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埋进腿间舌头使劲添_被各种工具调教花蒂

更新时间:2020-10-22 11:23:22

    唐钦虽然姿势懒散,眉眼温和,但语气仍是那般冷漠疏离,让人有一种不自觉屈服的冲动。

    但甄子妮也不算没见过大场面的人,语气官方自然:“这次公演后,加上第一期节目的播出,林木的粉丝已经涨到一百万了,我觉得公司应该趁这个机会好好宣发,以扩大知名度。”

    “这个自然,运营部知道怎么做,”唐钦把桌上的文件推给她,“我是想跟你谈谈林木未来的发展方向。”

    “根据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网络上的讨论热度来看,”甄子妮翻了翻文件,亮出数据,“影帝陆珩对他的评价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但也是因此,营销黑料也随之增加,不过这应该都不是事实,不必担心,现在重要的是怎么利用好。”

    “哦?”唐钦挑眉,眼神锐利地看着她:“你们认识多久了?这么相信他?”

    甄子妮浑身一阵寒颤,但还是镇定道:“我虽然与他相识不过一月有余,但我还是有过调查的,不管是从形体颜值来看,还是从他个人品行来看,都很有发展潜力。何况我既然是他的经纪人,当然要相信他,不然之后的工作如何开展。”

    哪有什么理性分析,她是被一时的美貌冲昏了头脑,虽然有去过他的学校向同学们打听过林木的品行,确实有些草率,但不可能在唐钦面前承认。

    唐钦点了点头,“关于运营这一块你完全不用担心,你早点确定好他的后续发展计划,然后交到公司这边。”

    本以为是商量,没想到是安排任务。甄子妮紧接着就被“请”了出来。

    不过,关于后续发展问题,的确需要她这个经纪人提前做好应对方案。

    .

 文学

    首轮公演后台。

    卜悦靠在盥洗台边,夸张地模仿粉丝,“林木也太帅了吧!”“木子唱歌也好好听哦!”“啊啊啊,小哥哥太治愈了吧!”

    他的声音不似一般男生的低沉磁性,反而清爽干净,这么一模仿,像只杜鹃叽叽喳喳。

    “你差不多得了。”林木笑了笑,理了一把头发。

    “我可没夸张,喊你和喊阮风的一半一半吧,那声音……啧啧,感觉能把整个场馆炸穿!”

    林木:“现场那么吵,你这都能分的清他们在喊谁?”

    “就你们那灯牌,”卜悦调侃道:“颜色那叫一个显眼,绿油油的,像一片森林。”

    对此林木也有些无奈了,作为母胎单身者这就被戴绿帽了。

    卜悦:“还好羽嘉没敢使绊子,不然你那群妈粉估计要撕得他妈都不认识。”

    林木正准备回答他,却听到咔嚓一声,立马警觉地往厕所门口看去。

    一抹粉色的身影从他眼前闪过。

    卜悦疑惑地看着他,正准备问他怎么了,结果就接收到林木“让他闭嘴”的眼神。

    “有人偷拍。”

    按道理除了工作人员,一般人是进不来后台的。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他担心的倒不是拍到丑照的问题,而是刚刚他们那段话有没有被录音。

    被爆出来的话,选手不和估计会被有心人拿出来炒作,对谁都是不利的。

    他闪身上前正要去追,却发现有人比他快一步把人逮住了,像是工作人员。

    不对,工作人员里面有身材这么好的么?

    陆云间本来就是被任誉拉来的,说什么非要来给沈离打call,人家是导师又不是选手你倒是抢的哪门子风头。

    陆导无奈成为场馆万千粉丝中的一员。

    到了现场才现场感受到到追星粉丝的疯狂,吵得不行,耳朵都快失聪了。本来打算走后门来后台洗手间抽根烟静静,结果撞见一个女生拿着手机鬼鬼祟祟地蹲在男厕门口,神情慌乱。

    他第一反应就是私生饭,粉丝多了就容易出这事,当然,黑粉也算。

    私生饭这种事情他碰见得多了,惹出来的麻烦也多,他可是深受其害过。

    虽然他不是什么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谁让他心肠软呢!

    算了,看到了就帮里面的那人一把吧!

    就在女生偷拍被发现转身准备逃跑的一瞬间,“正义使者”陆导挡在了她面前。

    女生戴了口罩,拿着“作案工具”的手上那只袖子被陆云间拽着,显得非常滑稽。

    林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高大俊朗的男人拽着娇小玲珑的女生的袖子,就……很像大人欺负小朋友。

    他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卜悦在洗手间搔首弄姿,好不愉快。

    竟然还有心思照镜子?

    卜悦走出来,终于扒拉好他最后一根不听话的头发,“快走快走,追呀!”

    林木看着他,反正也不担心人跑了,有人先他一步抓住了人,“你刚在干嘛?”

    “嗨,就算被偷拍也要帅帅的!”卜悦比了个帅气的手势,却传达出了一种及其诡异的可爱。

    卜悦拉着他出门,现在反而显得很担心。

    您这不会是上赶着去给人偷拍吧?

    “咦?已经被抓住了?”卜悦盯着那一对身影,碎碎念道。

    他快步走过去,指着那抹高大的身影道:“我倒要看看是谁竟然在厕所偷|拍我,你给我转过来!”

    陆云间刚问完女生偷拍的动机,这时候倒听见被偷拍的正主来了。

    正好,他也不想管这闲事。

    他拽着女生的袖子往卜悦那边轻松一推,“来的正好,你们自行处理吧,我有事。”

    陆云间往前走了不过两步,却又被卜悦喊住:“喂,你干嘛呢?我说的是你!”

    捉贼反被当成贼,陆云间心想这是帮的啥忙啊,吃力不讨好。

    正要开口,被送开桎梏的女生直接越过卜悦往后跑了过去。

    卜悦:“哎,小姐姐你跑啥?”

    陆云间骂了句傻叉,转头道:“还没看懂?偷拍的是她不是我。”

    反应过来的卜悦还来不及看清前面这位大哥的脸,立马转身去追。

    这下可完了,误会人家还把贼放跑了。

    林木一直靠在门口看卜悦发挥,正要上去解释,结果就发现女生往他这边跑了,他一个闪身,堵在她面前:“小姐姐,偷拍可是不对的哦。”

    卜悦见女生被林木堵了,瞬间松了一口气,连忙向前面这位被自己误会的大哥道歉:“抱歉啊大哥,我认错人了。”

    抬头看这一瞬间,他算是愣在原地了

    ——这特么是什么运气啊,上个节目不仅能见到影帝,还能见到gay圈中的绝品纯1,小0都想睡的陆导!

    啊,不行了,腿已经软了。

    陆云间见到他惊讶脸色并不在意,反而眉头一皱,“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可……当然可以!”

    陆云间看了一眼远处和女生交谈的林木,没什么表情,只是刚邹起来的眉头这会了恢复正常,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

    林木上来喊卜悦的时候他还是一副丢了魂似的,最后他直接一掌拍了过去,卜悦往前摇了摇,又弹了回去。

    林木:……不倒翁?

    一分钟后,直到陆云间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走廊,卜悦才悠悠转头道:“我没看错吧?”

    林木:“什么?”

    “那是陆云间吧?”

    陆云间,林木当然早就把他那张脸刻在了脑海里,早在他挡住女生的时候就看到了。

    没想到他还真的是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

    两次碰到还都是和自己的事情有关,如果他发现他帮助的那个被偷拍的是自己的话估计会很后悔吧!林木也确信他看到了自己,这会心里突然暗爽。

    “是又怎么了?”

    耳边传来卜悦花痴少女音:“太帅了吧!”

    林木:???

    “哪儿帅了?没看出来。”

    卜悦转头,一脸震惊地看着他,面露怀疑之色:“木子,你不会不知道陆导是gay圈里最想睡的1中排名第一吧?”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gay,”林木脱口而出,随后顿了一下又道:“等等,这么说,卜悦你是……”

    “是啊,我直觉你就是同类啊,没想到竟然不是么?我一直觉得咱们同型号哎。”卜悦竟然有点失望又不相信地道。

    “我当然不是!”

    还有,同型号是什么意思?

    就算是,他也不是下面那个吧!

    林木把这些暗杀在理智的脑海之中,“而且,我从小就喜欢……女生。”

    “咦?”卜悦惊奇道:“我以为木子你是母胎单身哎。”

    林木有点崩溃,被误会性取向还不够,现在还被母胎单身了,难道他脸上就写了“没谈过恋爱”这五个字吗?

    他咳了一声,稍稍偏过头,脖子瞬间红了,“我不是。”

    一撒谎脖子就红,还好这次的演出服是有领子的。

    “真的吗?”

    “当然。”

    为了避免露馅,林木决定离开现场,正好这时候场务这边找他们,总算给他解了围。

    回去的路上卜悦还碎碎念,“木子你初恋是几岁啊?”“她漂亮吗?”

    最后他才想起来问偷拍的事。

    林木:“已经解决了,我已经让她删照片了。”

    卜悦说那就好,然后又开始碎碎念,每三句离不开陆云间。

    光从他嘴里,还以为陆云间是什么绝世大美男呢!

    林木忍不住吐槽:“你难道不觉得他那张脸很不可一世吗?就像每个人都欠他一百万似的。”

    “怎么会,那是成功男人的魅力!”

    他放弃了,作为一个颜值控,他真的无法说服卜悦,毕竟那张脸还是遗传了他父亲的,五官分明,脸部轮廓棱角清晰,温柔中又带着淡淡的不羁。

    也怪不得卜悦如此了,林木觉得网上那一小部分陆粉都是为了他的脸和身子,毕竟那个身材也是很绝,身高比例刚刚好,身上多一块少一块肉都不行。 其实不怪陆影帝想把他培养成演员,从外形上他就很适合,当然,模特也不是不可以,可他偏偏就选了个不考天赋吃饭的职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和自己一样倔。

    林木心想。

    所有公演录制流程接近尾声,现场的观众也退场了,选手们也一个个卸好妆准备下班。

    导师们早就先他们一步下班走了,整个场馆里头就剩少年们和工作人员,但外头的粉丝的攒动声却不减。

    过了一会,外面才彻底安静下来。

    回公寓的大巴车停在场馆外,需要走一段路,外头已经被保安清了场,半夜三更的场馆只有少年们时不时传来的嬉笑打闹声以及工作人员闲聊声。

    这场公演的成功度超出预期,不光是林木他们组,阮风和赵天桢他们组的呼声最高,拥有不少小迷妹,跟着卜悦也得到了不低的票数,不出意外地他们组获得了助力王。

    其实今晚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程如斯那组,搞怪又不失创新,配合默契无间,尤其是程如斯,表演的反差萌呼声很高。

    大家都留恋地继续谈论这场表演。

    “没看出来程哥反差这么大!”

    “这次阮风他们组表现真的很好,我都看呆了,那段freestyle绝美!”

    “天桢哥也不错,在风哥的强大气场下也丝毫不逊色。”

    ……

    这时,场馆外被栏杆隔绝的那头传来一群躁动和呐喊。

    众人闻声望去,是一小群逗留已久的粉丝,还举着散发微弱光芒的灯牌,喊出来的声音都有些许嘶哑,许是刚刚场上喊得狠了。

    “阮风你好帅!”

    “风风放心飞,妈妈永相随。”

    “风风加油!”

    “天真你是最棒的,加油!”

    “老公,你好拽!”

    “卜卜,妈妈爱你。”

    “卜卜小可爱,加油!”

    “少年们,加油!冲鸭!”

    “哥哥们早点回去睡觉哦,不要熬出黑眼圈!”

    “哥哥们再见!”

    到了林木这儿就是——

    “木子,你太美了。”

    “森哥你给我搞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微博上面回复不是挺快的。”

    “林学霸,啥时候给我们补课?”

    “搞快点,冲啊森哥!”

    “学霸不需要熬夜,头发最重要!”

    其他人:……

    林木:……

    “哈哈哈哈哈哈”

    “林木,你这些粉丝也太可爱了吧!”

    被夸的耳尖粉丝:“我们就是爱讲实话。”

    “可以,来了,我帮你们催催。”其中一位少年应了声,推着林木就上了车。

    卜悦也觉得好玩,朝粉丝挥了挥手说早点回去也跟了进去。

    “不错呀,木子,你的粉丝好可爱哦!”卜悦戳了戳他的小臂,“啥时候林学霸也给我补补课啊?”

    林木收回手,穿上外套遮得严严实实的:“好啊,你要补什么?”

    卜悦笑着说:“补一群你这样可爱的粉丝。”

    “nonono,”林木摇了摇头,认真地说:“我觉得你需要补补脑子。”

    “你好坏啊,木子,变着法地骂我。”卜悦佯装打了林木两下,笑道。

    自从今天意外说破卜悦的性取向之后,林木听见喊自己木子都有点虚,不坦荡了。

    他狠狠地唾弃自己前后不一的态度,发现了自己之前没发现的暴露卜悦性向的蛛丝马迹。

    比如现在,他就觉得卜悦的声音和动作非常地撒娇,但以前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还有,他看陆云间看呆的那一脸花痴样。

    林木又看了看自己,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哪一点和他相像,为什么卜悦第一感觉自己是同类呢?

    这时候车厢中的人大部分都在靠着椅背,在大巴的摇晃中小憩,没人注意到他俩。

    他小声地提出疑问:“卜悦,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同类啊?”

    卜悦耳朵精,一下就听清楚了,摇头晃脑地观察了一下四周,小声回答:“我也不知道,就是……直觉。”

    期盼他的回答并发誓要往反方向改变的林木仿佛被塞了一口棉花,不光失望还有气也撒不出。

    确实,如果每个同性恋都有一样的特征的话,鉴别仪器这种东西早该发明出来了。

    林木忧郁地望向窗外。

    路灯下的树影扫过车窗,路过一座灯红酒绿的建筑,霓虹灯交替闪烁之下,林木又看到了那张不可一世的脸。

    俊美、桀骜之下,此刻却带着一阵无奈,以及同情。

    车在红绿灯路口暂停,林木抬了抬眉,彻底睁开昏昏欲睡的眼皮,顺理成章地欣赏眼前不远处的这一幕。

    卜悦好像一点都不困,喃喃地凑过来:“看啥呢?”

    “我艹,那是陆云间?旁边那个是谁?”

    “小点声,”林木扫了一眼周围,发现大家都在睡觉,并没被惊动,回道:“不知道。”

    “那人看起来挺可怜的,太惨了,看起来就像失恋挽留对象的可怜男人。”

    林木眯了眯眼,把陆云间拼命想拽起扒拉着车门的醉酒男人,一脸吃瘪丢脸的样子尽入眼中。

    车门开着,但车里的人并没有走出来。

    此时眼前的红色变为一片绿,车辆又重新启动。

    卜悦欣赏了几秒陆云间的英俊容颜,意犹未尽地挪开眼,感叹了好几句真帅。

    林木没立刻挪开眼,随着缓缓的车速转着头,他看到陆云间放弃似地松了手,抱臂跟车里的人说着什么。

    此时车里的人缓缓走了出来,揽住醉酒男人的腰,把他抱了进去,转身的时候往左微微侧了侧,短暂地让林木看清了他的脸。

    他迅速把目光收回来,同时去确认卜悦有没有看到。

    看到卜悦无聊地玩前面人侧着的头发时微微松了一口气。

    卜悦前头坐的是赵天桢,后者旁边是阮风。

    赵天桢的头发有些微长,缓和了点他的面部清冷的轮廓,每次台上甩头的时候都会惹得台下观众一阵尖叫。

    这会儿他可能睡着了,头往外侧了侧,垂了一半下来。于是它成了卜悦无聊时候的玩具。

    虽然刚刚那段听不见声音的画面发生在酒店门口及其平常,但陆云间和沈离,外加一个陌生男子作为其主角,就特别稀奇了!

    没错,他看见从车里走出来揽住陌生男人的人就是沈离。

    凭林木的记忆力,再加上见沈离还是节目的主持人,绝对不可能认错。

    何况还是在光线那么足的地段,他看的很清楚,应该是临时下车的原因,导致沈离脸上什么掩饰都没有,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如果真的被卜悦看到,凭他的眼神和那张嘴,肯定要给自己招惹不少麻烦。

    所以,没看到倒是好事。

    至于他自己,并不是会随便到处说的人,而且还是事实模糊的情况下。

    旁边的卜悦不满地哼哼了两声:“什么啊,摸得我一手发胶。”

    林木:……

    人家赵天桢的头发,喊你去撩拨了?典型的老虎头上拔毛还要喊一句毛不够软,还好人家没醒。

    到了公寓,大家习惯了镜头,洗洗上床,不管形象地倒头就睡。

    虽然今晚接受到的信息有点爆炸,但熬夜到半夜三点,林木也撑不住很快入睡。

    他做了一个很短暂的梦,醒了之后还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想想当初大学到研究生那段时间,因为单身,又高冷,被人暗地里质疑过性冷淡,他怎么也想不到做梦能梦到狗血恋爱情节啊。

    梦里沈离和陆云间一人拽着一只那个醉酒男人的胳膊,还一人一句霸总发言“他是我的!”,最后沈离还是用昨晚的姿势揽着男子的腰,暧昧不明,两人钻进了车里呼啸而去,留下陆云间站在那里,仍然流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落寞地抽着烟,白雾吞吐。

    沈离和那个醉酒男子纠缠在一起这个暧昧信息他还没完全消化完,就开始梦中脑补出争夺对象的大戏了。

    真真是有些荒唐!

    陆云间的性向不是秘密,这是林木刚开始在网上黑他的时候就知道的,但看着他们三人之间也不像是这种关系。

    首先陆云间没有出手,最后更是冷漠地看着他们俩钻进车里,虽然眼底有一丝林木没见过的苦楚。

    那只能是暗恋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他有过绯闻,肯定是对某个人用情至深,无法轻易放弃。

    这么一想,甚是合理,林木开始有点同情陆云间了。

    虽然他脾气不好,脸还臭,在片场耍大牌欺负人,但也还是有优点的吧?

    所以,优点是啥?林木也没想出来。

    总之还不至于落到暗恋,还特么失败,看着意中人和别人缠绵的下场。

    新的一天开始,录制不停。

    由于第一期播出反响不错,现在就连生活时间段的录制也变长了。之前都是随便录点,够剪就行,现在是为了多多丰富,剪到后期的加长版里。

    这意味着下了班回到宿舍也没时间消停,摄像大哥随时注意动向,卜悦有一次上厕所忘带纸喊林木帮忙那一段都被录进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剪进去。

    最后,整个宿舍人设没有崩的人估计就只有阮风了,连赵天桢和程如斯他们都未能幸免。

    羽嘉从那次化妆室事件之后消停了一段时间,似乎不怎么敢找林木麻烦了,不过也是因为之后没有同组过,想搞麻烦手也没那么长。

    但最近宿舍特别多人议论他,就连不怎么串寝的林木也听见队里的人吐槽。

    一轮淘汰很快录完,林木、卜悦、阮风、赵天桢和程如斯他们当然稳稳晋级,羽嘉虽然节目里不够吸粉,但也因为之前积累的一波粉丝成功晋级。

    然后就开始转变路线,在宿舍取材部分疯狂串寝,人变得非常好说话,一改之前的傲慢人设。

    大家都觉得他笑面虎,在林木面前吐槽羽嘉训练故意坑他的事情,他也是一笑而过,并没发表太多言论。

    直到他们俩再一次同队,他才真正爆发。

    也是因此,林木一封成神,让大家刮目相看,好不称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