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史上最羞耻的姿势图解,男友往我屁股里灌水

更新时间:2020-10-22 11:09:06

张旭舌头很有技巧的,先是在我的红豆上轻轻的挑弄一下,紧接着,直接钻进我的私部里面,三浅一深的直接搅动起来。


我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敏感的身体,被他这一下弄得滚烫异常。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彻底的慌了,酥酥麻麻的感觉,此刻就像魔鬼一样,在我的身体里乱撞。


我长长的“哼”了一声。


张旭或许是听到我这声音,更加亢奋了,他更加加重了舌头上的力道。


我看着就在门口马上就要开门的林峰,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和张旭就彻底完了!


我拼命的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出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里的力量好像被抽空了一样。


完了完了。


“喂…好,我马上上去。”电话声打破了我所有的慌张。我看到林峰接了个电话,有点带着惬意的,跑到我面前。


“媛媛,林叔有点在上面没有钥匙,我先上去开门,你先去趟医院,没事的话就快点回来。”林峰低着头,对我交代了一句。


我却被吓了一跳,慌忙的把裙子拉下来,遮住张旭的脑袋。随口应承下来。


看着林峰慢慢离开的背影,我再也压抑不住身体上的快感。


“啊…”如泣如诉一样,在停车上里传开。


我整个人在椅子上都在发抖,我高潮了,我在自己老公面前,被一个农民工弄得兴奋了。


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强烈的刺激着我的负罪感。


我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

 文学

张旭此刻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这就来了?我还没开始呢!”


我看着他自豪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王八蛋!你差点毁了我!”我伸手就想给他一巴掌。


张旭却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把手机放在我面前,晃了晃。“周小姐,怕是忘了自己说的话了吧!”


我看着自己发的那条短信,心里叹了口气。


也罢,就当做还债了,毕竟救了我一命。


“没有下次!我走了。”我打开车门就想要回去。


张旭却一把抓住我的身子,强行扭过来我的头,直接强吻上来。舌头熟练的直接钻进我的嘴里。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却已经松开了我,脑袋慢慢靠近我的耳边吐着热气:“想结束,还没那么容易!”


我恨恨的看了一眼张旭,不想和他做过多的纠缠,我知道吃亏的总归是我。


我几乎像逃命了一样,离开了停车场。


看着张旭离开,我回到家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确认自己身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这才掏出钥匙打开门。


我疲惫的换下高跟鞋放在鞋柜上,刚进门,却倒吸了口凉气。


我看到沙发上做这个男的,秃头,满脸横肉,赫然是今天绑了我的那个秃头男的。我被吓得脸色惨白。


我看到丈夫和那个男的回头过,我能看得到那男人眼里的神色,先是惊讶,慢慢的有点惊喜,紧接着就是饿狼一样的眼神在我身上游走。


我被看的浑身不自在,这男的怎么会在我家里!难道他就是林峰说的林叔?


林峰看到我回来了,也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指着沙发上的男的介绍:“媛媛,这是林叔。”接着搂过我的腰,介绍:“林叔,这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媛媛。”


我看到男人站起身来,朝我走过来,我想起来白天这男人差点把我迷晕带走的样子,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可是林叔一脸坏笑的握住我的手说:“这就是媛媛啊,早就听说你是个大美人,今天一看到,果然名不虚传啊!”


他说到大美人的时候,还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手掌,我吓得又是一颤。出于女人的第六感,我能察觉的出来,男人眼里满满侵略性的目光。


可是能怎么办,他毕竟是长辈。不过现在在家里,林峰也在,晾他也不敢怎么样。


我想到这里,也放下了心中的疑虑,跟着微笑打招呼:“林叔过奖了。”


“你先去做饭,我和林叔聊一会。”林峰看了看我的样子,可能只是觉得我有点怕生,就让我做饭去了。


林峰已经买好菜了,我换上围裙,准备做几个家常菜,赶紧吃完让这林叔走人。


他在这我总觉得忐忑不安。


做菜倒是容易,可是我总觉得背后有一道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的臀部,我越这么想,整个人越是不自在。


随便做了两个菜,打断了林峰和林叔两人的聊天。


林叔坐在我对面,林峰坐在我旁边,两人喝酒喝得性起,我也不好先走,只好在这赔笑,可是我显然察觉的到,林叔的目光,一直盯着我的胸口。


这眼神像饥渴了很久的饿狼一样,太熟悉了,我被看的心里发慌,吃起饭来也心不在焉。


随意的唠了几句家常,吃到一半的时候,林叔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他冲着我一笑,弯下身钻到桌子底下找筷子去了。


可是过了好一阵子,我都没看到他上来,我这才猛地意识到,今天内裤被张旭直接撕烂了,我直接随手丢了。


我本来就很敏感,加上今天又被张旭那王八蛋刺激了那么久,早就湿的一塌糊涂了。


现在林叔在下面那么久,肯定是发现了我没穿内裤的事!


我想到这里,猛地把双腿夹紧声音都有些滚烫:“林叔,你筷子找好了吗?”


“找到了,找到了。”林叔听到我的话,这才钻出脑袋来,我看了一眼林峰,看他没有任何反应,心里有点不舒服。


不管如何,这种事很敏感,林峰本来就应该阻止。


林叔站起身来,揉了揉啤酒肚,冲我似笑非笑,:“我吃饱了,先去洗个澡。你们吃。”


说完我看到他起身,我目光一撇,看到他裤裆顶着个硕大的帐篷。


我看的脸上一烫,看来真的被看到了。我看到他的样子,心里有点害怕,只希望这一晚上赶紧过去。


我看了一眼林峰,此时已经喝多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我叹了口气,每次都是这样,酒量不好,还喜欢喝。


我把他扶到卧室里,准备出门洗个澡。


可是刚推开门,就听到卧室里哗啦啦洗澡的声音,我这才想起来林叔此时正在洗澡,我正准备离开。


却看到浴室的们没有关,我往里面一撇,差点叫出声来,我看到林叔,光着身体,左手抓着我的黑色蕾丝的内裤,放在鼻子前狠狠得吸着。


右手套弄这粗壮的硬物,我看到这硬物和婴儿手臂一样粗壮,青筋暴露。


我想要抬腿离开这里,我告诉我自己,不该看这个,眼前这个男人白天还想要强暴我,现在还拿着我的内裤打飞机。


可是这些天被张旭调戏的身体好像越来越敏感了,我只感觉身体一阵一阵的热浪涌上来,心里越来越痒。


脑海里浮现出白天张旭那根硬物,越想身体越软。


我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努力的想要自己不想那么多。


可是我越是这么想,身体就越不听话,那股热浪就一直冲击着我的身体,让我越来越难受,越来越痒。


我看着里面的林叔,手越越快,那根跳动的硬物,好像要横冲直撞进我的灵魂里一样。


我扶着墙,大口大口的呼吸。


这时我看到他大吼一声,嘴里念着:“周媛媛,我要弄死你!”


我看到一股白色的液体顺着他的硬物,直接喷在了地板上,他又用我的蕾丝内裤,擦了擦自己的东西。随手放在一边。


王八蛋,也不洗一洗!


我心脏狂跳,脸色血红,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偷看一个男人洗澡,这个男人白天还对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叔。


可是控制不住的是,身体上的感觉越来越清晰起来,脑海里林叔的,和张旭的那两根硬物,一直在我脑海里乱撞。

撞的我心尖发痒,突然好想……好想发泄出来.


看了一眼浴室里面,此时林叔已经快要洗好了。我慌里慌张的回到卧室里面,关上门,背靠着大门,穿着粗气。


现在我也没心思洗澡了,生怕晚上再遇到林叔,毕竟老公睡着了,我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弄出什么事情来。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不知道多久,听着催眠曲,那些热浪才慢慢的褪去,整个人慢慢理智起来。


看了一眼躺在旁边的林峰,叹了口气,给他盖好被子,眼皮慢慢发沉。


可是越往往越怕什么,就会越遇到什么。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又会落入一个深渊里。


在睡梦的时候,我似乎能感觉的到有一双滚烫的手隔着衣服,抚摸着我的身体。我只感觉心里有点发痒。


我以为是梦,没想那么多,可是那双手仿佛有魔力一般,一只手慢慢的掀开我的睡衣,从我的腰部慢慢的往上探,灼热的手,慢慢的摩挲着我的皮肤。


另一只手只是搂住我的脖子,温柔的撇开我的头发。


这种温柔的感觉,让我下面有点痒起来,我知道是林峰,估计是睡醒了。


虽然打心眼里有点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知道,自己又要被弄的不上不下,睡不着,可是没办法,林峰是我的男人。


林峰的手不再满足于在我腰间徘徊,慢慢的探上我的胸口,揉捏着我最敏感的白嫩。另一只手从我脖子上抽出来,隔着我的睡裤,摸着我的大腿。


我“嗯”的一声呻吟了出来,身体慢慢燥热了起来。


林峰听到我的声音好像更加亢奋了起来,麻利的解开我的睡衣,疯狂的凑上来吻着我的唇,硕大的舌头,直接滑进我的嘴里,吮吸起来。


林峰的嘴巴似乎有点难闻的臭味,我也没想那么多,毕竟刚喝完酒,可以理解。


我双手环抱住林峰的脖子,林峰疯狂的吸着我的口水,我只感觉有点奇怪,今天的林峰…好像更加疯狂了。


或许是忍了太久吧,林峰没给我想太多的机会,直接一路像下,在我的锁骨,脖子,胸膛上,留下了一道道湿润的划痕。


我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经,在自己老公面前更加亢奋了。


“老公,就这样,舔他。”


林峰听到我的话,像是疯了一样,舌头随着我的身体一路向下,在我的肚脐眼上转了一下圈,然后直接脱下了我的裤子。


我抬起屁股予以配合,内裤也跟着被林峰脱下滑在我的脚面上。


林峰的手指伸进了我的下体,轻轻的翻搅着,我叫的更大声了。林峰肆无忌惮的撩动着我敏感的身体。另一只手,也不忘抓在我身体上四处游走。


我最大声的喊出来,可是我又想到林叔就在隔壁,我有点克制,尽力的压低嗓门。


林峰就像把玩一个心爱的玩具一样,把玩着我的森林,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让我整个人就要疯了一样。


在这寂静的夜里,漆黑一片,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我不用克制自己的任何欲望。我任由男人肆无忌惮的在我身体上发泄着欲望。


林峰玩弄了一会之后,伸出了手指,我正有些不解的时候,只感觉到下面一热,只感觉到林峰粗壮的舌头,直接伸进了我的森林里!


他先是温柔的在旁边吮吸着,然后在红豆上慢慢的转了几下圈,然后直接伸进里面,疯狂的搅动起来。


林峰之前有点洁癖,从未有过这样的举动,今天不知怎么回事,肯做这事,我心里有点感激。


想到这里,身体更加滚烫起来,我几乎陷入了疯狂之中。


“老公,就这样,用力的弄死我!”


我说着我不敢说的粗话,我能感觉的到林峰的亢奋,我之前没感觉到,原来林峰的技巧是这么的炉火纯青,我恨不得就这样,被林峰弄到天荒地老!


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让我知己啊啊啊的叫了出来,我再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再也不克制自己。


林峰非常满意的拍了拍我的屁股,示意我转过身去,翘起屁股来。


我听话的像水蛇一样扭动自己的身体,翘起我的臀部。


林峰“啪啪啪”的拍打着我的屁股。


这种疼痛中带着痒的感觉,我从未经历过,也可能我心底里是个受虐者?


我只清楚的知道,我的屁股在发烫,我的整个人跟随者林峰的拍打都在发抖。


林峰的舌头,又伸进来了,他疯狂的吻着我的下面,我闭着眼,享受着感官上带来的这种强烈的刺激。


我的手紧紧地抓住床单,我都感觉要撕开一道口子一样。


这种极致的感觉,就像罂粟一样,让人上瘾,让人欲罢不能。


我从来没有这么贪心过,舍不得他离开,从来没有觉得,这种欢愉是这么的让人舒爽。


隐隐的,林峰的舌头离开了我的身体,我竟然有点不舍。“别……继续…”


林峰将我翻过身来,我喘着粗气,搂住林峰的脖子,像八爪鱼一样,整个人一翻身,把林峰压在身下。


“老公,该我啦~”


我主动稳着林峰的嘴唇,挑逗着他的舌头,我的吻轻轻的落在林峰的脖子上,耳朵上。


我能感觉到林峰的身体跟随者我的舌头轻轻的一颤。


我在林峰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湿润的滑痕,我和林峰的手紧紧地握紧。指甲都要扣进肉里。


我扭动着身体,用嘴叼着林峰的裤子,然后顺着大腿慢慢往下脱。


忽然直接,我只感觉到鼻子上一烫,一个火热的硬物,直接弹在了我的脸上。


我心里一喜,“林峰好了?!”


我嘴角忍不住的发笑,心里想着医生说的没错,只要多加刺激刺激,他才能重回雄风。


想到这里,心里早已没有了张旭和林叔那些玩意的影子,我像宝贝一样握住滚烫的硬物,上下套弄起来。


或许是太久没有看到林峰这庞大的硬物了,我只感觉比之前的大了好多,我身体也跟随着我的手,越来越滚烫,甚至呼吸都感觉在发抖。


看得出来林峰也很兴奋,庞大的硬物在我手中越来越大,他抓住他的硬物,在我嘴巴面前晃了晃,示意我帮他口。


我自然不会拒绝,整个人趴在林峰的大腿上,喘着粗气,伸出舌头,正准备吃进去,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林峰的大腿好像没有这么粗啊,难道不是林峰?我又用手在林峰大腿上仔细摸了摸,不对,真不对。


难道和自己调情半天的是别人?想到这里我浑身打了个冷颤。


我正准备起身开灯看个究竟的时候,眼前的人似乎发现了我的想法,直接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我能感觉得出来,粗大的硬物顶在我的洞口,那烧火棍一样的玩意,好硬,好粗,烤的我整个人头皮发麻,整个人一阵一阵的酥软,一下子提不上一点力气来。


男人巨大的啤酒肚,压在我的肚皮上,硕大的硬物在外边蹭来蹭去,我越来越难受,大脑慢慢的一片空白。嘴里不自觉的呻吟出声来。


啤酒肚?


不对,林峰虽说有啤酒肚,哪里来这么大,这个人不是林峰!


我很肯定,我突然被吓得整个人一抖,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从头到脚冰凉。


“你不是林峰!?”


那男的先是一愣,随意粗大的舌头直接搅进我的耳朵里,耳朵本来就是我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他这样疯狂的舔,让我几乎疯掉了一样。


“我肯定不是你那不行的老公啊,小婊子。”


“你是林叔!”


这噩梦一样的声音我说什么我都忘不掉。


王八蛋!这混蛋胆子太大了,林峰就在我旁边,这家伙就敢硬来!


我想要推开他,可是他的手却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死死的按在床单上,强行用脚撑开我的双腿,就要挺着啤酒肚把他的巨物挺进来。


“对啊,就是我,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声音如噩梦一般在我的耳朵里炸裂开。


林叔俯身,左手反握住我的脸,向上一送,然后他竟,他竟然就这么吻住了我!“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林叔大叫一声,接着对着我就是一个耳光!啪!声音清脆响亮,我立刻感觉到左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噗!”


????我吐出一口血水,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痛得龇牙咧嘴的男人。


????“臭婊子!敢咬我!”


我是在家里,老公就在我旁边,我绝对不能服从给这样的男人!


?男人左手揪住我的头发,向上很恨一扯,我的扬起脖子,修长的脖颈暴露在男人面前,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水果刀,直接架在了我的下颚处。


????“可惜了,你不是爱咬人么?我现在就把你这漂亮的小嘴片下来,看你还怎么咬人!”


????刀锋凌厉,沿着我的下巴轻轻向上滑动,我没有躲闪,只是死死看着这个男人,看着他得意的笑,……刀锋抵住了我的唇角,我双唇微微颤抖。


为什么我遇到的总是这样的亡命之徒。


?“本来你老公求我来弄你的时候,我还挺高兴,现在既然你这么不识趣,我不如现在就杀了你!”


?刀锋划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在此刻,门外我听到林峰的声音!


“林叔,算了。”


卧室里灯光忽然亮了起来,我看到站在门外的林峰,我感觉眼前这个人熟悉又陌生。


只感觉心里猛的一阵刺痛。


算了是什么意思?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呵,搞笑至极。


“林峰,是不是……”我咬牙瞪视着这个男人。


七年相恋三载同床,我不敢相信他竟然做出这等事来。


可是看到眼前男人颓唐的模样,我忽然想起刚结婚时的日子,将要出口的话便又咽了回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站起身,理了理凌乱的长发和睡衣,默默从衣柜中拿出一只健身包来,一件件往里面装起衣裤来。


林峰依旧站在卧室的门口,没有要阻止我的意思,也没有任何解释,直到我收拾好东西,穿上衣服拎着包从他身边走过。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灼热而熟悉的手掌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浑身一颤,强忍着仿佛被毒蛇缠上一般恶心感,抬头注视着他的眼睛。


“工地那边材料出了些问题,我要出门几天。”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很好,没有颤抖,也没有情绪。


“……”


林峰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脸却凑了上来,湿热的呼吸喷吐的在我脸上,带着淡淡的酒气。


我猛地偏过头,将手臂抽出来,从他身边挤过,装出一副坚强的模样,拎着手上那只没多少重量的包走出了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家。


“哐。”


沉重的防盗门在我身后合上,隔断了门后男人隐约的啜泣。


我拎着包漫无目的地走在凌晨空旷的街道上,心里空空的,似乎还带着点钝痛。


我甚至有些期待这时候从那些小巷子黑暗的角落里冲出一个人来,就这样强了我,或者杀了我也是可以的。


可笑的是,这一夜却异常安静。


“豆浆,油条,盐茶蛋……”


早餐车的大喇叭将我从出神的状态惊醒,我这才觉得浑身发寒,一双脚更是酸痛的不像自己的。


“小姐,不买不要挡我生意嘛!”小贩不耐烦地冲我吼道。我能感受到他打量的目光,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我伸手将风衣的领翻了起来,试图挡住路人探究的目光,埋着头快步走开了。


“开房。”我胡乱走进了一家昏暗的小旅馆,将身份证扔在柜台上。


“哦。”暗哑的声音带着一股怪异的腐臭气息从柜台后面飘了出来。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柜台后面钻出个肥硕肮脏的老头子来,咧着一嘴黑黄的烂牙冲着我不怀好意的笑着,让人恶心至极。


我心里升起换家店的念头,可门外熙熙攘攘的人流却更叫人害怕。尤其是那早餐车的喇叭,阴魂不散的纠缠着我。我点点头,几乎是抢得从那老头子手里拿过了钥匙,冲上了楼。


将繁华与喧闹关在门外后,我终于冷静了些。


这房间也太差了。


和柜台里的老头一样,泛黄的墙纸已经剥落了大半,露出脏得看不出模样的墙漆,看上去还有些湿黏的样子。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糟糕的旅馆,仿佛沾一下就能得病一样。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


脏?好像我又有多弄净似的?

想想这两天里发生的事,我只觉得这样一个破旧肮脏的小旅馆倒成了最适合我的地方。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床铺上一倒。


呵,想不到这么个破地方,床却挺舒服的。


这是我昏睡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


可是我却没看到,床尾那头的电视柜上方,忽然开出一个小口来,一只眼睛贪婪地凑了上去。


我睡得并不太安稳,梦里林峰前一秒还是刚结婚时候英俊阳刚的模样,下一秒就换成了林叔面露不怀好意的模样。


甚至这旅店的老板都出现在我的梦里,泛着血丝的眼睛宛如跗骨之蛆,叫人无所遁形。


还有林叔,我无论怎么跑都逃不过他挑拨的手指和那抵在下身的硬挺。


“唔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难耐地扭了扭身子。


这天气未免也太热了些吧。我下意识地撩开被子,身上的衣服更是被我扯开了大半。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墙壁里传来,隐约还听得见说话的声音。


“哎哟,这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