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翁公满足我性需求*说你爱我…不说做到你说为止

更新时间:2020-10-21 16:24:40

王俊芳看着李宇,脸上终于勾起了一抹怜爱的微笑,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李宇的头,说:“嗯,小宇将来一定会有出息,以后婶可就靠你啦!”


“嗯!婶儿,你放心,我李宇说话算话,我要养你一辈子!”李宇用力地点头

好了,别哭了。快点去吧,你的身体还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去了你静雪婶家嘴甜些,让她再给你检查检查!”王俊芳叮嘱着。


 文学

“嗳!我知道了!”李宇心想就算你不说静雪婶都会给我检查的,可是嘴上却不敢说,朝王俊芳挥了挥手,说:“婶,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可能会迟些时候回来!”


离开了家门,走在村子里,这梁静雪家住在村子东头,她自己在卫生所上班,她男人更是村里的主任,权利大着呢,家里的条件相比较来说还算很好的。


红墙黑瓦,院子被红砖砌的老高,生怕别人偷他家似的。


院子的铁门是铁皮做的门,门还被刷了红漆,看上去富态大方。


“静雪婶儿,你在家吗?”李宇不敢直接进门,而是在院子外头唤着。


“在,是小宇吧?快点进来吧!进来后吧门给闩上!”屋里传来一声不高不低,李宇恰好可以听到的声音。


李宇犹豫了一下,用手轻轻一碰铁门,“轰呀”一声,这大红铁门居然被推开了。


李宇还是第一次来到梁静雪家,毕竟他家算是村里最穷的人家,而梁静雪家算的上是村里最富有的几乎人家之一。双方平时也没什么来往。


“爷爷的,真大啊!”李宇走进院子,四处打量着感慨了起来,想到梁静雪的话,回头又把铁门给闩了起来。


“婶儿,你在哪里呢?”李宇瞧见屋里漆黑麻乌一片,心想那娘们不会玩什么幺蛾子整我吧。想了想,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臭小子,怎么到现在才来?”忽然,前堂的大门处出现了一个人影,那声音是梁静雪的声音,不过和平时不一样,好像温柔了不少,不对,好像还有一股骚味……


李宇刚想问是不是梁静雪,忽然,他的眼前一亮,只见梁静雪的身上居然什么都没有穿,那白花花的身子看的让人眼红,肥硕的胸脯翘挺的很,让人想要捏几下……


“婶,你可真漂亮!”李宇咽了咽口水,心中一阵激动,这就是女人啊,货真价实的女人,不再是小说中他幻想的了。


“呸,你这臭小子油嘴滑舌的,我都没有开灯你怎么瞧见我的,尽说瞎话唬人,不过婶就喜欢你这样。男人就要会唬人吗!”梁静雪边说边朝李宇走来。


什么?!听到梁静雪的话,他不由得一愣,揉了揉眼睛,果然那面一片漆黑,可是自己刚才是怎么看见的呢?


“臭小子,你可让婶儿等苦了。”梁静雪走到李宇的身边,一把拉住了李宇的手,有些幽怨地说着。


李宇的心思也全都被梁静雪给勾了过去,不再想刚才的怪事,梁静雪的手很软,很滑,摸的他很是舒服。


此刻两人走近,趁着擦黑的天色,还是可以看清楚对方的。


“婶,你可真漂亮!”李宇咽着口水,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根本不知道咋开始,只能傻傻的夸着梁静雪。


梁静雪见他只知道夸自己,但是却没有一点动作,忍不住嗔怪起来:“傻小子,没有碰过女人吧?”


“额……没!”李宇本想说先前刚摸过郭玉珍,可是他也知道在一个女人的面前不能谈及另外一个女人的道理,便赶紧否认了,说:“婶,我……我想日你!”说着他就扑向梁静雪。


梁静雪见他扑过来,咯咯一笑,说:“急什么,婶为了等你还没有洗澡呢!”说着,他便走到井边,拿起水瓢便舀起先前打好的水浇在自己的身上。


在淡淡地月色下,看着透明的水浇在一个洁白的娇躯上,这是何等享受的事情?


“傻瓜,什么愣,来给我打香皂!”梁静雪回眸嗔道。


李宇求之不得,他就想研究一下女子的身体,这个机会正好。


看着梁静雪雪白的玉.脖,光滑的香背,最后,李宇的目光停留在了梁静雪的屁.股上面。


他的手轻轻地给梁静雪打着香皂,梁静雪好像很舒服,时不时会哼出细微的声音,听着这细微的声音李宇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婶,下面还要打香皂吗?”李宇的手停在股.沟处不敢再继续下移。


“当然要了,你……不想摸摸看吗?”梁静雪似乎也觉得这话说出来羞死人了。


得到应允,李宇便用香皂开始帮她涂抹,他的手也挤进了那滑腻的沟内。


“咦,婶,这是啥啊?怎么搁手呀!”


梁静雪心中一羞,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李宇解释,她的毛生长的比较旺盛,不仅前面很多,就连后面也有。“哎呀,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好啦,不要说啦,快来弄婶吧。”


说着梁静雪双手附在井沿上,整个人趴着,那肥美的屁股还不停的摇摆着,看的李宇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家的小灰干别人家的狗时候的动作。


他再也无法忍住……


“哎呀,不行了,不行啦,停下来……”梁静雪一只手撑着井沿,一只手想要推开李宇,“小祖宗,别弄了,在弄婶真的要被你弄死了。”


李宇见到好像不是说假,也不敢乱来,便停了下来。


“咋啦,婶,你这就不行了啊?我可还没有爽呐!”李宇嘿嘿笑着,经过刚才的阵仗他也不再是先前没实战经验的少年了。


“不行,你先下来!”梁静雪坚持着,她是实在不行了,她没有想到这个臭小子会这么厉害,那东西每一次都搞的她死去活来,居然没几下就泄了,就这么一会子功夫都不知道泄了多少回了……


李宇一直运动,也累了,直接躺在了地上,梁静雪怕脏,就无力地躺在了他的身上。


“我的小祖宗啊,你可真是上天派下来拯救我的啊。我终于又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了!”梁静雪眼睛看着天,似乎有些入神。


“婶,那你以前就不是女人啦?”李宇不解地问着。


梁静雪笑了笑,说:“你还小,不懂!”李宇撇了撇嘴,心想老子还小啊?都能日死你了。


“轰轰轰……”


“静雪,快点开门,这么早就关门干啥?”忽然,铁门被敲响了,门外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得院子里的两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婶,是不是主任回来了啊?这……咋办啊?”李宇想到朱家荣回来要是现自己正在睡他老婆,那恐怕会杀了自己

梁静雪也是一惊,不过她还是见过世面的女人,先保持住了镇定,看着李宇说:“强子,你先躲进那边的墙角,等下找着了机会就溜出去。”


李宇毕竟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听到梁静雪的建议觉得可行,赶忙朝着院子的死角走去。


“娘的,你这婆娘干啥呢?该不会是趁着老子不在家偷男人呢吧?”朱家荣不耐烦地再次敲着铁门,把铁门敲的“砰砰”作响。


“我呸,你娘才偷人呢,老娘在洗澡呢!”梁静雪一点也不心虚,反而破口大骂了起来,边骂边套上衣服,走到铁门边打开了铁门,一见朱家荣的人,更是骂的凶起来:“你这个没吊用的东西,别说老娘没偷人,就算偷人你又能怎么样?要怪就怪你自己没用。而且你自己不也在外面搞别人老婆啊,怎么?自己老婆被搞你就不行啦?”


被梁静雪这么一骂,朱家荣刚刚上涌的怒火顿时消了下去,腆着脸讪讪地笑道:“嘿嘿,老婆,瞧你说的,你老公我咋就没用了?”说着,他便从裤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在梁静雪的眼前炫耀似的,说:“知道这个是啥不?嘿嘿,城里的那些有钱有势男人都喜欢吃这个!”


“啥呀?”梁静雪听他说的神神叨叨地,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小瓶子,一看之后,顿时骂道:“我呸,朱家荣你个缺德的东西,你没用就算了,居然还买这种催情的东西?你也不怕吃多了,那本来就不中的东西更不行!到时候老娘就算当着你的面偷人你都别吱声!”


李宇躲在一旁想笑却又不敢笑,平时朱家荣在村里人五人六的,大家也都有些敬怕他,毕竟他大小也是个官。可是没有相到在家里居然被静雪婶子这么骂,“真他娘的是个怂蛋!”李宇轻呸一声,小声嘀咕着。


朱家荣不知道有人在旁边,他瞧见梁静雪身上就套了件衣服,那雪白的大腿根子在他眼前不停的晃悠着,心下一阵痒痒的,下面那活也有了反应。


他平时都是日别人家老婆,这都已经好久没有和梁静雪做过这事儿了,他有时候想做,但是梁静雪却不同意,反正他也不缺女人,也就罢了。


可是今天他这么一看自己老婆,当真有小别胜新婚的那种感觉,再有个原因就是他想试试这宝贝的效力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嘿嘿,如果好的话,说不得要在村里的那几个骚-娘们的身上使使……


“嘿嘿,老婆,今天咱们就好好的试试吧,老子也要在你面前英雄一会!”朱家荣一把抱住梁静雪。


“啊!”没有反应的梁静雪被自己男人这么一抱顿时吓了一跳,“做什么呢?吓老娘一跳!”梁静雪眼神有些不自在了起来,毕竟李宇还躲在一旁呢,不过换着想想,自己和男人做这事儿被别的男人看着,她就觉得兴奋,刚刚才干的下身又再次湿了起来……


“嘿嘿,我的好老婆,咱们来吧!”朱家荣见梁静雪反抗的不是很剧烈,还以为老婆是玩情调在害羞,便猴急地拿过药水,一口灌了进去,然后一把扯掉梁静雪的衣服,抱着梁静雪就日了起来……


几分钟后……


“还不快点从老娘的身上滚开。”梁静雪气的牙痒痒,没用的东西,还不低人家李宇的一半,人家李宇那东西不仅粗-大,还非常的持久,弄的自己都不知道舒服多少次了。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又是痒痒的……


朱家荣有些焉了,哪里还有刚才的雄风,垂头丧气地拿着手中的小瓶子,骂了起来:“那群***忽悠老子,马勒戈壁的,就这玩意鸟用没有,还花了老子三百块钱……”


他的心在滴血啊,三百块钱啊!这次他和书记一起出差去县里,本来两人是说好去夜总会找个小姐的,可是他想到自己这几分钟的事情,怕被书记知道了嗤笑,于是便推辞,书记见他态度坚决,便直接给了他三百元,说就当是这次找小姐的钱了。


他没有去夜总会,但是却把这三百块钱全都花在了这小瓶子的药水里去了。


“什么?三百块钱?!什么三百块钱?”梁静雪正在想春事儿,听到钱字,顿时质问了起来。


“额……没有!”朱家荣想要狡辩。


“朱家荣,老娘跟你说,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了,老娘就跟你离婚。”梁静雪说着,也哭了起来,“老娘这是造了什么孽哦,怎么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怂蛋啊,那方面不行也就算了,居然现在还敢藏私房钱了,我不要活了……”


“静雪,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哪敢藏私房钱啊?事情是这样的……”朱家荣赶紧解释了起来。


李宇看着这对夫妻,嘿嘿笑着:“他爷爷的,女人这一哭二闹三上吊可真厉害,幸好老子现的早,以后找婆娘可千万不能找这样的!”


朱家荣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梁静雪心里也有亏心事儿便不再难为朱家荣了,问:“你和葛天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了,你们这次去县里干嘛?”


见老婆不生气了,朱家荣这才放下心来,说:“还能干啥啊?挨批评呗,说咱们每年都是扶贫村,这扶贫都扶了多少年了,也不见啥效果,就决定排人下来指导咱们的农业展。”


“这是好事儿啊,我怎么瞧你还愁眉苦脸的啊?”


朱家荣白了自家婆娘一眼,心想娘们就是头长见识短,“你懂什么,村里多了个专员,咱们就得每天伺候着,再说,多了个人就是多了张嘴。而且,咱们村就这情况,派什么专家来都不中。”


“那倒也是,咱们村这土地质量摆在这里,这土不肥,想要养好庄稼得有多难啊。就像男人哪方面不行,咱们女人也得不到滋润是一样的道理,唉……命苦啊……”


李宇捂嘴偷笑,这个骚-娘们,老子刚才搞的她都叫救命了,现在还说这种风凉话,不过还是早点离开他们家的好,免得节外生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宇差不多都要睡着了。


“小宇,你还在不在了?”梁静雪的声音小声地传来。


正在打瞌睡的李宇一听,顿时一个激灵,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周围,现朱家荣不在,这才赶忙起身,小声回答:“婶儿,主任睡觉了吗?”


梁静雪见李宇胆小的样子忍不住娇笑一声,嗔道:“你这个臭小子,你就那么怕那个死鬼啊?”


“当然怕啦,他可是主任呢!”李宇心想你是他老婆,你当然敢对他撒泼了,老子算个毛啊。


“呸!”梁静雪轻啐一声,用于葱般地手指在李宇的脑门上那么一点,风情万种地道:“你这个臭小子,刚才日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他是主任呢?”


李宇嘿嘿一笑,只见梁静雪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粉色的睡裙,在月光下还直闪光,特别是领口下的那一道沟,看的李宇火气直冒,嘴里有些干燥,咽了咽口水,说:“婶儿,我还想日你!”边说,他的手也毫不老实地朝梁静雪的裙底掏去……


“婶儿,你可真-骚……下面都湿了!”李宇嘿嘿笑着。


“呸,你作死啦,小声点儿!”梁静雪嗔怪地说道:“还不都怪你这个冤家,你把婶儿弄的火急火燎的,婶儿以后没有你可咋办呀,可真是不识肉滋味了。”说着,她满脸幽怨的看着李宇。


李宇被梁静雪的眼神弄的也有些架不住了,手指一扣,说:“婶儿,那就再让我日你一次呗,嘿嘿!”说着,就要往梁静雪身上拱……


“啪”地一声,梁静雪打掉李宇作怪的手,说:“臭小子,现在就不怕你们主任现了啊?”


“额……”


李宇先是一愣,随即瞧见梁静雪眼中的戏谑,心知被这个娘们给忽悠了,收回手,心头有些不爽,赌气说:“婶儿,那我以后都不日你了!我先走了!今天就当我没来过!”


眼前李宇真要走,梁静雪回头朝屋里瞅了一眼,唤道:“唉唉唉,我的好宝贝,你生什么气嘛,婶儿错了,错了还不行吗?以后你想怎么弄婶儿就怎么弄婶儿,好不好?”她边说边拉着李宇,似是有些撒娇的模样。


李宇瞧见这平时高傲的娘们此刻对自己是服服帖帖的,心中大爽,你朱家荣在村里再牛气又怎么滴?你被你家婆娘骂的和条狗似的,但是你家婆娘在我面前也是条狗,嘿嘿,还是条趴着等待着被日的母狗……


“好啦,婶儿,以后可别拿主任和我开玩笑,你是不怕,可是我怕呀,你说要是被我俊芳婶知道了咱们的时而,那她该怎么想?”李宇说到这里也有些害怕了起来,对啊,要是俊芳婶儿知道自己和静雪婶儿干这勾当,她会不会瞧不起自己啊?


梁静雪嗤嗤一笑,说:“傻蛋,咱们的事儿我当然不会和别人说了,你放心吧,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可别让你俊芳婶儿着急了。”


李宇点了点头,直接离开朱家。


借着月色走在路子里的路上,他心中有些兴奋,也有些莫名的惆怅。


终于尝到了女人的滋味,他这心里自然很是激动,特别是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简直比吃了大西瓜还要甜美,可是想到王俊芳他又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反正他的心情很是烦躁,就这么一直朝着瓜地走去。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来到村外的马路上了,忽然,他心中一紧,“糟啦,有人偷西瓜!”说着,他便飞快地朝着瓜地奔过去,口中还不停地骂着:“他爷爷的,***不要脸的杂种,别让老子逮着你,否则老子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一口气冲到瓜地,李宇顿时愣住了,这瓜地一个鬼影儿都没有,更别说人了。可是,自己刚刚在路上看到西瓜地里有很多绿莹莹的光啊……


难道是见鬼了?


一想到那种不干净的东西,李宇浑身一个打颤,不过随即他便冷静了下来,心想老子下面那活儿那么粗大,阳刚之气肯定旺盛,什么鬼敢来靠近老子。


“可是刚刚明明看到了呀?”李宇走到瓜田里,摸着下巴皱眉疑惑起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瓜地,依旧是什么都没有现,“难道真的是我看错了?咦?这是……”


就在李宇准备回到瓜棚的之后,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十几个绿莹莹的光亮,这下可把他被吓到了,“娘的,难道是鬼火?”不过这犊子天生胆大,否则也不敢年纪这么小就一个人大晚上的看瓜棚了。


“是西瓜上出来的光?”李宇走近之后被自己的这个结论吓死了,可是眼前生的一切又全都是真的。


他看着这十几个闪着绿色荧光的西瓜,疑惑了一下,就近找了一个研究了起来。


“咦?这瓜不是我中午摸过的吗?可我记得中午没有这么大啊!”李宇疑惑地拍着西瓜,声音清脆,家里常年种西瓜,他自然能够听出这是西瓜成熟了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呢?一个中午就全都熟透了?”李宇摸着西瓜,心中却满是欣喜之色。如今这个时候,就算是大棚里的西瓜也不会那么早的成熟。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李宇怎么会不懂呢?如果自己家的西瓜全都熟了的话,那么……价格肯定会很高很高,那样的话俊芳婶儿也不会因为到了后期西瓜那么难卖,而且价格还不高了。


他一一的检查了十几个西瓜,再看看其他的西瓜还是没有什么改变,依旧很小。


这让他心中又凉了下来,就这十几个西瓜也卖不了多少钱啊!


“不对,这……我怎么觉得这些西瓜好像都是我白天摸过的啊?”李宇看着闪着绿色荧光的西瓜,心中一阵欣喜。


“是了,肯定是这样!”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居然兴奋地拍着手,“一定是那条小蛇咬了我,老子不仅能够透视了,居然摸一下西瓜就能够让西瓜一夜之间成熟!”


这个消息对于李宇来说实在是太好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想想他都要笑醒……


第二天一大早,李宇就起来了,他二话不说,先是用手把瓜地里的西瓜全都摸一遍,然后选了昨天熟了的西瓜便往家里跑。


昨晚他想了很久,最终得到的结论和他心中所想的是一样的,那就是自己的手摸过的西瓜,都会快的成长起来。这个消息让他兴奋了一晚上。


尽管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但是他依旧精神气十足,怀中抱着西瓜,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俊芳婶儿,好让她也乐呵乐呵……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