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校花被校长啪到腿软 挤弄娇乳H

更新时间:2020-10-21 11:12:24

我操。”周至谦回过神,“这,这叫什么事啊?”
  林逸也愣了,他看着孟岂,“不是,哥,你啥意思啊,你故意的啊?你要是这样那可就真不道德了。”
  孟岂垂着眼,拇指摩挲着玻璃杯的边缘,褪去脸上那点点笑意,看上去有些冰冷,“我干什么了?”
  周至谦说:“你是还没干啥,这他妈不是干了就晚了吗?”
  他们都知道他心思深,坑人的时候从来不手软,但这事儿不一样,玩弄感情的事那不是人干的。
  林逸有点怕,看了一眼台上唱歌的许野,“人挺好一小孩,你不能因为沈家就祸祸人家,咱不能干这么缺德的事。”
  孟岂叹了口气,还是那句话,“我干什么了?”
  这下,他们都没声了。
  是还没干呢。
  这不是怕你干么。
  孟岂说:“他要是直的我能干什么?”
  南彬重点抓的很准,“那要是不直呢?”
  
  孟岂看向台上的人。
  不直?
  傻不愣登的小孩看起来笔直好吗。
  不直的话……
  
  台上,许野朝他们这边看过来,唱着情歌看着孟岂微微一笑。
  孟岂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多勾人?
  孟岂怪郁闷的。
  他们都在怕他干坏事,可他们知不知道每天跟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的人是台上那个?
  臭小子最好不直。

 文学

  他他妈不想干掰弯直男的破事!
  
  今天孟岂没送许野,说自己喝了酒不能开车。
  他喝酒能不能开车南彬他们几个最清楚,这话摆明了是借口。
  不过许野不疑有他,什么都没怀疑,自己打个车就走了。
  
  南彬开口就往肺管子上扎,“我看你也用不着躲着,根本就是个直的。”
  孟岂撇了他一眼,“闭会嘴,你不累吗?”
  南彬讪笑,“忠言逆耳兄弟。”
  滚你的忠言。
  
  -
  第二天孟岂来到实验室,进门就看见许野撩着衣服扭着身子对着门口的镜子在上药,后腰连着后背好几道淤青。
  许野看到他进来连忙放下衣服,像是被他吓了一跳,“你来啦?”
  “嗯。”孟岂看了眼他手里的药,“上完药了?”
  “啊?没。”许野拿着药指了指门外,“我去洗手间上药,这里不能有味是吧,我给忘了。”
  “没事。”
  孟岂从他手里把药拿过来,“坐下,我帮你。”
  许野怔了怔,磨磨蹭蹭的“哦”了一声,用眼睛瞟他,慢吞吞的反坐在椅子上,“你轻点啊,别给我捅废了。”
  
  孟岂:“……”
  这张嘴。
  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太直了。
  
  秦教授进来就看见许野的衣服被撩到脖子底下,孟岂弓着腰“摸”他。
  这场面实在是有点刺激。
  老人家心脏不太好,想法却不少,捂着胸口差点没喘上来气,“你俩,你俩干啥呢?”
  孟岂回头,身子侧开了点,露出许野一后背的淤青,“上药。”
  秦教授连忙走过来,“哎呦,这可怜见的,怎么摔成这样啊,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仰歪在凳子上睡觉了。”
  许野偏着脸枕着胳膊,跟秦教授提议,“买张床吧。”
  秦教授:“……”
  秦教授想抽他,“我是让你来这睡觉的?”
  孟岂哂笑。
  许野嘟囔:“就算不是来睡觉也可以有张床啊,人家孟岂在这一做实验就做一天,你还不行人家歇歇啦?”
  他惯会找挡箭牌。
  孟岂说:“谢谢,我不需要。”
  许野扭头哼了一声,“小气。”
  
  许野今天特别老实,因为背疼,连球都没去打。
  不打球就打瞌睡。
  他坐在那困的仰头晃脑的,孟岂一边做实验一边顾着看他,怕他再摔了。
  
  “我以为只有婴儿才会时不时的想睡觉。”
  许野哼哼唧唧,语气乖的不行,“我还小呐。”
  孟岂笑问:“多小?”
  “十七呐。”
  “哟,还没成年啊。”孟岂故意嘲笑。
  “嗯。”许野趴在桌上闭着眼睛应承,“可不是么,我还小,为什么要承受这些,连个床都不给。”
  
  许野刚要睡着,手机突然响了。
  他接起来,“喂,找谁?”
  “喂许野?”电话里的人有些惊喜,“是我,吴频。”
  上次通电话是一个月前,之后吴频给他发过很多消息,都没有得到回复,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吴频急的直上火。
  
  许野看起来还迷迷糊糊的,脑子里却在飞快的寻找有关“吴频”这个名字的所有印象和线索。
  结果啥也没找到。
  他这个脑袋要是真有那么好使,就不会是个学渣了。
  
  许野问:“啊,有事吗?”
  吴频说,“我给你发过信息你没回,许野,这次医疗事故澄清了,已经证明了这件事跟你的药无关,实验室这边还想继续跟你合作,另外王院长想请你吃个饭。”
  “王院长?哪个王院长?”
  “圣心医院的王院长啊。”吴频说,“这次是我的错,没有提前知会你,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实验室这边——”
  
  孟岂看了许野一眼。
  小毛头还是那副没睡醒的样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扣在后脑勺上一下一下的揪自己的头发。
  
  许野问:“我跟你们实验室有合约?”
  吴频说:“没有。”
  许野:“那我跟圣心医院有长期合作?”
  吴频:“也没有。”
  许野语气犯懒,黏糊糊的喃哝:“那你们为什么要找我?嫌害得我不够?我都被你们气的脑溢血了,间接性失忆,很多事都不记得你知道吧,哎哟,我赚你们点钱还不够看病的呢。”
  
  听听这赖皮的话。
  孟岂偷笑,被许野逮了个正着,立马朝他飞了个眼。
  孟岂:“……”
  小朋友很欠啊!
  
  吴频显然没把他的话当正经,“你别这么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也是朋友对不对,买卖不成仁义在,而且你在我们实验室一直做得挺好的,你不想回来也没关系,我请你吃个饭,咱们见面谈。”
  
  许野拒绝的同时还不忘拍拍马屁给自己博个名声,“吃饭就算了吧,我在上班呢,领导不走我不走,我要紧跟领导的步伐。还有,买卖不成仁义在,什么买卖?你想跟我买什么?”
  
  吴频被他问的直吞口水。
  现在所有人都惦记着他手里的pv313,但pv刚刚出了事,谁敢要一个能吃死人的药的配方?这个药方是许野一个人研制出来的,哪里有缺陷他比谁都清楚,怎么更改,怎么使用,都必须经过他这个制作者,所以现在想要这个药方的人都在想方设法的拉拢许野,想把他连带药方一起弄到手。
  
  许野继续装傻:“我可能没有你要的买卖,还有那个什么王院长啊,你跟他说一声吧,我挺忙的,以后就别找我了。”
  许野在吴频的叫唤中挂断了电话,手机扔到一边,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岂看着他,“你……”
  “我没答应他们。”
  许野以为他要说地砖的事,他拒绝了,他可没有说话不算话。
  孟岂觉得好笑,“你间歇性失忆?”
  “啊。”许野承认,“不让啊?”
  “那你还现在还记得我是谁吗?”
  许野扭头看了他一眼,眯眼笑了笑,“这个记得,小花。”
  
  -
  因为后背上的伤,许野消停了几天。
  这几天他每天在实验室看孟岂做实验看的小有心得,都会帮着清洗试管了。
  不过这点工作量对于许野这个多动症来说着实不够,所以在实验室睡觉仍是他的一大乐趣。
  
  刚睡醒,许野打着哈欠从实验室晃出来,走到窗户旁边,手一撑跳上去坐着,啷当着腿,掏出烟点了一根。
  秦教授从隔壁的实验教室出来就看他当啷在这。
  秦教授一副老大爷的样子背着手走过来,白大褂穿在他胖胖的身上一点都不帅气,更像裹了个被单儿。
  
  “你这小子,又出来偷懒。”
  许野嘿嘿一笑,皮实的很。
  秦教授哼了一声,“让你来帮孟岂做实验,你倒好,就知道躲懒,活都让人家孟岂一个人干,你也好意思!”
  “我帮忙了。”许野说。
  帮忙洗试管了,这不也是干活吗。
  
  他现在不属于T大,顶多算是从孟岂那外聘来的,孟岂不说什么,秦教授作为他的导师可不惯他毛病。
  许野说他唠叨那是真不假,他对着一面墙都能嘀咕半个小时。
  许野以前就老被教育,习惯了,听着就是。
  秦教授说累了,哼了他一声,唠唠叨叨的就走了。
  
  孟岂出来刚好看见许野对着走廊吐舌头,他看过去,笑了下,“干什么呢?”
  许野坐在窗沿上,举了举手里的烟,“抽烟。”
  孟岂看了一眼他放在旁边的烟盒,是他之前给他的那盒,“好抽吗?”
  “好抽。”许野把烟递给他,“你来一根吗?”
  “不了,你自己抽。”
  孟岂按着肩膀动了动脖子。
  许野问他,“你累啦?”
  孟岂:“还好,习惯了。”
  
  许野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低下头看着烟头发呆似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岂弹了一下他的脑门,“怎么了?”
  “小花。”许野叫他。
  “嗯?”孟岂已然接受了这个称呼。
  许野抬起头看他,“你说我在这成天什么都不干,每天还拿着钱,你每天那么忙,在那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我成天溜溜达达的,你会不会觉得不公平啊?”
  孟岂觉得好笑,“你想的还挺多。”
  “嗯。”许野抿着嘴看了他一会,“你会不会觉得我烦啊?我什么都不会,还在这混日子骗钱。”
  孟岂问,“要是我说会烦,你要怎样?”
  
  孟岂理解他在出了事之后不想碰实验,他的意思是问他,如果我说烦,你会愿意重拾旧业来跟我一起做实验吗。
  可这话听到许野耳朵里,心顿时凉了半截。
  ……这是嫌他烦了。
  
  他看着孟岂,干巴巴的笑了下。
  他每次笑眼睛都弯弯的,黑眼珠亮晶晶的,但是这次没有,只是象征性的弯了下嘴角。
  “正常,”许野点着头说,“烦我正常,反正这个世上也没几个喜欢我的。”
  许野从窗台上跳下来,放在旁边的烟没拿,转身往外走。
  他背对着孟岂挥了挥夹着小半截烟头的手,头也不回的说:“我去打球了,没事别找我,有事更别找我。”

  被喜欢的人烦了怎么办?
  有着过去的前车之鉴,许野觉得不继续被烦是唯一的办法。
  那怎么能不继续被他烦呢,当然是离远点了。
  不是都说距离产生美么,没人说过距离产生烦。
  
  于是,一个礼拜过去了,许野待在实验室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每天基本上就露个面然后就去找张旭明打球。
  一开始他走还会跟孟岂打声招呼,最近几天他连话都不怎么主动跟孟岂说了,要不是还那么好动,孟岂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又变回之前那个少言寡语的许野了。
  
  许野进了篮球社,之前连啦啦队都不愿意来的球馆,最近人气爆棚。
  一场球结束,张旭明累的跟狗一样。
  “我说你是不是嗑药了?”
  许野喝了口水,“我肌无力还不许我嗑药啊?”
  张旭明从地上爬起来,“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小心眼,这事儿还得多久才能过去?”
  许野笑了笑,“半年吧,我记性不怎么好,半年差不多就忘了。”
  
  张旭明最近跟许野玩得不错,偶尔也会约个饭什么的,他勾肩搭背的挂在许野肩上,“哎,下周高中同学会,你去不去?”
  许野问他,“我跟他们熟?”
  “开玩笑!”张旭明一本正经的嚷嚷,“你怎么可能跟他们熟,你跟谁也不熟好吧!”
  
  许野:“……”
  许野推开他的胳膊,“那我去个屁。”
  张旭明啧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安抚道:“虽然不熟,但大家可都记着你呢,上了一年高一就直接上了大学,你说,这世上有几个人的人生里能遇上你这么虐的人?你可是我们短暂高中生涯里每个人心尖尖上的一把刀,想忘都忘不掉。”
  
  虽然张旭明说的咬牙切齿,许野听着却有种莫名很爽的感觉。
  人生的烙印啊,不去给他们加强一下,淡化了怎么办?
  他一巴掌拍向张旭明的肩膀,“去!”
  
  -
  实验室外传来许野的声音,好像在吵架。
  孟岂一开门,就见许野背对着门口手里拿着电话,心平气和的骂骂咧咧——
  “一把年纪了能不能学着做个好人?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大岁数还得当骗子吗,就他妈因为你造的孽太多了,想要孙子自己生去,电话里骗来的孙子能给你送终还是怎么着?爸爸的家里人早八百年前就死绝了,你骗谁不好来骗我,我要不要给你介绍个棺材让你早点进去啊!”
  许野恨恨的戳了几下屏幕挂断电话,“妈的傻逼——”
  一回头,许野被一声不响站在身后的人吓一哆嗦。
  孟岂:“你在跟谁打电话?”
  许野:“你站在这干嘛?”
  俩人异口同声,问完又同时安静了下来。
  
  许野尴尬的扒拉了一下脑袋上的白毛,从孟岂身边挤进去,脱了身上的T恤,从包里掏出一件干净的换上。
  “一个骗子,打给我好几回了,非说是我外公,切,装鬼也不知道装的像一点,大白天的吓唬谁啊。”
  孟岂:“……”
  原来上次沈家老爷子是这么进医院的。
  看来今天又得进医院了,就刚刚那些话,嗯……这次还是送个花篮吧。
  
  许野莫名其妙的看他,“你笑什么?”
  孟岂笑着摇头,“没什么。”
  孟岂问:“最近打球怎么不叫我去看了?”
  许野把换下来的衣服塞进包里,“你那么忙,我不能给你帮忙总不能还给你裹乱吧,我自己把我自己处理掉,不给你添麻烦,不吵你,不是挺好的吗。”
  孟岂觉得小毛头在生气,“我没有嫌你吵。”
  许野抬起头冲他笑了笑,又是那种敷衍的笑,“你忘了我第一天来你让我闭嘴了?”
  孟岂说:“后来不是陪你说话了吗?”
  许野端了端肩,无所谓的说:“反正我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帮忙还招人烦,许野心说,我又不是生来就惹人讨厌的。
  
  小孩闹别扭,他翻脸比翻书还快。
  孟岂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许野拎起包扛在肩头,“我去张旭明寝室睡觉,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不许去。”
  孟岂轻轻柔柔的扔下一句话,走回自己的试验台。
  许野站在那看了他一会,揉了揉鼻子,“行,你老大,你说了算!”
  
  许野扔下背包,就近坐在离孟岂最远的位子上,往桌上一趴。
  孟岂看了他一眼,走过来弹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我惹到你了?”
  “没有。”许野不抬头,埋着脸闷声闷气的。
  “那干嘛不理我?”
  “没有。”
  没有不理,只是为了减少被讨厌的程度,这种方法效果最好。
  他是真的被讨厌怕了。
  
  孟岂没再说什么,反正把他留在这的目的也只是把他放眼皮子底下盯着,他只要不走,爱闹就闹吧。
  
  一个小时后,孟岂发现自己完全没心思做实验。
  小毛头闹脾气闹的还挺认真,也不往他跟前凑了,趴在离他最远的那张桌子上一直没动过,看样子是睡着了。
  孟岂心烦,想把他抓过来按在身边,最好是他一伸手就能摸到他脑袋的那种距离。
  孟岂盯着那头白毛看了一会,“没心没肺。”
  一千块钱一天是让你来睡觉的?!
  孟岂重新拿了个烧杯……
  
  几分钟后——
  砰!
  一声巨响。
  许野吓的整个人从桌上跳了起来。
  
  许野脸上带着刚睡醒的迷茫,看着孟岂面前正在冒烟的烧杯,眼睛慢慢瞪大,“怎么了?爆炸了?你不是说不会爆炸吗?你不是说没有危险吗?你在自焚吗?”
  许野像颗炸-弹似的一边说一边冲过来,拽着孟岂胳膊把他拉到窗边,紧张的盯着桌上的烧杯。
  “这什么玩意儿,为什么会爆炸?”
  
  孟岂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小白毛,镜片都遮不住他眼中的坏,“唔,我也不知道。”
  许野贴着墙,拽着孟岂的胳膊往外挪,“快快快,快走,去把安西教授找来,让他处理。”
  孟岂看了眼他的手,勾了勾嘴角,“你就不怕炸了教授?”
  “他皮糙肉厚的怕啥?”许野不惜牺牲秦教授,后怕道:“你要是被毁了容怎么办,操,你真不该干这个,太危险了,下次你还是带个面具吧。”
  
  许野给秦教授打了个电话,说实验室爆炸了,吓的秦教授呼哧带喘的跑了回来。
  “怎,怎么回事?什么爆炸了?哪爆炸了?”
  许野躲在秦教授宽厚的身躯后面把他往实验室里推,指着孟岂的桌子说:“就那!你快去!”
  “哎,你别推我。”秦教授回头叫孟岂,“快把他拽开,多大点事,我还以为炸了楼呢。”
  孟岂把许野拽到身边,“行了,秦教授来了,炸不了。”
  许野半信半疑,“他能行吗?要不要给他拿个灭火器?”
  孟岂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笑声从喉咙往外溢,他抓着许野的胳膊不让他蹿腾,“你怎么那么逗?”
  “你还笑?”许野瞪着眼睛,他都快吓死了。
  
  这点小伎俩秦教授进去看一眼就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俩瘪犊子玩意儿成精了!会祸害人了!
  秦教授从实验室出来,脸色铁青,瞪着孟岂,“你给我过来!”
  
  许野要跟着一块过去,被孟岂给按住了,他吓唬许野,“看着实验室,再爆炸记得喊。”
  “……还,还会炸?!”许野吓呆了。
  他伸头往实验室里看了一眼,皱着眉头拉着孟岂,“那,行吧,那你快点回来啊。”
  妈的我害怕。
  我还这么小,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危险?
  
  孟岂被秦教授叫去走廊拐角,秦教授叉着腰,“你作什么死?心脏病都让你给吓犯了,你还有没有点谱了?”
  孟岂抿着唇,微垂的眼里带着笑,“他又睡着了,我感觉他可能是嗜睡症,帮他醒醒神。”
  “嗜睡症是这么治的?”秦教授才不听他的鬼话,“你们俩要么谁都不搭理谁,要么就要作上天,怎么着,地球容不下你俩了呗?”
  “容得下。”孟岂老实挨训。
  噔噔噔的脚步声,许野跑过来,躲在墙后偷看。
  孟岂歪头看他,“不是让你看着实验室吗?”
  安西教授骂人声音太大了,许野想看着实验室来着,但他觉得这边更危险(其实就是害怕再爆炸)。
  “你在挨骂吗?”许野瞪着眼睛看孟岂,顺便偷瞟秦教授。
  孟岂坏心起,隐下眼中的笑意,委屈的垂下头,“嗯。”
  秦教授眼看着孟岂彪出惊人的演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你装,你继续装!
  
  这我见犹怜的劲儿谁受得了?
  他可是校花!
  校花能随便骂吗?!
  许野护花心切,跑出来长着胳膊站在孟岂身前跟秦教授对峙,“教授,不能怪他,是谁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放在实验室的,说爆炸就爆炸,你得为我们的人身安全考虑,你给我们买保险了没,没保险我不干啊,太吓人了,魂都给我下飞了。”
  “保——”秦教授气的肺管子疼,他指着他俩,“危险?我看你俩才危险,回去给我收拾干净!不收拾完不许走!”
  
  …
  “不收拾完不许走!” 
  许野学着秦教授的口气,指着已经被孟岂收拾干净的试验台。
  “哼,这老头肯定是自己害怕不敢收拾,”许野啧啧啧的咂嘴,“胖墩墩的还挺惜命。”
  孟岂一边收拾一边听他絮絮叨叨。
  
  孟岂发现一场小小的“爆-炸”让之前还在赌气的小朋友又开始围着他打转了。
  孟岂心情不错,哄着他,“你说的没错。”
  “是吧,”许野靠着桌子,一副我已经看穿他了的表情,“我就说他胆小。”
  孟岂心说:也不知道谁胆小,被吓的连生气都忘了。
  
  许野不是忘了,而是看开了。
  生命面前什么都是小事,没人知道灾难和明天哪个先到,小花好看还温柔,干嘛不跟他做朋友?
  他要烦他就烦呗,反正现在还没烦,等他烦的时候再说。
  
  一下午,许野在孟岂身边小花长小花短的,像是要把这一个星期没说的话全都补回来。
  孟岂也不嫌他烦。 
  相比这一个星期的冷处理,孟岂更喜欢他像现在这样粘着他。
  
  晚上,许野主动邀请孟岂去酒吧,说请他喝果汁。
  孟岂笑:“为什么不请我喝酒?”
  许野在像条大狗似的蹲坐在副驾驶座上,没个人样,“我问经理了,他说你之前去都只喝果汁,你是不是不会喝酒啊。”
  那天还骗他说喝酒了不送他。
  那天孟岂是真的喝了酒,平常他一个人去都点果汁,那天他也点了果汁,但周至谦他们叫了酒,他喝了酒吧经理不知道而已。
  孟岂看他,“你还问这个?”
  “啊,”许野仿佛又发现了他一个秘密,但没好意思承认是故意打听的,“就随便问问。”
  
  车刚停好,孟岂的手机响了。
  看着来电显示孟岂没有马上接,跟许野说:“你先进去,我接个电话。”
  许野乖乖点头,然后下了车。
  
  孟岂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沈恪”两个字,眼底的笑意退去。
  按下接听,“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沈恪客套了两句,“感觉很久没联系了,就想给你打个电话,孟岂,我问你件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孟岂“嗯”了一声,“什么事?”
  沈恪没跟他绕弯子,“你们学校有个叫许野的,你知道这个人吗?”
  孟岂心道果然,“听说过。”
  “你跟他熟吗?”
  
  沈恪问完大概也觉得自己问错了人,孟岂那性格怎么会轻易跟谁熟,而且熟的定义在他那,有点……
  但话都问了,沈恪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问下去,“你知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说过。”孟岂手指在方向盘上一下一下的点着,“据说很低调,性格孤僻,不爱说话,没什么存在感,书呆子一个,除了聪明没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当然,不包括他篮球打得好,染了一头很酷的白毛,笑起来很好看,有点小脾气,怼人的时候像个炮仗,天真还很可爱,哦对,胆子还小,害怕爆炸。
  
  沈恪听完他的形容沉默了一会,再开口似乎有点不相信,“真的是你说的这样?”
  孟岂反问:“不然呢?要不你去问问别人?”
  “不用,”沈恪说,“我信你,不然也不会打给你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家吃个饭,我爷爷一直挺想见你的。”
  孟岂说:“再说吧,最近有点忙。”
  沈恪这次打电话的目的就是打听一下有关许野的事,邀请的话只是顺口一说,没指望他真的答应,“那行,你忙着,改天再找你。”
  
  孟岂挂断电话,坐在车里点了根烟,转头就看见那支棱着的小白毛站在酒吧门口跟两个门童闲聊。
  看见孟岂从车里下来,许野一蹦一跳的跑过来,“等你半天了,今天有人跟我换场,我提前唱,就等你了。”
  
  许野盯着孟岂叼着烟的唇。
  这是他第二次看小花抽烟。
  小花抽烟的样子可真好看啊,好想要他那根烟。
  
  “想要?”孟岂看穿他似的,把烟从嘴里拿出来问他。
  许野嘿嘿一笑,摸了下兜,“我有。”
  孟岂没让他掏,就着自己的手把烟放到他嘴边,“不是要上台吗,还抽什么烟,凑合抽两口。”
  许野没客气,叼着烟吸了两口。
  
  嘴唇贴在孟岂的指腹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嘴唇太凉,碰到孟岂的手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
  许野突然害臊,看了孟岂一眼,孟岂也在看他,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在盯着他看。
  许野松口,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二呵呵的笑了笑。
  孟岂表情管理的滴水不漏,哪怕刚才那一瞬间他也感觉自己被烫了一下。
  他摸了一把许野扎手的后脑勺,“好好唱,一会请你吃宵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