没在夜里出过门。街上没有车也没有人,一排排路灯几乎没有视觉上的近大远小关系,全部等高的排列在道路两边。

 

连夜到了M市科研所所在的地方,如最坏的猜想一样,那里空无一物。杨晓宇有些绝望,干脆咬牙硬着头皮冲过去。当踏入那片地方,他感觉自己撞上了一个有弹性的网,揉着头看四周,所有景物都出现了颜色各异、粗细不同的变换线条,然后变成一个个像素块,洒落一地。好像这里,就是这个异空间的边界。

 

杨晓宇认为,自己被真空仓送到高中时代,以为是回到过去纵向“重启”但实际是进入了横向“支线”,这里是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做主干,靠代码搭建的一个空间。不过说实话,除了主要人物是比较真实的,这场景搭建成这样,异空间的编程人员有点过于敷衍了。

 

歪打正着的撞碎了边界,杨晓宇被一到白光刺得睁不开眼,一头栽在地上。睁开眼躺在床上,身边都是科研人员,果然都和母亲一样带着厚方框眼镜和口罩,但太阳穴没有指示灯。他们见他醒了,纷纷问他:

 

你是谁?”

 

杨晓宇倒是没想到这个情况,如实告诉科研人员,自己是被重启回来志愿者。科研人员立刻交头接耳,骚动起来。不一会儿,有个组长模样的人问询赶来,见到杨晓宇倒是愣住了,就算看不清表情,杨晓宇也知道组长明显是被震惊到。

 

你先跟我来。”

 

组长示意杨晓宇跟他过去,告诉他自己是杨晓宇父母曾经的同事,然后拿着一堆仪器将他上上下下检测了一遍。

 

你真的是被重启回来的人?”组长再次发出疑问,“可那不是属于你的异空间。”

 

杨晓宇听得一头雾水。

 

难怪一直出问题,”组长推了推眼镜,“初代重启舱的算法编程还不完善,不能同时容纳两个变量,不然就会运算失误,出现你所说的那些卡顿和故障。”

 

所以…”

 

这是你母亲的异空间。”组长说。

 

什么?可是当时躺在真空舱里的人是我没错啊,而且这里确实是我的高中时代。”

 

组长告诉杨晓宇,这台重启舱原本就只能容纳一人,去到属于他自己的异空间重启人生,一旦变量有误,就会造成混乱。杨晓宇的父母都是重启试验的主要科研人员,在杨晓宇出生后不久,杨父对研究成果非常迫切,私自开启未完成的重启舱,用自己做试验,然后就人间蒸发了,不知道被送去了哪个空间,杨晓宇父亲,就是01号重生品。

 

而杨晓宇的母亲继续完成研究,企图将丈夫找回来。那段日子是封闭式的科研,杨晓宇的母亲几乎疯狂。她在首次实验成功后,用软金属制作了一个智能机器人,能自己充电和修补故障,在我国成功人士数据库中总结出了一套教育法,植入机器人的运行程序中,让自己重启,带去了杨晓宇的童年。后来她在2083年查出癌细胞,正值杨晓宇高考,于是请假回家,亲自照顾他。杨晓宇高考结束后,她又立刻回到了科研所继续完成研究。

 

你的成绩一直很好,生活上也无需操心,但她后来才发现,机器人的行为算法,给你带来了并不快乐的人生。但你已经工作了,她也退休了,好像一切都无可逆转了。直到我们科研所发布了可以面向社会的最新重启舱,她联系了我,央求我给他机会弥补你。”

 

科研所制作了两个异空间,为杨晓宇设定了一个轻松快乐的高中时代,希望他不顾成绩,和母亲渡过一段温馨的日子;为杨母设定了在儿子最需要自己的高中时代,让她在人生最后的日子享受到曾因科研事业而错失的亲子时光。原本两人一前一后进行重启,但重启舱出现了故障,将杨晓宇送入了杨母的异空间。于是杨母后来私自修改程序,让自己也进入了。

 

她自己建立了一个基站,每天晚上都在尝试向外界发送讯号,打算把你送回来,可刚刚跟我们取得联系,就病重去世了。所以那个机器人超负荷工作,已经损坏。我们以为这件事已经无法挽回了,”组长端起茶缸喝了杯水,“但你居然能从异空间回来,不知是你母亲的基站起了作用,或者你撞上了什么漏洞。”

 

杨晓宇这才明白,全部明白了。之前那个冷漠严苛的母亲是机器人,是真的母亲放在自己身边用以陪伴的,原来自己错怪了母亲太多…如此一来,那具自己的尸体也说得通了,是母亲重启后处理掉的吧,原本处于这个异空间的npc,是为了怕杨晓宇起疑。母亲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将杨晓宇送出了那个混乱的世界,她却永远留在了那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