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东西有点甜▲把校花的腿扛在肩上疯狂输出

更新时间:2020-10-22 10:52:06

老王知道徐雪羽已经到了,倒是老王却还没有释放出来,但是老王知道,徐雪羽快出来了,要是被她发现就不好了。


于是,立马转身回去装睡。只是裸露的那东西,依旧是那么的狰狞。


不一会儿,徐雪羽收拾完毕,走出卫生间,一回来就看见老王的那东西。


徐雪羽刚刚稍微满足的身体,又开始透漏出了渴望,她知道她想要这东西!她想要用它填满自己……

徐雪羽的身体想要它,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么做。


她的脑中仿佛又两个小人,一个再说上吧没关系的,放纵一次吧,谁让李四满足不了她!另个声音说到,你是一名教师,怎么可以这么浪荡,你要有自己的底线,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老公。


徐雪羽直直的盯着老王的兄弟。


暗道:“我不碰它,我就看看总可以吧。”


徐雪羽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看着那东西,越看越喜欢,脸离老王的那东西越来越近,鼻息也越来越急促。


装睡的老王,也感觉到了异样,那里好像有什么气体打在了上面。


老王微微睁开眼,发现徐雪羽蹲在地上,面色潮红的看着自己的那玩意,猩红的小嘴离自己那里只有一点点距离,炙热的鼻息都已经打在了那东西上面。


看到这一幕,老王的反应越来强烈了,那里也大了几分。


徐雪羽看见老王的那东西又变大了,惊的小嘴都张开了。


老王看见她那微张的小嘴,想到要是能把自己的那东西放进去,那该是多舒服。

 文学


老王这念头一起,就在也克制不住了,看着徐雪羽所在的位置,老王一个翻身,往前一挺。


那东西直直的打在了徐雪羽的嘴角,那瞬间柔软的触感,让老王打了一个哆嗦。


而徐雪羽也被这突然的一幕惊醒,羞红着脸,跑到一旁躺下了。


老王懊恼无比,但是也知道没有机会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徐雪羽早早的就起来了,看着熟睡的老王,已经老王因为早晨而起来的那里,俏脸微红,早早就去上班了。


等老王醒来的时候,徐雪羽早就不见了。


之后的几天,徐雪羽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样,一直躲着老王。


直到有一天,徐雪羽的表妹徐楚楚突然搬家,徐楚楚是李四的小姨子,比徐雪羽小两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刚找到工作,为了离公司近点,徐楚楚重新租一套房子,徐雪羽一时之间找不到人帮忙,就喊上了老王,去给她表妹搬东西。


老王开上了他的面包车,带上了徐雪羽,就去找徐楚楚了。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表妹,老王就被惊艳了,一米七的个头,身穿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老王被她的美貌所惊艳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脸上有东西吗?”徐楚楚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老王害怕被徐楚楚看出来了自己的窘迫,赶紧转移了话题。


“好的,王叔,今天谢谢你了。”


说完她就对老王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徐楚楚的那里跟徐雪羽不相伯仲,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老王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徐雪羽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老王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徐楚楚同样如此,她的衣服,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看上去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老王突然在床底下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


蕾丝做成的丁字裤,在丁字裤的中间,还有一块斑驳的痕迹,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


徐楚楚发现老王手中的底裤,立马花容失色。


尖叫一声,就跑过来把底裤从老王的手里抢了过去。


“忘了洗了!”


徐楚楚的一张俏脸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她慌忙底裤急忙藏在了身后。


老王笑了一下,当做回应,就继续帮忙收拾东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才把徐楚楚的东西收拾好,然后上车准备去新家。


徐雪羽坐在了车后排,徐楚楚坐在副驾驶,老王开着车,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结果来到了楼下,房东在不在家,一时半会回不来,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


天气炎热,坐在车内,也没什么事干,没过一会儿,徐雪羽和徐楚楚都不知不觉睡着了。


因为老王没有开空调,不一会儿的时间,徐楚楚和徐雪羽就香汗淋漓了。


徐楚楚为了散热岔开了两条玉腿,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她雪白的臀部,清晰可见。


老王坐在驾驶位上,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徐雪羽已经睡的很香了。


老王忍不住把她和徐楚楚对比了起来,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徐雪羽显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


徐楚楚的身材跟徐雪羽不相伯仲,但是身上多了一丝青春靓丽的味道。


老王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


如果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拿下,也算是此生无憾了!老王暗自想道。


就在这时,睡梦中的徐楚楚娇躯失去平衡,缓缓的倒在了老王的怀里。


老王抱住了徐楚楚,只感觉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以及一阵淡淡的香气从徐楚楚的玉体上不断传来,没想到徐雪羽表妹的身子这么软,还这么香,老王吞了口口水,暗暗想道。


倒在老王怀里后,徐楚楚依旧没有醒过来。


昨晚,徐楚楚玩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现在她睡的很沉,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


老王抱着她,看着她没有一点反应,不由得胆子慢慢变大了起来,老王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在她的臀部上摸了一把,徐楚楚的臀部没有徐雪羽的大,但,手感同样非常的棒。


因为年轻,她臀部上的肌肤更加紧致,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


睡梦中,徐楚楚突然哼了一声,老王以为她醒了,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结果,哼了一声后,徐楚楚仍旧紧闭着双眼,老王放心了下来。


老王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对着她的臀部抚摸了起来。


老王摸了一阵,觉得不过瘾,手指伸向了她那让人心驰神往的地方,在那里轻轻摩挲着。


徐楚楚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脸色也变得潮红。


老王顿了一下,发现徐楚楚依然没有清醒过来,于是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


突然,徐楚楚的玉体抽搐了一下,徐楚楚动情了。

老王乐了,这么敏感,以后自己得手的机会就更大了。


老王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徐楚楚的手机响了,吓得老王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徐楚楚瞬间从梦中惊醒,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老王的怀里趴着,一阵害羞。


立马坐着了身子,接起电话来了。


“喂,您回来了是吗?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电话是房东打来的,徐楚楚接通了电话,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


徐楚楚接完电话,然后羞红着脸对老王说道。


“抱歉啊,王叔,影响你休息了吧。”


“没事。”老王憨厚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徐楚楚尴尬的回应了一下,然后去叫徐雪羽起床。


“表姐,起来了,房东回来了。”


徐雪羽醒过来之后,老王几个就开始搬东西了。


徐楚楚租的房子在5楼,而且是老式的筒子楼,根本没有电梯,老王跟徐雪羽两个人帮她搬完东西,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王叔,表姐,我请你们吃饭吧!”


看着时间也快到饭点了,老王帮徐楚楚搬了这么多东西,徐楚楚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提议说清老王他们吃饭


“好啊,不过咱们去哪儿吃饭呢?”徐雪羽笑着问道。


“去云天酒店吧,请你们吃西餐”徐楚楚想了一下道。


“云天酒店?哪儿太贵了吧!”云天酒店吃一顿饭怎么也得上千块,徐雪羽有些不舍得。


“没事,今天你们帮了我这么大忙,我也不能小气啊!”徐楚楚大方的道。


“那我先去洗个澡!一身都是汗。”徐雪羽说道。


“我也去!”徐雪羽钻进浴室后,徐楚楚也跟了进去关上了浴室门。


“臭丫头,你我洗澡你跟进来干嘛啊!”浴室里传来了徐雪羽的抱怨声。


“怕什么啊,我们小时候不都是一起洗澡的吗?”徐楚楚不以为然的说着。


“你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徐雪羽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接着,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浴室是老式玻璃门,隔着玻璃门,老王可以清晰的看到,徐雪羽和徐楚楚两人的轮廓,徐雪羽和徐楚楚都是人间极品,美的让人垂涎三尺。


“表姐,你的怎么看上去比我大了,让我摸摸。”两人洗澡时,徐楚楚突然发现,徐雪羽的那两团,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臭丫头,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徐雪羽有些羞怒了。


她嬉笑着,朝徐楚楚的咯吱窝挠了过去。


“哎呀,表姐,痒死了,我投降,不要在摸我了。”


“臭丫头,还敢不敢摸我了。”


“表姐,你跟我说,你哪里突然变大,是不是姐夫帮你弄大的?”


浴室内,徐雪羽和徐楚楚不停的嬉闹,老王在门外听着她们的打闹声,家伙都起反应了。


隔着玻璃门,看着她们两人若隐若现的玉体,老王心中浮想联翩。


他很想冲进去,把这里面的两人全都给摁在地上摩擦了,但是老王还是忍住了。


不过,老王感觉那里都快炸了。


老王捏着那东西,发愁该怎么让它冷静下来。


突然老王意外在阳台上发现了徐雪羽和徐楚楚丢在了阳台上的里衣。


老王如获至宝,拿起来了她们的里衣,就把她们的里衣套在了那东西上,轻轻晃动了起来。


这让老王兴奋不已,老王就像是同时得到了她们两姐妹一样,内心兴奋无比。


几分钟后,老王一个哆嗦,终于释放了,将所有东西都留在了她两的里衣里面。


得到满足后,老王才清醒过来,看着里衣上面斑驳的痕迹,有些慌了,赶忙找一张纸巾将里衣擦干净。


然后,把里衣放回了原位。


过了一阵,徐雪羽和徐楚楚才从浴室出来。


然后两人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徐楚楚对老王笑着招呼道:“王叔,走吧!”


老王点了点头,便跟着她们一起朝门外走去。坐上了面包车,老王载着她们朝云天酒店驶去。


云天酒店是全市最大的西餐厅,价格昂贵,徐楚楚今天请老王和徐雪羽吃饭,确实下了血本的。


老王几人刚刚走进餐厅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所有的男人都被徐雪羽跟徐楚楚吸引了目光,老王则有些高兴,吸引他们的徐雪羽徐楚楚两姐妹,都被他占了便宜。


老王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他们开始点东西了。


“表妹,点了这么多东西啊,我们吃不完的。”徐雪羽说道。


“好不容易请你和王叔吃一次饭,一定要吃开心了才行”徐楚楚坚持道。


通过点菜,老王能感觉的出来徐楚楚是个热情大方的姑娘。


而虽然是姐妹,但是,徐雪羽更加温柔,更加细心,她们姐妹俩的性格差距挺大的。


饭吃到一半,突然间,有一个身上纹着刺青的壮汉来找徐雪羽和徐楚楚要联系方式。徐雪羽和徐楚楚不愿意给他,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大,壮汉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他抓住了徐楚楚的玉臂,死活不松手,徐楚楚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给我松开手!”关键时刻,老王站了起来,一声怒喊。

“你TM谁啊?给老子滚蛋?”壮汉看了老王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轻蔑。


“哼!找死!”老王冷冰冰的说道,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老王一把抓住了壮汉的胳膊,用力一掰!


“啊!松手,快松手啊,手要断了,断了啊!”壮汉歇斯底里的惨叫了起来。


“还要嚣不嚣张了?”老王笑着问道。


“我错了!大爷,你快松手啊,胳膊真的要断了!”壮汉求饶道。


“给我滚!在让我看见你,我打死你。”老王暴喝一声,就松开了手。


壮汉甩了甩手,立马跑了。


“王叔,您可真是老当益壮,一下就把小混混打跑了!”徐楚楚有些崇拜的道。


“还是老子,要是放在以前,对付这种人的,我一个人打十个都是轻轻松松的”老王笑着说道。


“王叔最厉害了,我敬您一杯!”徐楚楚笑着举起了酒杯。


“我一会还要开车。”老王委婉的拒绝道。


“那就喝以水代酒!”徐楚楚笑着,递了过来一杯水。


老王笑着接过水,喝了一口。


吃过饭之后几人也没干啥,老王先把徐楚楚送回了家,然后带着徐雪羽回了家。


不过,离开前徐楚楚主动加了老王的微信。


回家后,生活再次陷入了平静之中,徐雪羽依旧每天上班,下班。


李四出差的日期再次后退了好多天,徐雪羽对他有些不满。


但徐雪羽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她知道李四的事业正在关键的时候,她身为贤内助,必须支持丈夫的事业。


又过了几天,突然下了一场小雨,气候变得凉爽了不少,徐雪羽又穿上了她心爱的紧身牛仔裤。


她每天上班,下班的时候,她丰满的玉臀在老王面前晃来晃去的,每次都把老王看得心猿意马。


一天徐雪羽很晚才下班回来。


回家后,她脸色有些难受的回到了卧室。


老王知道徐雪羽的身体不太舒服。


老王在厨房熬了一碗乌鸡汤,端着给徐雪羽送了过去。


徐雪羽躺在卧室的席梦思上,她的紧身牛仔裤已经脱了,她上身穿了一件清凉的小背心,下身穿了一件只能到大腿根的短裤,她正躺在床上玩手机。


“房东,你怎么进来了?”


见老王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徐雪羽下意识的说道。


“徐雪羽,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来,我给你熬了一碗乌鸡汤,暖暖身子。”


老王笑着把乌鸡汤递了过去


“房东,谢谢你。”


徐雪羽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女人每个月总有这么几天。


徐雪羽就是来了月事,她小腹有些疼,老王熬的乌鸡汤正对她的症状。


“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老王笑着,盛了一勺汤朝徐雪羽的玉唇伸了过去。


“味道好极了。”


老伴去世的早,老王早就练就了一身好厨艺,对做菜,老王一直有一手。


尝了一口老王的汤后,徐雪羽对老王赞不绝口。


“呵呵,徐雪羽,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我帮你按摩按摩脚,你就没那么难受了。”


老王笑着道。


“不用了吧?”


徐雪羽婉拒了老王。


徐雪羽毕竟是有老公的人,跟一个男人太亲密了不好。


“那行,你喝吧。”


老王把乌鸡汤放在了桌子上,正准备离开。


“哎呦!哎呦!”


突然,徐雪羽捂着小腹痛苦的喊了起来。


“怎么了?”


老王担心的问道。


“好疼啊!”


剧烈的疼痛,让徐雪羽难以忍受。


“我帮你按按吧,按按就不疼了。”


老王再次开口道。


“你按按吧,我疼的快要受不了了!”


剧痛让徐雪羽的娇躯上,出了一层的香汗。


老王坐在了床沿上,抱起来了她的玉脚。


徐雪羽的这双玉脚,白皙娇嫩,十根脚趾如同玉葱,粉红透亮,这一双玉脚足以让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老王把徐雪羽的玉脚,抱在了怀里缓缓的抚摸了起来。


老王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按摩,对治疗女人的月事还是有些心得的。


老王的手在徐雪羽的涌泉穴上不停揉搓,帮她疏通血脉。


“啊!”


不知道是不是老王用的力气太大了,徐雪羽的娇躯突然一阵颤抖,她一声诱人的酥叫,差点把人的骨头融化了。


“徐雪羽,你忍一忍,待会儿就不疼了。”


老王嘱咐着,再次加大了力气。


“啊!啊!不要啊!”


“不要!人家受不了啊!啊!”


徐雪羽被老王按的,全身一阵阵的颤抖。


她的玉体上,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的香汗,湿漉漉的汗水,遍布全身,让徐雪羽的玉体更加妙不可言。


“啊!好舒服啊!”


按摩了几分钟后,徐雪羽的经略打通了。


刚才的痛苦一扫而光,在老王的按摩下,一股又一股酥麻的快感,从脚底遍布全身。


“啊!啊!好舒服啊!”


徐雪羽顿时被老王按的花枝乱颤。


几分钟后,按摩结束了,老王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徐雪羽的玉脚。


她的那一双碧玉一样的美脚,握在手里,柔弱无骨,老王就是把玩一辈子,也不嫌弃。


把她的脚松开后,徐雪羽躺在席梦思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由于身上出了很多香汗,徐雪羽的小背心再次被湿透了。


胸前的两团,几乎清晰可见。


看的老王眼睛都直了,身体也起了反应,他想要吃了徐雪羽。

“房东,没想到您的按摩手艺这么好。”徐雪羽惊叹道。


徐雪羽的话,让魔怔的老王清醒了过来。


“老了不中用了,年轻的时候,比这按的更好。”老王笑着道。


“房东,您真是个能人,又会打架,又会做饭,还会按摩。”徐雪羽对老王折服道。


“呵呵,没办法啊,老伴去世的早,多学几样生活技能,也是迫不得已。”老王苦笑道。


“房东,您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想着找个老伴啊?”徐雪羽突然想起了什么。


“不找了,一把年纪了。”老王义正言辞的道。


和徐雪羽寒暄了几句,老王就离开了她的卧室


自从这次的交流之后,徐雪羽对老王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她已经不像以前一样抵触老王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从老王身上感觉到了关怀,她开始缓缓的接受老王了。


一天,徐雪羽提前下了班,她买了一条鱼,准备给老王炖鱼汤。


结果,徐雪羽却不会杀鱼,两斤多重的鲤鱼,活蹦乱跳,徐雪羽按都按不住。


“房东,快来帮我啊!”


老王干了一天的活,刚刚回家,就听见徐雪羽在厨房里喊他,老王赶紧走了过去帮忙。


厨房里,鲤鱼在案板上不停的乱跳。


徐雪羽一脸的花容失色,老王走到了她的背后,一下抱住了徐雪羽的娇躯。


“徐雪羽,我教你怎么杀鱼!”


老王从后面搂住了徐雪羽柔软的身子,手把手的握着她的玉臂,教她杀鱼。


徐雪羽对老王已经没有那么抵触了,老王从后面抱住了她,她也并没有反感。


老王搂着徐雪羽的玉体,握着她的手,拿着菜刀,用刀背对着鲤鱼狠狠的拍了一下。


“啪叽!”一声响,鲤鱼立刻被拍昏了过去


徐雪羽这才松了一口气。


“房东,谢谢你啊,原来杀鱼这么简单。”


徐雪羽叹了一口气道。


“这只是杀鱼的第一步,后面麻烦着呢,来,我再教你,教会了你杀鱼,以后你就能炖鱼汤,给李四喝了。”


老王笑着,握着徐雪羽柔软的玉手,继续教她杀鱼了。


徐雪羽点了点头,一脸的幸福,她一直梦寐以求成为一个贤妻良母。


只可惜,厨艺一直是她的弱项,今天能跟老王学杀鱼,她非常的高兴。


老王紧紧搂着徐雪羽的身子,然后,把鱼放进了水池子里,用菜单缓缓的剖开了鱼肚子,清理内脏。


整个过程非常的繁琐,徐雪羽学的很认真,徐雪羽学杀鱼的时候,她丰满,圆润的臀部紧紧的顶在了老王的小腹上。


身体每动一下,徐雪羽的臀部就会对着老王的小腹发出轻轻的撞击。


没一会儿的时间,老王的小腹内就一阵微热了,老王的家伙把裤子紧绷绷的撑了起来。


“房东,鱼的内脏该怎么清理啊?”徐雪羽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杀鱼上,根本没发现身后的变化。


“清理鱼的内脏可是有大讲究的,鱼的苦胆千万别戳破了,一旦破了,胆汁流出来,鱼肉就被污染了。”老王耐心的讲解着。


用手指头捏住了鱼的苦胆,小心翼翼的往外清理,鱼肚子的空隙非常狭窄,感觉有点看不清,徐雪羽干脆趴了下来,这样可以更清楚。


不过,她倒是可以看清楚了,老王的日子不好受了。


徐雪羽趴下来后,她丰满的玉臀高高的翘了起来,不偏不斜,正好顶在了老王的家伙上,老王全身一抖,差点缴械了!


“房东,你怎么了?”见老王全身一激灵,以为老王生病了,徐雪羽担心的问道


“没,没有。”老王神色慌张的道


“房东,如果你生病了,记得要去看看。”徐雪羽体贴的道


“嗯嗯,快杀鱼吧,我教你怎么清除鱼胆。”老王急忙转移了话题


徐雪羽没有多想,她低下了头,继续专心致志的看老王杀鱼了。


徐雪羽的玉臀上传来了一股股异样的柔软,老王已经没有心思杀鱼了。


老王现在满脑子都是徐雪羽的玉臀。


老王紧紧的抱着她,故意把身子朝她的玉体上使劲压了下来。


老王早已经又了反应的家伙,死死的顶在了她玉臀中间的位置。


老王以杀鱼做掩护,每清理一下鱼的内脏,身体就趁机在徐雪羽的玉臀上摩擦一下。


而,徐雪羽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杀鱼上,她丝毫没有察觉出来,老王在占她便宜

老王的家伙在徐雪羽的玉臀上摩擦了几分钟后,越来越兴奋,里面分泌出来的东西,渐渐的把裤子湿透了。


过了一会儿,鱼终于杀完了。


徐雪羽低头一看,发现老王拉链的部位竟然湿了。


“房东,你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尿裤子啊。”徐雪羽捂着樱桃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老王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去换身衣服。”


老王有些紧张的钻进了房间里,换了一件干净的四角裤,才重新走了出来。


徐雪羽把杀完的鱼,放进了厨房的高压锅里炖汤,高压锅炖鱼最少得半个多小时。


徐雪羽闲着无事可做,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徐雪羽对老王没有这么抵触之后,她在家的穿衣风格也大胆了许多。


她现在穿了一件白色的热裤,露出来了两条修长的美腿。


她的拖鞋丢在了地上,她光着脚,把两条美腿搭在了电视前的桌子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