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穿裙子男朋友直接进去_粗大紫红肉我

更新时间:2020-10-22 11:25:25

    程隔云没回答她,但显然她已经知道了答案,“还是明天早上九点,我在水院等你,机会只剩这一次,你不是爱自由吗?那这次来不来随你自己。”

    他双唇紧抿,很快打开车门又摔上,径直离去。

    程隔云没有和小林一起离开,而是发消息让对方先走,他只身靠在柱子后,莫名烦躁。

    不只是因为虞盛云的威胁,还因为虞盛云身上的烟味,让他莫名想到了一个人。

    唐宸。

    虞盛云的烟更淡一些,有清香,但是唐宸的烟是苦的,苦涩味道中只卷有一点点香气,这就让程隔云更自然地联想到了他那晚的微笑。

    明明无奈和苦楚更多,却还要强行压下,并且向他发出最诚挚的祝福,对他露出出最好看的微笑。

    昨天他收拾衣服的时候,在衣袋里摸到了唐宸的钥匙。

    他知道唐宸打电竞,人气很高,那钥匙应扣该是某个粉丝送的,上面挂着一个可爱的Q版小人,下面用圆圆的加粗字体写着247,247这三个字上还有一个小皇冠,闪闪亮亮的。

    背面也有字。

    写得是:希望247天天开心。

    而现在,他的开心被自己抢走了……或者换一句话说,唐宸主动把他的开心送给自己了,义无反顾、一腔孤勇。

    程隔云自诩渣人无数,不过好像还没有一次是像刚才这样惴惴不安。

    他承认第一晚的确是见色起意,可是后来的两次三次,甚至到把自己家门密码都给他,真的只是这么一回事吗?

    不是。

    他比谁都更清楚,不是。

    所以他更情愿将唐宸作为一个知心的好朋友来看待,一个好到足以让他交心,却并没有让他去爱的好友来看。

    可是他刚才却莫名惶恐,莫名发觉这次是不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

 文学

    程隔云开始质疑自己,明明这种事情他做过很多次,也做得很自然,但为什么这么奇怪?

    和那天晚上的风一样奇怪。

    他叫了车将他送回家里,唐宸现在不知道新密码,所以没人每天来给他喂小聪明玫瑰花。他其实也有考虑,要不要把小聪明放到姜犹照家里去,至少姜犹照家里有下人可以准时给小聪明喂玫瑰,而且反正他们以后都是要同居的。

    还是再过几天吧,也不急。

    程隔云放了一点干草进去给它,转身去洗手,最后兜兜转转到浴室门口,重新将那些小黄鸭理好了位置。

    出门前,他拿走了放在书桌上的钥匙。

    WDA俱乐部。

    WDA今晚有训练赛,唐宸正陪队里的ADC双排,他电脑前放了个烟灰缸,里面已经插满了烟头。

    他们队里AD还很小,正是争强好胜的年纪,连输了几局,难免有些沮丧,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噼里啪啦,也容易催着人焦虑。

    “宸哥,对不起,是我太——”他开口,好像想说些什么,但还是低下了头,没好意思把后面的话说完整。

    别说是别人,就连他自己看着这个操作和战绩,都觉得自个儿配不上247的辅助,令人急眼。

    “没关系的。”唐宸依旧看着屏幕,眼底一团青黑,这是熬夜所导致的。他还在继续操作:“你不是想听泽神给你指导吗?我昨晚问他,他同意了,等几天就好。”

    “谢谢宸哥!”听到这句话后,AD的神色又瞬间拨云见日,笑起来:“还是宸哥你最好,从来不生我们的气。”

    “我知道你们都很认真。”他虽然满脸疲惫,但依旧耐心地鼓励:“好好打吧。”

    AD摸摸脑袋,不再说话了。

    其实他自己什么水平他心里也清楚,毕竟只要是逛过LOL贴吧或者超话的人,基本都知道247是整个联盟里有名的孤儿院院长,而那个孤儿院,自然就是WDA战队。

    无疑,这个队员比这个战队更出名。

    他和教练讨论出最适合队员们的战术,把WDA这个实力并不强的战队从冒泡赛里送进世界赛。关键是人家人格魅力还强大,能硬生生把黑变成粉,让联盟里其他战队的ADC纷纷上门来拉人。

    无论是商业代言还是比赛,WDA也全靠唐宸。最后再加上也确实使他们自己不如人不争气,搞得这些队员都习惯了,甚至能在队内开自称孤儿院第一AD或者叫247院长之类的玩笑。

    刚才就有人来叫了。

    “院长院长,”队里的上单拿了外卖来:“楼下有人找你。”

    他偶然瞥见唐宸的面色,顿时一惊:“您这是熬了多久啊?怎么面色这么差,要不要去睡一会儿?”

    “不用。”唐宸摇摇头:“我先下去。”

    他想应该是他点的感冒药送上门了,那天在车里窝过一夜之后,再加上之后没怎么休息好,唐宸到今天早晨才发觉自己感冒。

    虽然电竞条件比以前要好很多,但队里只有心理医生并且还没来上班,又因为大家很久没生病,所以连一包感冒药都过期了。

    唐宸头昏脑胀,不乐意出门,但下个楼这种小事倒是无所谓。

    程隔云听见脚步声,侧过头来。

    唐宸:……

    他实在是没想到是程隔云,首先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上的拖鞋,再是后知后觉想起自己那糟糕的状态——电竞网瘾少年的日常就是如此,联盟第一帅泽神都在俱乐部穿拖鞋、熬出黑眼圈。从前唐宸一直认为没什么不妥,直到今天看见程隔云,他好像才晓得尴尬为何物。

    然而很快,他又彻底放松,只因清楚他和程隔云再无任何可能,所以也自然不用在意刚才这点细枝末节。

    坦荡大方地面对程隔云后,一切反而都自然了许多。

    程隔云见他这么憔悴,也略微一惊。

    但他很快就同唐宸打招呼,并将钥匙给了他。

    “落在我这里了。”

    “不好意思啊。”唐宸接回那串钥匙,甚至连手都未与程隔云有所触碰,他将钥匙紧握在掌心,而后笑着问:“是准备连带着邀请函一起给我的吗?”

    程隔云盯着他深陷的眼窝和藏住的眼神,最后低头笑了笑:“没有,邀请函还没准备好。”

    事实上已经写好了,就在他车里,但他突然不愿意现在给唐宸了,尽管后者现在看起来分外狼狈憔悴,没有一点初见时的神采。

    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打开车门:“对了,我来的时候给你买了个笑礼物。”

    程隔云说着,拿出了一盒圣代,他递到唐宸面前:“你应该会喜欢的吧?”

    已经感冒的唐宸睁大了他的熊猫眼:0.0

    但他还是很快接过,笑了笑,“谢谢。”

    虽然他有在很认真地试图瞒住,但是在手触到冰冷的物体时,还是不免咳了两声。程隔云一怔,差点将圣代抽回去,然而他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做的过头了,只是问:“你感冒了?”

    “有一点。”唐宸回答他:“应该很快就能好。”

    “嗯,不能吃的话你就扔掉吧。”

    他沉默了一会儿,用很倔强的语气回答:“我不会扔的。”

    接下来两人相对无言,程隔云正犹豫要不要提一起吃个饭这种事,手机忽然响了,他看是姜犹照,不自觉笑了笑,然后向唐宸告别。

    唐宸约莫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了什么端倪,但并未多说,只是再次提起邀请函,并且多说了几声再见。他一直看着程隔云回到车上,用着满脸的笑意和姜犹照通话,然后驾车离开。

    手里的圣代一下变得很重,他低头瞥过一眼,握紧,深知自己这感冒可能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程隔云和姜犹照约了下午订戒指,对方先将他们请进了VIP室,便在一旁静静等待着他们的挑选并介绍。

    程隔云的目光被其中一页留住了,那对戒指叫“有效诺言”,还没有售出,只要现在程隔云选择它,那它将只属于他们。

    他突然侧头问姜犹照:“我问你个事。”

    姜犹照颔首:“什么事?”

    程隔云曾经无数次设想过这个问题,在他发觉自己对姜犹照真的动情了之后。

    他那时想自己真是太糟了,爱情对于他来说来得太突然,就像丘比特的箭随处乱发,他中下一次便要受伤好久,只盼望姜犹照真能带他解脱桎梏。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姜犹照拍拍他的肩膀,戏谑道:“就算你是商业间谍什么的我也认啦,白捡到这么可爱的小朋友,明明是我占的便宜更大。”

    程隔云轻哼一声:“你说谁是二五仔?”

    “我是,我是。”姜犹照顿时投降:“小甜心不是二五仔,我是。”

    “那你真的不会生气吗?”过了几秒后,程隔云再次不确定的反问他。

    “我没有什么值得你图谋的东西。”姜犹照笑笑。

    他已经直往四十岁奔走,还有一个女儿,而程隔云风华正茂,有大好的时光等待着。他一直觉得自己能给程隔云的太有限,程隔云从不缺金钱,他需要完全的时间精力,可姜犹照事务太忙,时常是有心无力。

    “那万一有呢?”程隔云没有发现今天的自己显得异常执拗,他问:“万一真的有的话……你会不会很生气?”

    “今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姜犹照看出他的不对劲:“是不是有人提到你不开心的事了?”

    “没有。”程隔云摇头否定,他说:“我只是忽然想起,问问你而已。”

    最后他们还是选中了那一款“有效诺言”,只因为程隔云一眼中意,之后在车上,程隔云靠在他肩上打瞌睡,开口道:“虞盛云让我明天跟她去水院。”

    姜犹照直觉他先前的异样与虞盛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揽过程隔云的肩膀:“你不想去的话,我会去找她,帮你解决。”

    “我没有不想去。”程隔云一头扎进他怀里,不肯抬起来,只说:“就是跟你报备一下。”

    “真的没有不想去吗?”姜犹照心底叹了口气:“我真的能帮你解决的。”

    程隔云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要下车前,程隔云终于慢悠悠抬起了头。

    他头发被自己蹭得有点乱,直入主题:“你不准和虞盛云见面,不准私底下去解决问题哦。”

    姜犹照无奈笑笑:“怎么被你发现了?”

    程隔云顿时急了眼:“你是不是要背着我和她见面?”

    眼下既然程隔云都放了话,姜犹照自然百依百顺:“那我让助理取消掉。”

    “真的?”程隔云睁大眼睛,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表情来,依旧持怀疑态度。

    “真的。”姜犹照被他逗笑,摸摸他的后颈,只能当着他的面给助理发了消息,取消了见面,如此程隔云才算满意,总算愿意回家去了。

    下车走了几步后,他有意无意回过头,想看看姜犹照的车会不会还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然而事实是,连个车的影子都没有。

    程隔云希望落空,难免有些失落,只得将手插进衣袋里,慢悠悠晃回家,却忽然被一道声音叫住:“你找谁呢?”

    笑容从他脸上涌出,程隔云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觉得很开心,因为这声音很耳熟,而只要他一回头,就能看到姜犹照。

    他三步作两步就跑到姜犹照面前,主动挤入他的怀抱,姜犹照被他这样一撞,甚至有点没能稳住,两个人抱成一团摇来摇去。

    “你怎么来了?”程隔云问:“不是要回公司吗?”

    “我看着你一个人走回去,觉得很难受,像被我抛下了一样。”姜犹照在没人能看得见的角度亲亲他的耳垂:“特别不舍得,就下车啦。”

    总不能一直抱着不松手,程隔云同他在楼下散步,姜犹照紧紧牵着他的手,带他走到了一家花店前。

    他问程隔云:“你好像很喜欢香槟玫瑰?”

    “嗯……”程隔云沉吟片刻:“香槟玫瑰的花语是,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念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

    “爱上我?”姜犹照笑着逗他。

    却不想程隔云这一次没有绕开话题,直接承认了:“嗯,爱上你。”

    姜犹照捏了捏他的指尖。

    他叫店主包了一束,然后送给程隔云,程隔云看着花,突然道:“我第一次看到香槟玫瑰,是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天下午阳光和煦,风很小很温柔,我父亲接我放学,他牵着我的手,”

    程隔云将自己的手从姜犹照掌心里抽出,转而用自己的小指勾住了他的小指,稍微摆动,笑:“就像这样。我一年级放学时不愿意和女生牵手,养成了这个坏习惯,到初中才改过来,变成正常的牵手姿势。”

    姜犹照只是温柔的看着他:“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很可爱,不是吗?”

    他竟然被姜犹照看得不好意思,红色染上耳根:“我们也是路过花店,我一眼就看到了放在花架上的香槟玫瑰。它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开放着,我觉得很美好,就让父亲给我买一枝,他却给了我一整束,晚上我把它放在床头,一直等它完全枯萎,才舍得扔掉。”

    程隔云很少提起自己的过去,更鲜少提到他父亲,姜犹照觉得意外的同时又很高兴。他觉得程隔云终于愿意对他敞开心扉了,事实也确实如此,程隔云在尝试。

    他们抱着花回到程隔云的住处,用花喂了小聪明,然后坐在一起看书。

    程隔云到现在也还喜欢边看书边批注,姜犹照将他圈在怀里,握着他的手写下两人的看法,有时程隔云来掌控,有时姜犹照来掌控。偶然回头对视一眼,彼此都觉得惊奇,感叹为何心有灵犀能到这种程度,教人即便如此也觉相见恨晚。

    程隔云翻开扉页,写下莎士比亚的诗:

    “我的灵魂凭借那富于幻想的天眼,”

    “在黑暗中将你的倩影呈现。”

    “像夜明珠在阴霾的黑夜高悬,”

    “将苍茫的黑暗化做浩浩白昼。”

    “瞧我这样白日为你奔波,夜晚为你辗转,”

    “为了想你,也为了自己,我乐此不疲。”

    姜犹照依旧握着他的手,“莎士比亚写就了我们的相遇。”

    程隔云往他身上靠了靠,仰头凝视着他,回答姜犹照的话语:“但他无法书写我们的结局。”

    他心里想,悲剧决不属于他和姜犹照,他和姜犹照要最好的、最幸福的结局,最好能和童话故事中的“公主和王子最终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一样烂俗。

    就像他私心里永远希望小王子最终能回到b612,也希望那朵因为他的爱而独一无二的玫瑰依旧存活,最后他可以带走玫瑰,并肩看到更浩瀚瑰丽的星空。

    第二天一早,姜犹照亲自送他去水院。

    虞盛云对此好像毫不意外,反而很自然地与姜犹照打招呼:“姜总好。”

    “虞总好。”姜犹照每天要重复无数次这样无聊的礼节性寒暄,早已习以为常。

    “那我先走了。”程隔云对虞盛云没半点客气,直接扬起下巴示意,回头对姜犹照说:“不用来接我,我和她一起回去。”

    “好。”姜犹照道:“那你忙完了联系我。”

    姜犹照走后,虞盛云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不错啊,看来今天很听话嘛。”

    “我不想跟你废话。”程隔云直接问:“今天要干什么?”

    “你到了就知道了。”虞盛云不忘提醒他:“对我怎样随意你,一会儿对别人保持礼貌,不然我想你不愿意姜犹照知道你的秘密的。”

    “闭嘴,带路。”

    “这是陈总,你叫他陈叔叔就好。”虞盛云又伸手示意另一位穿着打扮精致的妇人:“这是彭总,叫阿姨。”

    “陈叔叔好,彭阿姨好。”程隔云露出配合的微笑,转头问虞盛云,“这位是?”

    “这是苏总。”

    “苏总好。”

    对方略微颔首,表示应下。

    “今天我实在有些忙,隔云代我参加吧。”说了一堆话后,虞盛云终于点出主题。

    她要程隔云快速进入这个圈子,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和姿态,而陪人打牌、打麻将,吃喝玩乐等等,都只是基础操作,但也同样是入门必备。

    这些人都是一个圈子的,玩用来交际,在程隔云眼里看来,翻来覆去也不过那几种老到掉牙的东西,无聊得要命。

    但恰好,他过去跟着叶舒枫还有好几个前任一起玩,不仅会打熙城麻将,还打得很厉害,常常玩得连叶舒枫这个老熙城人都自愧不如,主动退场。

    第一圈,程隔云以压倒性的技术结束了战局。

    第二圈,程隔云已经开始嫌弃他们的技术了。

    第三圈,程隔云满脑子“就这”、“就这”,就这技术,还敢和他玩熙城麻将?

    不是他张狂,不过有一说一,他随便去菜市场上拉个大妈来都比他们打得好吧?

    虐菜对他来说没有成就感,程隔云对这几人逐渐失控的面色选择视而不见,只是笑着问问:“陈叔叔,彭阿姨,苏总,你们还继续玩儿吗?”

    反正他也不介意别人给他送钱就是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