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他扒开她下面的粉嫩★500超污,刘琳★

更新时间:2020-10-22 11:14:26

刘琳心中憋着火,看前面马上就要到站了,眼球一转,踮起自己的脚尖,深吸一口气,快,准狠猛的跺脚,只听自己的耳边传来哀嚎一声。


只可惜这声惨叫,和汽车的急刹车混为一体,除了刘琳,恐怕没有谁能听见。


刘琳心情愉悦,裹紧了自己的背包,开心的下了公交车,将那个人的骂娘声抛之脑后。


南京的公司比刘琳之前的公司,要高的多。


刘琳站在公司楼下,抬起头,看着那十几层楼的高度,只觉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痛。


“小姐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一进公司,梳着高马尾,穿着得体正装的前台小姐,带着职业微笑,对着刘琳,说着自己最平常用语。


“我是今天刚调过来的员工,是来报到的。”


刘琳出示自己的证件,展示给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大概浏览,拨打一通电话,半分钟后,电话挂断,前台小姐依旧微笑,对着刘琳讲道。


“刘小姐,我们张总已经在八楼等你,这是你的通行证。”

刘琳微笑着,结果直到转身离开半天,刘琳还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身后那个前台小姐感慨地说道。


“唉,长得还真是漂亮,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呢。”


这种赞美的话,刘琳从小听到大,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前台小姐最后的一句话,让刘琳有一些在意。


“还真是可惜了。”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


刘琳一边皱着眉,一边上了电梯,直至电梯停在八楼,刘琳也没有想清楚。


 文学

刘琳一撩头发,把刚才的疑惑全都抛之脑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踩着自己的高跟鞋,轻轻地叩响了张总的办公室大门。


“进来吧。”门里面张总的声音显得有意义些沉闷。


刘琳闻声进入。


都说干销售这个行业,除了讲究技巧外,推销员的颜值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以前的工作环境当中,刘琳看到的不是帅哥就是美女,这或许已经成了销售界不成文的规定。


包括刚才刘琳一路走来,看到的也全都是长相艳美,颇有气质的女人。


直到刘琳看见了面前这个大腹便便,甚至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刘琳有一些不敢相信,试探性的问道。


“请问您就是张总?”


面前这个中年油腻大叔,刚才一看见刘琳进来,好像一阵光闯进了他的眼中,让他有半分钟心脏停止跳动。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刘琳这样,长相貌美,又不娇柔造作的女子。


一下子这个张总对刘琳起了不好的想法,贪婪地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带着一脸猥琐的笑,主动走到刘琳的面前,笑嘻嘻的握住了她一只光滑的小手,暗自揉捏。


“没有错,我就是这个公司的张总,你就是刚才他们说新来的那个员工吧,叫什么?刘琳是吧?很高兴你能加入到我们的公司来,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还希望咱们要友好相处哦。”


两人靠得很近,刘琳清楚的闻见,张总的身上有一股臭味,熏得她眼前发昏,皱着眉头,强忍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将手从张总的手心当中抽出来,强硬的挤出一丝笑。


“张总你言重了,您可是我的上司,对您,我还要保持一定的尊重。”


“嗨,你这个小丫头,什么上司不上司的,你既然来了我们公司,那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们公司最讲究就是员工之间的互相有爱,你放心,以后你就把我当成亲哥哥,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就行。”


张总似乎没看出刘琳对自己的厌烦,再一次强行握着她的手,厚重的掌心,按压刘琳骨节分明的手指头,弄得刘琳一颗心,痒痒的。


“你今天刚来我们公司还不了解吧?走,我带你四处转一转。”


张总倒是个自来熟,主动挽着刘琳,也不在乎两个人会不会引起他人的非议,带着她,一脸兴奋走出房间。


刘琳心中很是厌烦,可她毕竟是来到公司的第一天,张总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要是把他惹恼了,以后可有自己好果子吃,碍于面子,刘琳也只好按捺住心中的反感,强打着精神,和张总一起参观公司的各个部门。


路上不少同事,都会用一副“知道了解”的目光扫视刘琳,让刘琳心中很是不快。


逐渐她有些明白,之前那个女孩儿为什么会说“可惜了”,看来这个张总,没少辣手摧花,刘琳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南京的这几个月,生活一定好不到哪儿去。


“我听你的介绍人说,你之前在公司干的不错,已经连续三个月销售第一。”


中午张总强行和刘琳一起吃饭,期间故意找话题接近她。


“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主要还是公司培训的好。”刘琳用官话回击张总。


“你放心吧,在咱们公司好好地待着,不用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一定会帮你的,奖金什么都不是问题。”


张总故意,挑着眉眼,对刘琳讲道,其间想要表达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


“多谢张总提拔,您放心,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这种职场上的性骚扰也不是第一次了,刘琳心中已经想出一百种方法来回击张总。


“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好好干,以后,你的路长着呢。”张总一边笑着一边拍了拍刘琳的手背,眼中写着明显的欲望:“今天晚上下班后记得先不要走,我给你举办小型的欢迎会,请你好好的吃一顿。”


这只老狐狸,欲望还真是够强的。


刘琳在心中暗骂,却不得不陪着一张笑脸,点头附和着张总:“那就有劳张总您了。”


张总笑呵呵的答应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带着刘琳回到她的工作岗位。


正所谓千金买一笑,张总为了晚上和刘琳的约会,对刘琳异常的好,任何的重活儿都不肯让她干。


快到下班儿的时间,趁着没人,刘琳给老周打去电话。


老周本来想借着今天晚上,给刘琳接风,因此准备了不少好吃的,还花了大价钱。买了一瓶红酒,香薰,再配上几根儿蜡烛,想搞一次浪漫。


突然听见电话响起,一看是刘琳的,老周立马笑呵呵的接了起来:”琳怎么了?是不是快下班儿了?你放心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早点儿回来就行。”


“周伯抱歉啊,我正想跟你说呢,今天公司有事,我不能回去那么早,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饭了。”


刘琳压低着自己的音量,隔着电话对着老周讲到,语气写着深深的愧疚。


“是这样啊!”老周瞟了一眼,摆着精致餐布的桌面,眼中写着满满的失落,但既然刘琳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强迫人家:“那你不用管我,好好玩早一点回来。”


“周伯,谢谢你!”刘琳松了一口气,远远瞧着,张总摇着他那大屁股朝着自己走过来,飞快的挂断电话。

“小琳,工作一天累了吧,走吧,我带你去吃点儿好的。”


张总笑嘻嘻的看着刘琳说道,不管刘琳同不同意,直接挽着她的手腕,强行带她走出公司。


路上,张总安排刘琳和自己一起坐在后座,借机吃了刘琳不少的豆腐。


挨着张总那油腻的身子,刘琳再次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想要吃饭的欲望,可前面是司机,刘琳不好表现的特别明显,只能僵硬着身子,敷衍着张总。


“小琳啊,地方到了,咱们下来吧,这里可是整个南京最有名的五星级酒店,江景城。”


张总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故意炫耀,挺着自己的大肚子,和刘琳靠得十分的近。


“张总真是让您破费了,您说说本应该让我请你,现在倒是反过来了,这样吧,以后要是有时间,给我一个表现机会。”刘琳带着妩媚的笑,胸脯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张总的手臂。


作为女人,她知道该怎么讨男人欢心。


果然张总笑的脸上,出现几层褶子,油厚重的都可以炒上一盘儿菜了。


“好好好,还是小琳最乖了。”张总误会了刘琳的意思,一双大手主动挽着刘琳柔软的腰肢,一路下滑,在她圆翘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下。


刘琳吃痛的叫了一声,但在张总听来,这声音充满了诱惑。


两个人并肩走进江景城,刘琳扫了一眼门口的保安,觉得有几分眼熟,但没有细想,一身心扑在张总的身上。


等着两个人走没影儿了,门口站着的年轻保安,终于搀扶着自己的帽檐,有一些惊讶,看着刘琳的背影。


这里是周建南打工的地方,他刚才远远的便看见刘琳,认出她,毕竟她实在是太耀眼了。


还没等他来得及和刘琳打一声招呼,就看见油腻的张总,强行抱着刘琳,往这边走着。


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周建能假装不认识刘琳,暗中寻找机会。


“队长,我尿急,去一趟厕所。”


“滚吧,懒驴上磨屎尿多,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一身的臭毛病?果然呢,这大学生就是不靠谱,一个个的独生子女,都是一群小少爷,吃不了苦,还想着赚钱,痴心妄想。”


这保安队长也不是什么好人,自打周健南一来,就看他百般不顺眼,左右鸡蛋里挑骨头,让他不好过。


这要放在以前周建南肯定不乐意,可现在,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没心情搭理这个队长,谢过他,飞快地跑掉了。


看清楚张总和刘琳进的包间,周建南躲在一旁,拿出手机,给家中打电话。


“爸,我看见刘姐了。”


老周听见儿子说的话,心中暗惊,刘琳不是说公司有事儿吗?怎么会和周建南遇上?


“她现在在江景城,也是我打工的地方,她旁边还有一个油腻大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周建南愤愤的说着,像张总这种富商,来到这里就为了什么?说到底还不是一个情吗?


平日的打工积累的经验,让周建南最瞧不起的就是向张总这类人,刘琳跟他混在一起,多少让周建南心中有些不开心。


老周刚想问,刘琳不是去公司了吗?怎么去的起那种华丽的地方?


可他转念一想,刘琳本就长得貌美,被上司看中,也不是令人惊讶的事。


只是老周不敢相信,在印象中,刘琳明明就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小的时候,总每天一放学,她总是顶着一张甜美的笑脸,乖乖的管自己叫一声“周伯”。


唉!到底是人大了,跟以前不一样了。


“但是我觉得刘姐好像挺烦那个富商的,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总之你赶紧来这儿,千万不能让刘姐吃亏。”


周建南匆匆忙忙的对老周讲到,远远瞧见保安队长,双手掐腰,挺着大肚子,朝着这边走来。


“爸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还有别的事儿。”


周建南挂断电话,低着头迎面朝门口走去,路上直接和保安队长撞个满怀,保安队长骂骂咧咧:“谁他妈不长眼睛?”


“你没事儿吧,队长?”


“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怎么?上完厕所轻松了吧,赶紧给我滚回去,要是敢耽误一分钟,小心我扣你工资。”保安队长态度异常的差劲。


周建南瞟了一眼刘琳的包房:刘姐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啊,带着对她的关心,心事重重的周健南回到岗位。


老周听到儿子说的,低头想了一下,现在他并不知道事情发展的真相,万一刘琳她真的是身不由己呢?看来自己得去救她。


老周打定主意连民宿也来不及去打理,直接关了门,裹紧衣服。来到了周建南所在的公司。


“爸,你终于来了。”


索性现在门口就只有周建南一人,看见老周兴奋地对他说道:“这是刘姐包房的位置,你赶紧去吧,两个人已经在里面呆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刘姐真指不定出什么事儿呢。”


“放心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老周拍着胸脯向周建南保证,有了周建南的里应外合,老周十分顺利的进入到江景城,一路来到了刘琳所在的包房,四下环顾,见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小心地趴着门缝,听里面的动静。


再说刘琳,她和张总一进来,坐在桌子的两旁。


张总见二人身边没有旁人,越发大胆,期间有好几次,借着给刘琳夹菜的功夫,都要在她的小手上吃一会儿豆腐。


刘琳厌烦的紧锁着眉头,可又不好强行说什么,也只能陪着一张笑脸,翻着一个媚眼,欲拒还迎。


一来二去,张总认定刘琳是那种随便的人,端着自己手里的高脚杯,里面盛着半杯红酒,走到刘琳的面前。


“小琳呐,你来到我们公司,让我们公司蓬荜生辉,以后我可要靠着你的销售额,来涨奖金呢,你可得好好给我表现呀。”

张总主动来敬酒,刘琳哪有不从的道理,慌忙起身,笑呵呵地应着:“张总您说笑了,您才是这里当家做主的顶梁柱,我哪儿有什么本领啊,还不是得靠您罩着。”


“好好好,你这张小嘴还真是够甜的,听的叫我舒心。你放心,以后咱们两个人联手一定能再创佳绩。”


张总一边说话,一边主动将自己的高脚杯送到刘琳的面前。


刘琳一边回话,一边与他碰杯。


一个不注意,也不知道是张总故意,还是他手滑,那酒杯竟然直接面朝刘琳,泼了过来。


刘琳还未来得及躲闪,那酒杯里的红酒,直接泼在她白色的衬衫裙上。


衬衫本来布料就异常的单薄,被红酒一润湿,立马变得透明,里面,刘琳那黑色的蕾丝内衣,马上凸显,她两侧包裹的肌肤,同样也在衬衫的映衬下,出现在张总的面前,明晃晃刺痛着他的双眼,让他移不开眼睛。


还真是够大的,这是张总心中第一个反应。


“啊!”


刘琳停顿了大约能有半分钟的时间,总算是缓过神儿的,她尖叫了一声,双手护住在自己的胸前,一张脸变得通红,身子不断地向后缩着。


“诶呀呀,小琳还真是抱歉,都怪我,我刚才手中一滑,一个不注意,竟然弄湿了你的衣服,来来来,我帮你擦一擦,这一会儿要是出去被风一吹,着凉感冒那可就不好了。”


张总虽然嘴里说着抱歉的话,可他那一张脸上分明带着奸计得逞的笑容,哪里有半分对刘琳的愧疚,一双手更是无耻的直接伸向了刘琳的胸前。


眼瞧着那对儿大手,马上就要接触刘琳凸起的事业线。


偏偏刘琳已来到了墙角,再无退路,她已经绝望的闭紧双眼,只想一会儿就当被猪咬了一下,不碍事。


想象中的触感并没有来到,反而,耳边闪过张总那鬼哭狼嚎的声音。


“我靠,谁敢打我!是不是他妈不想活了。”


刘琳震惊的将双眼睁开一条缝隙,看见自己的面前,有一个人用他那宽厚的肩膀,插在张总和自己的中间,背对着自己,面对张总,浑身上下透露出满满的怨气。


他的双手紧紧地攥着,以至于他的手背上有明显的青筋,不用看他的正脸,刘琳也能知道,因为愤怒,他的一张脸该变得怎样难看。


“周伯,您怎么来了?”


看着这再熟悉不过的背影,刘琳总算是松下一口气,放心的松开自己的双臂,来到了老周的身旁,感激的看着他,身子也不由自主向他靠近,半面身子几乎都贴在了老周的身上。


“还不是来救你的,这个混蛋究竟想对你做什么,你放心,有我在这儿,谁也不敢对你怎样,你现在跟我说,我一定要好好的给这个混蛋一个教训。”


正所谓来得早,来得晚,不如来得巧。


老周才一到这儿,就听见刘琳刚才那一声尖叫,心中立马意识到,准是刘琳出了事儿。


在一听时,发现刘琳和另外一个人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心中自知不好,他这才推开门闯了进来,看见刚才的那一幕。


老周双目凸起,心中愤恨,直接一拳打在了张总的脸上。


这个张总,一看见他的体型,就知道他平日里养尊处优,不爱运动,可是老周几乎每一天都要定时定点到花园晨练,别看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可这身子骨,倒是一天比一天硬朗,打张总根本不在话下。


张总被老周刚才那一拳,打倒在地,现在捂着自己半侧凸起的腮帮子,疼的嗷嗷直叫唤,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儿。


他指着面前的老周,愤愤的说道:“你个老不死的,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打我,我告诉你,你要为你刚才的那一拳付出代价,我现在给你个机会,你要是乖乖向我道歉,我让你离开,否则你就等着让你家人给你收尸吧。”


“哼,与其担心我,倒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吧,我知道你是哪家公司的人,刚才我都已经给你录像了,你要是再敢欺负刘琳,或者借着这件事儿逼迫她做什么,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说完老周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拉着刘琳的手,转身离开,临走之前还不忘在张总的身上踹了一脚。


可怜的张总拖着自己肥硕的身子,就像一条大肉虫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儿。


虽然遭受到,非人的待遇,可他滚了半天,才从地上强行坐了起来,双手捶地,愤愤的在心中咒骂老周。


“周伯,你还没跟我说,您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还这么及时的就赶来救我。”


路上,因为愤恨老周一直拉着刘琳的手,半天也不松开,一颗心上下跌宕起伏,皱着眉头想着刚才的事儿,要是自己来晚了,指不定刘琳就在那个臭小子手里吃亏。


刘琳出于感激,也是因为心疼,并没有挣脱开老周的手,反而眼中含着一点感激,看着他说道。


“嗨!说来也是巧,这家公司是我儿子打工的地方,想必你也看见了,门口的那个保安就是我的儿子,他看见你和那个混球进来,知道大事不好,就赶紧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救你。”


老周一五一实向刘琳讲个清楚,刘琳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一进门,她就觉得身边的人有些熟悉呢,原来是周建南呢。


突然之间,刘琳对这对父子有了很大的好感。


“周伯,谢谢你,要不是你,刚才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儿呢。”


两个人跨出门的一瞬间,刘琳心存感激,真诚的向老周讲道。


忽然一阵夜风吹来,恰好吹到了刘琳胸前那片润湿的地方,果然正如张总所说,别看现在正是盛夏,但晚上还是有些冷的,何况刘琳才刚刚湿身。


刘琳缩紧了自己的身子,微微颤抖,与她紧紧相靠的老周,立马有所感知,关怀的问候一句:“怎么?难不成有些冷?”

刘琳有些尴尬的点点头,松开自己抱着的臂膀,将胸前那片污渍展现给老周。


隔着洁白的衬衫,老周看见刘琳美好的酮体,刚才还愤怒的一颗心,现在又觉得不枉此行。


“咳咳,那个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要不然没法出去工作了。”


老周警告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将手中的衣服递给了刘琳。


刘琳接过外套,披在肩膀上,立马一种暖流,将她瘦小的身子包裹住,充斥着她的一颗心。


“谢谢你!周伯!”


刘琳今天一个晚上,不知道,对着老周说了几次感谢,现在更是眼含泪光,看着面前的老周。


“这有啥。”老周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忽然想起,刚才被那个张总侮辱,想必刘琳还没有好好的吃上一顿饭。


“你一定饿了吧,走吧,饭菜都是现成的,回去帮你热一下,你凑合吃吧。”


刘琳心中带着一点愧疚和一点激动,没有想到,老周竟会这样对待自己,在异乡中,刘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怀,激动得热泪盈眶。


她吸了一下鼻子,看着面前的老周,也是心血来潮,激动地向他说道:“周伯,为了感激你,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老周没有想到,刘琳会这么跟自己一说,他愣了一下,随后笑呵呵的答到:“好啊,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来定我跟你走。”


刘琳随手一搜,找到一家口碑还不错的烧烤店,领着老周走进去,点了一堆烤串儿,要了一提啤酒。


“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刘琳将手中的酒瓶举到了老周的面前,眼角带着满满的笑意。


“你悠着点儿,明天还要上班儿呢,你那个变态上司指不定怎么找你,麻烦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老周眉头一皱,有一些担忧的看着面前的刘琳说到,刘琳倒是毫不在意,摇了摇头:“管他呢,咱们今天喝咱们得,说好了,这些话谁也不许再提。”


说完,刘琳为了提倡,主动举起一瓶啤酒,两口,一瓶啤酒直接清空,舒爽的“啊”了一声,打了一个饱嗝,面色微红满足的看着老周。


老周作为男人,知道如果喝了这么快,身子一定有些受不了,皱了一下眉头,握着刘琳的手腕说道。


“别喝了,身子要紧,你现在成什么样子?”


“周伯你不用拦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我跟你说,你别看我每天光鲜亮丽的活着,实际上只有我才知道,自己每天过的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刘琳说话之间,又喝光一瓶啤酒,看着老周面前,光秃秃的一片,刘琳有些不高兴,强行揽过老周的肩膀,压着他,对他说道。


“周伯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是瞧不起我?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说完,刘琳或许有些醉了,举起一瓶啤酒,塞到了老周的手里,肩膀微微晃悠,和老周举杯共饮。


老周有些心疼,看着刘琳,他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刘琳今天有些异样,想必一定是今天晚上那件事情闹得,想着想着,老周对那个张总越发没有好感。


老周咬了咬牙,顾不上自己年龄有些大了,决定舍命陪君子,敞开肚皮和刘琳把酒言欢。


两个人来来回回喝了好几个回合,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在看桌子上摆满了一瓶接着一瓶的啤酒,那些菜倒是没动几口。


老周的酒量一向是极好的,只是年老了有些不大舒服,所以平常一般是不喝的,今天都是被逼到份儿上。


咚咚咚,五瓶下肚,老周一点事儿也没有,再看面前的刘琳,通红着一张小脸,拄着头,左右摇晃,眼睛微微张开,迷糊之间还说着一两句梦话。


“喝,继续给我喝。”


因为刘琳嘴角微张,一两滴酒顺着她的嘴角,一路下滑,流过她细长的脖颈,滑进了她的事业线,留下一长条湿润的痕迹,嘴角还带着一两滴晶莹的液体,很是诱惑。


老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刘琳酒量明明没多少,非得要自作主张,瞧瞧,现在喝的神魂颠倒,还得自己把她送回去。


“好了,咱们不喝了,回家。”


就像是在哄着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老周语气温顺,对着刘琳说道,一边把帐结了,一边揽过她那香香软软的身子,揉进自己的怀中。


别看刘琳身子瘦小,毕竟还是一个人的重量,死命的赖在那里,就是不肯跟老周走,老周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在老板的帮助下,背着刘琳,一步一步回到自己的民宿。


刘琳胸前那两坨柔软的肉,压在老周宽厚的臂膀上,虽然是隔着一层衣服,老周还是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因为寒冷,刘琳胸前的凸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