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雨婷老何三部|快穿冰肌玉骨奖励叮

更新时间:2020-10-22 11:22:08

    丁兵兵走回来的时候有点吃惊:“云宁?”

    汤云宁整理回表情,“哼”了一声,高傲的跟丁兵兵离开了。

    叶小东舒了一口气。

    他是真的有点怕汤云宁了,每次见她经历都不太美好。

    又过了半个小时莫林风才下来,他看到叶小东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嘿嘿嘿的笑,于是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叶小东把耳机收起来,高兴的说:“你下来啦。”

    莫林风:“嗯,在看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叶小东:“一个漫画啦,很幼稚的,怕你笑我,不告诉你了。”

    莫林风:“……”

    两个人去吃了牛排,比莫林风煎的那次好多了,不过没有喝酒,叶晓东不会喝,莫林风要开车,也不能喝酒。

    回家的路上,叶小东想了想,跟莫林风说了遇到汤云宁的事情,把汤云宁反对他们在一起的意思简单表达了一下。

    莫林风有点吃惊:“她真这么说?”

    叶小东有点不开心:“嗯。”

    莫林风:“难怪。”

    叶小东:“什么意思啊?”

    莫林风:“工作上的事情,本来不想跟你说的。”

    正好遇到一个红灯,莫林风停下车,想了想跟叶小东解释道:“上次我们公司遇到的事情,我跟你说过,跟想买我们公司的那个T公司有关系。”

    叶小东:“嗯。”

    莫林风:“但是里面涉及到一些公司的机密信息,比如游戏的设定,游戏发布时的一些计划表,内部设计文档等等。不是外面的人能拿到的。”

 文学

    叶小东:“你的意思是,你们公司有叛徒?”

    莫林风被他的用词逗笑了:“那叫商业间谍。”

    叶小东:“哦。”

    莫林风:“也不算吧,我已经查出来是谁了,有两个员工,应该不太懂里面的利害关系,被人利用而已。”

    叶小东好奇起来:“被谁啊?谁要害你?”

    莫林风有点迟疑:“现在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我猜应该是汤云宁。”

    叶小东完全没懂:“她为什么要害你?”

    这时绿灯了,莫林风继续开车,就没有细说了:“应该是帮T公司私下做事吧。上次她主动过来帮我时,我就发现她私下和T公司那边的收购部门有联系了。现在我公司里那两个卖内部信息的员工,联系的人也是转手找她的。”

    叶小东:“……”

    莫林风:“你别放在心上,现在都没事了。”

    叶小东欲言又止,想了想问了声:“莫林风,你会担心别人知道我们在一起吗?”

    这时红灯,莫林风又停下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小东:“傻瓜,你在想什么呢?我恨不得告诉全天下我们在一起了好吗?”

    叶小东:“可是,你不担心影响你的公司吗?”

    莫林风:“为什么会影响?”

    叶小东:“就……别人不给你投钱了啊?”

    莫林风无语了:“你是怎么想的啊?我公司最大的股东就是我自己,第二股东就是丁越那个白痴。”

    “上市后就更加没有影响了啊。而且别人都是看我的能力,只关心我是不是能把游戏做好,能不能给他们赚钱。”

    他坏兮兮的看着叶小东:“谁关心我家里宝贝的是不是一个可爱的小男生呢?”

    绿灯了,他又继续向前开。

    叶小东却脸红的不能说话了。

    他心里暖暖的,觉得好幸福,好像抱一下莫林风,好像跟他说:谢谢你这么对我好。

    莫林风怎么能这么好呢。

    一直到停完车,坐到了电梯里,他还心里扑腾扑腾的。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莫林风牵着他的手,他看着电梯的不锈钢门上印出的两个人的影子,突然叫了莫林风一声。

    莫林风低头看他,叶小东猛的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上去。

    莫林风惊讶之下,顺势抱住他,免得他站不稳。

    然后他撬开了叶小东的齿关,加深了这个吻。

    他不知道叶小东心里的想法,只觉得小家伙投怀送抱之类的,太美好了,决不能放过。

    两人在电梯里拥吻,一直到家门口都没放开,情难自抑,莫林风恨不能在外面就办了他。

    莫林风勉强用一只手指去打开了指纹锁,搂着叶小东,交换着吻的姿势跌跌撞撞的进了屋。

    屋里的灯是亮的,一个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瞠目结舌的:“你……你们……”

    叶小东吓得一下推开莫林风。

    叶小东的手机响了,他尴尬的一看,是莫林风的表妹何书敏,他接通了。

    何书敏的语气急得不得了:“喂,嫂子啊,我打我哥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妈要去他家……”

    叶小东看了一眼客厅中央那位矮矮胖胖装扮得体大方的阿姨,现在正像被雷劈了一样,看着自己和莫林风。

    叶小东对着电话:“她已经在了。”

    何书敏:“啊?!”

    叶小东把电话挂了。

    莫林风的姑妈在三人长沙发上坐下。

    莫林风就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叶小东本来想坐他沙发边上的,坐下觉得太刺激长辈了,小声的问道:“要不我先进去,你们聊?”

    莫林风说:“没事,你坐吧。”

    叶小东去拿了一张小凳子,老老实实坐在了单人沙发旁边,平白无故比另外两个人坐的矮了两个头。

    莫林风:……

    姑妈一直瞪着他们,目光简直要喷出火来。

    莫林风状若无事的道:“姑妈怎么来了,要给你倒杯水吗?”

    姑妈怒火中烧:“不用!”

    莫林风:“哦。”

    姑妈用手指着他们俩:“你们怎么回事?”

    莫林风两手一摊:“就您看到的这样。”

    姑妈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我给你介绍了这么多女孩子你不中意,你就自己谈了个男的?”

    “你爸妈把你交给我,我怎么跟他们交代?”

    莫林风:“抱歉,姑妈,我会自己跟他们说的。希望你先别跟他们说。”

    姑妈:“我不会主动跟他们说,但是你妈要是给我打电话,我怕我装不了,这事太大了。”

    “你好端端的,怎么跟个男生……啊?在一起?”

    “你以前,不是没有不正常吗?!”

    叶小东自动认过罪责并低下头道歉:“对不起。”

    姑妈都不看他,只说:“你别开口,我不想说别人家的孩子。”

    叶小东难受极了,莫林风也不看他,只用手伸下去摸了摸他的脑袋。

    姑妈看得都要犯心脏病了。“你们……你们,你让我以后下去了,怎么跟你爷爷交代?啊?莫家就你这么个孙子了。”

    莫林风:“爷爷无所谓吧,本来我就是领养的。”

    姑妈晴天霹雳般的震惊到了:“你说什么?你是领养的,我怎么不知道?”

    莫林风:“我爸说的。就在他们去国外前,我听到的。”

    姑妈:“不会吧,我怎么不知道。”

    莫林风:“所以啊,如果他们真的介意,我也去领养一个,还姓莫,你说爷爷会不会不介意?”

    姑妈完全混乱了:“这怎么行?”

    莫林风:“怎么不行,我爸妈也这么过来的嘛。我也去领养一个,不是都一样?”

    姑妈:“别跟我嬉皮笑脸的,你正经的给我断了,找个女孩子结婚,能生的为什么要去领养?”

    莫林风的脸也冷下来了:“姑妈,你一向照顾我,我不想顶撞你,但是跟谁在一起过日子,是我自己的事情,希望你能理解。”

    姑妈气的站了起来,拎着自己的包,闷声说了句:“好,好,你现在长大了,做了大老板,主意自然也是大的,我是管不你了,到底也不是你爸妈。”

    莫林风语气一下子就放软了,唤道:“姑妈……”

    姑妈走到玄关处,又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也没看莫林风,只冷冰冰的说:“我带了点饺子,给你放在冰箱了,你……你记得吃。”

    莫林风心里过意不去的解释道:“姑妈,我知道你是疼我。我都快30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会对自己负责。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姑妈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说,“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然后就气鼓鼓的走了。

    姑妈走了之后,莫林风坐在了了沙发上,头仰在后面,一只手盖住了眼睛。

    叶小东坐到了他的旁边,说:“对不起。”

    莫林风一下子无奈的笑了,坐直了问:“你对不起谁了?”

    叶小东:“要不是因为我,你姑妈也不会生你气的。”

    莫林风单手抚了抚他的背以示安慰:“其实打算跟你在一起之前,我就已经想过了。只是她来得突然,我一下子有点没有准备。”

    叶小东:“还是我不好。”

    莫林风都气笑了:“你哪里不好,要不说出来让我知道一下?”说完他还用手去戳,“是这里不好吗?”又换了一处,“还是这里?这里?这里?”他每说一处,就戳一下。

    叶小东忍不了痒,站起身来,被莫林风拉住,只好又是笑又是求饶。

    莫林风停下来,把脑袋埋在叶小东的怀里,把他抱着又拉近了些,闷闷的说:“就是太累了,工作本来就忙,家里的事情也要处理,我好累啊,需要安慰。”

    叶小东犹豫了半天,脸红红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莫林风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来:“真的?”

    叶小东忍住难为情点点头。

    莫林风无赖起来:“那我现在就要。”

    叶小东羞耻极了,但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跪了下来。

    莫林风觉得从身到心都爽到了极致。

    他就知道卖惨这招很好用,对自己宝贝是最最好用的。

    结束之后,叶小东被莫林风拉起来,狠狠的压在沙发上亲了。

    莫林风几乎一直在说“我爱你”,他每说一次,叶小东就搂紧一分,两人几乎分不开了。

    最后两人洗完澡后,躺在床上,莫林风把累的几乎要睡过去的叶小东搂在怀里,小声的跟他说自己的打算。

    莫林风:“到今年年底我都会很忙,如果预计差不多的话,明年开春后,公司就能上市了。但是过年那会儿我估计有几天时间,到时候你也空出来,我陪你回趟你家,见见你外婆,没事,别怕,就见见,老人家年纪大了,不一定能受得了,你要是不愿意,我们就不说实话。”

    “然后你陪我去趟国外,去我爸妈那里吧。我会把你介绍给他们。不过不管他们接受不接受,你都是我认定的人,你可不能跑。”

    叶小东“嗯”了一声,然后也迷迷糊糊小声的说了一句:“莫林风,你对我太好了,你是天使吗?”

    莫林风坏笑了:“天使吗?我还以为我是恶魔呢。”

    叶小东脸红了,不答话。

    莫林风抱紧了他,真心实意的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感激老天让我遇到你。”

    叶小东睡着了。

    元旦的最后一天,文思涵打电话给叶小东,说要请他吃饭,庆祝李敬跳槽还升职了。

    特地让叶小东带上莫林风。

    他们约在了一个网红的成都麻辣火锅店里,位置有点偏,但是人特别多,文思涵特地定了个包厢,又提早了一个小时去排队,才排上。

    莫林风找停车位找了很久,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小区里,和叶小东走过去的。

    到的时候,发现包厢里除了文思涵和李敬,还坐了一个人,居然是莫林风的同学:郑峰。

    莫林风和郑峰面面相觑。

    莫林风:“你怎么在这里?”

    郑峰:“李敬是我招的,他说要请我吃饭。”

    叶小东也吃惊了:“李哥是跳槽到了郑大哥公司吗?”

    郑峰:“嗯,过来跟我做事。”

    文思涵也被吃惊到了:“你们认识?”

    叶小东:“莫林风和郑大哥是同学。”

    文思涵:“郑……”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郑峰。

    郑峰:“就叫我郑峰吧。”

    文思涵:“……郑大哥,你不会因为莫林风的缘故,才要的李敬吧?”直呼名字感觉叫不出口,就随叶小东一样叫了。

    文思涵有点担心李敬受不了自己是裙带关系进的新公司。

    郑峰面无表情:“放心,他没那么大的脸。”

    莫林风:“……”

    等菜上齐了,文思涵和叶小东涮得最欢,莫林风是吃饭比较偏清淡,李敬不太能吃辣,郑峰吃饭比较一板一眼,加上也没人给他夹菜。

    大家彼此介绍了一下,觉得这个圈子还比较小,没想到这样也能遇到认识的人。

    郑峰又跟李敬说了,确实是因为工作能力的原因才招的李敬,李敬在原来的女上司手下,其实是有点埋没的,而郑峰正要开展相关业务,需要一个新的团队来负责,李敬正是他找到的最合适的负责人人选。

    莫林风又问了一些郑峰的新业务方向,涉及到商业机密的部分就不太好说了,就比较泛泛一些。

    郑峰问道莫林风上市的情况,因为之前传言MLS要被收购,还没澄清,他还不知道内幕。

    莫林风说了一下具体情况,说会按原定计划在年后上市。

    有提到了具体的T公司收购的条件之类的,包括丁兵兵以及汤云宁在里面参与的事情,以及汤云宁买通他公司的员工然后发布不良信息的事情。

    郑峰听完后,思索了半晌,才开口:“我有些话,一直不知道是不是合适对你说。”

    莫林风:“什么事情?”

    郑峰面有犹豫之色,他不是一个背后说人闲话的人,所以这个口开的有些难:“就是汤云宁,之前在同学的圈子里,有人说她跟你在一起过,或者在一起了,又说你公司开起来,她当年帮了你很大的忙,还说明年你公司上市后,你们就要结婚了。”

    “同学在群里,都叫她‘莫夫人’。”

    莫林风:“……”

    叶小东的嘴巴都嘟起来了。

    莫林风:“谁传的?”

    郑峰拿出手机,解锁给他看:“你可以加一下同学群,下次就会看到了。”

    叶小东拽住了莫林风的衣袖,他知道这不怪莫林风,可是他吃醋啊。

    莫林风拍了拍他的手,安慰到:“不气哦,我先看看怎么回事。”

    郑峰看了他们俩,不解道:“你们什么关系?”

    文思涵吃着毛肚,顺口答道:“就跟我和李敬的关系一样啊。”

    郑峰的冰山脸一下子出现了破绽,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们,莫林风,你和你家这位弟弟,是一对?”

    莫林风点了点头。

    叶小东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郑峰看了看自己旁边的李敬,又看了看另一边的莫林风,一下子有点如坐针毡,早知道就不来了,总觉得出现在了什么奇怪的场合。

    莫林风浏览了一下同学群的旧信息,递还给郑峰,说:“我知道了。”

    叶小东在旁边不甘心的说:“你们公司里也有人这么说呢。”

    莫林风回头问他:“说什么?”

    叶小东不开心的说:“说她是‘莫、夫、人’!”

    莫林风笑了:“你又吃醋了?”

    叶小东傲娇起来了:“可不吗?”

    莫林风小声的跟他说:“那等我们见完爸妈,你跟我去公司走一圈,正一下名?”

    叶小东一下子就缩了,不吭声了。

    郑峰又说:“你知道就行了。我总觉得这事怪怪的,上次去你家,看你们也不像在一起。”

    莫林风:“我们没有在一起过,以前没有,以后更不可能。”

    郑峰点了点头,他其实不太关心。

    李敬其实挺像年轻几岁的郑峰,话少,冷峻,做事比较利落,也比较直接。后来就多是他在和郑峰探讨工作上的事情了。

    文思涵和叶小东各自夹菜,也吃得很开心,他们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只是人多,不好开口,文思涵就跟叶小东说,要不下次约出来两人吃饭。

    叶小东很久没有单独和文思涵出去了,也说好。  元旦过后,叶小东的公司发生了重大的事件。

    思悟云的实际掌控人,董事长,秦思悟的妈妈,秦夫人,带着她的律师和秘书,出现在了公司。

    令人意外的是,江小玲就站在她的身后,她开了全员工大会,并通知从今天开始,公司交由江小玲全权管理,秦思悟退居二线。

    这件事沸沸扬扬的,让大家热议了好几天。

    江小玲也从小组的大通铺位置,搬到了CEO办公室。

    等这件事安定下来,江小玲请舒姝和叶小东吃了下午茶。

    他们定了一家不算特别远的五星级酒店的临江位置,江小玲开着新提的跑车带着另外两人过去的,吃的人均399的下午茶套餐。

    舒姝&叶小东:……

    舒姝:“比起我的胃,我现在的好奇心更需要满足一些。”

    江小玲:“……”

    叶小东先吃了一口提拉米苏,问道:“我也想知道。”

    江小玲:“我打算把孩子生下来了。”

    舒姝:“你跟老板,我的意思是原老板,你们又和好了?”

    江小玲:“算是吧。不过他是被逼的。”

    舒姝:“……”

    叶小东:“……你怎么逼他的?”

    江小玲:“不是我逼他的,是他爸妈。我那天去找他,想跟他说孩子的事情。我舍不得,而且我也不想怀的第一个孩子就打掉啊。我想生下来,问问他怎么想的。”

    “他那个脓包,害怕极了。说让我打掉,他还不想做爸爸。”

    叶小东:“他怎么这样啊?”

    江小玲:“这还不算惨,就在我跟他好好说话的时候,他那个新女友过来了。”

    舒姝下巴都掉了:“这么不凑巧?”

    江小玲点点头:“真是倒霉啊,然后他一直就拜托我答应他,别生。他那个网红女友还在一边奚落我。我靠,我能受他们的窝囊气?”

    “我一时气愤,就跟他说,他爱要不要,反正我要生下来,大不了我自己养。”

    叶小东&舒姝:“……”

    叶小东目瞪口呆:“江小玲,你好勇敢。”

    江小玲:“后来就不怎么好看了。我站起来的时候感觉有点不舒服,想吐,结果那个女友以为我恶心她,就推了我一下,后来我就不记得了,我醒过来就在医院了。”

    舒姝:“没事吧,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呢?”

    江小玲:“没事,估计是低血糖还是怎么了,医生也说没什么事,就吊了点营养针。”

    “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住在单人病房呢。我这辈子还第一次住院,居然还是单人病房……”

    “他也在,不止他在,他爸妈也在呢。”

    “我看他爸妈在训他。问他孩子是不是他的。”

    “他说是。”

    “然后他爸妈就过来跟我说,要我把孩子生下来,只要生下来,就答应我让我进门。”

    舒姝:“……这个剧情,有点像豪门电视剧。”

    江小玲:“好像是因为秦思悟有点低精症什么的,还有点其它毛病,很难有孩子。”

    舒姝&叶小东:“……”

    江小玲:“他爸妈好像很在意他是不是有子嗣,要求我等月份大了再去做一次DNA确认。”

    舒姝:“那怎么这么早就把公司都给你了啊?”

    江小玲:“我提的啊,我说不能不给点定金啊,我这个成本太高了。”

    舒姝:“……”

    江小玲:“你们别小看他爸妈,他们也不在乎这么个小公司,不然这些年也不会随便秦思悟乱搞了。”

    舒姝&叶小东:“……”

    江小玲:“以后有我罩你们了啊,公司里面你们可以横行无忌了!”

    舒姝&叶小东:“……”

    因为江小玲现在成老板了,所以组长也不敢再让舒姝和叶小东加班了,每天下班,叶小东就准时的回家。

    如果莫林风说会早回来,叶小东还会先去超市买菜,带回家烧了吃。

    那天他又拎着菜回家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一个阿姨。

    楼下门禁是有密码的,她是知道密码才能进来。

    叶小东礼貌问道:“你好,请问你找谁?”

    这位阿姨气质挺清冷的,带着框架眼镜,穿着呢料的上衣和配套的呢裙,戴珍珠的项链,不显富贵,倒是有点书香气。

    她问:“你姓叶?”

    叶小东好奇:“你认识我?”

    阿姨道:“我是莫林风的长辈。”

    叶小东想着这估计是莫林风其他的亲戚,毕竟姑妈还知道屋子的密码呢,她在外面等着,估计没姑妈亲。

    他打开门,跟这位阿姨说:“您请进来坐吧,莫林风要过一会人才回来呢。”

    那位阿姨进了门,进了玄关,环顾了四周。

    叶小东把菜放下,然后拿了拖鞋出来,给她换上,又道:“您先请坐,我把汤炖上再招呼您。”

    说着他进了厨房间,把米淘了放进电饭煲,又把汤骨洗干净和白萝卜一起炖了。把其它要炒的菜洗干净放一边,然后解了围裙出来了。

    他有点不好意思说:“时间有点紧,怕一会儿做来不及,没招呼您,还没问您呢,我怎么称呼您呢?”

    那位阿姨说:“我姓孙。”

    叶小东:“孙阿姨,我给您倒杯茶吧。”说着他去厨房拿了热水壶,又取了茶叶出来,倒了茶,送到茶几上。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来。

    孙阿姨说:“你们……你和莫林风……住在一起?”

    叶小东:“……嗯,我借住在这里的。”虽然莫林风说跟别人说也没关系,但是毕竟是他的长辈,叶小东不想让他太难堪了。

    孙阿姨皱了皱眉:“你们……不是在一起?”

    叶小东吃了一惊:“你……你怎么知道?”他脑子一转,“是莫林风的姑妈告诉你的吗?”

    孙阿姨点点头。

    叶小东压力大极了,他犹豫了片刻才说:“拜托您,先不要告诉莫林风的爸爸妈妈。”

    孙阿姨:“为什么?你们打算分手?”

    叶小东:“不……不是,我怕对他爸妈刺激太大了。而且,如果真的要说,还是希望这件事是由子女自己说的比较好吧。”

    孙阿姨愣了愣,“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叶小东:“还……还没有多久。”

    孙阿姨:“林风以前喜欢女孩子的,你知道吗?”

    叶小东的手在膝盖上握紧了,头低了下来“我……我知道。”

    孙阿姨:“他是遇到你之后才喜欢男孩子的?”

    叶小东不敢看她,羞耻的点了点头。

    孙阿姨:“你不会觉得对不起别人的父母吗?”

    叶小东的头低的很低了,这句话伤到他了。

    他会。

    他觉得太对不起莫林风的父母了。

    他觉得对不起莫林风身边所有的人。

    他总觉得他抢走了莫林风,也摧毁了别人可能对莫林风的所有的期盼。

    可是莫林风需要他,他不能退缩。

    他轻轻的回答:“我会觉得……我对不起他爸妈。但是……”他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但又必须说出来,“但是我们彼此喜欢,我是真心实意想跟他过一辈子的,想对他好,想照顾他。”

    孙阿姨的问题却更加咄咄逼人:“哪怕你们被别人嘲笑?”

    “哪怕他父母不赞同?”

    “哪怕你们以后都没子嗣?”

    叶小东:“嗯。”

    孙阿姨的脸色有点难看。

    “面对他爸妈你也要这么回答吗?”

    叶小东艰难的点点头。

    他觉得难堪极了。

    上次莫林风的姑妈在时,虽然在姑妈很生气,却只是生气在表面,她内心还是疼莫林风的,所以留有余地,火气虽然大,但是言语却并没有很过分。

    也可能当时,莫林风才是直面指责的人。

    但是这时叶小东一个人面对着莫林风的长辈,他觉得自己头都抬不起了,他心里难受,也害怕自己说错了话,得罪了莫林风的亲戚,给莫林风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他潜意识里,或许总还期盼着,能得到莫林风家人的祝福。

    这种贪心的念头让他无法抗争或者顶撞。

    他握了握双拳,勉强自己抬起头来,直视着孙阿姨说:“我不太清楚您是莫林风的哪位长辈。不过不管是他的哪位亲戚,我都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我相信您也是疼爱莫林风,才对我说的这些话。我也都明白。”

    “我很抱歉,我知道说什么都不对,我确实想跟莫林风在一起。只要他还想跟我在一起,我就不会离开他。”

    孙阿姨冷冷道:“那他要是哪天不要你了呢?”

    叶小东的心被狠狠的刺了一下,但是他还是努力的把话说下去了:“如果他哪天不要我了,我会走的。”

    孙阿姨的脸上有一秒的松弛。

    “但我知道他不会。”

    “是吗?”孙阿姨的脸上有一丝嘲讽,“你竟然这么信他?还是信你自己?”

    “可能是因为年轻吧,总要有点相信的东西。对吧,阿姨。”叶小东努力对着对方笑了笑,脸部肌肉被扯着,笑的有点难看。

    孙阿姨看着他,没有说话。

    那一瞬间她的脸上没有表情,但是脑子里却想起来很多事情,许多年的事情很快的晃过,她一时有点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有点心累。

    “莫家无后了,”她淡淡的说,“莫林风不会有孩子了。”

    “可以领养一个啊。”叶小东却理所当然的回道。这个话题因为莫林风说了几次了,他都有点条件反射了。说完他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补充道:“莫林风说没关系,可以领养,他也是领养的。”

    孙阿姨的表情像被雷劈了一样:“谁告诉你他是被领养的?”

    叶小东被她吓了一跳:“他自己说的啊。”

    孙阿姨站了起来,左右走了几步,暴躁起来:“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什么领养?”

    叶小东也站起来:“您不知道吗?哦,他姑妈也不知道。抱歉啊,我其实不太确定,是莫林风自己说的。”

    孙阿姨已经顾不上质问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的事情了,又不知道怎么跟叶小东解释,只觉得一切都荒唐透了。

    还好这时门锁响了,莫林风一脸兴奋的进屋来:“宝贝,我回来了!”

    然后他看到了客厅里站着的两个,一脸兴奋劲唰的被冰雹击了下来:“妈,你怎么在这里?”

    叶小东:“……什么?!”

    叶小东老老实实进了厨房去做晚饭。

    他小心的把厨房门关上了,油烟机打开了,装作自己不存在。

    客厅留给了莫林风和他妈妈。

    场景比自己想象中要安静,没有像上次姑妈在的时候一样声音大。

    但是正是因为听不见,心里更慌。

    叶小东心不在焉的做着菜,几次都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最后看着自己切的乱七八糟的青椒,都没法承认是自己的手艺。

    把三个菜炒好,汤也盛出来了,叶小东趴在厨房门那里,偷偷的听外面的动静。

    好像没声音了?

    他又把耳朵贴近了些。

    这时门被一拉,他差点摔出去。

    门外的莫林风抱住他,奇怪道:“你在干嘛呢?”

    叶小东尴尬的呵呵,问道:“你们聊完了吗?饿不饿,我做好饭了。”

    莫林风说:“嗯,吃饭吧。”

    叶小东把饭端出去的时候,莫妈妈还站在原地。

    叶小东想拍个马屁,就问道:“阿姨,一起吃吧?”

    莫妈妈没吭声,却走过来,看了一眼饭菜,不可思议道:“这都是你做的?”

    莫林风笑了:“厉害吧,都是小东做的。”

    莫妈妈脸色并没有好看点,她显然还在生气。

    她也没有说什么,只问莫林风:“你爷爷那套别墅还能住吗?”

    莫林风回道:“能,一直让人打扫的。”

    莫妈妈说:“把钥匙给我。”

    莫林风去把钥匙取出来,递给他妈妈。

    莫妈妈转身走到玄关,换好了鞋子后,她对莫林风说:“我先走了,我行李还在酒店,等过两天,你们回来爷爷别墅那里吃个饭。”

    莫林风点了点头。

    莫妈妈就离开了。

    叶小东看着莫妈妈离开了,舒了一口气。

    莫林风回头来看他,笑他道:“我妈走了,你放松了?”

    叶小东心虚道:“我一开始不知道她是你妈妈。不过不知道是你妈妈,也吓得我够呛。”

    后来又想到问:“你跟她说什么了?她不生气了吗?”

    莫林风拉着他在餐桌边坐下来,把筷子递给他,说道:“怎么不气啊,不过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服我,所以跟自己生闷气呢。”

    叶小东有点不信:“这么安静的?”

    莫林风给他盛了碗汤:“对啊。人跟人不一样,有的人生气火大,有的人生气,看起来安安静静的,搞不定内心都火山爆发了。”

    叶小东:“那她自己不是很难受?”

    说到难受,莫林风顿了顿,跟叶小东说道:“我妈说我不是领养的。”

    叶小东:“啊?”

    “咳,”莫林风脸都红了,“吃饭吧,不管了。”

    叶小东瞪他。

    莫林风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了,原来当初是讨论关于是不是出国工作的时候,莫爸爸和莫妈妈在自己家书房吵架了,恰好被莫林风听到了,完全是气话,莫林风却信以为真,以为自己是领养的,还信了那么多年。

    莫林风想到他妈妈刚才那句“你就不觉得你的鼻子是跟你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觉得恨不能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吃饭!”他‘恶狠狠’的欺负自己的小男友。

    叶小东失望的‘哦’了一声。

    周末的时候莫林风带着叶小东去了爷爷留给他的那套别墅。

    莫林风和叶小东平时住在城东,那套别墅却在城西,位置其实还非常好,靠近西区的公园,安静的很。

    那是一个老的别墅区,绿树都长得非常高大了,围墙上爬满了绿藤,整个环境幽静无比,人很少,车也很少。

    莫林风一路把车开到了别墅一楼的车库。

    这是个三层楼的小别墅,莫林风还有一串钥匙,直接带着叶小东从一楼大门进去了。

    里面打扫的很干净,莫妈妈坐在一楼的大厅里,带着老花镜,看一封笔记本电脑上的邮件。见到他们来了,把眼镜摘了,站起来,表情还是冷冷淡淡的:“你们来了。”

    莫林风牵着叶小东的手,‘嗯’了一声。

    又示意了一下叶小东。

    叶小东脸红红的把手里买的补品和茶叶递过去,说:“阿姨好,这是送给你的。”

    莫林风帮腔道:“小东送给你和爸爸的。”

    莫妈妈冷冷道:“是嘛?不是花的你的钱?”

    莫林风:“真不是。是他自己的钱,重要的是这份心意啊。”

    莫妈妈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但是接过去了。

    中午三人在别墅里吃的饭,莫妈妈自己没做饭,请了人来做了大扫除,还请了熟悉餐厅的大师傅过来做了饭菜。

    吃饭时很是有些冷清,都不怎么交谈,吃得叶小东有点消化不良。

    临走时,莫妈妈送他们到门口,跟莫林风说:“你知道我跟你爸爸,不喜欢你们在一起。但我知道,你也不会听我们的。”

    “这些年你这么怨我们,我能理解,谁让我没陪在你身边呢。”

    “我们不是好父母,没给你做好榜样,搞得你现在连父母都不想做了。”

    “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莫林风点了点头,说:“不会的。谢谢妈。”

    莫妈妈又说:“我这两天去看看亲戚,下周就走了。过年去圣彼得堡看看我们。带他……”她看了一眼叶小东,“去给你爸爸和妹妹看看。”

    莫林风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叶小东问莫林风:“你妈妈,这是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吗?”

    莫林风说:“算是吧。”

    因为这十几年他们忙于事业,放养儿子,对于儿子已经没有了束缚力,以至于虽然反对,却更害怕反对让儿子走得更远,所以只能不甘愿的妥协了。

    不过对于莫林风来说,这就足够了。

    未来岁月还很长,慢慢的磨,总有一天可以让父母开心的接受的。

    几天后莫妈妈飞走的时候,莫林风没空,叶小东去送机时,莫妈妈也没跟他说几句,要离开时,叶小东突然叫住她,莫妈妈还没反应过来,叶小东上去抱了她一下,“平安到达哦,阿姨。”说完他冲莫妈妈认真的笑了笑。

    莫妈妈一头的黑线,转身上了飞机。

    她不想承认,自己的内心那一下,也有点软了。

    一月底的时候大降温,突然变得很冷,那天傍晚的时候,叶小东接到了舅舅的电话,说外婆生病了,问他要钱。

    叶小东很担心,问舅舅具体的情况,舅舅支支吾吾的说不清。

    挂了电话后,叶小东把钱转给了舅舅,却越想越担心,怕外婆出了什么大事,毕竟她年纪那么大了。

    莫林风回家后,听他说了,就答应他周末开车回一趟老家。

    叶小东原意是自己回去,不用莫林风陪,但是莫林风执意陪他回去,说带上笔记本电脑,万一有事也可以处理,没关系。

    两人开车开了6个小时才回到叶小东的老家。外婆已经出院了,住在自己的房间里。

    那房间常年背阴,有些湿冷,连空调都没有,叶小东看到她躺在床上,一时担心的都哭了。

    还好外婆其实没有大碍,只是摔了一跤,骨折了,检查时又发现了一些其它的老年病,听得吓人了些。

    外婆心态还不错,看到叶小东也很开心,问了他的一些事情,又问莫林风。

    莫林风只说自己是叶小东的朋友,一家人也不怀疑他。

    莫林风帮叶小东把买的的礼物分给了亲戚和邻居,又把给外婆的生活用品和补品都给了外婆。

    想了想,又去镇上,给外婆添置了空调、电暖气、电热毯、羽绒被等等一些基本的保暖物件。

    在家第二天看着东西都安好了,给了舅舅一笔费用,让他好生照顾外婆,才离开。

    走时叶小东非常舍不得外婆,外婆却担心他这次花钱多了,以后不要常回来,免得费钱。

    回去的路上,莫林风问叶小东,要不要把外婆接过来住。

    找个好点的养老院照顾也行,或者一起住也行,找个护理工照看着。毕竟老家的环境太差了,舅舅家本来就不富裕,对待外婆也很一般。

    叶小东也很心动,但还是拒绝了,外婆心里的老思想太重了,不会肯离开儿子,也不习惯城里的生活,会住不惯的。

    莫林风也只好作罢,答应叶小东常回去看望外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