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翁熄性放纵小玲_为情而生H禁欲军人

更新时间:2020-10-22 11:19:22

    “市三小、隆丰区合建小学、莲花新村小学……都是中上游的小学,学生基本是普通中产家庭的,家长肯花钱的也不少,但是又上不起贵族补习班,我们的定价在他们的选择范围之内。”即便已经惊讶过一轮,舒侑还是忍不住夸奖,“可以啊言哥!”

    “而且最重要的是,苏红红就是我们的活招牌。”张言临装作没听见舒侑的后半句话,耳廓却有点微微发红,“可以的话分配一下任务吧。乔晚鱼,你负责……”

    乔晚鱼没注意张言临在喊自己,他饶有兴致地盯着身边舒侑的盘子,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舒侑,你怎么一口都不吃啊?”乔晚鱼拿自己的勺子戳了戳舒侑盘里那个已经快要四分五裂的猪排,“快凉了啊。”

    随着乔晚鱼的话,张言临也向舒侑投来目光,最后锁定在那盘被冷落的咖喱饭上。

    舒侑脸色一变。他从刚才就在祈祷没人注意到这件事,没想到还是栽在了乔晚鱼这个傻子手上。

    都怪苏红红,没事逼他们去吃什么臭豆腐,还捣碎了强喂。舒侑本来就对臭味食物敏感,又饿了大半天,空荡荡的食道和胃被那么一刺激,现在都没完全缓过来。

    别说猪排咖喱饭了,就算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满汉全席,他都吃不下。

    但问题是,这顿饭是他死皮赖脸求张言临给自己做的。木头大晚上一个人在那里准备了半天,一开始敲门他没听见就已经很过分了,要是再一口不吃,这还是人吗?

    吃,必须吃!

    不就是吃饭吗?人生自古谁无死!

    于是舒侑冲张言临嘿嘿一笑,举起勺子,舀了满满一大勺咖喱饭。

    黄橙橙的酱汁裹在晶莹的米粒和煮得香软的萝卜土豆上,舒侑相信,要是平时的自己,肯定能干光一整锅。

    但是现在……

    他闭上眼睛,视死如归地把饭塞进嘴里。

    “咳!”

 文学

    食物进入口腔的一刹那,食道的应激反应被唤醒。舒侑脸色一变,差点吐出来,赶紧用手捂住嘴,强行把饭咽了下去。

    他隐约还能感觉到鼻尖萦绕着的,臭豆腐的味道,他皱了皱眉。

    偏偏乔晚鱼还在一边补刀:“哇,言哥做的饭有那么难吃吗?你是不是不给我言哥面子?”

    贺无忧更过分,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看看张言临又看看舒侑,满脸恶魔的笑容:“舒侑你有啦?怀孕了就直说,我们一起帮你想办法呀。”

    舒侑欲哭无泪。

    因为自觉理亏,他不敢去看张言临的眼睛,更没法去接贺无忧和乔晚鱼的话,只觉得自己过去犯过的骚,现在都变成回旋镖一刀刀都扎回了自己身上。

    木头会生气吗?

    滑跪加倒立有用吗?不行的话他再来一套托马斯全旋空中转体四周半行不?舒侑懊恼地抱住脑袋,接着就听见张言临的方向传来轻微的拖动椅子的声音。

    张言临站起来了。他看着舒侑有些苍白的脸色和发红的耳根,一言不发,端过舒侑面前的盘子转身走了。

    完了完了,他果然生气了!

    舒侑紧张地盯着那个冷色灯光下的单薄背影越走越,接着在冰箱前停下了。

    停下了?

    舒侑一时有些拿不准他想要做什么,接着就看见他打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一只碗,放进微波炉叮了半分钟,端着径直向舒侑走来。

    轻轻的“叩”一声,陶瓷碗和玻璃桌面碰撞发出悦耳的响动,在舒侑心上敲出惊喜的涟漪。

    他看见张言临垂着眸,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温柔的阴影;修长的手指叩着碗沿,里头是一碗白粥,细腻地反射着头顶的灯光,温润地冒着热气,像化冻的春水。

    “莫吉托有酒精,刺激胃。”张言临言简意赅地说完,把那碗粥推到舒侑面前。米香味儿的味道还没经过味蕾,就已经被嗅觉捕获,他整个心都软了下来。

    这真的只是一碗白粥吗,他怎么觉得有点上头啊?

    418的会议在夜里十点半之前圆满结束。最后定下来的安排是:贺无忧负责设计传单、编写广告词,并担任后勤统筹的职位;乔晚鱼是话务室主任,主要负责和家长的沟通事宜;张言临是班主任兼总规划师;舒侑是捣蛋鬼整治专员兼前台总经理,负责和所有笑脸迎人有关的事宜。当然所有人都逃不过的一件事是:周末都必须去张言临选好的几所小学门口轮流发传单。

    散会后,乔晚鱼负责洗碗;其他人各自回屋去了。舒侑到电脑前一看才发现直播还没关,赶紧对观众们说了声抱歉下了播。再一看左手,自己都笑了。

    他什么时候把张言临的文件夹顺回来了?两人一路上竟然谁都没有发现。

    舒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离十点半还有五分钟,得快点把这东西给木头送回去。他边走边随手翻开早就背熟了的文件来看,忽然发现在最后一页的角落里写着几个字。

    木头的小秘密被他抓住了。

    离十点半还有五分钟,今天一整天够累的了。

    张言临用电脑记完了当天开支,转头就发现自己的文件夹不见了,一回忆,才想起来大概在舒侑手里。

    刚想开门去找他要,房门就被敲响了。

    张言临开门,很大的一阵动静之后,舒侑斜靠着门框出现在他面前,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的文件夹。

    “还我。”张言临说了声,伸手就去接,却被舒侑一侧身躲开了。

    他扑了个空,眼睛里流露出转瞬即逝的……在意?舒侑见状更得意了,同时为他难得的生动而欣喜,翻开文件夹最后一页,清了清嗓子。

    “言哥,我问你个事儿啊。”刚才饭桌上的事情历历在目,舒侑心说他在乔晚鱼和贺无忧那儿吃的亏可算有机会欺负回来了,虽然对象上产生了一点偏差,“这个‘暂定人选:舒侑’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张言临想起来了。

    那是之前自己想着让舒侑帮忙充当小白鼠试验他给苏红红设计的题目难度,但那时候两人还在闹矛盾,他随手把想法写下来就没管。

    现在倒是可以把这件事重新提上日程,张言临琢磨着。

    “什么没意思?你没事儿写我名字干嘛,想向我表白啊?”见张言临低头不语,舒侑以为他又害羞了。

    舒侑很久没有在张言临面前这样骚过了,现在真是觉得通体舒畅,“怎么不说话?不说我就默认了啊,你看虽然你字写得很好看,但是我认为舒侑这两个字是你书法生涯上的巅峰之作,真的。”

    “我想让你做数学题。”张言临突然开口。话音未落,就看到舒侑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

    “喂,不是……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学习型人才,做数学题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比较……你是不是……你懂吧?

    舒侑看看数学题又看看张言临,一副苦恼的神情,这模样和过去苦于二元一次方程的时候并无二致。

    那个穿着高中校服、衣领大敞、吊儿郎当靠在桌边的少年山身影闯入张言临的回忆。他干脆直接打断舒侑:“你想要什么?”

    毕竟这家伙过去做不出题目就总是想要奖励。

    “啊?”舒侑一愣。他其实压根没想借此向张言临索取什么,但对方这么一说,倒是给他提供了新思路。

    “言哥,我要是做了,把我的微信从小黑屋放出来怎么样?”

    张言临一怔,他没想到舒侑会提出这种要求。

    “说好的事不能变卦的,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舒侑突然后悔,刚才应该跟木头拉个钩的。

    张言临:……

    “你先做。”他最后淡淡地丢下一句,也不管舒侑,径自关上了门。

    舒侑隔着门嘁了一声,心里还有点美滋滋。他边往回走边翻开本子,心说不就小学数学吗?他舒侑好歹高中毕业了。

    结果第一题就傻眼了。

    平行四边形的面积怎么求来着?他觉得自己脑子里应该是有这条公式存在的,但就是不知道被丢到哪个角落了。想了想,戳开了乔晚鱼的微信对话框。 周三。P.M.03:15

    市三小门口,接近孩子们放学的时间,不少家长已经坐在电动车等着了。418另外三人按照约定好的在这里汇合,乔晚鱼还没来。贺无忧站在人行道旁的一棵大树下,从大袋子里把中午刚打印好的传单递给张言临和舒侑。

    “这是什么玩意儿?”舒侑看到传单的第一眼就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你照着×树椰汁的广告设计的?”

    他用两根手指把传单拈起来,纯黑的底色上印着明黄色的粗体字“小太阳补习班,小恶魔的最佳选择”,右上角还画了一颗红彤彤的丑陋太阳,代表太阳光的放射线上还点缀着几缕死人蓝。

    舒侑摇摇头,摆出一副女王的样子:“我拒绝顶着这张绝美的面孔向众人分发如此丑陋的东西。”

    “言哥你管管他!”贺无忧呕了一下。

    什么?张言临没想到贺无忧会突然cue到自己,甚至都没注意到那句“你管管他”有哪里不对劲,很认真地端详了一下自己手里的传单,推推眼镜说。

    “审丑也是一种流行趋势。”

    舒侑毫不掩饰地发出一声大笑。

    “行了别笑了。”贺无忧报复似的往舒侑怀里又多加了一摞传单,“话说你们看到乔晚鱼了吗?还有不到十分钟小恶魔们就出来了,他到底在哪儿?”

    “这还不简单?”舒侑掏出手机,往“418击向的一家”群里发了条消息。

    臭柚柚:@门捷列夫同志永垂不朽实验室爆炸把你炸飞了?【臭娜娜:反了你了】

    三分钟过去了,乔晚鱼没回。

    “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吧?”贺无忧看着已经陆续有学生走出来的校门口,有点担心起来,掏出手机正准备给乔晚鱼打个电话,就收到了乔晚鱼在418群里的回复信息。

    准确来说也不能算作回复信息,因为顶着乔晚鱼头像的小气发出来的是一堆又一堆的乱码。三人看看手机,抬起头来面面相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街对面传来一声粗犷的大喝。

    “哪里跑——”

    伴随着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乔晚鱼阳光下奔跑的身影映入他们眼帘。他身后是一个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人,举着电棍紧追不舍。两个买菜的大妈从石化了的418三人身边路过,在八卦中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透露给了他们。

    “三点十几分的时候我就看到他在学校后门探头探脑的,还隔着门对小孩子问东问西。也不知道干什么,保安问他也不说,活该被追。”

    “哦哟,该不会是偷窥狂吧?那个小男孩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怎么做这么猥琐的事情?”

    两位大妈边“啧啧”边摇头地走远了,张言临立刻在脑海中大致拼出了乔晚鱼事件的前因后果:哪有什么偷窥狂?不过就是乔晚鱼摸错了门,脑子一抽去找小孩问路,一来二去造成误会了而已。

    这下麻烦有点大,张言临看着两个在长街之上极速奔跑的身影,正在思考怎么办,就听见乔晚鱼惊天动地大吼一声。

    “查小摊啦!”

    不愧是乔晚鱼,思路确实清奇。听他这么一吼,街两边卖煎饼果子的、烤冷面的都来不及分辨是真是假,推着小车就开始夺路狂飙,把已经很乱的马路挤得水泄不通。

    保安都惊了:“我只是学校的保安!”

    “爱谁谁,我走了,拜拜!”乔晚鱼回头一瞥,见保安成功被一辆横在路中间的水果车拦住,大为得意,纵身往前一跃。

    接着,乔晚鱼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学校旁的公交车站。P.M.05:30。

    418三人终于发完了传单。贺无忧晚上还有吉他课,匆匆忙忙去了培训机构;舒侑和张言临倒是不急,准备慢悠悠坐公交回家。

    “418吉祥的一家”群里,乔晚鱼突然冒出了头。

    门捷列夫同志永垂不朽:兄弟萌我来了!

    hepapa:???

    门捷列夫同志永垂不朽:抱歉啊,刚才我不小心怼了个人,陪人去医了下院【京京抱歉】。

    臭柚柚:人怼人用得着去医院?你撞了个脆皮人?

    门捷列夫同志永垂不朽:【京京哭泣】比那害惨,那姑娘全身粉碎性骨折了,伤还没好,偷偷溜出病房透口气,结果被我……

    ZHANG:……

    臭柚柚:【蜡烛】

    hepapa:【蜡烛】

    舒侑给乔晚鱼点完蜡,笑了声:“估计乔晚鱼和被撞那家伙估计出门没看黄历。”

    “言哥,你理理我呗?”见自己说完话后,身边半天没动静,舒侑忍不住拿胳膊肘顶了顶张言临。

    张言临习惯性地往边上坐了点儿,想不出该说什么,就“嗯”了一声。夕阳下金黄的秋风把他身上的T恤吹鼓了起来,舒侑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清清淡淡的草木香,忍不住偷偷多嗅了几口。

    舒侑忽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时机。

    自从他在张言临公司里闹了一场之后,两人的关系就非常奇妙地缓和了下来,但好像始终还横着点什么。舒侑左思右想,总觉得是苏红红头一天来家里那回,自己对贺无忧、乔晚鱼说的那句“反正木头不会生气”在作怪。

    趁现在解释一下吧。舒侑看着张言临,嘴唇翕动了好几下,却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想了想,干脆低下头去摆弄手机。

    几秒后,张言临的手机就震了一下,划开屏幕一看,是舒侑。

    418舒侑:言哥~

    人就在边上,发什么微信?张言临不解地皱皱眉头看向身边,舒侑却仍在埋头打字,跟没察觉到他的目光似的。

    张言临的手机又响了。

    418舒侑:言哥,我跟你说个事儿~【臭娜娜比心】

    他又在玩儿什么把戏?张言临弄不明白,却微妙的没有排斥的感觉。

    匹诺张:嗯。

    418舒侑:那个,言哥,你还记得苏红红头一次来我们家,她走了以后,我和贺无忧、乔晚鱼在聊天吗?

    418舒侑:我说你,不会生气。

    很奇怪,这条消息发出去后,明明两人都没有说话,却都同时敏锐地感觉到气氛沉默了两秒。之后,舒侑的手机震了一下。

    匹诺张:记得。

    “那你生气了吗”舒侑噼里啪啦打下这一行字,想想又觉得不妥,删掉重写。可刚写了一行“可以原谅我吗”又觉得很智障,一口气删掉。

    从张言临的角度,只能看见舒侑的手指在屏幕上飞速移动,对话框顶上反复出现“正在输入”的提示,最后弹出来一句。

    418舒侑:我错了,你把这件事忘掉好不好嘛~【臭娜娜撒娇】

    张言临看着那行字,一时有点恍惚。

    很奇怪,他刚才从那些“正在输入”里明确感受到了舒侑的纠结和犹豫,以及他小心翼翼的情绪。舒侑在向他撒娇,可又好像和平时和直播时面对那些金主的态度有些微妙的不同。

    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张言临也说不上来。他握着手机沉思,没两秒,又收到一条微信。

    418舒侑:QAQ【臭娜娜哭哭】

    这么在意这件事吗?张言临不知为什么,心窝软了一下。

    匹诺张:我没生气。

    舒侑心情好了。

    他嘴角上扬,一双挑花眼流光溢彩地看向张言临,发现张言临也在看他。夕阳的光辉在张言临柔和的脸部轮廓上打出一圈暖暖的光晕,挺直的鼻梁衬着薄唇,本该是极清冷无情的一张面孔,却突然显得像水一样温柔。

    舒侑的心跳似乎漏跳了一拍,开口刚想说什么,就听见身后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

    “言临?”

    满目光晕瞬间被这一声打灭,舒侑大为不爽,和张言临一起转过身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穿着西装,身材微胖。看年纪应该不大,头顶却已经秃了一块。

    张言临看着这男人,依稀觉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那儿见过。男人倒是很热情,两步走过来拍着张言临的肩膀。

    “怎么,不记得我了?”

    张言临不动声色地后退半步,看着男人的脸仔细思考,还是没认出来。

    舒侑这下倒是想起来了,笑了声:“松花蛋,你那头发还没秃完呢?”

    来人叫赵松华,是张言临和舒侑高中三年的同学,因为英年早秃外加名字谐音,被起了个“松花蛋”的外号。三年来大家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赵松华竟然主动在路上和张言临打招呼,还一副亲昵的样子。

    赵松华被舒侑噎了一下,脸上露出窘迫的神情,刻意忽略掉舒侑的存在,对张言临笑道:“老同学,这下认出我了吧?”

    张言临记忆力其实已经没多少和这位老同学相关的回忆了,被舒侑以提醒,才礼貌性地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抿唇:“好久不见。”

    “是啊,这都十年了。”赵松华感慨,“你还是一点儿没变,又高又帅的。一会儿忙不?咱们上边上找家饭馆叙叙旧?”

    叙旧?张言临一怔,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赵松华虚揽着肩膀往出走。赵松华还记得高中时张言临和舒侑不对付的事儿,因此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舒侑看着张言临就这么被带着走了好几步,碍于同学面子也不反抗,大为不爽,干咳一声。

    “拐卖人口呢你?我还在这儿呢。”

    “所以呢,你在这儿又怎么样?”赵松华转头看他,满脸不解。

    “他是跟我一起来的,你就这么把人带走,不合适吧?”舒侑露出八颗牙齿的友善微笑,用和一个傻子解释1+1为什么等于2的耐心回答赵松华的问题。

    “少来,他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赵松华哼了一声,接下来的话让舒侑一怔,睁大了眼睛。

    “高中的时候你害他害得还不够惨,当我们都不知道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