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快拨出来老师会怀孕的,我下课被班里的男生啪

更新时间:2020-10-22 11:18:07

 张言临冷漠地把那个号码拉黑了,锁掉屏幕把手机搁在桌上。光可鉴人的屏幕倒映出对面那人愁眉苦脸的表情,张言临也不知怎么了,忍不住笑了一下。

  

  寒枝绽放出花芽。

  

 文学

  原来这木头真的会笑啊。

  

  舒侑一怔,看见张言临薄薄的唇角翘起,眼睛微微地弯了一下,好像平静的水面荡漾出波纹,虽然很快平息,水底却仍在涌动。

  

  木头真的笑起来,一点也不像黄豆豆。这一刻舒侑甚至在想,要是让他再笑一下,会不会被彻底拉黑?

  

  他只顾着想这个问题,没注意到苏红红端着碗的恶魔之手在靠近,冷不防地,往他嘴里塞了一大口捣碎的臭豆腐。

  

  舒侑:“口区!!!”

  

  ***

  

  P.M.09:30

  

  418的厨房里,张言临把切成丁的土豆和胡萝卜下进油锅。“滋啦”声响起,色拉油给蔬菜蒙上了一层鲜艳的色泽,香气随着热气散出来。加进提前炒软的洋葱和没过食材的水,滚开后把火关小,搁上一片咖喱。

  

  坚硬的咖喱慢慢被热气软化。张言临盖上锅盖,去炸猪排。

  

  裹上了面包糠的猪排在热油里迅速变得金黄,滋滋地炫耀着自己的美味。张言临趁它被煎透前的几分钟揭开铁锅的锅盖,搅了几下咖喱,土豆现在已经没了棱角,变成诱人的金黄色。浓郁的辛辣香甜浸透他的感官,另一手把猪排翻了个面,筷子一压,发出酥脆的声响。

  

  关火,咖喱和猪排都出了锅。张言临把洗过了的生菜搁到案板上,带着水珠的可怜绿叶顿时破碎。张言临把生菜丢进盛着圣女果、芝麻叶和紫甘蓝的玻璃碗里,倒上事先调好的油醋汁一拌,碗里顿时五彩缤纷起来。

  

  他们送苏红红去上课之后早就错过了饭点,舒侑一路上捂着肚子委屈的喊饿。张言临本来不想理他,一到家进了厨房,却又忍不住从冰箱里掏出食材来。

  

  这很奇怪,张言临从来不是会主动为别人做什么的人,尤其那人还是舒侑。但转念一想,又释然了。

  

  就当是知恩图报吧,舒侑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坏的人,比较大的缺点就是他的性向。但是张言临觉得,自己也许可以试着去忽略这一点,毕竟他们至少还要相处将近两年。

  

  拌好沙拉,张言临打开了一罐金枪鱼罐头,把鲜软的鱼肉挖出来搁到蔬菜顶上。他洗了下手,准备去阳台摘几篇薄荷叶。

  

  路过走廊时,张言临听见舒侑室内传来键盘敲击的声音。偶尔伴随着一两声刻意捏过的呻|吟和娇笑。张言临的脚步顿了顿,最终选择了视而不见。屈起手指敲了两下门。

  

  “快开饭了。”

  

  声音不算小,舒侑却没听见。

  

  舒侑这会儿实在太忙了,他专注地盯着界面,抱着抢来的五十米狙在不同掩体中狂奔,不忘“z”字形移动躲避流弹,能够在打游戏的空隙顺便喘两声取悦金主爸爸们都算是时间之神眷顾。

  

  顶着“齐格飞的小裤裤“名字的角色只身一人闯入了敌方老巢,一套利落翻滚、趴下、瞬镜瞄准、一枪爆头,在三秒之内完成。

  

  [公共]玩家 “齐格飞的小裤裤” 顺利击杀 “臭豆腐真好吃”。

  

  他难得热闹的直播间内飞速刷过几百条弹幕。

  

  @你被强化了快送:惊了,豆腐打fps三四年了,头一回遇到这么顶的对手,这主播是什么神仙?他直播间怎么标了个十八禁啊?

  

  @巴雷不是芭蕾:九杀了,隔壁豆腐都在问,是不是哪个职业选手接了撞车点杀他的单子,这操作,没练过的绝对打不出来,他已经想打“GG”了。

  

  而这还不算结束,就在小裤裤拿到人头的那一瞬间,舒侑听见自己身后四点钟方向传来蹲行的脚步声,就在三、四米内,而他手里的狙打远程还行,近战就吃亏了。

  

  直播间观众们也是有点游戏经验的,已经开始唱衰了。

  

  @我起了我送了:当狙对上□□,还能有什么结局?裤佬啊,下条命注意点吧[蜡烛]。

  

  结果,网络对面的观众们就齐齐听见一声“滋——”的刺耳响动。

  

  来人没想到舒侑在这样极限的操作下,还能腾出空隙丢下陷阱□□,登时被炸得位移了半米,血条狂掉,几下就快见底。

  

  那角色操作者也不是吃素的,一秒不到的时间就强迫自己看向“齐格飞的小裤裤”原先呆着的位置,力求优先击杀这滑不溜手的对头,可是那位置上已经没人了。

  

  他下意识抬头,只见半空中跃起一道身影,原来是小裤裤利用钩锁位移到了z轴1.5米高的距离,在这情况下,还不忘开镜对准来客,送上一声破空响动。

  

  “咻。”

  

  白色的烟雾子弹轨迹下,来人毫无反抗之力地歪倒,而齐格飞的小裤裤至今满血。

  

  [公共]玩家“ 齐格飞的小裤裤” 顺利击杀 “俺永远的大腿子豆腐君”。

  

  “豆腐真好吃”和他的组排队友,齐齐被淘汰出了这场游戏。

  

  舒侑这才松了一口气:“耶!”

  

  游戏成绩很快就结算了出来,舒侑名次最高,ID边上明晃晃挂着MVP字样。

  

  弹幕里沸腾了。

  

  @手机用户178******90:这么准的飞天狙,我这鸡爪子就算练上十年都做不到啊!

  

  @一大口奶酥:quq冷门宝藏主播,关注了!

  

  @陆战驱逐舰:话说有没有人来个前情提要啊?我今天一上线就听说豆腐被一个小主播按在地上连着好几局狂虐,还不敢相信,毕竟豆腐可是大佬啊?结果这局看下来,豆腐怎么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小裤裤到底是什么来头?谁敢相信这是大师局啊?豆腐是抢了小裤裤男朋友,还是哪里惹着裤裤了。

  

  @菜是原罪:楼上的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是男朋友?卧槽你不用解释了我点开了他的空间。

  

  @醉卧沙场:话说主播到现在还没说过一句话,是不是心情不好?

  

  @Ori:我是从豆腐那边来的,以后打算转当裤粉了(话说小裤裤粉丝叫这个吧?)(我看他已经不是新主播了,怎么才几百粉)

  

  一大排弹幕刷过,舒侑终于感觉到心情略爽。

  

  “嗯?这臭豆腐是我们区主播?TOP1那个?以前没关注过,”舒侑撑着脑袋,耸肩,找到自己的娇花声线,开麦回复,“杀他就杀他呗,虽然他叫这个ID……你们说理由,这还要什么理由?当然是因为我觉得臭豆腐这玩意不好吃啊,它就不该被发明出来,我要代表大龙虾消灭臭豆腐。”

  

  开玩笑。几十分钟前,进入战场的第一秒,舒侑就发现了这位“臭豆腐”的ID,当即感叹冤家路窄。

  

  带着满腔对苏红红的不满怼着这家伙一顿暴揍。本以为一局泯恩仇,没想到下一把,他又匹配到了这位臭豆腐。

  

  真是孽缘未满,舒侑看着这名字都想吐。

  

  于是他越杀越狠,这都第十把了,还没个结束。而本来技术不错、经常能carry全场的那位大佬主播“豆腐真好吃”被封了十个零蛋。

  

  舒侑把这件事里的苏红红隐去,懒散地用手指敲着桌面说出自己对小臭豆腐的厌恶,立刻引发了弹幕里一片玩笑般的声讨。

  

  @886:妈耶,没想到主播操作这么猛,居然是个骚零,这反差太狠了吧,有磕到!

  

  @通行证作废:主播有对象了吗?线下约吗?我in了。

  

  舒侑掐着嗓音哼哼着当娇花,避着镜头活动了几下手腕,接着又娇声应付了几句。

  

  今天激烈游戏的时间太长了,他整个右手都在发烫,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被苏红红一顿□□后,他现在总觉得自己已经被臭豆腐给腌入味了,看啥都反胃,不过……

  

  张言临真的下厨了,嘻嘻。

  

  那家伙就是口嫌体正直,匹诺张这名字还真没备注错。舒侑心说自己大概摸到他的性格了,看着冷,大部分时间还是要好好哄着的,哄好了就能偶尔撩一把,还能吃到好吃的。

  

  舒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计划通。

  

  休息得差不多了。舒侑继续掐着嗓子:“哎哟,大家别夸了,我这就泥潭路人一般水平,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啦。让我们来看看,下一把会不会排到——”

  

  “舒侑,”一道能将全世界带入冰河世纪的清冷声线,恰在此时从门口传来,“快点,出来吃饭。”

  

  “娇俏骚零”主播舒侑的笑音戛然而止。 “哈哈哈言哥是你啊,我就说有什么事儿忘了呢……”舒侑打开门,很没必要地下意识扯了扯衣领。

  

  “约好九点十五,现在已经九点半了。”张言临站在门口,也不看看舒侑,掏出手机摁亮举到他面前,说完话薄唇就抿成一条线,“我叫过你。”

  

  张言临喊过他?什么时候?舒侑觉得这下事情大发了,赶紧把锅推到耳机上:“都怪这耳机隔音效果太好了,我正准备换一个呢,马上双11了我立刻就下单。”

  

  他完全是情急之下随口跑火车,完全忘了一件事:刚才起身的时候忘记关麦克风了。

  

  于是此时的网络另一头,无数网友就看到了这样一幕:一片漆黑的屏幕里,刚才还捏得娇嗲无比的男声立刻恢复了正常,语气里透露着几不可察地的小心和紧张,另一个声音则低沉冰冷,淡淡地应了声“哦”。

  

  弹幕立刻聊开了。

  

  @886:哈哈哈裤裤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又狂又骚吗,怎么见到这人好像一下子矮了几十公分?

  

  @你周末没了:进来这位是谁?声音好好听啊,我已经脑补出一张清冷冰山帅哥脸了。

  

  @一大口奶酥:“约好九点十五”这是男朋友被爽约了的语气吧?我和我男朋友说话就这样。

  

  @我爱的男人好多:神他妈耳机隔音效果太好。耳机委屈.JPG

  

  @你被强化了快送:腐女走开好吗?游戏直播里刷什么cp,真是瞎JB嗑。

  

  @哪有帅哥哪有我:刚来,谁能告诉我他们怎么不说话了吗?

  

  弹幕上齐刷刷飞过一排“不知道”。事实上,就连舒侑本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张言临僵持在这里。按照往常的习惯,张言临在“哦”完之后应该转身就走,半个眼神也不留给他,今天张言临却站在舒侑面前,看着他,一动不动。 

  

  张言临不动,舒侑也不敢动,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站着。

  

  但舒侑不知道的是,张言临不动,完全是因为他也拿不准舒侑是怎么回事。

  

  要是过去,舒侑哪里会管张言临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不管什么事先骚一把再说,今天他这么安分守己,张言临还真有点不习惯,一时就忘了挪动脚步。

  

  气氛在令人尴尬的沉默中度过了十几秒,弹幕上的“哈哈哈”和“幼稚鬼在玩木头人游戏吗”刷了得有上百条,张言临终于忍不住,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要吃还是要站着?”

  

  “我吃我吃!”舒侑的反射弧在张言临开口的那一刻终于恢复正常,见他转身出去,赶紧双手搭在张言临肩膀上,屁颠屁颠地跟出去。

  

  张言临一侧身,躲开舒侑的手。舒侑也不恼,嘴角的弧度反而更大了。

  

  “我们言哥难得为我做回饭,不吃干抹净不是太对不起你了吗?”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两人身后,弹幕还在继续滚动。

  

  @我爱的男人好多:吃干抹净?裤裤你确定你说的是饭哈?

  

  @菜是原罪:卧槽这难道就是十八禁主播的职业素养吗,为什么吃个饭都能被他讲得那么色|情?

  

  @886:真不是我乱嗑,裤裤最后那几句话也太可爱了吧?跟个做错事的小媳妇儿似的!

  

  @你周末没了:是我聋了吗?那个叫严哥还是炎哥的,最后说的是“站”还是“干”?

  

  餐厅里。

  

  贺无忧上完晚课要开临时会议;乔晚鱼在实验室盯数据,都还没回来。

  

  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张言临和舒侑两人。饭桌上摆着四副空碗筷,舒侑两手托腮坐在桌边,安安静静地看着张言临打开电饭煲给自己盛饭。

  

  厨房的灯光是冷色的,从张言临背后倾泻而下。

  

  他应该是叫了自己没得到回应,就先洗了澡,此时乌黑的发尾还有点湿,扫着白皙的后颈。宽大的T恤随着身体的动作出现褶皱,堆叠在腋下、手肘和腰际,像粼粼的波纹,让平静的水面有了生机。

  

  舒侑发现,自己好像是头一次这么认真地观察张言临。

  

  他往自制的无酒精莫吉托里加柠檬和薄荷叶时的神情很专注,是从前做数学题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那种专注。又单纯得像是公园里堆沙子的小朋友,把杯子点缀成自己想要的形状,接着薄唇一抿,看上去是有点满意的样子。

  

  不过再怎么认真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张言临一不小心,手里的柠檬片没卡紧杯口掉了下来。他眼中划过一点不易察觉的懊恼,单膝下跪去捡。

  

  舒侑这才发现张言临今天穿了一条紧身裤。

  

  其实说是紧身也不大准确,顶多就是裤腿稍微收了点、布料没那么有弹性,很好地包裹出了张言临饱满的臀部线条。

  

  他弯腰跪下去的时候更是把流畅的弧度完全暴露在舒侑面前,舒侑再次听见了自己可耻的吞咽声。

  

  张言临终于察觉到身后的目光,转头看向他。

  

  “没事。”看见张言临端着调好的莫吉托和咖喱猪排饭向自己走来,舒侑下意识地移开目光,“其实我们也没有骗人啊,你不就是新东方烹饪学校数学系的老师嘛哈哈哈。”

  

  张言临白了他一眼。

  

  “那什么,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啊?”

  

  “一直都会。”餐盘接触桌面发出悦耳的喀啷声。张言临做到舒侑对面,平静地说。

  

  “一直是什么意思?”

  

  “就是从小。”

  

  “高中的时候也会吗?”

  

  舒侑脱口而出,问完又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种说不上来的愚蠢。而且他竟然提主动提起了高中时代,脑子是不是进咖喱了?

  

  “那什么,咱还是趁热吃沙拉吧……”

  

  就在舒侑讪讪提起筷子的时候,张言临突然出声了。

  

  “嗯。”

  

  他很轻地应了一声,舒侑像是受到鼓励,于是问题又忍不住问出了口。

  

  “那你高中的时候,每天带的盒饭,都是自己做的?”

  

  很奇怪,他们自从重逢之后,就没谁主动没提起过往事。但暂时搁置心中的芥蒂之后,提起这一切又是如此自然。

  

  “嗯。”

  

  “卧槽,真的啊?我还记得你那时候每天午饭都不重样,有一次你带的那个山药肉丸,就那个丸子里还加了芹菜和蒜叶,味道真挺不错的嘿。之前我不是很喜欢吃芹菜的,自从吃了这个丸子之后,就爱上了……”

  

  张言临抬头看了他一眼。

  

  舒侑的话戛然而止。

  

  “我的山药丸子,是你偷吃的?”张言临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带着些微的寒意,让舒侑没来由地打了个哆嗦。

  

  “嘿嘿嘿那什么,你听我说……”舒侑紧急思考着措辞。他这才想起高二那年有一天,张言临大中午的抓着他复习数学,自己打开饭盒准备吃饭。舒侑又饿又懵逼,头晕眼花的,闻见张言临带的山药丸子味儿就魂飞天外,于是偷偷发短信,让隔壁班的黄毛儿来“围魏救赵”,假称老师有事叫走了张言临,然后偷偷把他的饭吃了个一干二净。

  

  “刚才卫生检查员过来,说你的盒饭搁在课桌上有碍观瞻,就给收走了。”当时的舒侑,对看着空荡桌面一脸懵逼的张言临一本正经地说道。

  

  十年后,卫生员终于沉冤得雪。舒侑隔着桌子小声问张言临:“你生气啦?”

  

  “没有。”张言临似乎想到了什么,别过脸去。

  

  舒侑突然明白张言临在介意什么了,他想起不久前的那句“反正木头不会生气”,其实他那天的行为和小李有什么区别?

  

  小李敢在大庭广众下肆无忌惮地骂张言临拖累别人、假清高……不也正是欺负他不会反抗么?

  

  但张言临面上不表现出来,不代表他不会受伤,更不代表别人可以随便用这件事开玩笑。

  

  舒侑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向张言临道歉这件事。

  

  但是他从来没跟谁认真道过歉啊,这要怎么说?“言哥我真的错了求你原谅我”吗?加个滑跪效果会不会好一点?

  

  舒侑非常严肃地在纠结这件事,勺子都快把面前那块猪排捅烂了,完全没注意到其实张言临并没有生气。

  

  张言临只是想起,让舒侑馋得不得了的那些饭菜都是自己前一天给弟弟做的晚饭时剩下的。母亲工作忙,几乎没时间给他们做饭,张言临为了照顾弟弟就不知不觉学会了厨艺。

  

  到后来,做饭竟然成了他一种放松心情的方式,每次有什么烦心事,只要一站到灶台前,就会慢慢平静下来。

  

  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他就看见舒侑在和那块可怜的猪排较劲。

  

  张言临眉头一蹙。与此同时,舒侑也鼓起勇气似的抬起头来。

  

  两人的目光碰到一起,同时开口。

  

  “你……”

  

  砰!

  

  “哇好香!是咖喱的味道!言哥我可太爱你了!”乔晚鱼推门进来,双肩包也不摘,一个箭步就飞到张言临身边,给他来了个熊抱。不经意间转头,发现桌边还有一个人,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睛。

  

  “舒侑?你怎么也在?”

  

  舒侑差点把自己的猪排叉飞出去。

  

  “补习班扩招?”

  

  十多分钟后,乔晚鱼一边大口嚼着自己那份咖喱猪排饭,一边含糊不清地问刚回来的贺无忧:“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件事儿了?”

  

  “苏小寻刚才给我发微信,说苏红红进步了!卧槽,实话说我刚收到信息的时候还以为她在耍我。”

  

  “进步了多少?“舒侑问。

  

  “好像说从年段倒一,变成了年段倒五。然后原来倒二现在倒一的那孩子心态崩了,家长领着他到处打听问苏红红在哪里补习的,怎么能连苏红红都可以被拯救,然后就打听到了我们。”

  

  “所以你就想着干脆扩招?我可提醒你,没有金箍棒别揽瓷器活儿啊。”乔晚鱼颇为忧心。

  

  “那叫金刚钻。”舒侑莫名有点不爽,充满威胁地看了乔晚鱼一眼,“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们言哥的教学能力啊?”

  

  “没有没有,我们言哥的钻头绝对杠杠的!”乔晚鱼赶紧举手投降。

  

  神他妈钻头。

  

  贺无忧一口莫吉托差点喷出来,一抹嘴敲敲桌子:“你俩别吵,言哥一直都还没发言呢,言哥,你什么意见。”

  

  张言临刚才一直在默默地吃饭,听见贺无忧喊他,才抬起头来:“等等。”

  

  他转身进屋,很快拿了一个文件夹来,打开了递给贺无忧。

  

  “之前就想过,只教一个孩子,长此以往成本划不来。这是详细的扩招计划,你看看。”

  

  贺无忧一看都愣了,那是一份手写的文件,上面用蓝黑色的墨水详细列出了扩招需要考虑的问题、面对的挑战,以及前期的教学内容安排和后期达到一定规模后的搬迁选址,条分缕析,事无巨细。

  

  “你什么时候做的计划?”舒侑凑过去看了一眼,有些惊喜。

  

  “空闲的时候。”张言临淡淡地说,端起莫吉托喝了一口,拿餐巾纸擦着指尖沾上的杯壁上沁出的水渍。

  

  舒侑说不出话了,他觉得自己对张言临刮目相看。

  

  言哥的钻头,真的杠杠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