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系统之名器 肉 黑 粗 大

更新时间:2020-10-21 11:11:00

孟岂言简意赅,“累了。”
  “干什么了累成这样?”秦教授看了看许野的试验台,干净的根本就像没动过。
  孟岂推了推眼镜,“说话说累了。”
  秦教授:“???”
  他们实验室出了名的俩哑巴。
  说话也能说累?
  
  秦教授刚要说什么,就见许野整个人朝后一歪。
  秦教授一吓:“哎哎哎——”

 文学

  
  扑通——
  许野连人带椅子砸在了地上。
  
  孟岂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去扶他,掀开蒙在他脸上的白大褂,孟岂愣了一下。
  许野躺在地上,呆呆的眨巴着眼睛。
  “没事吧?”孟岂不太敢动他,可别是摔断了脊梁骨什么的。
  许野眉头一抖,鼻子一皱,嘴一咧,“操!”
  孟岂:“……”
  秦教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啥?”
  “操-他妈的疼死我了!”许野嗷的一声滚到孟岂脚边,“好疼,我腰,我腰折了。”
  孟岂按住他的腰,摸了摸他的骨头,“没折,别瞎嚷嚷。”
  “你怎么知道没折,你又不是大夫!”许野跪在地上不起来,“快给我叫救护车,我要死了,我不行了,好疼啊。”
  孟岂叹气,“你能别叫唤了吗?说了没折。”
  许野抬手按住自己的后背,“那这呢,这,还有这,都疼!”
  
  椅子是木头的,椅背都是横梁,这砸一下不疼才怪。
  孟岂把他拎起来,按在自己的椅子上,“睡觉不老实还敢睡凳子,地砖都让你砸裂了。”
  许野瞟了一眼地砖,还真裂了。
  许野连忙收回视线,喊的更大声了,“啊,疼。”
  妈的别让我赔,我这是因工受伤,不是故意损坏公物。
  
  孟岂一眼就看穿了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秦教授,这地砖得赔吧。”
  许野:“!!!”
  秦教授刚想说不用,就被孟岂用眼神警告了。
  “啊。”秦教授连忙改口,“那,那肯定得赔啊,这也属于学校设施。”
  “不便宜吧?”孟岂看着低着头的许野的脑袋顶,继续问秦教授。
  “这个我去问问教务处,估计,估计也就千八百的吧。”
  “……”许野肩膀一耷拉。
  妈的造孽!熬了一天,全他妈赔地砖上了。
  
  孟岂把许野的反应尽收眼底,“我记得学校有规定,如果在校人员不小心损坏公物是不用赔的是不是?”
  秦教授奇怪的看孟岂。
  学校什么时候有的这样的规定?
  孟岂看了秦教授一眼,秦教授连忙说:“啊,对,是,是有这么个规定。”
  秦教授心道:你就是个坑,这几年就许野没被你坑过,可算是逮着机会了。
  
  许野蓦地抬起头问秦教授,“那我现在算是在校人员吗?”
  孟岂立马打消了他的那点雀跃:“不算。”
  “为什么?”许野不干,“我人不都在这了吗。”
  “你今天可以在这,明天也可以去别的实验室,外面很多招外聘的实验室,你万一明天去了别的实验室,还算什么在校人员?”
  许野连忙表忠心,扬着头跟孟岂发誓:“我不去,我不去,我发誓我就在这我哪也不去。”
  去什么别的实验室,他又不会实验。
  在这多好,能打球还能啥也不干,打球累了还能睡觉,虽然睡觉的地方不咋地。
  
  秦教授这会儿才明白孟岂的意思,他是想把许野留在这,许野现在的情况不管被哪家实验室收了都很危险,他手里的pv313惦记的人太多,可那东西实在是……什么个效果也没人清楚。
  弄好了是药,弄不好就是毒-药!
  
  孟教授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跟学校签个短期合——”
  孟岂打断秦教授的话:“不用跟学校签,把他的合同挂我这,合同期三个月,解聘的时候直接跟我解,不用麻烦走学校那套程序了。”
  简而言之,这三个月孟岂负责给许野发工资,人也暂时抵押给他。
  许野脑袋里的沟浅,想的也简单,没听出这里面的门道,反正跟谁签都是签,只要有钱拿,只要不赔地砖。
  
  办法是孟岂想出来的,一天一千块钱也是孟岂自己出的,现在既能留住许野,又不会让他去别的地方,主意是个好主意,但是这手法就有点……
  小绵羊进了狼窝。
  秦教授有点同情自家崽子。
  
  孟岂询问许野自己的意见,“你觉得可以吗?”
  许野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一天一千块还不用干活,上哪找这么好的事去?
  小傻子觉得自己占了便宜,三个月他都嫌少,要不商量一下先签个一年的呗。
  
  …
  晚上,许野去食堂打包了两份晚饭乖乖的在走廊上吃。
  他站在门口,一边吃一边跟孟岂说话。
  “今天你还去酒吧吗?”
  孟岂问他,“你想我去?” 
  这段时间孟岂几乎每天都跟他一起去酒吧听他唱歌,许野是个不甘寂寞的,一起打球的人认识了不少,但要是分个亲疏远近,那他觉得还是跟孟岂最好,毕竟孟岂是他放豪言要罩的人。
  
  许野嘴硬,“没有啊,我就问问。”
  许野靠在门口捧着饭盒,嘴上说没有,眼神却很期待。
  孟岂怎么会感受不到小毛头最近很粘他,不过也很正常,每天一千块让他过来不干正事光玩,不粘他的话,他不是白费心思了?
  孟岂从实验室出来,“饭呢?”
  许野指了指身后的窗台,“那,牛肉饭,可好吃了。”
  孟岂从塑料袋里拿出饭,余光瞥见身后的人跟了过来,小狗似的尾随着他。
  孟岂在心里发笑。
  挺可爱的。
  
  刚吃了两口,手机响了。
  孟岂拿出手机按下接听。
  “老孟,我想起来了。”电话里林逸一惊一乍的,“我就说那天酒吧打架的那仨有一个看着眼熟,他不是沈家那小子吗,沈恪那傻逼弟弟,你有没有印象?”
  “没印象。”孟岂说。
  那天他根本就没注意看那三个人,上哪来的印象?
  
  林逸一副我就知道的语气,“猜你也没印象,光注意小家雀了吧!你今晚还去不去,去的话哥们陪你一块。”
  孟岂说:“不用你陪。”
  林逸问:“不用我陪用谁陪?你还有备用人选?”
  “嗯。”孟岂看了一眼偷偷用眼睛瞄他他一看过去就假装吃饭的许野,“小家雀,我跟他一块去。”
  “……谁?”林逸惊叫,“我操,勾搭上了?这么快?”
  孟岂没否认,“嗯。”
  “不是,那我更得去了,我还得把南彬他们叫上。”林逸兴奋道,“这得给你把把关啊,认识认识这个把你从老处男的行列里扒拉出来的新同志。”
  “滚。”
  
  孟岂挂断电话,许野一点点蹭过来,“小家雀是什么呀?”
  孟岂看了他一眼,温柔的说:“偷听别人讲电话之后难道不该假装没听见吗?”
  许野并不,“你又没说不让我听。”
  孟岂看着他晶亮漆黑的眼睛。
  成年之后就很少见到能像他这样坦率的理所当然的了。
  距离和克制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而然的形成,怎么偏偏他没有?
  孟岂问他,“你今天几点去酒吧?”
  许野说:“九点去就行。”
  “好。”孟岂点头,“我陪你去。”
  
  许野眼睛一亮,盯了他一会,然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所以,小家雀说的是我?”
  孟岂一下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发现的,但是他摸脑袋这个动作……好好笑。
  许野说:“你说的,‘小家雀,我跟他一块去’然后你现在要跟我去酒吧?”
  孟岂没说话。
  许野眯着眼睛问:“我脑袋长得像鸟?”
  孟岂微笑,吃了口饭。
  许野哼了一声,盯着他,一脸冷酷的说:“以后叫我雀神。”
  “噗——”孟岂没忍住笑,一口饭喷出来一半。
  “操!”许野一下子跳开,裤腿上蹦了几个饭粒,“你他妈的喷饭机!脏死了!自己扫!”
  许野吼完,搂着自己的饭跑了。
  
  -
  晚上,孟岂开车送许野回家取吉他,许野还顺便换了身衣服,又是之前一样的暗黑风,白天没出现的耳环也戴在了耳朵上。
  “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孟岂问。
  许野回给他一个字:“酷!”
  孟岂看了他一眼。
  这难道不是中二吗?
  小孩才会觉得这样酷吧。
  
  林逸的传话效果很好,周至谦他们几个比孟岂还积极,都是在他们之前来的。
  看着孟岂跟昨天的小家雀一起进门,周至谦开始起哄,“哟,速度可以啊老孟。”
  周至谦递给许野一杯酒,“你好啊小帅哥,认识一下,我叫周至谦。”
  这里好歹也算许野的地盘,他一点也不怂,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个,“许野。”
  
  林逸和南彬在旁边捅捅咕咕的,孟岂瞥了他俩一眼,“你俩搞基?”
  “可去你的吧。”林逸被恶心了一把,“我俩又不是你。”
  林逸说完故意看了一眼许野,见他没什么反应还有点失望,“哎,你怎么跟老孟一块来的,约好了?”
  许野摇头,“不是,我们从学校实验室过来的。”
  林逸愣了一下,“学校?”
  林逸刚想说你俩现在都是去学校找人的关系了?就听许野说了句:“我俩同校,在一个实验室。”
  许野说完还不忘显摆一下,“我俩是神仙组合,我是神,他是仙。”
  林逸:“……”
  什么玩意儿?
  
  孟岂失笑,许野这爱显摆的劲儿真的很像小朋友。
  他抬手在许野脑袋上按了一下,小白毛还挺扎手的,“你不要去准备一下吗?”
  “等等等,等一下,”林逸连忙拦住许野,“什么意思啊,你俩早就认识?不是,那那天怎么还搞得跟不认识似的,还千里送烟。”
  许野问:“那烟你的啊?”
  南彬指了指自己,“我的,好抽吗?我那边还有,喜欢的话让孟岂拿给你。”
  “还没抽完。”许野笑了笑,“谢谢啊。”
  南彬挑眉,看了一眼孟岂,“谢我干什么,烟是他送的。”
  许野揭穿孟岂的同时还不忘把自己拖下水,“他那天就半根烟,还给我了,我一猜就不是他的烟。”
  林逸南彬周至谦:“……”
  
  “半根烟?”周至谦看着孟岂,要笑不笑的。
  “啊。”许野还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孟岂听不下去,小傻子见坑就往里跳,拦都拦不住,他轰许野,“去,你们经理叫你了。”
  “没叫我。”许野不走,“我还没到点呢,我上台之前都没人管,在哪都行。”
  孟岂看他。
  是你自己不走的。
  你自己爱留在这给这几个家伙盘问,我可不管你。
  说不管就不管,之后孟岂一句话都不帮他兜着。
  
  这三个一向缺德,拐弯抹角的把他俩往一块撮合,但神奇的是许野不上套,他们说什么他都能给圆过去,就连神仙组合都能被他说的津津有味却不带一点暧昧。
  
  许野最后还是被经理给叫走了。
  周至谦摸着下巴有点郁闷,“老孟,我怎么感觉他是直的呢?”
  南彬也有这种感觉。
  但凡弯一点都接不住他们刚才那些话,可这小子完完全全没反应似的,居然说啥应啥,完全不觉得羞耻和不好意思,哪怕他们都把半根烟的事直白的说成了间接接吻,他都能说“那有什么,都是男的,你们就没喝过一瓶水用过一双筷子啊”。
  
  他们突然有点担心孟岂找错了目标。
  难得看上一个,再他妈是直的,那得多闹心。
   “掰弯他!就凭老孟这张脸,掰弯一个直男不是分分钟的事?”周至谦丧尽天良的出主意。
  
  台上,许野的歌声已经响起。
  孟岂垂眸擦着镜片,嘴角带着一道微乎其微的弧度,“掰弯直男不道德。”
  “我可去你的吧。”林逸快嫌弃死他了,“不道德你还拿半根烟勾搭人家,我记得你那天去厕所的时候拿的是我剩的半盒烟,足足半盒,怎么到你那就剩半根了?”
  孟岂戴上眼镜,笑了笑,“忘了。”
  信你个老狐狸的邪!
  
  南彬半天没说话了,转着酒杯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林逸斗不过孟岂的时候就喜欢找南彬这个毒嘴帮忙,他叫了南彬两声,“哎,你想什么呢?”
  南彬疑惑的“嘶”了一声,眯着眼看孟岂,“他刚才说他叫什么?”
  林逸被问懵了,“什么叫什么?”
  孟岂看着南彬,没说话。
  这帮人都是人精,他知道瞒不了多久。
  周至谦说:“许野吧。”
  南彬皱眉,看孟岂的眼神凝重了许多,“许?你们学校的?跟你一个实验室?他该不是沈家要找的那个吧?”
  孟岂喝了口酒,没说话。
  林逸和周至谦:“……”
  这反应,就相当于默认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