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肉体拍打声和粗喘娇吟:尿孔扩张调教在线播放

更新时间:2020-10-21 11:33:50

“嗯……求求你,快住手,我要受不了了。”

苏冷韵发现已经根本已经没有力气去组织周锐,只能任由他摆布。

周锐感觉时机已到,抓紧脱下裤子,扶着自己那“小老哥”,往前凑近了苏冷韵大腿根中间。

“ 嘶……”

 文学

感受到那炽热的温度紧贴着大腿根,苏冷韵顿时闷哼一声,夹紧双腿。

周锐也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趴在桌子上高高撅起臀部的苏老师,心里大呼过瘾!腰上动作也不禁激烈起来。

双手则趁机向前,一把抓住苏冷韵的两团雪白,隔着衣服大力揉捏,最后不满足,直接从背后解下里衣,一左一右的晃动了起来,两团雪白在他手中变换着任意形状,舒适的手感让周锐情不自禁的哼了起来。

“苏老师,你身材可真棒,你男朋友真有福啊!”

“ 嗯……”

苏冷韵紧抿红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身体却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下面那大腿根被“小老哥”贴着,上面的“小太阳”被他的指尖划着。

啪啪!

“啊……周锐,别拍了!”

周锐开始用力拍击苏冷韵的臀部,那丰满、浑圆的臀部在拍击下如波浪一样,同时发出那羞人的声音。

周锐呼吸越来越急促,而苏冷韵也开始若有若无的主动扭动着臀部,主动配合的迎接周锐的动作。

差不多了……

周锐低头扶着“小老哥”,让自己的“小老哥”紧贴着苏老师那“小老妹”,每一次上下都蹭着“小老妹”,没一会儿,苏冷韵下面就“水流湍急”。

两人中间弥漫着迷人的气味。周锐身子一挺,已经能感受到了被“小老妹”包围的感觉,顿时头皮发麻!

不行!好想进去!

周锐面红耳赤,呼吸喘重,体内的火山终于忍耐不住,低头对准苏冷韵那湿漉漉的“小老妹”,就猛然一挺腰……

“嗒…嗒…嗒”门外传来几声钥匙开门的声音。

“嗯?是谁?是谁还有你家的钥匙!”周锐听到声响之后,立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可…可能是我男朋友回来了”,苏冷韵眼神一愣,突然吞吐的说道。

“你怎么不早说你男朋友会回来,现在怎么办!”周锐听到是她的男朋友回来之后,心里不免得有些心慌,他曾经在学校里听过她的男朋友曾经是跆拳道的高手,要是两人的事情被暴露,自己免不了被揍一顿的下场。

“我也不知道他…他会回来,他出差去了,说是明天才回来。”

“现在我往哪里躲!要是我俩被发现,你也吃不了兜子走,大不了我把视频发出去,鱼死网破!”周锐慌慌张张穿上自己的裤子。

“你…你先往衣柜里躲,快!”苏冷韵由不得半点犹豫,要是被男朋友发现自己出轨,自己的老师生涯和弟弟的学费就都完了!

周锐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直接抓起上衣短袖就往衣柜里藏。

苏冷雨捡起地上被脱掉的小裤,发现早就已经湿透,正当犹豫再三的时候。

“老婆,你在家吗?”门外的李林突然问道。本来公司安排明天才出差回来,但是寂寞好久的他急不可耐的想见到自己的老婆,把她放倒在床上好好缠绵一番。

李林直接冲到了卧室里,发现自己的老婆正躺在床上熟睡。

“老婆,我回来了。”李林看到苏冷韵在熟睡,还并不知道他的老婆出了轨,柜子里藏了一个人!

“恩…你回来啦,怎么今天提前回来了。”苏冷韵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但脸上那绯红的面色却没有散去。

“我想你啊老婆,我这几天在外面想死你了。”说罢,李林直接凑上了苏冷韵的小嘴。

“恩,老婆,你今天嘴巴的味道怎么怪怪的。”

苏冷韵不由的心里一慌,自己刚才和周锐在床上翻云覆海,估计是周锐的“小老哥”留下的味道。

“我…我可能今晚吃了点蒜,还没刷牙呢。”

周锐躲在柜子里听到这的时候,心里窃喜,嘿嘿,这种感觉太刺激了。

“老婆,我今天状态不错,肯定可以坚持很久。”李林根本没有怀疑他的老婆会出轨,毕竟苏冷韵在大家面前从来都是保持非常高冷的形象。

说着李林那厚实的手开始往被子里摸了进去。

“咦,老婆,没想到你居然没有穿衣服,你该不会是知道我会回来吧!”

“嗯,你离开那么久,人家想你嘛!”苏冷韵一慌,顿时只好找了一个借口攮推过去。

突然她感到一双大手攀到了她的腰肢,正在慢慢向下蔓延。

掀开被子的苏冷韵,身材有一次完全暴露了出来,周锐吸了一口气,嘶……还真是一个尤物,敢坏老子的好事,以后一定得想办法上了你。

“老公,求你了。别碰那,我……要不今晚咱们先别做了!”蒋楠语气颤抖,说话断断续续。

自己的学生周锐还躲在柜子了,虽然刚才两人差一点就进入了主题,但是在周锐的面前和自己的男朋友做这种事,免不得有些娇羞。

“不行,我今天状态特别好呢,你就答应我吧!”李林根本没有停下自己手上的动作。

此刻的苏冷韵脸上布满了红霞,雪白的尖下巴不知是因为享受还是什么,仰得高高的,喉咙里断断续续的挤出阵阵犹如蚊子一般勾魂的音调。

“老婆,你下面都湿透了,还说你不想”,周锐躲着柜子里差点笑出了声,这哪是李林的功劳,这是他刚才和苏老师缠绵时候留下的。

这时,李林已经掏出了自己的下面,周锐不由得骂道“靠,那么小,还不如让我来!”

李林将苏冷韵的双脚抬在自己的肩上,双脚向外一掰开,对准中心位置,往前一冲。

“啊!老婆……”

李林话音刚落,整个人就抽搐几下,随后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下来。

苏冷韵同样发出一声细细的喘息,然后秀眉皱起,脸上的表情不甘中带着无奈。

“老婆,对不起……我可能是出差太累了。”

李林愧疚着道歉,苏冷韵似乎不忍打击他,强打精神露出一个笑脸,说了句没关系,便直接下了床。

这一幕让周锐有些错愕,他根本想不到平时生龙活虎的李林竟然是个银样镴枪头,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从小情侣间的表现来看,他似乎根本不能持久到让苏冷韵得到满足。

“老公,你快去卫生间洗一下吧。”苏冷韵想到周锐还藏在衣柜里,需要马上把李林弄开。

李林应了一声,转身就到卫生间,啪,关上了门,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周锐推开柜门,走了出来,显得他的邪火还没有得到释放,苏冷韵光滑的身子在暗暗的灯光下格外迷人,直接又冲着苏冷韵的身边两股雪白贴了上去。

“嗯…你快点先走,不然我们被发现就完了。”

“你答应我的条件可还没有结束!你要敢骗我,我一定会把视频放到网上!”

周锐只好念念不舍的离开苏冷韵的家。

周锐打个一个车回到自己出租的房子里,路上脑子里一直环绕着苏冷韵的身影,想到自己就差点点能得到梦寐以求的老师,气就不打一处来。

“嗯?难道是秦可依回来了”周锐打开门之后,发现鞋柜上多了一双女士高跟鞋,便知道是自己合租的学妹回来住了。

周锐并没有出声喊她,脱下鞋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嗯…啊…”周锐路过秦可依房间之后,突然听到房间内传来几声娇羞的叫喘。

“难道是可依把自己的男朋友带回来了?”周锐看到门并没有锁紧,想到这,便推开一条细缝看了进去,下一秒的他目瞪口呆。

床上躺着一个半裸的女人,一只手握着自己的胸前的巨峰,不停地揉捏着,另一只手居然拿着电动的玩具,不停的出入私密的地带。

周锐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是不少女生用来安慰自己的用品!

“这,没想到可依居然那么寂寞!”周锐咽了一口口水,直瞪瞪得看着。

秦可依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自小就开始学舞蹈,所以身材比起别人更是苗条。

脑海里瞬间浮现妖娆曼妙的娇躯,想着她现在正在婉转承欢,心中就忍不住一阵骚动,恨不得直接就冲进去把她给办了。

时间大约过去了二三十分钟,房内的动静终于渐渐消失,周锐也沉迷在秦可依美妙的哼吟中。

回到房间之后,随便找了张纸擦拭了几下,一股尿意袭来,实在忍不住,赶紧跑了出去。此刻,客厅和洗手间都是黑乎乎的,没有一丝动静,我也没有多想,猛地推开洗手间的门,火急火燎地便解开了裤子。

接着,我对准马桶的方向,刚准备尿出来,但同一时间,一股异样的感觉传来,小兄弟似乎触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微微张开,一股热气便喷涌了上来……

什么东西?

周锐的心突然狂跳起来,原本强烈的尿意突然憋了回去。借助窗外朦朦胧胧的月光,一低头,看到了血脉喷张的一幕。

此刻秦可依竟然坐在马桶上面,而且她全身上下未着寸缕,白嫩如葱的玉手还放在了自己的左侧饱满上,另一只手在小腹之下,那最神秘的风景,就这样清晰地暴露在眼前!

“好大!”秦可依看到周锐的家伙之后,惊讶的喊道。

“那个,我不知道你回来了”

“你快出去!别看!”

说罢,周锐就被轰了出来,想起自己的下面刚才顶到了秦可依的香糯小嘴,不由得颤了一颤,还真是一个尤物啊!

“锐哥,你睡了吗?”周锐躺上床上臆想着秦可依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问道。

“还没呢,有什么事吗”周锐立马起床打开了房门,秦可依站在门口,一张俊俏的脸噗红噗红的。

秦可依说完之后往下瞄了一眼,周锐因为天气太热,直接穿了一条小短裤,打着赤膊就躺下了,现在的“小老哥”正对着秦可依昂首挺胸

秦可依心想“他这比我自己买的玩具大多了吧,不知道放进去我能不能承受得住啊。”

“那个,你能帮我一个忙,我刚才不小心把一个玩具,放…放到身体里面,拿不出来了,你能帮我拿出来吗。”

说完之后,秦可依根本不敢直视周锐,不知道他听到自己安慰自己之后,对她有什么别的看法。

周锐听到了之后,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东西拿不出来,他可是在门口看得一清二楚。

“当然可以”,周锐顿时兴奋了起来,求之不得这找上门的福利。

周锐把秦可依带进了房间内,两人贴着坐在了床上,秦可依散发着少女独有的体香,一双小手精巧细致,脸上的皮肤更是吹弹可破。

“那个,你先把裤子脱了吧”

“好,麻烦锐哥了。”秦可依顾不上一时的害羞,直接当着面把自己的裤子往下退了下去,露出粉红色的小裤,中间透着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

“嘶…咕”周锐吞了一下口水,这小妞也太棒了,他今天的邪火根本没有被释放出来,现在面前又坐着一位美若天仙的校花。

秦可依接着一双小手轻轻的绕到大腿两侧旁,慢慢的把小裤退了下来,稚嫩的地带完全裸露在了周锐面前。

“锐哥,你快帮我拿出来,这放在里面太难受了。”秦可依推了一推还在发呆的周锐。

“恩,好,我这就帮你拿出来。”周锐直接趴在了两腿中间,如狼似虎的他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

“那个,可依,你把腿张开大一些,你锐哥看不到”

秦可依缓缓把双腿张开,神秘地带如含苞待放一般,等待迎接了准备到来的春天。

“可依,我进去了啊”

“嗯,锐哥,你轻点”

周锐立马伸出自己的两只手指,靠着大腿就往上蹭,不久就来到了神秘地带的门前,看着床上面泛桃红的可依,周锐“嗖”的一下就进入了。

“嗯…”秦可依感受到下面被塞进的感觉,忍不住的发出了声音。

周锐假装在寻找堵住的玩具,迟迟不敢拿出,反而在里面,肆意的揉捏起来,一进一出,伴随着“哗哗”的水声。

“锐哥,你找到了吗”,秦可依被两只手指弄得奇痒无比,害怕自己一会忍不住,那可真是羞死人了!

“快了,你这东西不好找,得多费些时间。”周锐故意拖延的说道,好不容易能够有和校花亲密接触的机会,哪能说放过就放过。

“锐哥,你…你快点,我要受不了”

周锐看着自己已经被湿透的双手,知道她已经准备忍受不住了,此时,便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好了,可依,我已经帮你拿出来,你下次用这个玩具可得当心注意呀”周锐双手夹着一个神似男人下面的玩具说道。

“谢谢锐哥,我…我下次一定注意”,秦可依现在恨不得找到一个地缝给钻进去,自己偷偷在房间做那事,居然还让一个男的弄了自己的下面,以后还怎么见人。

“那个,刚才我好像看到你下面有些问题呀,怕是染了一些病”

“啊?锐哥,怎么染病,要紧吗?”,秦可依一听到自己可能会染病,心里难免一慌。

“可能会影响你以后生育呀”,周锐看到秦可依开始一步步上钩,心里窃喜

“不过倒也不是没办法,我以前和我的爷爷学过医,刚才我在里面的时候,已经发现病的源头,倒是可以帮你认真检查一遍。”

“这…”秦可依有些为难,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没关系,那你等明天再去医院看看吧。医院的男医生也是专业的”,周锐看到秦可依为难的样子,故意把男医生两字读的比较重,

“嗯…那好吧,那就麻烦锐哥了。”显然她已经被周锐的话给吓到了,与其让一些老中医看,还不如让周锐看,反正周锐已经看过自己的身子。

说罢,周锐又直接把头伸到了两腿中间

“嗯,好痒呀,锐哥,你越弄我越痒了,怎么回事嘛。”秦可依夹紧了双腿。

“这是正常的反应,是在检查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

周锐喘着粗气,激动的手发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满足,他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的不行了,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秦可依欢爱,他需要发泄。

今天憋的太久了,实在是很难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秦可依的身子里,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不行,锐哥,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更痒了。”

秦可依身子发抖,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她满面羞红,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

“忍着点,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秦可依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周锐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浑身软绵绵的,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

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居然按住了周锐的手,夹紧了腿磨蹭起来。

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周锐知道,秦可依被自己弄的动情了。

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嗯,啊,锐哥,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检查完了吗。”秦可依紧张的问。

“快了快了,马上就好了。”

周锐心砰砰跳,秦可依的少女身子太美了,她那浑圆的屁股,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轻轻的搂着秦可依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神秘的地带。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缓缓的在门前,磨蹭着秦可依的两腿间,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

“啊,好热,好烫,锐哥你在干什么呀?”

秦可依觉得不对劲,真眼看了看,发现周锐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现在都箭在弦上了,这一句话更直接点燃了烽火台,一把抓住她胸前的雪白,一边准备继续探入。但是这次秦可依却很坚决,反手抓住了那“小老哥”不要进去,那柔软的小手实在太舒服了。

秦可依的手还在颤抖着,足够反应出她心里的纷乱,而周锐已经上头了,都快忍不住要用强的了。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就给我吧,可依,我快要受不了了,你看看我这东西,你难道就真的能无视吗?”

秦可依的手顿时狠狠颤抖了一下,触电般收回手。

秦可依拼命摇头,眼里带着不情愿:“不行啊,真的不可以……”

见状,直接微微起身去吻住了她,轻轻咬住她的嘴唇,趁着她说话的时候,舌头灵巧的探入,让秦可依还没说完的话顿时变成了一阵含糊的音节。

热烈的吻着,肆意揉捏着两团柔软,秦可依渐渐的眼神越发迷离,身体也开始软了下来。

不断的索取着,一边慢慢伸到了她的下面。

松开嘴,秦可依压抑着喘息着,一边是因为吻得太久而有些窒息,一边还因为害怕而不敢喘息得太大声。

秦可依的上衣基本快要被脱下了,整个身体近乎赤裸。

“锐哥,我用嘴帮你吧”,秦可依知道此时已经无法阻止周锐,不如就换种方式。

周锐想了一想,自己和可依第一次就强来,难免以后留下诟病,就点了点头。

秦可依慢慢得凑近周锐的雄伟的“小老哥”。

“这也太大了吧!”秦可依不由的惊呼道,虽然在卫生间两人已经有了近距离地接触,但是刚才还没有好好的观察,现在仔细一看,硬邦邦的,比起电视上的黑人的下面,都相差无几。

“嘿嘿。”周锐看到秦可依被自己的下面惊讶到了,心里免不了一点骄傲。

秦可依张开那樱桃小嘴,轻轻的把“小老哥”含了进去,不自觉的响起“嗯…嗯…”的喘声。

“喔…”

“锐哥,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没,没有,很好,你可以继续呀。”周锐很享受这种乐趣。

秦可依再次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朝周锐那里慢慢的舔了起来。

当秦可依含着周锐的那东西后,周锐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如同电流一样,从她那温软的小嘴里传遍了他的全身。

很湿滑很舒服,虽然她没什么经验,牙齿弄的他有点疼,但是特别的刺激。

周锐看着她被塞满的小嘴,爱抚的捧着她漂亮的脸蛋,伸手在她的酥胸上揉搓起来,他自己快乐的哼出来了,闭着眼很享受。

秦可依吸允了一会儿后,发现周锐那里还是粗大肿胀的,她有点急了,轻轻的吐出来了。

“锐哥,你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啊!”

“没事,你哥强壮着呢!”

心想慢慢来吧,现在急不得,而且她的小嘴也很温暖舒服,让他有快发泄的冲动,于是他捧着她的脸蛋,轻轻的挺着腰杆进出着。

呜呜嗯嗯的,睁大了眼睛,嘴唇都麻了,却只感觉到一股热流喷涌而出!

噗嗤噗嗤!

终于,在那头皮发麻的快感下,周锐猛的一挺身,身子剧烈的哆嗦起来,苏冷韵知道“小老哥”马上就来了,正想推开周锐,偏偏周锐控制着她不让动,甚至直接将“小老哥”往前一凑,一挺腰,涌在苏冷韵惊讶张开的嘴里面……

“呜呜……咳咳!”

秦可依下意识张大嘴巴,想将里面的东西吐出来,可还是不免吞进去不少,让她捂着嘴巴转身张嘴咳嗽起来。

而周锐摸着刚刚缴械过的下面,心中澎湃无比,天啊,自己居然弄在了校花的嘴里面,简直是太刺激了!

然而当周锐瞧见转过身去秦可依的臀部后,喉咙一动,刚刚消下去的心火再次窜上来,忍不住的将手放在臀部中间,用力一按。

嗯…啊…..!

秦可依顿时身子一软,忍不住的叫了出声,然后扭头看着周锐,又惊又恼,连忙起身用手护住身前,急忙离开了房间。

“唉,还是不能太着急啊。”周锐今天已经很满足了,没想到自己的同居的校花居然有意外收获。

一夜无话,酣然入睡。

第二天醒来,苏冷韵和平时一般到学校里上课,正直上课的高峰期,电梯里人满为患,好不容易挤进了电梯。

苏冷韵被挤在角落里,贴着冰凉的电梯,凉飕飕的,屁屁上来了一股寒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轻微的小摩擦让她来了一点感觉。

“嗯?怎么有种温热东西戳着我?”

还没缓过神呢,苏冷韵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她本能的往旁边挪了挪,却没想那东西也顺着跟了过来。

电梯很拥挤,她没有躲闪的空间,隔着白色短裙,那东西片刻不离的戳着自己。

该不会?

狭小的电梯空间,紧贴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让苏冷韵立马意识到,有色狼!

正打算呵斥时,却突然发现电梯反光镜上那张熟悉的脸。

那……那不是周锐吗?

从苏冷韵一进电梯时候,周锐就注意到她了,刚好两人距离挨得近,

脑子一阵混乱。

呲呲……砰!

一声巨响,电梯强烈晃动,正运行的电梯突然戛然而止,陷入一片黑暗。

狭小拥挤的电梯空间,人群开始慌乱起来。

“停电了?”

“什么破电梯啊,怎么总是出故障?”

一阵嚷嚷中,苏冷韵突然到屁股上袭来一双粗厚的手掌,幅度不大,手掌的温度顺着屁股蔓延全身,大早上没从丈夫那得到满足的她,原本就燥热的厉害,突然更想体验一番这厚实的温度。

这,偷偷摸她的人可是周锐啊!昨天两人还差点发生关系,可被他这么一摸,怎么就那么舒服呢?

周锐面对这香气逼人的苏老师,摸得她一点抗拒都没,电梯里又是一片漆黑,周锐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手顺着裙摆往下摸去,伸到了里面。

竟是一片荒芜,畅通无阻……

因为小裤没穿,周锐一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