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大船摇曳章节/嘿嘿嘿100常用方法

更新时间:2020-10-22 11:29:49

    莫宇白得知这件事后,窝在沙发里抽了一整天的烟。那些毒贩是天罗地网,一旦被盯上就彻底躲不过了。

    当晚,他趁夜找到陈路的家,敲开他的屋门,要他连夜离开这里。

    他们最终没能到达机场,在半路被毒贩们发现拦了下来。

    这场公路上的拦截戏要拍成雨景,占一片公路。剧组提前一天就已经开始布景,前景搭水帘置架,后景布喷雨器。

    李导的团队不愧是高要求高成本制作,精品剧按着电影标准来拍,搭一套造雨装置就耗费不少预算。

    夜景雨戏打背光,灯光组之前熬了一个通宵试出来的照明效果,这会儿准备就绪,就等演员们换场过来。一共十来分钟的镜头,往多了估计得花一两个晚上才能拍好。

    时舟摇换上单薄的衬衫,正坐在一边补妆。

    待会儿要淋雨,小罗忙不迭跑过来给他递了一杯热姜汤:“哥你先把这喝了,不然等下淋雨要感冒。”

    时舟摇伸手接过喝了几口:“这么贴心啊。”

    小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老实巴交地承认:“其实我根本没想到这些,是刚才小林姐给我的,说是给帘招哥准备的,给你也送一杯。”

    时舟摇不说话了,反倒是一旁的Lily笑了两声,替时舟摇接话:“那你跟你小林姐说声谢谢,就说舟摇这边正好没准备,不然真得感冒一场,大家都心疼,多划不来啊。”她朝时舟摇挑眉,“对吧?”

    时舟摇抱着杯子讪讪咳了一声:“姐……”

    Lily作势踢一脚小罗:“还不快去?”

    小罗没看懂这两人互相在内涵什么,点着头又忙不迭跑去传话了。

    补完妆就位,时舟摇和盛帘招坐进小破起亚里,在雨幕中疾驰向前方,镜头一路跟进。

 文学

    小罗抱着时舟摇的外套从路边小跑着回到棚里,剧组工作人员们都忙得脚不沾地,棚里突然冷冷清清。他挑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等时舟摇,今天估计又是一个通宵。

    棚里的灯开了一半,昏昏暗暗的,小罗坐着四下闲看,瞥见对面墙最靠里面的地方亮着一丝火星。

    他探头看了看,这才看清那边的人是Lily。

    反正闲得没事,小罗跳下凳子走过,Lily倚在墙边,细长的指尖夹着根烟,正看着外面嘈杂的拍摄。

    她今天穿了件红色长裙,红唇衬着冷白的皮肤,夹着烟的指甲也是红的,在昏沉的灯光下有种难以言说的质感。

    那一瞬小罗觉得她真适合当个电影明星。

    Lily见他过来,弹了弹烟灰转过身:“没去睡觉?”

    “没,我得守着小时哥,怕他晚上拍戏出岔子。”小罗对谁都笑嘻嘻的,凑上来问,“姐你怎么不过去坐着啊?”

    “我看他们拍戏呢。”Lily朝那边抬了抬下颌。淋着雨拍动作戏显然要困难得多,李导已经喊了好几遍重来,时舟摇从车上摔了三遍,但动作还是不那么流畅。

    Lily皱了皱眉,没说什么,但小罗看出她在想什么。这几个动作不算那么难,比起其他人的容易多了,但时舟摇还是显得力不从心。照理说一个年纪轻轻的演员,不至于身体素质这么差。

    “小时入行几年了?”Lily突然问小罗。

    “三年多了。”小罗扭头看了看时舟摇,“今年都二十四了,小时哥二十一岁我就认识他了。”

    “三年多?”Lily沉吟了一下,“那时间也不短了。”言外之意,这么久了没扑腾出一点儿水花,照这个脸和演技,怎么着也不至于。

    “姐你不知道,”小罗压低声音给Lily说,“我哥三年前出了场车祸,差点儿没醒过来。半年前才……”

    Lily看着小罗的眼睛,又看了眼外面终于过了的那条,想明白了刚才心里的疑惑。她叹了口气说:“不太走运。”

    在娱乐圈年轻就是资本和命,最黄金的年龄段错过了,以后自然是可想而知的难。

    “小时哥其实可优秀了。”小罗低着头慢慢地说,“他考进学校那会儿是专业第一,本来能去z戏的分数。会的东西也可多了,唱歌弹琴,运动神经以前也特别好,只不过现在不太行了……”

    “还会唱歌啊?”Lily侧头笑了笑,“我怎么没听他说起过。”

    “他那会儿差点去学音乐了,后来被表演系给要走了,他还有点儿昆曲功底。我哥嗓子好,你没见他从来不抽烟不吃辣,可宝贝他的嗓子了。”

    “果然是个宝贝。”Lily说,“你们景哥这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怎么发现他的?”

    “这我还真不知道,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小时哥呢。不过后来听他说起过是景哥主动联系的他,好像他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小罗有点儿好奇地看着Lily,突然问,“姐,你和景哥……?”

    Lily看了他一眼:“你还挖我八卦啊,我都三十多的人了。他以前是我学长,都是大学时候的事儿了,我那时候年少无知追过他一阵子,别看我了,现在早不喜欢了。圈里人尽瞎传,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传了多少年了都。”

    “啊。”小罗讪讪,“景哥大学不是z戏的么?”

    “我也是啊。”Lily说,“我是表演系的。”

    小罗瞪大了眼睛看她,刚才那一幕真不是错觉,他是真觉得Lily那么站着像个电影镜头,没想到她竟然是学表演的,“那怎么……”

    “演过两部戏,后来转行了。圈子这么大干啥不行啊,又不是非要挤着当演员。”

    小罗觉得有点失落:“你不当明星可惜了姐。”

    Lily笑了几声:“以前也有人给我这么说过。”

    “……那怎么后来没继续当?”

    Lily把烟头摁灭,轻轻呼出口烟气:“这个圈子对女演员似乎总有许多偏见和约束。”Lily没再说下去,侧了侧头说,“小时这条拍完了,你赶紧过去。”

    小罗“啊”了一声,赶紧抱着衣服朝那边跑了。

    一镜镜重来,众人忙活了整个晚上,一场戏拍了一个通宵,到了黎明眼看光线要上来了,终于到了最后一个镜头。

    雨还没停,啄木鸟在莫宇白身前蹲下来,问他陈路是怎么回事。

    莫宇白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身上的伤口和血迹被雨水冲刷殆尽。他哑着嗓子承认陈路是自己曾经的爱人。

    啄木鸟盯着他说,你最近出错太多了。

    莫宇白哑声说再也不会了,只要他们这次放过陈路。

    莫宇白从前是相当优秀的警察,强悍的个人能力和反侦查能力正是毒贩们十分需要的,两年前和警方的对峙中擒获莫宇白后他们留了他一命。

    贪生怕死是人之常情,警察也不例外。莫宇白为保命同意加入他们,两年多来从未出过错,忠实得像一条狗。

    啄木鸟是个狠角色,为了避免毒贩们内部斗争的报复,干脆一了百了让自己的妻儿都染上毒品,以确保自己不会被威胁。

    他无法理解莫宇白对于旧情人的仁慈和一个莫不相关孩童的善意,但他欣赏莫宇白的能力,选择包庇他,因为一旦被上面知道莫宇白必定难逃一死。

    啄木鸟走后,莫宇白艰难起身,拖着一身是伤的身体,最终又迈向了那黑暗难测的雨幕深渊。

    终于收工,喷雨器停了水,各组人员们迅速收东西撤机器。

    时舟摇和盛帘招淋得最惨,其他人好歹打着伞演,他俩是直接淋。

    小罗赶紧拿了条薄毯让时舟摇裹在身上,时舟摇狠狠打了几个喷嚏,和导演摄像们说过辛苦,头昏昏沉沉地上了车。

    上车前他下意识满场找另一个人的身影,没瞧见盛帘招。他淋得比自己还久,连续一个晚上,这会儿不知怎么样了。

    回到车上,小罗挑出套干衣服让时舟摇换上。时舟摇接过毛衣,解开扣子脱衬衫,车门突然被敲了几下。

    小罗喊了声“等下”,回头看了看还在换衣服的时舟摇。

    时舟摇正光着上半身拿干毛巾擦水,抬头说:“没事,脱了个上衣而已,你开吧。”

    小罗起身拉开车门,就见盛帘招站在车门外。

    “帘招哥?”小罗有些吃惊地看着对方,“你怎么来了?”

    时舟摇也愣了愣,停下动作看向门口。盛帘招已经换好了衣服,只有头发还是湿的,像刚洗过澡一样湿漉漉耷拉着。

    盛帘招站在车门口问:“能进来么?”

    小罗赶忙点头,让开门:“能,当然能,进来吧帘招哥。”

    盛帘招扶着门框上了车,走进来径直坐在时舟摇旁边。时舟摇还光着上半身,突然紧张得连动作都慢了几拍。

    盛帘招倒是毫不在意一样,看了眼时舟摇,偏头对小罗说:“车里暖风再调高点,有吹风机吗?”

    “有的有的。”小罗去翻找一通,递来了吹风机,然后出去给两人倒热水了。

    司机还没来,小罗也下去了,车门一关上,车里就剩了两个人。

    时舟摇猛打了几个喷嚏,赶紧把毛衣套上了。

    盛帘招垂眼看他换衣服,也不说明来意,等他换完后开了吹风机把头发吹成半干,又看向他:“我帮你吹?”

    时舟摇忙从他手里接过吹风机:“自己来自己来。”

    盛帘招索性支着头看他吹头发,时舟摇被盯得发毛,转头看他:“我……脸没擦干净?”

    “没有。”

    时舟摇又继续吹头发,但感觉落在身上的那道目光还没离开,又转回头去:“我今天没演好?”

    “挺好的。”

    时舟摇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那你看我干什么?”

    盛帘招闻言笑了下,悠悠道:“看你自己给自己吹头发是什么样。”

    时舟摇又窘得说不出话。盛帘招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以前只要在一起都是盛帘招拿着吹风机强硬地给他吹头发。他自己懒得吹,次次让它自然风干,有时候不等干了就去睡觉,第二天起来一准头疼。

    一来二去间,导致时舟摇吹头发的技能十分低下。

    盛帘招看他吹了半天还没吹好,终于忍不住抬手去摸了一把他后脑勺:“这儿还湿一大片。”

    也不知道是怎么吹的,早干了的地方还对着风口吹个没完,没干的地方倒好,从始至终一点雨露都没沾到。

    时舟摇心虚,又去吹后面那块湿发。刚把吹风机举到后面,感觉到一只手自他侧颈绕了过来,从他手上拿走了吹风机。

    接着一阵温和的暖风扑上后脑勺,一只手覆了上来,随着暖风轻轻给他拨着头发。

    时舟摇都能感觉到盛帘招坐起了身,为方便吹头发向他靠近了许多。那道熟悉低沉的呼吸声就在耳边,时舟摇都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随着对方的呼吸一起一伏。

    他本想装安静如鸡,可下一秒就没忍住打了两个喷嚏。

    拨着他头发的那只手突然停了下来,接着就从后搭上了他的额头。冰凉的触感让他一个激灵,盛帘招的声音低低传来:“头这么烫,发烧了。”  时舟摇吸了吸鼻子,偏头躲了一下他的手:“没事儿,不是感冒,就是淋雨淋的。”

    盛帘招没说话,收回手继续给他吹头发,吹完了收起吹风机,又给他理了理蓬乱的头发。

    时舟摇嘴上说着没事,其实头早已经昏昏沉沉,重得直往下掉。将睡不睡间,眼角瞥见盛帘招坐着拿出手机开始看,他想了想开口问:“……盛哥,你还有什么事吗?”

    盛帘招头也没抬:“没事。”

    “那……”那你怎么还坐着不走?

    时舟摇换了个柔和含蓄的问法:“那你怎么不回你车上,早点回去休息,晚上还上工呢。”

    盛帘招“嗯”了声说:“车出了点儿小毛病,司机开去修了。蹭你车回去,行么?”

    时舟摇没理由拒绝,但还是觉得奇怪——去修车顺路把他送回酒店也行啊,况且衣服都回车上换了,再大老远绕来他车上坐回去……不嫌麻烦么?

    车里暖气开得正舒服,时舟摇实在想睡觉,也顾不得关怀客人,不一会儿窝在座位里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感觉车子开动了,大概是路上走了一段时间,然后……感觉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他没给面子地翻了个身继续睡。

    再然后……自己好像身体腾空被抱起来了,等彻底感到睡得舒坦时,自己已经在一张床上躺着了。

    耳边传来低低的交谈声:

    “发烧了,我那里有常备药,等会儿回去拿过来。”

    “不用不用了,我出去买就行,哥你也累了一晚上,早点回去休息。”

    “没事,不用舍近求远。你回去睡吧,我来照顾他。”

    ……

    时舟摇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醒来时嗓子又干又痒,鼻子也不通气,在床上翻了个身,难受得要死要活。

    他咕哝着从被子里爬起来,下意识去够床头柜找水喝,还没等手伸过去,就被塞了一个温热的水杯。

    他低头愣了愣,也不管哪来的,先解了近渴再说,拿着杯子仰头往里灌。竟然还是蜂蜜水,甜甜腻腻的正好润嗓子。

    一口气喝掉半杯,等他喝完抬起头,看到盛帘招正坐在床边的椅子里看他。见他停下了,盛帘招又探身递过来什么东西:“伸手。”

    时舟摇下意识摊开手掌去接,几颗胶囊被放在手心,盛帘招说:“别都喝完,把药一起吃了。”

    时舟摇觉出自己这是感冒了,乖顺地吞了药,又咕噜咕噜咽下两口水。

    盛帘招这才从他手里拿过杯子放一边,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烧得没那么厉害了,头还疼吗?”

    靠得太近了,时舟摇能听到对方沉稳的心跳。

    大概是生病了就没由来的脆弱,他很想离那胸膛更近一些,对方心跳声好像有力度地包裹着他,让人觉得心安。

    他的目光正好落在盛帘招的喉结上,不由盯着发了会儿怔,然后才摇摇头:“不疼了。”摇头的时候感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蹭到了盛帘招的下颌,他看到那突出的喉结明显滚了滚。

    他们早上就下工了,时舟摇又转头看了眼窗户,外面这会儿天都快黑了,这么说自己岂不是耽误了盛帘招将近一天的休息时间?

    没记错的话,盛帘招晚上还有戏。他通告很多,忙得很。熬了一晚上下工白天却没赶上休息,这……

    时舟摇不好意思地又吸了吸鼻子说:“耽误你时间了,其实让小罗陪我就行。”

    盛帘招垂眼没接他的话,低头看了眼手机里的消息。应该是到点要赶过去了,他站起来说:“没戏就好好休息别乱跑,药放在桌上按时吃,我估计要拍到明天早上,明天回来检查你吃药情况,别偷懒少吃。”

    时舟摇低头“嗯”了声:“谢谢。”

    盛帘招往门口走着的脚步声顿了顿,声音忽然传来:“别和我说谢谢。”

    还没待时舟摇再说什么,房间的门就被不轻不重地关上了。

    时舟摇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洗个澡,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换过了,身上也没有淋雨后黏腻的不舒服,好像被水擦过一遍。

    他低低说了声:“……操。”

    一阵避无可避又难以言说的尴尬涌上心头,让他一时间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

    火速冲澡出来,躺在床上发愣。

    也不是没被看过,但陌生人之间看一看、朋友之间看一看和情侣之间看一看……那能一样吗?

    时舟摇想起高中时候学校的公共大澡堂子,每到周六晚上尤其热闹,放了学的男生们勾肩搭背拎着东西去洗澡。

    现在回想起来,洗个澡都要成群结队的,简直是有毛病。

    男生腻歪起来有时候还真不亚于女生,就像他们不理解女生们为什么上个厕所都要拉着手去,女生们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洗个澡都要结伴儿去。

    他那会儿还使劲撺掇过盛帘招一起去,不过一次也没去成。

    刚进学校,一宿舍四个人,三个勾搭着要去洗澡,顺便借此联络感情。正在看书的盛帘招淡淡看了眼他们,说:“你们先去吧。”

    啧,这一看就是在家里金贵惯了的少爷,从小没进过大澡堂。

    时舟摇走在去澡堂的路上和其他两个打了个赌,赌盛帘招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去洗澡。

    另外两个说不见得,盛帘招一看就爱干净,在“干净”和“洗公共澡堂”之间肯定会选干净。

    时舟摇那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阅人无数,甭管他高冷挂的还是羞涩型的,他只要看上一眼就能看穿对方在想什么。

    结果他们几人洗完澡走出澡堂大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了拎着篮准备进门的盛帘招。

    时舟摇骂了句“我操”,这是他阅人生涯的第一次滑铁卢,然后乖乖请一宿舍人吃了顿火锅。

    盛帘招作为事件中心人,一无所知地白吃了一顿饭。时舟摇平时大事小事不放心上,这么屁大点事却惦记了好长时间。

    后来他还问起盛帘招为什么不愿意接受他的邀请一起去洗澡。其实澡堂也不是完全坦诚相见,还是有隔间和门的。

    盛帘招当时正在背身换衣服,闻言转过身来,带着他进了浴室,把门在身后关上,对他说:“脱吧。”

    时舟摇愣住了:“脱、脱什么?”

    盛帘招低头咬他脖颈,蹭到耳边时低声说:“脱衣服,现在一起洗,让你一次洗够。”

    后来,雾气缭绕的浴室里,恍惚间只剩下了对方那双深沉的眼睛。

    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快睡前乖乖吃了药,闭上眼沉入睡梦,梦里他梦到了盛帘招那双眼睛。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垂眸认真看着一个人时很容易让人沦陷进去。

    可能是演多了电影的缘故吧,又或许是他天生就有这样适合大银幕的眼神。

    他曾一度觉得,见过这样一双眼睛,好像就再也看不进别人了。

    一觉到了天明,第二日一早被嗓子冒烟和不通气的窒息感逼醒,时舟摇爬起来摸索到床头的水杯才救回一条命。

    喝完水才发现手机屏幕亮着,进来不少微信消息。

    一点开他没顾上看别的,第一眼就注意到最上面的那条消息。

    盛帘招:开门。

    发消息时间是半个小时前,应该他们下戏回来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这会儿盛帘招估计早不在门外了。但时舟摇还是鬼使神差地下床去到门前,拉开门往外看。一看就看到门外站着个修长的身影。

    时舟摇微微睁大眼,正靠着墙的盛帘招听到开门声也抬起头来。

    时舟摇还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对视片刻,赶紧让开门让人进来了。

    一进门他让人随便坐,自己先跑去洗漱换衣服,不一会儿又收拾得人模人样出了浴室。

    盛帘招正在椅子上支着头回消息,时舟摇更觉得不好意思,走回床边说:“我没事了,药也吃了烧也退了,不用管我了,还有什么事我叫小罗帮我就行。你……先回去休息休息吧,连续这么长时间没睡。”

    盛帘招头也没抬:“没事,车上睡了。”

    时舟摇又没话接了,坐下来也拿过手机回消息。

    小罗给他发了一串消息问他好没好要过来看他,李导也问候了他一下,不过居然是在演员群里直接艾特他进行了关怀。

    李敬若:小时生病了就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就说出来@时舟摇

    李敬若:不过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身体素质是真不行,病好了以后多锻炼锻炼。

    李敬若:[美好的祝福送给你.jpg]

    ——最后那个闪着亮光的玫瑰花老年表情包深深刺激了他的双眼。

    李导这么一发大家都知道他生病了,下面众人跟着发来一连串问候。时舟摇不好意思再装死,出来挨个感谢了一番,说自己好多了不用担心。

    惦记着小罗的嘱咐,没敢甩表情包。然后又回复了小罗几条,说自己没事,不用过来。

    刚准备退出微信,李导又在大群里发了个全体消息,说拍摄进程已经大半,休息一天晚上请大家吃饭小聚,能来的报个数。

    一说请客聚餐炸出一堆人,大多数人没什么事,纷纷报名踊跃蹭饭。

    时舟摇看着消息等了半天,思考自己这个病号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

    在组的演员们都报名了,毕竟李导请客,怎么也得给个面子,而且正好借机会没名的和有名的联络联络感情,娱乐圈混得不就是个人情。

    李导已经在让各组负责人统计名单,不过迟迟没见另一个人在群里报名。

    时舟摇抬头偷偷瞧了眼坐对面的盛帘招,见对方也滑着屏幕,应该也在看群消息。

    他试探地开口问了句:“盛哥,你不去?”

    盛帘招没回答,反问:“你呢?”

    时舟摇顿时语塞,支吾着说:“我这个病原体就不去传播感冒了哈。”

    盛帘招抬起眼睛看他,抿着的嘴角动了动,似乎刚要开口,两人的手机屏幕同时亮了一下。

    时舟摇低头看消息,是李导又在群里艾特了他一回。时舟摇抓手机的手一抖,莫名有种被班主任点名抓包的感觉。

    李敬若:小时你身体能行吗?能行也要过来啊,不能我们都聚餐了把你一个人丢酒店@时舟摇

    他就感个冒而已,能有多大事儿,不是下不了床走不动路。既然李导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推辞。

    时舟摇:没问题李导,我能来。

    他发完这条没多久,正要退出群,忽然见自己的消息下面又跟了一条回复。

    盛帘招:我也报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