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抱着她健身房疯狂冲刺▲揉豆豆超级快时

更新时间:2020-10-22 11:06:23

“你好好听我一句劝,如果你要学推拿的话不适合你,你手上的力量没有那么大,所以你先回家,有什么事情,跟你爷爷商量好了以后,再做决定。”


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周子越理直气壮地回答说:“这件事情就是我爷爷答应的,如果我爷爷不答应的话,我也不可能来这里,我也不知道您是这里的,也不可能把鱼竿送到你这里来。”


老周真的非常头疼,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应该怎样解决,她为什么这么缠人。


“好,那你先留在这里,如果我觉得不满意的话,你随时离开。”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让她先在这里试试,如果可以的话,就让她一直待下去,如果不可以的话,自己在想办法让她离开这里,反正不能让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的话会影响自己以后的事情。


“好,我真的太感谢你了,现在我们能一起推拿了吗,我现在要非常的疼,而且也还有其他的想法。”


小姑娘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像是一朵含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特别的娇羞,特别的令人向往。


“你是哪里不舒服吗,为什么看你脸这么红。”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自己心里有一些无奈,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她脸一点都不红,只不过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说而已。自己仔细的想了想,既然说不出口,那就用实际行动去证明吧。


她慢慢的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露出了有料的上半身。


“你为什么要这样吃惊的看着我,不是都说要是推拿的话就要把衣服脱掉吗,可是我脱掉衣服以后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是因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如果说她都已经做到这样了,老周还不明白的话,那他真的是一个傻子了,明显的她是在勾引自己,可是自己怎么可能对自己的朋友的家人下手呢。


“你要干什么,其实不用全部脱掉,留下一部分也可以。”


不过他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身材,如果说和孙萌相比的话,他的身材还是有一些差的,可是刚刚好的尺度,让他非常的喜欢。


“我就想要全部脱掉,我怕你把我的衣服给我弄脏了,我就只有这一身衣服了,如果脏了的话我就没得穿了。”


感觉眼前这个女人明里,暗里都在暗示自己要跟她发生关系,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文学

“你不用再想这件事情,我是不可能做违背道德的事情,抓紧把衣服穿好。”

听到老周一本正经这样说的时候,眼前这一个小姑娘大声的反驳他说:“你就是一个大骗子,刚才你们两个人在屋里发生的事情我都听到了,你和那个姐姐说的话我也都听到了,如果你要是不按照刚才的事情那样做的话,我肯定会跟我爷爷说,到时候全村的人都会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医生。”


听她这么愤懑的声音,周伯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了,原来是因为有自己的把柄。


“你和他并不一样,如果说你们两个人一样的话,我也可能对你做同样的事情,可是你不一样,你不能被这样对待。”


希望自己这样说,能够让他理解,可是事实证明。他想错了,眼前这个小姑娘,根本就不能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才不要理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就要让你帮我去做那些事情,刚才看到那个女人非常的开心,也非常的幸福,我也想要尝试一下,要知道,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那样的经历。”


总之,一个小姑娘刚才说的那些话语中就能不明白,她以前肯定保护的很好,就像温室的花朵里一样幸福地成长,一点儿都不知道外界到底有多么的危险。


“好,我让你尝试一下,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要保密,不管谁问你你都不能告诉他,就说我们两个人只在屋里推拿。”


只看到那个女孩摇着头,仔细的想了想。


一开始,看到她的那里摇头的时候,以为她是在拒绝自己,可是看到她认真的一直在摇头的时候,就知道她在那里思考问题,不过他这思考问题的方法也挺奇怪的。


“我明白你要说的是什么了,你放心好了,我肯定答应你的,但是你一定要让我开心一点,幸福一点,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继续和你一起合作,要不然的话我就跟我爷爷说。”


听到眼前这个小姑娘终于把王牌翻出来了,如果自己再不答应他的话,那以后自己在这个村儿里可能就混不下去了。


“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帮你解决这件事情的。”


老周非常认真的回答她说。


既然他都已经这样说了,那一个小姑娘一句话也没有说,静静的等着眼前这个人说话。


“那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要是你不说的话,我什么都不明白。”


说实话,看到她这么认真的表情,老周心里非常的郁闷,难道她真的喜欢推拿吗?


“你先把衣服脱完了,然后我再给你推拿,你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的感受推拿给你的好处,何乐处你要投入其中,不要想其他的事情。”


就在刚才她把自己衣服全部脱完的时候,老周就像是一个已经很久没有吃饭的人一样,非常痴迷的看着眼前这一副优美的身材。


“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可以告诉我,但是一般能够忍下去的一定要忍下去,只有忍不下去了时候才告诉我,要不然会达到我对你治疗的思路。”


其实这样说,只不过是让她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忍下去而已,并不是想让她说啥。


“好,我明白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的。”


老周点了点头,把衣服往下拽了拽,就开始自己手上的工作。


他相信,今天一定能把这个女人,治得服服帖帖。


“好了,我要开始推拿了,你要做好准备。”


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周子越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放心好了。”


当老周开始自己手上的工作的时候,周子越已经忍不住的嗯出来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为什么他以前的时候不知道,她只知道有推拿这件事情,可是从来没有想到,推拿竟然这么舒服。


“好舒服呀。”


看到她这么入神的表情,老周心里非常的满意,早就知道,自己这样做会让他们觉得舒服。


“你要是觉得舒服,那效果就达到了,现在什么话都不要说了,静静的感受,我给你带来的幸福。”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周子越心里非常的开心,她一定能够把让这个男人征服。


当他的手顺着他的被慢慢的滑下去的时候,小女孩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这种感觉真的是史无前例,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就像是有毛毛虫,原先在自己的背上一动不动,却瞬间发出了爆发力一样。


“嗯……”


不知道为什么周子越觉得痒痒的,她很想去制止,又或是想进一步,他她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她现在的感受,只是向往却又难受。


看到她现在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的变化,知道她现在,一定是想要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只能说时机未到,再等一会儿,相信她会更难受的。


“你忍着点儿,我可要放大招了。”


这样说的时候,她在自己的手里放了一些精油,慢慢的顺着她的光滑的背,揉了下去。


“实在是太舒服了,老周,以后一定要教我。”


这个东西,真的只有感受过了,才能明白要不然的话,真的是无法体会到推拿的好处。


“真的是太舒服了,为什么以前我没有发现。”


听到她这样说的时候,老周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他现在心里有一个别的想法,既然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在这里躺着,把衣服脱干净了,那自己为什么要不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在想给你进行下一步推拿,但是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已经多久没有来月经了。”


小女生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多少有些尴尬,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但是羞红了脸的周子越,更加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个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你现在说,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跟我说就行了。”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前几天才来过。”


听到她这么说,老周放心了。

这一次,肯定能找到属于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么想写的时候,老周心里很兴奋,对着周子越说:“也不知道你现在感受是什么样的,要不然你跟我说一下,顺便把裤子脱下来。”


听到他这么说,周子越小脸一红,瞬间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刚才自己慌张的来这里,现在自己心里竟然害怕了。


“推拿不是在上半身吗?为什么需要脱裤子?”


周子越很疑惑的问他。


“你不是前几天来过大姨妈吗?对你腿部进行推拿,有利于你身体的恢复,难道你觉得我还会害你吗?”


虽然不会害自己,可这件事情,自己真的做不出来,很为难的看着老周。


“你要是放不开,那也没有事情,继续躺下吧,我把推拿工作结束,你就可以回家了。”


老周再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语气不在像刚才一样温暖,而是变得冷冰冰的,弄得周子越有一些不知所措的。


她心里是拒绝的,可看到老周不开心的脸色,她心里很忐忑,担心会给他造成不好的印象。


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内心斗争,周子越就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一样很认真的说:“好,我脱,不过,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我有一些不好意思。”


老周能够明白她是怎么想的,心里也很清楚她在顾忌什么,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好,我先出去,你要是换好了,跟我说一声,我在进来。”


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周子越心里松了一口气。


慢慢悠悠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心里还是很忐忑,她不知道老周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乱来的话,自己又应该怎么办。


这样想想,她就觉得害怕。


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让他走进来。


“周伯伯,我已经弄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一直在外面的等待的老周,听到周子越说话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才还在想,要是她一直不说话的话,自己是不是要冲进去?


面露喜色的走了进去,看着一副光滑的皮肤,毫无保留的裸露在空气中。


这样想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既然都把衣服脱下来了,那就不要了这么别扭了,你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我就开始对你做推拿了。”


老周说完后,走到放有精油的架子上,他现在的想法,已经很明确,只不过,现在需要精油来助力,要是这样的话,效果恐怕会更好。


这样想的时候,他心里竟然种暗自窃喜的感觉,毕竟马上就能够得到自己想了很久的东西了。


“我们现在要进行什么,我感觉有一些冷,要不然我先把衣服穿上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眼神时,周子越总觉得里面有很多自己看不懂的东西,不能用需要来形容,可她心里很害怕。


“不用,等会你就不冷了。”


一开始,周子越皱着眉头,很疑惑的看他,不知道老周为什么要这么说。


后来,当老周粗糙的手,慢慢的抚摸上她光滑的皮肤时,她才明白过来,原来推拿可以使人驱除寒冷。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也放心了,知道刚才是自己多想了。


“那好吧,你开始推拿吧,我在这里趴着,不过你推拿的时候,也太舒服了,我真的担心我会睡着。”


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老周忍不住的笑了,他对自己的手法还是很信任的,加上自己制作的精油,那简直是绝配。


看着她闭目养神的样子,老周心里有了其他的想法。


“我要开始了,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得跟我说,别强忍着。”


这样说的时候,他的手在他的后面慢慢的抚摸。


让她尽可能的觉得舒服。


周子越在那里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过去了,可能是因为老周的手法实在是太熟悉了,让他有一种催眠的感觉,就连她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自己心里可能都不清楚。


“你睡着了没有,要是没睡着的话,我跟你说一件事情。”


大概过了十分钟,老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问他有没有睡着。没有听到回应,她觉得这个小姑娘肯定是睡着了,那么接下来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事实证明,他肯定想多了,就在这个时候也是最要紧的时候,有一个人过来敲门。


老朱暗自骂了一声,真的不知道,是谁这个时候,这么找事儿竟然过来敲门,难道他不看时候吗?


为了避免其他的事情,或者是他突然闯进来,老周还是走出去看了看。


让他走出去的时候,发现这附近一个人都没有,这才是老周觉得非常奇怪的地方。以为刚才只是风吹草动,没有人,是自己多想了,他紧接着回去继续自己刚才的动作。


可是,当他刚要把手放在周子越身上的时候,又听到了一阵敲门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敲门的声音更加大了。


老朱不知道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他以为自己这样做,他就会害怕吗?


从附近找了一个可以拿着工具便跑出门口去,发现这里还是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他确信在这附近肯定有人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敲门声。


看着周围非常安静,有一种后怕的感觉,他大声地喊了一下。


“到底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抓紧给我出来,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要以为我一个糟老头子就是你好欺负的。”


他在这里乱喊乱叫,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除了草和风的声音,其余没有人回答他。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一些惊悚,难道是有什么东西,在这里看着他吗?


这么想的时候,他也不敢进去了胡作为了。


I对着广袤的草地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神仙,还麻烦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亏心的事情了,我跟您保证,我这就回去让那个女生离开这里。”

就在外面风吹草动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时候,老周觉得事情可以了,便回去了。


当他走进去的时候,看到躺在床上的那一个就像睡美人一般的女人,他实在不忍心把她送回去,更不忍心自己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准备,结果就因为这样把她送回去。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咬了咬牙冲了过去,刚打算动手,又听到一阵诡异的敲门声。


老周行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真的不知道是谁在这里,可是出去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被逼无奈之下,他只能把这个女人叫醒。


“你想一想有一些事情我跟你说一下,你就可以回家了。”


看着睡得正香的这个女孩子,老头心里觉得非常的可惜,可也没有办法。


“你快醒醒,起床了。”


老周试图叫了几次,她才悠悠转醒。


搂着她的眼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他现在是不是按摩结束了,怎么这么快,她觉得自己睡了一觉,还没等自己睡醒的时候推拿就已经结束了。


“难道这么快就结束了吗,你是不是给我少了一些步骤,我不要这样,你再继续给我推拿,你放心好了,只要我学会了,我以后一定会给你挣钱的。”


真的不知道应该说这一个小姑娘是天真还是说她傻,自己如果说真的只是图钱的话,她怎么可能安心的在这里躺着。


“按摩真的结束了,你现在可以回家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以后可以带来,或者是我们再约其他的地方。”


原本还打算翻身可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穿,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脸色瞬间羞红了,就像红透的西红柿一样。


很不好意思的对着他说:“我知道了,那你现在能不能出去,我穿完衣服以后,再出去跟你商量一些其他的事情,我一定要学会推拿,我觉得这个实在是太舒服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