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1v1高H甜肉老师|将军和公主各种做h

更新时间:2020-10-22 17:28:57

他本想偷偷溜走,可是这王小根居然傻不愣登的带人冲过来!

他知道,自己再不报上名字,能被这俩活驴给敲死!



“弄啥?这说话,咋和俺老舅一个腔调呢?”猛子犯嘀咕,掏了手电就往王老虎的脸上照。



哎呦喂!老舅,还当真是你啊!



猛子心里犯坏,知道自己的老舅没安好心眼子,张嘴喊的声音比王小根还大。



村长?一听猛子喊,龙生嘴里也嘀咕了起来,眉头紧紧的打结,心里也知晓了一二了。



村长王老虎这色鬼盯着何杏儿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晚上借着酒劲居然色胆包天的闯到人家里,估计是调戏不成被王小根当成了贼,打成了这幅狗头样子。



 文学

王老虎是贼人干事吃了哑巴,还被亲外甥看了笑话,揉着屁股蛋子正要开骂,就见村里的老少都围上来瞧热闹,自然憋了火低头要走。



猛子是他外甥,自家人还是要帮着打圆场,但是明显没安好心。



“老舅!慢走啊您!俺娘那有万花油,回头您老拿了揉屁股,好使!”



滚犊子!



王老虎一脑子黑,心说这自家外甥没安好心!居然当众出他的丑!



几个人打的热闹,何杏儿依旧到底,抱着脸哭的伤心,屋里的玉儿也哇哇哭,娘俩哭声,引来围观的人更多了。



围观村民指指点点,大多不敢多言,王老虎是一村之上,为了个寡妇得罪了村长,日后要吃瓜落的!



他们顾忌王老虎,王小根可不怕,看到何杏儿哭的伤心的样子,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邪火。



“我打死你这个瘪犊子!”



王小根忽然红着脖子举着铁锹,朝着王老虎打了下去,就要血溅当场!



不过王小根现在可不傻了,自然不会闹出人命,他一铁锹打下去的,是王老虎的另一半屁股!



“啊!”王老虎又是一声惨叫,直接疼摔趴在了地上。



趁着大伙哄笑,王小根一屁股骑在了他的腰上,愣头愣脑地抡起拳头就打了上去。



“滚啊!滚开!你个傻子!我不是贼,我是找你嫂子说事!正经事!”王老虎挣扎着捂屁股,在地上就像个大泥鳅似的扭着。



不喊还好,一喊王小根打的更起劲了!



猛子看事情闹大了,上前边拉扯边劝:“你个傻子,瞧清楚了,这是村长!俺老舅!滚滚滚!”



王小根打的解气,看着王老虎捂着屁股惨叫的样子就想笑,又怕人看出来,只好憋的脸通红,装足了傻劲插着腰骂。



“瞎说!他就是贼!他欺负俺嫂子,他摸俺嫂子,他……他想偷喝俺家玉儿的奶!”



王老虎此刻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算了,这下笑话算是被人看足了!



王小根本是傻子,说的傻话疯话村里压根没人信。



偏偏就是这何杏儿的衣服扯的露了肩,还哭的梨花带雨,让旁观者不自觉站在她一边。



“得了得了!傻了吧唧的你懂个屁!散了散了,都回家睡觉去!”猛子见王老虎吃鳖,急忙上前解围,轰走了人群,又指向了龙生。



“你个傻大个子,看啥热闹啊,搭把手,把我老舅背回去!”



龙生不屑,但毕竟王老虎是村长,他哼了一声背起了王老虎,故意用力托住了他的屁股。



王小根这才收了声,背着人偷笑,蹲下搀扶何杏儿。



他才转身,就瞧见猛子色迷迷的凑到了何杏儿身前,还讽刺讥笑:“你这俏小脸,整天守着一个傻叔子白瞎了,等着哪天哥哥好好的暖暖你!”



不过他这贼心一起,看到旁边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王小根,心中一犯怂,转身丢了烟头就匆匆走了。



王小根看着他背影恨得牙痒痒!



敢说老子坏话,老子早晚让你后悔!

“嫂子!玉儿哭了,你也哭了,别哭了,我把坏人打跑了,他不会欺负你了!”



王小根擦掉了何杏儿脸上的泪珠,何杏儿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说话也哽咽。



“小根,你闯祸了知道吗?王老虎是什么人,你今天得罪他,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他丢脸,咱们以后的日子……怕是……怕……”



“嫂子不怕!我会保护你的!他要敢再欺负你,我就像刚才那样打死他!”



王小根眼睛一鼓,装傻充愣的作势要打人。



唉……



“小根啊!你去咱家园子挑点果子,明天……我亲自上门道歉去!”



何杏儿看着王小根愣头愣脑的样子心头一暖,可很快却叹了口气。



“不!嫂子,他欺负你,你为啥要道歉!他要是还敢欺负你,我就像今天这样打他,打死他!”



王小根愣了下连忙摇头,红着脖子瞪大眼睛说道。



“好好,小根最棒了,嫂子不去道歉了。”



听到王小根这话,何杏儿有些无奈,心里暗自一叹,给这傻小子是说不清了。



“嗯嗯,对了,嫂子,这是我刚才山上给你摘的野果!”看到何杏儿放弃了,王小根这也暗松了一口气,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跑回房间把野果拿了出来。



“都这时候了,快去睡吧,明早嫂子给你做好吃的吃。”



虽然不太想离开何杏儿身边,可她既然都这么说了,可王小根也只能硬着头皮回去睡觉了。



天刚朦朦亮,王小根就一头扎进了村东头的水塘里。



村里人多半还在睡觉,他便顶着太阳脱了裤子,光着屁股,一头扎了进去。



扑通一声,水面上泛起了一阵水花,王小根光溜溜的脑袋瓜子突出,双手还举了一条大鲤鱼。



这水塘外加外边十几亩的果园,全部都是村长王老虎家的,这王老虎占着自己的官威,没少在村里作威作福,霸占村里的水塘和果园。



王小根知道,这水塘和果园,在自个儿大哥生前的时候,有一部分就是自己家的。



哼!王老虎,你这个老混蛋,今天就抓你一条鱼,回去好好给我嫂子补补身子!



王小根心里得意,把鱼扔进了筐里,又一猛子刚想要扎进去,却发现自个顶头游过来一只大王八!



他手快伸手一抓,看着王八那进进出出的脑袋,又看了下自己底下那个王八脑袋,不由得直出冷汗。



好家伙,这要是刚才自己一个不注意,被这王八咬了根,这王小根从此就得改名叫王没根儿了!



你个混蛋老王八!今天晚上就把你炖了汤,给我嫂子补补,也给小爷我自己补补!



盯着王八看,王小根就想起来昨天晚上王老虎在自个家里欺负何杏儿的样子,又看着自家被占去的鱼塘和果园,他是把一肚子的气都撒在了手中这只老王八的身上。



抓好了鱼,光着屁股爬上来,凉水一激,王小根顿时眉头一紧,捂着自个儿的肚子直哎哟。



奶奶的!好疼!



他也顾不得其他,提了裤子捂着屁股,一头就钻进了果园的深处。



蹲下来顿时一阵暴雨疾风,王小根总算是痛快了,盯着眼前这果树上水灵灵的果子,他打算一会儿再摘一筐,专找又大又嫩的下手!



你这该死的王老虎,今天小爷就得把你家里都偷光了,否则心里这气就没法出了!



王小根心里得意,提了裤子刚站稳,就听见水边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



他悄悄地猫着腰,偷偷摸摸的闻声寻去,忽然心里一乐。



哟呵,居然是王老虎家那个臭婆娘,在池塘边上洗自家种的萝卜黄瓜!



王老虎家的媳妇张翠芬是县城里的人,自然比这村子里的女人长得水灵,虽然身子肥,但是却长得皮肤嫩滑,水灵灵的很。



她嫁给了村长,自然也是作威作福,好吃懒做,整个小身子保养得倒真是好的很。



王小根看得有些发呆,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心里暗暗的骂。



“这只母老虎,怎么还带自己洗澡的!”



看着看着,王小根眼前顿时一亮。

王小根扒近了些,看得自然也就清楚,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随后他暗自偷笑,忍不住得意暗骂。



王老虎啊王老虎,你是做梦都想不到吧!



昨天在我家里,你没占到我嫂子的便宜,今天倒是本小爷把你媳妇给从头到脚看了一个遍!



狗日的你等着,早晚有一天送一顶绿帽子给你!



王小根偷看得热血沸腾,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裤裆子。



昨天夜里和何杏儿的好事没成,现在也算是憋的够呛。



他转身就想走,却不料一脚踩空了。



啊哟!



一头栽到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哪个挨千刀的敢偷看!给老娘滚出来!”



张翠芬是出了名的母老虎,王老虎这个作威作福的村长都得让三分,听见有人偷看自个儿,她急忙扯着衣服就跑了过来。



王小根跑是来不及了,被逮了个正着,傻乎乎的笑着,眼睛盯着张翠芬,滴溜溜乱转,就好像没事人。



“哎呦喂,我当谁呢?原来是小根啊!”



张翠芬松了一口气,想着偷看的居然是个傻子,看就看了,没啥大不了。



王小根也不跑了,爬起来拍了拍泥巴追了上去,伸手就掐住了张翠芬的大白屁股。



这手感不错,真是够软的!



“翠芬婶子,你咋不穿裤子?你咋光屁股呢!”



嘻嘻。



听王小根着傻子一问,她咯咯的一笑,傻子就是傻子,就算是自个儿光着身子,露了屁股,看见了又能怎么样?



更何况刚才跑得急,王小根的裤带子也松了,王小根装疯卖傻到底,眼睛瞪得溜圆的看着,丝毫不避讳自己的口水。



张翠芬笑得花枝乱颤,心说这傻子真是有意思。



昨天夜里村里闹出的那些动静,她也听说了,和家里和王老虎打了个闹翻天,要不然也不会一大清早的跑到池塘边儿上躲清静。



现今撞上这王小根,可真是天意呀!



张翠芬笑着,闭着眼睛扫视了一下,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这王小根虽是个傻子,可是倒不像外面所说的是个傻根,这小身板可真壮!



“小根,嫂子在这挑黄瓜萝卜,想要挑个最大的,可是我不会挑啊,你帮帮婶子行不?”



听到张翠芬的话,王小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好你个王老虎,大半夜的跑到我家来调戏我嫂子,家里面的这个正主,你倒是喂不饱。



今天小爷就要有仇报仇,再好好的享受一把!



想到这儿,王小根顿时拿出傻子的劲儿,用力的点头。



“行吧,婶子你说要我干啥!”



张翠芬笑着,也丝毫不避讳这衣服都没穿,就转身蹲在了池塘边上,拿起了一根又大又粗的黄瓜。



“小根你看看,你觉得这黄瓜像什么?”



哟呵,这就开始了!



王小根心里美滋滋的,可是面子上还装傻瞪圆了眼睛,一把把这黄瓜抢了过来,二话没说就咬了上去。



“真脆!又脆又甜,真好吃!”



看着王小根傻乎乎的,直流口水的模样,张翠芬心里笑得像朵花。



这傻子就是傻子,女人都送到跟前儿了,还满脑子想着都是吃的。



她见王小根吃的香,又拿出了筐里的另外一根脆萝卜,递到了王小根的面前。



见他伸手又要拿,张翠芬躲开了,抛着媚眼儿就贴了上来。



“小根,虽说你是个傻子,但是这拿人东西,也得给钱呢!我黄瓜都给你吃了,你拿啥换?”

王小根吃着满嘴流水,伸手抹了一下嘴巴,心里直骂。



给钱?给个屁钱,这果园连同这池塘都是我家的!



“婶子…….我没钱……”



王小根装傻,脑袋摇的就跟拨浪鼓一样。



“没钱?那可不行,要不你帮我个忙,这钱就不要你的了!”



“什么忙?”



“你不懂,等婶子教你!”



一片水塘和果园是自个家的地,除了王小根这个傻子,村里没有人敢胆大包天的闯进来。



说着张翠芬就牵过了王小根的手,教这傻子亲了一会后,她就停下了。



虽然心头憋了一团火,可她却不敢真的勾搭这小子。



王小根倒不在乎,反正他是个傻子,可是这张翠芬胆子却很小。



这要是被王老虎知道,她在自家的田间地头干这事儿,那怂脾气上来,别把自己给打死!



“小根啊,你听婶子跟你说,婶子家里啊,这黄瓜萝卜多的是,这果园里的果子也随便你吃!不过以后可不能帮别人这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