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师你,,蕾丝内裤,好紧 肥肉黑白

更新时间:2020-10-21 11:15:31

“桢桢,桢桢。晋西要你的微信,我转过去了哈。”秦小小尖叫。
  
  晋西与秦小小之前加过微信,现在突然发消息,说能不能推一下易桢的名片给他,唐天本想微博私信易桢,发现他私信关了。
  
  那还有用说?易桢迅速加了晋西的微信,而后收到了唐天的好友申请。
  
  一片湛蓝的天空头像,别说,还真符合唐神的老干部作风。
  
  易桢怀着信徒般的虔诚,赶忙通过了好友,奉上猫猫跪拜的谄媚表情包-“大神好。”
  
  立刻得到了来自神明的回复:我有那么老吗?
  易桢疑惑,发送猫猫问号脸。
  唐天:微博为什么回复“您好”。
  

 文学

  不就是用了敬称嘛,竟然从微博问到了微信。
  
  易桢无语问天,苍天啊,刚被大神起死回生救下狗命,可不能因为一句话得罪了。
  
  易桢斟酌再三,回复:您能回关我,并帮助解围,真的非常感激。您,是敬称。您是演艺界的老(删掉)前辈,这是应该有的礼貌。如果不小心说算了,请您见谅。
  
  看着易桢的回复,秦小小气得想捶人:“祖宗啊,唐神明显不想听见‘您’这个字,你还一遍遍说个不停,你回一句‘因为你在我心上’会死啊。平常那么贫,关键时刻掉链子。”
  
  “咦~~~”易桢面露嫌弃,“土味情话要不得。”
  
  ‘因为你在我心上’,没准老干部作风的唐天没听过,万一当真,不被拉黑再见才怪。这时候,就该摆正年轻后辈的谦恭态度才是。
  
  唐天:哦。
  “哦?哦是什么?”易桢疑惑。
  “哦是你完了。聊个天都不会,唐神,这辈子咱是甭想攀上了。”秦小小如斯考妣,挫败地窝进沙发。
  
  易桢盯着手机三分钟,果然没有消息再来。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好后辈,怎么可以让最后一句话落在唐神那,好像自己不回复似的。
  
  想来想去,易桢又发了个信息:多谢唐老师的解围,您何时有空,我请您吃饭。
  
  唐天:行。
  秦小小垂死病中惊坐起:“有戏!有戏!赶紧地顺杆爬,定下日期和地点啊,就明天,横店那家有名的日料店。”
  “人只是客套罢了,我要是敢这么腆着脸上,多没分寸。”
  
  易桢不顾秦小小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发过猫猫表情包:【开心】
  
  盯着手机看了半响,再没有收到唐天的回复,长舒一口气,这段对话总算结束。
  
  “面对神级人物,我这心啊,七上八下的,害怕啊。”易桢总结道。
  “没出息。”秦小小撇嘴。
  
  再说,唐天盯了手机半天,再不见消息,纳闷:“不是请我吃饭吗?地点和时间呢。”
  
  晋西倒吸一口冷气:“老板,您该不会看上易桢了?”
  “别胡说,只是想交个朋友。”
  
  虽然长相普通了些,不过胜在可爱,演戏有灵性,再加上之前无端揣测对方潜/规则上位,唐天心里隐隐有些惭愧,这才顺手在微博上解了围。
  
  看对方回复了“您”,唐天顿时觉得不爽。你好,皇弟。你好,皇兄。这么一来一往多对仗工整,偏偏换做了“您”,顿时想问个明白。
  
  加了微信,故意刁难,得到的回复偏偏如此的无趣。
  
  唐天轻笑道:“我说晋西,这个时候不应该回复‘你在我心上’嘛。你看易桢回复的这一连串,让我觉得自己越发地老了。”
  
  “老板在演艺界的地位,易桢作为小明星自然不敢放肆。”
  
  晋西认真回答,内心忍不住吐槽,如果易桢真回复了什么心不心上的,以老板的性格,肯定果断拉黑,觉得旁人觊觎他的盛世美颜。
  
  明明对人家的反应态度很满意,反而自顾自地说起反话来,真是恶趣味。
  
  翌日,易桢的杀青戏:小皇子叶煦误食给叶顼的毒药,替皇兄而死。
  
  叶煦偷跑出宫外游玩,带了烤地瓜回来,他第一次吃民间玩意,想和皇兄叶顼分享,贴身放在怀里,用体温温热,兴致冲冲跑来见叶顼。
  
  叶顼正捻起一粒桂花糕,这是白莲花妃子为他亲手做的,哄着他吃。
  
  正在这时,叶煦把自己手中的地瓜递到了叶顼的嘴边。
  
  “皇兄,尝我的,地瓜,很好吃。”爽朗的笑容,献宝似的,小皇子眼中唯有叶顼的身影。
  
  “好。”叶顼自是答应。
  
  叶煦立刻抢了桂花糕,换上地瓜,在白莲花妃子反应之前,一口咬上致死的桂花糕,口吐鲜血,倒在叶顼的怀中。
  
  叶顼大惊,地瓜落地,摔做泥泞。
  
  “皇兄——”叶煦只来得及轻唤一声。
  
  清澈如水的眼眸流露出一丝的诧异,三分的庆幸,缓缓闭上。
  叶顼悲伤大动,流下本剧第一滴眼泪。
  
  卡——
  类导一声,将众人从生死别离的剧中唤回。
  唐天低头看怀中的易桢。
  
  易桢睁眼,眼眸亮如朝阳下的露,清澈无暇,透着点点的光。他笑意盈盈,声音清脆:“谢谢唐天老师。”
  
  唐天微微一动,从悲伤的情绪中抽离,默默看了易桢一眼。易桢很有天赋,几段戏下来,进步极大,悟性很高,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似乎总能一秒从人物中抽离。
  
  唐天自知很容易沉浸在角色中。
  
  也许他自己对易桢或多或少的好感,更多的源于剧的人设。
  
  “客气。”唐天无甚表情地回复,缓缓起身,有缘再见。
  
  剧务人员送上鲜花,易桢笑着接过,礼貌有度地与剧组众人寒暄一番。
  
  在新的场戏开始时,悄然退场,回酒店收拾行李。
  
  他不过是君临天下剧组中微不足道的小演员,默默地来,悄悄地走,连一张剧组的大合影都不会有。这就是小透明的自觉。
  
  易桢打开微博。几天过去,他和唐天的热度已经了无踪迹,唯一可作证的是自个涨了一百多万粉丝,粉丝数达到了四百八十九万,易桢小人得志地窃喜。
  
  他po了几张和主演、导演的合影,以及自己手捧鲜花的照片,发文:杀青,感谢照顾。
  
  上次的官宣兄弟情微博,点赞过十万,评论过两万。
  
  易桢珍惜地看了两眼,不知道有生之年,还会不会有如此盛况。而后眼神不再停留,向下定格在转发陆青白综艺的那条微博。
  
  来来回回犹豫了几次,最终选择了删掉。
  
  易桢打开微信回复陆青白:微博,我刚删掉了。前几日热度太高,删掉反而惹注意。
  
  消息一出,小鸡吃米的铃声响起,陆青白来电。
  
  “桢桢,你不会生我气吧?”
  陆青白的声音传来:“这不是被前两年那个绯闻搞怕了嘛?你也知道,我最近新剧宣传期,和女主有CP合约在,万一被有心人翻到过往,会死得很惨,万事谨慎先。对了,你和唐大影帝,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我和唐神,天壤之别的,除了拍戏的交集,哪还有别的交集。那是拍戏,角度问题。”易桢下意识地解释清楚,不想陆青白有丁点的误会。
  
  这许多年来,易桢守着陆青白,没给过任何其他人丁点的机会,也会把所有有可能的误会在第一时间说给陆青白听,解释得清清楚楚。
  
  当然,陆青白从始至终也没有过任何超出朋友外的反应。
  “那就好。你戏拍得怎么样?啥时候回来,我请你吃饭。”陆青白如常说道。 
  “拍完了,今天回。不然就约明日吧?我听说京南有一家新开的日料店,很不错。”
  易桢来横店拍戏有两个月了,他有点想他。
  
  “啊?”电话另一边,语气迟疑,“ 明天恐怕不行,我有采访。”
  
  “你什么时间有空?我也好先空下时间。”易桢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手机壳,心里在期待一次见面。
  
  “真不是很清楚。我问下助理,等明确了,给你电话。我还有事,先挂了。”陆青白总是率先结束通话。
  
  易桢突然感觉到很疲惫。
  陆青白同自己的对话,和回唐天信息的自己,如此的相似。
  
  不过客套而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