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练瑜伽被H小:下课让男生给做了

更新时间:2020-10-21 11:17:40

 有人惊叹出声,游戏里水蓝色纱裙蹁跹,‘水’在最后一刻和‘秋’换了位置,并用出了‘为你守护’技能。
  
  人马一木仓刺穿女王的胸口,但是早就磕了血瓶的‘水’并没有倒下,反而挥舞着手里的权杖,给俩人加了一层保护罩。
  
  “呼,赶上了,钟哥,你这也太相信我了吧。”佟黎川感觉自己手心都是汗,刚刚要是晚一秒,‘秋’就要死亡回城了。
  
  “嗯。”钟逸简单的嗯了一声,但是并没有趁着‘水’的保护撤退,反而反手又是一剑。
  
  刚刚耽误的时间足够他的技能CD好了,又是一套连招,对面的人马哀鸣一声,也倒下了。
  
  第一波团战,敌方上来少了AD和打野,之后的战局几乎是一边倒了。
  
  随后的一路推进,打野“王者守门员”真的做到了次次帮下,很快敌我AD的装备就差了三个大件,在诡异的法师开团的战术中,一路平推,最后一扇大门打开,敌方最早死的AD虽然复活了但是也只敢蜷缩在出生点,看着他们把车推到基地。
  
  【小队频道】王者守门员:大佬牛批,这把躺的也太舒服了!王者,我又回来了!
  【小队频道】王者守门员:辅助也玩得贼溜,果然厉害的人都是一起的,大佬的车队还差车轱辘吗?
  
  佟黎川看着自己的游戏等级跳动,从钻石变成皇冠的王者标志,心情大好,又想到这个打野操作不错,眼光更好,一时激动就打字回复了。

 文学

  
  【小队频道】保护我方AD:好啊,你加我好友,我拉你!
  【小队频道】王者守门员:谢谢大佬!
  
  钟逸看着小队里多了一个人,小队语音亮了起来,一个沙哑的大叔音在耳机里响起。
  
  “大佬,我来了!哈哈哈,刚刚那把实在太秀了。”
  
  “王者守门员”是个人来熟,一进语音就开始活跃气氛。
  
  “我刚才也晋级赛,这赛季终于王者了,咱们车队以后就是三王者了!”佟黎川也很激动的接话。
  
  “辅助竟然不是妹子!”
  
  王者守门员一声惊呼,耳机里的少年音清亮,听着就活力四射的感觉。
  
  “我也没说我是女的呀……怎么,不是妹子,你很失望?”佟黎川对这个打野还挺有好感的,毕竟对方‘慧眼识珠’,因此问话里都是揶揄。
  
  “没,就算是妹子也是AD大佬的,不敢抢不敢抢,哈哈。”
  
  王者守门员看俩人的操作配合,显然是固定车队,再加上情侣名字和秋水英雄池,料定两人关系很好,所以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嗯。”钟逸终于冒泡刷了一波存在感,回了第一句话。
  
  “哇,AD大佬声音好性感?操作也性感,你刚刚那套秒对面的连招是怎么做到了!我当时人都傻了!”
  
  王者守门员用大叔音说出这话的时候,佟黎川总觉得有点变扭,他偏头看向身边的钟逸,少年戴着发亮的荧光耳机,半靠在椅子上,侧脸如玉,确实挺好看。
  
  钟逸没继续回话,而是选了位置利索的开了下一把。
  
  “咱们再打几把?趁着手感好多上点分?”王者守门员也不觉得尴尬,反而乐呵呵得换了个话题。
  
  排队的时间,两个话痨趁机唠嗑。
  
  “喂,兄弟,你多大了,这声音听着少说三十了吧?”
  
  “我去,有这么沧桑么,我上一个队友只说我才二十五,到你这儿又长了五岁?”
  
  “很有!老实交代,你到底多大了,我怕我们有代沟,到时候战术沟通听不懂!”
  
  “去你的,老子才二十二,就是声音听起来老了点。”
  
  “那也挺老的了……我们才十七,哈哈。”
  
  “有什么好得意的,未成年的臭小孩!”
  
  “切!就是老男人!”
  
  “哇,你这个臭小子,老子可是电竞教练,你好歹尊重点~”
  
  “什么?就你这水平,还电竞教练,误人子弟吧,哪个俱乐部要你啊……”
  
  “你别不信啊,我们战队虽然成绩不好,但是马上明年也要打国内联赛了,到时候你来线下,看我不教你做人!”
  
  ……
  
  队伍里有两个人话痨,导致一整局的互怼都没停过。
  
  钟逸操作着自己做拿手的“狙神”默默carry,又是干脆利落的一枪收掉对面最后一个人头,车子推到终点。
  
  “哇,AD大佬你这个英雄池可以啊,三把换了三个英雄,都这么秀!”
  
  “要不要考虑来打职业?我们俱乐部就差你这种优秀的人才!”
  
  每局结束就到了“老王”的惯例拍马屁环节,听得佟黎川都觉得烦,他直接替钟逸怼了回去。
  
  “不去不去,我们钟哥成绩特别好,以后是要上京大的!”
  
  “那你呢?你辅助意识也还行,要不要考虑来试训?”
  
  老王并不放弃,换了条路子走,想着要是这个小辅助来,那AD大佬是他朋友,怎么也要陪着来得吧,只要见到人,就有机会!
  
  “我?”
  
  佟黎川一愣,有些心动。他知道自己的成绩不好,理科尤其差,考大学的话多半是没戏了,要是能去打职业也不错啊。
  
  “下机了。”
  
  钟逸点了解散小队,没给两人继续闲聊的机会。
  
  “诶诶,怎么突然就走了……”老王突然被踢出小队,一脸懵逼,他只加了佟黎川的好友,只有私聊他。
  
  “钟哥,不打了吗?”佟黎川有些可惜的看了看时间,也知道天色不早了。
  
  “嗯,奶奶还在等我们,明天还要上学,早点走吧。”沉默寡言的钟逸只有对佟黎川的时候才愿意解释着说一大段话。
  
  “好吧……”佟黎川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在好友私聊里简单说了一下。
  
  钟逸是个实干派,说完就穿衣服拎着两人的书包要走。
  
  “诶,等等,我今天上了王者,得把战绩拍下来留着,这可是我第一次上王者,很有纪念意义的。”
  
  佟黎川忙不迭的掏出手机对着电脑屏幕拍了一张照片,手机像素不高,但是还能看见两人的ID,还有那个大大的王者标志。
  佟黎川也不催,就站着等他拍了几张。
  
  佟黎川拍完战绩,扭头正看到钟逸拿着那几本没写完的课本,弯腰借着网吧的桌子写着名字。
  
  少年长身玉立,包厢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发顶,佟黎川没来由的就想到刚刚游戏里随缘上车的老王说的两个字的形容词——性感。
  
  随手对着就抓拍了一张,没对准焦,但是模糊中也能看出被拍的人个子很高,随意的站着,也有种让人着迷的气质。
  
  “好了?”
  
  钟逸当然注意到被人偷拍,却是嘴角微微上扬的,悠哉的写完最后一本书封皮上的名字,扭头对视。
  
  佟黎川手忙脚乱的收起手机,站起身,装作不在意的咳嗽一声。
  
  “好了好了,我们回家。”

第9章

  两人下了机子,从网吧的后门走。
  
  老板拎了两瓶可乐,一只烤鸭等在门口,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他的身边站在一个胖墩墩的男孩,一看就是老板亲戚。
  
  “小逸啊,今天这么早就走了啊,给你们带了点吃的。”老板递过自己手上的吃食。
  
  钟逸单肩背着书包,冷冷的看着,也不接。
  
  佟黎川拽了拽他的袖子,这样站在让老板下不来台也不好。
  
  他摆手拒绝,“这多不好意思啊,来上网就没给钱,再拿您东西就更说不过去了。”
  
  “跟叔这么见外干嘛,你们在我这儿打几把,给我招多少客呢。”
  
  老板哈哈一笑,就要将东西往佟黎川手里塞。
  
  “可乐就不要了。”
  
  钟逸见那双有些油腻的手往佟黎川手上蹭,心里不舒服,上前挡住人,接过了烤鸭,算是答应了。
  
  “好好,男孩子喝可乐不好。是我拿错了,小乐去拿两瓶运动饮料呢。”老板知道钟逸的脾气,也不生气,反而推了推身边的男孩。
  
  男孩看了眼钟逸,立马飞似的往前台跑去。
  
  “不用了。”
  
  老板搓着手,半个身子挡住后门,显然是有事相求。
  
  “有事就说。”钟逸不喜欢这种“交易”式样的套路,强迫别人收了东西之后再顺理成章的提要求,这种虚伪的交往让他觉得不自在,所以语气有些生硬的回话。
  
  “哎呀,也没什么事,就是我这个侄子,诶,来来,小乐快着点。”老板一边说,一边招手喊着男孩。
  
  胖乎乎的男孩飞奔过来,像是一个巨大的披萨,跑了两步路就喘个不停。
  
  “小乐他啊,一直很喜欢你,想跟着你学游戏,我看你平时也教小川,一个也是教,两个也是教,这不让他送点拜师礼,以后也跟着你后头学一学。”
  
  老板的话说得滴水不漏,但是钟逸知道,这是想跟他拉近关系,以后要是能把他这个一区王者彻底绑在这个网吧,或者教出一个一区王者,那对网吧的名声好处可大了。
  
  以前没听他提起有什么侄子,大概是今天投屏的时候看到钟逸双排带佟黎川上了王者,就起了心思。
  
  “拜师?”佟黎川双眼微瞪,看着小乐殷勤递过来的运动饮料,顿时没了兴趣,他心里转译过来就是——有人要跟他抢钟哥!
  
  “我这个侄子很聪明的,一学就会,已经是白金二了,基础操作什么的绝对没问题。”
  
  老板还在口沫横飞的推销着自家侄子。
  
  “没空。”
  
  钟逸的回答干脆利索,那只油腻的烤鸭被他放到了后门旁边的台子,显然要划清关系。
  
  “哎呀,也不需要多费心啦,就你们年轻人不是玩QQ吗?你们留个QQ号,以后他打游戏遇到什么问题,你要是看见了就回复两句。”
  
  老板推了推自家侄子,小乐连忙掏出手机。
  
  “不加。”
  
  钟逸面色不愉的皱着眉。
  
  “哎呀,小逸这样说,叔可就不高兴了,你是不知道今天多少人来要你的联系方式,都被我拦了回去,叔知道你们学习忙,也不会教那些杂七杂八的人,这要是小乐能学到点,以后那些人也不会来找你了,不是?”
  
  老板堵着门,一套说辞恩威并施,听得钟逸直皱眉,撕破脸的话就在嘴边。
  
  却被佟黎川制止了,他伸手去摸钟逸衣兜里的手机,大包大揽的回话,“原来是这样啊,叔你早说啊,加个QQ而已。”
  
  钟逸感觉那只手掠过自己的侧腰,身子一僵。
  
  佟黎川摸了半天也没摸到,仰脸问,“你手机呢?”
  
  热气就喷在钟逸的脖颈处,少年比他稍稍矮了半个头,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他鼻尖上的小痣。钟逸没过脑子般从另一个衣兜里掏出了手机。
  
  佟黎川笑眯眯的接过手机,捣鼓了一下,然后大大方方的报了一串数字。
  
  “咱们年轻人拜师就不讲究拜师礼了,搞个问答环节,看看你有没有诚心,回答对了问题,我立马通过啊~”
  
  小乐迫不及待的输入了QQ号,添加好友,弹出了一个问题是——我最喜欢什么?
  
  老板见事情成功了,也没在意什么问题不问题,在他看来,显然是年轻人的小把戏,随即让出一条道。
  
  “那行,谢谢叔啊,烤鸭我们就带走了,明天见!”
  
  佟黎川一手拿过桌上的烤鸭,一手拉过钟逸,从后门挤了出去。
  
  两人并肩走在月光下,快到巷子口,钟逸终于忍不住问。
  
  “你真的要我教那个人?”
  
  佟黎川原本拉着烤鸭,哼着一曲,开心的蹦蹦跳跳,发现钟逸突然停下脚步,面色郁结的问。
  
  他扭头,哈哈一笑。
  
  “怎么可能!我当初拜师费了老大劲了,他指望一只烤鸭上王者?做梦呢?”
  
  “那为什么……”
  
  月光下的少年眉飞色舞,蹦跳得搭上钟逸的肩膀,笑得一脸得意。
  
  “放心吧,我设了一个他绝对答不上来的问题!”
  
  看着佟黎川一副快夸夸我的表情,钟逸也忍不住笑了,身子稍矮了矮,由着他拖着往家走。
  
  夜深了,钟逸把带回来的课本翻出来,用家里的老挂历背面给书包上封皮。
  
  佟黎川的东西总是爱乱放,书发了不到一个月不是弄脏了就是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所以每回发了新书,他总要想办法包个封皮。
  
  翻到历史书的时候,正好看到最后一页上有一行用铅笔写的小字。
  
  “钟逸最喜欢佟黎川。”
  
  在台灯微弱的光下,钟逸依稀分辨出那一行字,嘴角忍不住上扬,扭过头就见少年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抱着一个枕头,睡得香甜。
  
  钟逸摸出自己的手机,市面上最廉价的智能机,点进应用里企鹅头像,他的好友列表很空,只有一个人,备注是—小川。
  
  *
  
  门外传来敲门声
  
  躺在自己床上的钟逸把目光从手机里那个灰色头像上收回,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盯着他的QQ空间愣了这么久。
  
  他收起手机,坐直身子,回了声,“进。”
  
  门被打开,穿着休闲衫,拖着人字拖的男人走了进来。
  
  “还没睡?”开口是略显老成的大叔音,正是FLY的现役教练王冀。
  
  钟逸没回音,也没起身,用目光询问,什么事?
  
  老王是俱乐部最了解钟逸的人之一,三年前一次偶然的排位赛,遇到了这个天才少年,本来了解了情况之后都打算放弃了,最后阴差阳错,AD大佬还是进了队伍,现在已经是上单战神了。
  
  “你在担心明天的比赛吗?”
  
  老王自顾自的找了把椅子坐下。
  
  “没有。”钟逸瞥了眼角落里被自己堆成一座小山的护手霜盒子,声音平静。
  
  “这么多年,每回比赛你都淡定得很,也不用我这个教练开导,现在终于有我的用武之地了,怎么,不聊聊?”
  
  老王显然看出来他平静之下的心不在焉,目光扫到那堆明显的“小山”上。
  
  “我听说老程给他发了邀请函,你在担心他明天会不会去,对吧?”
  
  “没有。”
  
  钟逸皱着眉,一脚踢倒了自己摆弄了一下午的小盒子,语气里带着点怨气。
  
  “死鸭子嘴硬,这么多年还是放不下?”
  
  老王笑了笑,能让大魔王发愁的事情不多,佟黎川算是唯一的一个。
  
  “没有!”
  
  眼看着钟逸连续答了三句,语气一句比一句生硬,看上去已经到了被惹怒的边缘。
  
  但是老王却浑不在意,他捡起地上的一只护手霜,翻看着,“行了,我认识的钟逸不是个怂蛋,喜欢就去追,他是娱乐圈顶流,你也是我们电竞圈的扛把子,也算门当户对。”
  
  “那小子这么多年还喜欢打联盟,等明天你拿了冠军,把奖杯往他怀里一送,说不定人就回来了,在这愁什么呢。”
  
  “说完了?”
  
  钟逸不为所动,下逐客令。
  
  “完了,早点睡,明天好好打给他看!”
  
  老王比了个加油的手势,顺手要把那只护手霜放进裤兜。
  
  “东西放下。”
  
  刚刚踹翻了护手霜的人,现在又眼带杀气的盯着老王手里的那只,老王笑了笑,放回椅子上,双手做投降手势,退了出去带上门。
  
  钟逸看了看地上散乱的护手霜盒子,伸手关了灯。
  
  拿起床头的蓝牙耳机,戴上,扣了两下。
  
  那是佟黎川唯一一张EP,也是钟逸的音乐软件里唯一的收藏歌词,备注是——我的最爱。
  
  耳机里传来少年悠扬的歌声。
  
  钟逸猜那是佟黎川唯一参与作词的歌。
  
  歌名叫——《Fovever Young》
  
  “Just 那么年少,还那么骄傲,两眼带刀,不肯求饶。”
  “即使越来越少,即使全部都输掉,也要没心没肺的笑”
  “Just那么年少,我向你招手,让你看到,混账到老”
  “天涯海角,天荒地老,等你摔杯为号。”(1)
  
  语气很三年前的少年一样,那样鲜活而肆意。
  
  他侧过身,摁亮手机,里面是那张保存下来的少年穿着破洞裤蹲在路边吃串串的样子。
  
  明明他拍过那么多杂志封面,有更多更好看的图,但是钟逸还在最喜欢这张渣画质的照片。
  
  因为里面的少年和曾经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最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