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将军和公主各种做h_过度反应by阿司匹林

更新时间:2020-10-21 11:02:45

何玉兰当然乐意,刚刚蹭了王建设那么久,她就不信这个男人不会想要,想到王建设的那个大家伙,何玉兰就一阵激动,这可是她见过最大的一个了。

尝试过它的滋味,何玉兰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好事。

“好啊,你想去哪,我就跟着你去哪。”

王建设来到孙桃桃家快一个月了,平时会出来溜达一下,所以对这一片十分了解。

何玉兰自然也是清楚的,这个小公园有的地方很偏僻,两个人竟是心照不宣的朝着那个地方走了过去。

“何姐,我到底哪好?”

王建设想知道何玉兰为何会看上他。

何玉兰当然不会告诉王建设,她只是看上了他特殊的能力。

“你哪都好,会关心人,做饭好吃,活还好。”何玉兰说完,直接挽住了王建设的胳膊。

 文学

王建设停下了脚步,问:“何姐,那你可知道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是哪里?”

他现在可是要带何玉兰去野战,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何玉兰呵呵一笑,将一个纸团塞到了王建设的手中,那个俏皮的样子还真让王建设心动。

“我知道啊,不就那个地方。”何玉兰伸手,指向了公园的一个偏僻角落。

那个地方一般没人会去,尤其是晚上。

王建设看了一眼何玉兰手指的方向,又看了看手指的纸团,有点不解,“这是什么?”

“你猜?”

何玉兰说完将头靠在了他是胳膊上,笑眯眯的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王建设身体一僵,这话怎么就那么熟悉,他记得这话孙桃桃也说过,心底感叹,要是眼前陪他来野战的人是孙桃桃该多好。

纸团揉的皱巴巴的,王建设并没有打开,猜测道:“这不会是你写的情书吧?。”

何玉兰汗颜,还没来得及解释,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公园的一角,那里有大片的树木,能跟把人遮挡起来。

“算了,你扔了吧。”

何玉兰也懒得解释了,过去便抱住了王建设,手朝着王建设的下面抓去。

“建设,来吧,我可是想你一整天了。”

王建设站在那没动,总有种不是他玩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玩他的感觉。

何玉兰柔软无骨的小手很快就摸到了他的那里,有技巧的抚弄起来。

王建设闭着眼睛享受,刚刚心底的不快此刻已经烟消云散。

他觉得不管谁玩谁,能够和这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在一起办事,值得了。

何玉兰已经开始脱王建设的衣服,王建设也不怂。

这种事情他觉得不应该让女人主动,伸手直接将何玉兰的衣服给扒拉下来,手放到何玉兰的柔软上揉捏了几下,随后滑向她的腰际。

不远处有人路过,可谁都没往这边看。

“建设,刺激吗?”

王建设当然觉得刺激,这里虽然隐蔽,但是人来人往的,只要他们发出一点动静来,就会将人给吸引过来。

如此一想,王建设的大家伙便翘的更高了,他不客气的将何玉兰的身子转了过去,示意何玉兰将臀部翘起来。

他用手摸了摸何玉兰白净挺翘的臀部,笑道:“刺激,怎么不刺激,只是摸摸都很有感觉。”

何玉兰的臀部圆润挺翘,还特别滑溜,让人爱不释手。

王建设一直摸着,何玉兰都快急死了,她想念王建设的大家伙都一整天了,此刻到了这一步,不懂王建设还在那磨蹭什么。

她恨不得立刻抓起王建设的大家伙塞进自己的下面。

“建设,有个地方更有感觉。”

何玉兰刺果果的勾引让王建设的心情又好了不少,他掰过何玉兰的臀部,手伸到那往下摸了摸。

何玉兰的秘密花园,感觉那已经准备好了,他才掏出自己的大宝贝,朝着何玉兰的靶心扎去。

“唔……亲,亲爱的,轻点。”

何玉兰被扎的身体一缩,整个人跟被顶穿了一般,不过她好喜欢这种被填满的感觉。

何玉兰身体被刺激的一缩,王建设的大家伙便被夹的紧紧的,他差点晕厥过去。

不得不说何玉兰的身体真的很稚嫩,而且紧致的很,只是被夹了一下,王建设就迫切的想快速活动。

“我的大吗?”王建设一边运动,一边问。

他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牛,不停的耕耘着何玉兰那块肥沃的地。

何玉兰浑身颤抖,她特别想喊出声音来,可是她不敢,只能低声说:“大,唔……好大。”

两个人便在那翻云覆雨起来,偶尔还得注意一下过往的路人,但尽管如此,两个人都大有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

他们完全将孙桃桃抛在了脑后,而此刻的孙桃桃……

孙桃桃回到家有点头疼,瞧见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她索性整个人躺在沙发上,想等王建设和何玉兰回来。

她的眼睛盯着厨房,脑海里忽然想起了王建设。

她想起了王建设在厨房忙活的背影,想起了王建设健硕的胸膛和结实的臂膀,更想起了王建设那雄伟的大宝贝。

孙桃桃的脸瞬间变得绯红,之后脑海里出现了王建设今天救她的场景。

她的心有些动容,想着想着,居然有点想要了。

孙桃桃被自己突兀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她瞪大眼珠子,有点不敢相信。

可是这种感觉确实存在,她特别想发泄一下。

她看到不远处,厨房的案台上放着一个大茄子,她竟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个大茄子。

心底下意识的想起了那天,王建设的大黄瓜的头扎进去的异样感觉。

她浑身一软,拿起那个大茄子看了几眼。

虽然比王建设的大黄瓜小了一些,却比周小庄的大不少,她想起抽屉里有很多小雨衣,便拿着茄子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给反锁上。

她三下五除二的从抽屉里拿出了那盒还没用上几个的小雨衣,利落的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雨衣,然后小心的套在了茄子上。

孙桃桃的心紧张不已,连呼吸都变得急促,她没想到自己竟是变得如此羞耻和饥渴,用茄子代替那个,臆想着是自己男人的大家伙。

她躺到床上,慢慢的将红色的小裤脱下,两腿岔开,双腿微微弓起,白皙的手指伸到两腿之间。

她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秘密花园,发现竟跟决堤了般,下面还酥酥麻麻的,她便将套着小雨衣的茄子拿了起来,慢慢的朝着自己的下面塞了进去。

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大茄子竟是如此容易的进去了。

进入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那股快感闷哼了一声。

可是这个感觉和王建设的大家伙相比好像终究还是少了一些什么。

此刻已经找不到其他代替物品,孙桃桃只能将这个当成王建设的大家伙。

她开始慢慢的进出,然后将速度慢慢加快,好让自己享受更多的快感。

如此快速的运动着,孙桃桃发觉这感觉也不差,不过她心底还是对王建设的那个大家伙比较渴望。

孙桃桃正玩弄的舒服的时候,客厅忽然传来了开门声,紧接着何玉兰的声音响起,“小桃,你在哪呢。”

孙桃桃马上就要到达顶峰了,突然回来的何玉兰将她吓的赶紧将茄子拿出来,快速取下茄子上的小雨衣,将小裤朝着床褥下一塞,小雨衣丢进床底,过去打开房门。

“玉兰,你回来了。”脸上笑着,心底却很不是滋味,觉得特别难受。

何玉兰看到孙桃桃的样子有点怪怪的,脸颊绯红,心底狐疑起来。

但她并没有揭穿孙桃桃,将脚下的鞋子脱掉,“太热了,拽着建设去公园走了一圈,累死了。”说完朝着房间走。

孙桃桃应了一声,抬头时正巧和王建设四目相对,她慌张的低下头。

她刚刚可拿着茄子当人家的大家伙,臆想着跟她办事呢,心底多少有点心虚,害羞的转过身子,小跑回房间,心紧张到不行。

她才进去,便看到何玉兰跟个福尔摩斯一样在屋内到处乱看乱晃。

孙桃桃的心一下子变得紧张不已。

她是看出什么了吗?

孙桃桃心底担心,何玉兰已经好奇的朝放在床上的那根茄子走了过去,她拿起来看了两眼。

“亲爱的,这里怎么有根茄子,还油油的。”

孙桃桃紧张的呼吸都快停止了,忍不住偷偷庆幸,她刚刚机灵的将小雨衣给扔到了床底下,不然就被何玉兰给发现了。

却不知凭借何玉兰老道的经验,她一眼就看出那根茄子上的油是什么油。

“哦,我本来想做饭来着,可是我发现我不会做油淋茄子,所以就拿着茄子搜做法,这不还没来得急去做,你们就回来了。”孙桃桃解释道。

可说出口后孙桃桃就后悔了,她都觉得这个理由扯蛋的很,但是除了这个荒唐的借口,她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

何玉兰像是听懂了一样,拿着那茄子看了两眼,戏谑的说:“哦、这样啊!我看这油淋茄子还是别吃了,我发现这茄子已经被一张嘴吃过了。”

她扔掉了茄子,朝着孙桃桃扑了过去。

“说,快说,你是不是寂寞了。”

何玉兰的手不停的挠孙桃桃,继续问:“你家小鲜肉看起来那么壮实,你咋不试试。”

孙桃桃的脸蹭的一下,红的跟苹果一般,狠狠的瞪了何玉兰一眼。

“去你的,就会瞎说,你要觉得他壮实,你去。”

嘴里那么说,孙桃桃心底却很难受,她何尝不想,可是那是自己闺蜜的弟弟啊!

何玉兰心中一乐,暗自道:“哼,这么好的东西,老娘早就得到了,还会等。”

不过,她却没敢告诉孙桃桃。

两个人继续打闹,可何玉兰的话,如同一颗种子,种在了孙桃桃的心里。

起初这颗种子安静不动,孙桃桃想着等老公回来了,她就更加不会那么想了,可是慢慢的她发现自己错了。

这一天周小庄根本就没有回复孙桃桃,而是第二天中午才回孙桃桃的消息,说是太累了。

而且周小庄并没有按照他说的过几天就回来,直接变成了不确定。

孙桃桃觉得周小庄好像变了,甚至觉得周小庄在外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变得如此的不在乎她。

起初孙桃桃很生气,可是后来她反倒很希望周小庄在外真有个人,这样她心底的罪恶感就没了。

这几天她快被钱有福缠疯了,也越来越想王建设的大家伙。

想着周小庄在外玩的嗨皮,她也可以在家放飞一下自己。

这天,孙桃桃和赵泉还有钱有福一起出去吃饭,孙桃桃又喝多了一点,钱有福因着家里有事回了家,她便一个人回去。

走在马路上,孙桃桃发现她脑海里有个想法居然越来越强烈,她竟特别想去和王建设睡一觉。

她想努力将这个想法忘掉,可是她完全做不到。

回到家后,孙桃桃蹬掉鞋子,朝着客厅内走,看到王建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建设,你看电视啊,玉兰人呢。”

王建设看着满身酒气的孙桃桃,又心疼又无语,一个女人总喝成这样,肯定心底有什么事情,他不好多问,只能憋在心底。

“何姐今天有事,说不回来了。”

孙桃桃心中一惊,想着这是不是上天给她和王建设的一次机会。

每次和王建设差点发生关系,不是喝多酒了就是打雷,这次她能不能也装作喝醉了,和王建设发生点什么。

孙桃桃的脑袋已经被酒精麻痹的差不多了,加上她心底一直的期望,她大着胆子走过去挨着王建设坐下。

“建设,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王建设心里一紧,这是想赶自己走吗?

“还行,下个月就考试了。”

孙桃桃一愣,下个月?那不就是说,还有二十几天他快要走了?

王建设见她呆住,刷的一下站起身,说:“孙姐,你等下,我给你买了礼物。”

孙桃桃见王建设跟火烧了屁股一样的离开,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不一会儿,王建设手拿着一个包装袋走了出来,递给了孙桃桃。

“这是我买的,你可以随身带着,防身。”

孙桃桃一看,原来是瓶防狼喷雾,心里变得暖暖的,整个身子下意识的靠向了王建设,心底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都冒了出来。

她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一个在乎她的人,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建设,小庄出差都快一个月了……”

后面的话孙桃桃没有说,也不能说,没证据的事情,就算怀疑又有什么用,更何况她也对不起周小庄了。

王建设一下子慌了,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孙桃桃哭,喜欢的人哭的梨花带雨,王建设整个人有点手足无措。

他想将孙桃桃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下,却又怕孙桃桃误会,急的就跟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虽然不知道孙桃桃和周小庄之间怎么了,还是尽量安慰。

“何姐,你别哭了,还有我陪着你。”

心底却想着,周小庄没回来,孙桃桃肯定受不了寂寞,他就可以趁虚而入了。

上次孙桃桃和周小庄视频的画面他还赫然在目,他觉得与其便宜了外面的那些野男人,还不如他自己来呢。

如此一想,王建设的胆子也大了许多,他将孙桃桃抱在怀里,轻拍着孙桃桃的后背。

孙桃桃哭的很伤心,身体不停的颤动着,那对圆润的丰满挨着王建设大腿,王建设被摩擦的很快就有了反应,大宝贝一下子翘了起来。

孙桃桃感觉到一个炙热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圆润的丰满,心中一喜,知晓是王建设有了反应,她假装没看到,身子还朝着王建设的怀里拱了拱。

柔软在怀,王建设非常的兴奋,但还有一丝顾虑,不敢对孙桃桃有过火的行为。

这可是他姐姐的朋友,也是他的姐姐啊!

孙桃桃见王建设不动,也不着急,她继续颤抖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圆润的丰满不停的摩擦王建设的大宝贝。

那天的茄子她不想再要了,她就想试试这个真实的大家伙。

很快王建设被磨蹭的下面胀疼,他的理智渐渐流失,迫切的想要,他快要发疯了!

看着孙桃桃喝的酒不少,他的胆子大了很多,手开始轻轻的抚摸孙桃桃的后背和大腿。

细腻滑嫩的感觉,一下子将王建设体内所有的渴望都给勾了起来。

他不知晓孙桃桃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他只想和孙桃桃发生点什么。

“孙姐,走,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孙桃桃并没有拒绝,整个身子被王建设抱着,她还故意将身子朝着王建设的怀里缩了缩,静静的听着王建设的心跳声。

那噗通噗通的狂跳声,可以看得出王建设此刻很紧张。

孙桃桃像猫儿一样用脸蹭了蹭王建设的胸膛,害得王建设的大宝贝兴奋的抖动起来。

来到房间,王建设轻轻的将孙桃桃放到床上,谁知孙桃桃抱着王建设的腰不松手。

王建设一动,反倒被孙桃桃的胳膊带的整个人直接朝前扑了下来,毫不客气的压在了孙桃桃身上。

王建设吓了一跳,生怕孙桃桃突然醒过来,骂他是个色狼。

正准备起身,孙桃桃的手伸过来捧住了他的脸,孙桃桃眯着眼妩媚的说:“别走,别走好吗?”

王建设那张英俊的脸被孙桃桃那双小手捧着,心底仿佛盛开了一朵花,美极了。

“我不走,我不会走的。”晕乎乎的答应着,完全忘了自己是谁。

孙桃桃小脸红扑扑的,眸底全都是情愫,嘟着樱桃小嘴命令:“亲我。”

王建设整个人都懵了,他脑袋一片空白,也不知晓孙桃桃是真醉了还是假醉,孙桃桃让他亲,他便将嘴巴凑了过去。

很快他的嘴堵住了孙桃桃的柔软,两个人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吻的一发不可收拾。

王建设吻的意乱情迷,他的手慢慢的去脱孙桃桃的衣服。

没一会儿,就把孙桃桃的衣服脱完了,露出两个雪白的圆润的丰满,圆润的丰满被黑色的蕾丝小衣束缚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王建设迫不及待的揉捻了两下,便褪去那条落在腰际的裙子,将手伸向了孙桃桃的下面。

那里已经潮了一片,王建设随意的摸了两下,将孙桃桃的小裤脱下,继续抚摸。

身下的人被他摸的身子扭来扭去,娇喘吁吁,异常难受。

“小宝贝,别着急,我这就来了。”

王建设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挺着大宝贝朝着孙桃桃的秘密花园顶去。

“唔……好,好大。”孙桃桃嘤咛了一声。

王建设立刻乐了,他就喜欢听到孙桃桃的叫喊声,“宝贝,都没进去呢,你就这么舒服了,等会还得了。”

孙桃桃娇羞不已,没想到王建设的家伙大到了这个地步,顶了一下都没进去,要是全部放进去的话,那不得上天啊!

“你可真坏,刚刚都弄疼人家了。”

王建设尴尬的笑笑,“没事,这次我们慢慢来。”

他用自己的大家伙慢慢的摩擦孙桃桃的神秘之处,想一点一点的进入,省得孙桃桃等会受不了他的大家伙。

孙桃桃被摩擦着,她体内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特别特别想要了,身体扭动,“唔,我,我要。”

小手紧紧的抓着王建设的胳膊,紧张到不行。

心底很羞耻很害怕,可是此刻她的渴望已经占据了她的理智,她就想要。

王建设额头上的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这次他加大了一点力道,慢慢的朝着孙桃桃的深处顶。

“叮铃铃……”

孙桃桃的视频电话忽然响了,将孙桃桃和王建设同时吓了一跳。

孙桃桃看了一眼手机,居然是周小庄发来的,周小庄已经有两天没和她联系了,孙桃桃心底有些生气。

她看了王建设一眼,此刻想想,尽管生气她很生气,但心底还是很在乎周小庄,准备接视频。

王建设整个人也清醒了,看到周小庄的名字,他差点没腿软的晕厥过去,他可是差点在周小庄的房间给他给绿帽子。

他懊恼不已,想离开,孙桃桃却紧紧的抓着王建设的手没松开。

“建设,我,我……不怪你,其实,其实我是……”故意的三个字,孙桃桃实在没脸说出口。

孙桃桃没说出口,王建设却明白了,心底多少有点错愕,看着孙桃桃那曼妙的身子,心里越发火热。

“孙姐,你别说了,我都懂,而且我也喜欢你,但是今天……”

孙桃桃松开了抓着王建设的胳膊,他们心底清楚的很,就算他们彼此愿意,他们也不可能真正的在一起。

除非她和好友闹翻,王建设和他姐姐断绝关系。

王建设的心底既自责,又内疚,同时存着失落和开心回到了房间。

孙桃桃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接通了周小庄的视频,周小庄显得很开心,他告诉孙桃桃,他明天就可以回来了。

孙桃桃心底也很开心,和周小庄聊了会才依依不舍的挂掉了电话。

视频里周小庄对她依旧关心和呵护备至,这让孙桃桃内疚的不行。

她长叹一口气,想着周小庄回来后不久,王建设差不多也走了,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吧。

王建设回到房间后却再也睡不着了,他努力的想让自己遗忘掉他和孙桃桃之间的一切,可是他就是忘不掉孙桃桃那曼妙的身影和那妩媚的样子。

晚间,王建设做了一个梦,梦到他和孙桃桃正颠鸾倒凤的做着,他特别特别的舒服,而且这种感觉非常真实,真实到跟真的一样。

他梦到孙桃桃自己爬到了他的床上,然后主动坐到了他的身上,不停的在那独自玩着。

王建设突然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床上真的有个女人在,而且和他的梦里一样,那对雪白的圆润的丰满随着她的动作不停的上下颤抖,特别性感。

可女人并不是孙桃桃,而是何玉兰。

看到王建设醒了,何玉兰俏皮一笑,“惊不惊喜,唔……意,意不意外,小桃都不知道我回来了。”

何玉兰说话气喘吁吁的,还不忘继续去动自己的身体。

上次孙桃桃和周小庄视频的画面他还赫然在目,他觉得与其便宜了外面的那些野男人,还不如他自己来呢。

如此一想,王建设的胆子也大了许多,他将孙桃桃抱在怀里,轻拍着孙桃桃的后背。

孙桃桃哭的很伤心,身体不停的颤动着,那对圆润的丰满挨着王建设大腿,王建设被摩擦的很快就有了反应,大宝贝一下子翘了起来。

孙桃桃感觉到一个炙热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圆润的丰满,心中一喜,知晓是王建设有了反应,她假装没看到,身子还朝着王建设的怀里拱了拱。

柔软在怀,王建设非常的兴奋,但还有一丝顾虑,不敢对孙桃桃有过火的行为。

这可是他姐姐的朋友,也是他的姐姐啊!

孙桃桃见王建设不动,也不着急,她继续颤抖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圆润的丰满不停的摩擦王建设的大宝贝。

那天的茄子她不想再要了,她就想试试这个真实的大家伙。

很快王建设被磨蹭的下面胀疼,他的理智渐渐流失,迫切的想要,他快要发疯了!

看着孙桃桃喝的酒不少,他的胆子大了很多,手开始轻轻的抚摸孙桃桃的后背和大腿。

细腻滑嫩的感觉,一下子将王建设体内所有的渴望都给勾了起来。

他不知晓孙桃桃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他只想和孙桃桃发生点什么。

“孙姐,走,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孙桃桃并没有拒绝,整个身子被王建设抱着,她还故意将身子朝着王建设的怀里缩了缩,静静的听着王建设的心跳声。

那噗通噗通的狂跳声,可以看得出王建设此刻很紧张。

孙桃桃像猫儿一样用脸蹭了蹭王建设的胸膛,害得王建设的大宝贝兴奋的抖动起来。

来到房间,王建设轻轻的将孙桃桃放到床上,谁知孙桃桃抱着王建设的腰不松手。

王建设一动,反倒被孙桃桃的胳膊带的整个人直接朝前扑了下来,毫不客气的压在了孙桃桃身上。

王建设吓了一跳,生怕孙桃桃突然醒过来,骂他是个色狼。

正准备起身,孙桃桃的手伸过来捧住了他的脸,孙桃桃眯着眼妩媚的说:“别走,别走好吗?”

王建设那张英俊的脸被孙桃桃那双小手捧着,心底仿佛盛开了一朵花,美极了。

“我不走,我不会走的。”晕乎乎的答应着,完全忘了自己是谁。

孙桃桃小脸红扑扑的,眸底全都是情愫,嘟着樱桃小嘴命令:“亲我。”

王建设整个人都懵了,他脑袋一片空白,也不知晓孙桃桃是真醉了还是假醉,孙桃桃让他亲,他便将嘴巴凑了过去。

很快他的嘴堵住了孙桃桃的柔软,两个人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吻的一发不可收拾。

王建设吻的意乱情迷,他的手慢慢的去脱孙桃桃的衣服。

没一会儿,就把孙桃桃的衣服脱完了,露出两个雪白的圆润的丰满,圆润的丰满被黑色的蕾丝小衣束缚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王建设迫不及待的揉捻了两下,便褪去那条落在腰际的裙子,将手伸向了孙桃桃的下面。

那里已经潮了一片,王建设随意的摸了两下,将孙桃桃的小裤脱下,继续抚摸。

身下的人被他摸的身子扭来扭去,娇喘吁吁,异常难受。

“小宝贝,别着急,我这就来了。”

王建设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挺着大宝贝朝着孙桃桃的秘密花园顶去。

“唔……好,好大。”孙桃桃嘤咛了一声。

王建设立刻乐了,他就喜欢听到孙桃桃的叫喊声,“宝贝,都没进去呢,你就这么舒服了,等会还得了。”

孙桃桃娇羞不已,没想到王建设的家伙大到了这个地步,顶了一下都没进去,要是全部放进去的话,那不得上天啊!

“你可真坏,刚刚都弄疼人家了。”

王建设尴尬的笑笑,“没事,这次我们慢慢来。”

他用自己的大家伙慢慢的摩擦孙桃桃的神秘之处,想一点一点的进入,省得孙桃桃等会受不了他的大家伙。

孙桃桃被摩擦着,她体内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特别特别想要了,身体扭动,“唔,我,我要。”

小手紧紧的抓着王建设的胳膊,紧张到不行。

心底很羞耻很害怕,可是此刻她的渴望已经占据了她的理智,她就想要。

王建设额头上的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这次他加大了一点力道,慢慢的朝着孙桃桃的深处顶。

“叮铃铃……”

孙桃桃的视频电话忽然响了,将孙桃桃和王建设同时吓了一跳。

孙桃桃看了一眼手机,居然是周小庄发来的,周小庄已经有两天没和她联系了,孙桃桃心底有些生气。

她看了王建设一眼,此刻想想,尽管生气她很生气,但心底还是很在乎周小庄,准备接视频。

王建设整个人也清醒了,看到周小庄的名字,他差点没腿软的晕厥过去,他可是差点在周小庄的房间给他给绿帽子。

他懊恼不已,想离开,孙桃桃却紧紧的抓着王建设的手没松开。

“建设,我,我……不怪你,其实,其实我是……”故意的三个字,孙桃桃实在没脸说出口。

孙桃桃没说出口,王建设却明白了,心底多少有点错愕,看着孙桃桃那曼妙的身子,心里越发火热。

“孙姐,你别说了,我都懂,而且我也喜欢你,但是今天……”

孙桃桃松开了抓着王建设的胳膊,他们心底清楚的很,就算他们彼此愿意,他们也不可能真正的在一起。

除非她和好友闹翻,王建设和他姐姐断绝关系。

王建设的心底既自责,又内疚,同时存着失落和开心回到了房间。

孙桃桃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接通了周小庄的视频,周小庄显得很开心,他告诉孙桃桃,他明天就可以回来了。

孙桃桃心底也很开心,和周小庄聊了会才依依不舍的挂掉了电话。

视频里周小庄对她依旧关心和呵护备至,这让孙桃桃内疚的不行。

她长叹一口气,想着周小庄回来后不久,王建设差不多也走了,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吧。

王建设回到房间后却再也睡不着了,他努力的想让自己遗忘掉他和孙桃桃之间的一切,可是他就是忘不掉孙桃桃那曼妙的身影和那妩媚的样子。

晚间,王建设做了一个梦,梦到他和孙桃桃正颠鸾倒凤的做着,他特别特别的舒服,而且这种感觉非常真实,真实到跟真的一样。

他梦到孙桃桃自己爬到了他的床上,然后主动坐到了他的身上,不停的在那独自玩着。

王建设突然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床上真的有个女人在,而且和他的梦里一样,那对雪白的圆润的丰满随着她的动作不停的上下颤抖,特别性感。

可女人并不是孙桃桃,而是何玉兰。

看到王建设醒了,何玉兰俏皮一笑,“惊不惊喜,唔……意,意不意外,小桃都不知道我回来了。”

何玉兰说话气喘吁吁的,还不忘继续去动自己的身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