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不期而遇的姻缘|愿所有幸运都不期而遇

更新时间:2020-10-23 11:39:09

陶建默默的放下手机,沉默了两分钟,然后又拿起手机镇定自若的打了几个电话,两个小时后,他陆续收到了几条短信,然后匆匆的走进路对面的银行给文诺汇了五十万过去。他汇完款回到家中,心里踏实的坐在沙发上回忆起了自己与文诺的过往。
文诺和陶建是大学同学,文诺是小家碧玉型的,校花一枚很有个性,做事我行我素的,整天幻想着某天能遇到自己白富美的白马王子。陶建是有一张大众脸,沉默寡言,却很有主见的理科男,他们本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两路人,无巧不成书,偏偏因为一个偶发事件相遇了。
文诺在周末逛商场,买了很多东西,刚出商场门口,就被陌生人撞了一下,大包小包洒落一地,她刚想冲那人发火,那人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弯下腰,趁她不备,突然抢了她的挎包就跑。文诺气急败坏的大喊:“抢劫了!抢劫了!”周围很多过路人转过脸来看着她,似乎她在开玩笑似的。她看着散落一地的东西,又看着那抢包的人越跑越远,真是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在她想自认倒霉从抢包者身上收回视线时,却看见抢包者突然趴在了地上,包被甩了出去,抢包者接着爬起来,回头望了一眼,没捡包就狼狈不堪的跑了。文诺正在奇怪眼前发生的事,又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大众脸,捡起她的挎包,向这边走过来。文诺喜出望外,但又有点失落,她想如果这人长得再帅一点那就完美了。
这大众脸正是陶建,他走到文诺身边把包交给她说了一句:“傻姑娘,你以后出门,找个同伴一起购物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说完转身走了,文诺也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谢谢你啊!”接着又好奇的补了一句,“喂!刚才那人是怎么倒的?”陶建把右腿往外一伸,左手伸出打了个V型,头也没回就走了,还差一点把他后面那个人绊倒了。文诺刚才的倒霉情绪全无,被逗的笑出声来。
后来在校园遇到才知是同校同学,文诺认为这陶建长相一般,不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和他也就保持点头之交。
大学毕业后,文诺的父亲带着她去和一位过命战友叙旧,又和陶建不期而遇,原来陶建就是那战友的儿子,这叙旧竟是有缘由的,他们父亲当年成为过命之交后,曾相互许诺,若是下一代是同性就结为兄弟或姐妹,若是异性就结为亲家。文学
文诺的母亲因为难产,生下她后不久就走了,文诺是由父亲一手带大的,也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她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就差她想把月亮当帽子的愿望没法实现了。文诺对陶建也没有坏印象,只是觉得与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差距太远了。在那遵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时代里,文诺也没得选择,只是她心里却觉得陶建不如心意,婚后对陶建是百般挑剔,陶建都是十分包容,文诺怀孕期间对食物挑剔苛刻的很,要燕窝鲍鱼之类的高端食物轮着吃,幸亏陶建在校期间就从事一些高科技生产研究了,大学一毕业就筹资办了厂,效益还不错,还是供的起文诺这种阔太太般的奢侈生活的,文诺除了照顾自己的孩子什么活也不做,只是陶建的母亲过惯了勤劳节俭的生活,实在看不惯这儿媳的奢侈懒散的生活作风,常常在陶建面前抱怨,陶建就安慰母亲几句,也不多说什么。
陶建的工厂效益越来越好,扩建厂房,业务增加,甚至国外也有了市场,他经常是从早飞到晚,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家里的事都落在了陶建的父母身上。天有不测风云,陶建的父亲被查出癌症晚期,医生说急需手术,需要签字,不过即便手术了,能活的时间也长不了多少,很可能人财两空,要有心理准备,做好选择。陶建正好在国外赶不回来,他母亲慌了神,就和文诺商议要不要做手术?文诺说:“只要我爸还有一口气,我们就不能放弃,即便卖房卖地,砸锅卖铁,也要和死神做斗争,让我爸多活一天是一天。”偏偏祸不单行,在陶建父亲刚刚手术后转病房之际,他手下的技术员因为盗用了别人的专利,陶建的工厂被起诉了,他很可能有牢狱之灾。文诺赶紧打电话给陶建让他先不要回国出面,她通过朋友法律咨询得知通过赔款可以撤诉,于是开始卖房卖地交了几百万的赔偿金,终于可以全家团聚了。
可是这一连串的意外,让陶建的工厂缩了太多,只剩下一个厂房和部分员工,生意也暗淡了下来。生活一下子从富豪变成了清贫,过惯了阔太太生活的文诺一时适应不了,心里很压抑。偏偏这时文诺又怀孕了,陶建知道文诺想吃燕窝鲍鱼了,就买回来说是托朋友关系打过折的便宜。文诺心里感到温暖,可还是受不了现实的巨变,随着孩子的出生又得了产后抑郁症,在一次无厘头的争吵中,她心中紧绷的弦断了,把心中对陶建的不满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并且提出了离婚。陶建默默的点了点头出了门。
很快他们真的离了婚,文诺抱着怀里的孩子回到了父亲家中,她父亲也开着一家工厂,文诺回到父亲家中时,也没有再过奢侈生活,她冷静下来,开始审视自己的生活,觉得自己以前的奢侈生活是有些过分了。还是抹不开面子和陶建再联系。
命运弄人,文诺的父亲又得了急症进了医院,急需四十万手术费,文诺打了几个电话给她的朋友借,朋友都有各自的理由推脱,最后她的手机联系人中只剩下陶建了。文诺攒够了莫大的勇气拨出了那再熟悉不过的号码。
“喂,你有什么事?”手机那头传来了陶建沉稳的声音,“陶建,你现在有四十万现金吗?能转账也行。”文诺紧张的哆嗦着,她生怕陶建说没有,因为文诺觉得离了婚,陶建也没有理由帮她了,再说,她知道他没有那些钱,但还是想知道他的答案。
“现在真没有这么多,文诺,出什么事了?”
陶建的声音开始变得急促,

“我,我爸在医院,需要手术。”

文诺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她不想也不敢听到陶建再说什么。因为她已经听到他说没有这么多了,只是拒绝的话语比较婉转而已吧。她绝望的望着医院走廊里的人来人往,多么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了,让她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再长一些,可是人们的脚步并没有因她的希望而停止,反而像是越走越快。
“你好,你是这急救室病人的家属吗?”
“对,我是,我爸怎么样了?”
文诺被医生一叫,回过神来。
“情况暂时稳住了,你的手术费准备好了吗?病情随时恶化,越早手术越好!”
“好的医生,能不能先做手术?我先交一部分定金,随后一定能交上全款的。”
医生很忙,紧急的做手术去了,没有再理会她。她无力的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大脑里思索着,卖厂,借贷等等一些筹钱的方法,似乎又都来不及!
“叮咚”手机短信响了,文诺无力的拿出手机,多么希望是她漏掉的一个好友的问候,她好再有借钱的地方。当她打开手机一看,惊呆了,上面显示她的银行卡有五十万汇入,而汇款人是陶建。文诺喜极而泣的跑到医院收款处交了手术费。
手术很成功,文诺父亲恢复的很好,出院后,他把陶建和一些彼此共同的朋友叫到一起吃饭,酒过三巡,文诺问陶建哪来的那五十万?陶建说他知道文诺急需用钱,把手中的很多订单都折价兑现了。文诺又问,我这么任性妄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陶建说,你虽然任性,但心地善良。趁着酒劲文诺又对陶建说了一些其实他对她的好,她都清楚,就是因为心理差距,自己太作了。如果还有机会,她带着孩子一定会和陶建同甘共苦,好好过日子的话语。
朋友们也煽情的让陶建表示表示,陶建缓缓的走到文诺身边,伸出双手抱住她,深情的对文诺说:“傻姑娘,其实我一直都在。”文诺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有勇气抱住了陶建。此时他比她抱的更紧。

热门资讯