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扶着她的腰疯狂的挺进,撕开她的裙子手指滑进她

更新时间:2020-10-21 16:26:12

何莉莉,脸色一本正经的,只是脚又在老赵身上动了动,弄的老赵心里直发痒。

这种表面上镇定自若,暗地里却在撩拨的状态,让老赵心里像着了火一样激动。

杨晓梅见老赵表情有些变化,好奇的问道:“赵老师,你脸色怎么那么奇怪,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老赵连忙一把握住何莉莉的小脚,解释道:“可能是路上开车有点累了吧,你放心吧,我没什么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说完,老赵才把何莉莉的脚从腿上拿开,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要是再让何莉莉乱来,还不一定会出什么丑态。

瞪了何莉莉一眼,暗示她杨晓梅还在旁边看着。

何莉莉心领神会,妩媚一笑,才把脚收了回去。

等吃完了饭,何莉莉去结账,老赵和杨晓梅先回到了车里,刚坐到驾驶座上,老赵突然收到了微信消息提醒。

 文学

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何莉莉发的,“赵老师,今晚在我家见,好不好?”

老赵心里一动,连忙回复道:“没问题,今晚一定要让你领教领教我的厉害。”

“我都等不及了呢,赵老师。”何莉莉很快便回复了过来。

紧接着,老赵便看到何莉莉从饭店走了出来,打开车门,坐进了后排。

老赵觉得,何莉莉这个女人特别会装,平时看着跟清纯白莲花一样,其实内心里就是个小浪蹄子。

开车把两人送回家之后,老赵想到晚上还要再来,也没有走远,在附近找地方停了车,躺在车里闭目养神。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黑,早已迫不及待的老赵,连忙向着何莉莉家里走去。

他害怕走正门遇到杨晓梅,便还是沿着自己第一次来时的路线,慢慢攀爬上了三楼。

来到了何莉莉的窗户外,老赵扒着窗沿往里面看,这一看,老赵顿时眼前一亮。

何莉莉背对着窗户站在衣柜前,穿着一件薄纱一般的丝质里衣。

她的后背大部分都暴露在空气中,白皙的肌肤,盈盈一握的细腰,隐隐约约漏出翘臀间的线条,都让老赵血脉贲张。

老赵悄悄的打开了窗户,然后一跃而入。

趁着何莉莉还没有反应过来,老赵已经一手捂住了何莉莉的嘴,另一只手落在了她胸前的柔软上,手心传来的触感,让老赵一瞬间便有了反应。

何莉莉“呜呜”的叫了两声,极力的想要挣扎反抗,但很快便被老赵压倒在床上。

在她弹润的翘臀上打了一巴掌,老赵才笑着在她耳边说道:“怎么样,这种感觉熟不熟悉?”

何莉莉这才反应过来是老赵,把他的手拍开,转回了身子,笑着说道:“好你个老赵,好坏啊。”

老赵嘿嘿一笑,说道:“你不就是喜欢我坏么?”

说着话,老赵手里又捏了捏,使得何莉莉忍不住的一声娇吟脱口而出。

老赵向下打量过去,只见这一身里衣,上面环绕着那一对柔软绕了一圈,却把最应该遮挡的地方,完全展现了出来。

而下方也不过就是巴掌宽的一块布料,堪堪遮挡住那一处美景。

但有所遮挡,却更显诱惑。

老赵吞了下口水,问道:“你这是专门为我准备的?”

何莉莉在他怀里扭动了两下,蹭了蹭,笑着说道:“不是为你还能为谁?”

老赵在她娇嫩的脸上吻了一口,说道:“那我这就来满足你,让你这一身不能白准备。”

说罢,老赵手指一动,便拉开了那一条布料。

但就在此时,何莉莉脸色却突然一变,制止了老赵的下一步动作,开口道:“等等,我听到有车声。”

老赵箭在弦上,哪里会管有没有车,一口叼住了一团粉嫩,含糊不清的说道:“天天都有车过,别管他们。”

何莉莉娇吟了一声,脸色潮红的说道:“不是,我听着像是杨文华的车。”

老赵一楞,何莉莉已经从他怀里钻了出来,跑到了窗边向下张望。

看了片刻,何莉莉便着急道:“果然是他回来了,你快走,他这个人脾气不好,万一遇上,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赵倒是不紧不慢地起身:“你赶紧换一身衣服,我等等再下去,他正停车,我从窗户下去,不是撞个正着么?”

何莉莉也是急昏了头,连忙跑去衣柜换衣服,一边说道:“真是烦人,偏赶着这种时候回来。”

老赵呵呵一笑,安慰道:“没事,我们还有机会的。”

眼看杨文华停好了车,走进了正门,老赵看着那张他熟悉无比的脸,心中恨意又汹涌起来,恨不得立马冲下去把杨文华打个半死。

但理智告诉老赵,千万不能冲动,不然,还会第二次被送入监狱。

平复了一下心情,老赵才从窗户跨出去,向着何莉莉挥挥手,然后下了楼。

和何莉莉欢好的事情又一次泡汤了,老赵心里有些不好受,路上买了点烟酒熟食,便开着车往家里走。

老赵心里这个气啊

妈的,这眼瞅着要和何莉莉梅开二度,没想到杨文华这个老畜生就回来了!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心里这么想着,老赵却也没别的法子,只能无奈的回了家。

老赵出狱的时候,兜里根本没几个钱,没个落脚的地方,所以只好在大学城附近租个集装箱。

这种集装箱又热又闷,但好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有单独的卫生间与一个空间不大的小厨房。

而且,最让老赵心动的,是和他一起租住的几户人家里,其中有一个名叫苗苗的姑娘,长得格外漂亮动人。

而且她知道老赵是个黑车司机,有时出门打不到车,也会坐老赵的黑车走,所以一来二去,两人就这么熟悉认识、互相加上了微信。

这人到中年啊,最难抵御的就是漂亮美女的诱惑。

尤其是这种近水楼台的美女,最容易和人天雷勾动地火、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更重要的是,老赵这么多年下来见多识广,平时拉黑活的时候,总是看苗苗去某某会馆。

再想到她没事就爱早出晚归,顿时就明白苗苗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所以,老赵自打和苗苗认识后,就一直想跟这个美女发生点什么。

但奈何苗苗早出晚归忙得不行,根本找不到什么机会。

这会儿,老赵回家之后,刚在床上躺下,却意外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赵开门一看,便见着一个打扮艳丽的姑娘正俏生生站在那,忍不住问道:“苗苗,你这么早就下班啦?”

这个姑娘,便是与老赵同租住在一个楼层的美女苗苗。

苗苗甜甜一笑,道:“是啊,赵老师,快过年了了,我也要放假置办年货啊!”

“哦……这样啊……”老赵恍然一声,随后忍不住问道:“你是有啥事吗?”

说着话,老赵看着苗苗,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此刻,靓丽又漂亮的苗苗站在门口,一袭深紫色的长裙,长裙柔软贴身而垂坠,仿佛是完全按照她的身段定制的。

那曼妙的腰身、挺翘的蜜臀被紧紧包着,使她的身体凹凸毕现。

两根细细的吊带系在她浑圆的肩上,一串珍珠项链挂在她洁白细腻的脖子上,将丰满的胸部勾勒得淋漓尽致。

甚至,她的皮肤也如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娇嫩的脸蛋、小巧微翘的玉鼻,以及那微张的性感嘴唇,都完美到无可挑剔。

一双水汪汪的妩媚大眼让人有一种天生在挑逗你的感觉,艳红性感的红唇微微撅起,像是在邀吻似的……

老赵正天人交战时,苗苗一下将他拉回现实,问道:“赵老师,我想问您一下,明天您有事儿吗?能出车吗?”

老赵回过神,也没都想,便脱口道:“看具体情况吧,最近舞蹈室也放假了,咋了?”

苗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这样的,明天我想请您跑个长途送我回老家,您看成吗?”

“跑长途?”老赵忍不住问了一句:“苗苗,你老家在哪啊?”

苗苗说道:“那个……我老家在鹤壁……”

一听到这个,老赵顿时头摇的跟个拨浪鼓,道:“啊,不行不行,这太远了……不去不去。”

苗苗急忙道:“赵老师,您就帮我这个忙吧!”

老赵一脸认真道:“苗苗啊,不是我不想帮,而是你这个老家也太远了,这来回都上千公里了,累人不说,怕是一趟下来,我连个油钱都赚不回来……”

苗苗心里焦急,忍不住上前抓住老赵胳膊,一边轻轻摇晃,一边恳求道:“赵老师,麻烦您就帮我这个忙吧!我这买的年货比较多,又没抢到车票,不然也不会耽误您生意,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说着,苗苗又想到什么,急忙道:“这样吧,您跑鹤壁的长途多少钱,我多付一半给您,等我从老家回来,再请您吃顿好的,您看成不成?”

听到这个,老赵心里踌躇不定,本来他是不想揽下这个黑活。

但苗苗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出的价钱又比行情高不少,自己要是不接吧,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准以后苗苗都因此不会坐自己的车。

但相比这些,最让老赵心动不已的,是苗苗老家这么远,路程起码要几个小时。

在这段时间内,苗苗可是单独跟自己在一起的,这不正巧给自己一个好机会吗?

想到这里,老赵便打定主意,便装作很为难的样子:“行吧行吧,你这趟活我接了,明天一早你就下楼,我这早去早回,还能让你尽早和家里团聚。”

“那太好了!实在太谢谢您了赵师傅!”苗苗顿时激动不已,忍不住说道:“我就知道您是大好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呢……”

老赵车开得很稳,而且自己每次坐他的车,不但车费便宜、坐的舒心。

而且老赵又不像其他黑车司机总打趣自己、在言语上占自己便宜。

只是老赵只在大学城附近拉活儿,每个周末还得去舞蹈室上课,所以苗苗的心里非常忐忑,甚至都做好被老赵拒绝的准备了。

但万万没想到,老赵师傅竟然答应了自己的恳求,苗苗的心里简直高兴极了。

老赵哪里知道苗苗的想法,此刻心里正在嘀咕:这姑娘都还没体会到我真正的好处呢,真是可惜了……

心里这么想,老赵嘴上却说道:“这有啥啊,大家这左邻右舍的,帮个忙而已不值一提。”

苗苗见老赵一脸疲惫,没敢再多打扰,急忙说道:“那赵老师您先忙,我这就回去收拾一下。”

老赵摆摆手,笑道:“行,快去吧。”

苗苗离开之后,老赵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老赵便早早的下楼暖车,顺便也给自己这辆破捷达里外捯饬下。

毕竟这大过年的,人要辞岁迎新,车也得干净保养不是,况且等会还要送苗苗回家,小姑娘最讲究干净,这车里的环境要是脏乱差,自己老脸该往哪搁啊。

等老赵一切收拾妥当,这时苗苗正好也提着各种年货出来了

见老赵已经在车前等着自己,苗苗脸色羞红,急忙说道:“赵老师,让您久等了吧?”

老赵一看,顿时直了眼。

苗苗今天打扮得可真好看,一头柔顺长发带着微卷披散在背后,眼睛水汪汪的,五官精致,虽然没化妆,但看起来非常清爽漂亮又甜美。

苗苗的上身穿着一件高领宽松的套头毛衣,外面则套了一件灰白色羊羔绒,即便这样,却仍然无法掩饰她玲珑有致的火辣身材,令人想入非非。

而且,在走动时,齐膝长筒靴将她修长白皙的大腿修饰得更加匀称,给男人更多的想象空间,分外惹眼。

这时,注意到苗苗手里正提着各种年货,老赵急忙上前接过,道:“没事,我这也是刚下来暖车……”

说着,老赵又不忘嘱咐道:“苗苗,外面这么冷,你先上车吧。”

苗苗见老赵这么主动帮自己拎东西,心生感谢,便急忙道:“谢谢您了赵老师!”

说着,苗苗却没上车,反而上前两步,道:“赵老师,我来替您打开后备箱吧。”

苗苗打开后备箱后,老赵便将各种年货放进去,眼看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年货,老赵忍不住问道:“苗苗,这都是你给父母买的?”

苗苗点点头,道:“是呀,我家离得远、平时又很忙,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一次家,所以就想给我爸妈买最好的年货回去,准备跟他们过个好年。”

老赵竖起大拇指,称赞道:“这年头,像你这么孝顺的姑娘可不多了。”

苗苗俏脸羞红,道:“赵老师,您可别这么夸我,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说着,她又自责道:“我要真是孝顺,也不至于只有过年才能和父母团聚了。”

没想到,老赵却很认真地说:“哪有!说句不害臊的话,要是我能年轻个二十岁,都会忍不住追求你这样的好姑娘呢!”

苗苗顿时羞赧不已,嗔怪道:“赵老师,您就知道开我玩笑……”

可她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非常受用。

自己坐台这几年,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

对自己大献殷勤、想金屋藏娇的有,对自己甜言蜜语、却打着自己身体主意的也有,却唯独没有见过老赵这样本分稳重、又称赞自己孝顺的男人。

想到这,苗苗忽然觉得,老赵真得是比自己见过的那些只会花言巧语的男人强太多,所以心里便对老赵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老赵哪里知道苗苗在想什么。

这时见她脸色变幻,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便急忙岔开话题道:“苗苗,时间不早,咱们上车吧!”

苗苗回过神,也没多想,点点头道:“好。”

说完,她便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一坐进来,老赵便非常绅士的主动替苗苗系上安全带。

捷达车里空间本身就小,老赵难免会和她产生接触。

俯下身的时候,他便闻到一股恰到好处、又不令人反感的淡雅清香扑鼻而来,明显是从苗苗身上传出的香味,既舒服、又好闻。

这种迷人的清香惹得老赵心旷神怡,帮苗苗系好安全带后,便忍不住问道:“苗苗,你老家地址在哪啊?我开下导航咱们这就出发。”

苗苗急忙道:“我老家在鹤壁的一个村,您查下……”

说着,苗苗便说了一个地址给了老赵。

随后,老赵便立刻按照导航开始往苗苗老家赶。

长途赶路本来就很无聊,所以路上时两人一拍即合,聊得飞起。

聊天时,老赵眼神时不时的瞟向身边的苗苗。

心想,虽然是拉长途,可这身边有这么个漂亮姑娘陪着,又有高额车费入手,其实也不错。

而且,老赵能看得出来,苗苗虽然在外漂泊很少回家,但心里却是非常牵挂家人的。

这一路,苗苗都跟自己都有说有笑的,又不时去翻看时间,催促自己开得再快点,仿佛是一个离家多年的候鸟,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飞归故林。

想到这里,老赵又不禁感慨,这大过年的,所有人都想着跟家人团圆,可自己又算咋回事啊?

人生最黄金的年华全搭进监狱不提,现在出来后更是孤苦伶仃。

今年过年,自己怕是又要一个人过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老赵会这么想。

这人到中年,最怕的就是只有来处、却无归途,有儿有女的起码还能享受下天伦之乐。

可老赵就特么一个人啊!连那个所谓的家,也冷冰冰的,没有人气儿。

所以,越到这种喜庆团聚日子,老赵心里越会莫名的难受。

老赵对苗苗此刻的心理感同身受,于是脚下不禁加大油门,想让她尽快和父母团聚。

但让两人都没想到的是,这大过年的,路上本就容易堵车,再加上苗苗老家在很偏僻的农村,所以路不是很好走。

一来二去,到晚上的时候两人才堪堪开到目的地。

马上进入村里的时候,苗苗更加的近乡情怯,脸上激动难忍,不断给老赵指着路。

于是没多久,老赵便按照苗苗的指引到了她的家。

苗苗家是个小砖房,但大门前却被打扫的一干二净,院里各种陈设同样摆放的整齐有序。

下车后,老赵便主动帮苗苗准备把各种年货搬进院子。

这时,估计是注意到自家院里进了人,随后苗苗的父母便从屋里走出来,询问道:“是谁来了啊?”

一见着自己的爹妈,苗苗脸色更是激动,急忙道:“爸妈,是我,我回来跟你们过年了!”

此情此景,老赵本以为会见到其乐融融,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苗苗的父亲竟直接斥责道:“你回来干嘛?还有脸回来?!”

听到这话,苗苗顿时就跟迎头被泼了一盆冷水般,傻在原地。

随后,苗苗委屈的说道:“爸,我是您女儿,这是我家,我当然要回来跟你们过年啊。”

说着,苗苗赶紧从车里拎出几件年货,语气缓和道:“爸,您消消气,这都是我给您买的……”

没想到,倩倩的父亲却气恼:“你买的东西我可要不起!我嫌脏!”

说着,他又指着院里的各种年货,怒不可遏的说道:“赶紧都给我拿走!

苗苗急得眼泪直打转,委屈道:“爸,这都是我精挑细选买来给您的,您这是干什么啊?”

“呵!你自己没点逼数吗?”苗苗的父亲恼怒道:“我和你妈是没文化,但啥时候教过你去做小姐啦!”

说着,他又痛心疾首道:“我们老两口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一门心思供你上学,就指着你能出息!可你倒好,毕业好好的工作不找,偏偏去干那种脏工作,枉我们这么多年供你读书,祖宗的脸都快让你丢尽了!”

说罢,两个老人作势就要把苗苗往门外赶,同时又将院里的各种年货全扔出去,道:“你从哪来、回哪去,以后我们老两口是死是活,也不用你管!”

苗苗买的各种年货被两个老人扔出家门,散落一地,有的营养保健品更是碎裂不堪。

看着自己爸妈这么决绝,苗苗有苦说不出,委屈的眼泪滚滚而落,乞求道:“爸,我能去哪啊……我只想回来跟你们过个好年,您别赶我走好不好……”

一听到这个,老人更是脸色涨红,恼火道:“你还知道回来跟我们过年?!你让我们在村里抬不起头、被亲戚戳脊梁骨的时候想啥了?!有想过我们没有?!”

说着,老人心灰意冷道:“你走吧,就当我们老两口没生过你这么个女儿!”

说罢,老人可能是情绪过于激动,便忍不住弯下身咳嗽两声。

看到这一幕,苗苗脸色慌乱不已,急忙上前问道:“爸,您没事吧?”

没想到,苗苗的母亲去伸手拦住了她,埋怨道:“行了你赶紧走吧!别又把你爸气出老毛病来!以后各过各的,别再回来了!”

说完,两个老人直接头也不回,转身进了屋。

这一刻,苗苗顿时用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回到家后,竟然会面对这样一个局面……

这时,因为闹的动静太大,搞得左邻右舍都出门过来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一看到是苗苗回来,村里顿时炸开了锅!

“呦,这不是咱们村里的大学生苗苗吗?这是回来跟父母过年了?”

“啥大学生啊!你们没听人说嘛,苗苗啊,现在就是个陪酒小姐,按城里人话说就是三陪!哎……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姑娘……”

“拉倒吧,谁家的大学生、好姑娘会干这个啊?!”

“是啊,前年的时候,村头老王家那小子还想上门提亲、娶她来着呢,得亏苗苗没同意啊,否则那不就是糟蹋人家大小伙子吗?!”

围观的村里人议论纷纷,那些话更是字字诛心,让苗苗本就千疮百孔的内心变得更加支离破碎。

她哭的梨花带雨,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又绝望……

此刻,老赵特别能理解苗苗。

她在外闯荡多年,因为这份工作的关系有苦难言,就想着能回家跟爹妈过个好年,跟她们说说话、诉诉苦,然后努力尽上自己的孝道。

可是,苗苗现在却被父母拦在门外、连家门都进不去,人言可畏下,甚至还要无声的承受村里人的围观嘲讽。

换做是谁,这时候心里都会很痛苦而绝望吧……

眼看着苗苗在那失声痛哭,老赵心里格外心疼,急忙上前劝道:“苗苗,跟我回去吧……”

苗苗脸上梨花带雨,摇头道:“赵老师,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跟父母过个年,可现在连家门都没进去,您让我怎么甘心回去啊……”

见着苗苗那我见犹怜的样子,老赵温和劝道:“苗苗,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你也看到了,再待下去,除了让你受到更多的指责,又能有啥意义……”

说着,老赵又继续苦口婆心道:“即便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你不为父母考虑吗?你说刚才你爸都那个样了,要是再听到村里这种谩骂,他身体怎么能承受的住?”

老赵这番话,一下子说到苗苗的心坎里。

她最在意的就是父母的感受,一想到自己如果再待下去,父亲会因此气出个什么来,苗苗心里是既愧疚又失落……

想到这里,苗苗忍不住对老赵问道:“赵老师,您的意思是……”

老赵急忙说道:“等过阵子,你父母气消了,我再送你回来也不迟嘛。”

说着,老赵又劝说道:“你先上车吧,剩下的我来处理。”

听完老赵的劝说后,苗苗知道自己再待下去其实于事无补,只好点头答应道:“好吧。”

于是,老赵便将苗苗送上了自己那辆破捷达。

随后,老赵又转身将苗苗精心准备、此刻却散落一地的各种年货收拾妥当,抛繁就简,整整齐齐摆放在院门前。

车里,苗苗看着老赵在忙这忙那,心里格外感动。

自己被父母拦在门外、被村里人百般嘲笑的时候,是这个男人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安慰自己、开导自己,这样的举动是真仗义、挺有男人气概的。

更重要的是,苗苗这时不知怎的,忽然发现,这老赵别看年龄大,但这一张老脸却比那些年轻小伙还要耐看。

不提炯炯有神、富有沧桑感的眼睛,单是搭配着斑白头发和胡茬,就有一种别样的男人味。

苗苗忍不住心想,要是老赵年轻个十几岁、或者身子骨还那么老当益壮的话,自己跟他互相安慰、搭伙过日子,其实也不是问题……

正当苗苗胡思乱想时,老赵事情已经处理妥当。

上了车,老赵看到苗苗俏脸憔悴,心里又是一阵心疼,急忙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了她。

苗苗接过纸巾,低声说了句谢谢,随后迅速用纸巾把眼泪擦干。

路上,苗苗的情绪稍微平稳了一些,用红通通的眼睛看着老赵,说道:“不好意思赵老师,让您看笑话了。”

“什么笑话不笑话的……”老赵急忙安慰道:“你爸妈的话,也别太往心里去,天底下没有不疼儿女的父母,他们说的未必是真心话。”

苗苗苦笑一声,脸色落寞道:“我自己的父母,我怎能不懂?这些年来,因为我的职业,让他们产生了误解,认为我给家里丢了脸、让他们在村里抬不起头。”

说着,陈倩又忍不住问道:“赵老师,您是不是也觉得我干的工作,非常低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