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禁漫画老师深一点,寡妇的肉体完整版

更新时间:2020-10-22 11:08:05

王伟达的妈妈露出了丑恶的嘴脸。


其实一场特意赶过来对舒莉莉的辱骂就是为了钱。


他们这样的人感情一直都比较淡薄,疼王伟达也是真的,那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但是既然儿子都已经去了,更重要的就是把钱牢牢的抓在手里。


江林一肚子的气,只恨自己年纪太小了,如果他再大一点,也不至于这样保护不了舒莉莉,也不会就像现在一样只能看着舒莉莉受这些欺负。


“嗯,没人逼我,但是我舒莉莉从来对王伟达都是清清白白的,你们不要再含血喷人了。”


舒莉莉这番话是说给王伟达父母听的,也是说给村子里面的乡亲们听的,为了自己以后的日子不要受那些莫名其妙的屈辱,也为了江林能在村子里面堂堂正正的做人。


她和江林之间就算有借种的事情发生,那也是在王伟达一再要求之下才发生的事情,而且借种以后她都是刻意的和江林保持了距离,就是怕再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她对王伟达的心意从来都是专一的。


说完舒莉莉就从地上站了起来,领着王伟达的父母和一帮看热闹的村民向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等到了家里取出了钱一点也没有犹豫的就塞给了王伟达的父母。


既然是他们儿子的赔偿金,那自己就还给他们。


“还有这房子怎么办?”


王伟达的父母手里拿着钱,但是却不走,眼睛滴溜溜的围着舒莉莉和王伟达一直住着的房子看。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的贪婪,钱都已经到手了,居然现在连房子的主意也打。


“房子是我和伟达一起出钱盖的,如果你还想要这个房子的话,那我们就去请法院来判断到底该给谁。”


舒莉莉的语气平淡,也不是什么好房子,就是农村自家盖的而已,只不过有了一个房子对一个人来说就等于有了一个家,自己已经退步了,要钱就拿走,但是房子都给了的话,那以后自己和江林岂不是流落街头。


“不要脸的老巫婆!”

 文学


江林满脸怒气的等着王伟达的父母,如果不是舒莉莉在的话,他真的想冲上和他们几个拼命。


真的让人见识到了厚颜无耻的底线。


“你骂什么骂,就知道向着外人,以后别回来让我们看见你,丢人现眼的东西。”


王伟达的妈妈看着江林的眼神有些恐惧,但是嘴巴里面还是不干不净的乱骂着。


他们心里面也清楚,这种事情在村子里面能解决就解决,到了什么市里的法院去,那肯定还是舒莉莉占便宜占的多。


王伟达的妈妈硬生生的用身体把江林和舒莉莉从房子的门口挤开,几个所谓的亲戚冲了进去,能搬得动电视的搬电视,能搬的动冰箱的搬冰箱,简直和土匪没有什么区别,房子虽然没有动,但是房子里面却是被洗劫一空。


舒莉莉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她们干坏事,记得江林直跳脚。

等到王伟达父母一帮人走远了,舒莉莉才像是回过神来一样,扭头向着房子里面走去,房子里面已经压根都不能看了,一片狼藉,就像遭遇了小偷一样,家里的东西也所剩无几。


“嫂嫂,你没事吧!”


江林有点担心,因为舒莉莉整个人的状况实在是太不对了,整个人就像没有灵魂了一样迷茫。


但是舒莉莉完全不搭理江林,自顾自的收拾着房间,家里面现在已经什么东西都没有了,空荡荡的一片。


没有人知道舒莉莉的压力,自己一个女人,还带着江林这样一个大小伙子,招人口舌也就算了,可是自己拿什么来养活整个家,现在王伟达早早的就去世了,她有什么伤心难过也没人说了。


她不是不知道王伟达的家里人是多么的强势过分,可是能怎么办?


她现在只是希望这群人得到便宜之后再也不要来和自己闹了,她伤心难过都来不及,还有什么时间和她们去争吵。


“嫂嫂,你真的不要吓我,你要是再出了什么事情,我该怎么办啊。”


江林心里面也是崩溃的,他还不能从表哥就这样去了的事情之中消化出来,又遇见了这样的事情。


他知道嫂嫂心地善良,但是无论如何自己在这个家里面都是嫂嫂的负担。


听到这个话,舒莉莉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流,看着眼前的江林,心里面翻江倒海的。


“江林,现在你要跟着嫂嫂过苦日子了,你怕不怕。”


舒莉莉想让江林有个心理准备,她已经是一个人了,江林也没有再可以依靠的亲戚,以后的生活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未来的日子里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在这个时候江林找到更好收留他的人,那么舒莉莉肯定也会同意的。


“嫂嫂,你别哭,千万别哭,你相信我,以后我照顾你,我来养你!”


江林拍了拍胸口,很认真的承诺着。


“你还小,拿什么来养我?”


舒莉莉也当江林生活的都是玩笑话,不可以当真的。


“嫂嫂,我是真的想要养你,想要当你的顶梁柱!”


当然,还想当你的男人,但是这句话江林没有说出口,反而吞进了肚子里面,如果这番话说出口,就舒莉莉的脾气那肯定再也不会搭理自己的了。


“你不要再和我说笑话了,你以后只要好好的听话,不要给我惹事就可以了。”


舒莉莉的心情已经很不耐烦了,不可能再陪着江林说这些小孩子只见过家家的玩笑话,语气里面也含着有些不看重江林的味道,让江林好一阵气。


“你咋就不相信我?我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


江林伸长了脖子,一再强调男人这两个字眼,如果自己不去照顾舒莉莉,难不成舒莉莉还想给自己再找一个哥哥?


“够了!你还没满十八岁,你拿什么来养我?!”


舒莉莉一脸严肃的看着江林。


小小年纪心却很大,这还得了。


舒莉莉把江林的一切行为都当成了叛逆,为什么叛逆,还是自己平时教育的不够好。


“没满十八岁怎么了?而且我下个月就要满了!表哥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大不了我也去工地上面做活路养你。”


王伟达当初在工地上面虽然很辛苦也很危险,但是工资还是很可观的,在他们这个农村里面,除了工地可以提供给他们上班,也没有别的找工作的途径了,而且工地上面压根就不在乎工人的年龄问题,他们只在乎你能不能为他们赚钱。


“够了!你还嫌你哥哥死的不够惨?”


舒莉莉忍不住打断江林的话。


王伟达就是在工地上面去世的,那里一年不知道要出多少事故,如果年纪轻轻的江林真的和王伟达走上了一条路,死在了工地上面,那舒莉莉以后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天上的王伟达,简直是愧对他。


也许是舒莉莉果断的态度吓唬到了江林,他也不提再去工地上面的事情了,反而换了个思路。


“那我就去照顾一下咱们家里的田地。收成好了,咱们一样有饭吃。”


王伟达虽然去世的早,但是好就好在家里还有一点地方不大的田地,以前一直在舒莉莉在照顾着,如果收成好,也就仅仅够他们一家人吃饭的,想要别的,还是很大的问题。


舒莉莉点了点头。


如果江林去田里帮忙肯定要比去工地上面好的多。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舒莉莉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的东西,难道真的像王伟达妈妈说的那样,是因为自己克服,所以王伟达才死了。


“嫂嫂,你不要东想西想的了,你好好躺一趟,我去做饭。”


江林一看舒莉莉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不想和自己说话了,赶紧扶着舒莉莉躺下来,自己一样要学着帮舒莉莉承担一些东西。


等舒莉莉躺下来以后,江林就掉头去了厨房。


他不想让舒莉莉再那么辛苦了,江林把房间打扫赶紧,还有饭菜做好,才去喊的舒莉莉,王伟达的事情直到今天,两个人才能安安静静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吃上一顿安稳饭。

江林和舒莉莉的日子不好不坏的过着,转眼就过去一个月了,虽然家里面穷,但是好歹舒莉莉和江林还是能吃上一口热饭的,让舒莉莉欣慰的就是,江林成熟懂事了不少,学会帮自己分担一些事情。


虽然江林以前也是寄养在自己的家里,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懂事,也会帮一下自己的忙,但是还不曾像现在一样,什么东西都抢着来,生怕自己累着了。


“嫂嫂,我出去下田了,你要是累就等我回来给你做饭!”


江林冲着房间里面的舒莉莉喊道。


他现在是外面和家里的事情一手包,如果舒莉莉觉得累的慌,那就等他回来一起做,但是外面的田地活都已经被江林一个人干完了,她怎么会觉得累,没事就帮着街坊邻居缝缝补补一样,赚一点小钱贴补家用。


“我不累,你早去早回,到家咱们就吃饭!”


舒莉莉也爽快的答应着。


这一个月稍微已经让她的心情好一点了,渐渐的从王伟达去世的伤痛里面走了出来,现在只想和江林两个人好好的把自己的日子过好,还有希望王伟达家里人不要再来找麻烦了。


现在和以前比不了了,虽然江林劳累了很多,但是觉得一切都再好不过了,家里面只有他和舒莉莉两个人,虽然舒莉莉不肯再和自己一起睡觉了,但是每次江林都在暗处偷偷的偷窥着舒莉莉。


今天江林的活干的快,天色还没暗下来就能回去了。


但是走到了屋子门口,不由的放慢了脚步。


屋子里面有人在说话。


“莉莉,我可是喜欢你好久了。”


这个男人的声音带着让人恶心的猥琐,肯定是村头的刘王八,成天没个正经的工作,就知道偷鸡摸狗的,现在居然色胆包天跑到舒莉莉家里面来。


江林捏紧了拳头,只要一个不对劲,马上就冲进去揍扁这个孬种。


“我警告你,赶紧从我家里面滚出去!”


舒莉莉的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刚刚江林不在家里面,这个二流子刘王八居然翻墙进来调戏自己。


“你害羞什么?反正你男人也不在了,这档子的事情就是你情我愿的。”


江林从窗户纸上面捅破了一个小口子,看向房间里面,刘王八一脸猥琐的笑容搓着手看着舒莉莉。


“呸!我舒莉莉就算看上阿猫阿狗也看不上你这种男人!”


舒莉莉一口痰吐在地上,刘王八那张脸她是看都不想看,实在是恶心。


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务正业,偷鸡摸狗就算了,现在还欺负到寡妇的门前,简直是让人作呕。


“你看看你是什么态度,我可比阿猫阿狗中用多了。”


刘王八作势就一副想要把自己裤子给脱下来的样子,带着下流字眼的暗示着舒莉莉自己某些方面很强悍。


吓得舒莉莉一张脸都变了颜色。


“我警告你,千万别过来,过来的话我可是要叫人了!”


舒莉莉紧紧的抓紧了胸口的衣服,生怕刘王八一个对劲就朝着自己的身上扑了过来!


欺人太甚!


江林心里面有一股无名的火,这个村子里面都把他当成一个小屁孩,自从表哥王伟达死了后,压根没人把他当成个男子汉,这样光天化日的时候也敢来家里欺负嫂嫂。


“你要是乖乖听话从了我,我们两以后就暗地里来,人不知鬼不觉的,你要是不听话,那就别怪我到处说你个骚寡妇勾引我!”


刘王八一点都不怕舒莉莉的威胁。


她一个寡妇,还是个长得这么漂亮的寡妇,村子里面多少没婆娘的男人都虎视眈眈的,而且七大姑八大姨的那么多,只要他刘王八随便一说舒莉莉耐不住寂寞勾搭他,那舒莉莉以后在村里面可就没办法做人了。


“随便你这么说!我清清白白的做人!要我做出对不起我们家伟达的事情绝对不可能!”


舒莉莉完全不顾刘王八的威胁,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门前的口舌多一点,现在家里面就只有她和江林,本来外面人传来传去就不是很好听了,她还能在乎他刘王八说什么?


“你继续在这里口是心非,男人死了那么久,其实心里面想男人想的要死吧,今天就让我满足满足你。”


刘王八就像听不懂舒莉莉的话一样还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


“呵,我再想男人也轮不到你这样的人身上,你趁早从我家里面滚出去,不然咱们去村长那里分辨!”


刘王八这个人是出了名的无耻,街坊四邻们通通讨厌这个人,刘王八天不怕地不怕的,偏偏就是有些怕村长。


村里的村长年轻的时候是个厉害的人物,退伍下来的士兵,整个人人高马大的,做事也很讲道理很公平,一向护着村里面的人,处处限制刘王八,只要捉到刘王八胡作非为就一定会痛扁一顿刘王八,偏偏刘王八这个人对别人都是耍无赖,但是对着村长打又打不过,只能认怂。


刘王八听到村长的名头还是后退了一点。


但是色心还是战胜了心里面的恐惧。


“村长?村长能知道我们两个这个事?就算知道了还能管的了咱两好不好?就算知道了咱两的事情都已经成了。“


刘王八完全都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是个什么意思,无论舒莉莉说什么他就是不肯罢休。


一副今天势在必得要把舒莉莉得到手的架势。


“那有本事你现在就和我去村长那里评评理。”


舒莉莉只能尽量的拖延着时间,越久越好,不然的话刘王八一个不对劲真的要把自己给怎么样了,到时候找谁都没办法了。


“莉莉啊,你真当你王八哥哥傻吗?等咱两生米煮成熟饭再去找村长给咱们证婚啊!”


他刘王八可不是个傻子,才不会中舒莉莉的缓兵之计。


“你是说什么都不会听的对吧,别逼我,赶紧给我滚!给我滚!”


舒莉莉实在是受不了了,一下子从刘王八的身边冲了过去,拿起放在桌子上面平时用来缝缝补补的剪刀对准面前的刘王八。


“只要你敢过来,我今天就和你同归于尽。”


舒莉莉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和刘王八搞在一起。


“你给老子把剪刀放下来。”


好色归好色,但是命还是要的,刘王八一双小眼睛牢牢的盯着舒莉莉手里面的剪刀,寻思着怎么样才能从她手里面夺过来。

“放下来?绝对不可能,我今天就是铁了心的要和你拼命,命不要,贞洁都得要!”


舒莉莉一番话说的是咬牙切齿,都觉得她现在没了男人好欺负,她就要告诉所有人,就算她是个寡妇,也轮不到这群臭男人。


果然,舒莉莉的态度彻底惹火了刘王八。


刘王八二话不说的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了丑陋的下体,狞笑的向被自己逼到墙角的舒莉莉凑了过去。


“别过来!别过来!”


舒莉莉吓得闭紧了眼睛,着握着剪刀的双手在空中挥舞着。


但是女人的力气怎么可能有男人大,趁着舒莉莉闭眼睛的功夫,刘王八一个巴掌就把舒莉莉手中的剪刀给拍飞了。


“呵呵呵,今天就是咱们两个入洞房的日子。”


刘王八脸上的淫笑越来越来。


千钧一发的时候,江林拿着务农的铁铲冲了进来。


他心里面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那些个坏人们怎么欺负她们都行,现在更是不得了了,跑到家里面来胡作非为,简直就当江林是个空气。


“江林!”


舒莉莉睁开眼睛,看见一脸气势汹汹拿着铁铲的江林,赶紧的跑了过去躲在江林的身后。


“我告诉你,刘王八,今天要是敢碰我嫂嫂,我就让你横着出去!”


江林咬牙切齿的瞪着刘王八。


按村子里面的辈分来算,江林还得喊这个刘王八一声叔,但是现在这个场面哪有什么长辈晚辈的,要是杀人不犯法,江林真的恨不得一铲子捅死刘王八。


刘王八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明明马上就要得手了,就是因为和舒莉莉这个娘们说话的时间太长,所以搞的江林都回来了。


不过刘王八也不生气,慢悠悠的提起了裤子,遮住了他丑陋恶心的下身。


“怎么的?小兔崽子,你王八叔和你嫂嫂开个玩笑都不行?”


刘王八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看着江林,他今天就不信他江林还真有胆子捅死自己了!


“玩笑?我们家不稀罕你的玩笑,赶紧给我滚!”


江林也觉得多看刘王八这种人一眼都让人觉得想吐,玩笑?谁和他开这种下流的玩笑!


“呦,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你哥哥不在了,你当家作主了?你还能管的到我和嫂嫂好不好?你嫂嫂寂寞了喊我来安慰安慰都不行?”


刘王八当着舒莉莉的和江林的面胡说八道,扭曲事实。


总而言之就是不让这一家子的人好过。


“你自己龌蹉,就别带上我嫂嫂,我嫂嫂我自己了解的很,就你这样的,给她提鞋都并不配!”


江林寸步不让,大不了大家拼了,但是敢污蔑他嫂嫂,他今天就要把刘王八的嘴给撕烂。


“我早就琢磨着不对劲了,怕是你和你嫂嫂偷偷摸摸的有一腿吧!”


刘王八一张臭嘴里面就没有一句好话,到处乱说乱讲的。


舒莉莉一张脸气的通红,但是又没办法反驳,因为她是真的和江林有一腿啊。


“你嘴巴怎么那么臭!识相的赶紧给我滚!”


江林懒得再和这种人废话,举起手里面的铁铲对准眼前的刘王八,大不了自己和他拼了!


“你这是做晚辈的样子?”


看到江林拿起铁铲对着自己,刘王八的心里面也有点发慌。


这小子看起来愣头愣脑的,本来想过来占点便宜,别便宜没占到,命丢了就不划算了,但还是硬着底气吼道。


“你是谁的长辈?我可没你这种让人丢脸的长辈。”


江林是一点都不客气,他最看不得别人欺负舒莉莉了。


“我和你嫂嫂好不好你都要管?你可看见你嫂嫂没男人都寂寞死了,可是硬拉着我来安慰安慰她的。”


刘王八话锋一转,掉到了舒莉莉的身上,他现在就要一口死咬着是舒莉莉勾引自己的,一个寡妇再加一个半大不大的小屁孩,难道还能在自己这里翻了天?


江林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像是冲进了脑子里面,狠狠的再一次举起铁铲,冲着刘王八就拍了过去,如果这一铲子拍到了刘王八的身上,就算刘王八不死,也要给江林打残。


江林身后的舒莉莉发出了一声尖叫。


刘王八也算得上身手敏捷的了,往旁边一跳,就躲开了江林的一铲子,他也没有想到江林居然真的敢对着自己下这么狠的手。


“你小子也不想活了是不是!”


刘王八显然被吓得不轻,冲着江林怒吼一声。


“对!你欺负我嫂嫂就是欺负我!我也不想活了,我要和你拼命!”


江林心里面虽然怒气十足,但是还是发虚的,但是就算今天是豁出命了,也不能让舒莉莉受到一点欺负。


江林干脆丢掉手中的铁铲,赤手空拳的向着刘王八扑了过去,两个人瞬间就纠缠到一起去了。


江林胜在年轻气盛,打起人来毫不手软,挨了刘王八几拳也都是硬抗了下来,刘王八就盛在偷奸耍滑,专门对着江林皮薄的地方捶,两个人翻滚到地上,打的难舍难分。


“我让你欺负我嫂嫂!”


江林的怒气都发泄在了拳头上面,一点也不留情面的冲着刘王八挥舞着,一拳接一拳。


“你个小兔崽子要翻天。”


转眼刘王八也压到江林的身上毫不客气的动着手。


“别打了!别打了!”


一旁的舒莉莉简直急的跳脚,刘王八这种人挨打都不可惜,她是生怕江林出了什么事情。


江林毕竟年轻,体力也好,打到最后,占了上风,刘王八是想跑也跑不掉,只有挨打的份。


但是舒莉莉眼尖的看到刘王八一把抓起刚刚自己掉落的剪刀冲着江林的背就是恶狠狠的扎了过去。


“江林小心!”


等舒莉莉喊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江林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


刘王八也趁着江林吃痛,连滚带爬的向着屋子外面跑了出去,一边跑,嘴里还一边碎碎念的骂着。


“江林!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迟早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厉害!”


“等着就等着!有本事你别跑!”


江林的整个背部已经被鲜血染红,痛的他半跪在地上直立不起身子,但是眼神里面还是充满了恨意的瞪着逃跑的刘王八,嘴里也一边回应着刘王八的骂声。


想打架?他随意奉陪!

虽然刘王八落荒而逃,但是江林的伤势实在是不轻,整个后辈已经被伤口流出的血全部染红了,身上的衣服是完全报废了,而且那把锋利的剪刀现在还插在江林的背上。


舒莉莉紧紧的捂住嘴巴,努力让自己不要尖叫出来。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血的场面,简直是触目惊心,完全不能直视。


“嫂嫂,帮我一把。”


江林咬着牙,强忍着痛冲着舒莉莉喊道。


剪刀是深深的插在了他的背后,他想要拔下来也没有办法,他其实也很不愿让舒莉莉看到自己满身是血的模样,但是没办法只能麻烦舒莉莉。


到这个时候舒莉莉才从全部是血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凑到江林的身边。


倒不是她矫情还是什么的,但是突然之间面对这样恐怖的画面还是觉得心惊肉跳。


剪刀插进去的位置快准狠,再捅的深一点点就要伤到骨头和内脏了。


“你痛不痛?”


舒莉莉看着江林问道。


痛?能不痛吗?


痛的简直快要死了!


江林用衣服堵住伤口,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好在江林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慢慢的血液就止住了,恢复能力很强。


江林刚想要说些什么,迎面而来的就是舒莉莉一个狠狠的巴掌抽在了脸上。


“嫂嫂,你做什么?”


江林现在又要顾及伤口,又是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简直委屈的要死。


但是对待舒莉莉又不能像对待刘王八那样,什么都靠武力解决就可以,只能耐着性子慢吞吞的问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虽然生气,但是是对着刘王八生气的,本来还以为今天的自己这么英勇,舒莉莉应该夸奖他才对。


没想到没有夸奖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一巴掌,这让江林也太想不通了。


“你知不知道像今天这个情况,一个不小心你就会死?”


舒莉莉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歇斯底里,那一瞬间当她看见刘王八的刀子捅向刘林的时候,恨不得自己才是刘林,才可以帮他承受的住痛,甚至承受住生命,如果江林有什么事情,她将来拿什么颜面去面对天上的王伟达。


不仅仅如此,她的良心也会永远的活在愧疚里面,与其这样,她宁愿给刘王八糟蹋了。


“嫂嫂,你真的不用担心我,我说过要照顾你,就算豁出命也不怕。”


江林捂住自己刚刚被舒莉莉猛的扇了一巴掌的脸,又委屈又无奈的解释道。


他心里面都明白,舒莉莉就是担心他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命都会没有,今天血流的这么多,场景的确恐怖,舒莉莉没晕倒已经是好事了。现在自己是舒莉莉唯一的依靠,她不想自己出一点点的事情。


“我不需要你豁出命!我就算被强奸了管你什么事。”


舒莉莉死鸭子嘴硬的说道。


其实刚刚的舒莉莉已经差点吓的就想和刘王八同归于尽了,但是幸好江林来了,但是在看见那么血腥的场面的时候她宁愿江林没有来救自己。


“嫂嫂,我怎么和你说不通!”


江林也有点生气了,完全和舒莉莉都说不通的。


难道真的就像别人说的不要和女人解释什么,她们的脑回路和男人的不一样。


“你还顶嘴?!”


舒莉莉越发生气,她觉得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江林好,但是江林居然还顶嘴,完全不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


“嫂嫂,我现去洗个澡,我们晚点再说吧。”


虽然血全部止住了,但是毕竟刚才流了那么多,痛的感觉倒是不强烈,但是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找不到东南西北,现在的江林压根不想和舒莉莉再多说些什么,他就想去冲个澡,洗掉身上难闻的血腥味,再找点药给自己上一点,方便伤口愈合的更快。


“你站住!你现在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完了!”


舒莉莉气急败坏的看着起身就想走的江林。


江林明显是一副不愿意和舒莉莉多说话的表情,舒莉莉又不是看不出来,现在的舒莉莉简直都不知道气成了什么样子。


“嫂嫂,别闹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差不多得了!”


江林很认真的看着舒莉莉,眼神里面全部都是舒莉莉不懂的申请,但是江林的语气却十分诚恳。


“舒莉莉,我今天不喊你嫂嫂了,我想要你知道,以后我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这个家由我来保护着,你也一样,就算你再生气,可是再遇见这样的情况,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要刘王八好看!”


江林是发自内心的成熟了。


他再也不愿意喊舒莉莉嫂嫂了,他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人,要做的不是被舒莉莉像个活佛一样供起来,保护起来,而是要担起身上的担子,做一个能守护住这个家的男人。


江林知道舒莉莉再担心什么,可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为什么要承担一个家,这些全部都交给他就好了,刘王八就是个例子,以后只要有人敢来,自己就要告诉他,这个家以前有王伟达,现在有他江林!


江林的一番话让舒莉莉彻底的愣在了原地,本来一肚子的火早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滋味的感觉了,傻傻的看着眼前的江林。


但是江林实在是太疲惫了,不愿意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向着院子里面洗澡的地方走去。


他的一番话到底舒莉莉能不能听懂,那就看舒莉莉自己了。


但是他只要做了决定的事情,是谁都改变不了的。

江林坐在水缸的旁边,用葫芦乘了水往胸口的位置泼着。


后面的伤口他是实在够不到,也看不到,反而稍微动作大一点,整个后背就被拉扯的疼痛难忍,弄的江林咬牙切齿的。


该死!这等会怎么上药!


江林刚刚和舒莉莉才吵过架,他现在可不想自寻苦恼去麻烦舒莉莉。不然不知道舒莉莉的心情怎么样,一下子自己的哪句话又惹得舒莉莉不高兴了,两个人还得接着吵。


江林是最怕吵架的人,这个世界上面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好好说的?


当然对刘王八那样的人就不用好好说了,直接动手就可以了!


“江林,我进来一下。”


就在江林坐在水缸边胡思乱想的时候,舒莉莉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农村的家里面设施简单,没有洗手间那么复杂的东西,有一个大大的后院,江林和王伟达平时想要洗澡都在这个院子里面,只有舒莉莉每次洗澡的时候才会端着大盆去屋子里面洗,就当做避嫌了,当然,也是怕别人偷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