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厨房激战贵妇全文阅读|好大好深好猛好爽漫画

更新时间:2020-10-22 11:21:02

    会议的主要目的本是关于江心洲泄洪和长江大桥塌陷的事情,下午要开记者发布会作出公示。可是就长江大桥的救援上,一向对发布会不关心的代月提出异议:长江大桥发生事故的同时,本该能尽快赶到现场的片区消防队和警员大部分被调往其他片区进行搜救工作,而代月当时不得不联系辅警和紧急召来替换下的警员进行搜救工作,若不是当时及时发现南桥的危险且桥下的救援减少更多的伤亡,后果不堪设想。

    而调离那些警员和消防员的,正式副市长宗滨。宗滨坚持自己的观点,并且得到陶映红副市长的支持。许靖在此时持观望态度——他一开始是不坚持转移舆论的。

    “我们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想要减少更大的损失,毕竟大桥塌陷是谁也不能预料到的!”宗斌拍案而起,凌然而下注视对面的代月:“代副局长,经验而谈,我们不得不先考虑群众的情绪!”

    华雩不在,潘永森沉默不语,但是他们都知道,潘永森是站在代月这一边的。一时间整个办公室内剑拔弩张,气氛十分胶着。

    代月抬头和宗斌对视,毫不退缩,相持几秒,他疲惫的将面前早就准备好的讲词合上,终于说:“那就以你们的方式办吧。”

    代月没有参与后面的会议。最后潘永森缓和了局面,作为两次事件的发言者出席了记者会。

    “我还怕刚才你掀桌子呢!我可拦不住你!”潘永森打趣说,送代月出警局:“对面那几个都知道你的来头,别看态度那么强硬,其实都忌惮着呢!”

    代月有点意外,说:“谢谢,刚才是我冲动了。”

    “嗨谢什么!他们多半也是在试探你的态度。不过,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最后还是先让了一步。”

    “我其实不太擅长这种事。”代月真诚的说,有些疲累的叹了口气。

    “我和他们几个打交道十几年了,每当这个时候都这样。”潘永森宽慰他说,“你还要在上京局待下去,没必要搞僵了。”

    他们都知道长江大桥当时的情况,救援的不及时会导致多少伤亡。尽管当时已经最大限度的控制了局面。

    “记者会的事麻烦你了!”代月说:“我去sac那边看看”。他们在警局门口告别。

    —

    上午开会的时候,洪廷送来长江大桥的调查报告,同时透露了丰台区女尸那案子的情况。丰台区那边王俊泽作为协同调查者,在确定女尸死亡时间的同时,调查到那女尸的身份——孔竹,小丹青中心的服务员,鲁宛已经前去小丹青店里于任丹了解详细信息。据初步调查的资料来看,孔竹下班后回家,在当晚遇害。

    根据当前上班接触人情况,以及孔竹身上初步采集的指纹里,证据指向当天前去小丹青的顾客之一——贺忱。

    消费记录上,刷的是贺忱的卡,且监控上调查,遇害当晚服务贺忱所订包间的,正是孔竹。

    —

 文学

    代月到sac后先进了二楼解破室的门。

    “不是贺忱,我可以作证。”代月进门说:“他当晚和我在一起。”

    正在验证造成孔竹死亡原因的秦回还没反应过来,紧跟着又一个人夺门而进。

    “不是不是老贺!”龚灿喘着大气,他听说贺忱被叫来的消息后立马从观景台那边过来,瞧见代月在先是一愣,很快继续说:“那包间是我开的刷的老贺的卡,大庆可以作证,老贺喝多了压根没呆多久就走了!”

    殷庆三大爱好:查案,盘珠,泡澡。这爱好从大学起就影响了舍友们,尤其是龚灿。但是龚灿出了名的老婆奴,结婚后更是有贼心没贼胆,所以一直也都是拿贺忱的卡刷。

    这倒不是关键,关键是丰台分局鲁队长,这个二世祖一向和贺忱不和,这次贺忱沾到丰台区的案子,也真是倒霉。龚灿怕出什么事,这才赶过来作证。

    龚灿说完扭头看着旁边的代月,闲心十足,事故一笑招呼道:“好巧啊!”

    代月:“………………”

    此时贺忱正从楼上检验科——夏堇那边出来,拿到了孔竹伤口上的化验结果。鉴于死者身份特殊——孔竹正是观景台大楼值班人员段浩的妻子。贺忱已经申请两案并查。

    贺忱拿着资料到解刨室门口的时候,看到里面三个人神色异样,条件反射的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看这情况,审批人代月显然没注意到贺警官的申请。

    不过他不进去也是对的,因为一秒钟后,秦法医不耐烦的下达驱逐令:“都给我出去!”

    —

    其实早在两人来sac之前,贺忱已经给自己洗脱了嫌疑,指纹接触并不是直接证据,而且孔竹身上也不只他一个人的指纹。且初步死因判断,死者是在受伤后,失血过多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去世的。小区门卫那边的录像已经证明,孔竹下班回家后,又出了门。

    至于贺忱被叫来问话的原因——鲁宛鲁大队长完全就是借机找人不痛快。

    Sac大院内,贺忱再次浏览手上的资料,抽空撇了眼后面跟着的脸色不太好的代月——但不是缺营养的那种,是心情不痛快的那种不好。

    上京中心开会的事,贺忱听洪廷说了些。这种领导班子的会议情况一向风走的快。心想代副局长真是长本事了,一个人正面对仨副市长。

    “不是说让你在局里等着我么,怎么跑这边来了?吃饭了么?”

    代月冷淡的说:“不饿。早上次多了。”

    贺忱略一咂摸这话,咂摸出不一样的线索,后撇一眼问:“你吃了几块蛋糕?”

    “……就一块。”

    贺忱断定,这人在撒谎。

    贺警官停下来,盯着人问:“你进厨房了对不对?”

    代月没说话。

    “老实交代,进去都干嘛了?”

    代月立刻:“没干嘛。”

    “吃了几块蛋糕?”贺忱审起来游刃有余:“两块?”

    代月瞄一眼,没说话。

    贺忱:“还做什么了?又碰煤气灶了?”

    代月后退一步。

    贺忱这一早上的气也够不顺的,没想到还有更闹心的,他按着火气训到:“不是说不让你进厨房么?进去偷吃也就算了,还动什么煤气灶啊?!昨晚让你学你不学,现在又乱来,水火无情不知道么?就知道吃蛋糕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代月这一大早也不顺,早上的会身心俱疲不说,中午sac还来那么一道,而且他进厨房碰煤气灶本来也是为了学怎么用的,见贺忱这样也一下子火了,抬起头气冲冲瞪着人大声说:“贺大队长,我不就是不会用燃气灶么,你至于从前天教训我到现在么!再说我就是不会用啊,我从来就没碰过那样的开关,上次我碰类似的开关是炸了一个舰的私货!”

    见人压根死不悔改的样子,贺忱更怒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不会用你还有理了是吧?!你有没有脑子万一不关多危险你知道么?还有你不会不确定就不会问我么,不会学么?多大人了啊?他惯着你我可不惯你这臭毛病!”

    “我为什么要学?你不是会么?”

    贺忱脑袋都充血了:“万一我不在了呢!”

    代月一下子愣住了。

    贺忱见他这样反常,也意识到自己的话重了,可他还没先开口,边上上完洗手间优哉游哉路过的龚灿摆摆手说:“你俩继续,我先去观景台那边看着了!办完事记得来找我!”

    龚灿说完甩甩手上的水,一边出去一边还嫌弃的自言自语了句:“你俩干脆直接开房去得了!”

    俩人盯着龚灿出门才回过神来,这气也趁机顺了些。

    贺忱先搭话,脸色好点儿,瞅着人问:“你下午什么安排?”

    “有个记者会。”代月绷着脸说,没看人:“……长江大桥的事。”

    贺忱盯着他问:“不开会怎样?”

    代月瞄人一眼,嘟囔着说:“就是,扣薪水,还有潘局得忙了……”

    贺忱心说:你在乎这个?不过那记者会不参加也好……

    “就你刚才那态度,我很生气知道么?!”贺忱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外拽,头也不回的说:“罚你陪我出外勤!”

    —

    “一个舰的私货?”

    去段浩家的路上,贺忱和副驾驶还在闷气的代月没话找话问。

    “昂。”代月平淡的应了声,抱着翻腾出那一本讲史前灭绝海洋生物的立体书看——那是之前贺忱准备给唐唐买的,但是孩子太小,三岁以上的才能看,就被曾西子给退回来了。

    贺忱拧眉白人一眼,其实他压根儿不信,但是还是继续搭话问:“什么时候的事?”

    “几年前,在鹰潭的时候,放假,然后就出去玩了几天,路上遇到的。”代月翻了一页,好奇的盯着上面立起来的小怪物,像是小学生和家长汇报春游流水账那样继续说:“本来以就是走私保护动物,然后发现带了私货,再后来发现盗了M国什么重要武器。当时那地方没信号,开了一段发现快撞了,没办法就只能炸了。”(注:就是黑了下老美该被盗的核舰)

    —

    那是五年前,崇安坡那次,代月李重开大杨他们挖地道埋□□虽然最终导致行动全面成功,但是在收队后,庄闫气的压根没让代月进鹰潭大门,直接把代月仅有的几件行李塞个包里,连人带包扔出鹰潭了。

    代月扛起包的时候,李重开立即叫了焦蔷,原本打算搭个顺风机去机场啥的,谁成想代月隔壁宿舍的大杨谈叙一听说也脚底抹油溜出来了。而这焦蔷刚回来飞了道长宁,顺道顺来了毕帅帅和娄玄。

    就这样,李重开找路子办了签证,他们飞去智利看了一场期盼已久的球赛。刚巧在当地遇见代月以前在集训期间的同事,他们追踪一个可疑的团伙到极地圈。了解了当时的情况,他们决定以拍卖收藏家的方式登船靠近同线路的改装舰。端了贼窝后,他们在大冰川上走了两天,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才引爆上面的危险武器。

    不过后来还是在当地政府的强烈要求下,协同环保局打扫了好几天的现场——以防污染极地环境。也是借此,他们有机会登录中国南极站。他们还给当时看着出生的两只小企鹅起名字为“小庄”和“小凯”,并且开心的拍照留念。

    不过监察部威情局第一时间发现了那张照片,董今生压根没请示就直接处理了那照片。当天他们几人全部被打包空运回国。

    庄闫把人扔出去后呢,和长宁的汪局一直在忙着崇安坡收尾和汇报的事,压根没顾得上自家院里的变化。直到收尾结束后才发现……庄闫以为自己扔了代月一个包,没想到这一扔,半个边防没了。

    他们回来后,因为崇安坡行动有功,组织决定提升代月为建安特警局长。代月之前说的,提升局长的时候被庄闫骂的跟孙子一样,是一点也不夸张。

    –

    贺忱脑门突突跳,凶气胜过满脸狐疑,问:“你还会开……特警学这个?”

    代月瞥他一眼,瞅那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也是无语,说:“不学。有说明书。”然后自然的继续翻了一页,补充道:“不过鹰潭的基本摸过一点坦克和飞机,有时候帮救援队值班用。”

    贺忱脑门突突突的爆了七八秒,断定这人在胡说八道,无奈的咆哮:“会开坦克飞机战舰不会开煤气灶啊!撒谎都不打草稿的你!”

    代月在副驾驶上瞥了他一眼,不耐烦的皱了皱眉,也没打算解释。

    谁料贺警官这一开头停不下来了,见人不说话就自动翻译为理亏不敢言,手上狠狠的转动方向盘,嫌弃的瞪了副驾驶一眼说:“就你这智商,跟你那名字差不多,满天星河也就够数个月亮的!真不明白金王朝柳州堂哪些人怕你个啥?还至于费那么大劲挂长生榜上?怕你把月亮摘下来啊,你又不是后羿!”

    代月长腿一抬架起到车前,大动作的翻着书,阴脸腹诽道:怎么那么唠叨!干脆改名贺三藏得了!

    贺忱见那长腿不老实,腾出只手拍人大腿说:“哎哎哎,脚放下来!挡道后视镜了!”

    代月头一转,充耳不闻。

    “再不放下来罚你回去抄交规啊!”

    代月立马收起长腿,但是也没老实,收回后狠狠的踢向车底。

    贺忱见他乱踢,马上呵止:“喂喂喂你干嘛呢!”

    代月嗔怒道:“踢你小老婆!”

    贺忱愣了几秒,忽然给气笑了,由着他胡来,得意地说:“这车可跟我了十几年了,按辈分你才是小老婆!”接着骄傲的拍了两下方向盘,大声宣告:“它是大老婆!”

    代月这边气还没消,刚要再踢一脚,瞥见贺忱拍方向盘的手,就停下来了,看着他手背上那个黑色的字母问:“你手上那是什么?”

    贺忱已经把车停下来,低头看了手背一眼,那是他之前在夏堇那边等着结果的时候,借她的笔写的。

    贺忱眉毛一挑说:“C,巧克力的首字母!本来打算晚上买点巧克力回家的,怕忘了,做个标记。”

    贺忱说着,另一只手去擦手背上的字母:“但是你今天这表现……”

    代月忙上前准备拦住:“别擦别擦,有话好好说嘛!”

    “晚了!”贺忱挡开他的手去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手上没太用力的擦着,不过下车后又嘟囔了句:“夏堇用的什么笔,擦都擦不掉!”

    贺忱不知道那是眼线笔,防水的,还以为就是记号笔之类的。“老大!俊俊去幼儿园见死者的女儿,可是那女孩发高烧,所以他先送医院去了。”段浩家里,杭天见贺忱到了,忙过来说。

    段浩家是一个老小区,五层低层,建筑设施很老了。段浩家在一楼,这小区一楼都自带一个小花园——其实以前归在绿化区内,但是物业也没有强制要求,所以基本一层都自动圈定为一楼业主的小花园。

    贺忱大致看了一下现场——林让他们之前做了一部分工作,段浩家已经拉起警戒线。有扇玻璃窗被打碎了,窗外几个证据点做了标记。

    “房间内很整齐,没有打斗的痕迹。在院子里发现了几块玻璃,林姐初步检验有血迹。”杭天大致说了当前的进展:“可是台风加雨,把掉的玻璃消失的不少。这小区只有出入门的地方有监控,这附近没有监控。”

    “你也是洪队的人么?”

    院子里先传来一个声音,贺忱和杭天闻声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穿身穿警服的年轻人下车,正气势汹汹向着站在警戒线内的代月过去。

    “是项睿,鲁队的人。刚才过来踢倒了证标,被林姐轰走了。”杭天看着那人说,脸色一紧,向院外过去。

    代月回头看了项睿一眼,脚下没停,抬手指了指窗户外的贺忱说:“我跟他的。”

    项睿顺着代月指的方向望去,见是贺忱惊了一下,脸上的气势瞬间弱了,但是人已经冲到警戒线内,缓了缓说:“这是丰台区的案子!我们队长让我过来勘查的!”

    “你们队长?”杭天和代月点头问好后,向项睿那边过去:“你们队长不是忙着救熊猫的么?”

    “你!这事捅上面去也是我们丰台的案子!你们根本不在理!”

    “你捅啊你试试,反正你们丰台分局的有的是时间做这种事!”

    这一见面就掐的情景,他们早就习惯了。

    “天儿!”后面贺忱喊了一声,使了个眼色说:“已经申请,这案子和观景台的合并了。要是有人没事,可以帮忙在草坪里找找玻璃碎片。”

    这俩人才消停下来。杭天从院里拿了根竹竿,在草坪上画了个正经的三八线。俩人一边有两句没两句的兑着,一边开始认真地毯式搜索玻璃碎片来。

    项睿毕竟在丰台区“清闲”惯了,进队好几年最费神的一次就是帮一个敬老院奶奶爬树摘快熟了的石榴,这满地爬着找玻璃片的活让他累的够呛,拔草间忍不住抱怨道:“还以为要破大案了,谁能想到这大热天的,我这在一堆杂草里找玻璃片,还不一定能找到有用的证据!”

    杭天毫不客气地嘲讽道:“裴晓闵和恭队他们要在一大堆爆炸废墟里找一辆炸成片的车,都连轴找了四五天了。和他们比,我们这连个芝麻都算不上!”

    草坪上吵吵闹闹的搜证,贺忱这边也抓紧时间。林让的搜查一项仔细,从标记的地方来看,玻璃窗被什么东西击碎,后台风的原因几乎很少的残留。贺忱透过那个窗户上的破洞向内查看,房间里面却是有条不紊,没有打斗的痕迹。

    因为观景台那边有新的线索,林让这边初步勘查现场后,尸检的结果还没有详细出来,死亡时间线也暂时无法确定。所以简单交代了些王俊泽,就先赶去观景台。

    贺忱这时候更靠近了一些窗户,意外的发现地面窗户血迹有在玻璃内外侧——那玻璃上单面有花纹,很好辨别出来,林让在他来之前也简单电话提了这点。

    贺忱进了房间内,在那窗口破碎的地方勘查——夏堇的结果刚出来,死者头部发现的玻璃有两种不同的材质,另外一种玻璃的合成成分是酒瓶。

    贺忱沿着窗户四周仔细查看一圈,规整有致,像是被人仔细打扫过,有淡淡的清洁剂的味道。贺忱换神间才注意到地上的影子——他进来十几分钟了,代月一直安静的站在后面。

    “你过来。”贺忱对他招手。

    代月顿了一下,还是听话的走过去。

    贺忱没有太多表情,只是抓着代月的肩膀到窗户前,时不时调整位置。

    贺忱调整好方位后,按了按代月的肩膀说:“蹲下点儿,太高了,死者不到一米七。”

    代月这算是明白了,现场没有合适的,贺警官这是拿自己当道具还原现场。

    代月半蹲下,这姿势不太好维持,他不得不双手抓住贺忱的腰才稳住。看着贺忱在自己面前来回几次调整对持姿势,口里还念念有词:“嫌疑人在这个方位……你闭上眼睛。”

    接着贺忱手虚握半蹲,对着代月的脑袋的方向试着抡了几下,感觉还是不对,于是再次调整方向,下蹲一些,几次尝试,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起来吧。”贺忱低头对面前的代月说,刚要扶人一把,代月忽然攀着人的胳膊冲上来,目光停留在那张严俊的脸,微微笑着说:“认真工作的男人真帅。”

    贺忱的心跳瞬间就加速了,这么暧昧的话,他有点措手不及,可是贺警官很快分析出这话后面八成连着他手上的巧克力。没错,就在这时,代月的手已经缠上贺忱那只写着C的手。

    贺警官故作镇定,反抓住那不老实的手,没忍住就老派的回过去一吻:“才发现啊,算你有眼光!你忱哥什么时候不帅了!”顺势把人提起来,躁郁的说:“去去去一边呆着去!别干扰我办案!”

    代月耸了耸肩,老实退到墙边靠着:“有什么发现么?”

    “嫌疑人身高大概,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死者在这过程中并没有太多的挣扎。”贺忱到窗户边蹲下,视线锁定在落地的窗帘的窗帘一角,加以思考,迅速的卷起窗帘。

    卷起的窗帘上,零星的斑点,那上面血溅的痕迹,刚好和他们掩饰的方向对的上。

    “死者在窗边被击中,接着打破玻璃窗散落到窗外,窗外玻璃的血迹以及窗帘上血迹的方向可以证明。”贺忱猜想说,再次凝神环视四周:“而且很可能有人打扫了房间,收拾了屋子内的玻璃碎片,且打扫了血迹,并且把屋内的所有东西都复位。”

    “这听起来像是,像是女主人做的事。”代月接着说。

    贺忱此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你知道么,段浩的身高差不多一米七三,而且,他右手上还有细小的割伤。”

    俩人正思考着,警戒线外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姐夫!”

    贺忱透过窗户上的洞瞅了眼,招手代月说:“先出去吧。”

    —

    唐九春本以为杭天林让也在,所以打包了三份饭,现在看便宜丰台分局的人了。贺忱车边,代月坐在车内吃着唐九春带来的“专属便当”,那是唐九春早上先去曾西子家里负荆请罪主要是看唐唐的时候带来的。有虾仁玉米、白灼芦笋,糖醋小排,蒸饺等。但是这便当饭量有点多,快赶上贺忱两顿的了。

    贺忱靠在车边,吃着打包的另外一份饭,时不时瞅瞅车内——见代月吃的正香。

    “哎姐夫,就是长江大桥那时候……”唐九春在一边吞吞吐吐的说:“我和谈叙下车的时候,那边没事的,没,没想到……”

    “所以是不是还要给你们颁个见义勇为奖啊?”贺忱逗他说,筷子敲了敲车内:“总指挥就在里面,要不要我帮你申请一下?”

    唐九春一懵:“……啊?”

    代月听到动静拉下车窗,咽下一口小排,看着贺忱问:“怎么了?”

    贺忱摆手说:“没事,多吃点儿!”

    “哦。”代月低头继续吃起来。

    贺忱喝了口矿泉水,看着一脸愧疚不减的唐九春说:“上京晨报的无人机把当时的情况都拍下来了,今天的报纸看了么?什么奋不顾身的义勇军,保卫人民的战士之类的,由记者那报道可是真鼓舞人心啊!”

    曾女士已经下令全力看管贺唐,贺忱已经不担心儿子在被“偷”出去了。可是除此之外,唐九春和谈叙不要命救人这事,尽管代月和贺忱都没明确提,但是看那无人机视频的时候还是后怕的。

    水火无情,从来不是教条主义。

    唐九春嘿嘿乐了几声,拿出一份资料袋来:“215国道那案子的资料,原本打算寄过来的,这不这段时间忙着给忘了。还有一个是当年桃源村人肉包子案,里面那吉祥物要的,姐夫你帮带给他吧。”

    贺忱腾出手结果档案袋问:“他要那案子干嘛?”

    “我也好奇,但他没说。”唐九春手一摊,看车里的代月吃的差不多,略显惊叹的说:“他多少天没吃饭了,饭量增了不少啊?”

    “你关注他饭量干嘛?!”贺忱作势要踢人,道:“查你的赌场案子去!”

    —

    不过唐九春说的也没错,估摸着曾西子女士的手艺对上代月那挑剔又娇弱的胃,常人一人半量的饭这人竟吃的差不多了,留了几个虾仁、小排和俩蒸饺。车里原本开着空调有点冷,贺忱想着这饭差不多凉了,不过没想到代局长还挺耐热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空调关了。

    “你不怕热啊?”贺忱上车把资料给代月,接过来他剩下的饭吃起来。

    “还好。”代月接过来说,打开那资料袋。

    “你、这、叫、虚!让你多吃点长点肉!你看那边那俩,天儿还有丰台分局的那小子,都热成啥样了!”

    代月撇撇嘴没说话,瞧见里面那份资料皱了皱眉:“你在查当年215的案子?”

    “算不上查,有兴趣看看,这案子和当年我接那案子离得近。”贺忱说,“当年那案子有不少疑点,总是放不下。上次去上水塘查马场案子时,顺便让九春拿档案来看看。”

    代月低头看着那档案,随口说:“那么多年了,有什么放不下的。”

    “放下和时间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让死者安息。”贺忱低声说。

    代月稍一顿,似乎想要看贺忱一眼,但是还是低着头没说话。

    贺忱心里沉重地叹了口气,他猜代月又想起魏轻臣了,换了个话题,故意笑他说:“你找那人肉包子案干嘛?和“花旦”有关系么?”

    “……算是吧。”代月没再说什么,他把两份资料放回档案袋里,准备晚上有时间再看。

    贺忱见状问:“怎么,等会有事?”

    “一会你去哪儿?”

    “去趟sac,天儿他们搜出一堆玻璃渣,一会送sac匹配一下。我过去看看凶器有没有什么线索。然后去观景台那边。”

    “我下午去趟季临那边,他说有重要的事要说。”代月说,有点担心起来,台风后他一直没有季临的消息,最近忙着也没顾得上。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那先和我去趟sac吧,也顺路。”贺忱说,手上饭吃完,满足地评价起饭来:“我妈这手艺越来越好了,我可是一年多没吃过她做的饭了!”

    代月赞同点头道:“嗯,很好吃。”

    那天,是贺北棠和曾西子的结婚纪念日。

    —

    下午,秦湾区,sac。

    杭天和项睿将玻璃渣收集好,在sac三楼实验室等夏堇匹配和化验结果。这期间贺忱来三楼看一下进展后,下去sac地下林让的工作仓库。

    林让和王俊泽在幼儿园找到死者的女儿段可可,段可可当时发了高烧,他们和幼儿园的老师一起送段可可去了最近的医院抢救。老师说孩子突然烧的太厉害,之前都是好好的。

    段可可进抢救室后,林让妈妈在琴湾医院的手术刚开始——林让又匆匆赶回医院,好在幸姐一直陪着,林妈妈进手术前的情绪和状态都还好。林让把剩下的事情全部摆脱给幸姐,来sac继续侦查观景台废墟里——裴晓闵和龚灿挖出来的一些汽车零件碎片。

    经过这么多天24小时不停歇的努力,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些能稍微拼凑点车部分部位的轮廓。代月先贺忱一步下来,宽大安静的地下工作仓库里,各种庞大的机械吊臂和一排的工具,旁边的空地上,原先垃圾堆似的汽车灵碎片,已经七拼八凑的摆在地上,那边上是林让林警官一个人在认真的工作着。和庞大的工作仓库相比,林让的身影,瘦小而有力量。

    林让进上京跟着华雩开始的,一路来协助贺忱洪廷他们侦破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案件,还作为顾问为其他省市局的人办过很多重大案件。她处事严谨,冷静克制,胆大心细,带新人也很有耐心。这么多年陆陆续续带出来的人,都在各局成为值得信赖的支柱。单履历里“带教警员是上京中心的林让”这一条,就是一张敲开警局大门的最好名片。裴晓闵和杭天他们也跟着攒了不少经验。

    代月的到来并没有打断林让的工作,她旁若无人的对车上的痕迹进行细致的检查,一次次记录可疑点并且推断合理性。代月在旁边一直安静的站着,时而观察地上的车碎片的情况,时而跟着林让的思路斟酌她搜集在证物袋的东西——代月知道,这些基本都要送往夏堇那边检测来佐证猜想。

    贺忱下来的时候,林让正在检查车尾部的一些零碎片。他先无声的在代月旁边站了一会,俩人都没有说话。直到林让将又一个可疑物件收集到一次性袋并且标记的时候,贺忱才走上前去。

    林让点头和贺忱代月算作招呼,简要说了下当前的情况:“初步检测有汽油和D品的成分,具体还要送夏堇那边化验。”

    代月在车头的方向停下,低头看着地上的碎片若有所思。贺忱敏锐的观察到这一点,在车门的位置边蹲下,看到地上有一小片汽车轮胎的碎片,不过已经大部分烧焦了。

    “仅存的轮胎碎片稍后会送去溶解化验,你也看到了,情况很不乐观,高温可能会让某些物质变质。”林让说,拿来一副一次性手套送上前来递给贺忱。

    贺忱接过手套带上,探身拿起车座位置的一块变色的块状物,凝神观察片刻说:“像是安全带扣。”

    林让凑上前来,她还没有检查到车前的位置。这个被燃烧灰烬包裹的块状物在她的工作台上拍照后,很快褪了外壳。那里面一小段的布条让林让微微一笑,说:“安全带。因为铁块的弯曲而幸运的没有被烧成灰烬。”

    贺忱点头:“人在扣安全带时,总会留下可靠的指纹和表皮组织,这在带扣中的存留时间会更长。”

    “并且是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林让接着说:“所以很多人在处理车上的痕迹时,往往会忽视这一点。”

    “就看它能不能告诉我们,谁曾经出现在这车里吧。”贺忱说。

    林让将带扣装进袋子里并且标记:“刚才现场怎么样了?”

    “杭天儿他们找到了玻璃碎片,正在夏堇那边匹配,一会我上去看看。”贺忱说着,转而一顿,问起今年警官学院带新人的事:“今年的见习警员开招了么?”

    “还没有,忙完这一阵儿吧。”林让看向贺忱说:“不如,今年让杭天和王俊泽他们先去警官学院见见吧。”

    贺忱会意一笑道:“嗯也行。我回头和祸水说一声,也该让他们几个带带新丁了。”

    以往都是林让或者洪廷去选人。王俊泽比裴晓闵和杭天早一年见习,但是是被唐九春带上水塘去的,第二年的合作办一起案子,应是被洪廷挖了过来。

    五年前的一次行动,脸生的见习警员裴晓闵和杭天在行动里一起参与。没想到初生牛犊不怕虎,俩人在最后追毒贩马仔的时候,前后夹击合作截下了马仔的车——贺忱和洪廷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马仔那车已经为了消灭证据熊熊大火撞载进一个大水坑边。

    杭天在搏斗中,把马仔的手和自己的手拷在一起,在车撞击迫停钱,生生连证物带人一起从报废的车里拽了出来,满头是血的躺在不远处的乱石子堆上。

    那是贺忱第一次见杭天的场景。

    完事后,杭天还在救护车尾给女朋友电话说了句“生日快乐”。

    “在警官大学的时候,我和林让打了个赌,我赌你会选他。正好我也想要那车技不错的小丫头。”当时洪廷笑着说。

    “赌的什么?”贺忱问。

    洪廷答非所问,调侃一笑道:“赌的是那小子能让你这雕塑多说说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