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雨婷和她的两只藏獒_老师,慢点,好大哦,啊,啊,啊

更新时间:2020-10-22 11:39:20

    郁华没有怀疑尤正平,他与爱人相处这么多年,最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

    尤平正牛饮水般一口干掉杯中清茶,咬咬牙道:“我、我拜托岑霄偷偷找他兄弟在人才市场打听你的消息,你这些日子一直在找工作,还不肯告诉我,我有点担心。”

    他心虚地低下头道:“对不起,我该给你留出个人空间的。”

    “这算什么事,”郁华自然地为尤正平续杯茶,“你没有每天追问我找工作的情况,而是体贴地暗中咨询。不仅给了我足够的喘息空间,还在偷偷关心我,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郁华怎么这么好!尤正平听到他的回答,差点哭出来了,郁华就是个傻白甜,难怪他在原公司会得罪领导被开除,一定是领导的错。

    “我很不好意思。”尤正平双手抓着茶杯,不敢抬头。

    郁华见尤正平低头不动,拉过他的手,握在掌心道:“人总有情绪低落的情况,我难过的时候,一想到有人暗暗关心着我,不管我多落魄他都愿意辛苦工作成为我的支柱。你不需要感到抱歉,是我该说谢谢才对。”

    尤正平仰起头望着郁华的眼睛,心想这肯定是我原装的郁华,连宇凡就是没事找事,甄黎更是利用郁华的善良欺骗他。

    想到破坏者甄黎,尤正平便升起危机感。要不是甄黎骗郁华在他的工作室工作,郁华也不会被守护组织怀疑,不管调查结果如何,尤正平一定要劝郁华辞职!

    “既然你不讨厌我关心你,那我有两句话要说。”尤正平用指肚蹭蹭郁华的掌心。

    郁华掌心被挠,心也跟着痒起来,他低笑道:“有什么吩咐?”

    “你是国内百强企业的高管,有这么高的资历,想找什么工作找不到?为什么要去那个小破工作室工作?”尤正平不开心地问道,“我拜托岑霄查了一下,甄老板的工作室才注册三天,他自己大学休学手续还没办完,就跑来创业,太不靠谱了!”

    尤正平不能提“破坏者”、“危险”、“阴谋”等话题,只能绞尽脑汁找理由。

    郁华早就知道爱人定然不满意这个工作,正常人都不会满意的,不过已经想好借口了。

    “我当然知道他的工作室不够正规,”郁华准备欺骗爱人,他不想用自己的狡猾面对爱人纯净的双眼,他低头望向两人握住的双手,按照计划背起台词来,“但是,平平,我大学毕业后工作已经五年了,再过三年,我就三十岁了。”

    “所以你年轻有为,在甄黎工作室屈才。”尤正平强硬地说。

    郁华继续背台词:“人言道‘三十而立’,上一个公司离职前,我其实有点焦虑,一直没敢跟你说。”

    “焦虑什么?”尤正平不解地问。

    郁华道:“我看到了我这个职业的行业顶端和发展空间,我发现自己一辈子可能也只是个人事高管了。当然,‘高管’这个称谓听起来非常体面,可是背后有什么?随叫随到的加班,领导的呼来喝去,越来越向往自由难以管理的新人,夹在上下级之间的无奈,和……日渐衰退的自己。

    “平平,你还记得我为了加班,少给你做过多少次早餐和晚餐吗?三年,早餐176次,晚餐459次,我们结婚到现在共1072个日夜,我有一半的时间无法陪伴在你身边。我不在家时,你不难过吗?”

    “是、是有点寂寞,但那都是工作嘛。”尤正平的脸渐渐红起来,他没想到郁华还藏着这么多心思,“而且你这么焦虑,我却一点也没察觉到,每天只知道要你做饭,我太不合格了。”

    才不是!郁华皱起眉头,他明明喜欢这样的生活,他享受这样真实活着的感觉,他喜欢加班时尤正平发给他“快点完成工作回家,我想你了”的信息,这让他特别有动力!

    他本来打算等房贷还了之后,就不再做企业高管,离开高压的人事部,调到比较清闲的部门养老,这才是他的真实愿望!

    可是现在,系统的复苏、能力逐渐解除封印、出现在世界中的破坏者……这一切一切让郁华不得不战斗,他明明已经通关了,竟还要重操旧业,甚至有可能危及家人!

 文学

    郁华心不对口地说:“所以我给了自己三年时间,三十岁之前,尝试创业,白手起家。我想知道自己能力的极限在哪里,我想试一试挑战自我,我想给你更稳定舒心的生活。”

    尤正平再也忍不住,他的眼泪“噼里啪啦”不要钱地往下掉,哽咽着说:“是我把你逼得太紧了。”

    “没有,”郁华温柔地拿起纸巾擦掉他的眼泪,“你是我前进的动力。”

    郁华望着尤正平的眼泪,心中一片悲凉。他用虚假的理由,把爱人骗哭了。

    “可为什么一定要是甄黎的工作室?”即使难过,尤正平还是不死心道。

    这个理由郁华也想好了,他淡笑道:“第一点,他选人的苛刻条件,代表甄黎是有野心的。他能够大学休学去创业,以破败的资质招收优质员工,这样的勇气和自信让我敬佩,我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能具备如此魄力,他让我觉得,我值得一搏!”

    尤正平:“……”

    他非常想抓住郁华的肩膀,疯狂摇晃他的身体,大喊“你清醒一点”,甄黎那不叫魄力,叫不自量力!

    郁华继续说着鬼都不信的话:“第二,他给出的合同时限非常好,刚好是三年。我打算三十岁之前创业,如果三十岁前一事无成,就回去找工作。有之前的资历在,三十岁找工作也不算难,很合适。”

    尤正平:“……”

    其实他有一个随军编制,郁华多少岁都可以用,根本不用在意甄黎的合同时间。

    马上就要背完台词了,郁华轻快地说:“第三点,甄黎过于年轻了,他身上有年轻人的冲劲儿和潜力,也有年轻人的经验不足和傻气。我同他约定,我参与工作室运营和人员管理等工作,拥有公司40%的股份。

    “另外,我的这个想法有点卑鄙,也只告诉你一个人。甄黎有点稚嫩,我能很轻易地说服他,用职业经验为他洗脑,创业中,我有极大的话语权,能够让工作室按照我的想法发展。”

    尤正平:“……”

    郁华太了解尤正平了,他预先准备的理由,堵住了尤正平的每个反对。

    尤正平想用工作室不靠谱劝郁华,郁华说不靠谱更好,我能架空老板;尤正平想说创业可能失败,郁华说我允许自己失败,这是我给自己的机会;尤正平想说外面大把公司想聘用你,郁华说我到了职业瓶颈期,继续打工心理承受不了,总想作一次死。

    尤正平准备的所有劝说被郁华精准预测到,在说出口之前胎死腹中。

    菜上齐了,尤正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用吃饭掩饰。今天全是他喜欢的菜,但尤正平没有味觉,他艰难地把饭菜放进口中,机械地咀嚼,毫无快乐地吞咽。

    郁华心虚且心痛,也吃不进去,这顿饭两人吃得无知无觉,仅是在向胃里塞食物而已。

    尤正平偷偷看了眼郁华,见郁华专心地挑鱼刺,忙给岑霄发了条信息:我想他辞职,该怎么办啊?

    有事感情大师无事蹭饭无赖的岑霄与两人分别后,回到基地协助监听,早就听到了郁华的理由。

    郁华的解释令他们无言以对,连监听组都在怀疑这只是一个巧合。

    岑霄身为尤正平的死党,更替他担心。现在收到尤正平的求助,纠结半天回复道:外人才讲大道理,家人反对不需要理由,你可以“不听不听就不听”。

    尤正平看到信息后眼睛一亮,他想起甄黎在郁华面前跳舞,弹幕粉丝刷“霸道经理俏老板”时心中不爽的感觉,他顿时有了新的借口。

    同自己伴侣讲什么道理,婚姻里将道理争个高下就是不想过了,他今天就要无理取闹一次!

    尤正平用力地拿筷子戳碗底,戳出很大的声音,表示自己的不满。

    郁华讶异地看向爱人,他应该已经说服平平,爱人又何来不满?

    成功地吸引了郁华的注意后,尤正平大声道:“我就是不喜欢你和他一起工作,他比我年轻比我好看,直播粉丝说你你们是cp,他还叫我‘叔叔’,故意讽刺我老,我不同意!”

    这是郁华完全没想到的,他一下子愣住了,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尤正平用力拍桌子,今天他不做贴心家属,他要做个作天作地的小妖精!

    “你的表情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回答,是不是心虚了?是不是变心了?”尤正平闹道。

    “没有没有,”郁华忙摆摆手,“我只是没想到,在……外人眼中,难道甄黎能比得上你吗?这就好像有人告诉我隔壁公园人造湖比东海还要辽阔,我一时无法接受这个观点。”

    尤正平:“!!!”

    郁华的语气真诚,表情完全不作伪,他是真心的,这态度顿时令尤正平心花怒放,完全作不起来,还忍不住笑出声。

    “我没想到你……这么看我。”尤正平摸摸浓密的头发,不好意思地说,“我以为你一直当我是七彩秃子。”

    提到相遇的情形,郁华也忍俊不禁,干脆起身坐在尤正平身边,笑道:“还是正常发型好看。”

    两人握紧双手,心更贴近一步。

    吃过饭,尤正平趁着结账的时机给岑霄打电话:“怎么办,作不起来,我不忍心让他为难。”

    岑霄:“……再管你们俩我就把嘴缝上!”

    同时,郁华面无表情地掏出化妆镜,用被封印得所剩无几的能力给甄黎发信息:我爱人觉得你扁平的脸颇有姿色,我虽看不出什么优点,但为了让我爱人放心,麻烦你今晚去撞个柱子毁个容,不要逼我亲自动手。

    甄黎:“……”  忧郁夫夫离开工作室后,甄黎便一个人认真思索未来该如何赚钱。

    郁华只给他三年时间,而且不是三年赚一个亿,而是三年分给郁华一个亿,这是有本质区别的。

    按照合同,郁华的工资并不高,新入职员工给出太高工资是不合理的。就算他给郁华年薪百万,三年内也不可能洗出一个亿。

    真正值得操作的是郁华的40%股份,这是工作室的收益,不是郁华的工资。

    所以一定要把工作室搞得红红火火,才能为一个亿提供存在空间。

    想搞好工作室,甄黎唯一的办法就是卖脸。

    然而此刻,他眼前出现一个小小的镜子,上面写着无情的话语。

    明明他与郁华已经商议好了赚钱方式,现在却要他毁容,毁容了要如何赚钱?

    甄黎痛苦万分,他对着镜子的虚影说:“就不能想个别的办法吗?我……跟别人炒cp,或者我去夜店买醉,表现出喜欢女性的样子……不对啊,我本来也不喜欢男性,我谁都不喜欢,为什么要毁容?”

    他的话还没喊完,无情的郁华收起了化妆镜。因为尤正平已经结账回来,郁华不能让爱人看到自己没事对着化妆镜照来照去,他没有听到甄黎的话。

    见镜子消失,大神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甄黎打开手机摄像头,自拍了一张照片,在直播网站发了个动态:高清素颜无美颜无滤镜无,留个纪念,以后就没机会了[附图]。

    【看到高清素颜我以为会看到满脸粉丝、黑头、色斑的沧桑脸,谁知道竟还是这么好看,甄老板是故意在秀自己的容貌吗?】

    【我盯着背景的桌子和椅子和窗帘鉴定了很久,的确没开美颜滤镜,没P图,是原装的。】

    【这么好的皮肤说不化妆我不信,除非你让我揪一下眼睫毛,人类怎么可能长出这么长的睫毛?睫毛精吗?】

    【揪眼睫毛的是魔鬼吗?万一把真的揪掉了怎么办?我就不一样了,让我的指尖穿过你浓密的黑发吧,我不相信你的头发是真的,现代年轻人怎么可能不秃顶!】

    【只有我在意以后就没机会了这句话吗?甄老板日后打算退出网红圈还是走化妆路线,不再素颜出镜?】

    “都不是……”甄黎看着评论自言自语。

    他把夸自己好看的评论挨个点赞,夸得好听的就送上热评。

    为自己的脸留下纪念后,甄黎点了份外卖,全是酒。

    他扛着白酒、红酒、啤酒等三箱酒来到写字楼附近的小公园,打开一罐啤酒,悲伤地喝了起来。

    让甄黎在清醒时对脸下手,他是做不到的。他也不希望明天由郁华亲自动手,如果是大神下手,那毁掉的可能不止是脸了。

    甄黎打算趁着醉酒,一头撞在公园的老树上,撞一个头破血流,鼻骨骨折,也算是对得起大神的救命之恩了。郁华删除了他的系统,还为他留下了衣柜和异次元胃。虽然没有颜值,但他起码还有衣服和美食。

    甄黎酒量并不好,四罐啤酒喝下就有些醉了。

    他趔趔趄趄地将啤酒罐子扔进可回收垃圾箱中,又打开了一瓶红酒。

    味觉在酒精的刺激下渐渐麻痹,他开始感觉不到酒精的辛辣,只觉得刚打开的红酒好甜,当成饮料般“吨吨吨”喝起来。

    一瓶750ml的红酒下肚,甄黎已经足够醉了,他站起身,盯着红酒瓶子,迷迷糊糊地思考将酒瓶子砸在脑袋上,能受多重的伤。

    看了一会儿后,甄黎摇摇头道:“不行,玻璃碎片清洁工打扫起来不方便,还有可能割伤公园里猫猫狗狗的脚,不文明不礼貌不环保。”

    他又乖乖地将酒瓶丢进垃圾桶,静静地仰头看着一棵大树。

    “要是能吃个烤串就好了,刚才忘点了。”撞树前,甄黎决定吃顿好的。

    他掏出手机迷迷糊糊地打算点外卖,就见一个大爷,左手拿着一个鸟笼,右手拎着一兜子香喷喷的熟食向他走来。

    甄黎闻到熟食的香味,静静地看着大爷,见老大爷停在自己面前,不由问道:“这是你买的吗?这么多今晚能吃完吗?我能买一半吗?”

    大爷笑呵呵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对甄黎道:“小伙子,我买了点熟食,想搭配点酒,你这里酒不少,我们换怎么样?”

    甄黎连连点头,脸红扑扑地递给大爷一瓶白酒。

    “喏,这些给你。”大爷将一袋子熟食给甄黎。

    甄黎见大爷打开袋子就要徒手抓熟食,忙道:“别,不卫生,白酒不是喝的,是用来洗手消毒的。”

    “消毒,消毒!”鸟笼中的鹦鹉大叫起来。

    “你还挺多事的。”大爷冷冷扫视甄黎迷迷糊糊的眼,两人奢侈地用50度白酒洗手消毒,这才喝啤酒配熟食。

    甄黎啃了一个鸡腿,又喝了两罐啤酒后,彻底醉了。

    夜风吹拂他的脸,他望着眼前的老大爷,“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我舍不得,我真的舍不得,我该怎么办啊?”

    老大爷没想到他还能耍酒疯,而且说哭就哭,诧异道:“你舍不得什么?”

    甄黎指着自己的脸道:“你知道我爱了它多少年吗?从有了审美观开始,我就一直爱它,呵护它,我为了保护它费尽心思,就算车祸时也只想保护它。我这么爱它,它为什么要离开我?”

    夜晚的路人,听到一个小伙子撕心裂肺的哭喊,他们隐隐听到“爱她”、“舍不得”、“离开”等字眼,不由暗暗感叹,这又是一个失恋的伤心人啊。

    “等会,我缓缓,”老大爷抠抠耳朵,诧异道,“你说你爱什么?”

    “当然是我的脸,”甄黎抽泣道,“我既不爱男人,也不爱女人,我只爱衣柜里那几万套衣服和这张配得上衣服的脸。我无意伤害他人,奈何蓝颜薄命。”

    他打了个酒嗝,估算了下起跑速度,向远离树干的方向走了几步,对着树干做出一个助跑的姿势。

    “你到底要干什么?”老大爷惊呆了,呆到一把假的白胡子都掉了下去。他胡乱地捡起胡子粘在脸上,却因为太过焦急不仅没粘好胡子,连带脸上贴的皱纹皮都掉了一块。

    “我要与我的最爱告别,用它来祭奠我新的人生。”醉酒的甄黎抒情道,“自古恩义两难全,顾得了一头,就顾不得另一头,嗝嗝嗝!不能再说了,再说我的酒劲就过去了,没有酒精带来的勇气,我要怎么才能完成艰巨的任务呢?”

    说罢,他后腿一蹬,用最快的速度撞向大树。

    “你有病吧!”“老大爷”一个箭步冲到树前,及时挡住甄黎。

    甄黎一脑袋撞进“老大爷”怀里,醉醺醺地抬起头,问道:“你干嘛?我好不容易跑过来的。”

    语气还挺不开心的。

    “甄黎,你是不是傻?撞得力气还不小,疼死我了。”“老大爷”捂着胸口咬牙切齿地说,甄黎从未对他介绍过自己,“老大爷”却在情急之下说出他的姓名。

    不过甄黎已经醉到没警觉性了,他分辨不出来“老大爷”的意思,只是喃喃说着“为什么要阻止我”。

    “老大爷”搂住站不稳的甄黎,看似搀扶,实际上小声地在他耳边道:“甄黎,我是通关联盟来接应你的人,我注意到你似乎有了困难,你知不知道终极大boss的身份?”

    他不提终极大boss还好,一提到这个,甄黎便耍起酒疯来,只字不提大boss是谁,一心想要撞树毁容。

    “老大爷”没办法,只好一掌打晕甄黎,收拾了下公园的残局,避免留下自己的指纹和DNA。

    清理干净后,他扶着昏迷的甄黎上了一辆路边停着的越野车。

    一辆越野车停在忧郁夫夫的车库里,郁华下车为副驾驶的尤正平打开车门,两人吃完饭已经到家了。

    自从尤正平当了辅警有小电动做代步工具后,家里的车就由郁华开了。这辆新车本来就是他买给尤正平的,提车后尤正平开车拉着兄弟们出去兜风,新车剪彩是次要的,主要是为了炫耀。

    而随着郁华失业,尤正平选择更辛苦的工作,越野车反倒属于郁华了。

    每次开这辆车时,郁华都会暗暗下定决心,他一定要重新过回那种舒心宁静的日子。

    两人回到家中,刚打开家门,郁华便觉得房间内气息有一点微妙。

    连宇凡小队搜查房屋时十分小心,没有留下丝毫痕迹,他们连地上面上发丝的位置都没有改变,真正做到了来无影去无踪。

    但郁华还是察觉到家里来过外人,这不是通过证据确定的,而是他身为通关者的洞察力,他一进门就觉得空气中混杂了不属于他和尤正平的气息,像家园被小动物闯入的猛兽般惊觉起来。

    就算郁华吸收了甄黎的系统能量,他的各种能力还是无可抑制地逐渐复苏。

    察觉到这一点的郁华忍不住捏了下手臂,他需要新的闯关者、新的系统能量来抑制日益增长的力量。

    家里被人暗中搜查这一点郁华早就料到了,他知道守护组织的调查一定有这一步。郁华怀疑家中可能被安装了摄像头,在他嫌疑解除之前,必须装作没发现这些监控的样子。

    郁华自然地脱下外套,又顺手帮尤正平拿来居家服。见爱人乖巧地换衣服,郁华心中不悦,他本想与尤正平亲近一番,但并不打算在守护组织监控下练腰力,今晚只能心如止水。

    可尤正平不知道这件事,他今天发工资,两人刚吃过晚餐,尤正平又吃了甄黎的醋,这情况下晚上不做点什么,简直像是真的进入感情冷却期了一样。

    郁华十分为难。

    尤正平边换衣服边暗中观察家中环境,见连宇凡小队没有留下什么马脚心中微微松口气。

    他答应肖局长配合调查郁华,但条件是不能在家中安装监控。尤正平可以近距离观察郁华,别人不行。

    尤正平知道家里是安全的,没有外人监视,但该死的连宇凡不知道在他身上哪里藏了窃听器!

    一定是白天交界工作时被偷偷贴在皮肤上,连宇凡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尤正平没有发现,甚至找不到窃听器在哪里。

    尤正平可不希望有人听他们夫夫的墙角,可是郁华今天找到工作,未来有了新的目标,气氛真好,一定会发生点什么。

    尤正平十分为难。

    愁坏了的两人换好居家宽松的衣服后,各怀心思,心中忐忑地温情笑着抱住了对方,嘴唇越来越近……

    “我要去刷个牙,今晚吃韭菜了。”尤正平道。

    “我去冲个澡,身上汗津津的。”郁华道。

    夫夫异口同声想出理由,见对方也刚好有事,心中同时暗道:“太好了!”

    郁华买的房子很大,足有200平米,有很大的厨房和三个洗手间。两个朝阳的主卧各带一个洗手间,客厅角落里还有一个公用的。

    两人飞快跑到不同的洗手间淋浴,冲澡时尤正平收到了连宇凡的消息,说查到了重要证据,要尤正平尽快回基地。

    岑霄配合连宇凡给尤正平发了条晚上要加班的短信。

    尤正平给刚冲好澡的郁华看了短信,飞快地穿上衣服离开,临走前还给郁华脸上留下一个歉意的吻。

    郁华见尤正平要加班执行任务,心疼爱人辛苦的同时也松了口气,暗暗庆幸幸好尤正平加班,否则今晚绝对要被人偷看了。

    尤正平离开后,郁华状似无聊地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实际在暗中检查房间。

    他上床睡觉前,故意将手机“不小心”推到地上,郁华趁着弯腰捡手机时,暗暗看了一眼床底。

    这一眼令郁华心悸——手机盒子不见了。

    那个尤正平攒了四个月工资送给他的、半个月前因为郁华大涨的力量被捏碎的、他打算等以后觉醒复原能力后恢复的手机,不见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