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清纯校花被下药玩弄_小雪肿的腿合不上来

更新时间:2020-10-22 11:32:31

    徐扬脱了外套,突然想起,他应该还没和顾辰说过自己住几楼吧?之前送他,也没送到家门口吧?

    徐扬忽然扭头,问,“你怎么知道我住这?”

    顾辰眨了眨眼,笑容凝固。

    幸好他敲门的时候徐扬没醒!怎么忘了这一茬!他可不想被徐扬误会他是变态跟踪狂!他只是第一次送徐扬回家的时候,特意注意了一下徐扬走向哪一栋,哪一层的哪一个房间在差不多的时间亮了灯而已!

    “……碰巧,我也不知道在哪一层,打算先给你打电话问一问的,正好有人进电梯,我就一块儿上来了。”

    “这样啊……”

    徐扬没有怀疑,从顾辰手里接过早餐。

    餐盒里还冒着热气,徐扬心里疯狂给顾辰打call:有被年下小弟弟暖到啊!怕早餐凉了,还特意塞怀里保温!

    顾辰早餐买了豆浆油条,还有一笼小汤包和一份锅贴。

    深得徐扬喜爱——他就喜欢什么都尝点儿,但是每次点这么多,一个人吃不完,怪可惜的。

    嘿,这次就不用担心了,他和顾辰一块儿吃,就不会浪费了。

    徐扬笑眼弯弯,抬眸招呼还站在门口的顾辰,“你过来呀。趁热乎,你先吃,我去给你倒杯水。”

    听到主人这样说,顾辰才正式踏进这个家,“嗯,谢谢羊羊。”

    一大早就赶路,顾辰肯定没好好喝水。

    除了倒水,徐扬还顺便给自己调了个酸辣爽口的蘸料,待会儿可以蘸包子锅贴吃,嘿嘿。

    从厨房出来时,顾辰端坐在餐桌前,黑眸紧盯着他。

    有那么一瞬间,徐扬产生了一种错觉——这是他养的小狼狗,正用无比专注而深情的目光看着他,且,眼里只有他。

    他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想多了吧,他和顾辰不过也就见了几次而已,相处的时间还不如他一天打游戏的时间长呢。

    他相信一见钟情,可不代表顾辰也能对他一见钟情啊。

    徐扬撇撇嘴,把水杯放在了顾辰面前,问,“待会儿吃完了早餐,你要回去吗?”

    “嗯。”

    徐扬厚着脸皮说,“可是你一大早就赶飞机,疲劳驾驶不太好吧?”

    顾辰立刻明白了徐扬的用意,弯着眼笑着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是开车来的?”

    “啊?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就如徐扬所说,一大早赶飞机太磨人了,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开几公里的车。

    但是老实话不能说太多。

 文学

    “嗯……我不太想开车,怎么办好呢。”顾辰把话说得模棱两可。

    徐扬顺势就问,“那你要不要在我这儿先睡会儿?反正接下来是休息的时间么,你们今天应该没有安排吧?”

    “嗯,没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就打扰你了。”

    徐扬顿时笑弯了眼,咧嘴露出尖尖的虎牙,“不打扰不打扰,那待会儿吃了早餐,你休息会儿去洗澡,我去换套床单被套吧。我这儿没有多余的床,得换套新的。”

    “不用那么麻烦。”顾辰笑意渐深,却用一种无辜又正常不过的语气问,“待会儿要不要和我一块儿睡个回笼觉?”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计谋得逞,徐扬几乎立马就握拳大笑出来。

    愣了两秒,徐扬反应过来,赶紧乖巧坐着,装模作样的夹起一个小笼包塞嘴里,吐字不清的说,“咳,那、那真是太好了,昨晚我剪视频睡得比较晚,哈、哈哈……”

    “嗯,剪视频挺辛苦的。羊羊,你很厉害,还会做视频。”

    本来自己也挺喜欢这么夸自己的,学做视频那会儿费了很大功夫,但是被顾辰这么一夸,徐扬有些不好意思了。

    “嘿,那不是工作需要嘛。现在大家除了直播之外,都会自己剪辑一些视频放网上,这算是粉丝福利,也算给自己打一波宣传嘛。”

    “羊羊,你真厉害。”

    “哎呀没有啦……”徐扬脸颊红扑扑的,“那、那改天我给你剪个视频呗,给你剪套猎杀时刻,好不?”

    顾辰笑眼弯弯,眸子紧盯着徐扬害羞的小脸蛋儿。

    声音又沉,又带着笑意,“好。”

    吃完了早餐,徐扬就催着让顾辰赶紧去洗澡,他去给顾辰找能穿的衣服。

    徐扬虽然矮了顾辰不少,体型也没有顾辰练得那么有力量,但所幸的是他买了不少超大码的T恤裤子,他穿上去松松垮垮的,但是顾辰穿着应该刚刚好。

    徐扬抱着睡衣走出来,对浴室里的顾辰说,“衣服我找好了,你待会儿洗完了叫我,我给你送进来。”

    “好。”

    说完,徐扬就在沙发上坐下,无聊的玩儿手机。

    蒋星辰发了条信息过来:待会儿有空没?

    徐扬想了想,待会儿应该没空吧,顾辰在他家床上睡觉,他能忍着不爬上去?绝壁不可能啊!

    就算什么都不做,那怎么也得一块儿睡个觉吧。

    徐扬没回信息。反正蒋星辰肯定知道,他要是没回,那就是没起床。

    听见浴室的水声停了,徐扬立马屁颠屁颠的跑到浴室门口等着。

    “你找到浴巾了吗?就挂在旁边了。”徐扬说完,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顾辰走了几步,应该是找到了浴巾。

    徐扬又说,“那你好了就开门哦,我就站在门口。”

    话音刚落下,浴室的门就开了。

    门开了一半,热气涌出。

    顾辰下身围着块浴巾,身子探了一半出来。

    顾辰声音微哑,“水太热了,等我凉会儿。”

    “凉、凉会儿?”

    也、也不是不行,但是就只围一块浴巾吗?就、就一块浴巾?

    虽然看见过照片,知道顾辰的身材有多好,腹肌马甲线练得有多帅多好看,但、但是……近距离看这公狗腰,嘤……

    徐扬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顾辰的身体。

    顾辰注意到,却没有提醒,而是有意展现自己的肌肉。

    等徐扬终于意识到自己看了太久,慌张错开视线,顾辰才低笑了一声,问,“要不要摸摸看?”

    “不、不好吧……”徐扬这会儿连耳根脖子也红了。

    顾辰斜靠着门框,“不是说了,下次让你摸一摸的么。”

    好、好像是哈……

    那、那不是没想到这么快吗!

    虽然很想摸,但是他很害羞啊啊啊!母胎单身二十六年不是盖的好吗?以前也就靠拇指姑娘帮帮忙,那能跟馋了好久的身体比么!他要是真动手摸了,今天这个回笼觉还能不能睡了?

    “下、下次再摸吧。那、那什么你赶紧把水擦擦,家里开了空调,小心别感冒了。”

    顾辰从徐扬手里接过睡衣,笑意浓浓,“谢谢羊羊。羊羊,你真好。”

    哎、哎哟!真是!

    拿个睡衣就好了,这小狗崽子真可爱!!

    顾辰在吹头发时,徐扬就在一旁好好的盯着顾辰看。

    顾辰穿着他睡衣的样儿,真的好帅嘤。

    明明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一点儿型也没有,普普通通纯棉舒适的T恤短裤穿在顾辰身上,却格外显身材,该硬的地方硬,该饱满的地方饱满。

    受、受不了了……家里没有大码他能穿的内裤真是太棒了嘤!睡衣是白色真是太棒了嘤嘤!

    徐扬的视线太灼热,顾辰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一般,吹完了头发,把吹风机挂起来,和徐扬笑了笑,进了卧室。

    等人躺床上了,徐扬才默默走进浴室,也……冲了个澡。

    徐扬刚进去没多久,手机就响了。

    顾辰下了床,去客厅找徐扬的手机。看见屏幕上是“蒋星辰”的名字,脸立马就黑了。

    迟疑了一秒,接通电话。

    “喂,羊羊,你现在在家吗?”电话刚接通,就听见蒋星辰着急的开口。

    顾辰压低了嗓音,语气透着不悦,和浓浓的占有欲,“他在家,洗澡。什么事?”

    蒋星辰愣了下,辨别出来是顾辰的声音,“操!徐扬这禽兽啊!”语气一转,赶忙说,“那行,没事儿了,那什么……咳,行吧,你们忙吧,别太过火啊,安全措施得做好啊!”

    “……” 徐扬洗完了澡,发现唯一一条浴巾被顾辰拿走之后,浴室没有浴巾了!

    那他拿什么擦?

    徐扬拉开一条门缝,小心翼翼的问,“顾辰?你还醒着吗?”

    顾辰从床上爬起来,“醒着。”

    “那什么……呃,我、我就一条浴巾,麻烦你把浴巾递给我呗?”

    听见顾辰下床走路的声音,徐扬有些脸红。

    他现在什么也没穿,湿漉漉的,因为洗的水很热,这会儿皮肤都有些粉。

    这是个好机会啊!他要不要试探一下什么的……他有点儿害羞不敢啊啊啊!

    “给你。”

    顾辰把浴巾从门缝里塞进来。

    应该是顾辰用完之后,拿去阳台上晒了会儿,还有温度。

    徐扬盯着顾辰的手,脑子里还在挣扎。

    到底要不要利用这次的好机会?那要是顾辰没反应,他太心急了,那不是把人吓着了?可他都这样儿了,不用不可惜了?

    徐扬还没得出结论,顾辰已经透过门缝,以及浴室的那面镜子,把徐扬看了个遍。

    顾辰低笑了声,“羊羊,把水擦干了出来。”

    “哦,哦。”徐扬脑子一片空白,听见顾辰的声音,下意识的就照做了。

    回过神来,浴室门已经关上,他啥也没干!

    徐扬懊恼的拍了大腿一巴掌。

    可惜啊!

    顾辰太困了。

    徐扬睡下来之后,顾辰就放松了身体,一秒入睡。

    徐扬本来已经不困了,听着他缓慢的呼吸声,竟然也有些困。

    徐扬抬起顾辰胳膊,悄悄钻到对方怀里,嗅着身上相同的沐浴露的味道,也睡着了。

    *

    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

    顾辰已经起床,身边的位置不知道空了多久。

    徐扬有些失落的爬起来,坐在床上发呆。

    顾辰推门进来,就看见徐扬的头发乱糟糟的,盘腿坐在床上一脸郁闷。

    “怎么了?”

    徐扬抬头,反应有些迟钝,“嗯?你没走吗?”

    “还没有。肚子有些饿,想着你应该也饿了,就下去买了点儿吃的上来。”

    啊啊啊!

    果然还是他那个温柔体贴贤惠的小狗崽子呀!

    徐扬扬起了笑脸,眯着眼下了床,屁颠颠的跟着顾辰走出卧室。

    闻到食物的香味,徐扬肚子很不争气的发出“咕咕”声。

    徐扬嘿嘿憨笑,“我饿了,不好意思哈。”

    顾辰摸了摸他的脑袋,“为什么要不好意思?羊羊,刚睡醒的你感觉憨憨的,好可爱。”

    哦哦哦!小狗崽子说他可爱耶!

    徐扬更加不好意思了,小眼神偷瞄了顾辰好几次。

    他对这样温柔又专注的眼神,真的一点儿抵抗力也没有啊……徐扬不得不再次感叹,他觉得,他真的可以拿下顾辰的。至少,他和顾辰这样的相处模式,不像普通兄弟。

    他和蒋星辰就不会这么腻歪黏糊,尽管他们也会偶尔开开玩笑调戏一下对方。

    徐扬大着胆子,问,“顾辰,你谈过恋爱吗?”

    “嗯?没有,但是我有喜欢的人。”

    “啊……这样哦。”原来有喜欢的人了啊。徐扬跃跃欲试的心,顿时沉了下来。“那什么,我们先吃吧,真的好饿,饿得我胃都疼了。”

    徐扬转身进了厨房去拿碗筷,顾辰拿着他的手机跟到厨房门口。

    徐扬一转身就看见站在门口的顾辰,吓了一跳。

    “你去坐着就好了。”

    顾辰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蒋星辰给你打过电话,我接了。”

    “啊?他有什么事儿吗?”

    “不知道。你回一个吧。”

    “哦。”

    徐扬接过手机,顾辰顺势就从他手里把碗筷接了过去,率先往餐桌走,但却尖着耳朵听着身后的动静。

    徐扬回拨了个蒋星辰的电话,接通后,问,“干嘛?”

    语气熟稔,连客套礼貌的问候都免了。

    蒋星辰沉默了两秒,骂了句,“禽兽!”

    徐扬一脸莫名其妙,“我咋了我?”

    “人家才十九岁!”

    “……”徐扬立刻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靠!我倒是也想!你想啥呢?我是那种人吗?我敢想不敢行动的好么?”

    蒋星辰显然不信,“可拉倒吧,你都把人拐回家了还能什么都不做?你要是什么都不做,倒是别去洗澡啊!”

    徐扬轻咳了声,心虚的瞄了眼顾辰的背影,“那什么,有什么事儿,赶紧说,我这会儿要和朋友吃饭了。”

    “还在你家??都下午了,你还说你们什么都没做?禽兽啊徐扬!”

    “……”他要说他睡了个纯素的,究竟会不会有人信?

    蒋星辰骂了他几句,说,“本来想找你帮忙的,但是现在来不及了。我正在候机。如果这几天有人跟你打听我的行踪,你可千万别说话啊,你最好把我拉黑,别和我联系!”

    “……哦。行吧。”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徐扬撇撇嘴,一副嫌蒋星辰没见过世面的样儿,“这有啥好问的?虐恋情深,囚0禁逃跑?等你什么时候把故事写完了我再慢慢听呗。”

    “……行,挂了!”

    挂了电话,徐扬回到餐桌前。

    顾辰已经把餐盒里的菜都拿出来,添了两碗饭等着徐扬。

    徐扬坐下,拿起筷子嘴馋的舔了舔嘴唇,“真香,哎,你很会点菜啊,全是我爱吃的。”

    “喜欢就好。”顾辰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徐扬的碗里,装作随意的问,“怎么了?他有什么急事儿吗?”

    “没什么,就随便说了两句。”

    这回答显然让顾辰很不满意。

    顾辰抿了下唇,声音沉了许多,“羊羊,你和星辰哥的关系真好。”

    “嗯?为什么这么说?”

    “你和我联系的时候,还会客套的打招呼呢。但是和星辰哥打电话的时候,就不是这样。”

    “好像是哈。”徐扬说,“关系是挺好的,可能因为性格很像,玩儿游戏也好、平时相处也好,都挺合得来的。”

    顾辰笑着像是在开玩笑一般的说,“嗯,是挺好的,我看有时候在直播间里还有粉丝说你俩是一对儿呢。”

    徐扬赶紧解释,“不不不,那都是开玩笑的,我和他虽然都是弯的,但我俩不可能!”

    “为什么?”

    “该怎么说呢……”总不能说,他俩都是下面那个吧,这么说,顾辰能理解吗?徐扬皱着眉头,“反正就是不可能,就、就属性是一样的,不行!”

    “哦。”顾辰总算有了真实的笑容,“快凉了,先吃吧。”

    虽然是休息,但好歹比赛还没结束,战队有安排,教练也有他们的训练计划。

    徐扬还不想放人走,但也不好再留顾辰。

    一块儿吃了早餐午餐,够了。

    顾辰的衣服已经被徐扬拿去洗了烘干,换上自己的衣服,顾辰咧嘴笑,“嗯,还是羊羊会买衣服,穿起来很舒服。下次要不要一块儿逛街?我也想买你穿的这些衣服。”

    徐扬当即笑弯了眼,“好啊好啊,等你打完比赛,我们一块儿去逛逛呗。”

    有喜欢的人怎么了?又不是有对象了。

    只要锄头挥得好,哪儿有墙脚挖不着?

    徐扬感觉自己又有动力了!

    *

    当晚,徐扬开直播。

    今天约好了和瑞er双排,晚上九点瑞er就在那边等着徐扬了。

    徐扬一上线,瑞er就发出了邀请。

    “小羊,今天打算玩儿什么套路啊?”

    徐扬叼着根棒棒糖,懒洋洋的说,“今天打算玩儿小奶妈抱野王爸爸大腿上分的套路。瑞哥哥,能带飞吗?”

    “你都开口了,那必须能带飞啊。”

    BP环节,瑞er选了一个非常灵活的打野英雄,徐扬预选了奶妈。

    进入游戏界面时,徐扬突然想起上次玩这个阵容,是和CHEN一起。他闪现都奶不到CHEN,简直追人追到崩溃。

    徐扬说,“你待会儿等等我,我要追不上你,就不奶你了。”

    “好,我等你。”

    弹幕里一片嗨。

    【yooooo羊羊日常撒娇,我可以!】

    【我敢保证,瑞er迟早跪在羊羊的撒娇技能下。】

    【说不定瑞er已经无法抵抗羊羊的撒娇攻势了哈哈哈,换我我都不行!】

    【就羊羊这脸、这又软又甜的嗓音,谁受得住啊?】

    瑞er是用的两台电脑,一边用来看游戏,一边用来看直播间。

    而他的直播间网页是双开,虽然没开声音,但是可以看得见徐扬这边的弹幕。

    瞥见关于他的弹幕,瑞er说,“小羊,他们都说我受不住你的撒娇攻势,要不,你今晚全程跟我撒娇试试?我看看我受不受得住?”

    “呃……”

    撒娇也不是不行,就……这要求怎么这么怪呢?

    他还从没见过有人主动要他撒娇的。

    “我俩不都是男的么?我撒娇有什么意思?要么我开个变声器?”徐扬问。

    瑞er笑道,“开变声器你就不是男的了?男的和男的撒娇怎么了?我就挺喜欢听你撒娇的。哎,小羊,你这声音太嫩了吧,就你这么说话,就算说你只有十八岁也没有人会怀疑吧。”

    “哈,谢谢哈,这夸奖我喜欢。”

    徐扬成功绕了过去。

    偶尔撒个娇要蓝,那是气氛需要。

    要他全程撒娇……呃,算了吧。

    游戏刚开始,瑞er带徐扬去反蓝,徐扬的手机突然响了。

    本来没打算接的,瞄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徐扬愣了下,腾了只手过来接通电话,摘了耳机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

    “喂?怎么了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