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大粗硬黑长受不了_小妖精h边走边做

更新时间:2020-10-21 11:19:47

 “不下去一起吃饭吗,林?”安德森教授拿上电脑之后,抢在林予泽开口前说话了。他晃了晃身体,是那种美国人独有的夸张,脸上表情也生动的很,“听说中国的食物简直令人惊叹,我迫不及待要尝一尝了!”
  
  “当然好!”接着话茬往下说,林予泽表现出以往不会有的积极,拿起记录本走过去和教授肩并肩开门,简直就是逃也似的离开了会议室。
  
  陈载阳盯了一会儿对面的空桌子,转过头来的时候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他看着林予泽越来越远的背影,心中暗流翻涌。
  
  晚饭定在有名的酒店里面,林予泽却有些食之无味,因为陈载阳正巧就坐他对面。
  
  目光相接,总是会有种莫名的尴尬。不过这小孩儿比以前成熟太多了,听旁边的人说,陈载阳现在在神经内科上班。几场大手术做的创新又漂亮,深得医院领导重视,可以算得上是年轻有为了。
  
 

 文学

 这才一年的时间……林予泽看着自己碗里的空心菜,离开他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吗?
  
  陈载阳的确有很好的未来。
  
  林予泽那股纠结尴尬的劲儿过去了,心里就难过起来。情感这种东西就是捉摸不透,可惜林予泽所有的事情碰上陈载阳之后,就会变得有些失控。
  
  他这一年里面有没有想过我?会不会恨我?林予泽越想越难过,但所有的事情都无法挽回,这是他自己做的决定,轨迹只能按照这样发展下去。陈载阳不能总停留在过去,他应该抬头挺胸的向前看,甚至做到连林大夫都达不到的高度……
  
  陈载阳说话间隙余光不停往对面瞟,可惜林大夫一次都没往这儿看,还发了好几次呆。开会的时候也是。
  
  这是在想什么呢?陈载阳轻轻咬了一下筷子,又对旁边的找他讨论的医生笑笑。成熟的客套。
  
  吃完饭几个老外闲不下来,约着去唱歌。一群人很快就同意,连拉带扯的叫上林予泽。
  
  林予泽本不是特别想去,但这种场合他的确不能缺席。毕竟这里是自己的主场,若是就这样丢下这些人生地不熟的老外,怎么说都不厚道。
  
  出包厢,林予泽看见了站在门口等车,准备出发的陈载阳。见他也要去,于是林予泽顿了顿,转过头去婉拒。
  
  吃次饭就好了,到时候又在一个空间呆着里面,岂不是更难看?林大夫越来越谨小慎微了。
  
  陈载阳注意到往这边看过来的目光,又看见林予泽在摆手,满脸的厌恶。
  
  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触到了陈载阳心里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虽然早知道林大夫之前就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是陈载阳心里还是窜起来一股无名的火——已经到这种连多看我一眼也讨厌的地步了吗?
  
  他大步走过去,侧过头来对林予泽冷冷道:“没必要的,林大夫。”
  
  “我们之间早就断干净了不是吗?你又何必这样扫大家的兴?”陈载阳话说的很重,连对视也没有,目光轻飘飘的往上,林予泽愣了一下。“一起吧,都是同事。”
  
  陈载阳没什么表情,说完就走开了,背影显得有些决绝。林予泽站在那儿,连自己下一句要说的话都忘了。
  
  这是……林予泽心里的那点儿星火兀的就熄灭了,飘渺的白烟升起来,迷了眼睛。
  
  “早就断干净了…”陈载阳的话在脑海里绕啊绕,每绕一圈就把林予泽的喉咙收紧一些,直到他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快要溺水的那种窒息感。
  
  晶莹的泡泡往上升,林予泽眨着眼睛,似乎看见了透过水波折射的阳光。那轮太阳离他越来越远,身体不受控的下沉,几乎要失去所有的掌控……
  
  是啊,早就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又还在傻傻的期待着什么?
  
  混沌的水声……林予泽自暴自弃的向后仰,任由翻涌着的水流将他带往更深更深的黑暗里。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将他捞起,用拥抱和亲吻救赎。
  
  ……沉默不言,林予泽坐在避着光的角落里喝了一瓶又一瓶的酒。他自己都觉得好笑,这种说不出的感受不上不下的堵在喉口,只有辛辣的酒精能冲开,于是直奔腾到四肢百脉里,一路擦着火花驱逐身体里的寒流。
  
  耳边的声音开始变得模糊,那几个老外兴奋的拿着话筒到处转,吵得脑瓜子嗡嗡的。陈载阳不知道匿在哪个角里面,他冷着张脸,没心情出来唱歌。
  
  林予泽酒量本来就不是特别好,现在猛的灌下去,连视野也开始旋转。
  
  胃里面一下下的痉挛,疼痛后知后觉的刺激着神经。林予泽捂着肚子往厕所冲,扒着马桶就是一阵干呕。吐的眼眶都红了,泪花闪闪的,不知道是因为反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晚上的聚会结束的很快。明天就要开始正式工作了,大家都不敢耽误太晚。互道晚安之后便各自乘车回酒店了。
  
  林予泽清理完之后在厕所里呆了很久。直到有人敲门,他才把放空的思绪给收回来。
  
  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有好几个同事给他发消息。林予泽从沙发上捡起手机,头晕的不行,他拿着衣服摇摇晃晃的推开门。
  
  陈载阳站在门口抱着胸靠墙,眼睛往旁边看,一眼盯住了从包厢往外走的林予泽。
  
  不会喝还喝这么多酒。陈载阳心里默默想,还是生气。所以当他习惯性的想伸手,刚要将林予泽拎着的包和衣服拿过来的时候,又顿了顿,迅速的收了回来。
  
  林予泽喝得头重脚轻的,也不管身边的陈载阳了,戳开手机里的软件,叫了辆车。
  
  陈载阳没说话,陪着他站在大街边。手机一直在震动,他不去看消息,笔直的站在林大夫旁边,跟站岗似的。赌气不去看他,却又忍不住偷偷往边上瞄。
  
  街上这个点人还是挺多的,林予泽皱着眉头闭眼,伸手去捏眉心,正中心红红的一块儿。
  
  “捏多了长皱纹……”这话说的轻轻的,就陈载阳自己能听见的音量。林予泽喝了酒之后脑子混乱,也就没注意他说什么。
  
  手里的电话闪,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前奏是舒缓的钢琴。
  
  陈载阳的眼睛一瞬间就呼的亮了,他转过头去看林予泽。
  
  “呃嗯…就在街边。”林予泽有些慌张的划开接通键,脸上烧起来。
  
  ——他记不住换铃声了,在美国的整整一年用的都是那时候陈载阳的那首录音,现在被这小孩儿听见,心情有些说不出的复杂。特别是在陈载阳说出那样的话之后。
  
  显得自己有多放不下似的。
  
  车很快就到了,林予泽匆忙的将东西往里放,头也不回的喊师傅开车。陈载阳远远的看着那车驶开,嘴角翘起微微的弧度。
  
  路开出去一段,但脸上还是烧。醉酒的头疼加上胃部的烧灼感,林予泽按了按太阳穴,脑子里却不住浮现出刚才的事情。
  
  那会儿灯光太暗,一时看不清楚陈载阳的表情。可那首歌两个人都熟的不能再熟,更何况还是他陈载阳自己唱的。不听出来是不可能的。
  
  林予泽啧了好几声,恨不得能将自己一整夜都锁在卫生间不要出来。
  
  付过钱之后下车,林予泽简简单单的洗了个澡,躺上床的时候脑子却慢慢清醒了起来。思维重新的活跃,一丝丝一缕缕的线索覆盖成图案,清晰的在图景中展现出来。
  
  他越想越觉得心寒,悲伤的情绪上涌。到最后竟是睡不着了,于是林予泽搬了笔记本电脑到腿上,打算边修方案边熬过这一个夜晚。
  
  凌晨的时候项目群里面发了个文件,大概是关于分组研究的。大概就是之后的参与人员会分为三个组,分别讨论,得出成果之后再交流总结。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负责人提过这种模式,不过林予泽那时候没怎么上心。
  
  手边划开那个文件夹,林予泽一眼瞟到了自己。目光往上,林予泽愣了一下,打字声消失了,他眼神死死的盯住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二组,陈载阳,林予泽……” 怎么会是这样?林予泽盯着那份分组报告看了许久。心情复杂。
  
  一年前,是命运让他们不得不分开,这次回国的一切难道也是注定了的?
  
  既然陈载阳都说放下了,自己也没必要揪着不松开。本来就已经是没有关系的了,又何必这样藕断丝连。一年前不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吗?林予泽从来不是这样优柔寡断的一个人。
  
  ——只是…还是有一点点不甘心,还有那么一点奢望而已……
  
  电脑屏幕渐渐暗下来,他一下子没有了继续写下去的心情。关了电脑之后又不知道要做什么,于是盯着空荡荡的熟悉床铺发呆。
  
  天色亮起来,门外的啾啾已经开始叽叽喳喳,吵着要添食。林予泽醒来的时候还盯着天花板愣了好一会儿,缓了差不多半分钟才反应过来这是哪儿。
  
  昨天晚上陆陆续续醒了好几次,完全没睡好。梦里全是陈载阳。
  
  一年前的陈载阳,昨天晚上的陈载阳。笑着的,哭着的,眼睛里闪着光的,笑里带着张扬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