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难受就叫出来我想听▲第章贵妇 妩媚 巨龙 玉足

更新时间:2020-10-22 10:56:44

何秀花站在张铁国的病床前面为他打气,生怕他一时间又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就放弃了这场手术一样。


“不用担心我的,反正都是个小手术。”


张铁国的心里面是一点都不觉得慌张的,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不过就是一个小手术,他的腿迟早都是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时候的,只是看到何秀花这幅为自己紧张的样子,张铁国还是觉得很暖心,有个人关心总是好的。


他现在只需要放宽心,等着自己从手术室里面出来,然后就恢复健康,再去找一份靠谱的工作,给何秀花减轻一点压力。


“可是我还是觉得害怕。”


何秀花的声音怯怯的。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是这样,一站到手术室的门口,心里面就总是觉得担心放不下,其实何秀花自己也知道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手术,但是还是有一种快要失去张铁国的感觉。


“好了,再说下去都要哭鼻子了,等着我!”


张铁国躺在病床上面安慰一样的捏了捏何秀花的手,希望她能够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


“一号床,张铁国,手术了。”


就在两个人说这话的功夫,门口传来了护士的声音,紧接着进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动着张铁国的病车向着手术室里面走去。


何秀花不放心的小跑了几步,希望能跟得上张铁国一行人,但是远远的看见张铁国给了她一个安心的表情。

事实证明何秀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张铁国的手术十分成功,只是还需要适应腿部的磨合,要在医院里面修养几个月。


在医院修养的时间里面,也是把何秀花忙坏了,白天顾着工作,晚上就要来顾着张铁国,也和张铁国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


 文学

等到张铁国的恢复期结束,何秀花马上就帮着张铁国办理了出院的手续,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想回家的不得了了。


这段时间里面张铁国的二十万也用的差不多了,手术虽然剩下来一些钱,何秀花也都尽量挑着好的营养品给张铁国通通的喂了下去,不过既然是出院,也是件喜事,两个人还是准备去找个饭店庆祝一下。


张铁国现在完全和正常人没有区别,能走能跳,看的何秀花都觉得开心,代表她决定让张铁国做这个手术就是没有错的。


在去饭店的路上面,张铁国也再也不需要何秀花搀扶着走路了,反而能悠闲的牵着何秀花的手,两个人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的逛着,让何秀花都激动的说不出来话。


“你咋这么傻。”


张铁国看着何秀花那副激动的样子,情不自禁的从嘴巴里面冒出一句,他知道何秀花是真心的对自己好,拿自己的身体就当成是她的身体一样。


何秀花听到张铁国的话并没有回答,现在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很幸福的状态了,一个身体健康的男人,以后将会一直陪伴着自己。


两个人一起在饭店吃完了一顿大餐,又准备一起走回去,享受一下这个难得的正常时光。


就在两个人快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呐喊。


“秀花!”


等张铁国和何秀花一起回过头去的时候,眼前赫然站着的就是阿楚那个混蛋。


只看见阿楚一脸的笑容,俊秀的脸上全部都是讨好的神色,几步就跳到何秀花的面前,很是深情的看着何秀花。


“秀花,我想你了。”


阿楚嘴巴里面也说着动人的情话,好像他和何秀花之前发生的那些丑事都是不存在一样。


张铁国现在是头顶都在冒烟,两个眼睛睁的很大,完全都要气的说不出来话了,而何秀花也是不耐烦的看了看阿楚,再担心的看了看张铁国,生怕张铁国脑子一冲动,还以为自己和阿楚不清不白的。


“秀花,你怎么不理我啊。”


阿楚就跟看不见张铁国的存在似的,看到何秀花的神情不对劲,赶紧的对着何秀花继续说道。


“你来找我做什么?”


何秀花只能抢在张铁国的前面开口,她也知道只要张铁国先开口的话,那一定没有什么好事了。


对于阿楚,何秀花是已经完全伤透了心,她怎么的都忘不了当初阿楚是怎么对待他的,她全心全意的想要和阿楚在一起,结果居然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现在她多看阿楚一眼都觉得恶心。


“我都说了我想你了啊,难道你不想我?”


阿楚一边说着一边想要去拉住何秀花的手,但是被何秀花微微一偏身子就躲开了,整个人很是厌恶的看着阿楚。


“你的那位工厂老板女儿了?至于我们,已经分手了。”


当初何秀花知道阿楚和那个女人的事之后,还可怜兮兮的希望阿楚可以回头,认为他只是一时糊涂,没想到阿楚那一天对着何秀花各种羞辱,说她光是长得漂亮有什么用,没钱没势,也不能让他少奋斗二十年,何秀花在那天就已经被阿楚伤透了心。


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她一个女人都愿意为了未来奋斗,但是阿楚这样一个年轻的男人却想要安图享受。


“我和她早就分了,压根就不合适,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只有你才是最适合我的人。”


阿楚还是那一脸深情的看着何秀花,似乎好像他从来就没有对不起何秀花一样,之前的事情都是因为一时间的鬼迷心窍。


“凭什么你觉得我还要接受你?”


何秀花只要一想到当初的事情,满脑子的委屈,但是现在这些东西她早就已经全部都放下了,她才不愿意为了阿楚一个人吊死。


现在的何秀花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好,张铁国对她也是好的不得了,让她很满足,没必要再去和阿楚两个人纠缠不清的。


更何况这个阿楚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被工厂老板家女儿甩了,才知道回头来找自己,省的寂寞,这种完全就是渣男。


“怎么的?难不成你还想和这个老头子过一辈子?”


阿楚听到何秀花的话,脸色也变了,不屑的瞥了一眼何秀花身边的张铁国,难不成何秀花觉得自己和张铁国这个中年人有的比?


阿楚这一次来时信心满满,他知道何秀花对自己的感情很深,本以为只要自己随便说两句话,何秀花肯定就是要回到自己身边的,但是现在看来,阻碍在他和何秀花之间的就是张铁国这个中年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等何秀花开口,张铁国朝着前面跨上一步开口说道,声音平淡,也让人听不出来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


但是阿楚看向他的眼神还是不屑的,压根就没有把张铁国放在眼里,只不过当初何秀花随便找了一个人来刺激自己的而已。


“赶紧的闪开。”


阿楚的嘴巴里面也是不干不净的,在他的心里面觉得自己长得不错,就没有人可以和他争了一样。


何秀花刚想伸出手就拉一拉张铁国,但是已经反应慢了,张铁国毫不犹豫的朝着阿楚的脸上就是一拳,狠狠的对准了他的鼻梁,一拳下去阿楚就直接往地下摊去,鼻血流了出来。


“我警告你,离我的女人远一点,不然有的你受的。”


张铁国一把抓起阿楚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


当他是空气,那他也完全不需要和这个喜欢吃软饭的男人多啰嗦,拳头就是力量,想当初他在农村里面还务农,力气本来就不是阿楚这种小年轻可以比的。


张铁国说完,也不等阿楚反应过来,就拉起何秀花的手掉过头就走,他现在是多看这个叫做阿楚的一眼都觉得烦躁。


何秀花也很知趣的什么话都没有说,跟着张铁国回家了。

张铁国一路上面脸色都不好看,铁青铁青。


何秀花也知道他心里面一肚子的气,但是她绝对也没有想到阿楚居然还会回过头来找她,这种男人的脸皮也是很厚的。


就在何秀花还在琢磨着怎么和张铁国开口,好让他不那么生气的时候,没想到张铁国却是先开了口。


“以后不要再和那个家伙有联系。”


张铁国的脸还是板起的,语气也不是很好,何秀花也能理解他看到阿楚就能想到阿楚和自己曾经的一段往事。


“你看看你,都回来了还在生气,我和他真的一点瓜葛都没有了。”


何秀花拉着张铁国坐在了沙发上面,想要让他顺顺气,别再那么生气了,不然他们两个真的要因为这件事情吵上一架了,何秀花是最怕吵架的人。


“真的看到这个人就觉得讨厌。”


张铁国还是气呼呼的,显然还是没从刚才的事情里面走出来。


“好了好了,今天原本可是个大喜的日子,你的腿终于好了,难不成还要因为他生气?”


何秀花一把抱住张铁国,笑眯眯的哄着他。


“想想看,咱们腿都好了,以后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何秀花突然脸色变得认真起来,张铁国也跟着一起认真起来。


“秀花,你放心,既然我腿都已经好了,一定会去做事,不让你吃一点苦的。”


张铁国现在才放下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一想到自己和何秀花的未来还是充满了信心的。


“你要找什么工作?”


对于这件事情,何秀花也觉得很好奇,她还不知道张铁国到底擅长些什么东西,毕竟现在的工作都不是很好找的。


听到何秀花这么一问,张铁国也有些迟疑了,他其实心里面也没有个正经的打算,之前一直为了腿的事情在休息,还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会考虑到工作。


但是他到底想要找一个什么样子的工作是他自己也说不准的。


“秀花,我还是想要自己出去闯荡一下,做生意。”


当初张家就是因为张铁国肯干,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光景,张铁国相信自己做成功了一次,就还能再成功一次。


只是上一次彩票的钱全部都用去做手术了,他们现在也压根就没有钱再去想别的东西,张铁国希望自己能尽快的找到一份工作,然后存一点下来,可以为了以后的事情做打算。


“铁国,你是真的很想做生意吗?”


何秀花是见识过以前的张家的,如果对于张铁国的能力方面她是一点都不觉得怀疑,只是没有想到张铁国居然这么执着,从手术前就开始要求了,一直到现在还对这件事情念念不忘。


如果张铁国是真的很希望去尝试一下的话,那何秀花也是赞同他的,只要张铁国觉得高兴,他们两个的生活都过得舒心,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地方。


“嗯,因为我觉得我可以。”


张铁国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他也不愿意面对着何秀花还是一肚子的小心思,干脆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到底行不行只有两个人都尝试过了才知道。


反正张铁国自己心里面也清楚,要是一辈子都是在帮着别人打工的话,那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一个很好的生活,也不可能让何秀花陪着自己去享福。


何秀花听到张铁国说完,只是深深的看了张铁国一眼,然后默不作声,让张铁国也猜不透她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就在张铁国准备继续说点什么打破这个尴尬的时候,何秀花突然站了起来,朝着卧室里面走去,从床头柜的一个小小盒子里面抽出来一张银行卡,然后再朝着张铁国走了过来。


其实张铁国的心里面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何秀花。


“给你的,不过里面只有十万块钱。”


何秀花毫不犹豫的就把手里的银行卡递给了张铁国。


这里面是她这些年全部的积蓄,已经算的上很多了,最开始的时候她坚持一个人白天上班,晚上回来还要缝缝补补的,希望这笔钱可以给自己未来一个好一点的生活,再后来张家的张铁国就出事了,她还是努力赚钱,想要用这笔钱给张铁国治好腿,只可惜一直都不够。


医院那种地方只要进去了就要脱成皮的,好就好在张铁国居然抽中了彩票,让他们两个的生活也有了盼头。


本来这笔钱何秀花也不打算再拿出来了,就放在那里存着,年纪大了也好给自己准备一下,只不过现在张铁国的态度都这么坚持了,何秀花也愿意陪着他一起去熬。


“秀花,你这是…”


张铁国现在恨不得再一次把何秀花搂进怀里,他无意中好在一起的这个女人对他实在是太好了,全部的在陪伴他,奉献给他,也不求任何的回报。


张铁国在自己做手术之前就知道何秀花有这么一笔钱了,但是这笔钱是属于何秀花的,张铁国也完全没有权利拿出来用,更何况何秀花的心底已经很善良了,这笔钱之前还准备给张铁国看腿的。.


“既然我们两个都在一起了,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这些你全部拿去,如果再不够,我们就再想想办法。”


何秀花看见张铁国一副不愿意收银行卡的样子,赶紧的自己把卡塞进了张铁国的怀里,脸上带着笑,生怕张铁国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些也都是她的心里话,两个人既然都选择在一起了,那就不要计较那么多,谁的钱财都是一样的,只要两个人过的开心就好了。


至于这笔钱张铁国也有使用的权利,何秀花完全都不在乎这些表面上的东西。

“秀花,你实在是太好了。”


张铁国拿着何秀花的那张卡,已经激动的手无足策,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现在好像无论说些什么都是不足够的,何秀花这个女人让他重新认识了自己。


“这有什么?应该的。以后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大家放在一起用。”


何秀花点了点头,她本来就不在乎这些东西。


“可是你想好你要拿这笔钱做什么吗?”


这才是何秀花最看重的事情。


现在她们连最基本的本钱都是有了的,但是却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来赚钱,就算张铁国很擅长做生意,那最起码也需要有一个方向的,你不熟悉的方向你去做,那就只能是亏本。,做任何的事情都需要给自己一个打算。


张铁国听到何秀花的话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就做蔬菜种植。”


他心里面早就已经有了打算了,这方面是他最擅长的东西,当初的张家不也就是因为他做的这行而发家的,他有自己特殊的手法培育蔬菜还有化肥,这些东西都是不在话下的,张铁国有自信从自己家里走出来的蔬菜和别人的就是不一样的。


虽然张家早就已经不存在了,所有的人也都没有了,只留下孤零零的张铁国,但是张家当初的那几亩田地还是在的啊,只要田还在,就代表着还有机会,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重头再来。


“我相信你。”


既然张铁国都已经这么肯定自己可以成功,那何秀花也不好在说些什么,只能点了点头,一切都有了准备才好。


对于张铁国的过去她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确实他们家也是从贫穷的地方走过来的,每个乡下的人都要学会务农。


“秀花,你不用担心,日后只要我赚了钱,所有的钱我会给你一大半。”


张铁国认真的说道。


要是说全部都给那都是骗人的,男人也是需要自己身上留点钱来坐备用的,甚至就算是为了去进货,也是需要的。


但是张铁国愿意给何秀花一大半的工资让她去保管,两个人在一起谁多谁少都不重要,更何况现在张铁国只是喜欢何秀花能高兴一点。


对于张铁国这句话,何秀花心里面也明白,某种意义上面就是让自己也入股了,所有的东西里面都是也有她的股份的,对于以后就等于无形之中有了一个保障。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说了好一会的悄悄话,然后才一起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铁国就起床了,想要坐最早的一班车回村子里面看一看,当初何秀花带着自己来县城,一转眼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去过了,当然也是没脸回去,从当初一个村子里面数一数二的大户沦落到了残疾人,就算回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至于田地方面,张铁国是一点都不担心,农村人都比较淳朴,别说他一年多没有回去,就算是十年没有回去,该是他的还是他的,不会有谁说霸占的了他家的田地。


县城到村子里面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张铁国坐了一个上午的车才顺利的抵挡到了村庄。


“哎呀,这不是张家的大小子,你…你…”


村子的门口有村民眼尖的看见了张铁国,一下子激动的指着张铁国,马上很多村民就一起围了过来,纷纷凑在张铁国的身边张望着,希望能看出个什么东西来。


大家都觉得十分惊奇,当初张家落败了,张铁国也残疾了,大家还都以为张铁国会一整不起,结果没想到这突然回来了又变成了正常人了。


“大家好。”


张铁国也很有礼貌的和村民们打着招呼,这里很多人当初都是看着他长大的,现在回来了满满的都是亲切感,没有什么比和家里人在一起更让人觉得感动的了。


村子里面的人开始四嘴八舌的问着张铁国。


“你咋腿一下子就好了。”


“本来伤的就不严重,在县城做了一个小手术就已经可以下地了。”


“县城可真发达啊!”


面对着这么多人的问题,张铁国都很有耐性的全部一个个的解释着,知道大家其实对县城里面也都充满了幻象,只是很多人年纪大了,都不愿意出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了,只能听着从外面回来的人说一说外面的事情。


“那何家的何秀花了?当初不是和你一起去了县城。”


村民里面有一个突然张嘴说道。


大家都记得,张铁国那时候孤苦无依的一个人,是何家的何秀花带着张铁国去的县城,现在张铁国一个人回来了,却没看见何秀花,村子里面的人也都在猜测这两个年龄相差这么多的人不会就好在一起了吧。


村子里面也有人说何秀花的好,都说她念旧情,还有些人也在说何秀花一点礼数都没有,居然和一个年纪这么大的男人不避嫌的住在了一切,就是因为这些流言蜚语,当时何秀花才选择从村子里面搬去县城住的。


张铁国也知道她愿意为了自己搬离从小住到大的地方是需要多少勇气的。


“她正在县城里面打工,非常的努力。”


张铁国也尽量的挑着好听的词汇去形容何秀花,希望村子里面的人对她能够少一些误解。


今天早上张铁国准备坐车回村子里面的时候,就已经问过何秀花要不要辞职一起出来,但是被何秀花一口就决绝了,死活不肯跟着涨铁国一起回来,就是害怕遇见村子里面的人,到时候还不知道要解释多少东西,她还是想要少一些闲话的,无论对自己还是张铁国都是好的。


她宁愿自己再多受一些苦,继续留在县城里面给别人打工赚些小钱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张铁国也理解何秀花,更没有强求她,这一次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现在面对这么多热情的村民,张铁国也算是对何秀花的预知能力很佩服了,也只有何秀花能够想到这么多的东西。


和村子里面的人简单的打过招呼,张铁国朝着村东边慢慢的走去。

村子的东边就是张铁国家里最早的田地了,当时张家的所有人都在,都是靠着张铁国细心的打理这片田地,才发展的蒸蒸日上的。


现在张铁国看着自己眼前已经被荒废了田地心里面不自觉的感慨万千,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还回到这里,面对着这片田地,不过这个世界上面所有的事情都是说不清楚的,就像他也没想过自己的腿会好一样。


“这不是铁国嘛,你的腿好了?怎么?想要重新收拾这片地?”


和张铁国家里的田地挨在一起的地是村子里面别家的,地里也有不少人在弯腰做着农活,看见站着的是张铁国,都纷纷好奇又热情的打着招呼。


张铁国也一一的点头。


刚才他在来村子的路上就已经买过菜种了,他都是仔细检查过的,只有老手才知道怎么分辨哪些菜种才是好菜种,才是自己所需要的,正好张铁国的眼光就足够毒辣。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张家家大业大,随便雇佣几个人,或者几头牛就可以帮着完成这好几亩的田地,可是如今都只能靠着张铁国一个人手动起来。


张铁国心里面就算是再感慨,但是也明白自己最重要的还是动手,不是去怀念过去。


想到什么做什么,很快的张铁国就开始自己动起手来,给自己家里的这几亩田地收拾一下。


其实当初张家已经发展到只要张铁国愿意,这几亩田地甚至可以扩展到十几亩,但是张铁国一直都坚信他要培育就培育出最好的菜苗,而不是靠着数量胜利,不过事实也证明张铁国想的没有错。


他当初培育出来的菜苗,无论价格比别人家的贵多少,总是被一抢而空。


张铁国扛着锄头,一个人在田地里面忙活着。


“铁国啊,怎么的?你又想把你家的田地做起来?”


就在张铁国一个人埋头苦干的时候,旁边地里的村民趁着空隙时间慢悠悠的靠了过来,对着张铁国说道。


其实张家当初是什么样子,他们心里都有数,只不过物是人非,现在的这些人对待张铁国也没有当初一样唯唯诺诺了。


毕竟你虽然成功过一次,但是谁能确定你还能成功第二次?


“对啊,不然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县城里面做些什么。”


张铁国平静的回答,尽管知道这隔壁的压根没有什么好心思,这些年已经把他的脾气磨合的很平静了,面对这些事情只当成是普通的问候。


“那是准备又继续发大财喽?”


隔壁的菜农酸溜溜的说道。


只要是村子里面见识过从前张家的没有人是不嫉妒的,现在张铁国准备重新弄好自己的菜地,那就代表如果他弄成功了,那肯定这些人就没有的玩了。


现在好不容易张家不在了,他们的生意也稍微的好做一些了,偏偏张铁国又回来了,其实这些人心里面也很清楚,张铁国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法子,每一次种出来的菜都好吃的不得了。


村子里面当初还有人造谣,说张铁国家的蔬菜都是用人来做化肥,或者添加了不好的东西,可是完全都没有用,每一次张铁国的东西还是被一抢而空,每个人都是争着吵着想要。


他们心里也清楚,这些都是张家发家致富的东西,想要叫张铁国说出来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说什么赚钱不赚钱的,我现在腿好不容易好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就想看看能不能把债给还上。”


张铁国尽量的把自己的语气放软,想说点可怜的,也希望这些人看在自己曾经腿都废了的程度上面可以报一点善念。


人都是这样的,见不得你好,但是听到你说你自己不好的时候,都十分的开心。


张铁国也早就在县城里面就知道这个道理了,遇见这样的人只要尽可能的哭穷就可以了。


“你腿都不方便了,还这么辛苦。”


显然隔壁的农民是不打算听信张铁国的话,还是咄咄逼人的问着。


生怕张铁国再一次抢了他们的生意。只要危及到自己的生意,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


张铁国也懒得和这群人继续说下去了,低着头忙活着自己田地里面的生意,他不想争辩,不如就直接去做,做的好不好那都是看个人的。


隔壁的人看着张铁国这个样子也都懂了,互相点了点头都回到自己的田里了。


张铁国的心里面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面的人,何必要把关系弄的如此的僵硬。


摇了摇脑袋,张铁国不去想发生的事情了,埋着头一直苦干。


随着张铁国的勤劳,田地里面的蔬菜一直都成长的很好,比别家菜地里面的,看起来都觉得不一样,张铁国心里面悬着的东西也就彻底放下来了,代表他过去的手艺其实还是没有落下的。


这段时间里面他心里压力也很大,他这次身上所有的钱都是何秀花给的,如果失败了,他真的也没有脸皮去面对何秀花了。


张家的房子早就没有了,他就一直寄宿在村长家里面,每个月固定的给一些生活费,就当意思意思了,他也很谢谢村长,村子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靠着田地活下去,他回来了就是多了一份竞争力,但是村长还是接纳了他。


随着田地里面越来越好,张铁国心里面也就渐渐的有了底气,只要这批蔬菜成功的收购出去,那所有的本钱都回来了,还可以一点点的在村子里面再建造一座房子,以后也不容麻烦村长家了,他也能再村子里面又一次拥有一个家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