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1~9拍照姿势 打工妇女的真实性经历

更新时间:2020-10-21 11:26:32

 颜时屿把现金送礼物的全念了一遍,无论是黑粉的还是真爱粉的,送礼物的都是一家亲。
  
  视线回到游戏,裴擒虎被对面ban了,只好拿出他的国服玄策。
  
  “本来想打个老虎的国服,没想到还是拿了玄策。”颜时屿也怕自己掉战力,认真道,“不说了,好好打游戏冲巅峰第一。”
  
  【故事没讲完呢,你别不务正业啊!游戏不是主业,故事才是!】
  【爷青结,屿屿子不讲话了。】
  【傻逼主播,闭嘴安静玩游戏不行吗?】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来屿屿子直播间是来看技术,不是来听他单口相声的吧?】
  

 文学

  “不看技术看什么?看我脸吗?”颜时屿说,“哦,忘记了,你们看不见。”
  
  唐漓听着颜时屿骚话连篇,这人怎么随时随地都发骚。
  
  颜时屿的玄策前期带着队友一波入侵,完成三buff的完美开局。队友也是2000分以上的大神,操作与意识皆可。
  
  他是新主播,刚开播一个多月,决定多和粉丝互动,不和队友开麦指挥,只在公屏打字。
  
  唐漓的眼睛一直盯着颜时屿的操作,他只和这人当过对手,从未见过他的第一视角。看了第一视角,才清楚颜时屿各种细节,还有意识操作都处理的十分完美。
  
  游戏大顺风,颜时屿打开弹幕助手,又开始讲起了与唐漓的事。
  
  “今天平台不是有场直播嘛,我去参加了,和他在这场比赛认识的。”
  “这人前期被我杀到超鬼,见我就跑,后来在我眼皮子底下五杀。那手速真的特别快,秒换四装,给我惊呆坏了!后面他输掉的那局,还打了42%的输出。”
  “对了,他有个队友叫江华子,同平台主播,上赛季国服马可波罗,你们可以点播关注哈。”
  
  颜时屿边聊边拿下小龙,又到发育路越塔,拿下三杀,直压对面中路高地塔。
  
  他八分钟压上高地,基本决定比赛胜利,松了口气,继续道:“其实我还观战了一场露娜solo,那手速,那操作,曾经的天花板露娜,真不是说说而已。”
  
  唐漓眨了眨眼睛,原来他已经暴露了,可能是因为那局露娜solo吧,他独特的光速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天花板露娜?我渐渐知道了,是不是唐神!】
  【唐神是谁?】
  【不败露娜,露娜早期天花板,唐神!】
  【我男神竟然重出江湖了?】
  【啥啊,就那个菜逼诸葛亮?】
  【你吃芹菜了吗?好大的口气,竟然说唐神菜?】
  【唐狗是你爹吗?这么舔?】
  
  颜时屿私聊房管,把弹幕几个喷唐漓的禁言了,回头补充道:“唐神是第一个被称为天花板的操作者,他的厉害都是毋庸置疑的。迄今为止,有人敢说自己的露娜比得上唐神吗?”
  
  唐漓听见赞美,破天荒地冲了十块钱,送了块巧克力。
  
  “感谢无敌酷霸拽,送的巧克力。”
  “今天也遇见一个和兄弟名字一样独特的id,挺有缘啊。”
  
  唐漓:“……”
  他瞟了一眼朱予哲,退出直播间,改了个新名字:那一刻的温柔。
  
  这很网抑云。
  
  游戏十分钟结束,果不其然,颜时屿赢了,拿下mvp加了15分。
  
  “秋天第一局巅峰赢了。”颜时屿吸了口奶茶,“再喝上秋天第一杯奶茶,简直不要perfect。”
  
  【今天是9月21日,怎么还秋天第一?】
  【别在意这么多细节。】
  
  颜时屿咬着吸管:“秒换四装,我曾经也行,确实考验手速。”
  
  【我心想秒换四装,这不是有脚就行么,都不用手了。】
  【直接备战里换,多简单的事,被你们吹成什么样?】
  
  唐漓眯着眼睛看这些弹幕,越看越平静,确实对他来说,有手就行。他不在意别人嫉妒他的操作,唯一在意别人说他菜。
  
  属于他的好胜心。
  
  颜时屿面无表情地盯着弹幕,明明不在意这些弹幕,说他的时候一笑而过,但是说到唐漓身上,心情就异常地烦躁。
  
  “他那个号是借的,备战装备没有改。第二场的时候,我见识到了,真的是点进攻击栏里找名刀,点进防御栏里找复活甲。”
  
  【这有什么的,换我我也行。】
  
  颜时屿动了动鼠标,把几个冷嘲热讽的人封了。
  
  【屿屿子第一次封阴阳怪气!】
  【夏屿出息了!】
  【我都不敢乱说话了,答应我,爱不会消失的对吗?】
  
  因为这个举动,直播间的人气下跌了一些,连关注也瞬间少了几十个。
  
  “今天心情不太好,以后会注意。”
  
  颜时屿吸了口气,逐渐平息下来,笑着说:“到我们万众期待的抽奖环节了,看看哪位小姐姐或者小哥哥是我们的幸运儿?”
  
  直播和现实有八秒延迟,这句话一落,唐漓的手机页面中央,突然显示一个礼物盒,上面显示七个红色大字。
  
  恭喜你~你中奖啦~
  
  随后,唐漓的耳机里,再度响起颜时屿的声音。
  
  “恭喜这位那一刻的温柔,已经私聊你我的微信了,快加我吧。” 唐漓盯着礼物盒直咬牙,内心挣扎半天。
  
  他干不出来,厚着脸皮私聊颜时屿,说我看你直播,中了奖,听了你今天讲的“故事”,我就是另一个主人公。嗯嗯,其实我是来学技术的,你操作真犀利。
  
  你说不要这钱吧,还不行。
  
  他自身嗜钱如命,五百多的巨款,顶他半个月的饭钱,连猪肉都能多吃几顿。
  
  这事他更干不出来。
  
  更骚的是,颜时屿为了烘托气氛,还放了一曲好运来,让他本来就浮躁的心,浇了一把火。
  
  他就送了十块钱的礼物,还有一个免费礼物,那些送百元礼物糖果屋的没中,他这个微氪党竟然中了。
  
  连再来一瓶都没中过的唐漓,偏偏在这个直播间,中了五百二十块钱巨款。
  
  唐漓撑起半个身子,轻轻呼唤道:“朱予哲。”
  
  朱予哲放下手中的鼠标,他的床位正好是唐漓的斜对面,回头刚好与他对视。
  
  “怎么了?”
  
  “你微信号加个人。”
  
  朱予哲关掉游戏里的人机,极为疑惑道:“你咋肥事,又要糖果号,又要微信号的,你微信号也被封了吗?”
  
  唐漓半真半假道:“我看直播参与抽奖,中了五百二十块钱,号是你的,用你号加下主播微信。”
  
  “现在看直播都能赚钱了?极速版快手诚不欺我。”朱予哲说,“不对啊,你拿你号加,和拿我号加没什么区别啊。”
  
  “搞快点。”
  
  朱予哲见唐漓凶巴巴的样子,闭上了嘴,委屈地拿出手机,加上颜时屿的微信。
  
  唐漓又看了会儿直播,第二局逆风开局,看弹幕说,对面有两个职业选手,两个国服主播,节奏与意识远超于刚才那局。
  
  导致颜时屿的裴擒虎,和辅助入侵敌方蓝区的时候,法师没及时跟上,被对面法师战士辅助围攻,葬送双杀,最终0buff开局。
  
  【主播真菜,拿个节奏型打野,送对面前期大节奏,玩个锤子啊。】
  【这是2100分的局,你们怎么有嘴就行?】
  【2100高端局?我笑了。这个分段你管它叫高端局?】
  【对面是俩职业,还有野王幻影,幻影比这个夏屿牛逼,知道不了?幻影nb!】
  
  颜时屿不慌不忙地回到线上,清残留的小野:“哈,小失误,你们急什么。”
  
  唐漓看着弹幕眼烦,随手就关了他,满屏幕的阴阳怪气,怪不得颜时屿词汇这么多,都是从直播间学的。
  
  唐漓关弹幕一刹那,抓到了高频出现的词语:幻影。他退出颜时屿的直播间,在搜索栏里查这个人,发现这是一个二百万粉丝的大主播,常驻人气位列王者荣耀专区前排,送主播的礼物刷不停。
  
  “谢谢各位的礼物。”
  
  幻影的声音好听,右下角的摄像头里,男生有点小帅,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衣服,应该是刚烫过的头发,好像还画了伪素颜妆,但比颜时屿“纯天然”差远了。
  
  【我就说幻神比这个18线主播好不知道哪里去。】
  【营销懂不懂?总是蹭我们幻神的热度,没啥实力就懂营销,这回被打脸了吧,就是一菜逼。】
  
  “好啦,大家不要去别的直播间带节奏,你们都是我的宝宝,都会听话的,对不对?”幻影的橘右京,单杀了裴擒虎一次,扬了扬嘴角,继续说,“新人发展不易,大家多多包涵,等下给这个主播点波关注。”
  
  【啊啊啊啊,我老公好温柔,粉你一辈子,么么么。】
  【这就是大主播,大度!】
  【可惜那个货色就是不领情,还封禁我们幻家大军,恶心死我了。】
  【木有对比就木有伤害!】
  
  幻影的表情充满着不屑与傲慢。
  
  “有点虚伪。”唐漓皱着眉,按删除键退出去,又回到了颜时屿的直播间。
  
  前期老虎节奏崩盘,队友也跟不上他,就仿佛不是这个段位的人,尤其中单像是青铜意识,白银的操作,一直烂在中路,从来不支援。
  
  射手也是一样,塔也不推,就猥琐在塔下清兵,被对面四人越塔杀掉,他还发消息骂辅助和打野不支援。
  
  【屿屿子,你是被演了吧。】
  【承认别人菜那么难吗,一口一个演,你家是开经纪公司的吧?】
  【2100分,你给我菜一个?】
  【菜?主播不就是?2100分,这不是有脚就行?装你妈呢。】
  
  巅峰赛是看不见名字的,队伍前期还好,几分钟后,直到幻影视角出现,法师和射手就开始神游,像是专门针对颜时屿一样。
  
  这局颜时屿没有什么高光时刻,没能挽救局面,六分钟后守不住高地,输掉了比赛。
  
  【帝王“幻影”来到了直播间,我们一起欢迎吧~】
  
  【幻影:刚才撞车让你输了,我送你点礼物吧。】
  【幻家军来袭!】
  【男神来了~你们速速退开!】
  【啊啊啊我的幻影老公我爱你我爱你。】
  
  【“幻影”在“夏屿”直播间送出糖果雨x10,快去看看吧~】
  
  颜时屿盯着帝王标志的幻影,冷笑着喝了口水。他所有人送的礼物,包括黑粉也都念出来感谢,唯独这次他没有念。
  
  他的直播间乱糟糟的,全是幻影的节奏,要不就是和自己家粉丝对骂的弹幕。
  
  颜时屿明白游戏不对劲,声音冷冷的:“今天状态不佳,明天六点我再播,抱歉。”
  
  【怂货,别走啊,再让我看看你的国服老虎呗,哈哈哈。】
  【这主播一点素质都没有,幻神给他刷了一万块钱的礼物,连感谢的话都不说。】
  【你们烦不烦啊,屿屿子蹭你们家热度了吗?腿毛能不能滚出去?】
  【屿屿子别生气,我们明天再听故事会。】
  【这个直播间一大半都是我们幻神的粉丝吧,凉比主播早该完蛋。】
  
  唐漓看着评论也恶心到了,主播带另一个主播的节奏。即使他俩都是打野主播,也不能这么干吧,糖果tv管理员都是干什么吃的。
  
  要是他两年前,一个电话给公司,这幻影第二天直播间就被封。
  
  他打开微信,最上面依旧是颜时屿那条: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要不要说点什么安慰一下?
  
  唐漓纠结半天,颜时屿废话是多了点,但也是个好人。技术好,家境也不错,人也相对文明。
  
  就在这时,颜时屿的对话框蹦出了一条消息,就像心有灵犀似的。
  
  [颜时屿]:晚上好啊。
  [唐漓]:……晚上好。
  
  刚回复完,颜时屿一个微信电话弹了出来,唐漓犹豫一下接了,听到对方的声音,揪着心,怕是对方找他诉苦来了。
  
  唐漓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地问:“我听华子哥说,这个时间你应该在直播。”
  
  “直播间被带节奏了,就下播了。”颜时屿大大方方地回答,“直播一个多月,不露脸就有二十万粉丝,对方肯定有敌意了。说来,我真的太优秀了,要是开摄像头,我猜那家粉丝全得跑我这里来。我这个人又帅,声音又好听,技术又好。天之骄子,他人不容我,太正常了。”
  
  语气还很愉快,情绪根本没被节奏带跑。这人还特么忒自豪,讲他自己太优秀遭人嫉妒,让唐漓安慰的话语都堵在嗓子眼了。
  
  这自恋程度也是没谁了,唐漓抽搐嘴角:“您开心就好。”
  
  颜时屿低笑,声音像风一样清爽,邀请道:“明天来我直播间玩玩?”
  
  唐漓抿了抿嘴,违心道:“没兴趣。”
  
  两人聊了几分钟,最终还是颜时屿先道了晚安,挂掉了电话。
  
  “你和谁聊天呢?”朱予哲从卫生间出来,甩了甩手上的水渍,“你这个语气有点与众不同呀,从来没对我这么温柔过,除了咱俩刚开始认识的几天。”
  
  唐漓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一个陌生人。”想起颜时屿加了朱予哲的微信,提醒道,“兄弟,我中奖的那份钱呢?”
  
  “哦哦,钱给你转过去了。”
  “谢了。”
  
  朱予哲坐回,喝了口咖啡,继续玩人机:“小事。”
  
  唐漓接收转账,一共是3520块钱,又喜又惊地问:“你怎么有钱还我了?”
  
  这三千多块钱,足够他天天下馆子吃山珍海味了,都快吃了一个月的咸菜馒头,都快吃吐了。
  
  他也没多想,这还钱速度太及时,朱予哲还钱效率变高了。还认为朱予哲他妈给他转的,就兴高采烈地收下了。
  
  “啊?你不知道吗?是你朋友请我的,你的三千块钱我根本没花掉。”朱予哲边回忆边捶自己的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的妈,看到他拿出钱包的一瞬间,我觉得我恋爱了。我要是女的,肯定要追你朋友。”
  
  “你他妈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说这话的同时,唐漓眯着双眼怒视朱予哲,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眸底印着暴躁又愤怒的神色。
  
  朱予哲愣住了,怯怯道:“我拒绝过了,他说你和他是朋友。我一想,你俩的钱都一样,我就接受了。”
  
  唐漓顿了顿,没再说什么,拿着毛巾就去了卫生间。
  
  在洗澡时候,唐漓满脑子都是今天颜时屿的笑容,还想着怎么把这份钱还回去。毕竟,他俩还没熟到那程度。
  
  刚洗完澡,朱予哲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望着唐漓湿漉漉的头发,声音软软道:“对不起,你在还生气吗?”
  
  唐漓摇摇头:“没有,你多虑了。”
  
  “哎,要是你玩游戏就好了,我和你一起玩,你就不生气了。”朱予哲拖着下巴说,“没有什么是一局游戏解决不了的。”
  
  朱予哲背紧靠着椅子,脸往天花板,转了一圈:“希诺也不在,没人陪我玩游戏,好孤单。”
  
  “嗯。”
  
  “我要苦练技术,说不定能当个代打。听说当代打,一个月能赚上万。”
  
  唐漓没回复爬上了床,刷了一会手机就困了。
  
  他也想当个主播,做个代打,最差可以接陪玩单子。也不至于现在这般穷苦,累死累活,一天找两份工作,白天去咖啡馆当服务员,晚上当家教。
  
  他爸唐政华,是全国最大直播平台老板。只要接触他家旗下的所有实名注册,唐漓第一个不给通过。
  
  那就意味着,他不能当主播,不能接代打。只能从淘宝店或者其他平台,接最少钱的代打,还不够他喝粥的钱。
  
  最主要的原因,那时候被一个朋友骗走十万块钱之后,剩下最值钱的就是他的游戏账号。
  
  本来离家出走,就是为了打游戏,结果没钱再氪皮肤,手头也没钱吃饭了,只能选择卖号一条路。
  
  还记得那天,把自己的两年心血号卖给一个刚玩游戏的土豪,那人爽快地往他卡号转了三万块钱。
  
  算了,那个号是q区的苹果系统,现在的手机是安卓,就算号还在他手,也登不上去。
  
  唐漓惆怅地翻个身,进入了梦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